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莓米

7436浏览    11参与
咬耳沉默

【福中心】我的名字是潘纳科达

 cp:无需在意,虽然我打tag,但自由心证


       两个月前,一户人家在阳台浇花的时候失手,将陶泥花盆从六楼掉了下来,砸死了路过的我的同居室友和小学课程辅导对象纳兰迦·吉尔卡。老实说,我难过得哭成了一团湿透的棉花。他几乎是我唯一一个熟识的人,为着让自己的人生在规矩的同时不那么无趣。我从小有一头饱受争议的苍白的头发,而他的发丝漆黑,直到花盆的碎片和泥土嵌入他浸透血污的头皮中时,他的头发依然那么黑得发亮,那双眼睛还仿佛依然有神采——当然,其实这一切不过是我因不愿接受他已经死了而自我安...

 cp:无需在意,虽然我打tag,但自由心证




       两个月前,一户人家在阳台浇花的时候失手,将陶泥花盆从六楼掉了下来,砸死了路过的我的同居室友和小学课程辅导对象纳兰迦·吉尔卡。老实说,我难过得哭成了一团湿透的棉花。他几乎是我唯一一个熟识的人,为着让自己的人生在规矩的同时不那么无趣。我从小有一头饱受争议的苍白的头发,而他的发丝漆黑,直到花盆的碎片和泥土嵌入他浸透血污的头皮中时,他的头发依然那么黑得发亮,那双眼睛还仿佛依然有神采——当然,其实这一切不过是我因不愿接受他已经死了而自我安慰的幻觉。我每晚八点要检查纳兰迦的作业,但现在他死了,而我活着,我需要费很大的劲儿把这习惯从我的生活中清除,这让我想摔东西和大吼。

  我偶尔期待着一些惊喜的梦,然而我却没有足够力气去编织,因此我希望年轻的、尽管比我大一岁的纳兰迦还在。为这个简单的理由,我怀念纳兰迦。我想到纳兰迦曾经指给我看的一只乌鸫,他将之称为乌鸦,或者黑色的鸟,那天我们距离那只乌鸫非常近,只有五米的距离。我注意到那只黑色皮毛的禽类在夏季的阳光下羽毛尖儿反射着七彩的光,它橙色的嘴一如既往呈漂亮的等腰三角形状,纳兰迦说,福葛,你看,我觉得这个鸟有点像我耶!因而我又注意到纳兰迦头上鲜亮的橙色头带,以及乌鸫那双和纳兰迦如出一辙的炯炯的眼。眼睛里的光芒打着滚儿冲向我的头脑,在我苍白的头发、苍白的皮肤上蚀刻出几道亮亮的光痕,淡淡地飘出烟来。

  纳兰迦•吉尔卡死后的两个月,我学会了睹物思人。

  

  后来我发现纵使我的生活已经深深被打上他的烙印、他不告一辞的离别令我手忙脚乱,但我自己若是被车撞死或被花盆砸死,就算我跳楼溺水触高压电,大概都没法对任何人造成这样深重的影响,因为我的心并不认识除了纳兰迦以外的任何人,而他却已经甩手死了。

  福葛们将我赶出家门外的时候我蹲在路边看着花坛里的绿化小草掉眼泪,那些小草千姿百态,都拥在水泥花坛中或簇拥着花,或否,我的眼泪扑簌簌打在草叶子上,可是草叶随风弯腰拂过我苍白的睫毛,我就忍不住发狂似的撕扯下它们攥出了绿油油的草汁。我的感情在那之后就只剩愤怒,却在那时悟出它们出离的不自由,而我则是完全的自由。因为如今我没有父母,没有朋友,没有让我黑夜中想到就心里发暖或后背发冷的弱点,我的孑然一身是我最宝贵的财富,从此我应知道自己再没有受伤和痛苦的理由。

  

  我挣来了车,开着车去上班,碰到盖多•米斯达时他站在立交桥栏杆边吹着黑管。我略过他,在路一头谨慎地将车停好,步行折返来听这个陌生男人的演奏。他很陶醉又似乎心不在焉,只顾鼓腮吹他手里的乐器,凝望着天际滚动的红云,红云是条条蜿蜒的山脉,片片粘稠的湖水,匹匹飞奔的野马,米斯达是做梦的人,我只管坐在一边听着他的梦从黑管里飘出、在碾压柏油的轮胎声中折展躲避,最后妥协似的和鞣鞣声一起进入耳道。

  盖多后来成为我的爱人,我抚摸他的头,他的卷发在耳旁密密生长,粗、硬、短,像钢丝又像某些顽固的水草或珊瑚。他的头发太黑了,我颤抖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对黑发有了情感。生长着这样一头黑发的人是否都那么风趣和爱做梦呢?我时常这样问世界。

  盖多说我来教你黑管,太好了,我绝对不会拒绝,于是我开始学,学得实在太快了,我的才能成为盖多顺势向我假装嫉妒着打闹的跳板。盖多的黑眼睛绝类马驹,有时我觉得黑管上密密麻麻的闪亮的按键也是他的眼,两者都倒映着我不健康的白皮肤和红眼睛。为了这副长相我曾把自己视作一个遗世独立的兔子人,因此有着常人不具备的高智商,那会让我觉得好受点。那时我六岁,从来没有认为自己融入过周围的任何一个人。

  但我的爱人,有着马驹般的亮眼,他视我为宝珠。

  我想为了盖多,以及后来我又遇见的——暂略过不表——那个金发碧眼的日裔男孩而不再做愤怒的伶仃鬼了。这并不是说我想忘记花盆,忘记乌鸫,忘记数学作业和忘记绿色的草汁。我不知道这样是否合适,但是我觉得我可以做一个更加多层的人,不再做任务清单或者兔子先生。

  再然后,乔鲁诺要教我种花,我很喜欢,盖多和乔鲁诺将陪我一起举办当时因只有我一个“亲属”而没能成功举办的纳兰迦的葬礼,我站在棺木旁,就像站在时间的浪沫里,那些白沫拍打着我苍白的脚面,将名为福葛的我一起葬进去。

  我的名字是潘纳科达。

咬耳沉默

【米莓米】你活着的方式

米莓米无差,无攻受描写,无其他cp


  米斯达砰地推开门冲进来了,踉跄两三步,整间屋子只有福葛一个人在看书。

  “乔鲁诺呢?”

  “刚出门买零食了。”福葛答道。

  米斯达急急地走到福葛跟前,指着胸口:“福葛,我胸口刚刚被一只猫撞了。”

  福葛连眼都没抬一下:“嗯。你爱上谁了?”

  “我他妈不是爱上谁了,我是真的被一只猫撞了,黑白花的猫!”米斯达焦虑地快速眨着眼,“这么大,妈的,就跟疯了一样啊,我普通地在走路,它突然就从……屋顶还是什么地方,我不知道,跳下来,猫头就狠狠地砸到我的胸口。”

  他挥舞着手臂比比划划而且语无伦次,从他的声调可以听出,他对这只天杀的畜牲...

米莓米无差,无攻受描写,无其他cp



  米斯达砰地推开门冲进来了,踉跄两三步,整间屋子只有福葛一个人在看书。

  “乔鲁诺呢?”

  “刚出门买零食了。”福葛答道。

  米斯达急急地走到福葛跟前,指着胸口:“福葛,我胸口刚刚被一只猫撞了。”

  福葛连眼都没抬一下:“嗯。你爱上谁了?”

  “我他妈不是爱上谁了,我是真的被一只猫撞了,黑白花的猫!”米斯达焦虑地快速眨着眼,“这么大,妈的,就跟疯了一样啊,我普通地在走路,它突然就从……屋顶还是什么地方,我不知道,跳下来,猫头就狠狠地砸到我的胸口。”

  他挥舞着手臂比比划划而且语无伦次,从他的声调可以听出,他对这只天杀的畜牲感到深深的恐慌。福葛推了推眼镜:“你被抓伤了?”

  “没有。我是说,呃,应该没有。对,没有。”

  “那是猫携带管制刀具捅你了?”

  “不,你什么意思?”米斯达做了个愤怒的手势叫喊,“我是说正经的,你听我说,那只猫长得和我小时候见到的邻居家那只一模一样,黑白花的,右眼这里有一大块黑斑,就是那四只里的一只,抓伤邻居小孩眼睛的!一模一样!”

  “好好好。”福葛摆摆手,“别喊啦,我的好朋友。你没受任何伤,那都是迷信。冷静一下去吃点东西,就什么事都没了。”

  米斯达把自己焦躁不安地放进椅子,没一会儿又站起来:“你觉得我会没事的,对吗,福葛?我刚刚上网查了,‘被猫撞到胸口’没什么不好的征兆。”

  福葛真不愧是天才,能够一心两用,他埋头在书里,嘴上流畅地敷衍:“如果你想要什么征兆,任何事情都可以有邪门的征兆。你为什么会觉得你会有事呢?你一点都没破皮,甚至毛衣都是好好的,只是沾了点猫毛。去用酒精杀杀毒,什么事都没有了,听我的。”

  “酒精是吧。”米斯达嘟囔,似乎在暗暗背诵这个早已熟悉的单词似的,在屋子里开始翻箱倒柜,福葛分出一点被扰乱的心思思考了一下这间黑帮教父办公室是否准备着75%的酒精——答案是不可能。不一会儿动静小了下来,只剩下米斯达的靴子时不时响亮的踏地声,显然靴子的主人正在房间里徘徊。

  米斯达的呼吸呈现出那种欲言又止的节奏。

  “没事,福葛。”

  “是的,我当然没事,谢谢你。”

  福葛半天连一页纸都没看完,他显然还没练就忽略一个吵闹的大活人的绝活。他摘下眼镜看向米斯达,感觉到深深的疑惑:

  究竟为什么米斯达这么焦虑?他压根就没事,没被抓伤或咬伤任何一点,就算有,对于一个黑帮来说也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简直是轻伤中的轻伤,福葛甚至会自己给自己注射疫苗。

  他烦死了,米斯达不断地弄出噪音来扰乱他。

  “我没事对吧?只是一只猫而已。”

  “是的,我想是这样。你确实没事。”

  福葛忍耐着回答道。

  够幸运。短暂地,安静终于以米斯达为圆心开始在这间从刚刚起就噪音不断的房间里延展。福葛放松了身体,重新调整坐姿靠在沙发,在那一页寻找自己刚刚读到的地方。窗户外面开始刮小风,卷着几片树叶砸到窗玻璃上,发出细微的摩擦声响。

  但福葛根本就克制不住自己不去想这件事。一切让他感到疑惑的事情他都无法放过,在找到问题的解之前,这种折磨的感觉会一直在他心头挥之不去,让他做什么事情都感到不高兴。

  为什么呢?即使让他站在米斯达的角度,他也做不到,就算“撞了自己的猫长得很像自己以前见过的不幸之猫”,那又怎样,它并没有造成哪怕一丁点破坏啊,这足以让福葛或者任何一个普通人付以猫一句简单的咒骂然后安心地忽视这段经历。而且以前那只猫也活不到这时候,不可能是同一只猫,这就充分说明了这一只不具有“不幸”的因素。既没有“不幸”,又没带来“破坏”,米斯达,一米九的大男人,到底在扭扭捏捏什么!?

  说到底还是“迷信”罢了,福葛一直对米斯达这一点感到不屑。一个举着枪所向披靡的男人,居然会因为只剩下四颗子弹就使自己的射击染上迷惘与犹豫,他知道米斯达因为这种“紧急避险”而错失了多少机会——用那男人自己的话是“避开了多少生死险境”。

  他理解不了,就像那不勒斯的蝉永远不懂冰是怎么结的,智商152的福葛无法理解米斯达。他不甘,无力,因此愤怒。

  

  坐立难安的而一直在胡思乱想的男人注意到了他投射过来的视线,就像接住一颗珍珠一样紧紧捏住,又一次问道:

  “总而言之,你觉得我会没事吧,福葛。”

  他忐忑地看过来。出乎意料但又情理之中地,福葛暴起。

  “你他妈——问够了没有!”

  他将手中书本掷去,直冲米斯达的脸。米斯达眼疾手快地挡下来,刚要发作,福葛已经噔噔噔地冲过来,一把隔着帽子抓住他的头发,没放稳的子弹哗啦啦掉出来。

  “我不是说过没事了吗!为什么一直问,你是聋子吗?”他叫喊,状似疯狂,“啰啰嗦嗦的吵死了,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打扰我啊!你到底要怎样?!”

  这种时候他的眼睛里一切都像飞蚊症,斑斑点点,翻涌着红色绿色的边框,逐渐什么都认不出来。米斯达在他眼里恼怒,回骂,伸拳打击福葛抓住他的那个手腕,都不能够让他立刻放开手。因为此刻福葛是个恶魔,他眼里也好像是地狱。但这次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因为他偶然地瞥见:米斯达那些反抗外强中干,而这个一向浑不吝的男人额头上,细细密密的分布着一层银亮亮的冷汗。这双眉毛里藏满了恐惧与不安。

  

  男人会有这种时候,事实就是如此。再坚强的男人都会有一个难以克制的时候,他们的软肋恰好被戳中,他们又突然感觉自己孤苦无依、并且是那么的无力,导致他们在这一段短暂的时刻里彻底丧失了抵抗的力量和精神,变得出乎意料地软弱。

  福葛也是男人,他同样懂这件事。他愣住,松开了手。

  一个想法突然袭击了他:设若布加拉提仍在,或者现在乔鲁诺在这里,米斯达绝对不会选择福葛作为倾诉这件事的对象。他会向布加拉提随意地抱怨,就像是撒娇,然后等他沉稳地平定自己的心,大家都会这么做。或者他会向乔鲁诺原原本本地描述这件事的全过程,不嫌冗长,直截了当地要求乔鲁诺安慰他。但就是不可能福葛,一个事不关己的聪明人,从未真正想过去共情和体贴、想的时候也没有这个能力的人。福葛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迷惑一下翻了倍,他在这个世界上似乎不是一个立体的形象而是单薄的一片,孤零零地立在原地,无趣又呆板,风一吹,他就开始摇摆抖动。

  他是一棵枯树,再无价值也再不可做栖枝,他的生机不知在哪里。

  

  他最终把米斯达的上衣拉开到胸口上面,男人紧张地自己拉住毛衣的边,结实的胸肌露出来。小麦色皮肤表面光洁,无任何伤口或淤青红肿,没有任何痕迹。由于惊慌而大力跳动的心把肌肉震得按节奏抖动,他颤抖着抚摸上米斯达指的那一块地方,强烈的心跳一下一下地敲打这他的掌心。

  “刚刚撞得疼了,啊,撞得很重。它的头,头骨……”米斯达低声说。

  “疼,我知道了。”福葛喃喃地说。

  命运福葛是不信的,他眼里没有造化弄人,直到听说布加拉提死了、他跪在乔鲁诺面前的时候,才终于流出了不甘屈服的泪水。即使命运是人类编造出来的虚无的东西,却依然死死地掌控着米斯达这样的人。他的手掌紧紧地、严丝合缝地与米斯达的胸口贴合,这或许是他第一次愿意这样做,触摸米斯达的心跳。

  那雄狮一样有力的心跳,那伤痕一样弱小的心跳。

  这时候福葛才第一次真的认识米斯达。

ziggy_dust

【莓米/茸米】《需要空气》

全文大概5k,没有三角关系,也没有什么道德

链接在微博@玻栗苔苔 请搜索文名

全文大概5k,没有三角关系,也没有什么道德

链接在微博@玻栗苔苔 请搜索文名

爬山土豆

【米莓无差】01

阅读顺序:右上→左下

后续依然随缘(?)

【米莓无差】01

阅读顺序:右上→左下

后续依然随缘(?)

suffer

「耻烟组」我错了

*是莓→米←茸?

*其实是莓米损友向,茸米爱情向!

*有ooc,纯粹口high,写得很糟糕…对八起。


1


大概是出去做任务被敌人扎了一下吧,反正现在福葛与米斯达都互换灵魂了。


福葛盯着自己指甲里的污垢,几乎要发出土拨鼠一样的尖叫声,程度不亚于当年同样惨遭调换到这副身躯的特里休。但他又很快恢复平静——最起码,他没有被换到异性身上。


他努力扯平嘴角,随后抬头看向站在...

*是莓→米←茸?

*其实是莓米损友向,茸米爱情向!

*有ooc,纯粹口high,写得很糟糕…对八起。

 

 

 

 

 

 

 

 

 

1

 

大概是出去做任务被敌人扎了一下吧,反正现在福葛与米斯达都互换灵魂了。

 

 

福葛盯着自己指甲里的污垢,几乎要发出土拨鼠一样的尖叫声,程度不亚于当年同样惨遭调换到这副身躯的特里休。但他又很快恢复平静——最起码,他没有被换到异性身上。

 

 

他努力扯平嘴角,随后抬头看向站在那处的自己:“米斯达,你还好吧——”

 

 

那处的米斯达正挑着自己的底裤吊带“啪啪”作响。

 

 

“……Purple Haze——!!!”

 

 

 

 

2

 

鼻青脸肿的福葛,哦不,此时内里是米斯达的小少爷,坐在椅子上,一边不服气地撅嘴,一边不住伸长双腿,似乎对这副身体很不满意。

 

 

“你还敢发脾气?”福葛冷笑。

 

 

米斯达被激到挑眉,几乎要从椅子上弹起来:“怎、怎么就不允许我拿你的脸生气了?!”

 

 

“我倒是允许哦。”

 

 

“哈?”那你干嘛冲我甩臭脸啊。而且还拿我的帅脸做那种事。

 

 

米斯达困惑地挠脸。他发现这臭脾气少爷的指甲居然有被修剪得平平整整的,拿来挠脸莫名感觉挺舒服。那就多挠几下,嘿嘿。

 

 

“那个,福葛哟。”

 

 

“这次你又想说什么?”福葛没好气地叹气。眼前的自己看上去真的太蠢了。都怪米斯达那家伙,老大不小,还和纳兰伽一起当低能儿。

 

 

米斯达难得正襟危坐起来,清了清嗓子。

 

 

“咳咳,嗯。我啊,其实从很——久之前就想问你一个问题了。你总是穿这身…呃…很清凉的衣服,就不怕…不怕…”

 

 

“不怕会惹来麻烦吗?”

 

 

他从布加拉提嘴里听过福葛的过往。据说当时的福葛因为在大学受老头骚扰而崩溃,失手杀害对方,导致“败坏家族形象”。米斯达觉得福葛在某种程度上挺让人同情的。但照理来说,不是因为当时的他长得很可爱,所以才会被……

  

 

“米斯达,你知道你这种想法很危险么?”

  

  

米斯达惶恐不已,连忙摇头。

 

 

“……看在你只是单纯不明白这个概念,我就勉强放过你。其实,利用职位、年龄或身份的悬殊,对弱者做侵犯之事,本身就是严重的罪行。只要伤害了对方,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灵上,错的都不是受害者,而是施害者。受害者有罪的这个概念完全在颠倒黑白。我们身为黑帮成员,尤其身为新热情组织的成员,就更有必要立正这种观念。”

 

 

“噢。”米斯达歪脑袋陷入深思。

 

 

福葛终于肯给这只傻狗狗赏赐一个微笑的表情。米斯达虽然有时很欠扁,但脑袋总算可以。

 

 

“那,我没有恶意的。我换个方向问你。你穿的这身衣服,确实是出于个人喜好吗?”

 

 

“对的。不过……也有稍微出于那种目的。”

 

 

“那种目的?”

 

 

“例如去勾引恋铜癖,然后把他们揍到这辈子都用不了老二吧。”

 

 

……和乔鲁诺那小子简直一模一样,牛批。

 

 

 

 

3

 

两人在餐厅整理完情绪并共同决定暂时保持这副模样去做其他工作之后,便上街开始日常巡逻。

 

 

迎面走来两名打扮精致的女子。米斯达于是惯常向她们抛媚眼调情:“嘿,美女们,请问我有幸与你们一起玩吗?”

 

 

结果得到的却是她们震惊的反应。

 

 

糟,我他妈居然忘了目前这茬。米斯达的脚趾头恨不得要在地板上挖出一座城堡。

 

 

但他的临场应变能力不错,迅速换上一副不知情的样子,用胳膊肘轻轻推了推身旁的自己:“呃哎、喂!米米米斯达,你为什么不向那两位女士打声优雅又不失礼貌的招呼呢?真是有损风化!不可饶恕!我真该用这只皮鞋狠狠地抽你的屁股!”

 

 

“你在对我说话?”

 

 

……潘纳柯特你注孤生啊啊啊啊!!

 

 

在女子们的面前,肯定非常狼狈吧。一个突然丧失魅力的呆瓜,还有另一个猴急跳脚的青少年。

  

  

“这位小哥?”

 

 

福葛和米斯达同时愣住。随后米斯达很快反应过来她们指的是披着福葛表皮的自己。

 

 

“嗯,是我。称呼我为福葛即可。”调整成福葛的口吻回复道。

 

 

那头有着瀑布长发的女子突然眨了眨眼睛。

 

 

“你很有趣呢。如果你有空的话,能否陪姐姐们搬点行李?我们两人都抬不动,只好拜托你啦~事成之后我们请你吃饭好不好?”

 

 

什么……???

 

 

米斯达两眼泛光,脚步瞬间变得空飘飘地随女子们移动。唯独把真正的福葛留在原地,被身后人举中指并疯狂咒骂。

 

 

“艹你的,盖多•米斯达。等着回去吃我的叉子吧!”

 

 

3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她们非要指定这瘦小子去帮忙,而不是身材健硕的自己,但拜托了福葛的好相貌,让他米斯达今日可受到不少殷勤照顾。

 

 

酒足饭饱之后,米斯达哼着小曲儿打道回府。福葛的声音不够我的好听。枪手不住窃笑,还唤出自己的替身们,一起讨论“我的嗓子和福葛的嗓子比起来,哪个究竟更迷人”这样的话题。

 

 

经过某处走廊,感官敏锐的米斯达捕捉到门后窸窸窣窣的对话声。是本体的声音与乔鲁诺的声音。

 

 

我有权了解内部事务的。绝不是在八卦哦。

 

 

米斯达偷偷趴在门边。

 

 

“呼呼~十分感谢你的配合呢,福葛。”

 

 

“小事一桩。正好我也想对某人报仇。”

 

 

配合?报仇?米斯达心下一惊。没想到居然还有瞒着他进行的秘密任务。最后忍不住将门缝偷偷扒拉开一些,往屋里查看究竟——

 

 

福葛,披着他的皮囊,此时被捆了一身皮带,姿势暧昧地坐在办公桌上。而他的教父乔鲁诺,正捧着新买的智能手机,对着那副肉体饶有兴致地拍照中。

 

 

搞搞搞搞搞搞什么——!?!?

 

 

米斯达急忙吞声。他眼睁睁地瞧见自己的身体在乔鲁诺的指示与福葛的摆弄下做出极尽掉廉耻的动作。不可以……不行……啊……他痛苦地捂住双眼,却又忍不住移开手掌去看。

 

 

为什么……难道他们已经讨厌我到这种地步了吗?

 

 

米斯达倏忽悲伤地垂眸。

 

 

他自觉是组织里的桥梁人物吧。福葛最初和布加拉提和纳兰伽亲,是他帮忙撮合福葛与阿帕基熟络关系;乔鲁诺半路加入小队,是他先配合新人的想法,带动整个队伍融合整体战力。最后全小队存活,乔鲁诺就任教父,其他人也如愿升级成干部,他也自告奋勇,积极以教父亲信的名义与下属们交流,培养忠诚又能干的队伍。

 

 

可是…好吧,他为之前对伙伴们开恶作剧的行为沉痛道歉。做过的坏事。最后还是会倒在自己身上。本身做错事的人是自己。所以被报复是理所当然的啊。

 

 

亲爱的乔鲁诺与可靠的福葛。是我太差劲了。对不起。呜。

 

 

米斯达无颜继续待在门旁。他提脚尖,转身匆匆离开。

 

 

 

 

4

 

“拍完了。谢谢。还有,不好意思为难你了,福葛。”

 

 

“不客气,boss。反正拍的是他,不是我。”

 

 

“说实话……我……我不知道米斯达对我的真实想法。”

 

 

“话说,我今天给他科普了受害者有罪的理论。”

 

 

“噢?”

 

 

“您或许可以稍微利用一下这种心理战术。只要不出于伤天害理的目的,就可以尝试的。”

 

 

“啊,这样么……”

 

 

“您刚才也发现了吗?门外的。”

 

 

“嗯……他难过的样子……说出来不怕被你笑话,我看到后……更想欺负他。”

 

 

“那不就更好嘛。事成之后记得请我吃饭,尊敬的乔巴拿先生。”

 

 

“好。一定。”乔鲁诺害羞地捂嘴浅笑。

 

 

fin. 

suffer
“…为什么腰上有这种伤口?”...

“…为什么腰上有这种伤口?”

“靠!别提了!我本来好端端地经过那处,谁知突然有个扎麻花辫的小吸血鬼蹦出来一顿乱啃!”

“谁叫你老爱穿缩水毛衣到处晃,活该。”

“哈~?你这身破烂西装和吊带底裤才s——噫痛痛痛福葛你给我温柔点啊!!!”

“那小鬼怎么不当场抽干你算了?呵。”


Model by - Bandai Namco Entertainment, CyberConnect2

Model ripped and rigged ...

“…为什么腰上有这种伤口?”

“靠!别提了!我本来好端端地经过那处,谁知突然有个扎麻花辫的小吸血鬼蹦出来一顿乱啃!”

“谁叫你老爱穿缩水毛衣到处晃,活该。”

“哈~?你这身破烂西装和吊带底裤才s——噫痛痛痛福葛你给我温柔点啊!!!”

“那小鬼怎么不当场抽干你算了?呵。”

 

 

 

 

Model by - Bandai Namco Entertainment, CyberConnect2

Model ripped and rigged by -  elina002

Stage by - Clonesaiga

Pose by - マンハッタンP, あすは

Effect by - おたもん, ikeno, 針金P

Accessory by - ささかや, jon, isaj, azyazya

素材 by - winglayer

烧丙

杂,有张莓米【在p6,不想看前面的就闭着眼睛划5下】,注意。

杂,有张莓米【在p6,不想看前面的就闭着眼睛划5下】,注意。

柴猋

《震惊!米斯达对福葛冷漠的真相》

我在现场,我是汽艇,带您揭秘(咳咳

老梗迫害米斯达,虽然米斯达只是单纯,但我老把他画成没头脑,大概是出于无法自拔的喜爱吧。推动着我更新的原因也是因为上一篇刚好是我这个号所发过的第四十四篇内容,且有四个合集——总之是出于爱的心情。


p3是我更新的原因;

p4-5是梗的来源,《耻烟》证明四学是存在的! 

最后,耻烟组万岁!


《震惊!米斯达对福葛冷漠的真相》

我在现场,我是汽艇,带您揭秘(咳咳

老梗迫害米斯达,虽然米斯达只是单纯,但我老把他画成没头脑,大概是出于无法自拔的喜爱吧。推动着我更新的原因也是因为上一篇刚好是我这个号所发过的第四十四篇内容,且有四个合集——总之是出于爱的心情。


p3是我更新的原因;

p4-5是梗的来源,《耻烟》证明四学是存在的! 

最后,耻烟组万岁!





罗被气
我又来搞北极圈了 这次是莓米...

我又来搞北极圈了 这次是莓米 大概是订书钉那里 总觉得涩得不行!

我又来搞北极圈了 这次是莓米 大概是订书钉那里 总觉得涩得不行!

荔

【米莓米】boss不在的时候

这对儿真的好磕555

这对儿真的好磕555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