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莎布·尼古拉斯

1757浏览    25参与
花枝酒°
捏个莎布,san-1-1-1-...

捏个莎布,san-1-1-1-1-1-1-1,-到最后好萌(?

捏个莎布,san-1-1-1-1-1-1-1,-到最后好萌(?

花枝酒°

【莎布×哈斯塔】血色欢宴

  • 只要我隐晦的ghs就不会被抓 

  • ooc预警

  • 欢宴者也算哈斯塔化身,四舍五入就是哈斯塔

  • 现在由美食家莎布为祢带来《舌尖上的宇宙》



      「■■■」


     奇诡晦涩的古老音节诉说出来访者的名讳,骤然疯狂的尖锐长笛演奏着永远也不知其意的乐章,在放逐的宇宙边缘、时间彼岸的幽暗神殿里,混沌的黑色星云投下冷漠的视野,那扭曲的、游弋在世界认知之外的黑色物质不定形的疯长着,如同人类绘本中看不到尽头的倒生树,巨大、蓬勃、遮天蔽日。...


  • 只要我隐晦的ghs就不会被抓 

  • ooc预警

  • 欢宴者也算哈斯塔化身,四舍五入就是哈斯塔

  • 现在由美食家莎布为祢带来《舌尖上的宇宙》




      「■■■」



     奇诡晦涩的古老音节诉说出来访者的名讳,骤然疯狂的尖锐长笛演奏着永远也不知其意的乐章,在放逐的宇宙边缘、时间彼岸的幽暗神殿里,混沌的黑色星云投下冷漠的视野,那扭曲的、游弋在世界认知之外的黑色物质不定形的疯长着,如同人类绘本中看不到尽头的倒生树,巨大、蓬勃、遮天蔽日。


     无尽的低沉呓语重复着幻梦冶艳迷离的影像,不可名状的存在从云雾中睁开无数双猩红的眼,它们滚动着在黑暗中闪烁,仿佛能绘尽世间一切,又仿佛在诅咒着宇宙中的每一粒尘埃,那比星体还要庞大的躯体翻涌着身上的肉块,俯视着远道而来的神祗发出极度扭曲、枯燥而刺耳的音调。



     「■■■■■■」



     深谙的污秽在来访者的周围潜滋暗长,那像是蛆虫般拧在一起的肉条蠕动着不详的光芒,从身体的顶部伸出,仿佛是在向天索求着什么。于是天降下无数肥大、蜿蜒的触手,捕捉其领地的“闯入者”, 滴下腐蚀的粘液。利齿开合间从触肢的裂口处长出,咬上猎物肿胀的身躯,嗡嗡的进食声像无数密集的虫豸在涌动,毛骨悚然的又仿佛只是一种令万物都为之疯狂的杂乱无章的噪音,随着许多粘稠液体的搅动泄露此刻的欢愉,在暗淡的群星之下如同交响乐一般此起彼伏。


     脱胎于原初之核,诞生于黑暗的丰饶之神从不是那蔚蓝星球自主孕育的神灵,会对自己的子嗣洋溢着「善」与慈爱。万物的恐惧,生与死的主宰,伟大的阿撒托斯赋予其掠夺的本能,如狮虎肉食,行使着混沌之源最原初的意志——生命的永恒轮回。生命的诞生使祂欢愉,生命的朽败亦使祂愉悦。在这回归「秩序」的混沌深处,莎布·尼古拉斯孕育着生命的同时也在孕育着死亡,仿若饥渴的土地不断的吞食自己的孩子,使自己肥沃好再滋养生。


     新的旧约已下,血色的欢宴在此吹响哀号,粘稠的脓液交融着触腕承启转合,腐化的肉块混合着煮沸肉汤一般的液体在漆黑的表皮闪着邪异的光色,在天体音的合奏下释放疯狂和亵渎。血肉沸腾,古老的陵寝将与星辰相会,在梦的彼方,在那永恒不灭的光辉中,新的生命将于这死亡的残骸中降临尘世。



       “如祢所愿。”祂说。

花枝酒°

【莎布犹格】Foul creature of the gods

# 我流莎布

# 00C预警,

# 就是想ghs下的产物,无脑小学生文笔,走链接。


银色的巨门伫立在深渊的裂缝中,虚掩的缝隙里散发着无穷的光与热,那是无法用肉眼去凝望的广袤宇宙,是比太阳乃至其他生命还要古老的存在,「它」 睿智且洞悉万物。不存于世的亿万星光仿佛是「它」的爪牙,织就成一张巨大的网,将宇宙万物相连接,诱惑着开启灵智的生灵不断的去探索、去求证,又在他们即将触碰'真理’时,一个拖拽拉下无尽深渊,直面未知的恐惧。


恶从内心的欲望中来,如厄里斯手中的金苹果、潘多拉手中的魔盒,只要轻轻一抛(打开),便可惹...

# 我流莎布

# 00C预警,

# 就是想ghs下的产物,无脑小学生文笔,走链接。

 



银色的巨门伫立在深渊的裂缝中,虚掩的缝隙里散发着无穷的光与热,那是无法用肉眼去凝望的广袤宇宙,是比太阳乃至其他生命还要古老的存在,「它」 睿智且洞悉万物。不存于世的亿万星光仿佛是「它」的爪牙,织就成一张巨大的网,将宇宙万物相连接,诱惑着开启灵智的生灵不断的去探索、去求证,又在他们即将触碰'真理’时,一个拖拽拉下无尽深渊,直面未知的恐惧。

 

恶从内心的欲望中来,如厄里斯手中的金苹果、潘多拉手中的魔盒,只要轻轻一抛(打开),便可惹起滔天战火、权誉纷争,届时魔神之首将吞噬全部物质,就连光线也无法从其蠕动的混沌中逃走,无处安放的盲目与狂乱会如同野草一样四处蔓延,颠倒梦境和现实,引领世界回归最初的本真。

 

这不是丰穰的女神第一次直面门,只是没有哪一次会像现在这般如此的急迫,黑云裹挟着未知的伟力,在低沉尖利的啸声中撞击在空间的壁障上,每一声都仿佛重锤击鼓,隆隆作响。压盖万物之势而下,沿途的空间一道;一道的崩裂,自晦暗中泄出混沌的产物和无数粗壮的触手,密密麻麻的涌向门,砰地一声,再次撞在由亿万光球所组成的坚硬屏障上,刹那间,深渊塌陷,星空暗淡。

 

「……祢还是这么粗暴。」


…… 



自割腿肉还被屏,太难了,遂补个档,看不见或者挂了评论望告知!石墨也容易屏。太难了。

墨千绫
画质提升了!(啥 我最爱的羊妈...

画质提升了!(啥

我最爱的羊妈!

画质提升了!(啥

我最爱的羊妈!

千椿
联动 黑山羊少女与黑山半邪神

联动

黑山羊少女与黑山半邪神

联动

黑山羊少女与黑山半邪神

一名有点非的审神者

论我的一些沙雕反应(克苏鲁神话篇)

不可名状(带undertale)


基友:融合怪


我:克总!!!!!


羊妈(带undertale)


基友:Toriel?


我:莎布尼古拉斯!!!!!


泡泡


基友:洗澡泡泡什么的


我:犹格索托斯!ZAP!


话痨(带奈亚私设,私设为一名带着可以变表情的面具且特别话痨)


基友:SCP-035 话痨面具 呸,骚话面具,是占据面具


我:奈亚拉托提普!



基友:Null


我:阿撒托斯!G        ...

不可名状(带undertale)


基友:融合怪


我:克总!!!!!




羊妈(带undertale)


基友:Toriel?


我:莎布尼古拉斯!!!!!




泡泡


基友:洗澡泡泡什么的


我:犹格索托斯!ZAP!




话痨(带奈亚私设,私设为一名带着可以变表情的面具且特别话痨)


基友:SCP-035 话痨面具 呸,骚话面具,是占据面具


我:奈亚拉托提普!





基友:Null


我:阿撒托斯!G                 




鱿鱼


基友:抽风之神                 


我:黄衣之王                 (唯一默契???)




还有我的沙雕日常


我梦到了私设古神集体蹦迪,然后我直接吓醒。


然后就是秋游,我们组就是定口号,然后我基友说ZAP!我说G!


队友:你们san还在?


然后就是全班搞活动,6个人,然后是喊代号的,我们组就厉害了。


人妻(误):阿撒托斯


楼上小跟班兼三人组:奈亚拉托提普


我,三人组之一:犹格索托斯


闺蜜,三人组之一:莎布尼古拉斯


基友:克苏鲁


我基友祂损友:哈斯塔



朋友:妙,实在是妙

鱼巷-Hastur的大祭司

  本文就是记录我的梦,所以极度沙雕甚至ooc,请各位信徒不要打死我!

  话说咱们信徒有群吗,我想加入啊,想想一群不同的信徒凑在一起,召召神,唠唠嗑,在碰一碰,岂不美哉(误)

  本文就是记录我的梦,所以极度沙雕甚至ooc,请各位信徒不要打死我!

  话说咱们信徒有群吗,我想加入啊,想想一群不同的信徒凑在一起,召召神,唠唠嗑,在碰一碰,岂不美哉(误)

Kenna Andesite
一小张新年贺图 万圣节的时候也...

一小张新年贺图

万圣节的时候也用过这个画风画贺图,然后钢笔坏了就放弃了

是的我买了一支新!钢笔。

一小张新年贺图

万圣节的时候也用过这个画风画贺图,然后钢笔坏了就放弃了

是的我买了一支新!钢笔。

鱼危

《不可名状的聊天群》By鱼危 第六章

原名:《诸天直播群》

本文含克苏鲁神话背景+多神系背景+综漫。

主角是克苏鲁神话体系里最靓的泡泡,最美貌的神灵!(不容否决XD)

剧情向文,未定感情戏。

章节: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PS:圈圈修改了设定,将犹格·索托斯定为多元宇宙十一阶。

OOOOOOOOOO分割线由无数个泡泡组成OOOOOOOOOOO

  第六章
  
  “宿主,这场传说级别的演唱会什么时候开始?”
  
  “等格赫罗斯的出现。”
  
  对方是外神公认的大闹钟,虽然无法进入阿撒托斯位于混沌海的宫廷,但是可以用类似于防空警报的“...

原名:《诸天直播群》

本文含克苏鲁神话背景+多神系背景+综漫。

主角是克苏鲁神话体系里最靓的泡泡,最美貌的神灵!(不容否决XD)

剧情向文,未定感情戏。

章节: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PS:圈圈修改了设定,将犹格·索托斯定为多元宇宙十一阶。

OOOOOOOOOO分割线由无数个泡泡组成OOOOOOOOOOO

  第六章
  
  “宿主,这场传说级别的演唱会什么时候开始?”
  
  “等格赫罗斯的出现。”
  
  对方是外神公认的大闹钟,虽然无法进入阿撒托斯位于混沌海的宫廷,但是可以用类似于防空警报的“天体之音”吵醒其他睡觉的外神。只有奈亚拉托提普和格赫罗斯一起出动的时候,便是新一期不可名状演唱会的开演时间。
  
  已经苏醒的犹格·索托斯确定那家伙会来银钥之门附近溜达一圈。
  
  毕竟,祂的目光游走于过去未来。
  
  那颗锈红色的彗星体在祂的视野之中从无到有,穿透无尽的距离,未来会悄无声息地潜伏过来,企图按照奈亚拉托提普的要求吓醒祂。
  
  在此之前,犹格·索托斯就选择通知阿撒托斯宫廷的侍从,也就是下位的外神,暂停了奈亚拉托提普的全部计划。
  
  【卡亚赫·卡阿尔赫,我会前往下一场演唱会。】
  
  一个隐居在平行维度里的外神侍从听到犹格·索托斯的声音,从阿撒托斯的宫廷里出现,身体不断的构成和分解。
  
  “@#%¥嗡……”
  
  回应祂的声音低闷绵长,宛如维度在震动。
  
  系统根本听不懂,寄生在一个气泡里,懵懵地靠防毒软件保护精神。
  
  克鲁苏神话是一个很特殊的神系,以克苏鲁命名,仅仅是克苏鲁的名声传播的比较远,章鱼触手怪的形象一听就懂。在这些神灵里,稳定的形体是很罕见的,因为这属于秩序,而秩序的对立面是混乱,诸神九成九是混乱邪恶阵营的神灵。
  
  在这些同行的衬托下,中立阵营的犹格·索托斯显得是多么善良伟大啊。
  
  嘶……!
  
  系统被自己的脑补恶寒到了,抱紧自己。
  
  可怜弱小的自己,现在就身处于一位外界默认的顶级邪神体内,没有办法解绑就算了,未来还要与其他混乱侧的克苏鲁神系的神灵打交道。
  
  “它说知道了。”
  
  犹格·索托斯转述给了系统。
  
  系统慢半拍地说道:“它?对待神灵,您不应该用祂吗?”
  
  “一团没有自己的称号,没有自己的形态,为服侍阿撒托斯而存在的混乱物质。”犹格索托斯客观地形容那名外神的本质,没有贬低,只是无情地说出一个事实,“在它能在混沌海独立生存之前,我无法把它视作同类。”
  
  系统懂了,很好理解嘛,就如同天庭端茶倒水的仙子,怎么可能和赴宴的大能者相提并论,最多是拥有一份名为“仙”的成长性。
  
  混沌海的中央,世界的最核心地点。
  
  这是任何一个梦境都无法触碰到的地方,超越了时间,超越了有序的宇宙之外,一切的初始,一切的混乱源自于此。
  
  阿撒托斯的宫廷居无定所地漂浮在无垠的中央,时刻在发生变化。
  
  这座宫廷极大,不少外神在附近留下过自己的坐标,伟大的森之黑山羊莎布·尼古拉斯就经常在阿撒托斯的宫廷停留,巨大的肉块和触手簇拥在阿撒托斯的身边,如果戴上最厚的滤镜去看,倒是比较像没事回家陪老父亲的晚辈。
  
  阿撒托斯在世界起源之初,生出了黑暗、无名之雾和混沌。
  
  黑暗孕育出莎布·尼古拉斯。
  
  无名之雾中诞生出犹格·索托斯。
  
  唯有混沌,奈亚拉托提普的本体不明,日常以化身行走在无数个地方。
  
  此时,莎布·尼古拉斯被奈亚拉托提普的一道化身逗得发笑,黑云般的巨大肉块在颤抖,扭曲在一起的触手密密麻麻,犹如她那无穷无尽的黑暗子嗣!
  
  触手内外湿哒哒的大嘴流下液体,意味不明。
  
  奈亚拉托提普被弄得一阵心虚,努力避开莎布蠕动的触手,真诚地说道:“莎布,我发誓这次真的没有骗你,是你找错了接近犹格的方法,祂比较喜欢人类的外形,对……你也知道人类,就是像我这具化身一样一个脑袋两个眼睛的生物,你本体的嘴巴太多了,祂喜欢简约一些的体型。”
  
  “胡说!”
  
  突然一道冲击在虚空中,听上去有几分沙哑性感的女声出现。
  
  “奈亚,上次祂看见我就跑了,上上次我把一根触手递过去的时候,祂不仅没有接触的意思,还把我之前最喜欢的触手给毁了。”
  
  “……”黑皮青年擦了擦额头,“没办法,这种事情要讲究你情我愿的嘛。”
  
  莎布·尼古拉斯越发不甘心,声音浑浊粘稠如沸腾的蜂蜜:“要怎样才能让祂接受我?我有预感……和祂的本体交配可以生下很多孩子……”
  
  黑皮青年耸肩:“首先,你得抓得住一个泡泡。”
  
  莎布·尼古拉斯突然低落下来:“以前抓到过……被祂抢回去了……”
  
  “我这次来就是帮你出谋划策的啊。”他盯准了莎布想要和犹格繁衍的念头,信心十足地说道,“只要你听我的,我们一起把犹格骗去主上的宫廷,到时候你再打扮得好看一点,邀请祂跳舞,身体不就能缠绕到一起了吗?”
  
  “祂要是反抗呢?”莎布·尼古拉斯不确定的问他。
  
  “那更好了!”奈亚拉托提普灿烂一笑,牙齿洁白,“在场看不惯犹格的家伙多着呢,肯定会帮你的啦,主上看见你们在一起也会很欣慰的!”
  
  他拍胸脯的保证,换得了莎布·尼古拉斯的将信将疑,可是对犹格·索托斯的贪念蒙蔽了她所剩无几的理智,她只想与那个神灵在液体中交换彼此。
  
  “咦?”奈亚拉托提普微怔,接到了宫廷里仆从的通知。
  
  搞什么啊!
  
  他刚做通了莎布的思想工作,犹格就愿意来了?
  
  黑皮青年思索片刻,对莎布笑道:“犹格说会来,你自己把握机会吧。”
  
  说完,他很公平地溜了。
  
  出去之后的奈亚拉托提普迅速与无数个自己交换记忆,思维流通之下,他借助另一具男性青年的身体出现在平行位面的地球上。
  
  他走到一个公寓的窗户外,自顾自地打开,趴在窗户口吹口哨。
  
  “怎么想通了?”
  
  公寓内部,伏案工作的漫画家揉着眼睛抬头往外看去,宅男的双眼无神,有气无力地说道:“本体忽然有了一点别的兴趣,决定去听一听演唱会而已。”
  
  奈亚拉托提普饶有兴趣:“真的不是看见未来,打算避开陷阱吗?”
  
  足不出户的漫画家微微一顿,手握着铅笔,一派漫不经心的姿态,而他画板上画的赫然不是什么黑白线条,赫然是无数个自由发展的低纬度世界!
  
  一支笔,足以神灵创世!
  
  “如果莎布真的能睡到我的本体,生下亵渎的后代,她可以试试,我只是提前告诉你,少插手!本体很讨厌触手……尤其是莎布这种管不住自己胃口的神灵。”铅笔的尖头戳在了画纸上,外表文弱的漫画家一霎那露出了阴沉之色。
  
  犹格·索托斯的化身有千千万万,每个化身多少都体现出本体的部分特质。
  
  没有一个化身想被戴绿帽子!
  
  莎布·尼古拉斯就是任何一个工口漫画里最肆无忌惮的女主角,可以和一个人在一起的同时,与无数个人或者物种上床。她是生育的主宰者,堪称众神的母亲,私生活乱到了连希腊神话的大地之母盖亚都甘拜下风的程度。
  
  漫画的世界里,在划破天空的浓重一笔下,如同发生了天灾,人群混乱,若是仔细去看,这一张纸人类的脸是何其的生动,写满了对未知的惊恐。
  
  漫画家拿起橡皮擦,擦去划痕,“我最近心情很好,你还想追番就别来惹我。”
  
  公寓外的青年咧嘴后消失了。
  
  这世界——
  
  没有哪里是安全的,亦没有哪里是神灵不知晓的,凡人最幸福的便是无知。
  
  漫画家幽幽一叹,起身去关好窗户,阳光落在他的脸上就像是穿透了虚空,无法为他照亮分毫,不,或者说区区一颗星辰怎么可能照亮亿万光辉之主的化身。
  
  “本体,旅游的时候叫我啊……”
  
  可惜,渴望出门透气的化身有太多,自己也很难排的上号。
  
  一个个慢慢来吧。
  
  不可名状的聊天群挂在犹格·索托斯的视野里,从宏观上来看就是一个平凡的聊天软件,而从微观上去看,无数根线条在抽搐,抖动,浑浊的痕迹污染上洁白的底色,又在杀毒软件的作用下镇压住了一根根想要变成触手的信息符号。
  
  犹格·索托斯全方位地观测它,系统是继阿撒托斯、无名之雾、奈亚拉托提普之后,第四个让自己无法完全理解、无法看清楚源头的存在。
  
  系统一无所知,也满不在乎,诸天万界里想研究系统的家伙多了去呢。
  
  破解它,相当于要破解它的上级——主系统的防护网!
  
  [左京:我已经找到了魔界的通道,难怪会滋生那么多小妖怪,是有人专门在破坏封印,他和我的目标一致,都是为了前往魔界。]
  
  [太宰治:集体去魔界自杀吗?好主意,人类跑到全是妖怪的地盘上!]
  
  [左京:并非如此,我是想探索妖怪的起源之地。]
  
  [太宰治:你怎么不问问神奇的群主呢?]
  
  [左京:……那就没意思了。]
  
  剧透一时爽,不可能天天爽,对于人生赢家级别的左京而言,未来留点秘密更有趣,比如他就不想知道自己赌的队伍输掉的原因是什么。
  
  [太宰治:群主,你在做什么呢?]
  
  度过了横滨的龙头战争,太宰治已经快刀斩乱麻的动用了【书】的力量,改写了织田作之助的命运,让自己最好的朋友远离港口黑手党。
  
  这还不够,横滨始终是危险的,他需要更大的权势,更稳定的局面帮他制造出一个“和平”的环境,让织田作之助能够过上一边抚养孤儿,一边安心写小说的平凡生活。正因为这样的愿望艰难,太宰治的斗志十足,近几年都会有很多事情要做。
  
  [群主银之钥:准备去参加一场长辈举办的演唱会,顺便想一想出门的形象。]
  
  [太宰治:哇,异世界还有演唱会!]
  
  [群主银之钥:嗯。]
  
  [太宰治:可以直播吗?]
  
  [群主银之钥:不方便,以后有机会你们可以自己来听。]
  
  [太宰治:好吧……]
  
  犹格·索托斯的注意力不在群里的时候,群里又出现了探讨群主的对话。
  
  [太宰治:左京先生,我发现了群主的一个秘密!]
  
  [左京:?]
  
  [白兰·杰索:??]
  
  [太宰治:群主肯定是个欧皇,或者是掌握幸运能力的人,加上我们的点数,他只用了四天的时间就攒到了1000点聊天币啊!]
  
  [左京:嗯,也许是群主的特权?每次签到一百点。]
  
  [白兰·杰索:我还以为是什么新发现呢,白让我高兴一场……(发烧吊针中)]
  
  [太宰治:杰索先生,你出现了就好,我对你们的面基过程很感兴趣哦,是不方便说,还是发生了什么不方便我们知道的事情?]
  
  [白兰·杰索:不告诉你,秘密~。]
  
  [太宰治: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表情符号是无法自主修改的,你的确发烧了,而你的发烧是群主造成的,该不会你吃了异世界的棉花糖,导致食物中毒?]
  
  [白兰·杰索:噗——!]
  
  [太宰治:左京先生,你觉得什么情况下会造成发烧?]
  
  [左京:淋雨?着凉?]
  
  [太宰治:太普通啦,左京先生!这样的回答可不符合你的身份!(不满)]
  
  [左京:因为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杰索先生感染了群主身上的外来病毒?看来我前往魔界,必须带一个结界师,并且要注意周围的环境和生物是否对人体有害了……]
  
  [太宰治:你……偏题了……]
  
  [白兰·杰索:看你猜来猜去这么辛苦,我实话告诉你吧,太宰君。]
  
  [太宰治:嗯?]
  
  [白兰·杰索:群主真的有实现愿望的能力哟!代价只是我的一次发烧。]
  
  [太宰治:什么程度的愿望?]
  
  [白兰·杰索:这要你自己去体会。(甜蜜荡漾笑)]
  
  [太宰治:好恶心的笑。]
  
  [左京:群主果然不是普通人,从一开始……群主就没有强调过自己是普通人,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或许群主就是某一个世界的顶级强者吧。]
  
  系统无聊地看聊天内容,赞同地点头。
  
  嗯,只是这个“强”的程度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至少是多元宇宙级别的。
  
  “宿主,你在干什么?!”
  
  视线转开,系统被一大片一大片消失的泡泡吓了一跳。
  
  虚空露出原本的色彩。
  
  这些消失的发光泡泡回归到了一个中心点,也就是系统所在的这个气泡里,最后万物归一,用亿万光辉凝聚出了终极的犹格·索托斯。
  
  人影是模糊的,修长的,逐渐出现了气泡折射宇宙的虹色发丝……
  
  不同于临时创造出来的化身,这回是人形本体!
  
  考虑到系统的因素,兼之自己有事想询问阿撒托斯的意见,祂为了不到演唱会就被迫成为灯光特效,决定提早确定自己的人形外表。事实上,说出来也会吓到其他神灵,这是犹格·索托斯诞生以来第一次构筑人形。
  
  过去,是人类还未诞生。
  
  现在,人类诞生了,犹格·索托斯反而习惯了本体,不乐意变成蝼蚁的形态。
  
  是系统的出现,唤醒了祂体内主导感性的人类意识,再加上多元宇宙之中的人类并非全是弱者,自己显露出人形也有了足够的理由。
  
  “虹色的头发……让我想到了一个人。”
  
  犹格·索托斯缓缓道出人类的语言,念头一动,想到了某个游戏里的梅林·安布罗修斯。
  
  符合祂特征的外表很罕见……半梦魇的梅林算一个。
  
  “选他吗?”
  
  这一刻,祂在考虑是否变成这样。
  
  以祂的身份,选择他人的外表为自己的外表,这本来就是对方的荣幸。
  
  动念之间……
  
  万物归一者无意识散播的力量辐射向多元宇宙。
  
  这个决定,将确定着十一阶神灵本体的人形姿态,引发的将会是一场巨大的变化。
  
  不知隔了多远一个微型多元世界里,星之海,与人类永世隔绝的理想乡内,在阿瓦隆里蹲了上千年的梅林突然脸色大变,心脏剧烈的抽搐了一下。
  
  “这是什么……”
  
  冥冥之中的危机感几乎要淹没了他!
  
  梅林顾不上电脑里没写完的梅莉日志,精神也从千里眼的聊天室里断开,残留下一片凌乱到接近于痛苦癫狂的精神印记。他一头正常人类长不出来的虹发散落在地,紫色的瞳孔涣散,手来不及去抓住自己的法杖,身体跌倒在地上,止不住地发抖。
  
  好痛苦……
  
  这是死亡的感觉吗……我会死……会被抹杀掉吗……
  
  梅林的思维里挤满了这样的念头,混乱不堪,时刻在击垮理智,那种即将消失的恐惧感不断出现,他却找不到自己会消失的原因!
  
  【梅林?】
  
  位于千年前的吉尔伽美什发出惊异声之后,随后三个拥有千里眼的人里,在生前处于“全知全能”的所罗门一片漠然地说道。
  
  【不可预知,不可观测,梅林身上发生了巨大的变故。】
  
  【是……域外的邪恶。】
  
  所罗门面无表情地抬起手,想要联系地球意志,不管是启示还是千里眼都做出了提醒。
  
  ——这次是出了大问题!
  
  无数个平行时空里的男性梅林发出痛苦的呼救,唯一例外的只有平行时空里的女性梅林。而且在与之保留了相当距离的FGO世界里,在迦勒底里充当知心大哥哥的伪英灵·梅林也眼前发晕,往前跌倒,差点撞到了路过的贤王吉尔伽美什身上。
  
  贤王吉尔伽美什没有躲开,主动拽起了不靠谱的梅林,狐疑地看着对方。
  
  “你怎么回事?”
  
  半梦魇的容貌还是维持着美丽至极的程度,虹发梦幻,紫眸魔魅,肤白如雪,完美的体现出了非人的魅力,身上的气息逐渐变得不可名状起来……
  
  梅林苦不堪言的张了张口,双瞳深处迸发出的挣扎在强制消褪。
  
  他感觉到了……
  
  自己要是丧失意识,就不再是自己了……
  
  “我……”
  
  几分钟后。
  
  平安无事,死亡的阴影也不见了。
  
  差点说出遗言的梅林与贤王吉尔伽美什面面相觑,最后被贤王嫌弃地甩开了手,关闭了准备救人的王之财宝。
  
  “梅林,你不给本王解释清楚就以死谢罪吧!”
  
  “我也不知道啊……”
  
  梅林抱住自己的法杖满脸无奈,越是一头雾水越是心底发寒。
  
  自己是躲过一劫了吗?
  
  ……
  
  “我不喜欢紫色的眼睛,他的长相太妖精化了。”
  
  犹格·索托斯的一念之差,间接救了梅林一命。倘若祂的本体变成梅林的模样,就不是犹格·索托斯像梅林·安布罗休斯,而是梅林·安布罗休斯像犹格·索托斯。
  
  因果关系瞬间会颠倒!
  
  在克苏鲁神系的规则之中,从来没有强者长得像弱者的事情,只有弱者像强者,越像就越影响到自身的存在,潜移默化的向对方靠近。这么一来,梅林要么被犹格·索托斯的力量抹杀,要么变成犹格·索托斯在异世界的投影化身。
  
  原本世界的盖亚和阿赖耶妥妥会炸毛。
  
  它们的世界已经有克苏鲁神系了,再添一个万物归一者本体的投影化身,这不是分分钟要让地球表演什么叫做原地爆炸吗?!
  
  然而,名义上是中立阵营,实则是中立邪恶的神灵对外界并不清楚。
  
  知道了,也不会在乎。
  
  祂的目光永远注视着未知的所在,眺望着其他生灵穷尽一生也无法看到的未来。一段时间过后,锈红色的彗星从天边而来,发出嘹亮尖锐的“天体之音”。
  
  ——诸神们,演唱会的时间到了。
  
  “格赫罗斯出现了。”
  
  银钥之门外,塔维尔·亚特·乌姆尔的脸色便秘,祈祷着这次千万不是让自己去顶缸。他继承了犹格·索托斯对音乐的审美能力,有缘代替本体去过一次阿撒托斯的宫廷,回来之后一度觉得自己耳鸣失聪,再也听不见世间美好的音乐。
  
  正当塔维尔·亚特·乌姆尔愁眉苦脸,坐在王座上发呆,他倏然看向门后的方向,通往本体所在的银钥之门被一只手无形的推开了。
  
  银之钥,门之钥,可以用各种称呼形容的宇宙终极真理从里面走了出来。
  
  那是一个看着就让塔维尔·亚特·乌姆尔掉SAN值的人。
  
  塔维尔呆滞。
  
  对方平静地路过他的王座,忽而侧过头,瞳孔在银色的睫毛下若隐若现,宛如无数个球状的光晕留在眼睛里,重重叠叠,绵延无尽,象征着时空的环环相扣,让生灵一眼望不见尽头,只能看到身心扭曲崩溃的至高景色。
  
  祂说道:“你守住门,我不在家的时候不许放任何东西进去。”
  
  塔维尔恍恍惚惚:“是……”
  
  犹格索托斯见他魂飞天外的表现,微微皱起眉,周身的时空泛起波澜,“我变幻出来的人形不好吗?”这是祂计算过人类的审美与外神的优点,取两方的平衡值,精心捏造出来的本相。
  
  “太……好……看……了……”
  
  谁能回答不好看?
  
  想死吗!
  
  时至今日,塔维尔终于可以含着热泪的确定一件事——本体也放弃治疗了。
  
  这样的外表走出去怕是除了神,其他人都要打出GG哦!
  
  宅男的最高境界,见光死。
  
  
  

墨千绫
孕育万千子孙的森之黑山羊

孕育万千子孙的森之黑山羊

孕育万千子孙的森之黑山羊

墨千绫
我回来了——画了三柱神由A总抱...

我回来了——画了三柱神
由A总抱枕特别赞助

我回来了——画了三柱神
由A总抱枕特别赞助

墨千绫
自拟的犹格莎果然我还是吃官配(...

自拟的犹格莎
果然我还是吃官配(:3▓▒

自拟的犹格莎
果然我还是吃官配(:3▓▒

雷酷—这里是个反派控
我流黑羊妈!她真好但我画不出来...

我流黑羊妈!
她真好但我画不出来
真的不会画人。

我流黑羊妈!
她真好但我画不出来
真的不会画人。

薛定谔的乌鸦

是羊麻麻和羊崽的亲子互动(?
p1防和谐。
(再被和谐的话就不知道该咋办了_(:з」∠)_真是莫名其妙的审核制度。

是羊麻麻和羊崽的亲子互动(?
p1防和谐。
(再被和谐的话就不知道该咋办了_(:з」∠)_真是莫名其妙的审核制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