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荒野之息

39326浏览    1380参与
coldsunx

爽私设 最后是摸的林林大头

爽私设 最后是摸的林林大头

不要孜然
🐱 画了自己喜欢的猫耳lin...

🐱

画了自己喜欢的猫耳link💕

🐱

画了自己喜欢的猫耳link💕

煮鲭鱼
哈特诺堡垒 “那是林克在一百年...

哈特诺堡垒

“那是林克在一百年前,最后战斗的地方”

哈特诺堡垒

“那是林克在一百年前,最后战斗的地方”

恒温
故乡的星和羊群 像一支支白色美...

故乡的星和羊群

像一支支白色美丽的流水

跑过

小鹿跑过

夜晚的目光紧紧追着


——海子

故乡的星和羊群

像一支支白色美丽的流水

跑过

小鹿跑过

夜晚的目光紧紧追着


——海子

也与
给翔翔画的林克被精灵救

给翔翔画的林克被精灵救

给翔翔画的林克被精灵救

白燎

今天的进度

没有找对上色的方法吧??所以效率这么低!

是油漆桶+模糊马?还是水彩笔??抹的很不匀哎……我会加油的!(ง •̀_•́)ง

今天的进度

没有找对上色的方法吧??所以效率这么低!

是油漆桶+模糊马?还是水彩笔??抹的很不匀哎……我会加油的!(ง •̀_•́)ง

生辉

塞尔达·林克观察日记(原创男主X旷野林克)

番外二(中)

新年快乐!

看到“中”了吗!说明寒假结束前还有一更!

————————

1

入眼的是一段腐木。长期浸泡使它失去了原本的形状和颜色,鱼籽般密密麻麻的坑洼让本就脆弱的躯体腐朽得更加厉害。

残缺扭曲的身子半浸入水里,又被泡沫托起,摇摇晃晃地时而落入湍流的耍弄,时而被石块撞得失去方向。

他以前可能有过人的肉体,只是因为腐烂了、不会发声、没有价值,便被人遗忘。人们对待锈掉的铁、碎掉的瓷片也是这样。

胃里消化一半的黏腻物和胃液似是被无形的棍子搅拌着——

 林克再也忍不住,吐了出来。


2

凌晨的雾气淹没了整片村庄,湿漉漉的地上倒影着忽明忽暗的火炬...

番外二(中)

新年快乐!

看到“中”了吗!说明寒假结束前还有一更!

————————

1

入眼的是一段腐木。长期浸泡使它失去了原本的形状和颜色,鱼籽般密密麻麻的坑洼让本就脆弱的躯体腐朽得更加厉害。

残缺扭曲的身子半浸入水里,又被泡沫托起,摇摇晃晃地时而落入湍流的耍弄,时而被石块撞得失去方向。

他以前可能有过人的肉体,只是因为腐烂了、不会发声、没有价值,便被人遗忘。人们对待锈掉的铁、碎掉的瓷片也是这样。

胃里消化一半的黏腻物和胃液似是被无形的棍子搅拌着——

 林克再也忍不住,吐了出来。

 

2

凌晨的雾气淹没了整片村庄,湿漉漉的地上倒影着忽明忽暗的火炬。水汽重得令人呼吸困难,像是蜘蛛在肺里结网,又闷又痒。

寒气仿佛渗进了伤口,宫耐模模糊糊地碰着左臂和肩膀,疤痕下刚刚长出的肉裂开似的空空刺刺的疼。在睡袋里翻了几次身仍是没有睡意,他撑着坐起套了件黑色的披肩,带着取暖的东西和三捆木柴挪出帐篷,快看到村子时丢下柴火,再挪到高地坐了下来。

旅馆和族长屋子门口的守夜人又换了一班,路上也有村民开始走动。族长的屋子昏昏暗暗,人影憧憧。

待到第二次鸡鸣,点了灯火的屋子多了起来,宫耐困意渐起,他似是无意中瞥到被士兵把守的旅馆,恰好窗户打开,紧接着一个金黄色的脑袋探了出来,左右望了望,接着消失在窗口。

宫耐收回视线,微张的嘴吸了口冷气,来不及说什么就捂着脸打了个喷嚏。

这下是真睡不着了。

宫耐右手扶着被震晕的脑袋,左手捏着麻痹的肩膀,轻轻地叹了口气。他站起来踮着右脚往后退了几步,确认下面的人看不到这才把捂手的东西丢到柴堆上。

火丘丘胶“嘭”的一声炸开,一两点火星溅到周围变成一小块黑斑。火焰舒张着身子,飘出一缕青烟。

宫耐听到身后有人发出“呃呃呃”的惊叹,连忙回过头,见到是熟人才摘下帽子挪了过去。

来人盯着火堆一两秒才忙朝着宫耐走去,张口就是停下。

“停停停,坐回去坐回去,你拿不稳的。”

宫耐这才注意到她手里端着还飘着热气的两碗汤,胳膊还勾着个篮子,里面装着面包。他坐回去,说了两声谢谢才接过她递来的一碗汤。

“说好了,吃了我的饭就得跟我走了。今天塞尔达陛下中午前就得赶回去,林克随行。我还要在这里交代点事情,明天早上就走。”

宫耐点着头,接过勺子和面包,抱着碗先喝了口,凉冰冰的胃总算舒服了些,身子也放松下来。

普尔亚见他一碗见底,便把手里的递过去,说:“这些全是给你的。我在帕雅那吃过了。”

宫耐见普尔亚只带了一个勺子也不拒绝,对她笑了笑。

“味道不错吧?我可是特地跟厨子说多加点玉米粒,盐放少点还要加醋……”

普尔亚掰着手指,对着宫耐眨了眨眼。

“……谢谢。”

“那味道?”

“很棒。”

普尔亚一想到“厨子”拜托她时的紧张模样,再听听这位油盐不进的某人。啊啊,真是够了。

“那说好了,明天我们一块儿回哈特诺。”

普尔亚把东西全塞进篮子里,宫耐见她要走也起身。普尔亚在快要下坡时回过头,认真道:“宫耐,英帕告诉我你不会变的,我也这么认为的。”

不等他回答,普尔亚自顾自地走下去,在转折点才抬起头笑着挥挥手,仿佛刚刚那句话不过是临时起意说出来的。

普尔亚的离去让宫耐的目光投向族长屋前的一具半开的木棺,周围身着黑服的人们安静地注视着棺内的老者,与人群相对的新任族长帕雅始终没有掉一滴眼泪。

啊,至少是表面镇静吧。

 “我们都见识过了,林克一旦下定决心就算失去生命也不会改变他的想法……”

衰老的声音让发呆的宫耐猛地抬起头,他环顾四周,迟疑地捂住了一只耳朵。这声音并非存在于时空,而是被唤起的记忆的回声。

宫耐觉得眼睛热得发胀,可是没有办法。

“动摇的是你啊,宫耐。”

宫耐盯着变成重影的地面,随着眼泪糊湿了脸,牙齿狠狠地扯住颤抖的下唇,漏出嘶嘶的抽泣声,最终微不可闻。

远处,送行队伍末端的珂珂娜又一次地看向卡卡利科村的村口,她所盼望的、收到邀请函的人还是没能出现。

他一定,一定是有事才赶不来的。

抱着这样的幻想,她朝着队伍快步走去。

 

3

林克从训练场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封匿名信。他背往后一贴关了门,接着曲起一条腿用鞋跟抵住门板,就这样低着头,从撕口整齐的信封里取出薄薄的一张纸读了起来。

说是信更像是字条的纸张被林克前后盯了好一会儿才被他叠好放进衣服内侧靠近左胸的口袋里。

林克抱臂维持着站姿看向桌子,那里光线充足,不时有花香溢进来,可他已经没有心思享受这些了。

他扶着额,目光在镇纸和角落的墨水瓶之间往复着,由于在墨水瓶上多停留了几秒,连带着注意到瓶子下面的柜子。这又让他下意识地别过头,顺便按住了头顶快要划落的帽子。

为什么要在他快道歉的时候做这种事……

林克坐到床上,把自己拍进柔软的被子里,盯着房顶裸露的石砖,又做了几次深呼吸,想让愤怒和惊惧侵蚀大脑来得慢一点,可惜效果不佳,反而挑起了那压抑许久的内疚和后怕。

两个月了,他一刻不停地驱动着两条腿和僵硬的脑袋。只要他一停下,宫耐那双滴血的眼睛就会让他有自毁的念头。于是那天的画面再次将林克围住,霉味和后方浓烈的血腥味,滴水声和宫耐涣散的目光。

林克碰他还算轻伤而污迹不清的手。宫耐没有反抗,或者说毫无反应。他牵着宫耐往前走了几步,终于看到被宫耐挡住的切成碎块的尸体。

宫耐听到他的吸气声,露出一个微笑,泪水在脸上划出两道污迹,显得滑稽而荒谬。他看了林克一眼,胳膊肘向后发力,轻而易举地挣脱了林克的手。不等林克反应,宫耐就错开他一步一步向上走去。

……海利亚在上,我该怎么做。

 

4

“陛下,林克大人求见。”

塞尔达点头,把笔和文件放到一边,坐直了身体双手交握着,看着走进来的林克露出笑容。

林克先是倾身行礼,接着眼神扫视站在两旁的仆人,再次看向坐在桌后的塞尔达。塞尔达便遣退了屋里的侍女和门外的侍卫。

林克侧过身子听了一会儿外面的动静,才向前走了两步,停在台阶前半跪了下来。

 “陛下,宫耐这周会来皇城。”

说完一言不发。

林克的注视着铺着红毯的两级台阶,目光像落在烛台上快要凝固的灯花。

放在桌上的手腕反射性一抬,塞尔达两只手缩回到腿上,用掌心包裹住捏紧了的拳头。

她盯着互相摩挲的大拇指,抿嘴轻轻地吸气,呼出一半又戛然而止,轻启嘴唇送走了剩下半口气。

屋外的草叶被风吹得窸窣作响,夹杂着人们模糊的交谈,而屋里的两人谁都没有在意,安静地一动不动,直到——

“我很高兴,林克。”

林克听到这句话,内心不禁抱有一丝期待和祈求。除了被刘海遮住的眼睛,这个想法并没有被身体泄露出来。

塞尔达的目光渐渐从分开的手上移到桌面木材粗犷的纹路,她一边数着截面的年轮,一边缓慢地答道:“我能和你共享这个只有我们知道的秘密。”

塞尔达站了起来,绕过桌子走下台阶。

“这里没有外人,为什么不站起来呢?林克。”


Born

屯不住了,我真的屯不住了。x

是荒野林克刷卡刷出大前辈的故事,一堆沙雕脑洞酝酿中xxx

屯不住了,我真的屯不住了。x

是荒野林克刷卡刷出大前辈的故事,一堆沙雕脑洞酝酿中xxx

白燎
我又抠了抠细节嗯 明天上色!!

我又抠了抠细节嗯

明天上色!!

我又抠了抠细节嗯

明天上色!!

白燎
啊 这里白燎刚入坑lofter...

这里白燎刚入坑lofter,虽然很久之前就知道了。这张是还没上色的草稿,估计上完色要个5.6天吧。我抠得好慢,想知道大家对这副的上色有什么意见,色调,光线什么的。啊哈…

咳咳,努力接触(挤进)板绘圈,大家有什么意见的话说说康吧!!


这里白燎刚入坑lofter,虽然很久之前就知道了。这张是还没上色的草稿,估计上完色要个5.6天吧。我抠得好慢,想知道大家对这副的上色有什么意见,色调,光线什么的。啊哈…

咳咳,努力接触(挤进)板绘圈,大家有什么意见的话说说康吧!!


鏡见不乱

【塞尔达传说同人】【反穿】异世旅行者-前传-5

·寒假诈个尸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


时间过得意外的慢。


等林克自认为将家里的所有地方都打扫的足够干净时,时间才刚过正午。


塔希给他留了午饭。分量充足的饭团有三种内馅,很认真地捏实了,蒸好。仔细地用保鲜膜包好放在冰箱里,只要热一下就能吃。


他端着盘子蹲坐在阳台前的木地板上,一边咬着重新散发着温热水汽的饭粒,一边望着天空发呆。


天气很好,晴空一望无际,几缕流云懒洋洋地向右移动着。


周围一下子安静极了,但细听后,又发现空气中还是有那么些细微的,嘈杂而又令人安心的声音。


窗外传来的人群的声音,或者是极远天空处时不时传来的鸟...

·寒假诈个尸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



时间过得意外的慢。


等林克自认为将家里的所有地方都打扫的足够干净时,时间才刚过正午。


塔希给他留了午饭。分量充足的饭团有三种内馅,很认真地捏实了,蒸好。仔细地用保鲜膜包好放在冰箱里,只要热一下就能吃。


他端着盘子蹲坐在阳台前的木地板上,一边咬着重新散发着温热水汽的饭粒,一边望着天空发呆。


天气很好,晴空一望无际,几缕流云懒洋洋地向右移动着。


周围一下子安静极了,但细听后,又发现空气中还是有那么些细微的,嘈杂而又令人安心的声音。


窗外传来的人群的声音,或者是极远天空处时不时传来的鸟鸣。就是这样悠闲的,不足为奇的声音。和这样悠闲的天空一样令人怀念。


人迹稀少的平原或者高山,林克以前便经常独自一人去这种地方。或是为了物资,或是他人的委托。恍惚间停下脚步,便能看到这样的天空。


鸟叫,虫鸣,叶片摩擦的声音,是只他一人的时光。


毁灭前的美好景象,悠闲,寂寞。


‘林克!’


不知从何处传来少女清脆的呼唤,把林克一下子从无边无际的孤独一人的思考中唤了回来。


是塔希的声音。


除了她,已经没有人会呼唤他的名字了。


但是,现在她不在这里啊。


“啊。”


流云的尾巴慢吞吞地消失在视线可以触及的范围内。低下头,最后一个饭团已经消失在他的手中,盘子里除了水汽凝结残留下的一些水以外空空如也。


“…多谢款待。”


将盘子洗干净塞回柜子里用不了多少时间,不多时,林克就又回到了阳台前,躺在地板上发呆。


塔希出去打工了,今天只有他一个人待在家里。


该说是过于悠闲了吗,还是说太无聊了呢。以前的日子说是悠闲,但像这样真真正正的毫无事情可干,无所事事到只能发呆的情况是绝对不会有的。


“唉……”


察觉到意识又渐渐飘乎起来,林克不由得发出一声叹息。


“…果然还是太安静了啊。”


再次睁开眼,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小时左右。


林克眨了眨眼,慢悠悠地从地板上爬起来,左右甩了甩脑袋,觉得自己的剑术该要退步了。


于是又十五分钟后,实在闲不住了的他已经穿戴整齐准备出门了。与其闷在家里睡觉,林克还是对塔希所说的“打工”这件事兴趣更大些。


“我出门了。”


家里没有别人,林克却在反手关上门时轻轻地说出了这句话。


‘路上小心!’


下一秒,少女的声音又在他脑海里浮现。


林克弯了弯嘴角,终于低低地笑了出来。




将卫衣的帽子拉得更低,周围投来的目光却丝毫没有减少,目光多数来自于一群穿着风格轻飘可爱的女孩子。林克轻轻叹了口气,默默加快了脚步,假装听不到她们刻意压低声音的谈论。


“你快看你快看!那里有个超帅的小哥哥诶!!”


“哇塞~金色的头发,难不成是外国人?”


“帽子拉太低了看不清啊……啊!看到了!眼睛是蓝色的!”


林克对自己的相貌一向没什么自觉,也并不觉得自己长得有多么出色,金发和蓝眼在他看来也是很平常的。


但现在的状况似乎和他理解中的有点不一样?


不过幸好目的地已经近在眼前了,林克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抛之脑后,远远地便看见那个洋风的独立店面内,透过玻璃墙就可以一眼看到的熟悉的黑发。


林克自己都没发现他无意间加快了脚步,等到了门外,少女的身影已经清晰可见。


他伸手握住门柄,却忽然犹豫了一下。


突然出现在这里,会不会给她添麻烦呢?


这个想法只在脑海里闪过了一秒,就被他赶了出去。


林克已经注意到了在他身后探头探脑的三四个小姑娘,是自己挡住了她们的路。于是他当机立断,侧身拉开了店门。


门后挂着的铃铛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叮当”的声音,少女们红着脸向他道谢,林克则是选择跟在她们身后进了店,连带着轻轻关上了门。


“欢迎光临~”


熟悉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拉长的尾调调皮地打着转,带着少女特有的明快和柔和。


“……诶呀?”


那声音在接触到自己的时候忽然愣了下,带着点不知所措的惊讶。


黑发的女孩子呆呆地眨了眨眼睛,很轻很轻的,像是蝴蝶扇了扇翅膀。


那双眼睛忽然生动了起来,紫色的光芒流动,清晰地映出林克的脸。


她的眼里有他。


林克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不敢看向少女的眼睛,那太耀眼了,和她的目光一样清澈又明亮,毫不掩饰地表现出因他到来而浮现的惊讶和喜悦。


她两眼弯弯,笑容极为灿烂,就像是颗发着光的小太阳。


少女微微倾身,方向正对着愣在店门口的他自己。


“你·来·啦”


略带点狡黠的笑,塔希右手搭在脸颊边,轻轻用口型吐出这句话。


那模样太可爱了,林克不由自主地就这么想,只能也抬起右手,死死地遮住自己因发热而逐渐变红的脸。


嗯,我来了。




心情平静下来后,很多之前没有注意到的事情,忽然一下子就发现了。


比如,这是一家咖啡店,以及……


塔希身上穿着的,与平时截然不同的衣服。


端着餐点在桌子间来回穿行的少女身着黑白相间的及膝裙子,上面有着轻飘飘的蕾丝边以及蝴蝶结装饰,洋风的蕾丝发带系在黑发之间,腿上是白色的长筒袜,棕黑色的圆头皮鞋因为主人的来回移动发出“嗒嗒”的声响。


总而言之,就是所谓的女仆装。


平心而论,塔希并没有什么惊世骇俗的美貌,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气质。但她身材很匀称,相貌也还算端正,肤色生的白皙,再加上宅男首选的女仆装,倒也足以打个中等偏上的分数。


洋风的女仆装,虽说并不是什么刻意加工过正统女仆装。穿在她身上也平添了几分俏皮可爱,尤其是那双不加任何修饰的紫色眸子,笑起来的时候明亮得像两颗星星。


“下午好,请问现在要点餐吗,还是等一下?”


塔希说话的声音很有特点,清清脆脆的,小孩子般抑扬顿挫。用着这样的声音向客人询问的时候,引得好几桌的宅男跃跃欲试。


“我说,不觉得那个孩子有点可爱吗?”


“怎么,看上人家了?挺不错的啊,声音也很可爱。”


“得了吧,没看见刚才被拒绝那人?他可比你帅多了,人家都看不上……”


安静地缩在角落嘬奶茶的林克莫名的胸前一堵,不知为何感到有点烦躁。


这种小小的,不知名的烦躁一直持续到塔希在他桌前站稳,对他露出那个他已经完全熟悉了的笑容之后,就烟消云散了。


“呼~终于可以松口气了。抱歉啊,林克。”


一脸疲倦的少女毫不客气地在林克对面坐下,趴在桌前向他道歉。


“事情有点太多了,把你一个人晾在这里这么久。”


“不…没关系的。”


林克摇摇头,盯着塔希头上的发带看,忍不住用手戳了一下。


“?”


“衣服,和我之前在王宫里看到的侍女服很像。”


“诶?这本来就是女仆……”


“不过,要更加可爱呢。”


“……?!”


忽然被打断了话然后夸奖的少女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猛得低头看向身上的衣服,然后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自欺欺人般自言自语起来。


“诶等等等等…我现在…诶?!!”


“塔希…?”


“没事!什么事都没有!先不要盯着我!!”


林克有点奇怪地看着塔希,有点不能理解她怎么了,却意外的发现,少女暴露于发间的耳尖此刻红得像是要烧熟了一样。


他试探性的伸手去抓少女的手腕,轻轻握住的瞬间,少女的身体也轻轻颤抖了一下,却没有拒绝。


于是林克顺利地将塔希的双手向两边拉开。


“啊。”


看清少女表情的瞬间,林克左边胸腔里的某个器官用力跳动了一下,撞得他措不及防。


仿佛示弱一般被禁锢住双手的少女两颊染上了极美极美的粉红色,像极了他看过的晚霞。双眼微低,不知所措地不停眨着,像是精灵扇动翅膀在抖落光粉。


塔希红着脸,很小心地抬了抬头,便撞进了少年专注的蔚蓝色双眼。


她马上又低下头,有些讪讪地笑了起来。


“啊哈哈……现在才发现,果然…那个,还是有点羞耻啊……这个打扮…”


“很可爱哦。”


回应她的是少年坚定,平静,一如既往温和的嗓音。让她的心跳漏跳了一拍。


塔希不由自主地抬起头,这次看到的,却是完全不输于她第一次见到眼前的少年时,带给心脏的冲击。


一直被评价为沉默和寡言的,面容真真正正如同精灵般纤细俊美的少年沐浴在晚阳下。脸上露出的,是足以被称之为爽朗而温柔的笑意。真实,又仿佛虚假一般,让人想将这光景永远保存在眼底。


仅仅在现在,就放任自己将这不知该如何发泄的,几乎要溢出胸口的感情流露出来吧。


他说。


“嗯,真的非常非常可爱。”


这个时候,任何言语的回应都是苍白的。塔希只有努力压制住止不住上扬的嘴角,至于心底一瞬间浮现出的不安,以及少年在阳光下不知为何显得有一丝虚幻和透明的身影。


一定,都是自己的错觉吧。


                                                  TBC.

轩鱼
是之前白桃桃想康的菇菇散步

是之前白桃桃想康的菇菇散步

是之前白桃桃想康的菇菇散步

SunnyTP

【拟马漫画】旷野之马:1-2 1-3

巨大插叙:)

上一篇:1-1

大概是现在的对话,过去的影像。

三篇从上到下连起来的话是白(现在)-黑(过去)-白(现在)的过渡。

----------------------

注意到林克的耳朵了吗?马把耳朵背过去贴住头是表达愤怒、不屈、以及即将攻击(现实中会冲过来踩踏踢击)。我想表达在那种情况下,林克把最后全部的力量爆发出来战斗,为了保护公主,也是为了直面自己的命运,就算是终结。他在最后爆发出一种极为可怕的震慑力(虽然很难画出来orz)对于怪物来说,这就是一匹“疯马”,不可阻挡,被盯上即被终结。

----------------------...

【拟马漫画】旷野之马:1-2 1-3

巨大插叙:)

上一篇:1-1

大概是现在的对话,过去的影像。

三篇从上到下连起来的话是白(现在)-黑(过去)-白(现在)的过渡。

----------------------

注意到林克的耳朵了吗?马把耳朵背过去贴住头是表达愤怒、不屈、以及即将攻击(现实中会冲过来踩踏踢击)。我想表达在那种情况下,林克把最后全部的力量爆发出来战斗,为了保护公主,也是为了直面自己的命运,就算是终结。他在最后爆发出一种极为可怕的震慑力(虽然很难画出来orz)对于怪物来说,这就是一匹“疯马”,不可阻挡,被盯上即被终结。

----------------------

一百粉丝啦!感谢支持!搞事抽人画画啦!

NOBU
第一次用这种风格画...不太上...

第一次用这种风格画...不太上手求别打我QAQ
唉,时林真的很...唉,在所有林克里面除了老流氓息吹和黄昏林之外最喜欢的就他了
现在听到萨莉亚之歌,虽然节奏很欢快但是我完全欢快不起来,欢快背后藏着时之勇者的心酸啊

第一次用这种风格画...不太上手求别打我QAQ
唉,时林真的很...唉,在所有林克里面除了老流氓息吹和黄昏林之外最喜欢的就他了
现在听到萨莉亚之歌,虽然节奏很欢快但是我完全欢快不起来,欢快背后藏着时之勇者的心酸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