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荡茂荡

201浏览    4参与
一别经年

昔年少 02【大秦团子帝国】

团子们都萌萌哒,大家也都萌萌哒。

稷儿就算没有变成团子,也最多只有五岁,真的,最多五岁,不能再多了!

前文回顾: 01

——正文——

始皇陛下跟着抱着武王团子的甘茂到一处小院门口时,地府正恰午后。

小团子嬴荡从他家甘先生怀里跳下来,左手始皇右手甘相就往院子里走,走了几步又停下来,仰头去看甘先生,道:“先生啊,你说我们现在去,是不是不太好?”小团子把包子脸皱成一团,小声和两人商量,道,“要不,阿政你先进去,我在外面等等稷弟罢,”又转头朝甘相伸手,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先生,抱!”

艾玛,甘相被萌的简直肝颤,也不管这是什么地方,就低下身子把人抱起来了。


“公父,看到...

团子们都萌萌哒,大家也都萌萌哒。

稷儿就算没有变成团子,也最多只有五岁,真的,最多五岁,不能再多了!

前文回顾: 01

——正文——

始皇陛下跟着抱着武王团子的甘茂到一处小院门口时,地府正恰午后。

小团子嬴荡从他家甘先生怀里跳下来,左手始皇右手甘相就往院子里走,走了几步又停下来,仰头去看甘先生,道:“先生啊,你说我们现在去,是不是不太好?”小团子把包子脸皱成一团,小声和两人商量,道,“要不,阿政你先进去,我在外面等等稷弟罢,”又转头朝甘相伸手,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先生,抱!”

艾玛,甘相被萌的简直肝颤,也不管这是什么地方,就低下身子把人抱起来了。


“公父,看到没,这才是正确的抱娃方式啊。”软萌的奶娃音从左侧响起,甘茂抱着嬴荡转头看去,居然愣是稳住了没把自家王上给摔地上去,满地柔软雪白的𤜣狼皮铺就得堪称穷奢极欲,墙边柱脚等亦磕碰处裹上了厚厚一层朱厌毛,大商白雪漪蔚两人联手特供的养团子专用地毯简直财大气粗的没朋友,几欲亮瞎昔曾令“蜀山兀,阿房出”的始皇陛下的眼。

黑衣的小团子拉着一个白衣的小团子,仰着头朝怀里抱着另一个白团子的黑衣男子笑起来。

黑衣男子不言,只默默调整姿势,似乎是想让怀里的白衣小团子舒服一点,却把小团子颠的够呛,一手抓着男子的大袖,一边睨着黑衣团子笑眯眯的表情,同抱着他的黑衣男子商量道:“君上,您看,其实我可以和王上一样,自己行动的,”又劝他,“君上为人父当慈爱,不如多多照顾王上罢?”

黑衣的小团子松开握着白团子的手,三两步蹦下台阶,确定距离安全到他爹不至于一弯腰就能抱起他,才仰头真诚的看着他爹,开口道:“公父你看,儿子一个人活动也是可以的,真哒真哒!”说着又蹦了两下。

黑衣男子看看怀里抱着的白团子,又低头看着黑团子,面无表情的揭露道:“你们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是在嫌弃我抱不稳么?”

怀里的白团子:……

地上的黑团子:……


场面有三秒的尴尬。

一旁另一个白衣团子低咳两声,又蹦过来拉住黑团子的小手,岔开话题道:“王上,好像荡公子带了人来的。”

黑衣的团子愣了愣,十分冷静的整理了一下仪容,一本正经的转过身去,一手还握着白团子的手没放,歪着头上下打量了始皇陛下一番,仰着脸的样子显得人畜无害,道:“这是政儿罢,好,好,好啊。”

嬴荡一旁并不服气,嚷嚷道:“父王你都没夸过荡儿好呢!”

嬴政眨了眨眼,躬身行礼道:“后辈嬴政,见过先祖惠文王,”又朝抱着白团子的黑衣男子问安,“见过先祖孝公。”

还没来得及起身,就被眼前的黑衣小团子摸了摸头顶,他抬头,小团子笑眯眯的看着他,软软的夸了他一句,“乖~”又转头去看已经被甘相放下来的小团子嬴荡,随口道,“嗯,你也乖~”

嬴荡气鼓鼓的嘟着腮帮子,一手拉着甘茂的袖子,一脸不爽猫的表情包。

孝公刚要夸嬴政一句,手上一个没留神,差点勒到怀里的卫鞅,就听一旁驷团子用软软的声音提醒道:“哎呀,公父,公父你松点手,商君被勒到啦,哎呀,我也没叫你全松啊,商君小心!”

胖胖的白团子商君就从孝公手上摔下来,黑团子嬴驷和一旁一直拉着他手的白团子一起上前去接,结果彼此绊住,商君团子果断伸手抱住懵逼的孝公的腰,然后一路顺着柔滑的衣服滑落到地上的同时,黑团子嬴驷跟他手拉手的白团子十分凄惨的在白毛垫子上滚做一团。


空气突然十分安静。

一会儿后,嬴驷深沉的叹息从高高的白毛里传出来,小团子奶声奶气的评价道:“相国啊,你小时候也不轻啊。”

白团子张相国正要爬起来,一听这话,又倒回黑团子身上去,十分冷静的解释道:“是啊,六两肉爬不起来啦,王上见谅罢。”

还在懵逼的白团子商君此刻正坐在嬴渠梁脚边,思考着刚刚明明抱住了腰,为何自己还是滑下去了这件事。


抱着白起的嬴稷就在这时回来,在地毯上放下了白起,又转头朝他父王张开手臂,用一种完全不要脸的老秦王特供画风,理所当然的朝他看上去只有五岁的爹撒娇,道:“父王,抱抱!”

一直想要下地自己走结果被抱了一路终于被放下来的白起:……

默默将头埋在甘相怀里表示完全不想认这个弟弟的嬴荡:……

还在思考自己为何抱住了孝公的腰却还是摔下来了的商君:……

号称自己只有六两重拒绝任何算术换算的张子:……

被点名要抱抱的嬴驷则从容的抬起手,慈祥的摸了摸儿子的头,道:“稷儿乖,不闹。”

手法和之前夸嬴政时如出一辙。


嬴政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忧伤的叹出口气来。

是说,这突如起来的心塞感是怎么回事啊。


一别经年

大秦剑三脑洞

这个是和人聊天时说起的,如果大秦帝国众去玩剑三,会玩些什么角色

孝公是东都哈士奇,天策军爷,常常忧愁自己喂不饱通过每日签到抽到的里飞沙 
#我们天策穷怕了,那两亿我一分没敢自己花,都用来买皇竹草了#

商君,纯阳咩道长,长剑白衣帅到爆,习惯性帮孝公喂食里飞沙,苦菜炖羊肉佐秦酒最好。

白雪,七秀美人,冰心云裳皆可切,按说大商人设该是二小姐,但是白雪的气质总觉得和冰心七秀更搭。

荧玉,社会你丐姐,江湖洒脱,干切牛肉配苦秦酒,二两刚好。

赢虔,霸刀,大伯本来就用刀,没毛病,妥妥的。

惠文王,明教喵哥,白发蓝眸西域脸,怀里常年自带纯种白毛波斯猫“小白”一只,撸猫的技能和玩套路的技能一样溜,跳朝圣言一定要张子...

这个是和人聊天时说起的,如果大秦帝国众去玩剑三,会玩些什么角色

孝公是东都哈士奇,天策军爷,常常忧愁自己喂不饱通过每日签到抽到的里飞沙 
#我们天策穷怕了,那两亿我一分没敢自己花,都用来买皇竹草了#

商君,纯阳咩道长,长剑白衣帅到爆,习惯性帮孝公喂食里飞沙,苦菜炖羊肉佐秦酒最好。

白雪,七秀美人,冰心云裳皆可切,按说大商人设该是二小姐,但是白雪的气质总觉得和冰心七秀更搭。

荧玉,社会你丐姐,江湖洒脱,干切牛肉配苦秦酒,二两刚好。

赢虔,霸刀,大伯本来就用刀,没毛病,妥妥的。

惠文王,明教喵哥,白发蓝眸西域脸,怀里常年自带纯种白毛波斯猫“小白”一只,撸猫的技能和玩套路的技能一样溜,跳朝圣言一定要张子在场。#三千世界极乐引,为卿一舞朝圣言#


张子,万花,看似温雅医师,其实,花间游的熟练度丝毫不亚于离经易道,你以为他只是个医师你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偶尔有时候,我会更希望自己是只猫#

严君,蜀中唐门,觉得大熊猫和华弟一样可爱,最厉害的是,大断腿堡的轻功一学就会,从来没有摔过

嬴华,苍云,一直想要撸他驷哥的小白喵,猫咪狂热爱好者,撺掇他驷哥进这个游戏入这个门派的本意是为了撸猫,但自从驷哥有了猫,他就从来没机会撸。

芈八子,五毒,吹笛子的技能全靠嬴驷帮忙才搞定的,虽然之后吹起来还是#王遗风听了想打人#的水平,毒经用的特别熟,觉得自己的玉蟾长得特别萌。

魏纾,长歌,善琴,声有铮铮,是为剑鸣。

犀首,少林大师,每次都要摸脑袋才想起自己没头发了。

荡儿,霸刀,双武纯熟切,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寡人想静静,别问静静是谁#

甘茂,蜀中唐门,大熊猫和机关猪都很棒,每次轻功必断腿,疑似人设自带Debuff。

稷儿,#美出天稷#,西湖小黄鸡,藏剑土豪二少爷,不知为何,看见鸡儿就觉得他该是有钱任性熊孩子人设,傻黑甜不能更可爱。

白起,苍云,阿拉斯加和小黄鸡也很配啊,不,不提雪橇三傻可好,谢谢。

范叔,五毒,爱记仇啊,得罪他是会被天蛛爬上小腿的,想想就可怕,当然报恩也不含糊。
#我为人,恩怨分明#

穰候,纯阳咩,你从未见过如此胖的剑纯,但他灵活,请放心。
#剑纯胖怎么了,你对我有意见?#

魏优伶,长歌。

苏秦,万花,万年花间只为一人离经,这恩爱秀的也是没谁了。

姬职,还俗的少林,有头发的那种,有一身BLINGBLING的套装。

(私心加了CP TAG)


一别经年

昔年少【大秦团子帝国】01

就是之前那个“变小梗”,接的是地府花吐症的时间线。

一句话文案:

谁还不是个宝宝啊!

——正文——

01

地府的日子过得也快,本来就是此间无岁月,嬴柱为了防止自己显得太过丢人,抢先去投胎了,孟婆汤喝的格外畅快。

大概是太快了,所以没来得及被告知,他投错了地方,来生将变成一棵树。


也正因如此,公子柱机智的避过了花吐症以及之后的另一场事故。


他的孙子嬴政就没有这样的运气了,他下来时,地府别说是望乡台上的汤锅里没有剩余的汤,就连轮转台都被封了。

可怜继大秦六世之余烈,横扫六合一统天下的秦始皇陛下,此刻正孤零零一人懵逼的坐在望乡台高高的土堆上,一脸茫然...

就是之前那个“变小梗”,接的是地府花吐症的时间线。

一句话文案:

谁还不是个宝宝啊!

——正文——

01

地府的日子过得也快,本来就是此间无岁月,嬴柱为了防止自己显得太过丢人,抢先去投胎了,孟婆汤喝的格外畅快。

大概是太快了,所以没来得及被告知,他投错了地方,来生将变成一棵树。

 

也正因如此,公子柱机智的避过了花吐症以及之后的另一场事故。

 

他的孙子嬴政就没有这样的运气了,他下来时,地府别说是望乡台上的汤锅里没有剩余的汤,就连轮转台都被封了。

可怜继大秦六世之余烈,横扫六合一统天下的秦始皇陛下,此刻正孤零零一人懵逼的坐在望乡台高高的土堆上,一脸茫然。

他自问未辜负祖上期待,终成大秦统一大业,结果没有收到表扬赞赏热烈欢迎就算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嬴政委屈啊。

他也不管这一身帝王服如何贵重,就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膝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然后他被人推了推。

始皇陛下低头,看见一个身穿白衣的小团子正看着他,模样十分为难。

嬴政:……

团子:……

嬴政与他对视半天,也想不出这么小的孩子找自己能有什么事,于是他问道:“小子,你有事儿么?”

团子点点头,问他道:“你是……嬴政?”

被小孩子直呼姓名的嬴政颇为懵逼,但显然这是此刻唯一的线索,始皇陛下也只能耐着性子点点头,道:“是我,你是谁啊?”

“我是……”团子还没说话,忽然神色一动,抬头看着嬴政嘱咐,道,“你不要告诉别人见过我。”就跳下土台躲在了后面。

 

依然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的始皇陛下很闹心,他挫败的将脸埋在手里,整个人坐在地上抱成一团。

有一双小手扯动他的衣角。

他抬头,是一个黑衣的小团子,生的浓眉大眼,英气逼人。

长大以后也应该很帅。

黑衣的小孩子问他:“刚刚是不是有一个白衣的小孩子过来?”

嬴政懵逼的点点头。

黑衣的小孩子就满意的点点头,伸出小手拍拍他的肩,道:“小子不错,不愧是我稷弟的曾孙子。”然后十分开心的跳下土台去找人去了。

嬴政呆呆站在望乡台上,下眺忘川,滔滔不尽。

他觉得自己可能并不想自己想的那样重要,便忧伤的叹出口气来。

 

一双小手拍拍他的肩,他抬头,看见之前那个白团子站在他面前朝他笑。

嬴政一脸茫然。

黑衣的团子从后面绕过来,喊了一声,道:“武安君,你不要吓唬家里的曾孙小辈了罢。”

白衣的团子皱着眉,样子十分无奈,道:“武王,作弊不算赢的。”

黑衣的小团子挠着后脑笑笑,又拉住嬴政的手,道:“走,我带你去见大家去,听说你干的那些事儿之后,大家都可喜欢你了,你来了一定是最受欢迎的。”


嬴政正懵逼,就见远处一人匆匆而来,黑衣的小团子欢呼一声扑上去,唤他:“阿茂!”

那人一手稳当当的抱住怀里的小团子,一遍朝嬴政颔首,道:“陛下横扫六合,一统天下归秦,本大喜之事,诸位君王好生欢喜,奈何地府之中,多有变故,不能亲来,还请陛下随茂去便是,”又同站在嬴政身边的白衣团子笑道:“刚刚茂瞧见襄王正在来的路上,武安君可要躲好。”

白衣团子仰着头,神色十足正经,道:“所谓兵者诡道,白起自有分寸,甘相勿要担忧。”

甘茂?

嬴政看看眼前一袭素色衣裳怀抱团子的青年,又转头看了看一眨眼又躲起来不见踪影的据说是白起小白团子,内心一片懵逼。

 

前方有个年轻人走过来了。

那年轻人长的很好看,一派天真活泼的样子。

他说:“甘相你先带着哥哥和政儿去我爹那儿,他见了政儿应该很高兴,”顿了顿,又问甘茂怀里的小团子,“荡哥哥,见到白大哥了嘛?”

小团子眨着眼不说话,悄悄伸手比一比望乡台,可无辜道:“没有呢,武安君应该不在这里。”

年轻人就朝着小团子比了个多谢的手势,道:“既如此,几位先去吧,寡人找到武安君再回去。”

 

嬴政就懵逼的跟着抱着据说是武王嬴荡的黑衣小团子的甘茂走了。

甘茂顺道给他普及了一些知识,比如,地府想呆就呆想走就走不必在意去留轮回,比如前段时候地府里热热闹闹的花吐症以及至今都还流传着的一些市井消息,比如,这会儿地府四处都有的小孩子。

这到不是什么大事儿,不过前日地府过节时出了些差错,部分鬼怪都一朝变作三四头身的小团子,一开始大家都慌,不过后来查明说是因为后世人间过节而起的变故,过些时日就好。

黑衣的团子正是武王嬴荡无疑,方才的白衣团子则是白起。

嬴政想了想,那方才的年轻人,当是先祖昭襄王了。

——TBC——



一别经年

二十四番花信【大秦花吐症帝国】其二 清明

这章写荡茂荡,荡哥哥和甘相都萌萌哒。

以及,白起出场了,求稷儿的心理阴影面积……虽然我觉得依着驷儿的态度,可能张子更加需要心理辅导……

前文回顾:其一 惊蛰(上) (中) (下)

——正文——

清明,一候桐花,二候麦花,三候柳花。


这几天地府里雨总是下个不停,不提几代老秦王里最懒散的嬴稷,便是最好动的嬴荡都不想出门,是以当嬴荡好端端早起晨练忽然吐出一朵花来的时候,陪他对练的那位将军,其实是懵逼的。

嬴荡咳得撕心裂肺,花就卡在喉咙里一片一片的呛出来,差点要了武王的命。对练的将军站在一旁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很快就被武王吐出的花堆了一地。

嬴...

这章写荡茂荡,荡哥哥和甘相都萌萌哒。

以及,白起出场了,求稷儿的心理阴影面积……虽然我觉得依着驷儿的态度,可能张子更加需要心理辅导……

前文回顾:其一 惊蛰(上) (中) (下)

——正文——

清明,一候桐花,二候麦花,三候柳花。

 

这几天地府里雨总是下个不停,不提几代老秦王里最懒散的嬴稷,便是最好动的嬴荡都不想出门,是以当嬴荡好端端早起晨练忽然吐出一朵花来的时候,陪他对练的那位将军,其实是懵逼的。

嬴荡咳得撕心裂肺,花就卡在喉咙里一片一片的呛出来,差点要了武王的命。对练的将军站在一旁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很快就被武王吐出的花堆了一地。

嬴稷急匆匆从内室出来,一抬头当先就看见了那位将军。

山河倒转,千禧洄年。

将军白衣长剑,风华一如当年。

秦国的武安君,白起。

稷儿的白大哥。

嬴稷一时眼眶泛红,站在廊前与白起两两相望。

庭前细雨淅淅沥沥,嬴稷身上就沾了水汽,眼里也似带着水汽,隔着烟雨,教人辨不分明。

武王在一旁简直看不下去,咳得越发激烈起来。

 

嬴稷和白起被这一声声凄厉的咳嗽换回了魂,白起脚下堆了一地细绒的白絮,转头就要去扶武王,被一双手抢了先。

一身士子白衣的张相国一手稳稳扶住武王,一手撑着伞,往堂中望去。

嬴稷和白起在那一刻,心有灵犀的不想回头看惠文王温柔的眉目。

讲真话,如果有的选,嬴荡也不想,他父王当时揍他可没留手,他在床上躺了三天,要不是甘相照顾,怕是更好不起来。

想起甘茂,嬴荡连揍弟弟的力气都没有,就又忍不住咳起来,白色的花絮又落了一地。

 

当下的情势,让嬴荡很是担忧自己还能不能挺到他的丞相回来,听后世有个写鬼怪异志的小说家说过,人死后变成鬼,鬼死后变为聻,他若不幸还没魂飞魄散却成了聻,也不知道甘相介不介意。

当时是,昭襄在右,武安在左,张子在低头仔细分辨他到底出的是什么奇怪的花,他父王正在替他给齐国那边的地界去信,青鸟速传甘茂归秦。

“是麦花。”张仪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不由带着点笑意,又问嬴荡,“武王可确定是甘相,别是如魏王般误会了,日后君臣再见……”张仪说到此处猛然闭了嘴,转头去看嬴驷。

惠文王倒像是不在意一般,袖着手将目光自栏外绵延的细雨中收回来,漫不经心的应道:“我听闻惠施前些时日撒了满院的桐花,老魏王当即就要命人去找庄子,惠相却因与庄周赌气,不肯应,气急了老魏王才亲自上阵的要逼他,到底也不是谁都像商君一样想得开啊,魂飞魄散都不肯说。”

提到商君,张仪似乎又有了话题,淡定的拂开嬴荡张口就飘出来的花絮,道:“未知商君近日可好?听闻他最近与孝公出游去了,到是相偕甚欢,教人艳羡。”

嬴驷低眸微微勾出个笑来,叹道:“前日就去了不周山去了,白姑娘又拐了荧玉姐去谈生意,都是……荡儿,要不你站门口咳去,还能看的清楚点?”

嬴荡正一边咳出一串洁白的花絮,一边望着门口发呆,听他父王说话,就笑嘻嘻的回过头来,道:“父王你这话说得,我这不是在等我的甘相得信嘛。”

荡哥哥,你变了,你如今也会隔空秀恩爱了。

嬴稷抬头看看对面白起平静若止水的神色,一时竟分不明自己心境。

 

甘茂的消息到的比人回来的快,托青鸟送回的信里除了说明他正在急忙往武王处赶回来外,还附上了两片飘絮。

见多识广的张相国拿着和嬴荡咳出的花絮看上去颇为相似的白絮看了一会儿,拍拍嬴荡的肩安慰他,道:“武王莫急,这是柳絮,想来甘相也不想变成聻,是以现下应当正拼命往回赶呢。”

 

甘茂的确到的快,几乎是信到的第二天晚上就到了。

那天夜里嬴稷睡得不甚安稳,正抱膝盖坐在台阶上看窗外月下红光满撒,错过了他大父是如何逾墙的,到是有幸目睹了能文能武的甘相逾墙攀李的风采。

嬴稷眼睁睁看着对方不走寻常路的从窗户跃入了嬴荡的房中,一路洒下的柳絮在红月下随风飘扬。

他家本是无情物,一向南飞又北飞【1】。

嬴稷看着他哥哥屋里灯烛乍亮长明光,觉得后世的诗词写得当真没有一句是靠谱的。

要命!

——TBC——

 

1】薛涛《柳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