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莎瓦

34浏览    1参与
橘洲人🍊

娘塔|瓦莎瓦|零星日常

自设abo现代pa

ooc属于我

时间在酒后晚餐后

本篇微车/接吻暗示。

大概是英主要是小说作家兼一点同人太太

仏职业未名

cp向:娘塔仏英仏/瓦莎瓦,BxB


某天

        “我说罗莎,你能不能不要抓得这么用力?我裙子带子都要被你扯下来了。”才刚刚停止旋转的二人在客厅里面对面,弗朗索瓦丝将连衣裙的吊带扯回正确位置。

        “不是,你要把我带出去可以先说一下吗?我都要被你的腿绊倒了。”罗莎盯着对方调...

自设abo现代pa

ooc属于我

时间在酒后晚餐后

本篇微车/接吻暗示。

大概是英主要是小说作家兼一点同人太太

仏职业未名

cp向:娘塔仏英仏/瓦莎瓦,BxB


某天

        “我说罗莎,你能不能不要抓得这么用力?我裙子带子都要被你扯下来了。”才刚刚停止旋转的二人在客厅里面对面,弗朗索瓦丝将连衣裙的吊带扯回正确位置。

        “不是,你要把我带出去可以先说一下吗?我都要被你的腿绊倒了。”罗莎盯着对方调整衣带的手,有些无聊地看着对方的锁骨发呆。

        “唉,你就不能有些浪漫细胞吗?我们在跳舞欸!”弗朗索瓦丝垮起似乎是悲伤带着惋惜的表情,“姐姐特地趁休息回来陪你,给你准备了顿法式烛光晚餐来庆祝你的短篇小说完结欸!”她微微倾身,凑近耳语:“今晚,今晚总可以了吧?”

        发呆走神的人被吹过耳旁的微风猛拽回现实,不禁僵直了一下,惊醒。随后迅速后跨一步拉开距离:“别,我真的要休息!我昨晚才通宵整理完的,我要休息!”随后又飞速再退一步躲开。

        弗朗索瓦丝叹气,脸上的惋惜情绪更为明显:“唉,你老是这样推脱,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不是!我,真,的,需,要,休,息!……还是继续跳舞吧。我想,不如我试一下男步会不会好一些……”

        “哎,好好好。”弗朗索瓦丝调整站姿和位置,将一只手搭在比自己矮一筹的罗莎身上。

         “那开始吧。”

        心里默唱的歌在彼此的心传颂,透过手臂链接心,聆听心跳。渐渐地,歌曲走向了高潮,罗莎调整了脚步,带着弗朗索瓦丝,来了一个还可以的结尾。

        “罗莎,你是不是偷学过?为什么你男步跳得比女步好那么多?”

        “嗯,嗯?不存在的事。低下头来点……嗯……好了,我要去洗澡了,不要像上次那样偷看了。要一起洗以后再说。”


过了一些日子

        “啊,生日快乐,弗朗索瓦丝。”

        “嗯?谢谢?姐姐我生日有什么礼物吗?”

        “(翻白眼)等等,先跳舞。”

        “嗯?你要女步还是男步?”

        “男步。”

        “嗯……好吧……”


…………


        “不错嘛……小罗莎,男步的进步很大。就是揽腰的力道还不够,你如果这样、这样、然后在这样——看,你就这样地完美收尾了。”

         “……看在你是寿星的份上不多计较……我先说一下……礼物在你卧室。”

        “嗯,是什么惊喜吗?”

        “等进去了你就知道了。”

        “难得你也这么神神秘秘的…………啊,这是……你对姐姐的邀约~~?”

        “咳,别乱说……型号没买错吧?我……不是很肯定。其他的也备了一些……咳咳。”

        “嗯,幸好没错……没想到小罗莎那罗莎今晚想在↓还是在↑呢?”

        “……随你意吧……”

        “现在了开始吧。我不介意。”

        “好。”

        “小罗莎就在下面吧。”

        “呃……就不能轮换来吗?”

        “下次。”

        “呼……好,就凭你今天生日。……你说话要算话……”


        嘘,窗帘拉上了。

…………


-东风快递:太太太太,这次的番外说好的车怎么没了呢?

-自是当空照:就是就是!

-请你吃我哥的死扛: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没什么灵感了,暂时搁笔,这车等有空再来吧。

-东风快递:好吧。不过太太到底是什么事情让飙车自如的您都能灵感枯竭?

-请你吃我哥的死扛:灵感枯竭不是早晚都会有的事吗?更何况我并没有否认不更新。

-东风快递:好的,太太,请您继续加油!也希望您早日休息好。


又过了几天

-玫瑰讨厌雨:太太太太,自上次事情来,您的车的文风彻底从大路急转弯到了小道,发生可什么事情?总觉得感受描写更细了……有些地方的描写方时和内容也都变了。

-准心朝西北:楼上的,没错!太太还好吗?感觉跟变了半个人的感觉……

-玫瑰讨厌雨:你们说太太可不可能也开过车了?

-准心朝西北:ls的什么意思?太太不是开过拖拉机也开过漂移婴儿车吗?

-玫瑰讨厌雨:啊这……总觉得直接在评论里这么说不太好,希望不要被正主发现……我的意思是物理意义上的……

-准心朝西北:恍然大悟jpg

-东风快递:恍然大悟jpg

-自是当空照:恍然大悟jpg

-不用写我叫好人:@ 请你吃我哥的死扛

-玫瑰讨厌雨:ls的No————!

-别样人生:(卒)

-自是当空照:(卒)

-请你吃我哥的死扛:咳咳,……确实如此,已经交到伴侣了,更多的不奉告了失陪。大伙散了没什么的,不要再讨论下去了,该打住了。往后的车会尽可能贴近一点新风格……

-东风快递:完了,正主来了。但……祝99!!!

-自是当空照:祝99!!!

-别样人生:99!!!



        一团缩在椅背里社死的罗莎,在电脑桌前,屏幕上是评论。

        “如何?”身后是推开的门的声音。

        “……你刚洗完澡啊。说好了今晚我在上面的,你别食言,倒是可能等一下还要重洗。”

        “可以是可以。但你技术不行的话以后就还是姐姐多在上面吧~以及你要的话可以在浴室里尝试一下,只要不要滑倒就好了。”

        “啊?……你这说话的车速有些快……”

        “没有没有,这对姐姐我和小爱丽切而言都只能是入门呢倒是小罗莎还是很纯情呢,必然你照照镜子。”

        “要试就试,如果疼了记得说啊。以及……嗯…………索瓦丝,你现在的状态真的好奇怪。”

        “一方面是姐姐我有经验,比某人更主动不止一点;另一个姐姐现在心情很好。……我们用的型号应该一样,上次的剩下的在我右侧床头柜第二格里。以及记得把其他需要的也带上。”

        “……好好好。(起身,小声)你心情突然变好绝对是有鬼……”

        再过一段时间,房内不见人影,只是浴室里传来说话声,……和花洒的水声。


        “你技术不太行,下次还是我来吧。”

        “喂!”


橘洲人🍊

娘塔|法英法|酒后晚餐(无车)

  • 娘塔的人物性格与黑塔不同,有作者的私设和一定的ooc有

  • 黑塔dover友情向

  • cp娘塔法英法、娘塔伊独伊、娘塔西罗马(西),前两个为交往前提,后一个处于努力地单向追求中

  • 现代abo设定,文中提及角色除了莫妮卡是A,恰拉是O其他均为B

  • 部分行为和结果由于了解不足可能和实际生活不符,请见谅以及不要模仿


“我跟你说,罗莎她做的饭……一言难尽。所以不得不姐姐我包了家里几乎所有的菜色……”弗朗索瓦丝说着又给自己满上了杯酒,脸色看上去红扑扑的。

“我家恰拉什么时候才能和我结婚呜呜……”伊莎贝尔似乎是已经彻底喝醉了,抱着酒瓶子自言自语,有些失态。

“……”尤尔...

  • 娘塔的人物性格与黑塔不同,有作者的私设和一定的ooc有

  • 黑塔dover友情向

  • cp娘塔法英法、娘塔伊独伊、娘塔西罗马(西),前两个为交往前提,后一个处于努力地单向追求中

  • 现代abo设定,文中提及角色除了莫妮卡是A,恰拉是O其他均为B

  • 部分行为和结果由于了解不足可能和实际生活不符,请见谅以及不要模仿





“我跟你说,罗莎她做的饭……一言难尽。所以不得不姐姐我包了家里几乎所有的菜色……”弗朗索瓦丝说着又给自己满上了杯酒,脸色看上去红扑扑的。

“我家恰拉什么时候才能和我结婚呜呜……”伊莎贝尔似乎是已经彻底喝醉了,抱着酒瓶子自言自语,有些失态。

“……”尤尔希安有些语无伦次地看着二位,正在考虑回去的路上是她开弗朗索瓦丝的车回去还是打一辆车把她们两个送回去,一个朦朦胧胧有意识一个已经醉得差不多了。似乎是想了一会儿,她只得找个安静一些的角落分别联系可以来帮忙的爱丽切和弗兰西斯把她们带走——她不认识罗莎。

……

尤尔希安帮爱丽切把喝醉了的伊莎贝尔扶上莫妮卡的车,听到爱丽切有些无奈地问:“为什么伊莎贝尔姐姐喝得这么彻底?”

“今天弗朗索瓦丝说她交到了女朋友要给我们请客,伊莎贝尔听她讲她女友的事情就给喝醉了。”尤尔希安耸肩。她见爱丽切若有所思地点头,然后把尤尔希安拉进了车里:“没办法,毕竟姐姐自己出差在外几个月了我也很担忧她……毕竟姐姐是omega……总让人有些不放心。”尤尔希安拍了拍爱丽切的肩,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没事儿,我相信姐姐大人能平安回来的。”

而在与此同时的另一边,弗朗西斯正半背半扶地把她妹妹抬到她现在的居所。说来尴尬,弗朗索瓦丝的手机当时处于没电关机的状态,尤尔希安只能用她自己的手机联系联系弗朗西斯,更好笑的说,电话打通的时候弗朗西斯刚好也在同一家酒吧……这也太尴尬了哈哈,不过坐在酒吧另一边的他倒是也没注意到她们的到来,而在尤尔希安打电话来以后就刚好可以送弗朗索瓦丝回去。但是,尤尔希安倒没有告诉弗朗西斯他他妹妹和别人交往的事,在来的路上只能听到弗朗索瓦丝的喃喃自语:“罗莎……”

罗莎,应该是弗朗索瓦丝的舍友吧。弗朗西斯想着,按下了门铃,将背着的弗朗索瓦丝放下扶着等待门开了了。但是门并没有被立刻打开,弗朗西斯只好贴心地帮他妹妹整理一下发型等待门的打开。

罗莎并没有立刻开门,而是很警惕地从猫眼和门外的监控确定了来者中有弗朗索瓦丝后才迅速地打开门。

“我是弗朗索瓦丝的哥哥,我托她朋友的忙把她送回来了。这位小姐是她的舍友对吧?”弗朗西斯保持一个比较礼貌正经的态度解释道。而罗莎也是先从对方的手里把弗朗索瓦丝放到她的床上,弗朗西斯识趣将妹妹递过去以后保持在原地,并没有进屋子。

“……需要进来坐坐吗?”罗莎想了一下,多次打量着来者,确认了他与舍友的相貌有足够的相似后才询问来者的意图。

“不用了,这位小姐,先走了。”说着,弗朗西斯先一步下了楼,随后罗莎小心翼翼地锁上了门。

下楼后,弗朗西斯在楼梯前思考对方的容貌……那金黄的头发与较普通女性更粗但显得英气的眉毛总让他怀疑自己妹妹的舍友和自己认识的某个人有关系……只是想到那个人就是莫名的来气。回头再去问问吧。

 

等客厅又变回空荡荡以后,罗莎头疼地扶起额头。她看了一眼时间——啊,快十一点了啊,自己也因为忙于工作还没吃晚饭……她看了眼似乎是睡死了的女友,从她散发的浓烈酒味和沉沉的睡眠,罗莎推测自己的舍友应该是已经吃过晚饭了……毕竟她其实是下午就出去了啊。她凑近对方,但很快又被酒味给熏回来……浓烈的反胃感引得她不得不快干呕起来,她迅速远离弗朗索瓦丝,并且关上她的房门跑去厨房弄些醒酒用的东西。

很快,罗莎回来了,努力憋着鼻子上那股浓烈的味把弗朗索瓦丝扶起来摔到沙发里(?),“喂醒醒!刚喝醉就睡不好。”罗莎不得不把弗朗索瓦丝抓起来晃晃,但弗朗索瓦丝就是没办法比较舒适地醒来,所以到后面惹得罗莎快要气过去的时候给了某个人一比较轻的巴掌,打得那个人顿时清醒了些,但似乎是真的完全沉浸到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态。罗莎给她递小块的去皮里的苹果,凑到了她的嘴边,那人迷迷糊糊中把苹果咬了下去,认真吃着。

“你这喝醉的样子真的是比平时可爱多了。”罗莎小心吐槽着,随后又给她推了一瓣苹果。在喝醉了的弗朗索瓦丝旁边呆了一会儿后她终于稍微适应了一下酒精的味道,但也因此吸入了一些酒精,而在这些酒精下,她感觉更加精神了。

“是罗莎吗?”吃着苹果的弗朗索瓦丝问。

“是。”面不改色喂苹果的罗莎回答。

“……那小罗莎……”弗朗索瓦丝的声音接近了罗莎的耳畔,罗莎立刻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她迅速将苹果放回碗中,试图撤离弗朗索瓦丝身边,然而事与愿违,她并没有成功。弗朗索瓦丝趁着这个机会将罗莎扑倒在了沙发上,居高而下地看着罗莎:“小罗莎,要和姐姐做吗?”随后勾起一个好看的笑容。

罗莎:“……”罗莎确实是被弗朗索瓦丝的这一行为给吓到了,但是她看到对方微红的脸和笑容很快就找回了神智,面无表情地手脚并用把弗朗索瓦丝从她的正上放弄开,随后迅速起身把对方禁锢在沙发转角处,非常认真地说:“弗朗索瓦丝,你喝醉了。我还没吃晚饭,请不要作出不合时宜的行为……”她思索了一会儿,“剧烈活动不可以空腹以及过饱腹。”随后她帅气地将弗朗索瓦丝甩在了沙发上自己去往厨房准备了自己的晚餐,全程脸色都没有变,平平如常。

喝醉的弗朗索瓦丝还有些迷茫,看着舍友的背景进入厨房,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但她一时也想不出是什么不对劲,只是觉得莫名地有些无力和落空感充斥着全身,她凭借一点点恢复的意识重新坐起来,拿起了一片苹果。

“饿的话冰箱里有上次我做剩下的甜品,你可以暂时用来饱腹。”厨房里隐隐飘出一句话。

 

晚些时候,罗莎从厨房里搬出了一人份的炸鱼薯条放在厨房边上的一张小桌上作为晚餐,并且顺带带来了两块小小的蛋糕。而此时弗朗索外丝意识恢复得比较多了,她从背后靠近罗莎,试图想要给她一个惊喜,却被罗莎一个回头给灭了。弗朗索瓦丝只得坐到对面的椅子上,看罗莎吃晚餐。

“这么晚吃晚餐,不怕对身体不好吗?”

“喝酒喝到这么晚才回来。不也对身体不好吗?”罗莎无视对方投来的眼神,十分正常地进食着自己下手的晚餐……虽说确实没有弗朗索瓦丝的技术那么好,但是还是可以达到饱腹的要求。

“大概只有你自己才吃得下你自己做的饭菜吧。”弗朗索瓦丝托着她的下巴静静地看着对方进食。

“……”罗莎的脸色有些变差,但声音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她回礼道:“你愿意的话可以改天试试我哥做的司康饼,我觉得你会喜欢的。”说完她加深了低头的角度,隐藏住了一丝的难以忍住的笑容。不过弗朗索瓦丝毕竟还是处于意识有些朦胧的状态,自然也没留意到这点。

“吃完了要做吗?”弗朗索瓦丝顶着有些乱蓬蓬的头发看着罗莎,似乎还有些温和地笑着,但她的眼神和语言倒是真的让罗莎给呛到了,罗莎不得不背过身咳嗽。而这个时候弗朗索瓦丝走了过去,靠近罗莎,却被罗莎推了回去。

“我看你是快醒了,但麻烦意识也清醒一些。”罗莎有些疲惫地收拾起的餐桌,同时将两个小甜品转移到沙发桌上。坐落在酒味已经淡很多的弗朗索瓦丝旁边看电视……现在是凌晨快一点。

弗朗索瓦丝意识恢复得差不多以后,拿了甜品果腹,顺便看了眼身旁面不改色的时不时看时钟和手机的罗莎,心底突然有了丝绝妙的想法。她拿起了罗莎份的甜品,催促罗莎快点吃完,说是吃完后自己要去洗盘子。罗莎看了眼甜品又看了眼弗朗索瓦丝,有些怀疑地接过甜品吃下肚。弗朗索瓦丝趁机关上电视,将刚吃下甜品的罗莎从沙发上拉起来,抽纸,认真给她擦嘴。罗莎对于她表现表面上是面不改色,但清醒了的弗朗索瓦丝心底很有把握认为罗莎心底其实是有些震惊的。

认真给她擦完嘴后,弗朗索瓦丝认真地捧起了对方的脸,笑说:“既然今晚不做的话,那就在我睡前给个晚安吻~”罗莎面不改色的脸终于还是发生了改变,她的眉头有些皱,但她思考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欣喜的弗朗索瓦丝将罗莎轻轻地向墙压迫,罗莎也配合地后退到墙边。接着墙,弗朗索瓦丝微微低头,罗莎稍稍抬头——双方进行了一套法式湿吻。

……

“晚安,早点睡啊,不然对小罗莎的身体不好哟~”

















设定补充:

弗朗索瓦丝和罗莎虽然开始交往了但其实还没有做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