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莫妮卡·贝什米特

1372浏览    56参与
瑾缡跃龙门

自录娘塔地球歌【未完成】,很垃圾的迫真日语,求轻点喷!!【跪了】


自录娘塔地球歌【未完成】,很垃圾的迫真日语,求轻点喷!!【跪了】


苏筱蝶

捏脸软件:PitzMaker修改版,素材有限,凑合着看吧~


娘塔版本的轴六~谁最可爱呢~

捏脸软件:PitzMaker修改版,素材有限,凑合着看吧~


娘塔版本的轴六~谁最可爱呢~

高冷磷酸镜
画了联五和轴三的姐姐们 职业是...

画了联五和轴三的姐姐们  职业是我自己觉得她们很合适的(OOC不管)

祝天下所有的女孩子们都积极向上 心怀理想 自信自尊 天天开心 美丽动人

节日快乐!

(背景有参考)

画了联五和轴三的姐姐们  职业是我自己觉得她们很合适的(OOC不管)

祝天下所有的女孩子们都积极向上 心怀理想 自信自尊 天天开心 美丽动人

节日快乐!

(背景有参考)

苹果怪物肝败吓疯
画一些北极圈的东西 角英和角莫...

画一些北极圈的东西

角英和角莫妮卡

没有生殖隔离也没有女生为什么会有角

我爽就行,圈都这么冷了

画一些北极圈的东西

角英和角莫妮卡

没有生殖隔离也没有女生为什么会有角

我爽就行,圈都这么冷了

移动型负能量综合体

用暖暖来cosAPH众人~

是罗莎、燕子、普娘、小列支和莫妮卡哦~最后一套不是我搭的,是原本就有叫做的“条纹绅士”的套,感觉好像意呆啊就一起发出来了(没有恶意,不是找茬)

啊,对了,别说我不更新哦?我只是去改SP了,不过再怎么改也就那样了吧~

用暖暖来cosAPH众人~

是罗莎、燕子、普娘、小列支和莫妮卡哦~最后一套不是我搭的,是原本就有叫做的“条纹绅士”的套,感觉好像意呆啊就一起发出来了(没有恶意,不是找茬)

啊,对了,别说我不更新哦?我只是去改SP了,不过再怎么改也就那样了吧~

苹果怪物肝败吓疯
给我的冷cp发一下粮 纯情组R...

给我的冷cp发一下粮

纯情组RoveMoni

莫妮卡收到了哥哥们送的花和头冠

罗维诺(

给我的冷cp发一下粮

纯情组RoveMoni

莫妮卡收到了哥哥们送的花和头冠

罗维诺(

魏陵渊。

【娘塔爱丽舍/国设】海涅的过晚埋葬

写女孩子之间的爱情的太少了,产给自己吃。

事实证明我不会写,以后再也不会写CP向娘塔爱丽舍了。


莫妮卡仰躺在床上,弗朗索瓦丝枕在她平伸出去的胳臂上,侧卧着,身上穿着碎花波点连衣裙,翻领还镶着滚边。她的细跟高跟鞋被蹬在床下,莫妮卡把它们捡起来端正地放回门口的鞋架上,然后才爬上床。床垫是一张新换的,过去跟了她二十年的那张分离式床垫已经被拉到了旧家具回收场。新的这张柔软、富有弹性,还有新鲜棉花的清香。莫妮卡问,怎么样?弗朗索瓦丝回答说,很好。在刚进卧室门时,她敏锐地指出了床上有两个枕头——“会有人时常来留宿吗?”这是她的原话,莫妮卡说不清弗朗索瓦丝的神情究竟是暗带嘲讽,还是对于自己仿佛发...

写女孩子之间的爱情的太少了,产给自己吃。

事实证明我不会写,以后再也不会写CP向娘塔爱丽舍了。



莫妮卡仰躺在床上,弗朗索瓦丝枕在她平伸出去的胳臂上,侧卧着,身上穿着碎花波点连衣裙,翻领还镶着滚边。她的细跟高跟鞋被蹬在床下,莫妮卡把它们捡起来端正地放回门口的鞋架上,然后才爬上床。床垫是一张新换的,过去跟了她二十年的那张分离式床垫已经被拉到了旧家具回收场。新的这张柔软、富有弹性,还有新鲜棉花的清香。莫妮卡问,怎么样?弗朗索瓦丝回答说,很好。在刚进卧室门时,她敏锐地指出了床上有两个枕头——“会有人时常来留宿吗?”这是她的原话,莫妮卡说不清弗朗索瓦丝的神情究竟是暗带嘲讽,还是对于自己仿佛发现了某项重大秘密而感到沾沾自喜。莫妮卡否认了这一点,她只回答说,或许你现在刚好需要一个枕头。而弗朗索瓦丝却说,不,你的胳膊就很好。

在怀里搂着弗朗索瓦丝躺在床上时,莫妮卡几乎什么也没法思考。她感觉压在她手臂上的这颗脑袋是很沉重的,调皮的从发髻中滑落的发丝更是蹭得她胳膊肘内窝发痒。但她却懒得动弹,或者说不愿意挣扎着把手从弗朗索瓦丝的脸旁抽出。莫妮卡盯着天花板上传来的男人沉重的脚步声、女人踮着脚走路的声音和小孩子来回跑动所发出的动静,这些嘈杂的声响都不足以阻止她感到自己宛若身在天堂,因为弗朗索瓦丝柔软的身体上传来一阵优雅的香气。那是一种暖融融的水果甜香,但绝不是秋日黑森州来不及采摘的苹果烂在路边所发出的,侵略人鼻腔的略带酒味的香气,而是有闲情逸致将水果摆在客厅制造馨香的贵妇人所带给你的感受。这些味道驱散了莫妮卡屋里冷冰冰的空气清新剂的人造香气——弗朗索瓦丝曾说每一次来看莫妮卡时,都尽她所能带些鲜花来。于是即便弗朗索瓦丝不常来了,莫妮卡也每天例行在出门时买一支花:有时是玫瑰,有时是黄水仙,还有时是郁金香。她从来只对花店老板说,她要今天花农送来的最好的花。然后她带着花回家,把花插进一只用过洗净的红酒瓶的细长瓶口里。她用喷壶给花瓣洒水。等到花瓣的凋颓之势愈显愈烈时,如果有时间或恰巧有条件的话,她就把花瓣细心地一片片采摘下来,融进今天烘焙的糕点,然后打包装盒,抱在怀里坐上几个小时的火车来到巴黎,把点心盒拍在弗朗索瓦丝秘书的办公桌上,认真地说一句:“法兰西女士茶歇时,可以给她端过去。”。后来莫妮卡出门买花时再也不必付钱,花店的老板说一位法国的有钱女士托人送来了成箱的西德马克,并且嘱咐他“请把最新鲜的留给住在街拐角公寓楼的德意志小姐”。

“也许我们现在该起床,去做点吃的。”莫妮卡仿佛是在说给自己听。她闻到了从厨房烟囱里飘来的,来自楼上那户温馨的五口之家的蒸肉丸的香味。楼上那位太太的厨艺实在堪称妙绝,或许连服务过威廉皇帝的厨子都不能与之相比。(莫妮卡自然是在很负责地品尝过对比双方的手艺之后下的判断,她当然的确尝过老皇帝的御厨平日里的成就,那还是她年纪轻轻,正在学餐桌礼仪时的事情)。她暗数着冰箱里还剩下什么:半斤培根,一点西芹,肉豆蔻和茴香子。也许,煎一点肉排吧。她想让弗朗索瓦丝尝尝她的手艺,尽管她并不算是对给人做饭这件事抱有热情的那类女人。

弗朗索瓦丝微微抬起了头,她看向莫妮卡。莫妮卡本以为她会说出“那么你希望我用剩下的鸡蛋做个黄油炒蛋吗?”,又或者是“那我去街角的超市为我们买一瓶马德拉产的红酒。”。这样莫妮卡就能自然而然地回答她,好的,多谢,钥匙挂在进门右手边墙的木板上,你应该带至少十五马克。



Tata Ray
【授权转载】 原画师:inko...

【授权转载】

原画师:inko

原地址:Tumblr-inkodoodles
 
Twitter-Inko_よっこい庄一 (@yokkoishoichi)

instagram-inko_dokotei

娘塔利亚香水系列。


请不要二次转载至lof以外的网站或者随意使用。如有疑问,欢迎评论和私聊。

【授权转载】

原画师:inko

原地址:Tumblr-inkodoodles
 
Twitter-Inko_よっこい庄一 (@yokkoishoichi)

instagram-inko_dokotei

娘塔利亚香水系列。

 

请不要二次转载至lof以外的网站或者随意使用。如有疑问,欢迎评论和私聊。

Acetc-

额啊啊我都忘了
是七月底展子的莫妮卡(又来)
我太丑了呜呜呜呜呜
当然不是上次发的那个展www
这边都快3年没展了好不容易有一个
十月居然还有
准备出阿普惹

额啊啊我都忘了
是七月底展子的莫妮卡(又来)
我太丑了呜呜呜呜呜
当然不是上次发的那个展www
这边都快3年没展了好不容易有一个
十月居然还有
准备出阿普惹

Acetc-

昨天展子出莫妮卡www
我好丑我自闭了
我胆子小所以没有勾搭各位靓女靓仔555
(也没有返图。)
p2是靓妹给的举牌
后面的是后来乱拍的
直男拍照至死_(:з」∠)_
不要脸的打了一堆tag。。。

昨天展子出莫妮卡www
我好丑我自闭了
我胆子小所以没有勾搭各位靓女靓仔555
(也没有返图。)
p2是靓妹给的举牌
后面的是后来乱拍的
直男拍照至死_(:з」∠)_
不要脸的打了一堆tag。。。

绿枭儿

是不是好--------------------久没来了

不要脸的一堆tag

是不是好--------------------久没来了

不要脸的一堆tag

九歌\顾雨阳

【娘塔花夫妇】花与少女

*无差,偏伊独(所以打了伊独tag)
*这算是真·花夫妇了吧(x)
*我,好久没来LOFTER的顾雨阳,是屑
*好久没写了质量飞速下滑警告
*我没考据,我的错,抱歉qwq

(一)
爱丽丝·瓦尔加斯打开了花店的门,把新鲜的花朵们装在门口的小桶里,坐在柜台前翻开了书。这家不大的花店被她照料得很好,每天挂着露珠的美丽的花开放在店里店外,整条街都充满了花香,小镇的早晨也变得美好起来。
远处传来一群女孩的嬉笑声,沿街飘来的好听的嗓音停在了花店门口。门被轻轻推开,爱丽丝听到门铃碰响的声音抬起头,是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孩,还穿着军服——看样子是附近军.队的军.官。
“嗨,欢迎光临!”爱丽丝展开她...

*无差,偏伊独(所以打了伊独tag)
*这算是真·花夫妇了吧(x)
*我,好久没来LOFTER的顾雨阳,是屑
*好久没写了质量飞速下滑警告
*我没考据,我的错,抱歉qwq


(一)
爱丽丝·瓦尔加斯打开了花店的门,把新鲜的花朵们装在门口的小桶里,坐在柜台前翻开了书。这家不大的花店被她照料得很好,每天挂着露珠的美丽的花开放在店里店外,整条街都充满了花香,小镇的早晨也变得美好起来。
远处传来一群女孩的嬉笑声,沿街飘来的好听的嗓音停在了花店门口。门被轻轻推开,爱丽丝听到门铃碰响的声音抬起头,是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孩,还穿着军服——看样子是附近军.队的军.官。
“嗨,欢迎光临!”爱丽丝展开她阳光的微笑。
“呃……我买支花。”那女孩看起来很不自在——或者说害羞,手指揉着脑后的金色短发,严肃的脸上似乎飘着一丝绯云。她似乎并不确定要买什么,爱丽丝想。
她起身离开柜台在花架上挑选。红棕色的马尾活泼地晃动着。
“要什么花?这里有很多不同的,但我有另一种特别的花……啊哈!”她从高处拿下一捧蓝色的小花,“矢车菊!它们美丽的蓝色像极了你的眼睛,不是么?”
“啊,谢谢。多少钱?”
“送给你。第一次来的客人都可以获得一束免费的花。”爱丽丝笑,她焦糖色的眼睛被阳光照得通透。实际上这并不是花店的规定,她只是对眼前的女孩感到莫名的好感。
少女付了钱,飞快地离开了花店。她站在门口的同伴叫着:“她叫莫妮卡!说不定她喜欢你——她只是太不会表达了!”然后人群里又爆发出一阵欢笑。
莫妮卡。爱丽丝盯着飘在地上的蓝色花瓣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像初开的矢车菊一样的莫妮卡。
她兀自笑了起来。期待下一次在遇见你呀。


(二)
莫妮卡和她的朋友们在昨晚喝了些酒。
啤酒杯的碰撞声中,莫妮卡说她们绝对不可能大气不喘地跑完六圈,毕竟她们平时训练都显得那么随意;其他几个女孩则坚持说她们可以。她们跟她打赌,要是她们做到了,莫妮卡就要去瓦尔加斯家的花店里买一枝花,还要跟现在的店主——也就是爱丽丝搭话。对她们来说,这可是个看平时不苟言笑的女军官露出除了严肃和无奈之外的其他神情(以她们所想多半是不好意思)的好机会。
事实上,或许是乘着酒兴,以尤利娅为首,所有的姑娘们都轻松地跑完了,甚至还十分嚣张地冲她笑着,一副“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的幸灾乐祸的样子。莫妮卡感叹着“连姐姐也想看我出糗”的同时,本着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原则,在第二天清早(被女伴们拉着)来到了花店。
或许是太久没有跟陌生人搭过话(对下属训话不算),她感到两颊甚至连耳尖都有些微微发烫。一定是太紧张了,莫妮卡想。
她面对着店主热情的笑脸,有些不知所措地说自己想买花。然后她看着店主若有所思地在一排排鲜艳的花前挑选。那女孩偏红的马尾上落了一朵小小的白色雏菊,莫妮卡伸手想帮她摘下来,但还是放下了手。

接过那捧蓝色的矢车菊,拉开花店的门时,莫妮卡忽然有些懊恼。我这是怎么了?她不明白。女伴们冲花店大喊着“说不定她喜欢你”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恍惚,竟然没像平常一样反驳她们或是无奈地抚额,而是想着“说不定她们猜对了呢”。
后来女伴们告诉她,那位女店主叫爱丽丝。
爱丽丝。莫妮卡盯着军.营宿舍的天花板默念这个名字。
希望能有下次相遇。她翻过身用被子蒙住头胡思乱想着,很快进入了梦乡。



—————瞎叨叨分割线—————
一直缓慢的在信息课电脑上写,中间莫名其妙崩溃了一次,所以前面爱丽丝的部分是重写,没了第一次的手感就显得很(ry
实际上这并不是规划之中的结局,计划是写刀,如果想看刀里刀气的神展开真结局我就码了放上来X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