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莎乐美

13972浏览    212参与
ANTINOUS

贫穷手摸

比亚兹莱插画

莎乐美亲吻约翰

原著王尔德《莎乐美》

贫穷手摸

比亚兹莱插画

莎乐美亲吻约翰

原著王尔德《莎乐美》

sofyc

剧本杀《莎乐美》同人结局

结局

①吉娜

去杀利奥的时候,由于利奥和朱利安在搞基础建设于是未能得手。那天之后利奥主动辞去了老板的职务,隐退后致力于黑人福利的建设,吉娜也就相信他的洗心革面,停止了杀意。现在在追求自己的艺术梦想开音乐学院,亲手打造20世纪人气偶像粗音未来。与青梅竹马弗莱克(班加拉)重新开始了交往。


②雨果

虽然法术并未成功,但他的魔法阵成功吸收了利奥的白色高铁为他补魔,于是他体力大增。加之他看见二人幸终狂喜狂吃柠檬,败血症被治好了。利奥免除了他的债务,朱利安也放弃了歌剧院的经营权,他便把所赚的钱供给自己养女儿开音乐学院和自己亲儿子当医生。晚年成立自己的秘教——腐女聊天群,红极一时。


③弗莱...

结局

①吉娜

去杀利奥的时候,由于利奥和朱利安在搞基础建设于是未能得手。那天之后利奥主动辞去了老板的职务,隐退后致力于黑人福利的建设,吉娜也就相信他的洗心革面,停止了杀意。现在在追求自己的艺术梦想开音乐学院,亲手打造20世纪人气偶像粗音未来。与青梅竹马弗莱克(班加拉)重新开始了交往。


②雨果

虽然法术并未成功,但他的魔法阵成功吸收了利奥的白色高铁为他补魔,于是他体力大增。加之他看见二人幸终狂喜狂吃柠檬,败血症被治好了。利奥免除了他的债务,朱利安也放弃了歌剧院的经营权,他便把所赚的钱供给自己养女儿开音乐学院和自己亲儿子当医生。晚年成立自己的秘教——腐女聊天群,红极一时。


③弗莱克

根本没有办法上二楼于是只得在演出结束后约谈雨果和吉娜。与吉娜和雨果对峙发现雨果是亲生父亲,雨果还坑自己亲生儿子出车祸,二人和解;现在与父亲和儿时玩伴吉娜住在一起。重新做起了自己的老本行医生,安抚从战场上回来患有PTSD的军人,兼职写出人气恋爱漫画《伪恋》并声称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④利奥x朱利安

不再抛头露面,回到乡间别墅开始了每天基础建设的没羞没躁生活


⑤弗洛拉

热闹是你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sofyc

剧本杀《莎乐美》同人2 朱利安视角

朱利安


我一直是一个胆小的人。


我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花心,只是我不敢将自己的真正爱意传达出去,因为会给自己招来非议。


从我看到利奥的第一刻起,我就发现了,他和我是一类人。


但是,我却带上了异性恋的面具,和他维持着好朋友的关系。


有一次,他试探性地问我喜欢的人时,我看出他的忸怩不安和紧张。


如果我当时说的是“我喜欢的是你”,故事的走向会不会发生变化呢?


但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当年我信口胡说了一个莎乐美搪塞过去。因为我知道,我们之间是不可能有结果的。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也是。


毕业后,认清现实的我和他保持着朋友关系娶了公主,希望他也能放下这段往事,得到属...

朱利安


我一直是一个胆小的人。


我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花心,只是我不敢将自己的真正爱意传达出去,因为会给自己招来非议。


从我看到利奥的第一刻起,我就发现了,他和我是一类人。


但是,我却带上了异性恋的面具,和他维持着好朋友的关系。


有一次,他试探性地问我喜欢的人时,我看出他的忸怩不安和紧张。


如果我当时说的是“我喜欢的是你”,故事的走向会不会发生变化呢?


但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当年我信口胡说了一个莎乐美搪塞过去。因为我知道,我们之间是不可能有结果的。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也是。


毕业后,认清现实的我和他保持着朋友关系娶了公主,希望他也能放下这段往事,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但那一次情人节,不知道谁给他的勇气,他拿了108朵玫瑰花向我告白,说这是凝结了自己毕生勇气的告白。


我的确动摇过一瞬间,但是想到我身上如此复杂的政治纠纷,想到他没有认识到这会给他带来多少苦难。我便狠心下来拒绝了他,甚至声称要与他断绝朋友关系。


那天走的时候,他哭的很伤心,但我坚信,我做的是正确的事。这样于我,于他,都要更好。


思绪从纷扰中回到现实。今天是莎乐美演出的又一天,雨果先生突然说有事要和我商量,把我约到了化妆间。


我疑惑地和他走了进去,他像要看时间一样拿出怀表在我眼前晃悠了一下,接下来我就感觉脑袋越来越晕,失去了意识。


当我再次醒来时候,眼前却是他,让我最意想不到的人,利奥。


他看见我醒了激动地流下了眼泪,说“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究竟怎么回事?”


我清醒了一下懵懂的大脑,一下子看见了身下的法阵,回忆起了进入化妆间的时候看见桌上放的4瓶血。


我虽然不清楚这是什么,但我肯定,这不是什么好东西,雨果一定有所预谋。


于是我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子,站了起来,却瞥见门口掉在地上的皮箱里漏出的钢锯和道具头颅。我认得那个皮箱,是利奥的。


我转头看见仍在流泪的利奥,他重复着那一句“对不起,对不起。”


我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


这样看来傻的人明明就是我呀……伤害了别人的感情,还美其名曰为了别人好。这究竟是怎样的自私与冷漠呢?我决定正视内心的这股躁动,鼓起勇气,是时候给这一切做一个了断了。


我轻轻上前抱住了利奥,安抚着“没事的、没事的。”


接下来,我用一只手牵起利奥的手,同时感受着他的紧张与温暖。我问道“利奥,我们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利奥仍然在不停抽泣,他说“我希望我们能够做朋友,但是那天你说……”


我打断了他的话“没错,从今天开始我们就不是朋友了。”


利奥看上去很失落,但是他强迫着保持镇定,说“无论什么结果,我都能接受。”


“我正式接受你的表白,利奥。”


说完之后,我把自己压抑了几十年的情感,一下宣泄了出来。我把利奥推在了柜子上,嘴唇靠近他因紧张而不断抽搐的嘴唇,然后轻轻吻了一下,说“这是作为你救了我性命的奖励。”


利奥显然很喜欢这个奖励,但他的神色又转为担忧,说“朱利安,你觉得主会原谅我们吗?”


想不到他竟然还在纠结这种事,我用手轻抚他的胸口,开玩笑地说“可是在我危难关头,主并没有来救我呀。来救我的是你,利奥。”我感觉到他的呼吸急促了起来。“还是说,你就是我的上帝呢?”


显然这样的解释让他道德上的纠结少了许多,他紧张的身体放松下来。


为什么身体如此燥热呢?是不是扮演雨果的玩家是个腐女,在迷药里掺入了电脑配件呢?


抛开脑子里这些不切实际的念想,我慢慢脱下利奥的裤子,决定开始搞基础建设。我还没有动手,就眼睁睁看着他的基础建设慢慢发展了起来。


我也想要为这高耸基础建设添砖加瓦,于是便撸起袖子加油干,用手让它上升势头更加猛烈。


利奥的基础建设显然已经快到了发展上限,他面色潮红,为自己做出的努力而骄傲,时不时还发出几句呻吟,显然是不好意思自己进展这么快。


这时,我不仅用手帮忙,还用上了嘴,又能动手又能动嘴方能成就大事。我将基础建设的上升曲线包进嘴里,说出很多振奋人心的演讲,让上升曲线的导数即将迎来极大值。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不受人欢迎的声音。


“利奥先生,朱利安先生,有人在吗?”化妆间的门上传来密集的敲门声。


该死,是吉娜,但我不会让他阻挠我们的基础建设的。


利奥漏出了惊恐的神情“朱利安,不要,我们搞基础建设取得巨大成就被别人发现是要被偷学的。”


我笑着看着他说“我继续搞我的基础建设,你可要做好保密工作,被别人发现我们一起遭殃哦”然后继续动用我的口才。


利奥在欲望和理智间纠结。欲望让他多么想叫出来,自豪地展示自己丰硕成果,但理智却告诉他,还得忍,要克制自己的欲望,一定不能被吉娜发现他们偷偷在搞基础建设。


过了一会,敲门声渐渐停下了,吉娜似乎走了。利奥的基础建设这才放心地在朱利安的咬下达到了最高值。高铁般的白色从顶点喷涌而出,走向世界,走向未来,停留在利奥和朱利安衣服上,也停留在了雨果的法阵上。留下建设后深刻反思总结的二人喘着粗气。


二人相视而笑,今天之后,他们再也无法回到之前的关系了。

sofyc

剧本杀《莎乐美》同人1 利奥视角

我曾经是一个不引人注目的,最普通最普通的学生。


但不那么普通的,是我的性取向。


我早就明晰自己的内心所向,但是并没有胆量去透露给他人,只能在橡皮上一点点刻下自己心上人的名字,每天如痴如醉地端详。“朱利安”,这是多么美的一个名字呀,而他本人甚至比这个名字更加优秀。他成绩优异,性格开朗直率。虽然有人说他有一点花心,但我宁愿相信这只是因为他只是对于每个同学都一样的好,一样的热情。


那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如同往常一样很早就到了学校。当我又在把玩手中的橡皮,心里想着青春期男生的白日梦时,朱利安突然闯了进来,看见教室里只有我一个人就快步走了过来,一下拉起了我的手说“哥们,我昨天生物化学...

我曾经是一个不引人注目的,最普通最普通的学生。


但不那么普通的,是我的性取向。


我早就明晰自己的内心所向,但是并没有胆量去透露给他人,只能在橡皮上一点点刻下自己心上人的名字,每天如痴如醉地端详。“朱利安”,这是多么美的一个名字呀,而他本人甚至比这个名字更加优秀。他成绩优异,性格开朗直率。虽然有人说他有一点花心,但我宁愿相信这只是因为他只是对于每个同学都一样的好,一样的热情。


那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如同往常一样很早就到了学校。当我又在把玩手中的橡皮,心里想着青春期男生的白日梦时,朱利安突然闯了进来,看见教室里只有我一个人就快步走了过来,一下拉起了我的手说“哥们,我昨天生物化学作业忘写了,能借我抄一下吗?就这一次!十万火急啊。”


我被他的举动吓到了,手中原本攥紧的橡皮飞了出去,划过一道抛物线落在了地上。我慌乱地想要赶快把他捡回来,但朱利安显然反应更快,他献殷情一般地蹲下来捡起橡皮,装作骑士一样举起橡皮说“我的王子殿下,这一块小小的橡皮,是您遗失的吗?”


说罢,他的视线望向我,这才发现这个橡皮上面用粉色的铅笔写着淡淡的“朱利安”三个字。


我难堪极了,想要解释这一切,却不知从何说起,只能呆呆地愣在座位上,心中祈祷着对方不要把自己骂的太狠。


但朱利安却噗嗤一下子笑了,他把橡皮还给了我,笑的说“天哪,我在你心中这么重要吗,那我也不能输给你呢!”


接着,朱利安就回到自己位置上拿出了自己的橡皮,在上面认真地写下了“利奥”两个字。然后像得到了新玩具的小孩一样,激动地飞奔回了我的位置,得意地把自己的橡皮也指给我看,“这样子,我们就扯平了哦,你也是我心中最好的朋友。”说着朱利安握起了我的手,“那我最最最好的朋友,能借给我生化作业看看吗,求你求你求你啦!”


充满魅力地眨着眼睛的朱利安对于我可谓心动暴击。于是我手忙脚乱地翻出自己书包里的作业递给朱利安,痴痴地看着后者飞快地溜回座位开始奋笔疾书。


那天之后,我们便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谈怎么也做不完的作业,谈自己的恋爱观念,也谈着以后理想中的生活。


我有一次试探性地问过朱利安,“安安,你喜欢的人是哪种类型的呢?”我特意用了“人”而不是“女生”这个词,期待着能得到怎样的回应。


没想到朱利安一反常态的严肃。他一板一眼地说出来“我喜欢的女生啊,应该是有着栗色的卷发,知书达理但同时也会为了爱情勇敢出手的类型。”他说完看了我一眼,补充道“就像戏剧中的那个莎乐美呢。”


我打趣地糊弄了过去,尽力隐藏住自己内心淡淡的失落。


时光如梭,不久我们双双毕业,渐行渐远。


我成为了大洋轮船公司的老板,而朱利安则与公主联姻。一切都是那么的正常。


我为了帮助弗莱克走出母亲逝世的悲痛,请他观看歌剧《莎乐美》。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选择这个剧目,也许是当年朱利安的一席话影响了我?不管如何,那天我喝了很多酒,向这个我信任的小伙子说出了自己有一个青梅竹马不敢表白的事情。没想到看上去憨厚的他却强烈鼓励我去大胆追爱,于是我便下定决心在情人节那天像朱利安表白。


失败了。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毕竟我没有办法强迫他人接受我的爱意。


但是当他提议我们保持距离,连朋友都不能做的时候,我再也按捺不住悲愤之情,向他怒吼道“为什么呢?我只想继续和你保持朋友关系,这样都做不到吗?”


朱利安扭过头去,冷冷地说“不要再破坏我和弗洛拉的关系了,就这样吧。”


是吗,我无法成为你的那个莎乐美吗?那么就让我自己来成全这一切。


那一天,我提着准备好的皮箱走进了歌剧院。


“我是来杀朱利安的,一定要狠下心来!不能再陷在里面无法自拔了!”


我不断在心中对自己重复着这句话。但我微微颤抖的的手却揭发了我的不自信。


轻轻敲响化妆间的门。我拿出温柔的腔调问侯道“朱利安同志在吗?”等了一会儿没有回应,我尝试打开门,却发现门被锁住了。看着演出时间越来越近,我赶紧拿出螺丝刀拆下门的合页走了进去。但看见的一幕却让我心跳骤然加速。


朱利安昏睡在化妆间的一角,而他的地下还画着诡异的法阵。


我一瞬间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理由,一个箭步冲上前去试图摇醒他。连同手中的皮箱一同落下的,还有我那鲁莽告白的后悔和遭遇拒绝的恨意。此时此刻,看着这个眼眸低垂,脸颊干净的昔日同学,我的思维却只能想起那个美好的当年,那个已经褪色了的旧橡皮……


𝑬𝒂𝒔𝒕.
卡洛•多尔奇<Carlo Do...

卡洛•多尔奇<Carlo Dolci>,“莎乐美手持施洗者的头颅”


网站:wallhaven

作者:Comelydellarte

尺寸:382.8 KiB



卡洛•多尔奇<Carlo Dolci>,“莎乐美手持施洗者的头颅”


网站:wallhaven

作者:Comelydellarte

尺寸:382.8 KiB




♣
#Reverse Salome...

#Reverse Salome.


和谐版本。

#Reverse Salome.


和谐版本。

大須川イルド
弑零

青涩、空洞又别扭的话语,无非还是那句承诺,我爱你。

"你为什么不看看我。只要你看到我,你一定会爱上我…爱的神秘比死亡的神秘更伟大。"

——莎乐美

青涩、空洞又别扭的话语,无非还是那句承诺,我爱你。

"你为什么不看看我。只要你看到我,你一定会爱上我…爱的神秘比死亡的神秘更伟大。"

——莎乐美

Legendary Driver
接着摸小公主,我爱她!😭

接着摸小公主,我爱她!😭

接着摸小公主,我爱她!😭

Legendary Driver

现代装的小公主。金发金眼赛高!

“约翰连看她一眼都不敢,他根本没有信仰。”

现代装的小公主。金发金眼赛高!

“约翰连看她一眼都不敢,他根本没有信仰。”

施陶丁格如是说

「It is not wise to find symbols in everything that one sees. It makes life too full of terrors.」


“在人们看到的每样东西上都找到符号是不明智的。它会使生命充满恐惧。”

「It is not wise to find symbols in everything that one sees. It makes life too full of terrors.」

 


“在人们看到的每样东西上都找到符号是不明智的。它会使生命充满恐惧。”

口其斤

莎 雕 美(下)

ooc,文笔崩坏,莫当真,如与他人文章雷同,纯属巧合

可能毁三观,不喜欢莫踩

个人偏爱莎乐美,不喜欢看梅林吃瘪的可以走了


        莎乐美,希罗底之女,金银财宝和香料绸缎宠出来的少女,娇生惯养的公主。


        虽然在恋爱方面是比清姬更要疯狂的性子,但正因为其满心纠结着圣约翰,她对其他事物的认知非常单纯,也极其容易被骗。...


ooc,文笔崩坏,莫当真,如与他人文章雷同,纯属巧合

可能毁三观,不喜欢莫踩

个人偏爱莎乐美,不喜欢看梅林吃瘪的可以走了



        莎乐美,希罗底之女,金银财宝和香料绸缎宠出来的少女,娇生惯养的公主。


        虽然在恋爱方面是比清姬更要疯狂的性子,但正因为其满心纠结着圣约翰,她对其他事物的认知非常单纯,也极其容易被骗。


        4月1日那天,大魔法师梅林笑嘻嘻地出门,满腹的殚精竭虑编了一晚上的瞎话正准备往无辜的人身上倒,就碰上了希腊的大魔女牵着自家尚且年幼的小魔女路过。

        “哎呀——这位美丽的女士——”

        大魔女露出嫌弃的表情,还没等他说完,就带着一脸懵逼的小侄女快步走开了。

        梅林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大哥哥我的人气就那么差吗???

        “那个……”一只手轻轻地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可以让过一下吗?”

        梅林不愧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骑士王口中的“臭不要脸”,马上洋溢出灿烂的笑,猛地转过头,空气中魔力变成的花朵扑了莎乐美一脸。

         莎乐美笑面轻僵。

         梅林选择性忽略了她的表情,神采飞扬:“这位美丽的公主殿下——”


         然后就被骗了。


         莎乐美标准土下座,双手合十一脸惭愧:“抱歉master,打扰了大家的睡眠非常抱歉!”

         “嗯……所以梅林告诉你,连续在半夜走廊里反复横跳一个月就可以让圣约翰爱上你???”藤丸立香有些无语,“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空气顿时安静下来,莎乐美低着头不语,藤丸立香和福尔摩斯不约而同地抬眸,看着静静飘浮在她身边的金色骷髅头。

        死去的圣人,哪怕只剩头颅,也不愿意理睬所谓“荡妇的女儿”。

        “那个头颅,是可以说话的。”福尔摩斯记得希腊的大魔女说过这句话。

        哦——

        果然是所谓的“圣人”啊。


        “嘁。”藤丸立香移开了眼睛,“莎乐美,听我说——”

        “master。”福尔摩斯制止了他,蹲下来和莎乐美对视,笑得温润又无害,“莎乐美小姐,请听我说。”

        “圣约翰呢,年代久远又受上帝恩慈,所以仅仅在午夜反复横跳是没有用的。”

        “最好是每天都向他倾述你的爱意,并且常常帮他回忆当年的你的舞蹈——”

        “长久以来,他一定会被你的恒心打动的哦。”


        既然是疯狂的berserker,就让她永远沉浸在爱的梦里吧。

        如果让她发现了自己犯下的罪孽——

        那双漂亮的,紫宝石一样的眼睛,会因此黯淡无光的。


        次日。

        梅林刚出门,就被阿尔托莉雅和阿尔托莉雅alter架回房间。

        梅林:“???”

        阿尔托莉雅:“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莎乐美小姐那么单纯的人你也骗!还没有打算圆一下骗局的亚子!”

        “????”

        阿尔托莉雅alter撸起袖子,淡金近白的眼睛紧盯自己曾经的老师。

        “master特别告诉我们,莎乐美小姐在走廊里左右横跳了一星期,请你依照她的样子每天在自己房间反复横跳三小时,我们代为监督。”

        “Why——?????”

        “听说你还骗了lily的糖果?”阿尔托莉雅微笑,抽出咖喱棒狠狠怼了下地面。

        “还有美狄亚小姐的手办?”

        “还有……”

        ……


       梅林大魔法师的快(悲)乐(剧)生活,还在继续。(棒读)

pumpkin

一个吻

        
        毫无意义的一篇文
  槽点满满
  gl  邪教
        莎乐美x美杜莎(对不起 别打我
  严重ooc
   
  一个吻 cr pumpkin
  -

  月光下她的眼睫像是蝴蝶的翅膀。
  我在那轻轻落下一个吻。
  
  -
     我第一次见...

        
        毫无意义的一篇文
  槽点满满
  gl  邪教
        莎乐美x美杜莎(对不起 别打我
  严重ooc
   
  一个吻 cr pumpkin
  -

  月光下她的眼睫像是蝴蝶的翅膀。
  我在那轻轻落下一个吻。
  
  -
     我第一次见美杜莎是在她家的后花园。
  青草地,下午茶,蕾丝裙,身姿曼妙的少女。
  一切都美妙的不可思议。
  女仆向她介绍我这个初来乍到的画师。
  而她只是瞥了我一眼。
  墨绿色的眼睛。
  圣洁又倨傲。
  她的名字取得实在太好。
  美杜莎,轻柔又缠绵。
  她目光接触我的那一瞬,我僵硬得像一块石头。
  -
  我在美杜莎的古堡住下了。
  我执着画笔随意远眺却总能看见她。
  有时她在后花园散步,散着海藻般的发,折下一株玫瑰。
  有时她抱着猫晒太阳,不经意间露出一段白皙的颈。
  有时她在湖边写生,那双眼比阳光下的湖面还要波光粼粼。
  这些全部被我的画笔忠实地描在纸上。
  无形中,她好像占据了我的每分每秒。
  我的目光,还有我的心。
  我觉得她在勾引我。
    -
  美杜莎不会知道。
  我这个不知好歹的画师偷偷觊觎着她的雇主。
  我意.淫她精致的锁骨,诱人的曲线,鲜妍的唇。
  每个夜晚我都枕着那些绮丽又淫.靡的念头入眠。
  声色与欲念交织杂糅着。
  即使无比荒唐,梦中的欢愉潮湿还是让我着魔。
  我想我爱上了她。
  -
  美杜莎让我给她画一副肖像。
  可我对着那张日思夜想的脸却无从下笔。
  那些旖旎的梦在我的脑海中一幕幕上演。
  脉搏疯狂跳动,血液几乎沸腾。
  我丢下画笔,吻上了她的唇。
  我狠狠地啃咬她的唇,逼迫她与我舌尖交缠。
  没有想象中的反抗,美杜莎只是静静地看着我。
  她的脸上是浅淡的绯色。
  墨绿色的眼睛里却是一如既往的倨傲。
     刹那间我的血像石头一样冷了下来。
  我恨透了她这副白天鹅般的高贵模样。
  我想折弯她漂亮的颈。
  -
     美杜莎告诉我她有未婚夫。
  是个英俊年轻的男人,她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
  我的嫉妒腾升到了一种可怕的程度。
  有一个声音在脑中叫嚣。
  我必须占有她。
  我的确这么做了。
  那一晚美杜莎雪白的胴.体在柔软的床上起伏着,少女的呻.吟像是啼血的黄莺。
  我的占有欲并没有得到满足。
  她不含情欲的墨绿双眸始终在提醒我。
  她不爱我。
  一个更为病态的念头蔓上了我心头。
  我要杀了她。
  彻底拥有她。
  -
  我打开了窗棂。
  点燃了烛台。
  烛火在风中摇曳着。
  我在月光下起舞。
  这是不可言说的禁忌仪式。
  美杜莎被我缚住手脚,躺在画室的地上。
  周围都是我精心描摹的关于她的画作。
  但没有一幅比的上真实的她。
  她是无法复制的最完美的艺术品。
  “莎乐美。”
  美杜莎第一次叫了我的名字。
  像是海妖轻声吟唱。
  她说:“你好可怜。”
  那双墨绿的眼眸里盛着悲悯。
  这句话最终被温柔的晚风吹散。
  -
  我砍下了美杜莎的头。
  色泽诡艳的液体在地上蜿蜒。
  我小心翼翼地捧起她的头颅,黏腻的血淌了我一手。
  她的唇还是温热的。
  肌肤也是软的。
  我的目光最终停在那双墨绿色的眼睛上。
  临死都没有恐惧的眼。
  令我着迷又憎恶的眼。
  “为什么你从不认真看看我呢?”
  我咬上她的耳垂。
  “美杜莎。”
   我低声呢喃着她的名字。
  “如果你认真看我,你一定会爱上我。”
   我细细描摹她的眉眼。
  “爱的神秘比死亡更伟大。”
  -
   我合上了美杜莎的眼。
  月光下她的眼睫像是蝴蝶的翅膀。
  我在那轻轻落下一个吻。
  ----------------------------------------------------------------------
  注:倒数第二段里莎乐美台词改自王尔德的《莎乐美》
  只是觉得莎乐美和美杜莎会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才有的奇怪产物
     在此向古希腊神话、《圣经》以及王尔德先生道歉
 

口其斤

莎 雕 美(上)

沙雕向,与现实毫无关系

玩梗而已,莫杠

——————————————————————————————

        迦勒底向来有五大怪谈在流传着。

        半夜三更时幽灵喃喃自语,幽怨诡异:“我不想加班……不想加班——我好惨啊……”

        凌晨时在走廊里神出鬼没从左飘到右的恐怖黑纱女人,听某不愿透露姓名的master说,他上厕所...

沙雕向,与现实毫无关系

玩梗而已,莫杠

——————————————————————————————

        迦勒底向来有五大怪谈在流传着。

        半夜三更时幽灵喃喃自语,幽怨诡异:“我不想加班……不想加班——我好惨啊……”

        凌晨时在走廊里神出鬼没从左飘到右的恐怖黑纱女人,听某不愿透露姓名的master说,他上厕所时看见了那个女人,嗖的一下又不见了,吓得他差点当场去世;

        喜欢在御主房前游荡的亡灵三姐妹(?);

        在三伏天还拖着棉被到处晃荡的雪山鬼怪;

        十二点半时在厨房里聚众吞噬食物的鬼女。



        “诸葛孔明说梦话……源赖光、清姬、静谧哈桑夜袭,安娜斯塔西亚梦游,还有阿尔托莉雅们半夜偷吃东西。”名侦探福尔摩斯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马上推理出事情的真相。

        “不过黑纱女人——”

        俊美的男人思考片刻,随即对惶恐不安的藤丸立香露出诱惑人心的笑容。

        “master,今晚一起去看看吧。”

        “——蛤?”




        凌晨,藤丸立香还在试图说服福尔摩斯:“都这么晚了,不要打扰别人睡觉,还是回去吧……”

        “不行呢master,”福尔摩斯再度使用魅惑的笑容,“不明白事情的真相我是睡不着的。”

        “黑纱女人也不一定会出来啊!”

        “那就蹲守在这里,直到她出现为止。”

        “我可没有——”

        “嘘。”福尔摩斯意示他小声,拉着他躲到墙后,“有人出现了。”

        那是个身穿黑衣披着黑纱的女人,看不清脸,只能借着微弱的光看见些许漂亮的身体弧线。

        她开始动了,雪白的手提起黑色的裙摆,露出一双纤细的小腿。

        然后,她踮起脚尖,用像优雅的公主跳交际舞一样的高贵气质——

        在走廊两边反复横跳。

        她明显很熟练,跳得又快又准,优雅中带着一丝沙雕,高贵中又带了些许奔放,把两人唬得不知作何反应。

       过了半晌,福尔摩斯深吸一口气,忽然高声大喊:“呔——现出你的原形来!”

       那女人一愣,福尔摩斯趁机展开宝具,三盏大灯一列排开,眩目的灯光全部打在她身上。

       藤丸立香瞪大了眼睛,失声喊道:

       “莎乐美小姐!”

墨莉忒

莎乐美、桑松和帕拉塞尔苏斯:微妙交汇于头颅

莎乐美和桑松就不说了吧……但我实在没想到看个头颅小史能看到帕拉塞尔苏斯……


莎乐美

卡拉瓦乔喜欢让他那些半无头的描绘对象永远悬于生死之间的痛苦瞬间。在他的《圣约翰的斩首》中,那个倒霉囚犯的脖子被砍,但并没有完全砍断,刽子手正伸手去拿一把刀子,以便完成这项工作,当然刀子总是够不着。与此同时,莎乐美的女仆俯身向着那个垂死之人,端着银盆去盛他的头,但她不忍心看。或者,尽管血腥的恐怖就在面前,但她依然被吸引并朝着斩首行动靠近。

尽管看上去似乎很不协调,但斩首常常被看作是一种色|情行为。《圣经》中犹滴和莎乐美的故事暗示了一颗被砍下的头颅所带来的强烈兴奋,一些被其戏剧性力量所吸引的艺术家们一而再...

莎乐美和桑松就不说了吧……但我实在没想到看个头颅小史能看到帕拉塞尔苏斯……


莎乐美

卡拉瓦乔喜欢让他那些半无头的描绘对象永远悬于生死之间的痛苦瞬间。在他的《圣约翰的斩首》中,那个倒霉囚犯的脖子被砍,但并没有完全砍断,刽子手正伸手去拿一把刀子,以便完成这项工作,当然刀子总是够不着。与此同时,莎乐美的女仆俯身向着那个垂死之人,端着银盆去盛他的头,但她不忍心看。或者,尽管血腥的恐怖就在面前,但她依然被吸引并朝着斩首行动靠近。

尽管看上去似乎很不协调,但斩首常常被看作是一种色|情行为。《圣经》中犹滴和莎乐美的故事暗示了一颗被砍下的头颅所带来的强烈兴奋,一些被其戏剧性力量所吸引的艺术家们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新回到这两个故事:一段勾引人的舞蹈,一次残忍的处决,一个盛着刚被砍下的人头的银盆。在《新约》中,希律王的继女——通常被认为是莎乐美——在他的生日宴会上跳舞。国王被她的表演给迷住了,提出可以满足她的任何愿望,在跟母亲商量之后,莎乐美要求得到施洗者约翰的人头,并装在盘子里。希律王感到不安,但他答应了莎乐美的要求。约翰曾公开谴责希律王与莎乐美母亲之间的婚姻,他在监狱里被处死了,他的人头被装在一个大浅盘里带给了莎乐美。

到了20世纪之交,莎乐美成了一个带有强烈|性|暗示的人物,出现在音乐厅、早期电影和绘画中,像古斯塔夫·克里姆特和弗朗茨·施托克这样一些艺术家把她描绘为一个半裸的、自鸣得意的、挑衅性的、勾引男人的女人,手里拿着她那可怕的奖赏。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莎乐美被看作是一个狡诈多于智慧的女人,她的性魅力赋予她力量。并非巧合的是,莎乐美在这样一个时代的很多艺术家的眼里成了一个性感怪物,现实中的女性正在寻求教育、就业与平等的权利,从而抛弃她们的“恰当天性”,这样的女性比从前任何时候都要多。莎乐美的奖赏(一颗装在银盘里的被砍下的人头)代表了男人在面对女性解放时可能会失去的一切——她如此近距离地拿着的那颗人头代表了男人的领导地位,代表了他们的权威,他们的知识霸权和专业霸权——与此同时,作为这颗头颅的新主人,莎乐美则在一种获得证明的狂喜状态中翩翩起舞。


桑松

死亡不再出自刽子手本人之手。相反,击打的力量由一台机器控制,刽子手的角色因此得到改变:从一个恶魔般的刀斧手变成了一个设备齐全、有点挑剔的工程师。一些探访巴黎的观光客遇到了恐怖统治时期的首席刽子手夏尔-亨利·桑松,他们评论说,桑松令人吃惊地彬彬有礼,受过良好的教育,而且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桑松在身体上并不需要很强壮,但他必须有条不紊。断头机属于首席行刑者,他负责维护这台机器。他必须把它小心谨慎地组装在一块平地上,准确地调整好,确保速战速决,万无一失。每个零部件都必须保持清洁,血必须洗掉,刀片必须磨快,但对于致命一击本身,刽子手只是另一个旁观者,就像其他每个人一样。法国的刽子手实际上是专门的操作管理者,在20世纪,那些穿着一身蓝色工装的工人强调了这一事实,在行刑之前,你可以看到他们正在组装断头机。

偶尔,一个受害者从人群中凸显出来。在一次大规模处决之后——当时超过50个“密谋者”在1795年6月7日的28分钟之内被杀,其中有一个杂货商、一个音乐家、一个老师和一个柠檬水推销员——就连著名的刽子手桑松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流血。一个18岁的女孩妮可·布沙尔是当时被杀的人之一,在桑松看来,她似乎如此脆弱而单薄,以至于“一只老虎都会怜悯她”。桑松受不了,不得不离开断头台,那天夜里,他在日记中写道:

 “可怕的一天。断头机吞掉了54个人。我已筋疲力尽、勇气顿消。那天夜里,坐下来吃晚饭的时候,我告诉我妻子,我可以看到我的餐巾上的血迹……我不能自称拥有我并不拥有的任何感知能力:我太过经常、太过贴近地目睹了我的人类同胞所遭受的痛苦,以至于并不容易受到影响。如果我所感受到的不是怜悯,那必定是由于我神经质发作而导致的、大概是上帝之手在惩罚我对某种东西表现出来的怯懦和柔顺,这种东西与我生来所服务的正义几乎没什么相似之处。”

与此同时,一个报贩站在巴黎的大街上高喊:“这里有最神圣断头台的抽彩获奖名单。谁想看这份名单?今天有60个左右。”

桑松知道自己的位置处于一场无法停止的演出的中心,所有表演者都要扮演他们各自的角色。妮可表演得很完美。一个助手过来绑她那瘦小的手腕,并问道:“这只是个玩笑,不是么?”此时,妮可破涕为笑,答复道:“不,先生,它是真的。”


帕拉塞尔苏斯

16世纪著名的医生帕拉塞尔苏斯相信,当一个人被绞死的时候,他的“生命精气”将会喷发到颅骨的周围。只要死亡是突然出现的,这些精气就会被卡在骨头内部,仿佛它们突然被抓住、来不及逃出似的。

帕拉塞尔苏斯建议用一个被砍头之人的血作为治疗癫痫的药,人头和颅骨被更加紧密地与治疗颠痫发作联系在一起。

帕拉塞尔苏斯建议使用死人颅骨上长出的“苔藓”来治疗癫痫发作和“巅疾”,并用于伤口包扎,其根据是:死亡所释放出来的“生命精气”会从颅骨转入其表面生长出来的苔藓中。

fht 喃
库存搬运 看《莎乐美》

库存搬运

看《莎乐美》

库存搬运

看《莎乐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