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荣峰

580浏览    10参与
一江

【庐山派白羊家】新年就要吃火锅!

@万俟凝姝的点文w也是春节贺文!

全员复活,日常向,cp童史、玄贵、庐山夫妇、荣峰、沙穆

私设如山,雷者勿入

—————————————

“果然,热热闹闹地就该吃火锅嘛!”

罗喜端上两盘豆腐,看着忙碌的其他人,有些兴奋的说。

“是啊。话说回来,罗喜是第一次和大家在一起吃团圆饭对吧?”

“对啊,因为一直和贵鬼大人待在嘉米尔高原上嘛……”

龙峰帮她把桌子上布置好,看着晶亮的黄铜火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厨房里,春丽掀开砂锅盖子,骨头汤的香气即刻弥漫在小小的厨房中。

“小心烫,我来端。”

春丽看着丈夫从自己手中接过砂锅,甜甜地一笑,伸手抹去他额上的汗。

“两人感情真好。”...

@万俟凝姝的点文w也是春节贺文!

全员复活,日常向,cp童史、玄贵、庐山夫妇、荣峰、沙穆

私设如山,雷者勿入

—————————————

“果然,热热闹闹地就该吃火锅嘛!”

罗喜端上两盘豆腐,看着忙碌的其他人,有些兴奋的说。

“是啊。话说回来,罗喜是第一次和大家在一起吃团圆饭对吧?”

“对啊,因为一直和贵鬼大人待在嘉米尔高原上嘛……”

龙峰帮她把桌子上布置好,看着晶亮的黄铜火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厨房里,春丽掀开砂锅盖子,骨头汤的香气即刻弥漫在小小的厨房中。

“小心烫,我来端。”

春丽看着丈夫从自己手中接过砂锅,甜甜地一笑,伸手抹去他额上的汗。

“两人感情真好。”

“你是在说我和你感情不好喽?”

童虎装的颇为伤心地叹口气,换来是史昂的一个没好气的眼神,不过只消好好的看看前教皇的眼睛,就能猜到对方的怒气也是装出来的。

“这个好可爱!”

从外面钻进来的罗喜看着史昂手中刚刚刻好的萝卜羊。见小姑娘这么喜欢,史昂手上菜刀微动,小羊上面又多了一个小姑娘的笑脸。

“唔哇最爱师祖大人了!”

旁边切豆腐和红薯的贵鬼看着兴奋的小姑娘,带着幸福的又有点无奈的微笑摇了摇头。

“希望她没有打扰到师公。啊呀啊呀,她可还没有和我说过最爱我哦。”

“难不成你在吃醋?”

“玄武你的措辞能力有待提高。”

荣斗端着玄武刚刚切好的羊肉,算是从闪闪发光的厨房中逃了出来。

“荣斗,辛苦了。”

“没什么……”

龙峰看着脸色不算太好的荣斗,噗呲一下笑了出来,然后凑上去吻了吻他的脸颊,看着小偶像的耳朵直红到耳根。

王虎刚从山下买芝麻酱回来,一进门便看到自己师侄和他对象在你侬我侬,他清咳了声,眼睛瞟了瞟厨房——童虎所站的位置刚刚可以看见两人。

估计是为了赶上午饭,穆带着沙加直接瞬移了回来。

“这个是辣锅底啊?”他看着沙加挑的其中一包锅底,“老师他们可是不吃辣的哦?”

佛祖尴尬地咳了几声,试图掩饰因为拿错锅底而导致的内心的尴尬感。

“那,可以做鸳鸯锅。童虎老师和我们是可以吃辣的。”

春丽巧妙地化解了眼前的尴尬局面,她拎着两袋锅底回到厨房,龙峰和紫龙也重新钻入厨房帮她打下手。

散发着浓郁香气的黄铜火锅很快又被端上餐桌。第一次吃火锅的荣斗刚好站在辣锅上风口,被突如其来的辣气冲的直咳嗽。

贵鬼赶快把站在荣斗旁边的罗喜喊到自己身边,玄武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备下的温水递给龙峰让他给中招的小天狼。

“咳咳……抱歉……咳……”

荣斗果断地在辣火锅面前认了输。

“都到齐了吗?”

童虎端着必不可少的辣鱼汤最后来到桌前。

“那么——”

此时,史昂正站在童虎旁边;穆一手拉着罗喜一手拉着沙加;紫龙搂着春丽,春丽则拉着儿子的手,龙峰也不忘招呼荣斗;贵鬼拉着罗喜的另一只手,他的另一只手则在玄武手中;王虎则站在自己小师弟的旁边。

“新年快乐!”

大家手中的茶杯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

吃耀锅的麟狐(鹰院)

【荣峰】荣斗发现,生活在庐山并不容易

 @MUREMESA 点的荣峰沙雕向

【甩个圣斗士的合集】

作为一名忍者圣斗士,荣斗觉得,他一辈子的耻辱不是打架打输了,不是唱歌跑调了,而是入赘庐山,差点被饿死。

“我身先士卒的展现出,身边有一群天秤座的下场。”发朋友圈的荣斗抱怨道,“捅了天秤窝,痛并快乐着。”

其实起因很简单,龙峰他们一家饿了,恰好春丽出远门跟着史昂童虎他们去照顾远在高原上养的动物。这个多雨的季节,绵羊和牦牛容易生病。于是庐山就剩下一大群糟老爷们。

“今天我们开会来商量吃什么。”紫龙一本正经地敲敲面前的桌子,“大家积极发言啊。”

“我推荐大家尝一尝日本的寿司,因为做寿司方便,快捷。”刚被紫龙拖...

 @MUREMESA 点的荣峰沙雕向

【甩个圣斗士的合集】

作为一名忍者圣斗士,荣斗觉得,他一辈子的耻辱不是打架打输了,不是唱歌跑调了,而是入赘庐山,差点被饿死。

“我身先士卒的展现出,身边有一群天秤座的下场。”发朋友圈的荣斗抱怨道,“捅了天秤窝,痛并快乐着。”

其实起因很简单,龙峰他们一家饿了,恰好春丽出远门跟着史昂童虎他们去照顾远在高原上养的动物。这个多雨的季节,绵羊和牦牛容易生病。于是庐山就剩下一大群糟老爷们。

“今天我们开会来商量吃什么。”紫龙一本正经地敲敲面前的桌子,“大家积极发言啊。”

“我推荐大家尝一尝日本的寿司,因为做寿司方便,快捷。”刚被紫龙拖过去进行发泄似的训练的荣斗现在饿得不行,他现在迫切的想填饱肚子。

“那我们是做手卷寿司还是细卷寿司还是太卷寿司?”龙峰把手一摊,比划比划每种寿司的形状大小。

“做什么口味?海苔寿司还是樱花寿司?”“当然不吃樱花寿司啊!恕我直言,圣斗士吃什么樱花寿司啊!”玄武大腿一拍,否决了樱花寿司。

“嗯,那就海苔吧。”紫龙点点头。

“等等爸爸,”龙峰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着,“还有玉米寿司,肉松寿司,火腿寿司啊!”

事态往不可预估的方向发展,荣斗慌得一笔。

“呃,龙峰,你想吃什么?”荣斗悄悄问。“我吗?都可以呀!”龙峰回答的到很迅速。“那你为什么要提出这么多的选项!”荣斗表示心累,还能怎么办?凑合过呗!还能分了不成?

“爸爸,时间不早了,荣斗他真的饿坏了,我们还是赶紧做决定吧!”看着荣斗脸色发白,龙峰有些心疼的握住他的手。

“既然荣斗饿了,我们直接叫外卖好了。”玄武瞧一眼,也干脆道。

“那我们是用饿了么还是美团?吃哪家店?谁来叫外卖?用哪部手机?”

......荣斗绝望。

“我们来一个个排除。我们这里有小米,华为,OPPO,用哪个手机?”

“用华为吧,支持一下。”

“谁叫外卖?”

“我天天和贵鬼远程通话,今天早上刚刚欠费。”玄武拿出手机,翻出今天早上国家电信局发来您已欠费的短信。

“我手机借给罗喜了。”龙峰连忙摆手。

“我中文还不6.”荣斗也表示自己难担此大任。

“那好,我来叫外卖吧,我们是叫美团还是饿了么?”

玄武:......

龙峰:......

荣斗:......

“关于这件事,我们应该询问一下童虎老师。”玄武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喂?老师,我们遇上了一个难题。叫外卖是让美团来,还是饿了么?吃寿司是海苔的还是玉米的还是肉松的还是火腿的?”

“紫龙啊,”正在帮史昂放羊的童虎骑在马背上略思考了一会儿,悠悠的开口,“你忘了我也是天秤座的了吗?”

“荣斗,你撑住啊!爸爸,你们快点选着吧!荣斗他快不行啦!”

“小兔崽子们听好了!春丽有话要说!”一旁的史昂终于看不下去了,抢过电话扔给春丽。

“我在冰箱里准备了饭菜,加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岳母大人救我老命!得救了!荣斗激动地泪流满面,真想抱着龙峰大哭一场。

然鹅,玄武的处境就不太妙了。

“你说你,冲上前挡剑都没有犹豫过,吃顿饭纠结这么久?”毒舌的贵鬼并不打算就这样轻易放过玄武,用贵鬼的话来说,这件事可以嘲笑他半年。

总之......能吃上饭就是最幸福的事!起死回生的荣斗感叹道,以后选择的事,就交给他吧!

当然前提是庐山派的家伙们同意。

今天的庐山也是......宠伴侣的一天......吧?

吃耀锅的麟狐(鹰院)

圣斗士总结

吃耀锅的麟狐(鹰院)

春节要一家人整整齐齐的

甩个其他圣斗士文的链接


春节历来是中国人最看重的节日,每一个中国人都要从春节前忙到春节后,连圣斗士们也不例外。

玄武带着贵鬼和他们回到庐山,这次过节,在庐山团聚。

“我们回去的是不是有些迟了?”回庐山的当上,贵鬼悄悄在玄武耳边问。

“迟吗?”玄武搔搔脑袋,“今天几号?”

“离除夕还有三天。”一旁拉着罗喜的龙峰无奈地耸耸肩,他就知道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会看日历。

“我们回去迟了,师公会骂的。”贵鬼瘆得慌。

然而小孩子就没有这些顾虑,罗喜一路上问着龙峰庐山上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以及这次大人们给多少压岁钱。

“大过年的,史昂大人应该不会怪罪我们。”玄武转过头看了罗喜他们一眼,“...

甩个其他圣斗士文的链接


春节历来是中国人最看重的节日,每一个中国人都要从春节前忙到春节后,连圣斗士们也不例外。

玄武带着贵鬼和他们回到庐山,这次过节,在庐山团聚。

“我们回去的是不是有些迟了?”回庐山的当上,贵鬼悄悄在玄武耳边问。

“迟吗?”玄武搔搔脑袋,“今天几号?”

“离除夕还有三天。”一旁拉着罗喜的龙峰无奈地耸耸肩,他就知道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会看日历。

“我们回去迟了,师公会骂的。”贵鬼瘆得慌。

然而小孩子就没有这些顾虑,罗喜一路上问着龙峰庐山上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以及这次大人们给多少压岁钱。

“大过年的,史昂大人应该不会怪罪我们。”玄武转过头看了罗喜他们一眼,“况且老师也在,应该不用担心。”贵鬼听到这里,稍稍松了口气。

“回来啦?”还没走到结界处,春丽和紫龙早在那里等候多时了。“妈妈!”龙峰飞扑进春丽怀里。

“让妈妈看看长高没有?”紫龙笑着摸了摸龙峰的头发,从怀里掏出一红包:“龙峰,拿去给罗喜。”

“新年第一个红包!谢谢!”

“玄武,贵鬼,来!”春丽也掏出了两个红包,“我们也为你们准备了哦!”

“不不不,春丽姐,真的不用,我们都这么大了,红包还是免了吧!”

“他们是不是傻?有钱不要?”罗喜悄悄和龙峰咬耳朵,龙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并且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骂你师父,小心天谴!”“对了哥,老师他们现在在干什么啊?”

“等你们回来打年糕。”玄武他们一行人走到家门前时,穆正好将泡了7天的优质大米从山泉水里捞出来。

“贵鬼?来来来,正好搭把手!”童虎乐呵呵地从厨房里搬出一个超大的蒸锅,后面跟着看戏的史昂。

“师公好,前辈好。”“史昂大人好,老师好。”贵鬼和玄武毕恭毕敬的问好。

“好好好,都这么大了,贵鬼都和我不亲了。”童虎将手中的大锅哐地磕在地上,“穆,米好了吗?”“马上!”龙峰和罗喜赶忙跑过去帮忙。

“当然不和你亲了,人家可是有男朋友亲的。”史昂皮笑肉不笑地拍了拍玄武的肩头,“和你关门弟子亲了,是吧玄武?”

玄武:我不敢说。

“师弟,柴火没了,随我一起劈点柴回来。龙峰,去帮你妈妈刻模具。”

“好咧!”玄武在心里感谢紫龙1200次。

“唉?爸爸,你们出去砍柴怎么不带斧头啊?”龙峰转过头来递上一把斧头。

“不用,到时候我用庐山升天霸轰一下就可以了。”玄武挥挥手,和贵鬼讨了个香吻后刚准备走,穆咳嗽了两声:“使用升天霸的话,会不会违反国家林业局规定的宪法?”“穆先生请放心,我用圣剑一棵一棵劈。”“噗!修罗会哭死在厕所里的哈哈哈.....”童虎带头仰天长笑,连史昂和穆都绷不住,一直憋笑憋到内伤。

“师公,年糕好吃吗?”帮着穆将大米入甑的罗喜歪着头问。

“当然,用当季新收的大米作为原材料,将年糕切成薄片儿,放在油锅中炸至金黄色,这是一道色香味俱佳的风味菜,象征着富贵与吉祥。”穆将手中的木材全部丢入火堆里,“好了,现在等大米蒸熟以及紫龙他们带更多的木材回来。”

“对了,怎么没有看见沙加前辈?”刻好一个“福”字模具,龙峰才反应过来少了一个人。

“他去买年货了,反正他也喜欢唠叨,讲价什么的,能省一笔是一笔,贵鬼你又在干什么?”史昂站在贵鬼边上,指挥他刨木头。

“童虎前辈说他的武器里面没有大锤子,我们修圣衣的锤子又太小了,师公就让我刨一个大的。”

“师公我饿......”没有活干的罗喜可怜巴巴的望着同样没有活干的穆,“我想吃牛下的蛋!(土豆)”“罗喜乖,师祖这里有一包茄子干,拿去吃吧。”都说隔代亲,别人眼中威严的史昂意外地很喜欢罗喜。“谢谢师祖!”

茄子干口感软、甜、咸、鲜、辣、香集为一体,有嚼劲,很是能打发时间,罗喜吃的津津有味。

“小穆也来一包么?”童虎隔空扔了一包茄子干,穆赶忙接住。“你别溺爱他。”史昂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并没有阻止的行为。

“童虎前辈,木锤已经刨好了。”贵鬼挥挥手上巨大无比的木锤,“现在要干什么?”“把大米投入石臼中,用木锤反复挤压。”“可是玄武和紫龙大哥还没回来啊?”“你其实想的还是你玄武吧?”史昂调笑着看着脸逐渐变红,然后炸毛的贵鬼,“啧啧啧。”“好了好了,老师也不要笑他了。”“先生QAQ!”果然面对穆,贵鬼还能展现出小孩子的一面。

“我们回来了!”门口响起玄武的声音,贵鬼连忙放下手中的木锤迎了上去。

“这些木材够吗?”紫龙把两筐木材摆好。“够了够了。”

“你是去砍柴还是去打扫卫生的?身上全是灰灰。”贵鬼一边数落着玄武,一边拍打他的衣服把灰给他拍下来。

“擦擦吧。”春丽拿过两张帕子,递了一张给贵鬼。

“爸爸,师叔,快到堂前来打年糕啦!”龙峰替童虎喊话。

“不不不,现在还没到打的时候,只需要挤一挤。”话说着童虎就把木锤递给了玄武,“你这小子好久都不回来,忘了怎么挤的了吧?”“他才没有呢,一个人去高原上时还给我打过滋粑。”贵鬼一边和穆把大米投入石臼,一边接话。

“怎样,”童虎悄悄用手拐子顶了顶史昂,“我这个关门弟子,可还满意?”

“将就吧。”

手工年糕讲究三蒸两百锤,精选优质的大米,用山泉水浸泡7天,入甑。用大火蒸熟,再投入石臼中,用木锤反复挤压,之后上火复蒸,再用木锤反复捶打,这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为什么要打这么多下?”罗喜跑过去跟着龙峰一起刻模具。“不断舂打使籼米中的支链淀粉结成立体网络,这才是年糕经煮不烂,富有弹性的奥秘。”春丽放下手中刻好的龙凤图案,笑眯眯地解释。

打年糕最关键的一步需要三分打,七分翻,如何拿捏翻动的时机至关重要,传统中,只有经验丰富的长者才有资格担起此重任。

“所以童虎你来。”看着黏糊糊的大米,根本不想劳动的史昂直接闪一边。

“哎你!算了算了......”童虎无奈地笑着摇摇头,“玄武,贵鬼,你们会唱歌么?”

“唱什么?”玄武是拒绝的。“就劳动号子吧。”

“呼——”贵鬼深吸一口气,和玄武高举木锤,“新年好那个呦嘿!”“碰”木锤狠狠砸下去,童虎快速翻一面,“打年糕那个呦嘿,为了和平的日子里呀,哟哦哦哦嘿,不怕吃苦那个呦嘿......”

高原人的嗓音果然就是好!紫龙一边感叹着,一边回答龙峰的问题。

“劳动号子本来就没有固定的歌词,只有旋律,人们跟着心情,感觉,以及正在办的事填上歌词,自由发挥。”

“话说沙加怎么还没有回来?”穆坐不住了,“我去找他。”

稻米已经粘稠,需要趁热揉捏成团,放入雕刻有喜庆纹样或图案的模具里,用力按压,一块块色泽明亮的年糕就此制成。

“捏年糕喽!”又有事做的罗喜兴高采烈的把已成团的稻米按进模具里,再倒出。

“你们还刻了星座?”史昂拿起一块刻有白羊符号的模具,又看见旁边还有一只实体白羊模具。“我刻的,不知道史昂大人满意吗?”春丽抿嘴一笑,史昂点点头,“当然满意。”“辛苦了。”史昂破天荒地拿了一大块切成条,蘸上糖塞进童虎嘴里,“好吃吗?”

“好吃好吃!”童虎捉住史昂的手腕,舌尖细细舔过他的指腹。“一把年纪了,害不害臊?”春丽憋笑着捂着龙峰和罗喜的眼睛,“小孩子别看。”

“龙峰不小了,”玄武搬来一个大竹框框,“龙峰,罗喜,来晒年糕!”龙峰吐吐舌头。

穆和沙加第二天才回来,手里大包小包拿着年货。

“干什么去了?”史昂虽然盯着的是穆,问的却是沙加。

“讲价。”沙加闭着眼睛从袋子里掏出一抹多东西,“这些全是免费的。”穆一脸生无可恋。

“让沙加买东西等于化缘等于免费啊!”

“......没有的东西。”史昂处在爆发边缘。

“不是,沙加啊,史昂不是说你,是说这些东西有些是没用的啊,哈哈......”童虎实力救场,“大过年的,你也别生气啊,多不吉利。”

“哼。”史昂把手一抱,背过去。

“好了好了,”春丽忙过来活跃气氛,“今天写春联儿,龙峰你来写一个吧。”

紫龙拍着龙峰的肩:“写点有文化的。”

于是上联:Ag Zn Na F Ga Hf Mg,下联:Re Sg Tc Au As Sc Ti   横批:F Cl CHO CHO

化学攻击,牛逼。

明天就是除夕,除了吃年糕还要吃火锅,还好沙加带的东西里面有料。

“吃辣的还是不辣的?”“当然吃辣的,红红火火嘛!”“可是辣的脸上会长痘痘。”“那就鸳鸯锅吧。”

之后的切牛肉,洗鸭肠,穆走到哪里,沙加就超度到哪里。

“沙加,白菜你是可以洗的吧?去洗菜!”史昂一脸我不养废人的样。“算了吧,这里就你是指挥人的......”童虎还没说完,就被史昂一记眼刀吓回去。

第三天,除夕。

夜里热热闹闹的。

“吃年夜饭了,罗喜快过来!”

一大家子围成一桌,春丽摆上年糕,紫龙搬出大火锅,龙峰掏出手机对着一大桌子菜“咔嚓咔嚓”连拍几张后发在朋友圈,没一会儿,他的青铜朋友们纷纷点赞。

“我还以为你只和你的天狼座发图片,没想到你还是群发。”玄武向龙峰打趣。

“我没那么偏心啦。”龙峰耳尖红了,扭头不看一群起哄的大人。

偏心还是有的,从他开视频通话就可以看出来。

“荣斗,新年快乐!家里人吃的团圆饭,我给你看一下.....”

“荣斗哥哥没来真是太可惜了,他一定会被一大桌子菜给馋死。”拼命往嘴巴里塞庐山石鱼的罗喜含糊不清的说着。

“吃鱼少说话,小心鱼刺卡住。”贵鬼在旁边善意的提醒。

“让她吃,一会儿还要和屠苏酒,吃点儿饭菜压压肠子。”玄武又添了一大碗饭给罗喜,“还有你最喜欢吃的牛蛋蛋(土豆)。”

一般人饮酒,总是从年长者饮起;但是饮屠苏酒却正好相反,是从最年少的饮起。也就是说合家欢聚喝饮屠苏酒时,先从年少的小儿开始,年纪较长的在后,逐人饮少许。

“小丫头,会喝酒吗?”童虎从春丽手里接过药香四溢的屠苏酒,转手递给罗喜。

“前辈别小瞧她,她喝青稞酒就和喝水一样,根本醉不了。”

屠苏酒从罗喜开始,她抿了一口后递给龙峰,龙峰呷了一口后递给贵鬼,贵鬼也尝了一口给玄武,玄武喝了一口递给春丽,春丽又递给紫龙,紫龙喝了一口传给沙加,沙加本想说我不喝酒,但被众人强行灌下去,穆拿过酒杯后愣了起来,不知道应该给童虎还是史昂。

“给我,”史昂抢过酒杯,“我可没有那个家伙老。”

“是是是,你年轻,你年轻!”童虎一口气把酒杯里的酒全部喝完。

“童虎爷爷,您的节操呢?”来自晚辈们亲切友好的问候。

“我带罗喜去放烟花啦!”刚吃完饭,龙峰就拉着罗喜匆匆跑开。

“小心引起火灾啊!”穆在后面远远喊着。

“不用担心他们,龙峰只是找个借口单独和天狼座的聊天。”一语道破天机的玄武语不惊人死不休。

远处龙峰重新打开视频通话,罗喜在前面想放烟花就放烟花,想放炮就放炮,直接导致远在电话那头的荣斗提心吊胆,生怕“碰”的一声巨响又吓他一跳。

“我们这里要过年了。”龙峰冲视频里的荣斗笑了笑,“下次家庭聚会你也来?”

“已经来了,现在我在庐山脚下。”荣斗拿着手机环顾四周,让龙峰看清他周围所处的环境。“哎哎哎!罗喜你先自己玩一下,我先去接荣斗。”

“所以你为什么不早点来?”龙峰已经接到了荣斗,他们现在并排坐在大石头上看罗喜放烟花。“......因为我在意你,含糊你,我不仅怕你叔,关键是我还怕你爸。”“......我就不该给你听《改革春风吹满地》。”

“好了罗喜,准备放跨年的大礼炮!”

远处走来一群大人们,“天狼座,这是你的新年红包。”玄武像早就预测到这件事一样,将红包塞进荣斗手里。“唉?”荣斗懵逼。“拿着吧,玄武不会在新年时使脸色的。”贵鬼眨眨眼。

“10,9,8,7,6,5,4,3,2,1!”“碰!”“碰碰!”“砰砰砰!”

“新年快乐!”“过年啦!”“过年好!”

过年嘛,一大家子要整整齐齐的才好嘛!

吃耀锅的麟狐(鹰院)

庐山派教你如何宠人

圣斗士文章走这里


为了给贵鬼凉一杯温嘟嘟的开水,玄武将滚烫的开水在两个杯子之间翻来覆去地倒着,贵鬼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后才幽幽地开了口:“不愧是天秤座的黄金圣斗士,选个杯子都选了这么久。”玄武:???

童虎和史昂也算老夫老夫了,所以当童虎把热水来回地倒着的时候,史昂不至于出现贵鬼这种情况,不过他一把抢过杯子:“喝个水还这么麻烦,下次就不用了,我喜欢喝烫的。”“都依你,都依你!”童虎依旧乐呵呵的。

所以紫龙也会这么做也就不奇怪了吧?当紫龙把凉好的两杯水递给春丽和龙峰时,这一家三口绝对自带圣光。“以后我也要像爸爸一样!”日后如果没有意外,荣斗喝的水之前全部经过龙峰之手,闪瞎一群青铜。光...

圣斗士文章走这里


为了给贵鬼凉一杯温嘟嘟的开水,玄武将滚烫的开水在两个杯子之间翻来覆去地倒着,贵鬼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后才幽幽地开了口:“不愧是天秤座的黄金圣斗士,选个杯子都选了这么久。”玄武:???

童虎和史昂也算老夫老夫了,所以当童虎把热水来回地倒着的时候,史昂不至于出现贵鬼这种情况,不过他一把抢过杯子:“喝个水还这么麻烦,下次就不用了,我喜欢喝烫的。”“都依你,都依你!”童虎依旧乐呵呵的。

所以紫龙也会这么做也就不奇怪了吧?当紫龙把凉好的两杯水递给春丽和龙峰时,这一家三口绝对自带圣光。“以后我也要像爸爸一样!”日后如果没有意外,荣斗喝的水之前全部经过龙峰之手,闪瞎一群青铜。光牙绝望地看向星矢和纱织又更绝望地转了回来:“他们两个连饭都不会煮!”荣斗把龙峰往自己身后挡:我的,你们想都别想!

这都是宠出来的呀!

米罗流着泪,双手颤抖地捧着手中被卡妙冻上的热水。“再哭,下次就让艾扎和冰河帮你凉开水!”

得了,这也是宠出来的毛病。

吃耀锅的麟狐(鹰院)

【荣峰】激情犯罪

cp荣斗x龙峰

副cp玄贵


 龙峰带着耳机,斜斜的靠在学院的围墙上,他轻轻闭着眼,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呼吸间流露出一连串小调的音符。微风拂过他的发丝,浓密的睫毛小幅度颤抖着,他的双手背在背后,手指若有若无地打着节奏。阳光柔软了他的脸颊,幼童的相貌现在已经渐渐长开,这是这学期的最后一天,告别了同伴们后,他在这里第一个人,一个需要单独告别的人。

荣斗从暗处走了出来,无声无息。荣斗拥有忍者的一切优点:隐秘,执着。他直直地向龙峰走去,仿佛眼中只有那个青色的身影。感到头顶一片阴翳遮住了阳光,龙峰下意识抬起了头,但仍旧放心的闭着眼,接着有什么软软的东西覆盖在了他的唇上。...

cp荣斗x龙峰

副cp玄贵



 龙峰带着耳机,斜斜的靠在学院的围墙上,他轻轻闭着眼,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呼吸间流露出一连串小调的音符。微风拂过他的发丝,浓密的睫毛小幅度颤抖着,他的双手背在背后,手指若有若无地打着节奏。阳光柔软了他的脸颊,幼童的相貌现在已经渐渐长开,这是这学期的最后一天,告别了同伴们后,他在这里第一个人,一个需要单独告别的人。

荣斗从暗处走了出来,无声无息。荣斗拥有忍者的一切优点:隐秘,执着。他直直地向龙峰走去,仿佛眼中只有那个青色的身影。感到头顶一片阴翳遮住了阳光,龙峰下意识抬起了头,但仍旧放心的闭着眼,接着有什么软软的东西覆盖在了他的唇上。

荣斗仗着身高优势左手撑在了龙峰头上,低下头与龙峰交换了一个浅浅的吻。

最后是龙峰笑着推开了他。“我先走了,玄武师叔他们还在等我。”龙峰正准备挥手告别,手被荣斗捉住,握在手中不轻不重地拿捏:“要......找我......”

“为什么不是你来找我?”

“我......怕你父亲和师叔。”A(“庐山升天霸!”伴随着玄武特有的招式,还夹杂着贵鬼急切的劝阻:“冷静!玄武你冷静啊!”“可恶,你小子想拐走我可爱的小侄子,不行,我得替紫龙师兄揍他,庐山真武拳!”荣斗卒。)

B。龙峰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你迟早都要面对他们的。”荣斗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荣斗一直觉得,喜欢上龙峰简直是在犯罪。

龙峰是谁?是个十岁的小天才。软软的身躯配上软软的声线合上他甜甜的笑容,整个人就像是浸了蜜的雪泡,含在嘴里又舍不得咽下。自己怎么会喜欢上这个孩子?天哪,这就是在犯罪。荣斗不甘心地握紧拳头。

他对龙峰的喜爱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从与帕拉斯一战开始,从玛尔斯一战开始,从龙峰跟着自己来到村里开始,或是更久,从听到他名字的一刻开始。这种喜爱是溶于血肉,刻于骨头的。

然而龙峰并不是一个被大家宠坏的孩子,荣斗知道,龙峰内心比谁都要坚强,坚强到为他挡下一次又一次的攻击。

当时的荣斗并不知道龙峰对自己是否有相同的感情,毕竟他太小了,几乎是年龄最小的圣斗士,是所有人的弟弟,但他能感受到,龙峰对自己,有些不可名状的感情。但他不敢肯定这是否是他想要的答案,根据某个无聊的优等生尤娜统计,龙峰挡在他面前的次数最多。或许是个巧合吧?他想,龙峰的温柔可不是他能独享的。

所以他和龙峰告白时的顺利是意料之外的。

那是龙峰去日本找他时发生的。

龙峰来时没有和任何人提过这件事,所以荣斗和往常一样跟着乐队去演出,也不知道;龙峰是怎么在人生地不熟的日本找到自己,荣斗和他的乐队站上舞台,调音,清嗓,一开口便引起台下人的一片尖叫。

“爱豆!爱豆!”台下人挥着荧光棒跟着音乐喊着偶像的名字,荣斗很满意这种氛围。就在这个时候,他似乎看到一抹青蓝色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龙峰?”歌声硬生生停下了,荣斗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下单手一撑,翻身跳下舞台,拨开人群,向青蓝色的身影冲去。

龙峰是被保安拦下来的。

“你不能进去,”保安的口吻生硬,蛮不讲理,“你没有门票。”“唉?”这可苦了龙峰,“我只是来找荣斗的。”

“荣斗大人可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保安似乎更恼火了,“快走快走,别打扰大家!”

“龙峰!”荣斗从远处跑了过来,“你怎么来了?”说着就拉着龙峰不由分说地往回走,留下一脸尴尬的保安和吃瓜群众。

“你先在这里等我。”荣斗把龙峰安排在后台,然后就匆匆跑上台。“抱歉各位!”上台后的荣斗郑重地向观众鞠了一躬,“我会补偿大家的。之后我会给大家单独献上一首歌。”清音开嗓,重新嗨爆全场。

预先准备好的歌一首首唱完了,终于等到了荣斗所说的补偿曲。这是荣斗的清唱曲,没有劲爆的背景音乐,荣斗拿着话筒,干净的声音便流露出来,不像他的一贯摇滚风格,声音清澈,又充满眷恋,淡淡地,却直入人心。

“荣斗......”龙峰在后台定定地看着他,不知名的情绪在身体里蔓延。曲罢,满座鸣响。

龙峰跟着荣斗走到地下停车场。

“荣斗......”龙峰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到,“你最后的歌......是有喜欢的人吗?”荣斗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是多么深情地唱一曲未名的歌,这是他自己写的。战场上多少个无眠的夜晚,每当荣斗因为战斗而焦躁不安,但他一看到龙峰恬静的睡颜,心中的不安就被抚平。

“我......”荣斗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龙峰对于他来说还是太小了。

“我知道荣斗喜欢的是谁哦!”龙峰忽然笑了起来,食指放在唇上,狡黠地眨了眨眼。接着发生了一件令荣斗做梦也想不到的事。龙峰踮起脚尖,将荣斗的脖子勾了下来,笑着吻上了他的唇。荣斗的大脑当场当机。这个吻并没有持续多久,大概两秒过后,龙峰放开了他,拉开荣斗的跑车门,坐进了车里,安安静静地看着他。

“龙峰......”荣斗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也故作镇定地上了车,接着捧住龙峰的脑袋,头重重压了下来。

“真软......”这才是他们的第一次亲吻,荣斗觉得鼻尖萦绕着香甜的奶香味,龙峰任由荣斗的放纵,甚至主动配合着索吻。最后还是龙峰笑着推开了他:“快喘不过气啦!”

天呐,我在犯罪!荣斗撇过脸,脸颊红了,散发着热气。

“荣斗君不说些什么吗?”龙峰歪着脑袋,水灵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望着他。“我......”荣斗的脸更红了,“想和你在一起。”

“嗯!”龙峰满意地点了点头。原来不是我一个人啊.....荣斗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温柔的笑容浮现在他清俊的脸上,他伸手将龙峰脸边的发丝撩在耳后,“我会保护你的。”

“可是荣斗君啊,”龙峰挥了挥自己的手腕,“是我保护你的次数比较多啊!”

这孩子,瞎说什么大实话!

天龙座拥有88个星座中最强的盾,而身为天狼座的荣斗在防御上的确不如龙峰,这能怪他吗?

“那我会照顾你的。”

龙峰虽强,身体却羸弱,在战斗中体力不支也是常事。每当看着龙峰摇摇欲坠的身影,荣斗都心疼的不得了。

“那就拜托啦!”龙峰舒舒服服地靠在椅子上。

荣斗回的不是在忍者的家,身为一个摇滚巨星,他有能力在大城市里买上他自己的房子。

回到家时已经晚上十点了,虽然在战斗的时候常常彻夜不眠,但荣斗还是催促龙峰上床睡觉。龙峰帮着荣斗整理床铺。荣斗的床很大,也很柔软,龙峰掖好床单,转身接过荣斗递给他的睡衣。

“对你来说有点大。”荣斗展开睡衣在龙峰身上比划比划,“太长了,但没办法啊,将就一下吧。”荣斗比龙峰高的不止一个脑袋,他替龙峰仔细穿戴好后拍了拍他毛茸茸的脑袋:“先上床吧,我去洗个澡。”

这一切发展的太快了吧。

荣斗在浴室里撑着墙,热水顺着他的发丝滑下,滚烫了他的心身。不如干脆不想。荣斗擦干头发穿上浴袍后走了出去。此时龙峰并没有睡。他就着台灯的暖色柔光窝在被窝里看书。“还不睡?”“等你。”龙峰笑着将手中的书放下,荣斗看见封面上写的是《菊与刀》。“你喜欢看这个?”荣斗掀开被子的一角,钻进去后将龙峰揽入怀中,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随便看的,顺便了解一下日本人。”龙峰笑眯眯地回答。“睡了吧,晚安。”荣斗将龙峰手中的书抽走,吻了吻他的额头后便熄了灯。

怎么睡得着?

“荣斗,你睡了吗?”怀里的龙峰小声的问,“我知道你没睡。”于是荣斗睁开了他那双在黑暗里熠熠生辉的眼睛。

“想问什么?”荣斗看出了龙峰的迟疑。

“第二道门......”龙峰拽住荣斗的衣襟,委屈巴巴。

荣斗哑然,他清楚的知道龙峰指的是什么。本来他是要和龙峰以及他的父亲进入第三道门的,可是就在第二道门人选已定时,紫龙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吓得荣斗左右张望,别人没有什么异样,看来是小宇宙通话。“我要和我的儿子享受天伦之乐,天狼座,你去第二道门吧。”“我.....可以拒绝吗?”“不可以。”行行行,你是老丈人,听你的。接下来就发生了龙峰口中的那件事,他走向了第二道门。现在想起来,荣斗的心里还在隐隐地发痛,一个人站在第三道门的龙峰委屈极了,爱笑的他仍旧扯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疼。

“原来是爸爸啊。”龙峰释怀,“我还以为大家嫌我是累赘,都不想和我一起。”

谁会嫌弃一个又萌防御力又强的吉祥物啊!荣斗满腹诽谤。

这就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天,之后他们有很多个像这样的一天,直到龙峰的父亲紫龙让龙峰回家,又直到假期结束他们回到了学院。

首先知道他们在一起的人是玄武和贵鬼。

复活后的玄武重新坐镇学院,顺便拉上了已经确定关系的贵鬼,教皇哈宾杰表示:我这个教皇并没有什么卵用。

那天玄武和贵鬼一本正经地在学院里巡逻,不经意间就发现了在树下接吻的两只。

“不要拦着我!庐山升天霸!”玄武二话不说就扔了个大招过去,千钧一发之际,贵鬼召唤出水晶墙挡在他们面前:“死王八,你给我冷静!”贵鬼从后面死死抱住玄武,“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啊!”

荣斗忙拉着龙峰溜得比谁都快。

.......

“我会去五老峰找你的。”荣斗信誓旦旦。

“荣斗哥哥!玄武来啦!快跑!”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罗喜冲他们大喊大叫,吓得龙峰赶忙把荣斗推开,朝罗喜那儿跑,“再见!”龙峰拉起罗喜就跑走了。

“告完别了?”玄武双手抱臂,一脸黑社会大佬的凶样。“嗯。”龙峰点点头,看着一旁的贵鬼把罗喜抱起。“走吧。”玄武手一挥,转身面向了夕阳。

回家的一个星期后,龙峰开始想荣斗了。

“最近你怎么心神不宁?有心事?”父亲紫龙发现了他的异常,打坐时细细地询问,“如果不愿意和爸爸说的话和妈妈说,怎么样?”龙峰咬咬嘴唇。“龙峰?”母亲春丽从远处走来,“你有一个朋友来找你。长头发,白大褂,戴着一副眼镜,挺斯文的样子。”

得了,这绝对是荣斗。

龙峰的速度快到了一种境界,连紫龙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嗖”的一下不见了。

“荣斗!”龙峰兴奋地冲上前抱住他。还没等龙峰缓过神,就听见玄武大喊一声:“哥!就是这家伙要拐走龙峰的!”

然后两道庐山绝技袭来。

“等等啊!”春丽和贵鬼慌着将这两个家伙拦住,“孩子的事,就由着孩子们吧。”夫人都发话了,紫龙他们也冷静下来。

“天狼座,你跟我来一趟。”紫龙向荣斗勾勾手,头也不回地向深山里走,荣斗抬腿就跟上。

“妈妈,让他们单独一块儿真的没问题吗?”龙峰担忧地看着春丽。“没事,你父亲自有分寸。”

然后深山那头就传来荣斗的惨叫。

???

说好的自有分寸呢?龙峰拔腿就一头冲进去。

龙峰进去一看,荣斗已经披上圣衣,身上还有伤痕。

“爸爸!”紫龙瞥了一眼龙峰:“放心吧,我们只是亲切友好地切磋了一下。”神tm亲切友好!

“天狼座,你的各项技能都不够好,把吾儿交给你,吾放心不下。”“我还会进步的。”荣斗颤巍巍地站起来,“我会变得比您还强大!”“勇气可嘉。”紫龙闭上眼点点头,“走吧,该吃午饭了。”“唉?”“走啦荣斗,爸爸这样说就证明他认同你啦!”

今天庐山派也是实力宠伴侣的一天,不过第二天,整个圣域都知道紫龙把儿子心上人暴打一顿的事了。



@Neylan 

䳮醍
“好久不见”我确实太任性,你真...

“好久不见”
我确实太任性,你真的太包容我。像亦舒说的,如果我一开始就找自己的错,不白白浪费这个变好的机会,也许我们就早些见面。“时光送回一半的遗憾”也真的不知该顾念时光,还是这裹挟一切慢慢流淌的温柔夜色。

“好久不见”
我确实太任性,你真的太包容我。像亦舒说的,如果我一开始就找自己的错,不白白浪费这个变好的机会,也许我们就早些见面。“时光送回一半的遗憾”也真的不知该顾念时光,还是这裹挟一切慢慢流淌的温柔夜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