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莎乐美

13103浏览    204参与
弑零

青涩、空洞又别扭的话语,无非还是那句承诺,我爱你。

"你为什么不看看我。只要你看到我,你一定会爱上我…爱的神秘比死亡的神秘更伟大。"

——莎乐美

青涩、空洞又别扭的话语,无非还是那句承诺,我爱你。

"你为什么不看看我。只要你看到我,你一定会爱上我…爱的神秘比死亡的神秘更伟大。"

——莎乐美

Legendary Driver
接着摸小公主,我爱她!😭

接着摸小公主,我爱她!😭

接着摸小公主,我爱她!😭

Legendary Driver

现代装的小公主。金发金眼赛高!

“约翰连看她一眼都不敢,他根本没有信仰。”

现代装的小公主。金发金眼赛高!

“约翰连看她一眼都不敢,他根本没有信仰。”

施陶丁格如是说

「It is not wise to find symbols in everything that one sees. It makes life too full of terrors.」


“在人们看到的每样东西上都找到符号是不明智的。它会使生命充满恐惧。”

「It is not wise to find symbols in everything that one sees. It makes life too full of terrors.」

 


“在人们看到的每样东西上都找到符号是不明智的。它会使生命充满恐惧。”

中也他有那么(比划)可爱

莎 雕 美(下)

ooc,文笔崩坏,莫当真,如与他人文章雷同,纯属巧合

可能毁三观,不喜欢莫踩

个人偏爱莎乐美,不喜欢看梅林吃瘪的可以走了


        莎乐美,希罗底之女,金银财宝和香料绸缎宠出来的少女,娇生惯养的公主。


        虽然在恋爱方面是比清姬更要疯狂的性子,但正因为其满心纠结着圣约翰,她对其他事物的认知非常单纯,也极其容易被骗。...


ooc,文笔崩坏,莫当真,如与他人文章雷同,纯属巧合

可能毁三观,不喜欢莫踩

个人偏爱莎乐美,不喜欢看梅林吃瘪的可以走了



        莎乐美,希罗底之女,金银财宝和香料绸缎宠出来的少女,娇生惯养的公主。


        虽然在恋爱方面是比清姬更要疯狂的性子,但正因为其满心纠结着圣约翰,她对其他事物的认知非常单纯,也极其容易被骗。


        4月1日那天,大魔法师梅林笑嘻嘻地出门,满腹的殚精竭虑编了一晚上的瞎话正准备往无辜的人身上倒,就碰上了希腊的大魔女牵着自家尚且年幼的小魔女路过。

        “哎呀——这位美丽的女士——”

        大魔女露出嫌弃的表情,还没等他说完,就带着一脸懵逼的小侄女快步走开了。

        梅林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大哥哥我的人气就那么差吗???

        “那个……”一只手轻轻地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可以让过一下吗?”

        梅林不愧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骑士王口中的“臭不要脸”,马上洋溢出灿烂的笑,猛地转过头,空气中魔力变成的花朵扑了莎乐美一脸。

         莎乐美笑面轻僵。

         梅林选择性忽略了她的表情,神采飞扬:“这位美丽的公主殿下——”


         然后就被骗了。


         莎乐美标准土下座,双手合十一脸惭愧:“抱歉master,打扰了大家的睡眠非常抱歉!”

         “嗯……所以梅林告诉你,连续在半夜走廊里反复横跳一个月就可以让圣约翰爱上你???”藤丸立香有些无语,“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空气顿时安静下来,莎乐美低着头不语,藤丸立香和福尔摩斯不约而同地抬眸,看着静静飘浮在她身边的金色骷髅头。

        死去的圣人,哪怕只剩头颅,也不愿意理睬所谓“荡妇的女儿”。

        “那个头颅,是可以说话的。”福尔摩斯记得希腊的大魔女说过这句话。

        哦——

        果然是所谓的“圣人”啊。


        “嘁。”藤丸立香移开了眼睛,“莎乐美,听我说——”

        “master。”福尔摩斯制止了他,蹲下来和莎乐美对视,笑得温润又无害,“莎乐美小姐,请听我说。”

        “圣约翰呢,年代久远又受上帝恩慈,所以仅仅在午夜反复横跳是没有用的。”

        “最好是每天都向他倾述你的爱意,并且常常帮他回忆当年的你的舞蹈——”

        “长久以来,他一定会被你的恒心打动的哦。”


        既然是疯狂的berserker,就让她永远沉浸在爱的梦里吧。

        如果让她发现了自己犯下的罪孽——

        那双漂亮的,紫宝石一样的眼睛,会因此黯淡无光的。


        次日。

        梅林刚出门,就被阿尔托莉雅和阿尔托莉雅alter架回房间。

        梅林:“???”

        阿尔托莉雅:“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莎乐美小姐那么单纯的人你也骗!还没有打算圆一下骗局的亚子!”

        “????”

        阿尔托莉雅alter撸起袖子,淡金近白的眼睛紧盯自己曾经的老师。

        “master特别告诉我们,莎乐美小姐在走廊里左右横跳了一星期,请你依照她的样子每天在自己房间反复横跳三小时,我们代为监督。”

        “Why——?????”

        “听说你还骗了lily的糖果?”阿尔托莉雅微笑,抽出咖喱棒狠狠怼了下地面。

        “还有美狄亚小姐的手办?”

        “还有……”

        ……


       梅林大魔法师的快(悲)乐(剧)生活,还在继续。(棒读)

中也他有那么(比划)可爱

莎 雕 美(上)

沙雕向,与现实毫无关系

玩梗而已,莫杠

——————————————————————————————

        迦勒底向来有五大怪谈在流传着。

        半夜三更时幽灵喃喃自语,幽怨诡异:“我不想加班……不想加班——我好惨啊……”

        凌晨时在走廊里神出鬼没从左飘到右的恐怖黑纱女人,听某不愿透露姓名的master说,他上厕所...

沙雕向,与现实毫无关系

玩梗而已,莫杠

——————————————————————————————

        迦勒底向来有五大怪谈在流传着。

        半夜三更时幽灵喃喃自语,幽怨诡异:“我不想加班……不想加班——我好惨啊……”

        凌晨时在走廊里神出鬼没从左飘到右的恐怖黑纱女人,听某不愿透露姓名的master说,他上厕所时看见了那个女人,嗖的一下又不见了,吓得他差点当场去世;

        喜欢在御主房前游荡的亡灵三姐妹(?);

        在三伏天还拖着棉被到处晃荡的雪山鬼怪;

        十二点半时在厨房里聚众吞噬食物的鬼女。



        “诸葛孔明说梦话……源赖光、清姬、静谧哈桑夜袭,安娜斯塔西亚梦游,还有阿尔托莉雅们半夜偷吃东西。”名侦探福尔摩斯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马上推理出事情的真相。

        “不过黑纱女人——”

        俊美的男人思考片刻,随即对惶恐不安的藤丸立香露出诱惑人心的笑容。

        “master,今晚一起去看看吧。”

        “——蛤?”




        凌晨,藤丸立香还在试图说服福尔摩斯:“都这么晚了,不要打扰别人睡觉,还是回去吧……”

        “不行呢master,”福尔摩斯再度使用魅惑的笑容,“不明白事情的真相我是睡不着的。”

        “黑纱女人也不一定会出来啊!”

        “那就蹲守在这里,直到她出现为止。”

        “我可没有——”

        “嘘。”福尔摩斯意示他小声,拉着他躲到墙后,“有人出现了。”

        那是个身穿黑衣披着黑纱的女人,看不清脸,只能借着微弱的光看见些许漂亮的身体弧线。

        她开始动了,雪白的手提起黑色的裙摆,露出一双纤细的小腿。

        然后,她踮起脚尖,用像优雅的公主跳交际舞一样的高贵气质——

        在走廊两边反复横跳。

        她明显很熟练,跳得又快又准,优雅中带着一丝沙雕,高贵中又带了些许奔放,把两人唬得不知作何反应。

       过了半晌,福尔摩斯深吸一口气,忽然高声大喊:“呔——现出你的原形来!”

       那女人一愣,福尔摩斯趁机展开宝具,三盏大灯一列排开,眩目的灯光全部打在她身上。

       藤丸立香瞪大了眼睛,失声喊道:

       “莎乐美小姐!”

墨莉忒

莎乐美、桑松和帕拉塞尔苏斯:微妙交汇于头颅

莎乐美和桑松就不说了吧……但我实在没想到看个头颅小史能看到帕拉塞尔苏斯……


莎乐美

卡拉瓦乔喜欢让他那些半无头的描绘对象永远悬于生死之间的痛苦瞬间。在他的《圣约翰的斩首》中,那个倒霉囚犯的脖子被砍,但并没有完全砍断,刽子手正伸手去拿一把刀子,以便完成这项工作,当然刀子总是够不着。与此同时,莎乐美的女仆俯身向着那个垂死之人,端着银盆去盛他的头,但她不忍心看。或者,尽管血腥的恐怖就在面前,但她依然被吸引并朝着斩首行动靠近。

尽管看上去似乎很不协调,但斩首常常被看作是一种色|情行为。《圣经》中犹滴和莎乐美的故事暗示了一颗被砍下的头颅所带来的强烈兴奋,一些被其戏剧性力量所吸引的艺术家们一而再...

莎乐美和桑松就不说了吧……但我实在没想到看个头颅小史能看到帕拉塞尔苏斯……


莎乐美

卡拉瓦乔喜欢让他那些半无头的描绘对象永远悬于生死之间的痛苦瞬间。在他的《圣约翰的斩首》中,那个倒霉囚犯的脖子被砍,但并没有完全砍断,刽子手正伸手去拿一把刀子,以便完成这项工作,当然刀子总是够不着。与此同时,莎乐美的女仆俯身向着那个垂死之人,端着银盆去盛他的头,但她不忍心看。或者,尽管血腥的恐怖就在面前,但她依然被吸引并朝着斩首行动靠近。

尽管看上去似乎很不协调,但斩首常常被看作是一种色|情行为。《圣经》中犹滴和莎乐美的故事暗示了一颗被砍下的头颅所带来的强烈兴奋,一些被其戏剧性力量所吸引的艺术家们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新回到这两个故事:一段勾引人的舞蹈,一次残忍的处决,一个盛着刚被砍下的人头的银盆。在《新约》中,希律王的继女——通常被认为是莎乐美——在他的生日宴会上跳舞。国王被她的表演给迷住了,提出可以满足她的任何愿望,在跟母亲商量之后,莎乐美要求得到施洗者约翰的人头,并装在盘子里。希律王感到不安,但他答应了莎乐美的要求。约翰曾公开谴责希律王与莎乐美母亲之间的婚姻,他在监狱里被处死了,他的人头被装在一个大浅盘里带给了莎乐美。

到了20世纪之交,莎乐美成了一个带有强烈|性|暗示的人物,出现在音乐厅、早期电影和绘画中,像古斯塔夫·克里姆特和弗朗茨·施托克这样一些艺术家把她描绘为一个半裸的、自鸣得意的、挑衅性的、勾引男人的女人,手里拿着她那可怕的奖赏。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莎乐美被看作是一个狡诈多于智慧的女人,她的性魅力赋予她力量。并非巧合的是,莎乐美在这样一个时代的很多艺术家的眼里成了一个性感怪物,现实中的女性正在寻求教育、就业与平等的权利,从而抛弃她们的“恰当天性”,这样的女性比从前任何时候都要多。莎乐美的奖赏(一颗装在银盘里的被砍下的人头)代表了男人在面对女性解放时可能会失去的一切——她如此近距离地拿着的那颗人头代表了男人的领导地位,代表了他们的权威,他们的知识霸权和专业霸权——与此同时,作为这颗头颅的新主人,莎乐美则在一种获得证明的狂喜状态中翩翩起舞。


桑松

死亡不再出自刽子手本人之手。相反,击打的力量由一台机器控制,刽子手的角色因此得到改变:从一个恶魔般的刀斧手变成了一个设备齐全、有点挑剔的工程师。一些探访巴黎的观光客遇到了恐怖统治时期的首席刽子手夏尔-亨利·桑松,他们评论说,桑松令人吃惊地彬彬有礼,受过良好的教育,而且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桑松在身体上并不需要很强壮,但他必须有条不紊。断头机属于首席行刑者,他负责维护这台机器。他必须把它小心谨慎地组装在一块平地上,准确地调整好,确保速战速决,万无一失。每个零部件都必须保持清洁,血必须洗掉,刀片必须磨快,但对于致命一击本身,刽子手只是另一个旁观者,就像其他每个人一样。法国的刽子手实际上是专门的操作管理者,在20世纪,那些穿着一身蓝色工装的工人强调了这一事实,在行刑之前,你可以看到他们正在组装断头机。

偶尔,一个受害者从人群中凸显出来。在一次大规模处决之后——当时超过50个“密谋者”在1795年6月7日的28分钟之内被杀,其中有一个杂货商、一个音乐家、一个老师和一个柠檬水推销员——就连著名的刽子手桑松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流血。一个18岁的女孩妮可·布沙尔是当时被杀的人之一,在桑松看来,她似乎如此脆弱而单薄,以至于“一只老虎都会怜悯她”。桑松受不了,不得不离开断头台,那天夜里,他在日记中写道:

 “可怕的一天。断头机吞掉了54个人。我已筋疲力尽、勇气顿消。那天夜里,坐下来吃晚饭的时候,我告诉我妻子,我可以看到我的餐巾上的血迹……我不能自称拥有我并不拥有的任何感知能力:我太过经常、太过贴近地目睹了我的人类同胞所遭受的痛苦,以至于并不容易受到影响。如果我所感受到的不是怜悯,那必定是由于我神经质发作而导致的、大概是上帝之手在惩罚我对某种东西表现出来的怯懦和柔顺,这种东西与我生来所服务的正义几乎没什么相似之处。”

与此同时,一个报贩站在巴黎的大街上高喊:“这里有最神圣断头台的抽彩获奖名单。谁想看这份名单?今天有60个左右。”

桑松知道自己的位置处于一场无法停止的演出的中心,所有表演者都要扮演他们各自的角色。妮可表演得很完美。一个助手过来绑她那瘦小的手腕,并问道:“这只是个玩笑,不是么?”此时,妮可破涕为笑,答复道:“不,先生,它是真的。”


帕拉塞尔苏斯

16世纪著名的医生帕拉塞尔苏斯相信,当一个人被绞死的时候,他的“生命精气”将会喷发到颅骨的周围。只要死亡是突然出现的,这些精气就会被卡在骨头内部,仿佛它们突然被抓住、来不及逃出似的。

帕拉塞尔苏斯建议用一个被砍头之人的血作为治疗癫痫的药,人头和颅骨被更加紧密地与治疗颠痫发作联系在一起。

帕拉塞尔苏斯建议使用死人颅骨上长出的“苔藓”来治疗癫痫发作和“巅疾”,并用于伤口包扎,其根据是:死亡所释放出来的“生命精气”会从颅骨转入其表面生长出来的苔藓中。

fht 喃
库存搬运 看《莎乐美》

库存搬运

看《莎乐美》

库存搬运

看《莎乐美》

海德巽戀愛博主

“用您的利爪劃破我的身軀吧!用您的利爪刺穿我的心臟吧!我希望我的舞蹈——我希望我能讓您盡興哦。我也希望看見……究竟是愛把你吞沒呢?還是我被愛吞沒呢?”

“……啊啊。真是麻煩又惹人厭的女人啊。”


莎樂美海德的拉郎,我就整出來爽一下的,不太想細化(……)p1是後來再調整了一下顏色的圖,p2是原圖,p3和p4是拆開了的單人

“用您的利爪劃破我的身軀吧!用您的利爪刺穿我的心臟吧!我希望我的舞蹈——我希望我能讓您盡興哦。我也希望看見……究竟是愛把你吞沒呢?還是我被愛吞沒呢?”

“……啊啊。真是麻煩又惹人厭的女人啊。”


莎樂美海德的拉郎,我就整出來爽一下的,不太想細化(……)p1是後來再調整了一下顏色的圖,p2是原圖,p3和p4是拆開了的單人

赛博鸽子

【莎乐美×咕哒】爱之舞,死之舞

(一)

这是一个扭曲的故事。

少女的爱恋不掺杂质,因其纯粹而令人畏惧。

在这个故事中,你是主角,也是受害者。

现在塞壬正在用无比甜美的声音呼唤着你:

“Master~~~~!!”

于是你醒来了。眨了眨惺忪的睡眼,试图让模糊的视线恢复焦距。

呈现在你眼前的毫无疑问是一幅美景:绿发紫眸的美丽少女几乎完全趴跪在你身上,殷切的眼神锁定你,你一时之间怀疑自己的美梦还没有结束。然而当你的神智逐渐归位,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何种境况之后,美梦就在须臾间变成了噩梦。

“莎…莎乐美呜哇啊啊啊啊啊……!!”

“早安,master。您今天的精力也十分旺盛呢。”

“快……快从我身上下去啊啊啊啊!!...


(一)

这是一个扭曲的故事。

少女的爱恋不掺杂质,因其纯粹而令人畏惧。

在这个故事中,你是主角,也是受害者。

现在塞壬正在用无比甜美的声音呼唤着你:

“Master~~~~!!”

于是你醒来了。眨了眨惺忪的睡眼,试图让模糊的视线恢复焦距。

呈现在你眼前的毫无疑问是一幅美景:绿发紫眸的美丽少女几乎完全趴跪在你身上,殷切的眼神锁定你,你一时之间怀疑自己的美梦还没有结束。然而当你的神智逐渐归位,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何种境况之后,美梦就在须臾间变成了噩梦。

“莎…莎乐美呜哇啊啊啊啊啊……!!”

“早安,master。您今天的精力也十分旺盛呢。”

“快……快从我身上下去啊啊啊啊!!”

场面看起来有些滑稽。你,修复了七个特异点的御主,人理的守护者,在一个平凡的清晨毫无形象地对着自己的从者大喊大叫。甚至连芙芙都被惊动了,一蹦一跳地跑过来想要一探究竟。

“Master,真是的,你也差不多该习惯了吧。”少女保持着端坐在你身上的姿势,语气既娇且嗔:“每天早上都这样大呼小叫的,会让这里其他人感到困扰的。”

你顶着满脑子的问号和好不容易咽回肚子里的粗鄙之语,尽力维持出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在我认真考虑使用令咒之前,请你在五秒之内离开我的身体和我的床,最好能一并离开我的房间呜啊啊啊啊……!!!”

回应你的是少女一如既往的我行我素,对方不仅没有遵从你的话语,反而变本加厉地扑上来搂住了你的脖颈,这种举动即便在拥有众多出格系美少女(?)从者的迦勒底也是堪称反常的。

“早安,前辈,我带来了你要的……咦咦咦对不起打扰了!!!”

此时深受自己召唤来的从者所苦的你甚至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安慰自以为看到了什么限制级画面而满脸通红跑出去的纯情学妹,连在一旁不满地“芙!芙!”叫唤着的小动物你也无暇理会。你的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你跟这位令人头疼的从者结缘时的场景,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召唤场景:

“我是莎乐美,希罗底的女儿莎乐美。你就是master对吧,请多指教。”

当时的你被这位少女纯洁的外表和高贵的礼数所迷惑,远远没有看清现象下隐藏的本质。即便依稀记得她之后提到了关于接吻什么的成年人话题,见惯了各色不按套路出牌从者的你也是习惯性摆出一副“你master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的模样搪塞了过去。即便从玛修和达芬奇那里了解到关于这位从者的背景故事之后,你也并没有产生丝毫戒心,只是在心里感叹过一句:啊,说不定她跟清姬会很合得来。那时的你甚至隐隐希望她们在你看不到的角落里结成“恋爱受害者联盟(自称)”或者“‘男人被杀归根结底都是他们自己的错’——如是说联盟”,而放弃日复一日将你当作炽热爱情的投射目标和练习对象而不断进行骚扰。

而现在的你认识到了当时的想法是多么的天真。对于深信自己被心爱之人背叛而一怒之下犯下杀人罪行的清姬而言,尽管她总将一些与火有关的可怕话语放在嘴边,然而当她深信自己没有被所爱对象背叛的时候,那些话语就约等于调情般的威胁。但是莎乐美完全不同。少女一厢情愿地爱上了先知,却只得到漠视和无情的侮辱,在绝望中请求父王砍下先知的头,带着走向毁灭的狂喜吻上了那片早已冰冷的嘴唇。她自始至终没有得到,而她心里也清楚这一点,即便在被召唤出来之后依然保持着临死前徘徊于爱与毁灭之间的疯狂情感,在诸多因狂化而无法正常沟通的berserker之中仍是异常的存在。

她甚至曾经对你说,觉得自己应该作为foreigner被召唤出来才更合理。因为如果不是被外神所控制,人的身体又怎么能承载得下这样强烈到不顾一切的爱意?就像那位甘愿把一切奉献给艺术的北斋,她愿意牺牲一切来换取爱,即便是死后也不改其决心。

然而你只是个普通人,自认为无法承担这样连生死也置之度外的感情。尽管过往曾一次又一次面临生死存亡的险境,也曾不止一次为了人类的未来挺身而出,然而在不用面对这种境况时,你只想当个最普通不过的人类:每日享用三餐,有贴心的学妹在旁关照问候,跟曾经并肩作战的从者在走廊上碰面时笑着打声招呼,这就是你想象中的完美生活。你并不希望任何人任何事来打破这种步调,尽管你总是(并不情愿地)被卷进各种事端里。有时面对着少女饱含渴慕的明媚双眸,你甚至会唾弃自己的自私,就像在茫茫沙漠中拒绝了一位快要渴死的旅人。然而你的理智告诉你必须如此,这份感情无法被回应,你亦不想成为少女陈列柜中的下一位约翰。


某天夜里你做了一个梦。梦这个字眼的含义在迦勒底与在别处似乎有着很大不同,这世上绝大多数人可以在梦里穿金戴银、坐拥豪宅美婢,醒来一切照常,他们不会因为做梦而濒临死亡,也不会在梦中主宰一个世界的众生存亡。

在梦中你不可能看清自己的样子,只知道自己似乎高高在上,俯瞰世间。你伸出双手却发现眼前空无一物,于是你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拥有的并非人类形体。你向人间洒下清冷光辉,你看到少女向你献上赞美却不发一语,将下界所有尽收眼底,静待好戏开场。


(二)

那个夜晚究竟发生了什么,没有人说得清楚。

据说月亮拥有令人疯狂的能力,同时代的罗马皇帝传说被月光蛊惑了心智,由一位贤明的君王堕落为残酷的暴君。然而鉴于人们常将不可解之事归因于自然,此种说法或许并不可信。

但那个夜晚的月色的确很美。少女的肉体在月光下熠熠生辉,一切笼罩在梦幻之中。

希律王的宫殿中,来自耶路撒冷的犹太人争吵不休,自命不凡的罗马人高声叫嚷,奇装异服的希腊人和埃及人冷眼旁观,然而这一切在少女的舞蹈面前淡成一块微不足道的幕布。

迷恋着公主的军官因为公主爱上了先知而举刀自裁,侍从们奉王之命搬走了尸体,满地鲜血却还未来得及清洗。宴席上的美酒混杂着血腥气,把空气搅染得污浊而又淫靡。然而这一切都无损于少女的纯洁美丽。

每个人的目光都追随着少女身上随舞蹈层层剥落的七层纱,或贪婪或痴迷,而少女的目光从始至终只注视着你。天上那个遥不可及的你。

所有人都说今夜月色太美了。银白的月光落在少女的发少女的肩上,如有实质般一一抚过。当纱衣逐渐飘落,肌肤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少女轻轻战栗着,心中的火热却丝毫不减,反倒随着一舞接近尾声而愈见喷薄。

终于,少女不着寸缕的身体展现在所有人面前。空气中除了屏息的宁静,还隐隐回荡着巨大羽翼振动的声音。玫瑰花瓣如鲜血般在每个人脚下铺展开。少女在王的高声赞美中无动于衷地下跪,既不要宝物也不要半个王国,只是专注地凝视着王,说:“我要约翰的头颅。”

在这一刻少女的影像突然破裂开来,每个人只能瞥见其中的某个碎片。希律王看到了死之可怖,希罗底看到了复仇之快意,其他人看到疯狂的爱情,唯独高高在上的你看到了全部碎片拼凑在一起的那个面貌。

少女的脸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种极致的纯粹,纯粹到近乎邪恶。

名为莎乐美的存在,在说出“我要约翰的头颅”的那一刻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矛盾复合体。那个存在既是少女,也是死神;既是爱情的化身,也是你,月神的化身。

在那一刻你既是你,又是天上的月,同时也是莎乐美。

你现在站在冰冷的宫殿中央,手里捧着你唯一爱过的人的头颅,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这个头颅的主人不断拒绝你,甚至不愿用自己的双眼去注视你,不愿让你的嘴唇触碰到他的,但那又怎样呢?你安慰着自己,现在这头颅,这嘴唇全都只属于你一人了。

但是这双曾经饱含轻蔑的眼睛如今紧紧闭着。这苍白的唇,曾经无比鲜活,能吐出最伤人不过的话语,如今也缄默不语。

希律王,你的继父,在他的王座上发了狂。他大声咒骂你是头野兽,咒骂生下你的母亲希罗底,最后大喊着让士兵们杀了你。

你不去看也不去想。你的全部世界只剩下面前这一颗被砍下的美丽头颅,或者说早在看到这颗头的瞬间其他的一切便已不复存在。

少女低下头去,呢喃的声音接近哽咽:“但是为何你仍然不看着我?”

世界在一吻当中终结。

这就是十九世纪一个名为王尔德的英国男人受圣经启发而写下的剧本。


(三)

你从梦境中醒来,陷入短暂的迷茫。

你想起那颗被砍下的头。事实证明,即便是国王和圣人也并不比别人多长一副脖颈一个头颅。

莎乐美却并不像往常一样埋伏在旁。你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该感到庆幸还是担忧。

所幸女主角并没让你的纠结持续太久,你很快就看到了对方曼妙的身影。而与往常不同的是,她今天不是独自一人——仔细一看后面跟着的全是些圣人系从者。

你额角的神经开始跳动,隐约记起了什么。


事情的起因要追溯到两天前。你受到达芬奇亲的邀请,去参加一个可疑的文学茶话会,结果到了现场只见到对着一份稿子争论不休的童话作家和剧作家,而达芬奇本人则不见踪影。

“作为剧本来说的确算得上优秀,但是作为悲剧来讲又不够彻底。你说这不是吾辈最擅长写的类型?哈!那样的话在第五幕主要人物就应该死的差不多了……还有就是登场人物太!少!了!”

“王尔德?就是跟我并列世界三大童话作家的那个?啥?你说另外两个其实是法国人夏尔·佩罗[1]和那对恋尸癖格林兄弟?把他加进来不就好了嘛,反正这种东西有三就会有四,而且每个人口中都不一样。‘世界四大童话作家’!嗯,听起来更蠢了!”

“说起恋尸癖(Necrophilia),有意思的是这种心理明明千百年来广泛存在于现实和文学之中,却直到近现代才得到准确的命名,还被心理学家解释为一种病态。最过分的是维X百科的词条封面还用的是溺水而死的奥菲利娅!吾辈总感觉自己被骂了!”

“是你想太多。不管是心理学还是文学理论在我看来都是一通胡扯。解剖!分析!理性!要我说人类在启蒙运动之后就变得越来越无聊了。”

“说起来不觉得迦勒底的文学系从者人数有点少吗?这个社团的固定成员也就只有吾辈、你、童谣和新来的紫式部小姐四个人而已,只有四个人的社团原则上来说早就应该解散了。”

“哈?才不要呢,作家人数一旦超过两人就会形成行业竞争,超过四人就会演变成出版社抢人大战外加恶俗商业宣传啦!”

两名从者最后终于注意到站在门口欲言又止的你,而剧作家表示其实只是因为master和此刻的氛围不符所以假装没有看到而已。

“你说达芬奇?哦,她刚刚还在这里来着,然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离开了,嘴里还念叨着:‘这件事得立刻和侦探(福尔摩斯)讨论,master的问题就留给master自己解决好了。’……啊,这是她留下来的纸条,我猜是给你的。”

事情终于回归正轨。你展开纸条,上面写着:

“只有毒药才是最好的解毒方式(虽然非常老套)。”

by 恋爱咨询专家,您专属的达芬奇亲

PS:最近的蜜(ling)月(zi)旅(zhuan)行(yi)会不会有点太频繁了?


(四)

你刚刚经历了一场再普通不过的幕间旅行。

所谓普通,无非是指没有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魔神柱,也没有看守宝藏的古代龙种,要处理的只是一些杂兵等级的鬼怪而已,尽管最后出现的那个“希律王的怨念”在你看来十分可疑。当然这期间你还要应付因为与圣人们同行而变得格外失控的莎乐美,同时还要时刻提防着她对你(和你的头颅)展现出来的不正常热情:“要跟我接吻吗?”“要给我头吗?”“要让master见证我的舞蹈”——综上所述,这对于迦勒底的御主来说只是一次普通的旅行,而那个一直在你身旁战斗着的berserker也像平时一样坚称自己“只是一名女子”。

……你还是感到有些疲惫。你怀疑就像达芬奇亲说的那样,是最近的灵子转移太过频繁的缘故。但是你又害怕这副模样被玛修看见让她担心,只得强打起精神。

“真让人羡慕啊,master和那个女孩子的关系。”

“诶?诶!!原来你还在啊莎乐美!”因为注意力全在前来问候的学妹身上,你并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从者其实并没有全部离开,而你此刻不由得感到有些心虚。

“Master完全不用担心哦,莎乐美是不会因为你心里有别人这种事嫉妒的。”绿发紫眸的美丽少女微笑着凝视你,这笑容在旁人看来可能人畜无害,但已经有了心理阴影的你条件反射地感到一阵毛骨悚然。所幸对方并没有采取什么过激行动,应该说刚刚经历过战斗的少女甚至不像每天早晨突袭你时那样具有攻击性,反倒表现得极为平和。

“Master,我还没有问过你,你是怎么看我的呢。”这位言行举止只能用异常来形容的少女此刻表现得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一般,眼里闪烁着些许期期艾艾:“那个人……父王最后说的那些话,master会介意吗?会因为害怕而和莎乐美解约吗?”

你一面腹诽着“即使没听到那些话我也已经够害怕了好吗”,但是面对少女比平日里更加真诚的目光,你也不由得变得认真起来。

“你知道吗,莎乐美,这里是一个容纳各种各样的人和英灵的所在,其中有英雄、有圣人,也有杀人犯、复仇鬼,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全都不是完美的。听起来可能有些陈词滥调,甚至有自我感动的嫌疑,但是我一直、一直在非常努力地和每个人相处。我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类,没有天才魔术师的资质,也没有学者的钻研精神,唯一值得夸耀的就是凭着大家的帮助侥幸修复了几个特异点。因此我敢说自己比任何人都更懂得他人的珍贵。对我来说你是无可替代的、我最宝贵的从者啊,我又怎么会放弃你呢。”

你感觉自己很久没有发表过这样的长篇大论了,说的时候不经大脑,说完后反倒尴尬局促了起来。不过看对方的反应,你感觉这样有些羞耻的发言似乎起到了应有的作用。于是你深吸一口气,再深吸一口气,把这一个月来积攒的所有负面情绪凝结成下面这句话:

“但是最重要的事我还是要先说清楚,不!要!再!随!便!爬!上!我!的!床!了!会引起误会的!”这样的音量吸引到了不少无所事事的英灵和路过的工作人员的注意,但是你完全不想在意他们异样的目光:“还有你们也一样!对,说的就是那边角落里的几个!清姬!玉藻前!……什么你不是玉藻你是夏日限定水边闪耀人妻巫女狐玉藻酱?鬼啦明明就是同一个人换个衣服灵基就会发生变化这种事我想吐槽很久了,而且属性也未免太多了!啊啊这就是那什么吧,极品帅哥(指费奥纳骑士团)的烦恼?我居然还为此嘲笑过芬恩真是太不应该了虽然我发自心底认为他是自作自受……”

最后在路过的达芬奇的制止下,所有在场围观的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某些白吃白喝英灵除外)。第二天,一则关于“迦勒底最后的御主终于发疯,起因据说是不堪无良痴女纠缠?!”的小道消息在整个迦勒底流传开来,带来的直接后果是玛修担心了整整一个礼拜,福尔摩斯出于职业病想要调查清楚谁是犯人,以及在这一个星期内,你终于不用为早上起来床上凭空多出一个(及以上)英灵而烦恼了。


你后来又做了一个梦。梦里是类似的场景,只是少了跳舞的少女和圣人的头颅。你在永恒的月光下思考着,究竟是月光使人疯狂,还是爱情使人疯狂?说到底,或许每个人心中都隐藏着自己也未曾意识到的疯狂,只是大部分人都把它隐藏得很好。在这点上,莎乐美表现得比大多数人要勇敢,尽管勇敢和愚蠢往往是一体两面。但是谁又来评判呢?

说到底,莎乐美又是谁呢?是那个圣经中连名字都没有的不起眼配角,还是戏剧中为爱疯狂的可怖女主角?形象从来不止一个,历史、传说、文学,拼凑出一个面目模糊的神像,供人膜拜畏惧。莎士比亚曾经向安徒生和福尔摩斯吐槽流行文化,他说作家总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对笔下人物肆意加工,而后世的人们又按照自己的想象塑造作家,所以作家最后落得和笔下人物同样的命运。你并不完全理解这样的看法,但是此刻你仿佛终于有所体会。

月光下血流成河,头颅堆积如山,这真实如此虚幻,而这虚幻又如此真实。


(五)

有些人的爱情带来蜜糖,有些人的爱情带来死亡。

而莎乐美毫无疑问属于后者。

如果你问她:“为什么想要约翰的头?”她或许会像一名普通的少女那样,微微偏着头,澄澈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疑惑:“我也不知道,或许这就是爱情的魔力吧。”

你想反驳,想用世俗的道德律令对她进行规训,你想说爱不是为所欲为的借口,更不能用来夺人性命,然而面对这样纯洁无暇的神情,你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此情此景甚至令你在一瞬间产生了一种荒谬的想法:或许那晚的月色真的很美。

爱之魔力,死之魔力;爱之神秘,死之神秘。统统隐入月神的面纱之中,如那隐藏起来的真容般不可示人。

于是你了然。在这一曲终了之前,你们谁都无法放开对方的手。


注:[1]《鹅妈妈的故事》作者,格林兄弟借鉴了不少他的故事

檀歌

【填词】楚乐

来安利大家吃我夸时空次元拉郎cp!

刘楚玉*莎乐美,刘楚玉是历史上真实的刘楚玉不是言情小说里那个!莎乐美是王尔德戏剧里那个不是圣经那版!

来来来听我给您安利:

•都是以美貌扬名的公主

•有淫逸之名(莎乐美虽然是只有约翰这么说吧但这公主脑回路也不大正常)

•都只活了十几岁

•还都是叔父杀的

•和叔父都有点不正当情感(只不过山阴公主是喜欢叔父,莎乐美反过来)

•不同在于刘楚玉是物欲肉欲,莎乐美是爱欲情欲,这种差别反而更萌

我就喜欢看大美人谈恋爱!


原曲:黄龄《痒》

填词:檀歌


她是金樽清酒一杯

旖旎风光只消袖手一挥(刘楚玉)

她是月下初绽蔷薇

懵懂风情一勾撩人...

来安利大家吃我夸时空次元拉郎cp!

刘楚玉*莎乐美,刘楚玉是历史上真实的刘楚玉不是言情小说里那个!莎乐美是王尔德戏剧里那个不是圣经那版!

来来来听我给您安利:

•都是以美貌扬名的公主

•有淫逸之名(莎乐美虽然是只有约翰这么说吧但这公主脑回路也不大正常)

•都只活了十几岁

•还都是叔父杀的

•和叔父都有点不正当情感(只不过山阴公主是喜欢叔父,莎乐美反过来)

•不同在于刘楚玉是物欲肉欲,莎乐美是爱欲情欲,这种差别反而更萌

我就喜欢看大美人谈恋爱!


原曲:黄龄《痒》

填词:檀歌


她是金樽清酒一杯

旖旎风光只消袖手一挥(刘楚玉)

她是月下初绽蔷薇

懵懂风情一勾撩人发尾(莎乐美)


她有春山一般眼眉

生来一弯多情春水(刘楚玉)

她有双瞳鎏金光辉

纯洁欲孽都坦然得明媚(莎乐美)


来呀 爱人啊 快趁着今夜烛光(刘楚玉)

来呀 吻我吧 别看那醉人珠光(莎乐美)

来呀 奏乐吧 映衬这迷人酒光(刘楚玉)

来呀 起舞吧 就踏着如血月光(莎乐美)


准我溺毙在这声色中央(刘楚玉)

容我献上一生浓烈悲伤(莎乐美)

十几载的孟浪 换一笑就退场(刘楚玉&莎乐美)

夜烨

人偶【莎乐美】

☆第四章:友人

  我是一个人偶,世界上最逼真的人偶。

  我拥有人类应该有的一切——除了心脏和爱情。莎乐美说,爱情的神秘远远超过死亡的神秘,所以人们应该只注意爱情。

  她因为她的爱情而死,我因为她的死亡而生。爱情和死亡啊,都是奇妙的东西。可惜,我都不感兴趣。

  我不会死,就像我不会爱一样。这大概也是我迟迟没有长出心脏的原因。

  之前就说了吧,我在虚无里表演。我的观众是那些不知道爱情是什么,却又沉迷于爱情的东西。

  是的,东西。它们没有形体,就像当初的我一样。但它们并不弱小,能来到虚无之地的家伙都不会弱小。

  它们喜欢看我的表演,喜欢那个为爱疯狂的莎乐美,就像它们喜欢蝴...

☆第四章:友人

  我是一个人偶,世界上最逼真的人偶。

  我拥有人类应该有的一切——除了心脏和爱情。莎乐美说,爱情的神秘远远超过死亡的神秘,所以人们应该只注意爱情。

  她因为她的爱情而死,我因为她的死亡而生。爱情和死亡啊,都是奇妙的东西。可惜,我都不感兴趣。

  我不会死,就像我不会爱一样。这大概也是我迟迟没有长出心脏的原因。

  之前就说了吧,我在虚无里表演。我的观众是那些不知道爱情是什么,却又沉迷于爱情的东西。

  是的,东西。它们没有形体,就像当初的我一样。但它们并不弱小,能来到虚无之地的家伙都不会弱小。

  它们喜欢看我的表演,喜欢那个为爱疯狂的莎乐美,就像它们喜欢蝴蝶夫人一样。

  哦,蝴蝶夫人,也是一个为爱而死的女人。她的丈夫抛弃了他的小蝴蝶,所以他的小蝴蝶就死了。

  蝴蝶夫人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她的灵魂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进入轮回,而是来到了虚无。她加入了我们,一起表演话剧。

  为什么她会在虚无里呢?明明,她很弱啊。

  我想不明白,所以我就去问了。

  我问:“蝴蝶夫人,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啊?”

  她只是柔柔地笑着,她回答说:“因为我的平克尔顿不要我了,他不要他的小蝴蝶了啊。”

  “原来是这样啊。”我点点头。

  因为她的神明不要她了啊,所以她也被从她的世界抹去了。

  可能那个人还是愧疚的吧,所以她没有消亡,而是被流放到了虚无之地。

  但那个男人居然是蝴蝶夫人的神,真是的,所以我总是说我讨厌爱情。

  然后,我们就成了朋友。嗯,对,就这样简简单单的,我和表演团里非常受欢迎的小姐姐成了朋友。

  可以说是非常受它们嫉妒的了,如果它们还没有忘记嫉妒是什么感觉的话。

夜烨

人偶【莎乐美】

☆第三章:愿望

  我是一个人偶,一个天真的人偶。

  我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去找我没有得到的心,然后将它藏起来,不要让爱玷污那里。

  我在虚无里表演,就是为了找到我的心脏。

  我想,我虽然扮演着莎乐美,却是不愿意成为莎乐美的,就算她与我很相像,就算我是因为她的死亡而生,就算我很好奇她的爱情。

  但要我为了爱情去死,我是不愿的。那样可悲的爱情啊,为什么会有人愿意为他去死呢?

  为了那个莫名其妙的圣贤者?

  明明,只要他死了就够了啊。

  呐,你说,是不是啊?只要爱的人去死就可以了啊。莎乐美要头颅,我就要心脏好了,放入我的胸腔,永远在一起。

  我在虚无里表演,寻找着莎...

☆第三章:愿望

  我是一个人偶,一个天真的人偶。

  我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去找我没有得到的心,然后将它藏起来,不要让爱玷污那里。

  我在虚无里表演,就是为了找到我的心脏。

  我想,我虽然扮演着莎乐美,却是不愿意成为莎乐美的,就算她与我很相像,就算我是因为她的死亡而生,就算我很好奇她的爱情。

  但要我为了爱情去死,我是不愿的。那样可悲的爱情啊,为什么会有人愿意为他去死呢?

  为了那个莫名其妙的圣贤者?

  明明,只要他死了就够了啊。

  呐,你说,是不是啊?只要爱的人去死就可以了啊。莎乐美要头颅,我就要心脏好了,放入我的胸腔,永远在一起。

  我在虚无里表演,寻找着莎乐美的灵魂和心脏。就算它们被击碎,我也知道它们都还在。

  我知道我可能永远也找不到,因为只有真爱才能找到她们。

  真爱啊,一个可笑的词汇。无数人因为它死亡,无数人因为它疯狂。就是侥幸拥有了它,你也不知道它会为你带来什么灾厄。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只要找到我的心脏就好了啊,在我的剧本里,所有人都会得到幸福。

Mapko-Q的小屋
看完了开年第五本——《莎乐美》...

看完了开年第五本——《莎乐美》。但是相比浪漫主义色彩的《莎乐美》,我还是更喜欢书里的另一个剧本——《认真的重要》一个很有戏剧性的剧本,甚至在读的时候可以想象出观众在台下发笑的样子。

看完了开年第五本——《莎乐美》。但是相比浪漫主义色彩的《莎乐美》,我还是更喜欢书里的另一个剧本——《认真的重要》一个很有戏剧性的剧本,甚至在读的时候可以想象出观众在台下发笑的样子。

全糖柠檬茶

拙劣地模仿了一下比亚兹莱画风的莎乐美,还有一点克林姆特的元素。


他实在短命得让人叹息。

拙劣地模仿了一下比亚兹莱画风的莎乐美,还有一点克林姆特的元素。


他实在短命得让人叹息。

dmkdoik

圖解影響世界的聖經100大事件:新約篇

圖解影響世界的聖經100大事件:新約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