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荣国

420浏览    10参与
橘喵不吃鱼

湮灭

釜山行同人#荣国×珍熙


废弃的火车站,满地遍布着一滩滩干涸的血迹。燃烧着的列车上腾起一股灰烟。

从那烟尘中摇摇晃晃走出来一个女生,身上套着学生的棒球服。她眼珠里早已没有了活气,只剩一具躯壳浑浑噩噩地晃荡在废弃的铁轨之上。

身后又慢悠悠晃荡出来一个男生,肩膀上血肉模糊,他浑浑噩噩跟在女生身后漫无目的地向前挪动脚步。

丧尸潮的爆发早已过去许久,不少人随着列车到达这个火车站,下车直接遭到丧尸的全面包围,活下来的人寥寥无几。

与那些大规模聚集的丧尸群不同,这两个学生模样的丧尸只单独晃悠在最外侧的列车车厢旁,偶尔晃荡过去寥寥无几的几个丧尸。

旁边过去一个穿着列车长制服的丧尸,...

釜山行同人#荣国×珍熙


废弃的火车站,满地遍布着一滩滩干涸的血迹。燃烧着的列车上腾起一股灰烟。

从那烟尘中摇摇晃晃走出来一个女生,身上套着学生的棒球服。她眼珠里早已没有了活气,只剩一具躯壳浑浑噩噩地晃荡在废弃的铁轨之上。

身后又慢悠悠晃荡出来一个男生,肩膀上血肉模糊,他浑浑噩噩跟在女生身后漫无目的地向前挪动脚步。

丧尸潮的爆发早已过去许久,不少人随着列车到达这个火车站,下车直接遭到丧尸的全面包围,活下来的人寥寥无几。

与那些大规模聚集的丧尸群不同,这两个学生模样的丧尸只单独晃悠在最外侧的列车车厢旁,偶尔晃荡过去寥寥无几的几个丧尸。

旁边过去一个穿着列车长制服的丧尸,那丧尸只一个劲“嗬嗬”低吼着一瘸一拐晃来晃去,偶尔自己摔倒在地上,又很快扭曲着身体爬起来,瞪着一双不甘的灰白眼瞳来回看着周围。

有轻微的石子被碾压过的声音,燃烧着的列车旁出来几个人,每人手上都拿着武器。

那行人悄无声息打算绕过这三个游荡的丧尸,走在队伍末端的一个小个子却不巧踩在一块凸起的铁皮板上,铁皮断裂的声音引来那个列车长模样丧尸的注意,他猛然转头,看向小个子,下一秒就“嗬嗬”怪叫着朝着那行人冲去,连带着吸引了旁边两个丧尸的注意力。

那小个子勉强挡住了列车长的袭击,旁边一个女子帮着他拍开丧尸的下一波攻击,丧尸的速度太快,又凭着爆发力,硬生生拖住了两人的行动。

为首的那人一刀劈在列车长头上,他才怪叫着倒下。随后的女生瞪着无神的双眼也龇牙咧嘴冲了上来,那人转身一脚将女生踹出去。

女生摔倒在地,在地上挣扎了半天,扭曲着胳膊爬起,浑身抽搐着,踉踉跄跄朝着那几人又走来。

为首的男子冷着脸上前一刀砍向女生。

“呃呃嗬嗬!”被爆头的却是那个后面冲过来的丧尸。他抽搐着倒下,被撞倒在地的女生愣了一下,动作迟缓了一瞬。

那高中生模样的男生痛苦地抽搐着,又翻身爬起,想要抓住他的同伴,却只是徒劳,他只爬起到一半,便如断线木偶一般彻底瘫倒,不再动弹。

剩下的那个女生终于爬了起来,瞪着灰白的眼珠,扭曲着声音怪叫起来,被人一刀劈在头上,她终于倒了下去。

周围恢复了安静,那男子看着那倒下的两个丧尸叠在一起的模样。

他注意到男生的口袋里露出一角纸,蹲下身,轻轻将他口袋里的纸取出。瘫倒在地的丧尸突然抽搐了一下。

身后的女子被吓了一跳,压低声音惊呼:“队长!”

男子反应极快地起了身,却见那丧尸只是紧紧抓住了倒在他旁边的女生的手。

“没事。”他说着将手里的纸打开。

纸上只重复着两个字“珍熙”。

写满了整张纸,最后一笔颤抖着停留在“珍”上。

他沉默了一会,身后的小个子见他半天没反应,疑惑着凑了上来:“珍熙?这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他顿了一下,将纸折好放进口袋里:“大概是丧尸情侣吧。”

三人的身影远去,地上的男生紧紧握着女生的手。

烟尘扬起,阴惨的天空终于被阳光撕开,投下一点浅淡的光,穿破了云层。

大概,就此湮灭,最好不过。


我来平我的意难平了

虽然说还是刀

但于我而言

这对他们估计不失为一个好结局

比起浑浑噩噩的行尸走肉

至少是死在一起了

吃土豆的赤兔

从黑夜到黎明 07


—7—

尚华大叔快步绕过走在第一个的石宇大叔,走到车厢连接处侦查情况,然后就见他轻轻拍了拍,打开了卫生间的门。看他一脸幸福的傻笑泰吴就知道没事了,盛京小姐伸手锤了锤他的胸口,他吃痛的揉了揉,然后比划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石宇大叔也急忙上前去确认秀安的安全。

跟在后面泰吴眼尖的看到12号和13号车厢之间的车厢门已经碎掉了,难怪这一车厢的丧尸这么多。荣国打开了对面的厕所门,确认了里面是空的,然后和泰吴示意了一下,两人准备进去。

又是一瞬间,列车驶出了隧道,车厢内一片大亮,在丧尸还没有注意到这里之前,荣国眼疾手快的拉了拉石宇大叔,四个人飞快的躲进了小小的洗手间里。

“啧,真挤啊。”泰吴感叹道。...


—7—

尚华大叔快步绕过走在第一个的石宇大叔,走到车厢连接处侦查情况,然后就见他轻轻拍了拍,打开了卫生间的门。看他一脸幸福的傻笑泰吴就知道没事了,盛京小姐伸手锤了锤他的胸口,他吃痛的揉了揉,然后比划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石宇大叔也急忙上前去确认秀安的安全。

跟在后面泰吴眼尖的看到12号和13号车厢之间的车厢门已经碎掉了,难怪这一车厢的丧尸这么多。荣国打开了对面的厕所门,确认了里面是空的,然后和泰吴示意了一下,两人准备进去。

又是一瞬间,列车驶出了隧道,车厢内一片大亮,在丧尸还没有注意到这里之前,荣国眼疾手快的拉了拉石宇大叔,四个人飞快的躲进了小小的洗手间里。

“啧,真挤啊。”泰吴感叹道。

尚华大叔左右拍了拍他的荣国,“把棍子收起来,收起来。”他被两个人夹在中间,两个高举起来的球棒一左一右挤着他的脸。

“喂,没教养的。”他又朝着石宇大叔叫道,“多亏我见到了你女儿心情怎么样,恩?说说看,感谢我吗,还是怎样。”

石宇大叔只顾着看手机,“幼稚死了,什么手机铃声。”

他指的是刚才起了大作用的尚华大叔的手机,不过那个铃声确实搞笑,尚华大叔最硬的梗着脖子问,“怎么了,那个手机铃声怎么了。”接着又有些犹豫的问,“那个铃声是怎么换的?”

荣国听到他的问题就笑了出来,被他捏住耳朵拧了两下,“笑什么笑你这个小不点。”

“你多高?”

“181”

荣国说着挺直了身子,尚华大叔嘟囔了两句,“小子个子还挺高。”

泰吴笑嘻嘻的看着他们闹。

“大叔,怎么说?”泰吴问拿着手机研究了半天的石宇大叔,他举起手机给大家看。

“两分钟,有一个要走两分钟的隧道。”他接着问,“应该能过去吧?”

“当然要过去,当然要过去。”尚华大叔接话不住道。

接着两个已为人父和将为人父的大叔就开始了育儿心得的对话,泰吴戳戳荣国,示意他给珍熙发个消息,让她在那边接应一下。

于是下一个车厢黑下来的时候,大家都走出了卫生间,准备穿越丧尸众多的13号车厢。

大家正看着充满车厢的丧尸想办法,尚华大叔指指行李架,示意大家从上面爬过去,泰吴掏出手机,放到他所能放到的离这边最远的地方,然后和荣国点点头。几个人开始往行李架上爬去,等所有人都上到行李架上面后,荣国拨通了泰吴的电话,震耳欲聋的摇滚乐在车厢尾端响了起来,丧尸被吸引过去,大家小心的从行李架上下来,一切都看似顺利,除了乞丐大叔所有的人都已经走到了门的那边。

腿脚不便的乞丐大叔却没能站稳从椅子上滑了下来,善良的秀安小姑娘急忙想要转身去拉他,她爸爸拉住了小女孩,自己走过去拉起了乞丐大叔。

车厢却突然进入一片光明。

石宇大叔和乞丐大叔两个人飞快的躲进了椅缝中,咬紧牙关,一只丧尸正摇晃着向这边走来。

幸好丧尸还未走到两人身边就失掉了兴趣,转身向回走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尚华大叔冲着那边用口型说道。

“跑过来,快!”

石宇大叔于是和乞丐大叔比了一个数到三就跑的手势,他开始数。

“一”

“二”

“三”

乞丐大叔的脚却不小心踩到了一个空易拉罐,发出“咔嚓”一声音,顿时所有的丧尸都朝这边看过来。

“跑!”

石宇大叔一声大喊,两个人拼了命的向车厢这边跑去,等在门边的尚华大叔等两人一跑过就立刻关门,却没能将丧尸都关在外头,一只丧尸拼命地挤进来了他的脑袋,无数丧尸将爪子伸进了门缝。

15车厢就近在眼前,第一个冲到门边的荣国却没能一把拉开门,这扇门好像被从里面锁起来了一样,任凭他怎么拽都没有反应。

“喂!珍熙呀!开门呐!”

荣国拍着门,对面却没有任何反应。

“喂,干什么呢,快点开门!”

尚华大叔一个人撑着门,朝向后跑过去的大家喊道,15号的车厢门却迟迟不能打开。

泰吴扭过身回去帮尚华大叔堵住门,他看到一个丧尸脑袋卡在门缝中,一球棒挥过去把它打到地上,用脚死死地踩住了。无数双丧尸的手从门缝中挤进来,尚华大叔咬着牙推着门,泰吴用球棒不断的打着伸进来的手。

“珍熙,珍熙!快点开门!”

荣国朝对面喊到,刚拨通的电话却被马上挂断。

“快点开门呐!”

泰吴咆哮道。

“不行!打不开!”

“直接砸碎!”

尚华大叔喊道,荣国让身边的人让开,拿起球棒冲着玻璃门就砸了上去,石宇大叔见那边帮不上忙,也跑过来帮忙打丧尸。

“快点啊!”

泰吴的尖叫声伴随着荣国疯狂的砸门,玻璃门很快应声而碎,门后赫然是用各种布条绑起来的绳子,正是这些绳子把门关的紧紧的。人群里面的珍熙被乘务员控制着,紧捂着嘴,整车的人都用惊恐慌乱的眼神看着他们。

荣国急忙往前冲去,从对面的人群里也冲过来一个男人,男人伸手准备关门,荣国伸手去挡,啪的一声,车厢门半闭上了,荣国的手臂卡在了门缝中。

“快开门呐!”

荣国大喊道,石宇大叔跑过去帮忙开门,车厢里的人也涌过来堵门。

珍熙挣开了束缚住她的乘务员,跑过来拉开堵门的乘客,老奶奶的妹妹看到老奶奶,跑来拉开乘客们,乞丐大叔,盛京小姐,连老奶奶也都上前去推门。

秀安一个人站在后面,看看面目狰狞的大人们,又回头看看正努力抵抗着丧尸的叔叔和哥哥,嘴一瘪,无声的流下了眼泪。

—tbc—

吃土豆的赤兔

从黑夜到黎明 06


—6—

一缓过劲来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当然是给熟悉的人打电话,所以泰吴趴在座椅上看着荣国给珍熙打电话,而剩余两位大叔也急忙打给妻子和女儿。

但是石宇大叔的电话却半天没打通,反而是尚华大叔打给妻子的电话被秀安接了起来,小女孩哭喊着求救,紧接着传来盛京小姐尖利的催促声。

“我们在13车厢,混蛋,你快来!”

“老婆!”

尚华大叔还想说些什么,电话就被挂断了,石宇大叔急忙上前询问。

“是我家秀安吗?她还好吗?”

“在13号卫生间里。”

盛京大叔抬头看他。

石宇直愣愣的看着对面车厢里游荡的丧尸们,抬起脚好像要走过去一样,被尚华大叔挡住。

“怎么,你想要冲过去啊?”

石宇大叔点点头。...


—6—

一缓过劲来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当然是给熟悉的人打电话,所以泰吴趴在座椅上看着荣国给珍熙打电话,而剩余两位大叔也急忙打给妻子和女儿。

但是石宇大叔的电话却半天没打通,反而是尚华大叔打给妻子的电话被秀安接了起来,小女孩哭喊着求救,紧接着传来盛京小姐尖利的催促声。

“我们在13车厢,混蛋,你快来!”

“老婆!”

尚华大叔还想说些什么,电话就被挂断了,石宇大叔急忙上前询问。

“是我家秀安吗?她还好吗?”

“在13号卫生间里。”

盛京大叔抬头看他。

石宇直愣愣的看着对面车厢里游荡的丧尸们,抬起脚好像要走过去一样,被尚华大叔挡住。

“怎么,你想要冲过去啊?”

石宇大叔点点头。

“侥幸冲过去救了他们,但怎么回来……”

两个人相视着陷入了沉默。

“人们都在15车厢。”

突然荣国说着,从行李架上取下了一个提包,在他前一排的泰吴也做了同样的动作,两个人找到些胶带和布条,缠绕在手上。

“14车厢好像也没有丧尸。”泰吴抬起头看他们,“所以一共是4个车厢。”

“来,通过4个车厢就可以了对吧。”听罢尚华大叔就开始脱衣服,并把自己的围巾缠绕在手臂上。

“我打头,你们俩中间。”他朝着泰吴和荣国抬抬下巴,然后又转向石宇大叔,“后面过来的由你挡住。”

行使着的列车进入到一段隧道中。

“哗——”尚华大叔推开了10车厢的门,立刻有丧尸扑过来。尚华大叔双手撑着座位一个跳起,帅气的踢倒了丧尸,几个人紧跟着进入,荣国和泰吴拿着球棒,石宇大叔拿着从军队丧尸那里捡到的盾和警棍,每个人手上都用胶带厚厚的缠了起来。

接下来就是血腥的撕咬和暴力的捶打,泰吴终于发挥出他运动员的优势,挥舞起球棒来毫不留情,几个人还算轻松的通过了10车厢,心跳加快了不只一分两分。

所以荣国又一鼓作气的拉开了11车厢的门,门打开的一瞬间,荣国和泰吴都愣住了。

11车厢正是棒球队所在的车厢,里面全部都是穿着同样队服的曾经的队友们。荣国犹豫着不知道如何是好,尚华大叔一把推开他。

“走开。”

然后毫不留情的冲上去和丧尸们缠斗在一起。石宇大叔紧跟其后,泰吴犹豫了一下跟出来,只有荣国一个人还在那里发愣。

尚华大叔抽空看了泰吴和荣国一眼,没有说话,继续捶打着丧尸们,棒球队变成的丧尸身体素质要比前一个车厢的普通人们好很多,打起来更加困难。尚华大叔、石宇大叔、泰吴,每一个人都被眼前的丧尸缠斗的脱不开身,荣国还在犹豫着,就在他咬咬牙终于下定决心准备挥舞球棒的时候。

车厢进入了一段隧道中,整个车厢瞬间黑了下来,本身和大家缠斗在一起的丧尸们突然全都停止了动作。

泰吴紧张的几乎要屏住呼吸,这时候车厢后的放棒球的背包却突然掉下来一堆球,发出的响声吸引了丧失的注意力。石宇大叔顺势用球棒敲敲车厢,丧尸瞬间全部扑了上去,几个人趁机跑出11号车厢,泰吴还差点被变亮后恢复行动力的丧尸扑到。

这次也没有人急着开门了,大家都蹲下来喘着粗气休息。

“喂,一进入隧道,他们就停止了对吧。”尚华大叔喘着气和大家说道,“一变黑就不行了。”

“是的,好像是这样。”泰吴也喘着粗气回答他。

几个人看向12车厢。

“这里面更多,真该死。”尚华大叔咒骂一句。

“现在该怎么办?”荣国问道。

“还能怎么办,冲进去呗。”尚华大叔说着就准备站起来出发了,被石宇大叔横在他胸前的手臂拦了下来。

石宇大叔看着前面的丧尸,拍拍尚华大叔。

“手机借来用一下。”

列车又进入了一段隧道中,几个人拉开门悄悄地走了进去,各自找了椅缝蹲好,石宇大叔将尚华大叔的手机朝后面扔去,然后用自己的手机打通了尚华大叔的电话。已经被调到最大音量的手机唱起了热血的爱国之歌,丧尸们被吸引过去,几个人顺着空下来的走道顺利的通过了这一节车厢。

前面就是盛京小姐和秀安所在的13号车厢的卫生间。

—tbc—

吃土豆的赤兔

从黑夜到黎明 05


—5—

车站空荡荡的,安静的就好像整个车站只有他们这一车的人一样,从大厅向广场走的时候,泰吴看见叫做石宇的西装男人拉着女儿从旁边走掉了,他往那边看了一眼,又不在意的扭回了头。

走下楼梯的时候,透过窗子可以看到连城市都空荡荡的,广场上停着几辆军用装甲车,上面满是血污,却没见到军人的踪迹。

泰吴本能的觉得不太对。

楼梯刚下了几级,突然就从最前方传来尖叫声。

穿着军队制服的丧尸们疯狂的涌上来,撕咬着离它们最近的人们。

“上去!上去!”

荣国转头朝着队友们喊道,一脚踩空绊了一下,他连忙爬起来接着跑。

几个棒球队的男孩子自发的守住了候车室的大门,荣国推走了想要留下来的珍熙。

“快,快啊...


—5—

车站空荡荡的,安静的就好像整个车站只有他们这一车的人一样,从大厅向广场走的时候,泰吴看见叫做石宇的西装男人拉着女儿从旁边走掉了,他往那边看了一眼,又不在意的扭回了头。

走下楼梯的时候,透过窗子可以看到连城市都空荡荡的,广场上停着几辆军用装甲车,上面满是血污,却没见到军人的踪迹。

泰吴本能的觉得不太对。

楼梯刚下了几级,突然就从最前方传来尖叫声。

穿着军队制服的丧尸们疯狂的涌上来,撕咬着离它们最近的人们。

“上去!上去!”

荣国转头朝着队友们喊道,一脚踩空绊了一下,他连忙爬起来接着跑。

几个棒球队的男孩子自发的守住了候车室的大门,荣国推走了想要留下来的珍熙。

“快,快啊!”

他们向着还没能进来的乘客们焦急的挥着手,这时候盛京小姐拉着秀安跑了过来,尚华大叔紧跟其后,他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警棍,丢给男孩们。

“关门!”

泰吴在大厅右边看到了被丧尸扑倒在地上的秀安爸爸,一个乞丐从他身边跑过,将一件衣服盖在攻击他的丧尸的头上。

几个人将玻璃门关起来,透过门看,候车大厅里已经成了可怕的炼狱,到处都是被丧尸按倒在地上撕咬的人,满目都是血污。

“快点,快点!”

尚华大叔冲着跛着腿往这边跑的乞丐招招手。

“喂,快点过来!”

他又冲着好不容易从丧尸口下脱险的石宇喊道,好像被吓傻了一样,石宇半天才爬起来,他一站起来,立马全速朝门这边跑过来。

从他身后的侧广场方向又涌出一大波丧尸。

石宇一进来,几个人立刻准备锁门,丧尸们却涌上来,将门挤的开合不停,尚华大叔努力了好几次,就是不能对准门锁。

门半天都没有锁上,聚集过来的丧尸越来越多,听到“吧嗒”一声锁扣扣上的声音的同时,玻璃门上开始出现被丧尸们挤压出的裂痕。

几个人犹豫着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反应了过来转身就跑。

穿过走廊的时候却看到高铁已经启动了。

“啊,火车……”

“快跑,还能追上!”

几人从楼梯下去,第一个冲下楼梯的队友被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丧尸扑倒在地,另一个队友正准备拿球棒攻击丧尸,也被扑倒在地。

荣国吓得跌坐在楼梯上,惊慌的握紧了手里的球棒。

泰吴冲下去捡起队友掉在地上的球棒,用力一挥打开了扑在队友身上的丧尸。

但是队友已经被咬到了,从嘴里吐出大口的鲜血。

“喂!振作点!”

石宇大叔跑下来,拉起了荣国,又朝着泰吴喊。

“快跑!”

剩下的几人全力奔跑着,一边是渐渐加速的列车,一边是后面紧紧追着的军队丧尸。

终于赶上了车门,泰吴撑着车厢门跳上了列车,紧跟着是荣国和石宇大叔,尚华大叔却落在了后面。

泰吴急忙跑过去关住了这节车厢和其他车厢连接的门,外面还有丧尸在游荡,等他略松了一口气回过头来,尚华大叔已经上来了,带来了一个盾牌和一个警棍,和石宇大叔,荣国三个人正瘫倒在车厢门口大喘气。

泰吴也跌坐在了身边的座椅里。

真是,这一整天,从天还没亮的时候就一直在不停的奔跑啊。

几个人喘息了一阵,都爬起来走进车厢里,泰吴反跪在荣国前面的座椅上,看着荣国掏出手机,拨通了珍熙的电话,一接通,立刻传来了女孩子带着哭腔的骂声。

“呀!闵荣国!你在哪儿?呜,我还以为你死了。”

荣国也终于忍不住,大声哭出来。

“对不起,大家没能都上来,呜……只有我和泰吴……”

泰吴也酸了鼻子。

—tbc—

吃土豆的赤兔

从黑夜到黎明 04

—4—

“通知诸位乘客,本次列车因不得已的原因,将不在天安站停靠,为了诸位乘客的安全,请大家坐好。”

广播里传来列车长的声音,刚刚那个问话的精明男人挤开人群,跑到那边的走道里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泰吴取出手机,发现手机上十几通队友们的未接电话,他赶紧拨回去。

“喂,荣……”

“你没事吧,泰吴!”

荣国的声音几乎带上了哭腔,泰吴喘着气回答。

“没事,我跑到前面这里了,你们呢?没事吗?你们在哪里啊?”

泰吴看了看这里的车厢号,他正呆在3号车厢。

“我们在12车厢,这里暂时没有丧尸,它们都跑到后面去了。”

荣国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后怕。

“他们追着人跑,瞬间就都跑到后面去了,你是一...

—4—

“通知诸位乘客,本次列车因不得已的原因,将不在天安站停靠,为了诸位乘客的安全,请大家坐好。”

广播里传来列车长的声音,刚刚那个问话的精明男人挤开人群,跑到那边的走道里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泰吴取出手机,发现手机上十几通队友们的未接电话,他赶紧拨回去。

“喂,荣……”

“你没事吧,泰吴!”

荣国的声音几乎带上了哭腔,泰吴喘着气回答。

“没事,我跑到前面这里了,你们呢?没事吗?你们在哪里啊?”

泰吴看了看这里的车厢号,他正呆在3号车厢。

“我们在12车厢,这里暂时没有丧尸,它们都跑到后面去了。”

荣国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后怕。

“他们追着人跑,瞬间就都跑到后面去了,你是一直被追到前面去了吗?”

“哦,我现在在3车厢,这里还有不少人。”

“我这边也有不少人,对了,我和珍熙,焕宰还有钟勋在一起,你那边还有我们的队员吗?”

“啊……对不起……”

“……不是你的错,泰吴……你先呆在那边,要注意安全啊。”

“你也是啊……”

泰吴挂断了电话。

打开社交网络,到处都是刚才那种怪物的视频,有人把它们叫做丧尸,公园里,马路上,甚至还有从直升机上掉下来的……丧尸们见人就咬,网友们的评论都是消极的言论。

“可恶,这到底是搞什么呀。”

泰吴咒骂着关上了手机,现在看这些也没有用,再加上他的手机电量不多了,还是留着一会儿有重要的事情再用吧。

泰吴正低头想着事情,突然列车一个减速,车上的人都是一个踉跄。

“怎么了?”

没等大家问完,列车就被涌上来的人们围住了,天安站的站台简直像是被扫荡过的战场一样,到处都有被丧尸扑倒在地的人,一部分人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冲过来拍着列车的车窗,吓得车厢里的人们不住的后退。

泰吴亲眼看着一个正焦急的拍着车窗的大叔被从侧面冲出来的丧尸扑了下去,再也看不到身影。车厢外的丧尸们张开嘴狠狠地将牙磕在车窗上,留下了一道道可怖的血痕。

“可恶……”

泰吴捏紧了拳头。

列车行驶出了天安站。

车厢里的电视上还在播放着领导人安抚民众的言论,却没人真的有心思认真听他在说什么了。

也没人相信。

乘客们用行李将3号车厢的车厢门堵了起来,排着队前进到更前面的车厢。

泰吴本身就在最后,前面的人缓缓的向前移动着,于是就有人催促,“呀,走快点啊!”

泰吴不在意的在最后的车厢找个座位坐了下来。

前面后面还不是一样,后面还能休息一下。

前面的人们还在挤挤攘攘的,泰吴坐在座位上盯着被行李和报纸堵住的车厢门,还能隐约看见丧尸的身影在游荡。泰吴正在放空思想,突然听见有人讲电话的声音,是叫做石宇的西装男人。因为泰吴缩在座位里,石宇没有注意到车厢里还有人。

“那么闵大尉,我拜托你给我和我的女儿特殊处理吧,啊,下次我推荐万无一失的给你……”

隐约听到了“主广场”“分广场”“隔离”什么的,泰吴却不在意石宇到底在说什么,兀自发着呆,瘫在石宇旁边座位的乞丐却将石宇讲的电话听得一清二楚并牢记在心。

不久列车到达了大田站,整个车站不同于刚才天安站的吵闹,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寂静的透出些诡异,人们这时也顾不上这些了,纷纷下了列车。

泰吴一下车,就往12车厢跑去,他和荣国他们说好了在12车厢门口见,果然见几人正站在车厢旁等他。

“哦,泰吴!”

荣国朝他挥挥手。

“这边!”

劫后余生的几个人激动的抱在了一起。

“总之……先出去再说吧。”

几个人结伴往大田站出口走去。

—tbc—

吃土豆的赤兔

从黑夜到黎明 02


—2—

重新坐好后,泰吴也没有了再睡的心思,胖男生终于被泰吴如愿所偿的在脑袋上捶了一拳,蔫蔫的坐下玩手机去了。

泰吴起身去卫生间准备洗把脸,刚一出门,就和人撞了一下,他连忙弯腰说对不起,抬头一看,是一个漂亮的女乘务员,对方也正鞠着躬,手里握着她刚刚正在认真查看的检票机,显然是造成两人相撞的原因。

“对不起,乘客。”

乘务员小姐深感抱歉。

“啊,该说抱歉的是我才是,我没有小心看路,乘务员小姐,您辛苦了。”

泰吴欠欠身子,朝乘务员小姐笑笑,男孩儿精致的面容让漂亮的乘务员小姐红了脸,她又鞠一躬拉开了后面的车厢门。

捂着红红的脸颊,女乘务员走进了棒球队所在的车厢,帮两位乘客调整了座椅后,...


—2—

重新坐好后,泰吴也没有了再睡的心思,胖男生终于被泰吴如愿所偿的在脑袋上捶了一拳,蔫蔫的坐下玩手机去了。

泰吴起身去卫生间准备洗把脸,刚一出门,就和人撞了一下,他连忙弯腰说对不起,抬头一看,是一个漂亮的女乘务员,对方也正鞠着躬,手里握着她刚刚正在认真查看的检票机,显然是造成两人相撞的原因。

“对不起,乘客。”

乘务员小姐深感抱歉。

“啊,该说抱歉的是我才是,我没有小心看路,乘务员小姐,您辛苦了。”

泰吴欠欠身子,朝乘务员小姐笑笑,男孩儿精致的面容让漂亮的乘务员小姐红了脸,她又鞠一躬拉开了后面的车厢门。

捂着红红的脸颊,女乘务员走进了棒球队所在的车厢,帮两位乘客调整了座椅后,准备进入下一节车厢。

一打开门却被吓了一跳。

一个年轻的女乘客正倒在地上喘着粗气,浑身抽搐着,好像发病了一样,乘务员急忙走到她身边。

“乘客小姐,您没事吧?”

她蹲下身子轻轻碰了碰女孩的身体,女孩剧烈的抽搐着,发出痛苦的声音。

“乘客小姐,啊,怎么办。”

年轻的乘务员吓坏了,连忙掏出对讲机。

“组长,11号车厢有位急救患者,组长!”

组长接到通知后正在赶过来,乘务员小姐一个人焦急的催促着组长,恰巧这时对讲机的信号变得不太好,乘务员敲敲“沙沙——”响的对讲机,转身面朝着组长来的方向,嘴里念叨着,“啊,怎么办啊,怎么办啊。”,丝毫没有注意到她背后的女孩已经以一种奇怪扭曲的姿势站了起来。

泰吴刚烘干了手,就听见外面吵吵嚷嚷的传来尖叫声,他推开厕所门走出来,正看到隔着一扇车厢门,刚刚才见过的女乘务员披散着头发,张着嘴呲着牙朝着他的队友扑了过去。

“喂,怎么回事啊?”

他边问着边准备开门进入,没等他问完,被咬到的队友就变成了和乘务员一样的东西,呲着牙朝着附近的人扑去。

泰吴拿开了放在门把上的手,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一步。

他看见荣国举起球棒,朝着向他们扑过去的怪物身上狠狠地打了一棒。

“这到底是……”

“等一等,等一等。”

突然从身后传来喊声,一位男乘务员跑近,拉开了车厢门,一群乘客惊恐的向外涌出,把乘务员撞倒在地上,再一抬头,嘴里撕咬着教练的女乘务员扑倒在地上,无神的白色瞳孔直直的和他对视。

“快跑啊!”

几乎是在乘务员喊起来的同时,泰吴就转身朝前面的车厢跑了起来,男乘务员边跑边疏散着前边车厢里的乘客,泰吴见状也慢下了脚步,和乘务员一起摇醒还在沉睡的乘客,整个车厢都陷入了惊恐。

“快跑啊,快走!”

两个人大声催促道。

乘务员拿起了对讲机,和车长汇报情况,两个人一节车厢一节车厢的疏散,不断有乘客被追过来的怪物咬到,泰吴突然看到穿着蓝衣服的可怕身影跑过来。

“小心啊,大叔!”

他朝正在摇醒一位女乘客的乘务员喊到,不过已经迟了,变成怪物的女乘务员将男乘务员扑倒在座位上,朝着他的脖子狠狠地咬了下去。

泰吴愣了一下,从走道挤过去,躲过抬起头来想要扑到他身上的女乘务员,眼看着男乘务员变成了同样可怕的怪物,他冲着呆立在前方的西装男人吼道。

“还不快跑!”

“爸爸!”

西装男人身后小女孩的声音和他重合在了一起,男人缓过神来转身抱起孩子就跑,泰吴紧随其后。

后面已经没有活人了,一群又一群的怪物紧紧的追着他们,两人穿过前面的车厢,前方有一个突然变异的怪物挡在了中间,西装男人咬咬牙一手挥开怪物,却因为反作用力倒在了座椅间,泰吴伸手一把将他拉起来,两个人接着向前跑。

从下一节车厢即将出去的时候,又有一个人被怪物咬到了,挣扎着的女人带着可怕的怪物打开了车厢门,双双倒在地上,正好挡住了前方的路。抱着孩子的西装男人停下了脚步,泰吴也停在他后面。

追在后面的怪物很快就要扑上来。

—tbc—

吃土豆的赤兔

从黑夜到黎明


看完《釜山行》,觉得影片很棒,但是很多地方又有些遗憾,所以,这是一篇脑洞大开逻辑混乱的同人文,聊以自娱,如果真有人看到,只希望不要骂我,以上。

—1—

凌晨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的时候,李泰吴睡眼惺忪的跟着队友们踏上了开往釜山的高铁。

棒球队要去釜山参加全国赛,泰吴被教练临时通知需要他这个替补上场,美好的周六就泡汤了。

列车还没有出发,泰吴已经在座位上睡熟了,球队里都是些十七八岁的男孩子们,车厢里吵吵闹闹的,教练不得不出声维持。

“好了,大家安静。”他把手里的包甩上行李架,“东西放好了就各就各位。”

“是——”

“好——”

男孩们纷纷应道。

“坐下吧。”

这时候刚准备坐下的一个...


看完《釜山行》,觉得影片很棒,但是很多地方又有些遗憾,所以,这是一篇脑洞大开逻辑混乱的同人文,聊以自娱,如果真有人看到,只希望不要骂我,以上。

—1—

凌晨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的时候,李泰吴睡眼惺忪的跟着队友们踏上了开往釜山的高铁。

棒球队要去釜山参加全国赛,泰吴被教练临时通知需要他这个替补上场,美好的周六就泡汤了。

列车还没有出发,泰吴已经在座位上睡熟了,球队里都是些十七八岁的男孩子们,车厢里吵吵闹闹的,教练不得不出声维持。

“好了,大家安静。”他把手里的包甩上行李架,“东西放好了就各就各位。”

“是——”

“好——”

男孩们纷纷应道。

“坐下吧。”

这时候刚准备坐下的一个队员看到从门外走进来一个漂亮的女生。

“咦,是珍熙。”

“哦?”

听到他的话,几个队员也起身朝车厢门外看,果然看到熟悉的身影,她穿着校服,套着一件棒球队的外套,双手插在口袋里,踏着轻快的脚步正走进来。

“珍熙,你怎么来啦?”

男孩子们对漂亮的女孩子总是多了几分关心,虽然明知道女孩子喜欢的另有其人。

“我不是成了你们的拉拉队队长吗?”

女孩子头一扬,表情带着些小骄傲。

“真的吗?”

“没听说吗?”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挂牌,在众人面前晃了晃。

“哦,真的啊。”

“太好了,你终于成功了。”

珍熙一来,坐在泰吴身边的荣国就注意到了,发现泰吴已经睡熟了,他放心的转过头来朝着恩熙的方向看,见女孩子要走过来了,又装作不在意的扭过了头,从口袋里掏出耳机挂在了耳朵上。

“你们可得更加卖力了啊。”

女孩子威胁的鼓励道,激起男孩子们自负的应和。

“是”

“没问题的。”

女孩子的鼓励对于半大的男孩子来说永远是最管用的。

珍熙径直向着荣国的座位走去,旁边的队员们抓紧时间清理现场,坐在荣国身边睡的正香的泰吴被暴力揪起来,扔到了后面的座位上。

“你好啊,珍熙。”

立了大功的胖男生向女孩子摇摇手,一脸看到女神的表情,泰吴挣扎着坐起来拍他的脑袋,被几个人合力镇压,大家一起盯着珍熙看。

她点点头。

“你好啊。”

一屁股坐在荣国身边的座位上。

荣国装作看不见她,转开头,一副认真听音乐的样子,珍熙顺手就拿掉了荣国的耳机,塞到了自己的耳朵里。

“听什么呢?”

“喂,干嘛非得坐这里?”

荣国伸手拿回自己的耳机,一脸别扭的拒绝。

“什么都没放嘛。”

珍熙小声嘟囔,接着放大了音量宣言道。

“我如果说喜欢你,你只要心存感激,接受你的命运就好。”

女孩子头一甩,表情坏坏的,冲荣国挑挑眉。

“就是嘛。”

“这就是命运啊,命运!”

男孩子们起哄道,睡意全无的泰吴也站起来跟着拍手。

“接 受 吧,接 受 吧”

荣国无奈的拉低了帽子,缩进了座位里。

—tbc—

是一只希之

终场 记《釜山行》荣国.珍熙CP

填词:Col.Ency

原曲:《寸缕》河图

//私填

文案: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之前都是我不好忽视了你,忽视了你的爱,这次,就换我去追你吧。

-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

-记住

-我都和你在一起

[残叶Vision]

-“如吻痕般的痛楚蔓延在破碎的舷窗旁”

【Girl Vision】

死亡来临前你会怎么想

答案揭晓我们只剩收场

爱的跌跌撞撞却用余生赋这不悔一场

如残叶吹落宛若寒冷中央

如果证明这份爱源自信仰

如果能让它历尽荆棘绽放

有梦在就不必暗自神伤

情深几许孤注一掷期待的远方

秋雨成霜 温润如歌求你我都...

填词:Col.Ency

原曲:《寸缕》河图

//私填

文案: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之前都是我不好忽视了你,忽视了你的爱,这次,就换我去追你吧。

-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

-记住

-我都和你在一起

[残叶Vision]

-“如吻痕般的痛楚蔓延在破碎的舷窗旁”

【Girl Vision】

死亡来临前你会怎么想

答案揭晓我们只剩收场

爱的跌跌撞撞却用余生赋这不悔一场

如残叶吹落宛若寒冷中央

如果证明这份爱源自信仰

如果能让它历尽荆棘绽放

有梦在就不必暗自神伤

情深几许孤注一掷期待的远方

秋雨成霜 温润如歌求你我都别忘

流萤掠窗 浅夏夜心念着你的寒凉

寒暑晴雨遗忘 执着追寻你冷漠眼光

不敢念不敢想怕你会讨厌我的模样

素净笑容也因你未敢入妆

爱太深 回头一眼都奢望

对镜子做着徒劳的伪装

爱意化作唇边暗喻刻成漂亮情书一行

你可会有小小感动一场

如何让一句爱你不再谵妄

如何让今生追寻不再无望

越过时光恕我为你痴狂

就算到最后一秒 故事走向终场

终末临降 安心于身后下意识躲藏

高冷熔软 决意的爱终于找到方向

假以半生时光 最后结局是否会两样

将信任交付给如往日般不悔的坚强

低头黯然落幕泪尽已成殇

【Boy Vision】

鲜血流淌 残存记忆还在重复播放

初拥绝望 这次换我追你无神目光

珍惜牵丝成网 理智散尽前颈上微凉

如吻痕般的痛楚蔓延在破碎的舷窗旁

怀抱中 失控灵魂 莫失莫忘


//表示这对真心看到心酸……

//毕竟这边也是暗恋一个人好长时间。

hanzi110709

《脂评本红楼梦》

                                                                  

  

 

 

  

来源:飞过红尘

zhangey2627

《脂评本红楼梦》

                                                                  

  

 

 

  

来源:飞过红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