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莎士比亚

63889浏览    2123参与
D.Andover

莎剧存档!グッ!(๑•̀ㅂ•́)و✧

无事生非真的太甜了,牙疼

以及一点点麦克白

莎剧存档!グッ!(๑•̀ㅂ•́)و✧

无事生非真的太甜了,牙疼

以及一点点麦克白

寥若晨星

听译了一个短的2014RSC版《无事生非》的导演访谈,分析本尼狄克与贝阿特丽丝这两个人物的,中英双语字幕。

听译了一个短的2014RSC版《无事生非》的导演访谈,分析本尼狄克与贝阿特丽丝这两个人物的,中英双语字幕。

渍月秋

【十题】莎士比亚情诗

整理了些很喜欢的莎翁的情诗,给自己记梗.

有些没看过原文,断章取义·有.


1.

这种狂暴的快乐将会产生狂暴的结局,

正像火和火药的亲吻,

就在最得意的一刹那烟消云散。

最甜的蜜糖可以使味觉麻木;

不太热烈的爱情才会维持久远;

太快和太慢,结果都不会圆满。


2.

我强词夺理为你的败行寻找借口,

充当你辩护人的竟然是你的对手!

我将开始上诉,正式控告我自己,

爱与恨总在我心中相互排挤,

结果我不得已竟成了你的帮凶,

帮你掠夺我自己,你,温柔的小偷!


3.

为了你我要锁闭一切爱情的门户,

让猜疑停驻在我的眼睛里,

把一切美色变成不可亲近...

整理了些很喜欢的莎翁的情诗,给自己记梗.

有些没看过原文,断章取义·有.


1.

这种狂暴的快乐将会产生狂暴的结局,

正像火和火药的亲吻,

就在最得意的一刹那烟消云散。

最甜的蜜糖可以使味觉麻木;

不太热烈的爱情才会维持久远;

太快和太慢,结果都不会圆满。


2.

我强词夺理为你的败行寻找借口,

充当你辩护人的竟然是你的对手!

我将开始上诉,正式控告我自己,

爱与恨总在我心中相互排挤,

结果我不得已竟成了你的帮凶,

帮你掠夺我自己,你,温柔的小偷!


3.

为了你我要锁闭一切爱情的门户,

让猜疑停驻在我的眼睛里,

把一切美色变成不可亲近的蛇蝎,

永远失去它诱人的力量。

我愿意活在你的心里,

死在你的怀里,

葬在你的眼里。


4.

如果你为了我的爱而接受我的爱,

我不会因你享有它而将你指责;

但得责备你,如果你自欺欺人

去和一个并不相爱的人纠缠。

温柔的小偷啊,我不得不原谅你的掳掠之举,

尽管你把我仅有的一点财富通通夺走;

不过恋爱中的人都知道,

忍受爱的屈辱比承受恨的创伤更痛楚。

你风流妩媚,连你的劣迹也风流妩媚,

我宁愿你辱杀我,也不想我们成为敌仇。


5.

雄视着死亡与湮没一切的仇恨,

你将昂然前行,你的名誉将有所归属,

让你流芳千古,

任海枯石烂,对你的赞誉也不会中断。

这样,你会在最后的审判日再次站起,

你活在诗里,也住在情人眼里。


6.

我不惊叹百合的洁白,

也不艳羡玫瑰的红艳;

除了芳香,它们只是悦目的模拟,

而你,才是它们作为典范的真身。

你不在身边,对我无异于寂寥的冬天,

我把春天当做你的影子,与之嬉戏。


7.

厌倦了这一切,我想舍弃这人间,

而我这一走,我的挚爱便从此孤单。


8.

赶在耗尽生命的时光之前,远扬爱人的美名,

你就能把锋芒与利箭抵挡。


9.

我亲爱的,你要知道啊,我写的总是你,

你与爱情,是我笔下永恒的主题;

我的特长是赋旧词以新意,

重复运用那已经用过的旧题:

如同太阳,日日更新,复又变旧,

我的爱也喋喋不休地吟唱不够。


10.

要是你有一天和人恋爱了,

请在甜蜜的痛苦中记着我;

因为真心的恋人都像我一样,

在其他一切情感上都是轻浮易变,

但他所爱的人儿的影像,

却永远铭刻在他的心头。





狠人大乌鸡
很喜欢莎士比亚说的一句话:闺蜜不能夸。
很喜欢莎士比亚说的一句话:闺蜜不能夸。
夕生晴

之前懒得发的一堆读书笔记。

2022上半年因为在看空王冠系列所以在补莎士比亚的剧本。 继《理查二世》后依次阅读了《亨利四世:上》《亨利四世:下》《亨利五世》《亨利六世:下》与《理查三世》。最后还读了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来辅助。

本来想每本都写读书笔记。只是太麻烦了,花费的时间又多,有点本末倒置。更喜欢以前写《沈从文的后半生》那样的阶段性读书笔记。所以在写完《亨利四世:上》的笔记我就放弃写了。《君主论》的我整理了个思维导图。但是有点懒就不导出到手机上上传了。

这里就截图一些豆瓣评分吧。

(还有一本借乌俄战争之际读的《反战之战》,不过观感一般。)

之前懒得发的一堆读书笔记。

2022上半年因为在看空王冠系列所以在补莎士比亚的剧本。 继《理查二世》后依次阅读了《亨利四世:上》《亨利四世:下》《亨利五世》《亨利六世:下》与《理查三世》。最后还读了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来辅助。

本来想每本都写读书笔记。只是太麻烦了,花费的时间又多,有点本末倒置。更喜欢以前写《沈从文的后半生》那样的阶段性读书笔记。所以在写完《亨利四世:上》的笔记我就放弃写了。《君主论》的我整理了个思维导图。但是有点懒就不导出到手机上上传了。

这里就截图一些豆瓣评分吧。

(还有一本借乌俄战争之际读的《反战之战》,不过观感一般。)

韩子頌先生(高考牲咕咕版)

集训之前和同桌在一起的最后一节课我们在干什么

上课乱写如果有错误可以指出来嗯

集训之前和同桌在一起的最后一节课我们在干什么

上课乱写如果有错误可以指出来嗯

D.Andover
我不信不行 麦克白 大概是一个...

我不信不行

麦克白 

大概是一个英文的剧

还有一个

哈姆雷特 

我不信不行

麦克白 

大概是一个英文的剧

还有一个

哈姆雷特 

上弦月思雨

[图片]

这个版的第十二夜爱奇艺就能看,问就是只看过这版的电影…一开始学校里学莎翁的时候老师放的不管怎么样反正挺好。

女主真的有帅惨我,谁看谁迷糊


我也没想到520期间居然一个字都没写出来…

我谢罪!


这个版的第十二夜爱奇艺就能看,问就是只看过这版的电影…一开始学校里学莎翁的时候老师放的不管怎么样反正挺好。

女主真的有帅惨我,谁看谁迷糊



我也没想到520期间居然一个字都没写出来…

我谢罪!

暮序初霁
*建议点大图食用 我能把你比作...

*建议点大图食用


我能把你比作夏日吗?

521末班车没赶上,,这十四行诗真的很长orz下次如果有时间会写爱人的眼睛!


*建议点大图食用


我能把你比作夏日吗?

521末班车没赶上,,这十四行诗真的很长orz下次如果有时间会写爱人的眼睛!



世界上不存在的钟意

[搬运工]


我怎么能够把你来比作夏天?


你不独比它可爱也比它温婉:


狂风把五月宠爱的嫩蕊作践,


夏天出赁的期限又未免太短:


天上的眼睛有时照得太酷烈,


它那炳耀的金颜又常遭掩蔽:


被机缘或无常的天道所摧折,


没有芳艳不终于雕残或销毁。


但是你的长夏永远不会雕落,


也不会损失你这皎洁的红芳,


或死神夸口你在他影里漂泊,


当你在不朽的诗里与时同长。


只要一天有人类,或人有眼睛,


这诗将长存,并且赐给你生命。......


[搬运工]



我怎么能够把你来比作夏天?


你不独比它可爱也比它温婉:


狂风把五月宠爱的嫩蕊作践,


夏天出赁的期限又未免太短:


天上的眼睛有时照得太酷烈,


它那炳耀的金颜又常遭掩蔽:


被机缘或无常的天道所摧折,


没有芳艳不终于雕残或销毁。


但是你的长夏永远不会雕落,


也不会损失你这皎洁的红芳,


或死神夸口你在他影里漂泊,


当你在不朽的诗里与时同长。


只要一天有人类,或人有眼睛,


这诗将长存,并且赐给你生命。



                                  ——莎士比亚​



鳄鱼
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

INKsane
Sonnet 37 Shake...

Sonnet 37

Shakespeare  [译] 屠岸


As a decrepit father takes delight 

To see his active child do deeds of youth, 

So I, made lame by Fortune's dearest spite, 

Take......

Sonnet 37

Shakespeare  [译] 屠岸


As a decrepit father takes delight 

To see his active child do deeds of youth, 

So I, made lame by Fortune's dearest spite, 

Take all my comfort of thy worth and truth.     


For whether beauty, birth, or wealth, or wit, 

Or any of these all, or all, or more, 

Entitled in their parts do crowned sit, 

I make my love engrafted to this store.      


So then I am not lame, poor, nor despised 

Whilst that this shadow doth such substance give 

That I in thy abundance am sufficed 

And by a part of all thy glory live.     

  

Look what is best, that best I wish in thee.  

This wish I have, then ten times happy me!


正像衰老的父亲,见到下一代 

活跃于青春的事业,就兴高采烈, 

我虽然受到最大厄运的残害, 

却也从你的真与德得到了慰藉; 


因为不论美、出身、财富,或智力, 

或其中之一,或全部,或还不止, 

都已经在你的身上登峰造极, 

我就教我的爱接上这宝库的丫枝: 


既然我从你的丰盈获得了满足, 

又凭着你全部光荣的一份而生活, 

那么这想象的影子变成了实物, 

我就不残废也不穷,再没人小看我。   


看种种极致,我希望你能够获得; 

这希望实现了;所以我十倍地快乐!

zhou-

莎士比亚语录(39)

大自然的搬运工


不喜勿入


——————————————————

真诚善良:(12)


1.对自己不信任,还会信任什么真理。


2.对自己忠实,才不会对别人欺诈。


3.你若对自己诚实,日积月累,就无法对别人不忠了。


4.老老实实最能打动人心。


5.如果要别人诚信,首先要自己诚信。


6.没有一种遗产能象诚实那样丰富的了。


7.畏惧敌人徒然沮丧了自己的勇气,也就是削弱自己的力量,增加敌人的声势,等于让自己的愚蠢攻击自己。畏惧并不能免于一死,战争的结果大不了也不过一死。奋战而死,是以死亡摧毁死亡,畏怯而死,却做了死亡的...


大自然的搬运工


不喜勿入


——————————————————

真诚善良:(12)



1.对自己不信任,还会信任什么真理。



2.对自己忠实,才不会对别人欺诈。



3.你若对自己诚实,日积月累,就无法对别人不忠了。



4.老老实实最能打动人心。



5.如果要别人诚信,首先要自己诚信。



6.没有一种遗产能象诚实那样丰富的了。



7.畏惧敌人徒然沮丧了自己的勇气,也就是削弱自己的力量,增加敌人的声势,等于让自己的愚蠢攻击自己。畏惧并不能免于一死,战争的结果大不了也不过一死。奋战而死,是以死亡摧毁死亡,畏怯而死,却做了死亡的奴隶。



8.有德必有勇,正直的人绝不胆怯。



9.患难可以试验一个人的品格;非常的境遇方才可以显出非常的气节;风平浪静的海面,所有船只都可以并驱竞胜;命运的铁拳击中要害的时候,只有大勇大智的人才能够处之泰然。



10.升平富足的盛世徒然养成一批懦夫,困苦永远是坚强之母。



11.善良的心地,就是黄金。



12.美德是勇敢的,为善永远无所畏惧。




朋友(12)


1.衣服新的好,朋友旧的好。



2.恶人的友谊一下子就会变成恐惧,恐惧会引起彼此憎恨,憎恨的结果,总有一方或双方得到咎有应得的死亡或祸根。



3.有很多良友,胜于有很多财富。



4.朋友间必须患难相济,那才能说得上是真正的友谊。



5.富贵固然和友谊的好坏无关,但是贫穷却最能考验朋友憎爱分明的真假。



6.友谊在别的事情上都是可靠的,在恋爱的事情上却不能信托;所以恋人们都是用他自己的唇舌。



7.朋友间必须是患难相济,那才能说得上是真正的友谊。



8.酒食上得来的朋友,等到酒尽樽空,转眼成为路人;一片冬天的乌云刚刚出现,这儿飞虫们早就躲得不知去向了。



9.朋友之间用不自然的礼貌时,就可以知道他们的感情已经开始低落了。



10.一切朋友都要得到他们忠贞的报酬,一切仇敌都要尝到他们罪恶的苦杯。



11.有些人对你恭维不离口,可全都不是患难朋友。


12.酒食上得来的朋友,等到酒尽樽空,转眼成为路人。



时间无价:(15)


1.不要侮蔑你不知道的真理,否则你将以生命补偿你的过失。



2.在争论中,正义和真理也不一定永远能得到公平的裁判,黑了良心的人要招揽一些同样黑了良心的恶棍作您的反面证人。



3.一个人的临死遗言,就像深沉的音乐一般,有一种自然吸引注意的力量;到了奄奄一息的时候,他的话决不会白费,因为真理往往是在痛苦呻吟中说出来的。真理是永远蒙蔽不了的。



4.无数人事的变化孕育在时间的胚胎里。



5.春光不自留,莫怪东风恶。



6.人生苦短,若虚度年华,则短暂的人生就太长了。



7.迁延蹉跎,来日无多,二十丽姝,请来吻我,衰草枯杨,青春易过。



8.我们宁愿重用一个活跃的侏儒,不要一个贪睡的巨人。



9.凭着日规上潜私的阴影,你也能知道时间在偷偷地走向亘古。



10.我荒废了时间,时间便把我荒废了。



11.时间正像一个趋炎附势的主人,对于一个临去的客人不过和他略微握握手,对于一个新来的客人,却伸开了两臂,飞也似的过去抱住他;欢迎是永远含笑的,告别总是带着叹息。



12.不管饕餮的时间怎样吞噬着一切,我们要在这一息尚存的时候,努力博取我们的声名,使时间的镰刀不能伤害我们;我们的生命可以终了,我们的名誉却要永垂万古。



13.不应当急于求成,应当去熟悉自己的研究对象,锲而不舍,时间会成全一切。凡事开始最难;然而更难的是何以善终。



14.时间是审查一切罪犯的最老练的法官。



15.好花盛开,就该尽先摘,慎莫待,美景难再,否则一瞬间,它就要调零蒌谢,落在尘埃。














浮元子🍶

一把刀的自述

锋利的那端进去,再血淋淋地出来。


这就是我。


可我不认为我会接触到那鲜艳滚烫的液体,因为我的主人——他是个天真善良的孩子。


可我只是一把刀,我除了杀人,做不了任何事。


我只能等着一个人把我捅进另一个人的身体里,然后,我的使命就完成了。


……也许?这种使命会成为永恒。


如果你问维罗纳的人们:


“什么是无情又残酷的。”


那他们的回答必然是这样:


“是刀子呀!它杀起人来毫不犹豫,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随之而来的便是最残酷无情的死亡了。”


而我会这么说:


“是你们啊!维罗纳的人们!是你们带来了最无情的仇恨,又把最残酷的死亡附...



锋利的那端进去,再血淋淋地出来。


这就是我。


可我不认为我会接触到那鲜艳滚烫的液体,因为我的主人——他是个天真善良的孩子。


可我只是一把刀,我除了杀人,做不了任何事。


我只能等着一个人把我捅进另一个人的身体里,然后,我的使命就完成了。


……也许?这种使命会成为永恒。



如果你问维罗纳的人们:


“什么是无情又残酷的。”


那他们的回答必然是这样:


“是刀子呀!它杀起人来毫不犹豫,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随之而来的便是最残酷无情的死亡了。”


而我会这么说:


“是你们啊!维罗纳的人们!是你们带来了最无情的仇恨,又把最残酷的死亡附着在我的身上。”


可谁又听得见呢?



他们三五成群,叽叽喳喳地叫着:“这是凶器!血光之灾,大不祥啊!天生就会杀人,不是好东西!”



死人是维罗纳常有的事,谈不上新鲜了,可他们的反应甚是有趣,我这就说给你们听听吧。


做了坏事后,他们总是试图擦去罪恶的证据,一定要把我扔在地上,再恶狠狠补上几脚,嘴里念念有词:“都怪你、都怪你!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哦,立马泣不成声了。身体颤抖着,眼里再挤出几滴不存在的泪水。



正如现在、此时此刻。这个穿着红衣服的、刚杀了人的男青年,不用我过多赘述,他是个卡普莱特。——哦,瞧瞧他,他在发抖?难道说他在忏悔?真是可笑。



意料之中的,我又落在了地上。



我正为一条逝去的年轻生命——我主人的好朋友茂丘西奥感到遗憾,却突然感到周身腾空而起。



“啊!”



滚烫的血液包裹住我。



两个人就这样倒下了,我的余光瞥见一抹白色的笑。





黑漆漆的洞穴里,躺着三个人。


其中一个叫帕里斯,他是埃斯卡勒斯亲王的亲戚,自然也是茂丘西奥的亲戚。唉,可怜的孩子,随着他亲戚的命一道去了。他是怎么死的不重要,你们只要知道,他是为爱而死,也如愿葬在了他爱的人的身边。



另外两个……哦、朋友,允许我抽噎一会儿吧。——好了、好了,他们是我的主人……和他的爱人。



我很不幸,因为我见证了太多次的死亡,我是“罪魁祸首”。


我很幸运,至少我从来没有沾到过我主人的血液,而他最终还是饮毒自尽了。




“啊,好刀子!这就是你的鞘子;你插了进去,让我死了吧。”


喔!唉……我还从来没有如此心甘情愿地杀死谁呢,希望你们在天堂重逢。我虔诚地祈祷:


小姑娘,但愿这用“爱”做成的鞘能将这份“恨”永远地封存。




最后的最后,一双惨白的手将我捧起。她看着我,正如我看着她。那一刻,我才真正遇见懂我的人,但那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她即是死亡。
















-无用良品-

悲剧只有两种终结的方式:一是莎士比亚式,一是契科夫式。

莎士比亚悲剧结束时,尽管天空上也许盘旋着某种正义,舞台上却已经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尸体。

与之相反的是契科夫式的悲刷,结尾时每一个人都感到了幻灭、苦涩、心碎、失望、精疲力竭,但是都还活着。

悲剧只有两种终结的方式:一是莎士比亚式,一是契科夫式。

莎士比亚悲剧结束时,尽管天空上也许盘旋着某种正义,舞台上却已经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尸体。

与之相反的是契科夫式的悲刷,结尾时每一个人都感到了幻灭、苦涩、心碎、失望、精疲力竭,但是都还活着。

寥若晨星

[爱的徒劳]Knowing she would

*原作莎士比亚《爱的徒劳》,有《无事生非》角色串场,基于2014年RSC版本剧作,这两部戏剧在该版本里背景设定为一战。

**俾隆(Berowne)x 罗莎琳(Rosaline);本尼迪克(Benedick) x 贝阿特丽丝(Beatrice)


"Berowne! Berowne!"

夜深了,壕沟尽头的那盏煤气灯冒起污浊的烟,闪了两下,被风吹灭。Berowne难以入眠。他坐在地上,背靠着战壕用一块脏布,反反复复擦着毛瑟枪的枪托,瞪着眼。他听见了有人喊他名字,但没抬头应。那个声音是不像他在战壕里会听到的声音。

他的手指摸索着黑......

*原作莎士比亚《爱的徒劳》,有《无事生非》角色串场,基于2014年RSC版本剧作,这两部戏剧在该版本里背景设定为一战。

**俾隆(Berowne)x 罗莎琳(Rosaline);本尼迪克(Benedick) x 贝阿特丽丝(Beatrice)


"Berowne! Berowne!"

夜深了,壕沟尽头的那盏煤气灯冒起污浊的烟,闪了两下,被风吹灭。Berowne难以入眠。他坐在地上,背靠着战壕用一块脏布,反反复复擦着毛瑟枪的枪托,瞪着眼。他听见了有人喊他名字,但没抬头应。那个声音是不像他在战壕里会听到的声音。

他的手指摸索着黑暗里手心的金属桥夹,两根金属条,数着数,砰,砰,砰,砰,砰,一夹里面有五颗子弹。靠近弹仓的部分用得太多了,磨损得厉害,他时常担心子弹会从枪里泄出来。扳机的下端摸起来很钝。他的心脏在黑暗中轰然作响,砰砰,砰砰。

"Berowne! Berowne!"

Berowne把步枪抱在怀里,翻了个身。想等待黑夜过去。白天也许会下雨,战壕会涨起水来,混着血肉和泥淹到人的膝盖。他们会在水里趟来趟去抢救弹药。但白天还是比夜晚要好。Berowne已经连续失眠好多个晚上了。夜色好像一根极细的锯子刺啦刺啦磨着他的神经。“啪”地一声,远处的那盏煤气灯突然亮了。

“Berowne!”

他猛地抬头,看见一个身影站在煤气灯下面。不,不可能,这不可能是,她不可能来这儿。他的步枪从胳膊底下滑落。他猛地站起来,他的战友们,都睡熟了,在地上横七竖八的。他看见灯下有个矮小的身影,戴着头盔,穿着男人的裤子,多么优雅。他的下巴掉到了地上。

“怎么,不认识我了?”Rosaline问他。

“我……这!”他吞吞吐吐地说,她迈着骄傲而坚定的步伐朝他走来。他伸出手,踉跄向前跑了两步,想拉住她的手,但她结结实实冲进了他怀里,用胳膊抱紧他。他环抱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时何地。

“Rosaline……我是在做梦吗?”他问。

她并不答话,只是吻他的脸颊,那里有一块被炸膛的子弹擦伤的伤疤。她的触碰像黑色的云朵。他猛地一把拉住她的手,和她指头扣在一起:“你怎么……Rosaline!”

“我问了Ferdinand你的排连。送信的邮差带我穿过无人区。夜晚的时候,我假借Ferdinand的名义,穿过岗哨。”她轻描淡写地说,笑了起来,她的靴子沾满泥水,“怎么!你为我的国家而战,还不准我来看你吗?”

他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眼泪掉进她的发梢。他咬着两颊,挤着眼睛想把眼泪憋回去、他不想在她面前哭泣。他吞吞吐吐地说:“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为你的国家而战……我已经不再知道我是为什么而战了。”

“噢Berowne.”Rosaline很温柔地说,抚摸着他的头发。她总是会理解他。Berowne感受到教堂一般的洗刷。她总是会理解他,即使在他吞吞吐吐,从前在十四行诗里写那最愚蠢的橡树、柳叶、雄鹰和星光的比喻的时候。噢,她是这一切事物。虽然现在他已经想不起这些事物具体都长什么样子了,他在战壕里呆太久了。

“噢Rosaline.”他对她说,“你的眼睛是一汪清泉,映出被我遗忘的整个旧世界。”

“看来你还没有完全忘记你的诗嘛。”她只有一点点尖刻地说。她朝他伸出胳膊,示意他挽住,她说,“那么,我们沿着战壕走走吧。”

“那么,往西52走。”他回答,“德军在那个方向刚刚撤离,那儿不会有炮击。”

他们挽着胳膊,在战壕里走了起来。夜色变得温暖,在他们四周融化。他们谈论埃文河畔的旧事,谈到Rosaline从前在那儿打猎,她是个比他更好的猎手。他们用着怀念的语气谈到夏尔科特公园的夏天,谈论那时Rosaline是如何拒绝了他的求爱。这件事曾令他伤心得魂不守舍,如今却已经钝化,成了战争前事情的可爱一隅了。Rosaline谈到去年圣诞节他们用火腿券凑出肉馅饼的事,看来后方的食品并不比前方丰盛多少。她谈到她想在即将到来的夏天去夏尔科特的墓地边上划船,她忽然住了口。四下里突然安静下来,他们也停了步。Berowne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砰砰,砰砰。那一刻Berowne什么都明白了。

“你来看我是因为我要死了。”Berowne说,“因为我不会活着陪你见到下一个夏天了。噢Rosaline,我……真的很抱歉。”

Rosaline拼命摇着头,但她的眼睛是个叛徒,出卖了一切。她不是哈莉特·塔布曼,暗中活动,要摧毁他的王国。但她是大战前夜被他唤来的先知,宣告着他的终结。倘若爱人不能察觉你的死亡,又有谁能?

“Rosaline,我很抱歉。”Berowne说,“我应该在那个夏天就向你好好求爱。我该烧毁我的诗集,将我的假面掩埋,从一开始就用土布般坚韧的'是'和粗呢般质朴的'不',向你追求爱情。噢,那个夏天!可惜夏天已经过去,我已经不再能那样做了。万物都有它生长的季节,太早太迟同样是过犹不及。”

Rosaline用手擦着眼角的泪水,微笑了:“你太聪明,宁静的求爱不适合你。”

“虽然如此,我还是该为了你的缘故收一收当时的挖苦。”

“Berowne。我在那个夏天就说过了,倘若你能够在苦境中继续说笑,我愿把你连同这样一个缺点,一并接受下来。”

“那么我的确是在苦境里了。”Berowne沉思地说,“虽然我不知道我现在还会不会说笑话。”

“噢你,停止你的思绪吧。”Rosaline说,然后踮起脚,吻了他。

摇曳的煤气灯忽然灭了。


1919年。Berowne在战壕的深夜里游荡的四年之后。

“Lady Rosaline.”Benedick在门打开之后,向女主人深深行礼,他一行礼,就堵住了门框,Beatrice在他后面很温柔地踢了一脚他的小腿,叫他让开些。Benedick让到一边。

“Lady Rosaline.”Beatrice完美、轻巧地行礼。Rosaline点头向他们致意,叫这一对新婚夫妇不用拘束。她本来就不是在意礼节的人,何况战后授勋最近封了那么多贵族,尊卑之别算也算不完。她想还是免了。

Rosaline招待他们用茶。她知道Benedick也曾参与西线的战事,因此不断向他投去视线,打量他的佩剑和军服。Beatrice看见,略微思索,便在Rosaline回身取饼干的时候对自己的丈夫耳语。等Rosaline回来,Benedick就把话题轻轻巧巧地转到那场战争上。

Rosaline沉默地听着,她不像许多女人,在男人历数战事的时候,匆忙地或是漫不经心地夸赞。对于那场战争,她也是参与者。在巴黎乡下的无数个夜里,她曾在自己房间里踱步,看着墙壁上那张地图,计算着关注着战线。她知道所有推进和失败。因此,Benedick说的大多不是什么新消息,但Rosaline还是认真听着。

Benedick说到:“在西线51区,我曾去给Berowne上校送过情报——”

Rosaline猛地盯住他:“你认识Lord Berowne?”

“是的。一位非常——”Benedick说了没几个词,便即收声,他放轻了语气问,“或许也是您的一位旧识吗?”

“……是的,我们从前认识。”Rosaline听见自己的心跳,咚咚,咚咚,她在椅子里坐正,她无意识地理了一下裙边下摆,“请您告诉我,您送信的是什么时候,是1915年的上半年吗?几月份的时候?”

“1915年的4月18日。最后一次送信。”Benedick立刻回答,“对于我记得这样清楚一个日期,请您不要怀疑。因为正是这位了不起的Berowne上校,曾经救过我和Claudio性命。在上一次送信的时候,他违反军令——噢,请您不要因此对他的荣誉轻看分毫。他说,土地原是为了保护人民,如果为了寸步不让这一小片土地,白白葬送这些军士的性命,只能叫做本想找光明,却失去了光明,因为黑暗里的光明尚未发现,你两眼的光明已经转为黑暗——他原话便是如此说的。他违背命令,没有让我们那一支旅,作为步兵,去堵德军的坦克,去守阵地。为此,他收到军部的警告及处分。但警告令还没送到,他便……”他放缓了语气,小心地观察着Rosaline的神情,“我便给他送去了最后一封信。到达战壕,他的副官接下了我手中的文件。他们说他在前一天,在指挥部下撤离的时候,在毒气爆发的时候,没能及时戴上头盔。我离开西线51区的那一天,他就去世了。”

Rosaline点着头,对于这样一个日期,她早就知道,她想了想,犹犹豫豫地问:“那你是否知道,他最后……”

“他最后没有受什么苦。我能够保证。”Benedick说,“或许我的保证在您看来过于唐突。但在我四年的战争经历当中,凡是遇到低剂量毒气的人——请您原谅,最后都是在谵妄中度过的。我想他是在幻象中离去的。他不会觉得受了什么苦。他应该走得很安详。”

“谢谢您。谢谢您。”Rosaline说。她忽然用手捂着脸,“抱歉我——”她急匆匆地站起来,走向卫生间。卫生间的门关上了。坐在沙发上的一对新婚夫妇,隔着门,听到了Rosaline压抑的哭泣。


<end>

INKsane
Sonnet 36 Shake...

Sonnet 36

Shakespeare   [译]  屠岸


Let me confess that we two must be twain, 

Although our undivided loves are one. 

So shall those blots that do with me ......

Sonnet 36

Shakespeare   [译]  屠岸


Let me confess that we two must be twain, 

Although our undivided loves are one. 

So shall those blots that do with me remain, 

Without thy help, by me be borne alone.     


In our two loves there is but one respect, 

Though in our lives a separable spite, 

Which though it alter not love's sole effect, 

Yet doth it steal sweet hours from love's delight.     


I may not evermore acknowledge thee, 

Lest my bewailed guilt should do thee shame; 

Nor thou with public kindness honor me, 

Unless thou take that honor from thy name.   

But do not so; I love thee in such sort  

As, thou being mine, mine is thy good report.


让我承认,我们俩得做两个人, 

尽管我们的爱是一个,分不开: 

这样,留在我身上的这些污痕, 

不用你帮忙,我可以独自担待。 


我们的两个爱只有一个中心, 

可是厄运又把我们俩拆散, 

这虽然变不了爱的专一,纯真, 

却能够偷掉爱的欢悦的时间。 


最好我老不承认你我的友情, 

我悲叹的罪过就不会使你蒙羞;

你也别给我公开礼遇的荣幸, 

除非你从你名字上把荣幸拿走:   


但是别这样;我这么爱你,我想: 

你既然是我的,我就有你的名望。



INKsane
Sonnet 35 Shake...

Sonnet 35

Shakespeare  [译] 屠岸


No more be grieved at that which thou hast done: 

Roses have thorns, and silver fountains mud, 

Clouds and eclipses stain both moon ......

Sonnet 35

Shakespeare  [译] 屠岸


No more be grieved at that which thou hast done: 

Roses have thorns, and silver fountains mud, 

Clouds and eclipses stain both moon and sun, 

And loathsome canker lives in sweetest bud.      


All men make faults, and even I in this, 

Authorizing thy trespass with compare, 

Myself corrupting, salving thy amiss, 

Excusing thy sins more than thy sins are;     


For to thy sensual fault I bring in sense— 

Thy adverse party is thy advocate— 

And 'gainst myself a lawful plea commence. 

Such civil war is in my love and hate    


That I an accessory needs must be

To that sweet thief which sourly robs from me.


别再为你所干了的事情悲伤: 

玫瑰有刺儿,银泉也带有泥浆; 

晦食和乌云会玷污太阳和月亮, 

可恶的蛀虫也要在娇蕾里生长。 


没有人不犯错误,我也犯错误—— 

我方才用比喻使你的罪过合法, 

我为你文过饰非,让自己贪污, 

对你的罪恶给予过分的宽大: 


我用明智来开脱你的荒唐, 

你的原告做了你的辩护士,

我对我自己起诉,跟自己打仗: 

我的爱和恨就这样内战不止——   


使得我只好做从犯,从属于那位   

冷酷地抢劫了我的可爱的小贼。




这十多天,大概一天抄一行吧……(ᇂ_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