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莉可莉丝

822浏览    37参与
永远找不到方向的樂

同圈姐妹的旗袍莉可设定!画的不太好看的的同人,顺便给了拉拉一个系列设定(•̀ω•́)✧

同圈姐妹的旗袍莉可设定!画的不太好看的的同人,顺便给了拉拉一个系列设定(•̀ω•́)✧

永远找不到方向的樂

五分钟摸鱼

多一篇文章多一分力量🌚🌚

五分钟摸鱼

多一篇文章多一分力量🌚🌚

暁-Nekomata

纯私心想画旗袍莉可

感觉板绘哪里怪怪的,如果有会画画的太太说一下违和感就好了(躺平)

(p2手绘旗袍设图)

纯私心想画旗袍莉可

感觉板绘哪里怪怪的,如果有会画画的太太说一下违和感就好了(躺平)

(p2手绘旗袍设图)

百攵Ciend_

是拖了好久的点图。(2/3)

还能画几天就再放一下提问箱吧:点我嗷

是拖了好久的点图。(2/3)

还能画几天就再放一下提问箱吧:点我嗷

鸦羽

记混乱的一天(4)

想不到吧我更新啦x


     听了这句毫不客气,甚至有些冒犯的话,维坦挑眉,本能的感到不快,作为祭司的她不容许任何人对女神不敬。

  即使女神她自己并不在意。

  “哦,所以?”

  尽管心里不高兴,维坦也没说什么,只是轻飘飘的把问题推了回去。对面的人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只是继续开口。“你如何知晓那并非是对他们的成全?为何你不亲自去看看他们的生活,你是神,重申世间规则也是应当。”

  维坦皱了眉,她总是感觉面前的人有哪里不对,整个人都透露出一种她从未有过的怪异感,尤其是在他话里话外都在让“自己”前往放逐之地这一点。“我不会去...

想不到吧我更新啦x


     听了这句毫不客气,甚至有些冒犯的话,维坦挑眉,本能的感到不快,作为祭司的她不容许任何人对女神不敬。

  即使女神她自己并不在意。

  “哦,所以?”

  尽管心里不高兴,维坦也没说什么,只是轻飘飘的把问题推了回去。对面的人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只是继续开口。“你如何知晓那并非是对他们的成全?为何你不亲自去看看他们的生活,你是神,重申世间规则也是应当。”

  维坦皱了眉,她总是感觉面前的人有哪里不对,整个人都透露出一种她从未有过的怪异感,尤其是在他话里话外都在让“自己”前往放逐之地这一点。“我不会去放逐之地,你想表达什么?”

  似乎是没想到一向温和的莉可莉丝这次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她,凯奥斯一愣,她顿了顿继续开口。

  “你在担心什么呢,你是神,到那里看看又有何不可?那里尽管是被放逐者的地方,但是也无法对你造成伤害吧,还是说你根本……”

  “好了!”

  维坦一拍桌面,胸口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她深呼吸了几下,语气放缓,“我会考虑的,你可以下去了。”

  裁决之人压下了因面前人对女神毫无虔诚而升起的怒意,即便想要刻意模仿祂,她的语调也忍不住发冷。

  “或者,你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对放逐之地这么熟悉?”

  座下那人斗篷下脸色一变,不声不响的躬身行礼然后离开了神殿。维坦下去打开了小房间的门,里面顶着羊角的莉可莉丝安静沉思。

  “莉可莉丝大人……”

  “我觉得他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诗萝/维坦:……

  不,您不觉得。

  “妹妹,你记得当初是谁说嫌弃放逐之地结果连神降之月都不参加的吗?”

  “不太记得了,莉可莉丝大人您记得吗?”

  维坦暗中怼人,诗萝心领神会,至于莉可莉丝……

  我的两个可爱小祭司的什么时候学会怼人的——怀疑人生的莉可莉丝语。

  “无论如何我也该知道被放逐者是不是真的反而在地下享乐,如果惩戒失去了威慑力那怎么保证乌甸运转?”

  “那也没必要让您亲自前往,神降之月选上来的被特赦者也一样了解放逐之地是什么情况。”

  “你怎么确定他们不会因为嫌弃或者觉得出身是他们的污点而只说不好的一面?退一步来说,被特赦上来的孩子至少在艺术方面都有各自的天赋,他们又怎么可能会看出那些污秽的娱乐。”

  维坦深吸一口气,手指下意识的轻敲空气,一双青蓝色的眼眸紧盯着对方,莉可莉丝皱着眉,看着维坦沉默不语。换进了姐姐身体的小祭司轻轻捏了捏维坦的手,面无表情的看了看两人。

  “若您执意……那就由我或者诗萝替您前去。”

  “你觉得,如果有会让我陷入危险的境地,你们或者诗萝能逃脱?”

  莉可莉丝挑眉,威严显而易见,她负责裁决的祭司抿了抿唇,像是下了什么艰难的决定。“……我知道您的意思,但是,”

  她抬起头,青瞳中满是决意,乌甸的女神冕下甚至从“自己”的脸上看到了裁决者独有的稚嫩的坚定,她一字一顿的开口

  “乌甸可以少一位祭司,甚至可以直接把我们换掉,但是绝对不能少一位女神。”

  极端的安静将空气顿时凝结了起来,放逐之地出身的两位少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开口。诗萝无声无息的跪在了维坦身旁,维坦抿紧了唇角,犹豫再三对着“蕾拉”微微躬身。

  “请容我换回自己的身体再向您请罪。”

  “……”

  莉可莉丝垂眸,目光在双子之间游移,眼神扫到不知如何是好的两人开口,“莱特妮丝?过来。”

  诗萝身体里的莱特眨眨眼,有些不安的看了看蕾拉,又看了看挚友的身体,乖巧的走了过去,在坐着的莉可莉丝身前放空自我,凭着身体本能行礼。

  然后莉可莉丝一把把她拉了过去,怒搓“诗萝”。

  “……起来,这事和你无关。”

  莉可莉丝一边揉搓着怀里的“诗萝”,一边微抬下颚示意诗萝起身。莱特妮丝在女神怀里完全蒙了,动都不敢动,一边的小黑羊低头看了看自己现在的手,下意识的握了握,试图想象现在“自己”手里的触感。

  毕竟等变回去了是真的不敢上手。

  跪在地上的诗萝看了看自己的双生姐姐,沉默了一下从地上起身站在她身旁。莉可莉丝扁了扁嘴,低头看着怀里蒙了的莱特捏了捏她的脸开口,“维坦。”

  “在。”

  “你出的主意,你自己去找人……我亲自来问,这样可以了?”

  “是。”

  维坦对着明显是闹脾气了的莉可莉丝恭敬附身,看着她怀里投来担忧眼神的小姑娘有些无奈的勾起笑意。被还算不上熟悉特赦者担心这还是头一次。实际上两位祭司是真的不怎么担心女神那边,从小在她身边长大的她们心里清楚的很。别看她现在气成这样,过两天哄一哄就什么事都没有。

  看见两人之间小动作的莉可莉丝更气了,她捏住怀里人的脸往两边拉,看着原本绝对不会出现在诗萝脸上的眼泪汪汪的表情心情好了不少。她瞟了一眼一边担心的想上前又不敢的“莱特”,又看了看莱特本尊的表情突然开口。

  “我记得,你是这一届中才华最高的?”

  “诶?是……是的,我……”

  “到什么程度……诗萝?”

  她似乎没想从莱特妮丝这里得到答案,扬声问了诗萝。记录者手指在腮边点了点,像是在努力回忆。“她有'治愈之舞',在仪式上我和姐姐都看见了她的舞蹈将白袍上的灰尘净化。”

  得到了回复的莉可莉丝重新看向舞者,小姑娘的脸上带着不知所措的红晕和慌张,一边顶着她的脸的蕾拉咬紧了唇紧盯着这边。她又捏了捏莱特妮丝的脸。

  “想留在神殿吗?”

  “诶??”

  莱特妮丝惊得差点炸毛,脸红的几乎要烧起来,一边的祭司姐妹也猛的看了过来满脸惊讶。莉可莉丝揉着莱特妮丝的脸,抬眼看了一眼几个惊讶的女孩勾起嘴角。


  “这次没意见了?”

账号半注销

论成语接龙如何完美运用α5知识(沙雕预警)

Round1:关于莉可

小冰 
@小汪 这个压根不是成语,你就忽悠我吧,算了今天心情好,我给你接个【道边苦李】,不加分哦!

奎敏
@小冰 李子真香

小冰

@奎敏 你这个骗砸!以为把首字说对了就能骗过我吗?重新来过!

小汪
@小冰 莉可莉丝

小汪
@小冰 莉可真棒

奎敏
@小冰 莉可牛皮

小冰 
@奎敏 这4个字才不是成语呢,给你一个大鸭蛋不加分,我接【皮里抽肉】,来继续~

小汪
@小冰 莉可女神

Round2:一些杂乱的东西

小冰 
@小汪 我接【维妙维肖】,别以为我没发现你那个不...

Round1:关于莉可

小冰 
@小汪 这个压根不是成语,你就忽悠我吧,算了今天心情好,我给你接个【道边苦李】,不加分哦!

奎敏
@小冰 李子真香

小冰

@奎敏 你这个骗砸!以为把首字说对了就能骗过我吗?重新来过!

小汪
@小冰 莉可莉丝

小汪
@小冰 莉可真棒

奎敏
@小冰 莉可牛皮

小冰 
@奎敏 这4个字才不是成语呢,给你一个大鸭蛋不加分,我接【皮里抽肉】,来继续~

小汪
@小冰 莉可女神

Round2:一些杂乱的东西

小冰 
@小汪 我接【维妙维肖】,别以为我没发现你那个不是成语哼,就这一次不加分过关哦!

小汪 
@小冰 小小乌甸

小冰 
@小汪 这个压根不是成语,你就忽悠我吧,算了今天心情好,我给你接个【颠倒干坤】,不加分哦!

小汪 11:40:15
@小冰 昆虫记好

小冰 
@小汪 这肯定不是成语!叫你上学不好好学语文! 

小汪 
@小冰 困了的维

小冰 
@小汪 这4个字才不是成语呢,给你一个大鸭蛋不加分,我接【唯唯连声】,来继续~

小汪 
@小冰 生真好听

小冰
@小汪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今天不跟你计较了,不加分!给你接个【听其自流】,来继续!

小汪

@小冰 六七十三



谢谢,笑到我了哈哈哈

小汪 @永远的塔之民-汪 

奎敏是我

因为电脑版截图保存很麻烦,就直接复制粘贴了


永远找不到方向的樂

全员私设(´இωஇ`)

具体的设定讲解待会放在一个文字贴里。

真的是全员,一点没偏心。√

全员私设(´இωஇ`)

具体的设定讲解待会放在一个文字贴里。

真的是全员,一点没偏心。√

账号半注销

黑红CP向文章Round3(完结篇)

Round3(完结篇)

“蕾拉……蕾拉?”

蕾拉听见有人在叫她,她睁开眼睛,想看,不过,自己已经失明了。

“莱……莱特姐?”她从声音里听出来是她的伙伴,伸手去碰那个灰色的物体,有人把她的手拉住“你醒了。”“嗯,我现在在哪里?“”医院。“莱特的声音有些哽咽”你中午出去后,下午就一直没看到你,本来有人认为你逃课,直到几个陌生人把你送到我们学校,他们说看到你满脸是血的倒在路边,从你的学生证上看出来你就读的高中,然后把你送过来了……你可以说说发生了什么吗?”蕾拉将巷子里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莱特妮丝“那群放逐中学的小混混,真是……”莱特说着说着,泪水就掉下来了,蕾拉摸索着为她擦去泪水“没关系,一点小...

Round3(完结篇)

“蕾拉……蕾拉?”

蕾拉听见有人在叫她,她睁开眼睛,想看,不过,自己已经失明了。

“莱……莱特姐?”她从声音里听出来是她的伙伴,伸手去碰那个灰色的物体,有人把她的手拉住“你醒了。”“嗯,我现在在哪里?“”医院。“莱特的声音有些哽咽”你中午出去后,下午就一直没看到你,本来有人认为你逃课,直到几个陌生人把你送到我们学校,他们说看到你满脸是血的倒在路边,从你的学生证上看出来你就读的高中,然后把你送过来了……你可以说说发生了什么吗?”蕾拉将巷子里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莱特妮丝“那群放逐中学的小混混,真是……”莱特说着说着,泪水就掉下来了,蕾拉摸索着为她擦去泪水“没关系,一点小伤而已,我这不是还活着吗?”“但是……你是画家啊!”莱特大喊,蕾拉脑子里一痛,对,自己是画家,失去了眼睛还怎么办?她沉默了,抓着莱特的手,一言不发。

“医生,我的眼睛还有救吗?”蕾拉有一天问了来给她看病的人。

“应该是有的,在你送来后就第一时间为你进行了初步治疗,现在可以用药物为你恢复小部分视力,但是不能彻底治疗成原样,但这足以让你看到东西,只是会比较模糊。”

“好,可以,只要能好转,做什么都行。”

一周后,莱特又过来了“好一点了吗?”蕾拉眼睛被布缠住,只能顺着声音寻过去“好一些了,这周末我就可以出院了。”“这么快?”“对啊,但是得好好保养,视力就会变好一点了。”“太好了,蕾拉……”莱特说着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

蕾拉回去了,她呆呆地坐在寝室里,眼睛逐一扫过每件东西,却分不清它们是什么,她拿起画板,手指轻轻的触碰到上面的人影,但是,这个人是谁,学姐吗,看不清楚,她拿起笔想再画一幅,却发现那些线条已经变得凌乱不堪了。

 

“什么,你要退学!”莱特的叫声把整层楼的人都吓了一跳,而蕾拉回答的如此平静:“是的。”

“你不是看得见东西的吗?”

“但是我的能力已经不如以前了,这样下去我什么也得不到,莱特姐,我已经申请退学了,对不起,接下来,我不能再陪你了……”

“我不要,你怎么可以走!蕾拉!蕾拉!”莱特哭泣着,手死死的抓住蕾拉的手臂,身体剧烈的抖动,“莱特姐,我会回来看你的,又不是见不到我了。”蕾拉扑哧一声笑了,“没关系,如果你想我就来找我嘛,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蕾拉把手拿出来,背上书包,慢慢的走了。

快要走到校门口时,蕾拉又被人抓住了“莱特,不是说了,我会……”“蕾拉。”传来的声音让它的心跳漏了半拍,“学……学姐?”“听说……你要走了?”“嗯,反正我呆在这也不能做些什么了,毕竟,我可是‘black sheep’啊”蕾拉隐约看到莉可莉丝的眼睛,太好了,这下终于可以直接面对她了是吧,蕾拉心里自嘲的想,“不会……再回来了吗?”莉可莉丝问“嗯……”蕾拉没有回答,心中忽然有一阵冲动,她说“跟我来。”就凭感觉把莉可莉丝带到了校园的一个角落,在对方还没问之前,蕾拉就急急忙忙的开口了:“就是……学姐,你在学校有没有……喜欢的人呐?”蕾拉背对着莉可莉丝,战战兢兢的“你问这个干什么,高三哪有时间干这些事?”莉可莉丝语气上虽然挺严肃的,但她心里也慌乱起来,她要干什么,她这么想“学姐……其实我从入学起,就……我喜欢你,学姐!”蕾拉犹豫着,到底还是说了出来,她听见莉可莉丝的呼吸声,心跳开始加速,她不敢去看对方的反应,“这么早吗?”莉可莉丝问她,“还是……蛮久的。”莉可莉丝深吸一口气,将手搭在了蕾拉的羊角上,“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自从和你相撞,你说我可爱那天起,尽管在那之前我并不看你过一眼,我感觉我对你……、“她没有再说下去,蕾拉将手举起来靠近莉可莉丝的脸,是热的,“学姐……难道你……”“对,我也喜欢上你了。”(蕾拉:欸欸欸这什么情况?!)“学姐,我想对你说的我都说了,我走了。”沉默许久后,蕾拉往外走出去,却被抱住了,她的浑身都在发烫“你还会回来的吧……”“会。”“那么,在我毕业之前,回来,可以吗?”“好,我答应你,学姐。”蕾拉的眼泪流了下来,现在在她面前的,是她喜欢着的人,而自己却要离开了“不管怎么样,谢谢你,学姐,我被欺凌时,我差点死掉,不过,我想到了你,我还想来找你,就有了力气,反败为胜了,你救了我!”蕾拉哭着说,“我走了……”她长叹一声,走到了校门口,慢慢的消失在了街道拐角处。莉可莉丝看着蕾拉,眼泪流下来她也丝毫没有察觉,那个小小的身影消失后,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哭了。莉可莉丝擦了一下脸,自言自语到:“走吧,没有什么值得你伤心的,她只不过……是放逐中学的关系户罢了……”可越是打强心剂,她反而越伤心,甚至哭出了声。

“再见,蕾拉。”

草我太爱BB了 

 

这个文章还有部分坑没填完,咕咕一段时间再填个HE,先说声抱歉,因为剧情被我做了很大一部分的改动,如果你介意,可以私信我,我可以把部分剧情改一下,但是文章我不会删,写文真的挺不容易的,感谢谅解。


账号半注销

黑红CP向文章Round2(肝帝诞生)

Round2

ooc警告,剧情更改警告

那几天,蕾拉不见了。

她不在在高三教室露面了,不知道为什么,莉可莉丝心中有一些担心。自从那天后,她不见了,是遇到什么事了吗?她一直想去问蕾拉的去向,但由于怕被别人说闲言碎语,她一直忍耐着。

直至有一天,她终于知道了——高二的莱特告诉她,蕾拉前一周,她的双眼失明了。

蕾拉午休时出去买吃的,被放逐中学的几个初三小混混抓住挑刺儿,然后几个小混混在一个巷子里把她胖揍了一顿(?)蕾拉反抗时被对方钳住双手,被他们硬逼着戳瞎了自己的双眼。

“哟,是你呀,听说你进了那个什么鸟艺术高中?”

“我进了那个高中又怎么样,还有,不许你们用这样的语言去玷污它!”...

Round2

ooc警告,剧情更改警告

那几天,蕾拉不见了。

她不在在高三教室露面了,不知道为什么,莉可莉丝心中有一些担心。自从那天后,她不见了,是遇到什么事了吗?她一直想去问蕾拉的去向,但由于怕被别人说闲言碎语,她一直忍耐着。

直至有一天,她终于知道了——高二的莱特告诉她,蕾拉前一周,她的双眼失明了。

蕾拉午休时出去买吃的,被放逐中学的几个初三小混混抓住挑刺儿,然后几个小混混在一个巷子里把她胖揍了一顿(?)蕾拉反抗时被对方钳住双手,被他们硬逼着戳瞎了自己的双眼。

“哟,是你呀,听说你进了那个什么鸟艺术高中?”

“我进了那个高中又怎么样,还有,不许你们用这样的语言去玷污它!”

“看起来,你在那边混得不错嘛,最近怎么样啊?”

“你们还是先担心一下你们自己,你们考得上高中吗?”

“我们考得上考不上高中关你鸟事,今天,我们是来还当年那笔帐的!”

“你们,你们说什么?”蕾拉完全不知道对方的意思,也不知道是那笔帐,其实,是那几个小混混自初中起就看不惯蕾拉,想将她欺凌一下。

“什么,她不知道,给我打!”蕾拉不明不白的被推到一个小巷子,接着拳头就落在了她的身上,头上,“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事啊……但是,如果你们这样对我,那么别怪我不客气!”蕾拉摆脱拳头的控制,首先就往旁边的一个小混混鼻子上锤了一拳,那人的鼻血立马流了出来“你!”他捂着鼻子一脚踢向蕾拉的小腹,蕾拉轻轻地叫了一声,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她忍着疼痛,用自己头上的角顶着,冲了过去,快了,快了,马上就撞上去了,却被人一把钳住,无法进行身体的运动“放开我!“她徒劳的挥舞着手,看见小混混们围了上来,一个留着小刺头的混混看着她,说:”你在那里当的是画家吧?“语气忽然间温柔了许多”是又怎么样!“蕾拉尝试用手去抓他的脸,但是被人狠狠钳住的她没能使出最大力量”哟呵,胆子还挺大?如果你是画家的话,那就别当了!“对方语气忽然加重,脸上露出扭曲的笑,呲出了黄色的牙齿,蕾拉还没搞清他要做什么,手就被抓住,视野里,手指被无限的放大,直到……一。片。漆。黑。

手上沾满了自己的血,眼眶里火辣辣的剧痛让蕾拉在一瞬间失去了意识,身体软绵绵的垂了下来,接着像破玩具熊一样,掉落在了地上,她感觉到身体传来被击打的疼痛,不由自主蜷起了身子,“砰“头被人一脚踩住,晕眩的感觉传来,她无力反抗,只能任他们摆布”我是不是……要死了……“她模模糊糊的想着,内心的悲哀并没有预想中的大,只是,再也见不到……那个高三的……学姐了,想到这里,蕾拉脑子忽然清晰了起来,如果她死了,那么学姐就再也见不到了,连触碰到她的机会都没有了。

“不……不要……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蕾拉用手摸索着抓住了小混混的脚,狠狠的将它抬起来,她借此机会站了起来,眼前什么也看不到,只有几个光斑,但她知道,那些光斑就是她的目标,她把手向前伸,抓住了一个小混混的脸,一用力,指甲深深的嵌了进去,她听见惨叫,她可以感到自己面部表情在扭曲,不过,就是要这样,反败为胜!,旁边有2个光斑在靠近,她迅速的抓住他们的手臂,用力一扭“啊!”他们挣扎着,蕾拉不放手,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僵持了一段时间,她不怎么耐心了“滚!”她将他们推出去,看见光斑逐渐变小,她摸索着走出巷子,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最后,她坚持不住了,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账号半注销

黑红CP向文章Round1(5000字中等文章)

注意:本文为α5黑红向,如果有不吃这一对的,请自行避雷

大量ooc警告,介意者勿入

望多多支持,可适当提建议,但是不要用过激语言(类似杠精),互相尊重

私设α5全员高中,蕾拉高一,莉可莉丝高三,诗萝维坦莱特高二


Round1

“你听说了吗,今年艺术高中的新生有几个又是放逐中学毕业的人欸!”

“我知道,里面有个叫蕾拉的,不仅是放逐中学的,她的发色还是禁忌的黑色。”

“是啊,不知道像她这样怪异的是怎么被录取的……”

“你们在这叽叽喳喳说什么,我怎么被录取的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黑发的少女气愤的揪着两个学生的耳朵,质问道。

“啊哈哈,不是,我们不就……“

被揪住...

注意:本文为α5黑红向,如果有不吃这一对的,请自行避雷

大量ooc警告,介意者勿入

望多多支持,可适当提建议,但是不要用过激语言(类似杠精),互相尊重

私设α5全员高中,蕾拉高一,莉可莉丝高三,诗萝维坦莱特高二

 

Round1

“你听说了吗,今年艺术高中的新生有几个又是放逐中学毕业的人欸!”

“我知道,里面有个叫蕾拉的,不仅是放逐中学的,她的发色还是禁忌的黑色。”

“是啊,不知道像她这样怪异的是怎么被录取的……”

“你们在这叽叽喳喳说什么,我怎么被录取的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黑发的少女气愤的揪着两个学生的耳朵,质问道。

“啊哈哈,不是,我们不就……“

被揪住耳朵的一人慌慌张张的解释,却被蕾拉推开“再被我听到有你们好看!”她说。

蕾拉自入校的那天起就被学生们起了个外号“黑羊”意为害群之马,black sheep。也因为这点,她没少被人们排斥,唯一不讨厌她的只有高二舞蹈班的莱特妮丝,但是因舞蹈班任务比美术班多,两人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这让蕾拉在学校里更是压抑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蕾拉也没有失去她的爱好,画画,画什么呢,高三的一个学姐——莉可莉丝。

莉可莉丝是公认的校花,擅长音乐,一头金色长发和翡翠色眼睛显出她的高贵(ke ai)仰慕她的人很多,蕾拉也不除外,她在开学一个月后养成了一个习惯,大课间时就到高三的楼层,偷偷躲在高三(5)班的门背后,画莉可莉丝的……日常状态,美名其曰:练习画人。在她的画本上,有趴在桌子上的莉可,弹琴的莉可,看书的莉可……总之,很多。

在说说莉可莉丝对蕾拉的印象,在蕾拉第一天入校时,莉可就对蕾拉有那么点的反感,放逐中学的学生一般言谈举止都不太好,这也算了,但是那个蕾拉,象征着黑色!

黑,在学校里,是禁忌的颜色,所以在录取学生时,会尽量避免录取喜爱黑色或象征黑色的学生入校,蕾拉是因为她对艺术的热爱才破例入校的,说难听点,“关系户”。

有一次莉可不经意间看到躲在门外的蕾拉,便让同学将她请走了,因为她不太想看到她。

不过,蕾拉还是照例来到门边,继续她的工作,直到有一天,莉可莉丝忽然发现,她也不是想象中那么讨厌嘛……

 

 

那天,蕾拉和往常一样,偷偷藏到高三(5)班门后,准备开始自己的“工作“,稍稍探头,咦,人呢?蕾拉并没有看到莉可莉丝,却没注意前面的人……

“哎呀!”随着一声叫声和画笔本子落地的声音,蕾拉正要抱怨,抬起头看清了被撞到的人,“学……学姐?”,金发的少女正看着她,大大的眼睛里有疑惑,也有许些不满。(莉可:这不是那个蕾拉吗?)

“对对对……对不起!学姐,有没有伤到哪儿……衣服弄脏了吗?”蕾拉回过神的一瞬间,立马知道自己撞到了什么人,慌忙一边鞠躬,一边道歉,“没……没关系的!你还好吧?”对方也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我很好!只是不知道……”蕾拉想伸手帮忙拍掉对方身上的灰尘,可手还是在伸出去时停住了,她抬头去看对方的表情,不经意间与她的目光碰在了一起。说也奇怪,莉可莉丝在与她对视的那一瞬间,心中轻微的的反感烟消云散,反而激起了一圈圈的涟漪。而蕾拉,慌忙捡起地上的东西,准备走开时,却听见一个声音“这些人是……”完了!蕾拉脸上一下子烧了起来“都是随便画的!”她插断了对方的话,急忙跑开“为什么要画我呢?”后者一句冷不丁的问话让蕾拉一个急刹车,差点摔倒“因为……因为你长得很可爱啊!”她不知怎么想的,这句话就脱口而出,她急忙捂住了嘴,自己都是在说些什么呀!她又开始道歉“对不起,学姐,我失言了!”,过了一会,蕾拉并没有听到对方的声音,抬头才发现莉可莉丝愣在原地,没说话,蕾拉内心满是惊慌,自己先飞一般的逃了,却没注意对方微红的耳根。

 

晚上……蕾拉来到了高二宿舍

“莱特姐,今天我闯祸了……”

“怎么回事?”

“今天我去高三教室撞到了一个人……”

“那道歉不就好了喵?”

“不是这个问题,我撞到的人是那个莉可莉丝……“

“什么,你撞到了校花?!”

“对……但是更惨的是,我在她面前一时失言,说了一句‘因为你长得很可爱啊’。”

“那没关系啊,夸别人不是常有的事吗?”

“但是……我觉得我可能……”蕾拉抓紧了莱特的裙摆,脸和耳朵通红,再没有说下去。

“欸欸欸?!”

 

而同时也在高二宿舍……

“诗萝,诗萝在吗?”莉可把头探进诗萝和维坦的寝室,看见她们躺在一张床上,抱着同一本书,头挨着头在看(莉可:单身狗的痛你们不懂……)

诗萝听到外面有人叫她,看了一眼,“是莉可莉丝吗,怎么了?”

“我今天被一个人撞了。”

“谁?我去找她报仇!”

“放逐中学的蕾拉。”

“那我去找她,放逐中学的学生素质一般都挺差……“

“别去。“莉可抬手阻止了即将冲出去的诗萝。

“为什么?你不是反感她妈?

“不,我今天其实是想对你说,她没有那么糟,其实……她的言辞不糟糕,她主动向我道歉了,然后……“莉可的耳根又红了起来,她默默将头埋了下去。

“她说我可爱!“她冷不丁喊了那么一声,诗萝吓了一跳。

“真的吗?“”真的。“”cao(一种草本植物)……“

诗萝稍微冷静了一下,接着一脸坏笑的说:“你和她又不认识,她那么夸你,会不会是……“

“你滚!“莉可莉丝这时有些失控,让教养良好的她也那么骂了一句。

“你冷静,我开个玩笑,她肯定太方了,你放轻松吧……“

“好吧,那我先走了。“”嗯。“

莉可莉丝回去时,第一次感到了许些紧张“不会真像诗萝说的,她……“


鸦羽

镜.0

αrtist5同人

cp为南墙姐妹(?)组

西幻pa,有诸多私设以及ooc

只是个脑洞,后续不定,反正我就是只鸽子

你催归你催,填坑算我输(?)


以上为注意事项——


    又是这种梦。

  

  阳光从树叶的间隙穿过, 打在地上摔成细碎的光点,远处影影绰绰的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影。教廷的圣女小姐轻叹一口气,视线移到左手食指指腹,那里有一道细细的伤疤,若非刻意观察几乎不会被人发现的痕迹。

  她站起来,软底皮鞋踏在湿软的地面上声音微不可闻,不像是她穿惯的水晶鞋,走起路来踏踏作响。她熟练的穿过林间树木的缝隙,这...

αrtist5同人

cp为南墙姐妹(?)组

西幻pa,有诸多私设以及ooc

只是个脑洞,后续不定,反正我就是只鸽子

你催归你催,填坑算我输(?)


以上为注意事项——





    又是这种梦。

  

  阳光从树叶的间隙穿过, 打在地上摔成细碎的光点,远处影影绰绰的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影。教廷的圣女小姐轻叹一口气,视线移到左手食指指腹,那里有一道细细的伤疤,若非刻意观察几乎不会被人发现的痕迹。

  她站起来,软底皮鞋踏在湿软的地面上声音微不可闻,不像是她穿惯的水晶鞋,走起路来踏踏作响。她熟练的穿过林间树木的缝隙,这里的中心是一片湖。反正也是梦,她索性直接坐在了草地上,湿漉漉的气息从泥土中弥漫开来,淡紫色的野花靠在她的腿边,几株倒霉的花朵在她无意识的捏裙摆的动作在渗出汁水。

  

  即便如此,纯白色的长袜依旧没染上任何颜色。

  

  诗萝对此倒是习以为常,自幼时起她就常常做这种梦,或许是在梦里的原因,摔跤也好,像是这样沾上什么花朵的汁水也好,无论是什么都没办法在这具身体上留下半分痕迹。索性她也不在意这些了。

  与其纠结梦里的细微之处,不如趁着这个梦境好好放松一下。

  她向湖里望去,镜子一样的湖面中异色的双眼随着她的动作一眨一眨。湖面中倒映出一个金发女人的身形,诗萝回头,看着女人露出微笑。

  “日安,莉可莉丝小姐。”  

  有个说法是梦里见到的人都是自己曾见过的,哪怕只是一面之缘,诗萝虽然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什么情况下见过那些精灵树人之类的非人族,但是面前这人却是是她认识,并且是看着她长大的一个人。

  莉可莉丝笑着坐在了她身边,金发随意的散落在地面上,青色的双眼与面前这摊湖水比起来一时间不知道是哪个更为清澈。

  “不用担心,事情最后都会顺利解决的,”

  她伸手似乎要摸诗萝的头,诗萝愣愣的看着她的嘴型,虽然她听不清最后两个字,但看着她的口型却不像是自己的名字。

  

  “——。”

  

  触及到白发女孩额上的冷汗,莉可莉丝一惊,伸手用帕子帮她擦去了汗水。“怎么了?”

  

  “……我又做了那个梦。”

  

  挂于空中的弯月将月光洒下,给她的白发镀了层银光,那只蓝色的眼睛在只有月光的条件下越发显得黯然。莉可莉丝轻叹一口气,把她抱在了怀里低声开口。

  “我说过了,一定都会过去的,放心吧,”

  

  女孩脚边的花朵在她的动作中不慎被压碎,淡紫的花汁在她的长袜上浸染出层层印记。

  

  “维坦。”



——————TBC————

莺初解羽
祂曾是神 话说霾大什么时候发《...

祂曾是神


话说霾大什么时候发《塔与少女的无题诗》呢?

祂曾是神








话说霾大什么时候发《塔与少女的无题诗》呢?

鸦羽

越到考试我越浪.jpg

p1是今天无重力一周年的图

p2p3捕梦网(?)


越到考试我越浪.jpg

p1是今天无重力一周年的图

p2p3捕梦网(?)


鸦羽

记混乱的一天(3)

α5全员向

有ooc慎入

我放弃三部分写完了(?)

诗萝→维坦

维坦→莉可莉丝

蕾拉→莱特妮丝

莱特→诗萝

女神→蕾拉

  

  

  可能是由于蕾拉的表情实在是过于怀疑人生,诗萝主动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没事,我们的作品也经常被她翻着看。”

  “那你们……”

  “所以我们藏东西越来越熟练了。”

  “……”

  

  蕾拉无言以对,低下头继续自闭。

  莉可莉丝轻咳一声,拍了拍维坦和诗萝的肩膀

  “走,我有点事要问你们。”

  她转过头,看向不知所措的莱特妮丝微微颔首,用下巴指了指蕾拉的方向。“去哄哄?我看她今天...

α5全员向

有ooc慎入

我放弃三部分写完了(?)

诗萝→维坦

维坦→莉可莉丝

蕾拉→莱特妮丝

莱特→诗萝

女神→蕾拉

  

  

  可能是由于蕾拉的表情实在是过于怀疑人生,诗萝主动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没事,我们的作品也经常被她翻着看。”

  “那你们……”

  “所以我们藏东西越来越熟练了。”

  “……”

  

  蕾拉无言以对,低下头继续自闭。

  莉可莉丝轻咳一声,拍了拍维坦和诗萝的肩膀

  “走,我有点事要问你们。”

  她转过头,看向不知所措的莱特妮丝微微颔首,用下巴指了指蕾拉的方向。“去哄哄?我看她今天受了点刺激。”

  

  莱特妮丝:……不就是因为您吗。

  

   莱特妮丝目送着她们几个进了另一件屋子,走过去拍拍蕾拉。“还好吗?”

  “……不是很好”蕾拉吐魂,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你不知道我一路上都说了什么……而且那些画……!”

  “以你的性格又不会说女神的坏话,”莱特妮丝索性坐在了蕾拉的身旁,拍了拍她的肩打断了她想要说的话“而且你该庆幸箱子里那些她没看见。”

  “我……那些是练人体的!!”

  “嗯,你拿女神练人体”

  “……”

  莱特妮丝明显感觉到手下的身子一僵,努力压下嘴角的弧度继续调侃,“还练了个上色。”

  

  “……莱特,莱特妮丝,舞者小姐,”

  “你到底是来哄我的还是损我的啊!!”

  

   蕾拉几乎要炸毛,伸手摁住莱特妮丝的肩膀把她摁到地上,就像她们在放逐之地一贯的打闹一样,然后……

  

  “咳……打扰了?”

   蕾拉听见自己的声音从那个房间的方向传来,她和莱特妮丝难得的保持了同步,僵硬的朝那个方向扭头,然后看到了捂眼睛的诗萝捏紧了拳头的维坦,以及手握了拳放在唇边似笑非笑的莉可莉丝。

  

  “我不是我没有这是误会!!”

  蕾拉下意识的反驳,麻利的从莱特妮丝身上爬起来顺便把她拉起来。腼腆的舞者小姐刚一起来就害羞的把脸埋进了手里,一旁和她一起长大的画师表示信你个鬼。

  

  “我……莱特姐身体太轻了我不适应所以摔了不好意思!”

   “?”

  莱特妮丝看着身上多出来的锅不知所措。

  

   莉可莉丝走到捂脸的莱特妮丝身边,继续一下一下的摸她头发“别紧张,我理解的,她们两个平时……”

  “莉可莉丝大人!!”

  

   双生的祭司姐妹即使换了身体也默契依旧,而她们的女神毫不介意的耸耸肩,“啊,被凶了,我闭嘴。”她又转去摸蕾拉的白发, 一头短发又细又软,在放逐之地时的营养不良导致底子很弱,即使在后面养回来了身体也有些瘦弱,更何况纤细的舞者小姐也似乎在刻意的保持体重。她捏了捏“莱特妮丝”的脸,软软的,似乎仅有多余的肉都长在这里,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莉可莉丝比量了一下现在自己的身体和“莱特妮丝”的身高,扭头看向真正的莱特。“我记得你好像比她大一岁?”

  

  莱特妮丝:……我知道我矮您闭嘴行吗?

  

   “好了说正经的,”莉可莉丝收回手拍了拍,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引回自己身上,“说说你们昨天都做了什么和平时不一样的??”

  

  她的视线投向蕾拉和莱特,收起了玩笑心思时她倒是不负女神之名的肃穆端庄。蕾拉歪着头想了想开口,“好像也没什么……啊对了莱特姐昨天我们喝的酒是你弄来的吗?”

   “不是啊,我回家的时候就有了,我以为是你……?”莱特摇摇头,歪头看着蕾拉。

  “……我看着像什么爱喝酒的人吗??”

  “……昨天……”

  “第一次喝有点兴奋嘛……”

  

  两人看向祭司和女神,实在是想不出来她们喝酒的样子。

  尤其是昨天刚耍过酒疯的蕾拉。

  

  诗萝皱眉沉思了一会,开始在身上翻找,最后在侧兜里翻出了一个小小的糖果。白色的糖纸上用蓝色的笔画了一个眼睛一睁一闭的鬼脸。“酒心巧克力,昨天不知道是谁放在我们桌子上的。”

  

   她拆开糖纸,白巧克力上面是用抹茶画的一条一条的绿色波纹。“抹茶的味道把酒味盖过了不少,我是吃了三个才吃出来的。”莱特妮丝看着她手上的巧克力,暗搓搓的捏了一把腰。

  

  啊,和自己一直在控制的差不多细,这就是神恩吗(?)

  

   接下来就是莉可莉丝了,女神大人手指点着下唇沉思了一会,“提拉米苏?虽然没吃出来什么酒味但是我记得这种东西是要加酒的?”

  

  “……我能先问一件事吗?几位都不怕有人下毒吗?”

  “在塔或者神殿上,你觉得想对我们祭司或者女神大人不利的人会那么容易进来吗?”

  

   “女神大人,我有事想要禀报。”

   突然进来的白袍人吓了蕾拉一跳,她的袖子被“蕾拉”拉了拉,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开口。

  “那我们就先退下了,女神大人。”

  莉可莉丝咬重了最后四个字的读音,给维坦使了个眼色拉着其他几个人退进了旁边的小屋子。被拉着的蕾拉吞下了差点说出来的那句“这不就来了吗”。屋门关上的前一刻,微风悠悠吹来了一句话。

  

  “你何以断言放逐是惩戒?”

  

  

————TBC——————

写上的时候:啊我分上下应该就能写完了

写中的时候:……分上中下怎么也都能搞定了吧

现在:我错了.jpg

注:练人体的画不穿衣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