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莎士比亚

34543浏览    1523参与
Zenith

Thus have I had thee, as a dream doth flatter,In sleep a king, but waking no such matter.

好一场春梦里与你情深意浓,梦里王位在,醒觉万事空。 

——莎士比亚

Thus have I had thee, as a dream doth flatter,In sleep a king, but waking no such matter.

好一场春梦里与你情深意浓,梦里王位在,醒觉万事空。 

——莎士比亚

景明

A Monologue of 2019-nCoV

【Version One】

The first time I opened my eyes,

fortuitously,to my surprise,

the world was so nice

that I thought I was an angle living in the paradise.


I indulged everything...

【Version One】

The first time I opened my eyes,

fortuitously,to my surprise,

the world was so nice

that I thought I was an angle living in the paradise.


I indulged everything I knew,

but it still seemed like nothing I knew.

Quickly I voicelessly grew,

just as the wind quietly blew.

 

Where did I come from and where couldn't I go?

Bats' wings?Pangolins' skins?Or revelling in the snow?

As clouds floated high and low,I became wiser than AlphaGo,

Grinning,and gaily dancing on the human's coat.

 

In my opinion,I was so high,

even much higher than the sky.

At that time,I thought I would never cry,

just as I would never die and be always away from sigh.

 

One day the gods from above said that we were all fools.

All were destoryed,all our halls,

were destoryed by the natural laws.

None of the organisms were enshrined in the world or in our souls.

 

Oh,my Peach-Blossom Springs!

Can you hear utopia's touching songs?

Actually she never sings,

for we never know where she is.


【Version Two】

Watching petals dancing without tremors.

I was enchanted in the fragrant beauty.

Like a paradise in a thousand colors,

This was the beginning of my memory.

 

As the clouds floated high and low,

I could even touch the glorious sky,

Grinning, like my great superhero,

And gaily appreciate people's sigh.

 

Then one day the heavens from above

Suddenly ridiculed we were all fools.

No organisms were enshrined by love.

All was destoryed by the natural rules.

 

It is said Peach-Blossom Spring never dies.

But in sunlight can you see the petal flies?  


【Annotations】

As it is the first time for me to write a poem. there must be mistakes and shortcomings. While Version One seems to be a doggerel, Version Two is a measly Shakespearean sonnet, for it isn't in iambic pentameter.  


Flair

Shanghai, February 2020


Cheightina 鸽王
【略微R注意】喷 射 战 士...

【略微R注意】喷 射 战 士

往下拉,下拉,拉……

(fa大环境下玩月球莎翁人妻控梗)

(话说这图三作家截出来都可以当表情包了……)

【略微R注意】喷 射 战 士

往下拉,下拉,拉……

(fa大环境下玩月球莎翁人妻控梗)

(话说这图三作家截出来都可以当表情包了……)

飞鸟的梦
《势力:所谓上流社会及势利眼众...

《势力:所谓上流社会及势利眼众生相》这本好好看 每十行就有一八卦

金橘很多!!!!!!不实或夸大的记录也很多吧!!!!!!!!

莎士比亚不高兴!!!!!!!人家有家室!!!!!!!

当然要说对“美”的广域的通感与追求。。。大多数文艺家都有e。。。不追求美的艺术家文学家反而少吧。。。有还是有的。。奥威尔等追求现实世界+宏观命题。。。

《势力:所谓上流社会及势利眼众生相》这本好好看 每十行就有一八卦

金橘很多!!!!!!不实或夸大的记录也很多吧!!!!!!!!

莎士比亚不高兴!!!!!!!人家有家室!!!!!!!

当然要说对“美”的广域的通感与追求。。。大多数文艺家都有e。。。不追求美的艺术家文学家反而少吧。。。有还是有的。。奥威尔等追求现实世界+宏观命题。。。

月光如水照缁衣
清扬不只是洗发水

长洱《犯罪心理》中段万山教授临终前念的诗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能不能让我来把你比拟做夏日?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你可是更加温和,更加可爱: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狂风会吹落五月里开的好花儿,...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能不能让我来把你比拟做夏日?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你可是更加温和,更加可爱: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狂风会吹落五月里开的好花儿,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夏季的生命又未免结束得太快:


Sometimes too hot the eys of 

heaven shines,


有时候苍天的巨眼照得太灼热,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ed;


他那金彩的脸色也会被遮暗;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hme declines,


每一样美呀,总会离开美而凋落,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ed:


被时机或者自然的代谢所摧残;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但是你永久的夏天决不会凋枯,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t;


你永远不会失去你美的仪态;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est in his shade


死神夸不着你在他的影子里踯躅,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est.


你将在不朽的诗中与时间同在;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只要人类在呼吸,眼睛看得见,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我这诗就活着,使你的生命绵延.


       ———选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翻译来自网络)

吃书人

😂

凡伦丁:可是现在我的生活已经改变过来了;我正在忏悔我自己从前对于爱情的轻视,它的至高无上的威权,正在用痛苦的绝食、悔罪的呻吟、夜晚的哭泣和白昼的叹息惩罚着我。为了报复我从前对它的侮蔑,爱情已经从我被蛊惑的眼睛中驱走了睡眠,使它们永远注视着我自己心底的忧伤。啊,普洛丢斯!爱情是一个有绝大威权的君王,我已经在他面前甘心臣服,他的惩罚使我甘之如饴,为他服役是世间最大的快乐。现在我除了关于恋爱方面的谈话以外,什么都不要听;单单提起爱情的名字,便可以代替了我的三餐一宿。

普洛丢斯:够了,我在你的眼睛里可以读出你的命运来。你所膜拜的偶像就是她吗?

凡伦丁:就是她。她不是一个天上的神仙吗?

普洛丢斯:...

凡伦丁:可是现在我的生活已经改变过来了;我正在忏悔我自己从前对于爱情的轻视,它的至高无上的威权,正在用痛苦的绝食、悔罪的呻吟、夜晚的哭泣和白昼的叹息惩罚着我。为了报复我从前对它的侮蔑,爱情已经从我被蛊惑的眼睛中驱走了睡眠,使它们永远注视着我自己心底的忧伤。啊,普洛丢斯!爱情是一个有绝大威权的君王,我已经在他面前甘心臣服,他的惩罚使我甘之如饴,为他服役是世间最大的快乐。现在我除了关于恋爱方面的谈话以外,什么都不要听;单单提起爱情的名字,便可以代替了我的三餐一宿。

普洛丢斯:够了,我在你的眼睛里可以读出你的命运来。你所膜拜的偶像就是她吗?

凡伦丁:就是她。她不是一个天上的神仙吗?

普洛丢斯:不,她是一个地上的美人。

凡伦丁:她是神圣的。

普洛丢斯:我不愿谄媚她。

凡伦丁:为了我的缘故谄媚她吧,因为爱情是喜欢听人家恭维的。

普洛丢斯:当我有病的时候,你给我苦味的丸药,现在我也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凡伦丁:那么就说老实话吧,她即使不是神圣,也是并世无双的魁首,她是世间一切有生之伦的女皇。

普洛丢斯:除了我的爱人以外。

凡伦丁:不,没有例外,除非你有意诽谤我的爱人。

普洛丢斯:我没有理由喜爱我自己的爱人吗?

凡伦丁:我也愿意帮助你抬高她的身分:她可以得到这样隆重的光荣,为我的爱人捧持衣裾,免得卑贱的泥土偷吻她的裙角;它在得到这样意外的幸运之余,会变得骄傲起来,不肯再去滋养盛夏的花卉,使苛酷的寒冬永驻人间。

微弦

书摘(6)

What's in a name?That which we call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would smell as sweet....


What's in a name?That which we call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would smell as sweet.

                                                  ——莎士比亚

称谓的意义何在?我们把玫瑰换个名字称呼,它依然芬芳如故。


名字是什么?就是无论玫瑰叫什么,它都是那样的芬芳。



PS:两种自己喜欢的翻译,自己译的可能不准确。感谢翻阅。

无幽幽

“to be or not to be thats a question。”

“to be or not to be thats a question。”

清鬽
When I consider...

When I consider everything that grows

Hold in perfection but a little moment

That this huge stage presenteth nought but shows

Where on the stars in secret influence comment...

When I consider everything that grows

Hold in perfection but a little moment

That this huge stage presenteth nought but shows

Where on the stars in secret influence comment

(选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拥抱deadline的蔷薇

【戏评】Drunk Shakespear 《喝醉的莎士比亚》

02/14/2020, Broadway Comedy Club.  


[图片]

情人节和朋友两个单身狗订了晚场十点的秀,我还开玩笑说穿漂亮点不能输给现场撒狗粮的。当时演的是麦克白,我感觉整个场子就是五位演员随性地演,想怎么胡闹就怎么胡闹,这样居然能把麦克白演完也是醉了,他们自己都笑场得很开心哎~~如果对美国流行文化梗了解的朋友会看得更投入吧。中间还cue了一次“最终幻想”,然而演员马上给在场的美国观众补充说“你们还不够nerd来了解这个梗”。反正我俩总结“有时候我们也不懂他们好笑在哪里,但就跟着周围老外一起傻笑尬聊就是了。”

[


02/14/2020, Broadway Comedy Club.  


情人节和朋友两个单身狗订了晚场十点的秀,我还开玩笑说穿漂亮点不能输给现场撒狗粮的。当时演的是麦克白,我感觉整个场子就是五位演员随性地演,想怎么胡闹就怎么胡闹,这样居然能把麦克白演完也是醉了,他们自己都笑场得很开心哎~~如果对美国流行文化梗了解的朋友会看得更投入吧。中间还cue了一次“最终幻想”,然而演员马上给在场的美国观众补充说“你们还不够nerd来了解这个梗”。反正我俩总结“有时候我们也不懂他们好笑在哪里,但就跟着周围老外一起傻笑尬聊就是了。”


Cheightina 鸽王

【R18G】fa莎士比亚x金拉姆 剧作家的侧室(1)

⚠脑洞作品,天雷!


⚠基于fa世界观与史实创作


⚠pua和qj行为,集中在中后期,天雷!


看不下去的请退散!我真的不是角色黑,我觉着担一个角色的根本就是实事求是。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看下去——


说在前面:

其实这个脑洞仅仅花了我三分钟,刚开始打算画本子,但是最后决定先写文章确定下主基调……咕咕是废物……

真的很雷,自己都把自己雷的打抖,但这才是真实的fate世界观……悲剧,到最后都是一出美丽凄惨的悲剧……


那就……开始吧……


————————————————————



——召唤阵中走出的,是一个琥珀色眸子的男人。

墨...

⚠脑洞作品,天雷!


⚠基于fa世界观与史实创作


⚠pua和qj行为,集中在中后期,天雷!


看不下去的请退散!我真的不是角色黑,我觉着担一个角色的根本就是实事求是。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看下去——






说在前面:

其实这个脑洞仅仅花了我三分钟,刚开始打算画本子,但是最后决定先写文章确定下主基调……咕咕是废物……

真的很雷,自己都把自己雷的打抖,但这才是真实的fate世界观……悲剧,到最后都是一出美丽凄惨的悲剧……


那就……开始吧……


————————————————————



——召唤阵中走出的,是一个琥珀色眸子的男人。

墨色裙裾的女人急忙迎去:

——啊啊,伊凡雷帝先生,恭候您大驾多时了。

男人扯了扯左肩上挂着的斗篷:

——吾辈,莎士比亚,在现今已被敬仰至此等地步了么?伊凡雷帝的称号,不敢当不敢当。



金·拉姆,时钟塔最优秀的研究者和讲师。

稀少又强大的风属性魔术师。


翻车了。


怎么可能?!

明明是伊凡雷帝的藏书啊为什么会歪池?!

学者坐在桌前,看着面前的黑咖啡,纤细的手在桌面上攥紧。


“怎么,对吾辈不满意?不要这么刻薄嘛——”

那个英灵突然现身,讪笑着,在女人面前坐定。

她白了莎翁一眼:咖啡要吗?

“哦哟哟哟吾辈当然需要啦!美丽的太太!”

“你叫谁太太呢?!!!!!!!”

金拉姆发出了被踩尾巴的猫一样的叫声。


“啊嘞啊嘞这样啊——,对不住了,是吾辈的失误……”莎士比亚一边揉着脑袋上的大包一边讪笑。

“总之你也是……好自为之,有些从者的样子!!”

“天天除了写东西就是摸鱼,你想怎么样啊?!”


莎士比亚听着御主气急败坏的叫声,脸色一沉,嘴角一撇:

“其实你需要的就是我这样的从者吧……哪怕你说的那个什么……伊凡雷帝来了,他说不定连我都十分之一都达不到……”

“无理!你是从者!注意跟御主讲话的口气!”

莎翁笑的更邪魅了:

“呵呵呵……圣杯系统可是按照御主的意愿和触媒分配从者的哦……不知Master的心中到底对我有着什么样的绮想呢……呵呵呵。”

“住口!给我退下!!”女人盛怒的叫声撕裂了时钟塔的安宁。

停在塔楼的鸽子被吓得四散飞离。

剧作家眨了眨眼睛,识趣地消失了。


待魔力反应完全消失之后,金拉姆长吁一口气。

对,跟莎士比亚说的一模一样,不愧是剧作家。

金·拉姆,时钟塔特级讲师,稀少的风系魔术师,风之棘轮的持有者,而且三十多年了至今单身。

之前好容易有个相好结果吵了一架分了。

那个死刀疤男,说着什么啊你们中规中矩的魔术已经救不了我这种人啦然后就自暴自弃跑出去也不跟她说一声……为此两人大吵一架……然后就断了关系。

他也应该召唤出从者了吧……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她这样背靠着门,垂下眼帘,低着头。

陷入了深思。


不知这样过了多久,背后的门被敲响:

“金老师,金老师在吗?图书馆这边已经收拾好了……”

“哦哦哦马上就来,等我。”

她用冰冷且无感情波动的声音掩盖住自己心内的混乱与无助。

……之前拜托管理图书馆的学生整理出古籍阅览室的桌面……她给忘记了。

本是计划召唤出伊凡雷帝后通过他其他的藏书来为其提供强化的……


——但是不管现界的从者是谁,现在该做的事情就都得做。


因为,她,也只能召唤出这种类型的从者啊。

小时候父亲就告诉她,世间一切皆为两集,强极则弱弱极则强,强于此则弱于彼。

战力强大的代价——就是只能拥有支援系从者。

毕竟主从这种契约关系,也不好太过分,对吧。

世界就是一杆天平,一头重了,就要在另一头加上等重量的砝码。


女人在上楼的时候,还在安慰自己:

没事,没事……虽召唤不尽人意但来者也不弱甚至超出预期,现在只差调查这位剧作家的底细就万事大吉了。


她知道莎士比亚,怎么可能不知道。

甚至在自己的少女时代还曾推崇过莎翁剧作。

只不过并没有她对伊凡雷帝的了解深。

毕竟她对剧作家的降临完全没有一点准备。

“所以更需要加班!”学者自顾自地点了点头。


走到图书馆门口时,那个剧作家再次“唰”的一下出现了。

“哦哦是图书馆,吾辈最喜欢书斋类型的地方了!谢谢你哦小姐!”

金拉姆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怒火:

“你闭嘴,我要工作了。”

冰冰凉凉,一点感情不带。

“哦呀哦呀,那吾辈就去写作了!小姐您保重哟~”

说着扯着斗篷跑到了另一张桌子上,掏出本子开始写写写。

小姐两个字为什么从剧作家嘴里吐出来就那么难听呢?

女人狠狠地按了按太阳穴,咽下恶气,埋头开始工作。


莎士比亚是那种在自身优势环境里面拥有更快魔力回复与能力加成的从者。

譬如:书斋,图书馆,书房。

他在回复魔力的同时也会通过自己的方法强化自身与御主。

举例:收集资料,写作。

做得越多,写的越勤,他就越强。


这些事情,金拉姆知道,莎士比亚自己更知道。

所以两人静默无言各搞各的。


但是,金拉姆总感觉有人在打量她。明明没有魔力反应,也没有其他人。

每次抬头望向剧作家的时候他都是在低头写字。

是那种,玩味的目光,挑逗但不轻浮,柔软却犀利,仿佛这视线可以剥离她的衣装一看到底。

这就让女人很不舒服。

但是手头的事情不能放下,所以只好硬着头皮不在意这些。


(未完待续)


————————————————————


接下来可能要外链了,因为计划是……一篇金拉姆视角一篇莎翁视角交错着来……

所以按照莎翁的德行诶嘿嘿嘿嘿嘿……

天野月夜

说到情人节就会想起FGO的情人节活动

说到FGO的情人节活动就会想起初代的任务剧情

也就是说会想起莎翁!

虽然不走心了点,但也好歹是你游至今唯一一次莎士比亚做了主角陪你走过全程的活动

而且剧情也很苏啊,“即使忘却了自己的名字却仍能呼唤吾辈”之类的

啊……真是怀念啊……

莎翁厨真的好难……

不过一想起今年情人节全语音就又有干劲了

总而言之想表达的就是,Happy Valentine!莎士比亚!

今年也请继续写诗吧,我伟大的剧作家( •̀∀•́ )


说到情人节就会想起FGO的情人节活动

说到FGO的情人节活动就会想起初代的任务剧情

也就是说会想起莎翁!

虽然不走心了点,但也好歹是你游至今唯一一次莎士比亚做了主角陪你走过全程的活动

而且剧情也很苏啊,“即使忘却了自己的名字却仍能呼唤吾辈”之类的

啊……真是怀念啊……

莎翁厨真的好难……

不过一想起今年情人节全语音就又有干劲了

总而言之想表达的就是,Happy Valentine!莎士比亚!

今年也请继续写诗吧,我伟大的剧作家( •̀∀•́ )


云万千
莎翁心头好😭

莎翁心头好😭


莎翁心头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