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莉莉波特

1425浏览    573参与
椰子煲鸡汤
莉莉:每当我想做什么事的时候我...

莉莉:每当我想做什么事的时候我都会问自己一个问题:波特会干这事吗?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就偏不做。

莉莉:每当我想做什么事的时候我都会问自己一个问题:波特会干这事吗?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就偏不做。

为雪白头

【斯莉】斯心不改

是和姐妹一起写的文鸭! 


大概是个中篇?不会很长【快开学了,虽然网课,但毕竟生活所迫,更新不定】


HP同人


斯莉


严重ooc


重生


双视角


小学生文笔


不喜勿喷


上文指路:

https://gghydad.lofter.com/post/309b715c_1c7fc2e64是个楔子 


▲请慢用


第一章莉莉视角


     我从小生活在一个麻瓜的家中,从来不知道我魔法一事。但是我的身边,总是有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每当遇到我并不想做的事情的时...

是和姐妹一起写的文鸭! 


大概是个中篇?不会很长【快开学了,虽然网课,但毕竟生活所迫,更新不定】


HP同人


斯莉


严重ooc


重生


双视角


小学生文笔


不喜勿喷


上文指路:

https://gghydad.lofter.com/post/309b715c_1c7fc2e64是个楔子 


▲请慢用





第一章莉莉视角


     我从小生活在一个麻瓜的家中,从来不知道我魔法一事。但是我的身边,总是有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每当遇到我并不想做的事情的时候,或者遇到危险时,似乎总有一种力量在帮助我,让我避免陷入困境。比如,荡秋千的时候,即使我在秋千荡到了最高处时松开手,也不会重重的摔下去;我可以让花瓣在手中不停的开合;可以让头发在剪完一个我不喜欢的头后长回原来的样子。但是我的姐姐却不可以。直到十岁那年,我遇到了一个男孩子,他告诉我,我是一个女巫。

    我的第一反应是他在侮辱我,这个男孩简直太没有礼貌了!我小时候,童话故事里的女巫都是脸上布满皱纹,对着善良的公主施恶毒的魔法,还有一个大大的鹰钩鼻(如果用鹰钩鼻子而评判女巫的标准,我看他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巫。)

     不过接下来,我就意识到,他似乎是认真的。如果不是发生在我身旁的那些怪事的话,我真的会把他当成一个逃出来的神精神病患者(他那奇怪的宽大的衣服),立马打电话送进疯人院。但是他的眼神告诉我,他是认真的。

仔细打量眼前的这个男孩,谈不上帅气,但鹰钩鼻有些漂亮,当然也有些令人害怕。油油的黑色长发【对于一个男生来说不短了】大概几天没有洗过,阳光的照射更显现出头发的脏。不合身的衣服松松垮垮挂在身上,袖子的宽能抵上他的四个胳膊,五分的短裤缝缝补补,也一样肥大。

   总而言之,这不是一个合群的男孩。

   他用那双黑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我,我心里有些发毛,他的脸依然涨得通红,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姐姐站在一边,不耐烦地尖叫起来“你是斯内普家的那个男孩!”她转过头来望着我”他们家住在河边的蜘蛛尾巷!“

    蜘蛛尾巷,大人们提起来都是一副轻蔑的神情,那里实在是破烂不堪。也许是受大人们的影响,孩子们也觉得那里是个下三滥的地方。虽然我们不喜欢因为这个轻易取人,不过现在看来,它真是个逃离开这奇怪男孩的好借口。接下来,他对姐姐用那副鄙夷的神情喊出了“麻瓜”两个字。虽然我并不知道这个词含义,但他的语气和神态非常明显的表明了,这不是什么好词。姐姐一定也听出来了。“莉莉,我们快走吧”我立刻跟着姐姐离开了。但还是多看了两眼他。他看起来并不好。可姐姐也不喜欢他。

         回到家之后,我一直在想今天见到那个男孩。虽然他说话并不好听,衣服和人都脏兮兮的,还住在蜘蛛尾巷,但是,我们不应该根据一个人出身判断一个人。他最后一个人站在那里的样子,有点可怜。

         那天晚上,我有些心不在焉。“莉莉?莉莉!”“什么?”我回过头,姐姐穿着睡衣,站在门口。“你怎么了?叫了你好几声都没有答应”姐姐皱起眉头“你是在想他吗?斯内普家那个男孩?回家后就显得心不在焉地。”“不,我没有.........”“别再想他了,那个出言不逊的家伙。对了,水烧好了,妈妈叫你去洗澡”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脑海里仍回想着斯内普家男孩那可笑的样子和他说的话。“女巫”我?“男巫”?他?但说实话,我还真的有点想再认识认识他,说不定,交个朋友。

        两个巫师之间的友谊?一定很有趣吧。






椰子煲鸡汤

(教子现场)

詹姆:我们不是很生气,我们是很失望。

莉莉:不,我们就是很生气。

詹姆:对对对,我们是生气,不过我们会过去的。

哈利:谢谢爸爸。

莉莉:不,我们不会就这样饶了你。

詹姆:莉莉,我又不会读心术。

(教子现场)

詹姆:我们不是很生气,我们是很失望。

莉莉:不,我们就是很生气。

詹姆:对对对,我们是生气,不过我们会过去的。

哈利:谢谢爸爸。

莉莉:不,我们不会就这样饶了你。

詹姆:莉莉,我又不会读心术。

Jily搬运工
波特,别撩你那鸟窝头,一点都不...

波特,别撩你那鸟窝头,一点都不帅。

——可你脸红了。

波特,别撩你那鸟窝头,一点都不帅。

——可你脸红了。

椰子煲鸡汤
莉莉:干他娘的 詹姆:干我吧。...

莉莉:干他娘的

詹姆:干我吧。(正面上我)❤

莉莉:……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莉莉:干他娘的

詹姆:干我吧。(正面上我)❤

莉莉:……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叉子迷妹
【授权转载】 cr:half_...

【授权转载】

cr:half_blood _prince 

https://www.instagram.com/p/B6dmk_7AKjB/?igshid=1ktvo5vgele1i

【授权转载】

cr:half_blood _prince 

https://www.instagram.com/p/B6dmk_7AKjB/?igshid=1ktvo5vgele1i

Jily搬运工

詹姆:你怀孕了?

莉莉:没错,我们要有孩子了。

詹姆(喜气洋洋):我们要有孩子了。

詹姆:你怀孕了?

莉莉:没错,我们要有孩子了。

詹姆(喜气洋洋):我们要有孩子了。

叉子迷妹

【授权转载】

詹莉cosplay

https://www.instagram.com/p/B1CTQ9pHXNA/?igshid=11fvz45gs2q8u 

JP:silianeus

LiLy :mocomo

【授权转载】

詹莉cosplay

https://www.instagram.com/p/B1CTQ9pHXNA/?igshid=11fvz45gs2q8u 

JP:silianeus

LiLy :mocomo

叉子迷妹

【授权翻译】犬莉闺蜜谈心(詹莉/犬狼)

情人节快乐! 

闺蜜合照(windgecordiant太太的授权之前拿过了)

[图片]

授权图:

[图片]


链接: 

https://ashes-and-ashes-dust-and-dust.tumblr.com/post/190747860134/hope-you-get-through-your-writers-block-for 

作者:ashes-and-ashes-dust-and-dust 

【Warning】:含一点黄色暗示跟粗言秽语超标。 

“这么说你不喜欢他?” 

莉莉深深地叹息了声。她粗暴...

情人节快乐! 

闺蜜合照(windgecordiant太太的授权之前拿过了)

授权图:


链接: 

https://ashes-and-ashes-dust-and-dust.tumblr.com/post/190747860134/hope-you-get-through-your-writers-block-for 

作者:ashes-and-ashes-dust-and-dust 

【Warning】:含一点黄色暗示跟粗言秽语超标。 

“这么说你不喜欢他?” 

莉莉深深地叹息了声。她粗暴地拽了拽小天狼星的头发——小天狼星假装抗议地尖叫着,甩开她的手。 

“梅林,女人。你想扯掉我的头发吗?” 

她做了个鬼脸。“你头发太丝滑了!我没法把它编好——细碎的发丝都绑不住了。” 

“她就是这么说的。”小天狼星低声说。“强烈推荐你去‘偷马琳的护发素’。” 

莉莉笑着说。“她会割掉你的蛋蛋的。” 

“她可以试一试。” 

“哦,我会告诉她是你说的。” 

“那她就真的会这么做了。” 

莉莉只是翻了个白眼。她又揪了揪小天狼星的头发,把头发用手指绞了起来。公共休息室里很安静——詹姆在训练魁地奇,彼得可能在观看,莱姆斯还在医院里。 

小天狼星不知道怎么回事,由于秋分的缘故,莱姆斯上次变形尤其艰难,那夜漫长得好像白天永远不会来临。他竭力抑制住喉咙里的恐慌,紧紧地攥住脚踝,他太用力了,脚踝都开始颤动。 

莉莉的手指还在他身后。“小天狼星,”她说,“你没事吧?” 

小天狼星咽下口水,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当然,”他努力笑出来。“我很好。你到底喜欢不喜欢詹姆?” 

这样改变话题很笨拙,但是莉莉她耸了耸肩,放弃了刨根问底的时候,小天狼星简直想亲她。“他是个混蛋。” 

“好吧,”小天狼星说,窗外有一个影子闪过——他想知道是谁在操场飞行,“但是,只是一个混蛋?还是‘他很性感——但是很傲慢——哦,梅林,我都湿了的——混蛋’?” 

这次她肯定是要拽掉他的头发。小天狼星瑟缩了一下,踉踉跄跄地退了回来,发出一声呻吟。 

“梅林!这只是一个问题!” 

“告诉你吧,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和詹姆混在一起的。你们两个的脑袋都大得可以把湖堵上。” 

“大到把大乌贼逼出家门?那可办不到。” 

莉莉把他踹下去。“我觉得他是个混蛋,非常感谢。彻彻底底的浑球。” 

小天狼星看着她,她的脸涨得通红,声音变弱了,眼睛牢牢地盯着地板。 

“哈!你喜欢他!” 

“我不!”莉莉立刻说。她的脸颊变得更红润了,小天狼星忍不住狂笑。“哦,滚你丫的蛋!” 

“你喜欢他的什么?”小天狼星边笑边问,“是他的身体吗?他的魁地奇特长吗?还是他——”他哼了一声,几乎把身子弯成两半。“哦,该死的。不会是他的头发吧?” 

“闭嘴!”莉莉又喊了一声,但小天狼星笑得停不下来。“你真他l妈不成熟!” 

“告诉我!” 

“我不喜欢他!” 

“鬼信你。你喜欢他什么?” 

莉莉咕哝着,拳头打在地板上。“好吧。如果我告诉你,你能他l妈的闭嘴吗?” 

小天狼星边笑边勉强地点了点头。 

“是——”莉莉打断了。“哦,操。只是——他骑在扫帚上真好看!他的长袍和头发都被弄乱了,两腿间夹着那块该死的木头……” 

小天狼星受不了了。 

他笑得打滚,快笑吐了,他的牙齿碰撞在一起发出咯咯的声音。 

莉莉骂骂咧咧,用枕头一遍又一遍地打他,但小天狼星不在乎。他发现自己在哭,脸颊被泪水打湿,他几乎被自己的鼻涕噎到。 

“哦,我的天哪,”他终于能说出话了,“我的天啊。他双腿间的木头——” 

“你说过你会停下来的!”莉莉对他发出嘘声,她的脸红得几乎跟她的头发融为一体。 

小天狼星又让她用枕头打了他一下,羽毛飞进了他的嘴里,他咳嗽起来。“好吧!对不起,对不起!” 

“你最好乖乖的,”莉莉一边咆哮一边把枕头一遍又一遍地打到他的脸上,“如果你告诉别人——” 

“我不会的!我保证!” 

“要是你敢,我就叫马琳把你咔嚓了。我发誓。你知道吗,马琳都要站一边去。我要亲自把你的蛋蛋割下来。” 

小天狼星又笑得滚在地上。 

他最后一次忍住了笑——莉莉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她的头发在她红扑扑的脸上闪着愤怒的光晕。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发誓。” 

莉莉把他推开,叹了口气,用手捂住脸。“哦梅林。我真是一团糟。” 

小天狼星走到她身边,让她把头靠在他的胳膊上。“我知道。”他说,莉莉从侧面狠狠地戳了他一下。 

“该死!疼!” 

“不疼我干嘛戳你。” 

“真粗鲁!”小天狼星叹了口气,盯着天花板。“我是认真的。”他咧嘴一笑,莉莉对这个双关冷笑话翻了个白眼。(serious老梗了) 

“好了好了!我只是觉得……哇。这是一个沉重的任务,你那番色l情的真情大告白。就跟我看到莱姆斯时脑子里想的一样。” 

莉莉眨眼。“什么?” 

“什么?” 

一团红色的云遮住了他的视线。莉莉俯在他的脸上,她的头发垂到他的眼睛和嘴里。他把她的头发吐出来,叹了口气。“莉莉。” 

“你喜欢莱姆斯吗?” 

小天狼星愣在原地。“你说什么?” 

“莱姆斯。”莉莉的声音很平静。“你刚才说了'这是一个沉重的任务,你那番色l情的真情大告白。就跟我看到莱姆斯时脑子里想的一样’”。 

"我没有..."小天狼星没底气地说。"哦我cao了。” 

莉莉仰起头笑了。 

莉莉笑得很厉害,她的肩膀颤抖着,用手背擦去眼泪。小天狼星有一种可怕的似曾相识的感觉,用一只手抓起枕头,让它朝莉莉的后背扔过去。枕头成功扔中她,羽毛都飞出来了,却没能止住笑声。 

“他l妈的伪君子,”她笑道,“你这个十足的伪君子,那样取笑我——” 

“不是——” 

“哦,莱姆斯和他的书,还有他的小臂都像我的一样鼓了出来——”小天狼星扑向她,用枕头打了她——她尖叫了一声,尽管他朝她扔了一把羽毛,她还是笑个不停。“我要带他去市区,像一匹又大又坏的种马一样骑他——” 

“我什么时候骑过……” 

“你们他l妈的,”一个疲惫的声音从门口响起,"在干嘛?” 

莉莉和小天狼星抬头看到了莱姆斯靠在墙上,看起来筋疲力尽——他的身边缠着绷带,眼袋很深,皮肤丰满而苍白。 

看到莉莉倒在地上,小天狼星跪着,枕头还挂在他松开的手指上的情景,他笑了。小天狼星第一次意识到羽毛纷飞的场景是多么美丽,光线透过窗户照了进来,莱姆斯像王子一样站在废墟中间。 

莉莉看了看小天狼星,又看了看莱姆斯,笑得浑身发抖。小天狼星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我们——”小天狼星发出一声戏剧性的呻吟,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莱姆斯坐在他旁边,小心翼翼地伸直双腿,竭力想掩饰自己的僵硬。莉莉皱起眉头,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你怎么……” 

“很好。”莱姆斯笑着说,尽管笑容没有触及眼底。“我很好。” 

莉莉没有追问。她站起来,掸去短裤上的羽毛,朝门口走去。“好吧。再见?” 

“当然。”小天狼星说着,朝她意味深长的眼神翻了白眼。“你别……” 

莱姆斯打断了他。“詹姆会气坏的。他会割掉你的蛋蛋。莉莉,他一直在追你,却发现你跟他最好的朋友上床了。” 

“为什么每个人都想割我的蛋蛋?”小天狼星呻吟。“我喜欢我的蛋蛋!他们……" 

“胀吗?”莉莉一脸纯真地问。 

莱姆斯噎住了。 

"什么?” 

“滚蛋,你去骑你的扫帚去吧!” 

小天狼星也吼了起来,声音大得盖过了摔门的声音。莱姆斯迷惑地转向他。 

“你会告诉我怎么回事吗?” 

小天狼星摇摇头,闭上眼睛:“不,你最好别知道。” 

后记:很喜欢犬莉的闺蜜情,这篇太符合我对犬莉的想象了,像兄妹那样打架又互相关心,互相八卦喜欢的对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