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荷马

1059浏览    119参与
万书汇

荷马史诗·奥德赛 PDF mobi 电子书 下载

荷马史诗·奥德赛

[图片][图片]

作者:  [古希腊] 荷马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原作名: Oδύσσεια
译者:  王焕生
出版年: 1997-5
页数: 483
定价: 18.0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名著名译插图本
ISBN: 9787020038848

PDF 下载

mobi 下载

荷马史诗·奥德赛


作者:  [古希腊] 荷马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原作名: Oδύσσεια
译者:  王焕生
出版年: 1997-5
页数: 483
定价: 18.0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名著名译插图本
ISBN: 9787020038848

PDF 下载

mobi 下载

子居

《弓与琴》

https://pan.baidu.com/s/1gIlWlwUHkV1Us0ISJgce7Q

外文题名 :THE BOW AND THE LYRE A PLATONIC READING OF THE ODYSSEY

作 者 :瑟特·伯纳德特(Seth Benardete)著;程志敏译

出版发行 : 北京:华夏出版社 , 2016.10

ISBN号 :7-5080-8922-5

页 数 : 242

丛书名 : 西方传统:经典与解析

开本 : 32...


https://pan.baidu.com/s/1gIlWlwUHkV1Us0ISJgce7Q

外文题名 :THE BOW AND THE LYRE A PLATONIC READING OF THE ODYSSEY

作 者 :瑟特·伯纳德特(Seth Benardete)著;程志敏译

出版发行 : 北京:华夏出版社 , 2016.10

ISBN号 :7-5080-8922-5

页 数 : 242

丛书名 : 西方传统:经典与解析

开本 : 32开

主题词 : 《奥德赛》-诗歌研究

中图法分类号 : I545.072 ( 文学->欧洲文学 )

内容提要: 本书分为开端、范式与意志、奥德修斯的抉择、奥德修斯的谎言、非命者、求婚人与城邦、相认等九部分,主要内容包括:神义论、涅斯托尔、羞耻、天堂、记忆与心智、自然、命运等。

参考文献格式 : 瑟特·伯纳德特(Seth Benardete)著;程志敏译. 弓与琴[M]. 北京:华夏出版社, 2016.10.

前言

目录

中译本前言

关于文献的说明

前言

一  开端

神义论

政治

特勒马科斯

二  范式与意志

涅斯托尔

海伦与墨涅拉奥斯

三  奥德修斯的抉择

四  费埃克斯人

羞耻

天堂

骄傲

五  奥德修斯自己的故事

记忆与心智

自然

哈得斯

命运

六  奥德修斯的谎言

七  非命者

特奥克吕墨诺斯与欧迈奥斯

女仆

名字与伤疤

八  求婚人与城邦

求婚人

城邦

九  相认

佩涅洛佩

哈得斯

拉埃尔特斯

附录

伯纳德特小传(伯格)

纪念伯纳德特(曼斯斐尔德)

译后记

重订本后记


La Note Bleue

【荷马】【Homer】奥德赛

【赫西俄德】【Hesiod】工作与时日

【维吉尔】【Vergil】牧歌

【奥维德】【Ovid】变形记


inspired by the poems ,ancient Greek & ancient Roman art

【荷马】【Homer】奥德赛

【赫西俄德】【Hesiod】工作与时日

【维吉尔】【Vergil】牧歌

【奥维德】【Ovid】变形记


inspired by the poems ,ancient Greek & ancient Roman art

墨莉忒

亚当·尼科尔森《荷马3000年》部分摘抄

最早的《荷马史诗》完整手稿,是维罗伊森于1788年在意大利威尼斯的圣马可图书馆里重新找到的《伊利亚特》。这部手稿非凡而迷人,共有654页大羊皮纸组成,书页上的竖琴状框纹理,绘有拜占庭式的英雄图像,还有注解。这本手稿被称作“甲抄本(Venetus A)”,是公元10世纪中叶的一位抄写员在君士坦丁堡完成的。


1887年冬天,在尼罗河谷西部法雍洼地(Fayum)的哈瓦拉(Havara),威廉·弗林德斯·皮特里(William Flinders Petrie)开始发掘一座大墓地。他们的棺材由莎草纸糊成,在这些莎草纸上,弗林德斯·皮特里发现了一些文字。

为了...

最早的《荷马史诗》完整手稿,是维罗伊森于1788年在意大利威尼斯的圣马可图书馆里重新找到的《伊利亚特》。这部手稿非凡而迷人,共有654页大羊皮纸组成,书页上的竖琴状框纹理,绘有拜占庭式的英雄图像,还有注解。这本手稿被称作“甲抄本(Venetus A)”,是公元10世纪中叶的一位抄写员在君士坦丁堡完成的。


1887年冬天,在尼罗河谷西部法雍洼地(Fayum)的哈瓦拉(Havara),威廉·弗林德斯·皮特里(William Flinders Petrie)开始发掘一座大墓地。他们的棺材由莎草纸糊成,在这些莎草纸上,弗林德斯·皮特里发现了一些文字。

为了弄明白这些文字的意思,弗林德斯·皮特里请来了他的老朋友、牛津大学亚述学专家阿奇博尔德·赛斯教授(Archibald Sayce)。挖掘工作开始后的第二年,赛斯教授如此记录道:

“沙漠里的流沙下面,满是写有希腊文字的莎草纸……这些似乎是官方抄写员办公室里的东西,却被风吹散在无尽的沙漠中。”

这仿佛是自雪莱的名诗《奥兹曼迪亚斯》里的场景,描述的是奥兹曼迪亚斯身后的世界:无尽的埃及沙漠里,古文献的纸片和碎屑随风飘零。

不久之后弗林德斯·皮特里就邂逅了那件无上的瑰宝:1888年2月21日早晨,他在一具无名女尸的脑勺下面发现了一大卷莎草纸——一个莎草纸枕头。

纸卷的外层已经破损,但当皮特里将其展开的时候,他仿佛钻进了一个蜂巢一般;翻过外层,他在展开的书页上认出了希腊数字12和80,还有“阿伽门农”“亚加亚人”“柯林斯”等人名地名。这个女人的陪葬品,竟然是《伊利亚特》的前两卷。这就是当时的情景——弗林德斯·皮特里在撒哈拉的风沙中读着《伊利亚特》的第二卷,荷马正在列举希腊人起兵前往特洛伊的情况。

这卷发掘于撒哈拉沙漠的《荷马史诗》,大概成文于公元150年,现存于牛津大学图书馆(1888年8月,弗林德斯·皮特里为其诗文标上了行数)。书页左侧,一列大写的希腊字母清晰地浮现在莎草纸页上;词与词之间没有间隔,但丝毫不妨碍阅读和理解;一行行娴熟而自在的笔迹犹如连绵不断的海浪。这是可以随你前往身后世界的文字。每个字母的笔画都直中带弯,所以,相邻的字母“o”“u”“w”和“k”“n”“t”的上端连在了一起,其大气和美丽简直无与伦比。弗罗斯特·皮特里发现的其他同时期的手稿,其字迹要潦草粗放得多,书写的工整程度也有欠缺;但这都是荷马的不朽印记,可谓圣典,可谓济慈所说的“在我们想象之中的古代伟人,壮丽的命运”。


在公元前2世纪至3世纪之间,一大批亚历山大港的学者兼纂修官在当时埃及的统治者——托勒密王朝的资助下,编纂完成了一座荷马的丰碑。它的内容采集于撒哈拉沙漠的坟场,呈现在拜占庭的经典“甲抄本”上,后来流进了亚历山大·蒲柏和约翰·济慈的心中。可以这样说:亚历山大港时期是一个狭窄的路径,早期的、别样的荷马从中穿过。

著名的亚历山大图书馆并非仅仅是一个文献汇集地,与之相比,它要更积极、更有活力。它是一个大型的、多学科的研究机构,如果说那时的亚历山大港是世界文化中心的话,亚历山大图书馆就是这个中心的发动机。托勒密王朝曾有圣旨规定,任何抵达亚历山大港的船只,只有在检查了船上的书籍之后才准入港。船上的每一本书都被逐字逐句一字不差地抄写下来,并归入“来自船上”的目录之下。有时候,图书馆的馆员甚至会将原本扣留,只将抄本返还船上。

亚历山大图书馆是希腊文化的知识库,其中收藏着雅典悲剧的剧本、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著作,但它的设计和运转却是近东式的。数千年里,伟大的近东国王们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建造着这个图书馆兼档案馆,就其规模而言,任何一个希腊城邦都得望其项背。亚历山大港将巴比伦、尼尼微与雅典、斯巴达融合到了一起。

在图书馆里工作的,是国家供养的30~50名学者;为首的是国师,在他的带领下,馆员们搜刮收集着地中海地区的所有书籍:巫术、音乐、玄学、动物学、地理、宇宙学,以及其他巴比伦人、犹太人、希腊人和埃及人的智慧结晶。亚历山大图书馆是一个巨大的中央知识库。它是一种文化统治方式:通过控制文字来实施专制。

到公元前1世纪时,亚历山大图书馆的馆藏已达700,000卷,其中120,000为诗和散文,全部以亚麻或羊皮做封,加书标、编目之后收藏起来。

这种工业规模的文化帝国主义行为,在《荷马史诗》上留下了印记;而与其他版本相比,亚历山大港的《荷马史诗》里,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在“甲抄本”书页上加上了大量的页侧注解。

这些亚历山大港的编纂官们,他们把自己局限在“评注”而非“裁接”上面,只想把荷马弄成“妥当”的样子,为他“杀菌消毒”,将他变成一种管理有序的城市所能接受的样子,将他改装得庄严高贵,以供撒哈拉沙漠的那位无名女士的家人将其放在她的枕下陪葬。


食野社

奥德赛

书名:奥德赛

作者:荷马

[1]

“你会死于他们的欺诈,而他们将分掉你的所有。

不要去,留在这里,看护你的家业。无需担冒

风险,四处荡游,吃受苦难,逐走苍贫的洋流。”


[2]

“你要发誓不将此事告诉我钟爱的母亲,

直至第十一或第十二个天日的来临,

或直到她想起我来,或听说我已出走;

这样,她就不会出声哭泣,用眼泪涩毁白净的面皮。”


[3]

“放心吧,我会站在你身边,不会把你忘了,

当我俩操办此事,我知道,他们将鲜血喷涌,

这帮吞糜你家产的求婚人,脑浆

飞溅,遍洒在宽广的大地上。来吧,

让我把你改变,使凡人认不出你的形貌。

我将折皱你滑亮的皮肤,在你柔韧...

书名:奥德赛

作者:荷马

[1]

“你会死于他们的欺诈,而他们将分掉你的所有。

不要去,留在这里,看护你的家业。无需担冒

风险,四处荡游,吃受苦难,逐走苍贫的洋流。”


[2]

“你要发誓不将此事告诉我钟爱的母亲,

直至第十一或第十二个天日的来临,

或直到她想起我来,或听说我已出走;

这样,她就不会出声哭泣,用眼泪涩毁白净的面皮。”


[3]

“放心吧,我会站在你身边,不会把你忘了,

当我俩操办此事,我知道,他们将鲜血喷涌,

这帮吞糜你家产的求婚人,脑浆

飞溅,遍洒在宽广的大地上。来吧,

让我把你改变,使凡人认不出你的形貌。

我将折皱你滑亮的皮肤,在你柔韧的肢腿,

毁除棕黄色的发绺,在你的头顶,

披上破烂不堪的衣衫,使人们见后避闪腻烦;

我将昏糊你的目力,曾是那样俊美的眼睛,

使你看来显得卑龊,在求婚人眼里,

亦在被你留守宫中的妻儿面前。”


食野社

伊利亚特

书名:伊利亚特

作者:荷马

[1]

幸福和长生不老的神祇没有忘记你,

墨奈劳斯,尤其是宙斯的女儿,战勇的福佑,

此时站在你面前,替你挡开咬肉的箭头。

她挪开箭矢的落点,使之偏离你的皮肉,动作轻快,

像一位撩赶苍蝇的母亲,替熟睡的孩儿,

她亲自出手,把羽箭导向金质的系带,

带扣交合错连、胸甲的两个半片衔接重叠的部位。


[2]

披裹铜甲的阿瑞斯痛得大声喊叫,

像九千或一万个士兵的呼吼——

战斗中,两军相遇,挟着战神的烈狂。

所有的人,阿开亚人和特洛伊兵壮,全都吓得索索发抖,

惧怕嗜战不厌的阿瑞斯的吼叫。

像一股黑色的雾气,随着疾风升起,从因受

温热的蒸逼而形成...

书名:伊利亚特

作者:荷马

[1]

幸福和长生不老的神祇没有忘记你,

墨奈劳斯,尤其是宙斯的女儿,战勇的福佑,

此时站在你面前,替你挡开咬肉的箭头。

她挪开箭矢的落点,使之偏离你的皮肉,动作轻快,

像一位撩赶苍蝇的母亲,替熟睡的孩儿,

她亲自出手,把羽箭导向金质的系带,

带扣交合错连、胸甲的两个半片衔接重叠的部位。


[2]

披裹铜甲的阿瑞斯痛得大声喊叫,

像九千或一万个士兵的呼吼——

战斗中,两军相遇,挟着战神的烈狂。

所有的人,阿开亚人和特洛伊兵壮,全都吓得索索发抖,

惧怕嗜战不厌的阿瑞斯的吼叫。

像一股黑色的雾气,随着疾风升起,从因受

温热的蒸逼而形成的一团孕育着风暴的云气;

在图丢斯之子狄俄墨得斯眼里,披裹青铜的阿瑞斯

此时就是这个气势:袅驾游云,升向广阔的天空。


[3]

命运以同样的方式对待退缩不前和勇敢战斗的人们,

同样的荣誉等待着勇士和懦夫。

死亡照降不误,无论你游手偷闲,还是出力干活。

我得到了什么呢?啥也没有;只是在永无休止的

恶战中耗磨我的生命,折磨自己的身心。

像一只鸟母,衔着碎小的食物,不管找到什么,

哺喂待长羽翅的雏小,而自己却总是含辛茹苦。


[4]

牛和肥羊可以通过劫掠获取,

三脚鼎锅和头面栗黄的战马可以通过交易获得,

但人的魂息,一旦滑出齿隙,便

无法再用暴劫追回,也不能通过易贾复归。

我的母亲、银脚塞提丝对我说过,

我带着两种命运,走向死的末日:

如果待在这里,战斗在特洛伊人的城边,

我虽返家无望,却可赢得永久的光荣;

如果返回家园,回到我所热爱的故乡,

我的光荣和荣誉将不复存在,却可

怡享天年,死的终期将不会匆匆临头。


[5]

与此同时,帕特罗克洛斯回到兵士的牧者阿基琉斯

身边,站着,热泪涌注,像一股幽黑的溪泉,

顺着不可爬攀的绝壁,泻淌着暗淡的水流。

看着此般情景,捷足的勇士、卓越的阿基琉斯心生怜悯,

开口说道,用长了翅膀的话语:

“帕特罗克洛斯,为何哭泣,像个可怜的小姑娘,

跑在母亲后面,哭求着要她提抱,

抓住她的衣衫,将那急于前行的娘亲往后拽拉,

睁着泪眼,望着她的脸面,直到后者将她抱起一样?

你就像这么个小姑娘,帕特罗克洛斯,淌着滚圆的泪珠。”


[6]

“帕特罗克洛斯,我的王子——你都说了些什么?

预言?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在乎。

我那尊贵的母亲并没有从宙斯那儿给我带来信息;

倒是此事深深地伤痛了我的心魂:

有人试图羞辱一个和他一样高贵的壮勇,

凭借自己的权威,夺走别人的战获。”


[7]

“但愿特洛伊人全都死个精光,阿耳吉维人中谁也

不得生还,只有你我走出屠杀的疆场——是的,

只有你我二人,砸碎他们神圣的楼冠,在特洛伊城防!”


[8]

他曾把伴友送上战场,连同驭马和

战车,但却不能见他生还,把他迎进家门。


[9]

裴琉斯之子领头唱诵曲调凄楚的挽歌,

把杀人的双手紧贴着挚友的胸脯,

发出一声声痛苦的悲号。像一头虬须满面的狮子,

被一位打鹿的猎手偷走它的幼仔,从

密密的树林里,甫及回来,方知为时已晚,恼恨不已,

急起追踪,沿着猎人的足迹,跑过一道道山谷,

企望找到他的去处,凶蛮狂烈。就像这样,

阿基琉斯哀声长叹,对慕耳弥冬人哭诉道:

“唉,荒唐啊,我说的那番空话——那天,

在裴琉斯家里,为了宽慰英雄墨诺伊提俄斯的心房!

我答应他,攻陷伊利昂后,我会把他的儿男带回

俄普斯,载誉而归,带着他的份子,他的战礼。

但是,宙斯绝不会从头至尾兑现凡人的心愿。

瞧瞧我俩的下场:你我将用鲜血染红同一块土地,

在这特洛伊平野!我已不能生还家园;裴琉斯,

我的父亲,年迈的车战者,将再也不能把我迎进家门,

还有塞提丝,我的母亲;异乡的泥土将把我收藏!

然而,帕特罗克洛斯,由于我将步你的后尘,离开人间,

我现在不打算把你埋葬,直到带回那套铠甲和

赫克托耳的脑袋——是他杀了你,我的心胸豪壮的伙伴。

在火焚遗体的柴堆前,我将砍掉十二个特洛伊人

风华正茂的儿子,消泄我对他们杀你的愤恨!

在此之前,你就躺在这里,在我弯翘的海船前;

特洛伊妇女和束腰紧深的达耳达尼亚女子将泪流

满面,哀悼在你的身边,无论白天和黑夜——她们是

你我夺来的俘获,靠我们的勇力和粗长的

枪矛,攻克一座座凡人富有的城垣。”


[10]

听罢这番话,鲁卡昂双腿酥软,

心力消散。他放开枪矛,瘫坐在地,双臂

伸展。阿基琉斯抽出利剑,挥手击杀,

砍在颈边的锁骨上,双刃的铜剑

长驱直入。他猝然倒地,头脸朝下,

四肢伸摊,黑血横流,泥尘尽染。


[11]

最后,厄运也不会把我放过,家门前的狗群

会把我生吞活剥,待等某个阿开亚人,用铜剑

或锋快的枪矛,把生命挑出我的躯壳。

我把狗群养在厅堂里,分享我的食物,看守我的

房屋;届时,它们会伸出贪婪的舌头,舔食我的血流,

然后躺倒身子,息养在家院中。


[12]

“不要对我谈论什么誓约,赫克托耳,你休想得到我的宽恕!

人和狮子之间不会有誓定的协约,

狼和羊羔之间也不会有共同的意愿,

它们永远是不共戴天的仇敌。

同样,你我之间没有什么爱慕可言,也不会有什么

誓证协约——在二者中的一人倒地,用热血

喂饱战神,从盾牌后砍杀的阿瑞斯的肠胃之前!

来吧,拿出你的每一分勇力,在这死难临头的时候,

证明你还是个枪手,一位豪猛的战勇!

你已无处逃生;帕拉丝·雅典娜即刻便会

把你断送,用我的枪矛。现在,我要你彻底偿报我的

伙伴们的悲愁,所有被你杀死的壮勇,被你那狂暴的枪头!”


dmkdoik
链接:https://pan....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v6frFpiMU94pGBvmr0pxwQ 提取码:od64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v6frFpiMU94pGBvmr0pxwQ 提取码:od64 

760毫米水银

跨越时空的迷弟没跑了

终于去拜读了传说中的Matthew Arnold先生的On Translating Homer,笑死我了233333

给大家品品:


And Homer has not Shakspeare's variations: Homer always composes as Shakspeare composes at his best; Homer is always simple and intelligible, as Shakspeare is often; Homer is never quaint and antiquated, as Shakspeare is sometimes...

终于去拜读了传说中的Matthew Arnold先生的On Translating Homer,笑死我了233333

给大家品品:


And Homer has not Shakspeare's variations: Homer always composes as Shakspeare composes at his best; Homer is always simple and intelligible, as Shakspeare is often; Homer is never quaint and antiquated, as Shakspeare is sometimes.


And yet, in spite of this perfect plainness and directness of Homer's style, in spite of this perfect plainness and directness of his ideas, he is eminently noble; he works as entirely in the grand style, he is as grandiose, as Phidias, or Dante, or Michael Angelo. 


It is difficult, but Homer has done it; Homer is precisely the incomparable poet he is, because he has done it. 


For Homer is not only rapid in movement, simple in style, plain in language, natural in thought; he is also, and above all, noble. 


Homer's movement, I have said again and again, is a flowing, a rapid movement; Milton's, on the other hand, is a laboured, a self retarding movement.


For Homer's grandeur is not the mixed and turbid grandeur of the great poets of the north, of the authors of Othello and Faust; it is a perfect, a lovely grandeur. 



哈哈哈哈可以说是骨灰级荷马迷弟了……而且这位迷弟十分暴躁啊,整篇文章一半在闭眼吹荷马另一半都在怼人,怼完作家怼翻译家,基本所有翻译过荷马的人都被他怼了个遍,你们都翻译不出我男神万分之一的好哼

哈哈哈惹不起惹不起,我先去笑一会

Wald

Homer by Rembrandt

不知道什麼時候有空才可以寫一寫在荷蘭的這一週,先趁著空的時候寫一寫在海牙看到的這幅倫勃朗。


這當然不算是倫勃朗作品中多麼有名的一幅,但我卻非常受觸動,也很喜歡。這幅劃現在被珍藏在海牙的莫瑞泰斯皇家美術館(維米爾的珍珠耳環少女就被珍藏在那裡)。首先格外觸動我的是倫勃朗筆下荷馬的神情以及光線。我們都知道荷馬是盲人,但倫勃朗描繪他眼睛和神態的方式非常豐富,他的眼神有盲人獨有的空洞,但好像又在註視著什麼一樣,是講故事的人才會展現出的投入的神情。光線不謀而合地表現出了各個方面的歷史——劃上的荷馬顯然是一位老者的形態,是個人的歷史;詩人布衣上的光線與暗色背景形成反差,強調了個人形象,這是歷史上為人所...

不知道什麼時候有空才可以寫一寫在荷蘭的這一週,先趁著空的時候寫一寫在海牙看到的這幅倫勃朗。


這當然不算是倫勃朗作品中多麼有名的一幅,但我卻非常受觸動,也很喜歡。這幅劃現在被珍藏在海牙的莫瑞泰斯皇家美術館(維米爾的珍珠耳環少女就被珍藏在那裡)。首先格外觸動我的是倫勃朗筆下荷馬的神情以及光線。我們都知道荷馬是盲人,但倫勃朗描繪他眼睛和神態的方式非常豐富,他的眼神有盲人獨有的空洞,但好像又在註視著什麼一樣,是講故事的人才會展現出的投入的神情。光線不謀而合地表現出了各個方面的歷史——劃上的荷馬顯然是一位老者的形態,是個人的歷史;詩人布衣上的光線與暗色背景形成反差,強調了個人形象,這是歷史上為人所知的荷馬。我們不知道他具體長什麼樣,甚至有爭議他到底是否存在過,但我們都知道他——歷史將他保留了下來。


可能是因為過去一個學年所學的內容,接觸了很多manuscript和scriber,讓我對「歷史」和「沖洗」格外敏感和觸動。介紹說現在的這幅並非原劃,原作本身受到嚴重的摧毀,這幅劃的右邊原本展現了在邊聽邊寫的記錄者。不過現在除了右下角一點點的紙筆,已經完全沒有scriber的痕跡了。這個細節和史實讓我很震撼,它彷彿反映了一種真相:因為這些記錄抄寫的人的不斷努力,我們才能瞭解荷馬史詩,閱讀他的作品;但相比起荷馬,我們對這些人的瞭解太寥寥無幾,少得可憐,甚至可以忽略不計。關於他們,唯一被著重記住的只有抄寫這個行為本身,如右下角的抄寫劃面一樣黯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