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药研藤四郎

59万浏览    11679参与
糯米狐

我之前买了药研的手机挂件,药研的扭蛋,药研的粘土人,最近药研的泡面压来了,四个药研放一起,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有种出轨的错觉……

我之前买了药研的手机挂件,药研的扭蛋,药研的粘土人,最近药研的泡面压来了,四个药研放一起,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有种出轨的错觉……

千沧葵

repo一下药的泡面压 太香了太香了买了不吃亏买了不上当👍👍👍

repo一下药的泡面压 太香了太香了买了不吃亏买了不上当👍👍👍

绪烨.

【1080p长镜头踩点/高燃】他们肩负历史而战斗

点♥我♥看♥全♥员♥燃♥爆


各位婶婶们你们快去看吧呜呜呜!!真的不吃亏!!是我熬夜剪出来的!!

点♥我♥看♥全♥员♥燃♥爆



各位婶婶们你们快去看吧呜呜呜!!真的不吃亏!!是我熬夜剪出来的!!

木下佑

【刀乱/我英】据说那个审神像药研?

◎​ooc如山,私设如山。


◎以爱发电。


◎以后会涉及刀音刀舞小演员☆


◎木下佑由于莫名因素逐渐变成药研。


(但气质和性格并没有)


◎木下佑为插班生。不会进入A班或英雄科△

    ————————正文————————

  26、今天的木下佑难得起了个大早,因为今天是他去雄英报道的日子。实力虽然不差,但作为插班生想进入英雄科还是A班,这种几率太小,于是木下佑只得进入普通科A班。


27、木下佑进班和自我介绍时还是比较顺利的,只是又被当成了药研。木下佑一脸无奈的叹息道:“自家刀果...

◎​ooc如山,私设如山。



◎以爱发电。



◎以后会涉及刀音刀舞小演员☆



◎木下佑由于莫名因素逐渐变成药研。


(但气质和性格并没有)



◎木下佑为插班生。不会进入A班或英雄科△

    ————————正文————————

  26、今天的木下佑难得起了个大早,因为今天是他去雄英报道的日子。实力虽然不差,但作为插班生想进入英雄科还是A班,这种几率太小,于是木下佑只得进入普通科A班。



27、木下佑进班和自我介绍时还是比较顺利的,只是又被当成了药研。木下佑一脸无奈的叹息道:“自家刀果然魅力很大。”



28、木下佑就这么在普通科A班上来了一天的课。一天下来,木下佑觉得普通科和英雄科最大的的区别在于普通科的教师都是排名叫较靠后的英雄,课程倒是和英雄科没什么区别。回到本丸的木下佑却收到了来自时政的通知。



29、“尊敬的xx番审神者:

             您好。

              此通知到达同时,您应该看见同来的4984号狐之助了。该狐之助为政 府派过去帮助您的帮手,相信您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了,请放心,研究人员表明暂无副作用。

              祝您任务顺利。”




江江江江珩_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好好笑啊    飞那么远近点不好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好好笑啊    飞那么远近点不好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糯米狐
日常迫害药研(1/1)完成 哈...

日常迫害药研(1/1)完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日常迫害药研(1/1)完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梅 笺

[药研藤四郎×女审神者]恋爱中两人会做的事

▽审神者有名字,是药研与澈的故事。       



▽我流药研   



/ 1 / 同居时用错的牙刷   


▽现代PARO  


▽ちょう=澄=澈的日文名 ...

▽审神者有名字,是药研与澈的故事。       

           



▽我流药研   

        





/ 1 / 同居时用错的牙刷   



▽现代PARO  


▽ちょう=澄=澈的日文名 



和煦的阳光从未拉的窗帘一角向昏暗的房间探头,热情地投射在熟睡的两人脸上。


澈感受到眼皮上的温热,不适地皱了皱眉,已有将将转醒的迹象。


她尝试着睁开眼,却因环境过于明亮而最终放弃。干脆躲进身旁人温暖的怀中,蹭着对方坚实的胸膛。


药研藤四郎经过澈这一番折腾,也从睡梦中醒来。他伸手抚了抚恋人凌乱的头发,以示回应。


短暂的温存过后,澈从床上坐起身。空气中的细小尘埃在光线的照射下浮动,让她微微有些出神。



放置在床头柜上的闹钟响起,唤回她飘忽的意识。澈伸手按掉闹钟,顺势掀开身上的被子,转身下床,准备去洗漱。


"啊...是紫色的。嗯,没错。"澈看着牙罐中一粉一紫的两把牙刷,顺手拿起了紫色的那一把,仔细地端详了一番,确认是自己的牙刷后说道。


"欸...?为什么和平时的感觉有些不一样..."澈一边刷着牙,一边望向镜中的自己,露出有些疑惑的神情,含混地自言自语。


"...ちょうちゃん,你怎么又用错我的牙刷了?"药研藤四郎的声音还带着些刚起床的沙哑。他靠在洗手间的门口,无奈地看着他的恋人。


澈闻声之后转头看向药研,再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牙刷,而后眨了眨眼睛,才从迷糊中反应过来:"...我、我明明用之前还确认过了?!怎么又用错了...都是药研的牙刷太顺眼的错!"


"はい、はい。"药研习以为常地应和着她的话。而后抽出他备用的牙刷,与澈一齐洗漱起来。




/ 2 / 手套



澈从远处小跑过来,手上戴着厚实的手套。


她将手套举到药研面前,歪头说道:"看!这个手套是不是很可爱?有毛绒绒的小球,还有两只兔耳朵!"


药研顺着澈的动作看向那副手套,笑着点了点头:"嗯,跟大将很配。"


她听后很开心地傻笑起来,眼睛弯成了两条月牙。


"嘿嘿。而且还很暖和喔!是不是?"她这样说着,将戴有手套的双手贴在药研的脸上。


药研感受到柔软而温暖的触感从两人相贴的地方传来。明明是早春时节,头顶的万叶樱却开的绚烂。坠落的花瓣与少女的长发在春风中共舞。


他看着眼前人纯真的笑容,有些发怔。而后他又柔和下眉眼,注视着澈的眼睛,轻声回复道:"是。"


他们的脚下落满了樱色的花瓣。至于哪些是从万叶樱上掉落的,哪些是从他身上飘落的,都已无从得知了。



莺丸
给朋友画嘚!!!!!💪

给朋友画嘚!!!!!💪

给朋友画嘚!!!!!💪

_RETAaaa_

这学期的涂涂。

乱七八糟的就随便打tag了

7p药婶小推车预警,避雷注意

这学期的涂涂。

乱七八糟的就随便打tag了

7p药婶小推车预警,避雷注意

Nemo摸鱼ing
都忘了今天药总到了_(:з」∠...

都忘了今天药总到了_(:з」∠)_

都忘了今天药总到了_(:з」∠)_

洛雅思

本丸崽子成长记


柊吾在现世打伤“人”?惊呆了本丸的崽子们!


说实话……真的,树优的辈分……俊仁和柚子都要叫他小叔,而粟田口家的小短裤们……他则是全部叫哥哥!

本丸崽子成长记



柊吾在现世打伤“人”?惊呆了本丸的崽子们!



说实话……真的,树优的辈分……俊仁和柚子都要叫他小叔,而粟田口家的小短裤们……他则是全部叫哥哥!

碎空魔炎

*流量注意

这是之前和cp一起搞的人设,本来是打算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的,现在分了也就夭折了,不过倒是得到还能继续搞的许可,我就超不甘心的三次创作了,跨度有点长所以人物造型会有点对不上。总之慢慢来,希望有人喜欢哈哈哈哈哈毕竟我是个中二病晚期的狗血剧情爱好者

主线大概是秦先生搜集队友顺便谈谈恋爱找黑手的故事,湾仔本丸,会出现刀刀的cp,这几位cp分别是是药X主,主烛主,苍先生还没敲定


*流量注意

这是之前和cp一起搞的人设,本来是打算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的,现在分了也就夭折了,不过倒是得到还能继续搞的许可,我就超不甘心的三次创作了,跨度有点长所以人物造型会有点对不上。总之慢慢来,希望有人喜欢哈哈哈哈哈毕竟我是个中二病晚期的狗血剧情爱好者

主线大概是秦先生搜集队友顺便谈谈恋爱找黑手的故事,湾仔本丸,会出现刀刀的cp,这几位cp分别是是药X主,主烛主,苍先生还没敲定


江波涛中泥石流

【约稿稿件/刀剑乱舞乙女向】“背着婚刀偷吃比偷人还刺激”

*我在努力不ooc,文笔在努力。


*金主 @秦敛 


*药研藤四郎/烛台切光忠/髭切/山姥切国广


——————————————————


  

  没有什么比大半夜吃东西更让人身心愉悦的了。




  审神者拿起手机,高清摄像头启动。一定要给那群狐朋狗友们秀秀。咔嚓一声,导入p图软件p了个色泽,更好看了。

  想了想,自家婚刀平时唠叨过的晚上要好好休息不能吃零食夜宵,要为身体着想。

  配字【背着婚刀偷吃比偷人还刺激】。

  发送!

  




  低头筷子夹了一口夜宵,刚放到嘴边,眼尖的瞟到了群名:本丸。

  哦豁,完蛋。




  

  【...

*我在努力不ooc,文笔在努力。



*金主 @秦敛 



*药研藤四郎/烛台切光忠/髭切/山姥切国广



——————————————————


  


  没有什么比大半夜吃东西更让人身心愉悦的了。




  审神者拿起手机,高清摄像头启动。一定要给那群狐朋狗友们秀秀。咔嚓一声,导入p图软件p了个色泽,更好看了。



  想了想,自家婚刀平时唠叨过的晚上要好好休息不能吃零食夜宵,要为身体着想。



  配字【背着婚刀偷吃比偷人还刺激】。



  发送!

  




  低头筷子夹了一口夜宵,刚放到嘴边,眼尖的瞟到了群名:本丸。



  哦豁,完蛋。







  

  【药研藤四郎】




  短刀的机动不是盖的。




  啪!



  审神者手里筷子还没放下就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



  “大将?”




  用平生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手中的东西塞到了桌子底下。头往前一探“呼—”吹灭了蜡烛,然后扭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对他说。



  “有什么事情吗?药研,我要睡了。”



  “您知道为什么夜战要用短刀吗?”药研没有回答刚刚那个问题,而是抛出了一个反问,他一步一步往前靠近,直至审神者的身后停下。



  “对不起老公我错了。”异常熟练的一口气说出这句话。本就坐在地上,一扭身子顺势抱住药研的大腿,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铁骨铮铮审神者,面对药研就认怂。




  药研见状,没有像以前那样叹口气然后讲吃夜宵的害处。



  “我想,我已经和大将说了好几次了吧。”他蹲下,握住审神者白嫩的手腕抽开拢住他大腿的手。他深呼吸一口,而后身子前倾,一只手撑着地面,面对着他探究的眸子,从窗户透进来的月光照到两人身边。




  “您也知道,吃夜宵不好。”另一只空闲着的手抬起撩起了审神者耳边的碎发帮她别在而后。“之前您也说过要减肥这件事。”



  “我说的是检非那是你听错了。”审神者怂怂的声音低声提醒,却被药研的低笑打断。




  “无所谓了。”他停顿,因为身体姿势关系,此刻的他正是在居高临下看着,“我更想知道偷人的意思。”




  “没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真没什么意思,你看我都被你发现了那就不叫偷吃了是吧?那偷——唔!”



  他低头伸舌头舔了一下身下人的唇,后者身子一抖,此刻的自己像是被狼叼住后颈的兔子,审神者咽了口唾沫。




  “是啊,既然是被发现了,那就不算偷,算是夜宵。”



  他蒙上了审神者的眼睛。



  “那么,不如来试试,夜宵和夜战…哪个更刺激?”

  









  

  

  【烛台切光忠】



  于烛台切光忠来讲,究竟偷吃和偷人哪个更刺激?




  这个问题已经困扰审神者好久了,甚至和同事们都开玩笑聊过这个,但是聊过就是聊过,这只是个话题,任哪位审神者都不想这样的问题真正发生在自己现实中的吧。



  就跟问烛台切光忠说我和鹤丸去喝花酒然后被警察抓了你先保释谁这样的问题,其实审神者是决定不会和鹤丸一起去喝花酒的。



  但是她,真的敢背着烛台切光忠偷吃。



  “解释一下吧。”



  烛台切光忠跪坐在审神者面前,看似恭敬,金色的眸子有些晦暗不明,他拿出手机——还是审神者出钱买的呢!




  自作孽不可活。



  看着那句,“背着婚刀偷吃比偷人还刺激。”,审神者咽了一口唾沫,红色的裙子被自己攥在手中,手心有些出汗。




  不行,得想个办法转移话题。审神者把心底的慌张压下去,抬起头,装作平静的反问他。




  “光忠觉得哪个更严重些,我很好奇。”




  “如果是主上您,两者一样严重。”他这么回道。




  哈哈,失败了。




  “不如我来问问,为什么您觉得背着我偷吃很刺激。”他眨了好看的金眸,开口。




  “因,因为平时光忠你不让我吃夜宵零食啊——”一副我很有理的样子,是啊,要是你允许就不刺激了嘛。



  “虽然,虽然光忠做饭很好吃,但是总觉得吃不够啊,所以要是你不让我吃宵夜平时就再多做些好吃的我饱了不就不会这样了嘛。”审神者声音加大,看过些心理学书籍的都知道越是心虚声音就会越大。



  “嗯,我知道了。”烛台切光忠若有所思,沉默片刻他起身朝审神者靠近。



  “哎,你,你干嘛?”突然被抱起来的审神者有些蒙,这不会是打算铁锅炖自己吧?



  “前一个问题解决了,自然要解决后一个问题。”烛台切光忠理所当然的说着。



  直到被放到床上,双手手腕被被他一只手压住时,脑子空空的审神者才想起自己刚刚说什么了。



  喂饱了不就不会打野食了吗?

  












  

  
  【髭切】




  “我倒是觉得偷人比偷吃更刺激呢,家主。”




  在审神者对面坐着的婚刀这样说着,从小姑娘手中抽出了筷子。




  后者因为理亏,倒是不敢说什么,低头看着自己的外卖夜宵,想要是点的是炸鸡我还是会这样下场吗?




  “其实吧,我没那个意思我就是来个对比。”审神者解释道,看着他已经顺手接过自己的夜宵开始吃了起来,审神者咽了口唾沫。




  “哎呀,忘了这是家主的夜宵了。”他笑眯眯的拿过审神者旁边的纸巾,擦了擦嘴,语气中完全没有歉意。



  有什么让人生气的吗,有,有人吃了你的夜宵,更生气的是他是当着你的面吃的。



  “髭切来这里并不只是为了吃我的东西的吧?”审神者忍住自己暴起的冲动。




  “啊——谢谢家主提醒。”他依旧是那副笑呵呵的样子,一只手却攀上了审神者的手腕。





  一扯,刚刚生气的小姑娘就跌入了他怀里。




  “偷吃这种事情我可以光明正大的做,另一个…我也可以。”一只手在揽住审神者的腰,一只手带有恶趣味的掐了一下她的腿。




  “你混蛋!”疼啊!审神者挣扎着,饭被吃了,人也快被吃抹干净了。



  “吃了家主的夜宵,那就还您一场春宵吧。”喉结颤动,带有磁性的笑声传入审神者耳内。



  还有那句,




  “感受一下究竟是哪个更刺激。”

  

  


  【山姥切国广】(极化前)




  这句话好死不死的被自家婚刀看见,审神者觉得自己要玩完了。



  可能于别家审神者来讲,要是被自家婚刀看见这个,之后发展都会走向不可言说剧情。




  但自家这位明显不同。



  “我没那个意思,我就是口嗨开玩笑。”审神者扔下自己的夜宵,很努力的和自家近侍搭话。




  “口嗨知道吧?就是那种口头说说而已啦!”她看着一旁正在乖巧搓刀装的山姥切国广一搓一个黑。



  心里咯噔一下,感叹幸好最近没有限锻。



  “那…之前说的喜欢也只是'口嗨'吗?”他停下了搓刀装的动作,转而扯了扯自己的外披,可以看出这是非常不自在的下意识行为。



  “没有没有,那是实话,那真的是实话啊!要不然我脑子是抽了才和你去领的婚书吗?”审神者努力朝他靠近,跟小时候抓蝴蝶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后者一个不高兴就走了。




  “若是你现在想解除我也不会介意的。”他语调依旧平静,但语速却是加快了。




  “除了你半夜还会有那个男的来我屋啊你想想?!”说的对,半夜“打扰”审神者吃夜宵,来随意进出天守阁的男的也就他这个近侍了。



  “……”




  他没有说什么。



  两人之间诡异的安静,审神者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情。她挪了挪,伸手把自己宵夜够了过来,打开包装好的盒子,拿筷子夹了一块,递到他嘴边。



  跪坐的姿势够乖巧,问了一句,“吃吗?”

  




  “下次不要再说这种话了,我会当真的。”他答非所问。




  说着起了身,想了想半夜来天守阁的确太打扰审神者了,他推开了门,正要往外走的时候,审神者叫住了他。




  “真的不要吃一口吗?”


  


  深呼吸,关门,走了回去,坐下。

  



  好了,情侣吵架,结束。










  


  
  (极化后)





  “哈哈(干笑),你还没睡啊国广。”




  见推门而来的婚刀,审神者心中暗道不好,但依旧掩饰什么的硬着头皮打着招呼。




  “今晚月色真好是吧?”见他没回答什么,审神者又自顾自的接自己话茬。



  “你准备好听我的解释了吗?”哈哈,掩饰不过去了,审神者和自己的小外卖说了拜拜。



  他走到审神者面前,坐下。



  “你已经有人选了是吗?”他干脆利落的问道。



  “没有没有。”审神者连忙否认,摇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这个想法也没有,我就是一顺口。”审神者想到了什么又补充到。




  啊,真希望有人能来给我擦擦汗哈哈。



  “之前答应过不能吃宵夜,对身体不好,现在。”他没说完,视线移动到了桌面上。




  “我就看看,我就拍照眼馋给她们看看,我没打算吃。”审神者眨巴了眨巴自己真诚的大眼睛。




  “既然我是为你而存在的,那就应该为你的健康做出贡献。”



  “?”



  这小子是不是听药研的什么神奇讲座了?



  “其实夜宵吧,也…”审神者还想挣扎一下。




  “早些休息。”他说着,起了身,顺手拿着审神者的夜宵就出去了,临走前还关好了门窗。



  “我把它扔了就回来,今晚我给你守夜。”



  ?



  我就不该送你去极化。

  



姽嫿君
【委托不可以用】@黑叽 从溺亡...

委托不可以用@黑叽

从溺亡中将其拯救

我听到了来自海底更深处的鲸鸣

嘘——

你要知道

在无尽的深海里

我是有着蓝色的灵魂

你是有着离不开我的心

委托不可以用@黑叽

从溺亡中将其拯救

我听到了来自海底更深处的鲸鸣

嘘——

你要知道

在无尽的深海里

我是有着蓝色的灵魂

你是有着离不开我的心

KARDIA

请务必看完第二张到第四张图orz

本来吧,年前收到药总挺开心一事情……

结果家里母上大人一句话(详情见图)让我感觉到:

“啊,这就是喜欢纸片人的穷途末路了”


说实话我现在有点懵_(:_」∠)_还没有缓过来……(面部表情失控中x)


(有一说一,药总的腿真好,建议药厨人手一个泡面压,绝对不吃亏

请务必看完第二张到第四张图orz

本来吧,年前收到药总挺开心一事情……

结果家里母上大人一句话(详情见图)让我感觉到:

“啊,这就是喜欢纸片人的穷途末路了”


说实话我现在有点懵_(:_」∠)_还没有缓过来……(面部表情失控中x)


(有一说一,药总的腿真好,建议药厨人手一个泡面压,绝对不吃亏

苦川
我老婆的腿真是一如既往的好看(...

我老婆的腿真是一如既往的好看(•͈ᴗ•͈ૢૢ)❊⿻*

我老婆的腿真是一如既往的好看(•͈ᴗ•͈ૢૢ)❊⿻*

三玥兔
半年前的沙雕小条漫,列表亲友供...

半年前的沙雕小条漫,列表亲友供梗,有bug,达成键画的时候总觉得是绿的,后面才发现原来是红的x

有后续,在画,咕了半年,差点被打死()

半年前的沙雕小条漫,列表亲友供梗,有bug,达成键画的时候总觉得是绿的,后面才发现原来是红的x

有后续,在画,咕了半年,差点被打死()

徂药

药哥来我家烫屁股!!!!

药哥来我家烫屁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