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莫娘

7865浏览    205参与
Poldi

什么背景的故事他只要出现就很撩

什么背景的故事他只要出现就很撩

一天秋

【综英美】我的人设神经病 14

扎克看着眼前的情况,脸上呵呵哒内心妈卖批。

  

  虽然我说过想要来一发大的,但真的没必要整这一出,没必要,真的。

  

  “布鲁斯帕廷顿计划在我手里,你做了这么多事情,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夏洛克手里拿着导弹计划的U盘,在泳池边上大声bb。

  

  然后看到走出来的华生就瞬间懵逼了。

  

  经历过了一番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再加上看到了华生身上困的炸.弹,夏洛克顿时就肉眼可见的紧张了起来。

  

  “打扰一下,虽然我知道你们的关系很好,但是还请不要忽略我。”被迫忽视的扎克发表意见,同样是被绑架捆炸.弹,怎么待遇差这么多。

  

  按道理来说,...

扎克看着眼前的情况,脸上呵呵哒内心妈卖批。

  

  虽然我说过想要来一发大的,但真的没必要整这一出,没必要,真的。

  

  “布鲁斯帕廷顿计划在我手里,你做了这么多事情,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夏洛克手里拿着导弹计划的U盘,在泳池边上大声bb。

  

  然后看到走出来的华生就瞬间懵逼了。

  

  经历过了一番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再加上看到了华生身上困的炸.弹,夏洛克顿时就肉眼可见的紧张了起来。

  

  “打扰一下,虽然我知道你们的关系很好,但是还请不要忽略我。”被迫忽视的扎克发表意见,同样是被绑架捆炸.弹,怎么待遇差这么多。

  

  按道理来说,有欧皇霸霸护体,莫里亚蒂的手下再怎么样也不会抓得住他。

  

  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

  

  有想拿针来扎他,结果扎到了自己的手,针管还断了的;有想迷晕他的,结果药过期了,一点p用都没有;还有想直接要挟持他的,结果那人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突然变道的车给一波带走了,真是悲哀啊。

  

  最后,还是他们遭不住了,拿出华生被绑架的照片,扎克也考虑到剧情发展,这才跟着他们走的。

  

  扎克:看他们这憨憨样,算了,委屈一下我自己吧。

  

  手下们:我太难了!!!

  

  被一波放倒的华生:【昏迷中ing】

  

  扎克理了理头发,伸手扯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炸.弹服,脸上的笑容不变,轻描淡写的和夏洛克说道,“这下子,我也算为你‘献身’了。”

  

  相对于紧张到精神紧绷的华生,扎克的样子可以说是非常的自然淡定了,完全不像是身上带了几斤会随时爆炸的炸.弹的人。

  

  “哇哦,看你们聊天可真开心。”

  

  突然响起的声音在空旷的泳池显得悠长。

  

  “我也想和你聊天,夏洛克,可惜我给你的电话号码你一次都没有打过给我。”

  

  说着说着,这声音还带着幽怨的意味。

  

  莫里亚蒂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一步一步的向夏洛克走去。

  

  “嗨~我是吉姆·莫里亚蒂,我们在医院见过一次,你认为我是gay吧~喜欢我撩内裤边的那一次吗~”

  

  他的语调很欢快,尾音上扬,显然他此时此刻的心情很好。

  

  “你口袋里的是英制勃朗宁L9A1式吧。”莫里亚蒂笑了起来,俏皮的小虎牙就露了出来,“还是说你见到我太‘激动’了?”

  

  “两者皆有。”

  

  掏出手枪,夏洛克将枪口对准莫里亚蒂。

  

  “哦,夏洛克。”莫里亚蒂的随性态度半分不变,“别太紧张,周围还有狙击手在看着呢。”

  

  随着不断靠近的莫里亚蒂,夏洛克扣下了保险栓。

  

  莫里亚蒂对于夏洛克的反应感到很满意,刚想开口说什么,突然间被瓷砖间的小缝隙给绊了一下,作为一个战五渣的脑力工作者,直接“啪叽”一声摔了个五体投地。

  

  听声音摔得很疼的亚子。

  

  扎克:哎呀呀。【微微一笑.JPG】

  

  华生:………(好想回头看一眼)

  

  夏洛克:………(这货这是在搞笑吗?)

  

  狙击手们:(忍住,这是老板,不能笑!)

  

  “嘶……”莫里亚蒂扶着身边的储物柜站了起来,还没等他站直身子,那个储物柜就摇摇晃晃的倒了下来,正好砸到了他的身上。

  

  看到这样倒霉的莫里亚蒂,夏洛克和华生下意识的看向了一旁微笑的扎克。

  

  考虑的眼前的情况,夏洛克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的好奇心。

  

  “需要我帮忙吗?”夏洛克看着努力推开自己身上柜子的莫里亚蒂,难得“好心”的询问。

  

  “不必麻烦了!”好在储物柜里没有东西并不重,莫里亚蒂虽然废了一番功夫,但好歹给它搬开了。

  

  这一通折腾下来,他身上原本整洁的西装变得皱巴巴的,连发型都有些凌乱。

  

  莫里亚蒂顺了两口气,打理了一下自己的形象,忍着痛才重新说道:“虽然发生了一点小插曲,但这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交流。”

  

  “这个给你。”夏洛克把自己手里的导弹计划交了出去,相比之下,他现在更关心的是别的。

  

  “哦~这就是导弹计划吗?”莫里亚蒂面带微笑,脚步有些踉跄的走到夏洛克面前,接过了U盘。

  

  接下来就是按照原本的剧情那样进展了,莫里亚蒂扔了U盘,华生则趁机挟持住了他,让夏洛克赶紧离开。

  

  啊,这就是社会主义兄弟情吗?扎克看着华生为了夏洛克连命都不要了的样子,在心中感慨道。

  

  打算刷一波存在感的扎克直接脱下了身上的炸.弹服,这玩意重死人了,而且磕得慌。

  

  这一大胆的举动震惊了在场的三人,很明显,连狙击手都震惊了,许多的小红点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恕我直言,莫里亚蒂先生,你的衣服舒适度可真低。”面对一堆红点点扎克十分淡然的一笑。

  

  都穿上炸.弹了!还管什么舒适度啊!

  

  估计就算是莫里亚蒂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人,在被华生锁喉的间隙中还有心情回复他,“这样啊,以后我会考虑的。”

  

  “感激不尽。”扎克神态自若,像是在宴会上与人交流的模样,“对了,莫里亚蒂先生,你对墓碑感兴趣吗?”

  

  “倒是有点兴趣。”

  

  真是令人窒息的的对话。

  

  “夜深了,我需要带着他们两个离开这里,抱歉了,莫里亚蒂先生,毕竟我答应了一个人要看好夏洛克呢。”

  

  莫里亚蒂非常好奇,这个人是怎么打算在这种情况下说出这样的话来。

  

  一开始他只是单纯的想绑架华生而已,但随后的调查资料里扎克的出现率也较高,所以就顺带一起绑过来了。

  

  也就是说,扎克这纯粹属于躺枪。

  

  “我倒是想知道,你要怎么样带他们离开。”

  说着,华生和夏洛克身上也多了许多红点点。

  

  扎克对此呵呵一笑。

  

  世界:干活了干活了!

  

  欧气:受到!一切交给我!

  

  “砰!”的一声响突兀又刺激耳朵。

  

  在场的两个高智商人物外加一个上过战场的军医很快分辨出来了这是什么声音。

  

  ——枪支炸膛。

  

  数万分之一的概率,在此时宛如百分百中奖一样,炸膛声连绵不绝。

  

  像是春节放鞭炮那样喜庆。

  

  莫里亚蒂:…………

  

  夏洛克:…………

  

  华生:(还没反应过来)

  

  这是什么鬼情况?!!

  

  身上的红点一个个消失,直到消失不见,扎克伸手压下了夏洛克端着枪的手,十分礼貌的说道,“好了,我们可以回去了。”

  

  夏洛克下一秒就推开了莫里亚蒂,直接朝华生身上的炸.弹扒去。

  

  骤然轻松的华生感到一阵腿软,夏洛克一把揽住了他,让他可以靠在自己身上。

  

  “没事了,没事了约翰。”少了平日里的尖锐和冷漠,变得和缓又关切。

  

     扎克:莫名其妙有种被喂了把狗粮的赶脚。

史密斯夫人

重温神夏...我仿佛知道了莫娘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重温神夏...我仿佛知道了莫娘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漫游者

那个侦探

从梦中狠狠惊醒

生命中再无安宁

雾都弥漫战争的气息

隐藏着那推理的神明




过人的头脑

冷漠的眼睛

迅速的反应

不留情的话语




高楼笼罩投下阴影

荒凉天台诉说别离

粉红秘密 可待追忆

霎那间 枪声响起




犯罪之王已苏醒

冷面女王掌控输赢

鱼死网破无人喊停

强强联手震撼心灵




真相揭露之前

天才已沉寂千年

答案镌刻心间

思维火花般闪现




生和死掌握指尖

智者仰望苍天

找寻遥远的岸边

正邪中来回路途艰险




我怀着执着的信念

风呼啸着掠过耳边

泰晤士河流淌身边

贝克街浮现眼前




只为一睹侦探的容颜

从梦中狠狠惊醒

生命中再无安宁

雾都弥漫战争的气息

隐藏着那推理的神明




过人的头脑

冷漠的眼睛

迅速的反应

不留情的话语




高楼笼罩投下阴影

荒凉天台诉说别离

粉红秘密 可待追忆

霎那间 枪声响起




犯罪之王已苏醒

冷面女王掌控输赢

鱼死网破无人喊停

强强联手震撼心灵




真相揭露之前

天才已沉寂千年

答案镌刻心间

思维火花般闪现




生和死掌握指尖

智者仰望苍天

找寻遥远的岸边

正邪中来回路途艰险




我怀着执着的信念

风呼啸着掠过耳边

泰晤士河流淌身边

贝克街浮现眼前




只为一睹侦探的容颜


小脑斧

【神探夏洛克/福莫】养猫日记(上)

ooc预警


文不对题系列


福莫(我是个渣渣,早就在一千五百粉就说要写一篇的)


ooc预警,毕竟我真的不太懂猫的习性,没养过。


两千左右短更


正文:

猫的习性有多少种?

你要是去问夏洛克福尔摩斯绝对可以给你一长串绕到你头脑发晕的术语。

所以,绝对不要求助他!


而且,他应该对除了案件以外的东西都不感兴趣吧!

所以夏洛克福尔摩斯应该永远和猫没有关系吧!

那么,我现在应该是瞎了吧?!

01  

华生早就习惯了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十天想把夏洛克的脑皮掀开看看这位先生是不是只长了左大脑,不然这惹人生气的本事倘若是天生的也太……

太让人...

ooc预警


文不对题系列


福莫(我是个渣渣,早就在一千五百粉就说要写一篇的)


ooc预警,毕竟我真的不太懂猫的习性,没养过。


两千左右短更



正文:

猫的习性有多少种?

你要是去问夏洛克福尔摩斯绝对可以给你一长串绕到你头脑发晕的术语。

所以,绝对不要求助他!


而且,他应该对除了案件以外的东西都不感兴趣吧!

所以夏洛克福尔摩斯应该永远和猫没有关系吧!

那么,我现在应该是瞎了吧?!

01  

华生早就习惯了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十天想把夏洛克的脑皮掀开看看这位先生是不是只长了左大脑,不然这惹人生气的本事倘若是天生的也太……

太让人想锤爆他卷毛了。

不过,这……

倘若一个冷血反社会突然开始走温情路线了?

是不是…

华生:看着喂猫的夏洛克我怀疑我还没有睡醒。

“华生,如果你没有随身带猫粮的话,那你站在这里只会对我喂猫有影响,而且只有坏影响。”夏洛克想到今天早上在铺上伸手一搂却只有一个毛团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然后“喵(^・ェ・^)~~”

我滴天啊!我的吉姆了?我那妖里妖气的吉姆了?

夏洛克保持一脸沉重的模样小心翼翼的起身观察自家的铺。

衣服七零八落的乱放着,是他们昨天晚上都喝多了的见证,铺边缘没有折痕,不否认jim可能特意抚平了。

但是,拖鞋没有变动位置,还有自己特别放的凌空的烟草…

吉姆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样,就和这猫突然出现了一样。

夏洛克甚至开始在想猫和人之间转换的话,腺体和分泌激素水平不同而且猫眼有的竖瞳反应人眼也没办法之间进行转换。

那么,吉姆特地留下一只小猫是为了什么?

夏洛克看着猫,猫看着夏洛克,华生站在一边看着手里空空的夏洛克和喵喵喵的小猫咪。

总感觉这家伙不像是个会喂猫的人了?!

“华生你从隔壁楼的二楼侧装楼梯那里滑下去,经过侧方三点钟位置一个楼顶顺着水管下去就可以到离我们最近的宠物店了,记得猫粮猫砂疫苗,还有猫玩具都买一点。差不多十五分钟你应该就回来了,我们在楼上等你。”

华生……

“喵喵喵(^・ェ・^)”小猫咪喵叫了几声,听起来虚弱的让人心疼。

虐猫达人夏洛克,我看透了。

果然很懒。。。

华生毕竟有点可怜那只猫,虽然没有抄近道倒是该买的还是买了。

“你还是走的弯路。”夏洛克看来眼手表 

华生不想搭理他,“这猫是你朋友的?”

其实华生问这也心虚,毕竟他看不出来夏洛克是个需要朋友的人。

“莫里亚蒂的猫”

???

华生表示我就过个蜜月究竟发生了什么???

02.

时间三个星期前。

夏洛克一个人在家是真的有点无聊,华生和玛丽出去渡蜜月了。

而且最近这个世界太和平啦!

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夏洛克连喝咖啡都没有动力了,恨不得懒死算了。

无聊啊!无聊,你是命运的敌人,天神的绊脚石,伟人们心碎的过往,我讨厌的点点滴滴。

头疼,要不然还是点一下尼古丁贴片?

莫里亚蒂最近也没有弄事情,是真心很无聊。

“叮咚”夏洛克看见了一条新短信。

这是他的私人号码,也许又是麦考夫有什么事了,不想看。

不过他还是点开了 

“老地方,旧位置,我们相遇的侧下角有女神留下的眼泪,在每次摩洛哥降下的日子。”

夏洛克算是起了精神,看来是莫里亚蒂来找自己了。

时间,地点都已经留下了,不去看看也对不起自己。

“你好,请问几位?”

“他已经订好了,七点”

“好的,请这边来”

“老朋友”莫里亚蒂拍了拍夏洛克的肩膀。

夏洛克顺着他的肩向下看,嗯挺翘的。

“什么事?”夏洛克单刀直入,他就是觉得无聊而已。

想找些有意思的打发打发时间。

“我想找个人谈恋爱,之前的走歪了路,让人解决了。”莫里亚蒂说的轻轻巧巧,手也是轻轻巧巧的在夏洛克的手腕上颠来倒去,徒填了几丝火热。

“好啊!有事做就行”

“当然。”

两个人走的时候还带了两瓶红酒,只是后来是用什么地方喝的就不清楚了。

又或者,用什么东西盛的酒可能永远都是未知的那一夜。

几个星期后

“我捉了不少人,你有时候找到的手下真的很蠢”莫里亚蒂把自己身前的樱桃向夏洛克送去,嘴里游走着深深浅浅的声音。

“不好玩吗?”

“有的只是浪费时间”

“我手下…,嗯,这边。最近有几个好苗子,这冷,你摸摸”莫里亚蒂手也不闲着,盘着夏洛克的身子就像是菟丝子一样缠的严严实实。

他是太喜欢夏洛克了。

这样的脑子,才是最迷人的s e x。

“给我玩玩,你送过来?”夏洛克嘴上亲着咬着,莫里亚蒂的触感比那些博物馆里最细腻的釉纹都要缠绵和动人,夏洛克尝了很久,却越尝越爱。

恨不得吞进肚子里,滚进血脉里直愣愣的插进自己的心脏。

莫里亚蒂要是是要诱惑,那他成功了。

自己对他已经下不了手了。

结果今天一早,夏洛克一捞被子

????

“喵喵喵(^・ェ・^)”

吉姆,我枯萎了。

真委了。



tbc


随心所欲,下回还敢系列。


就是不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更新了

(*/㉨\*)捂脸

iforever moon
RETURN 第一次自编自导自...

RETURN

第一次自编自导自演的元旦晚会节目

繁忙的十二月 神奇的19年

终于圆满了吧

2020 一起终会return

RETURN

第一次自编自导自演的元旦晚会节目

繁忙的十二月 神奇的19年

终于圆满了吧

2020 一起终会return

MilagrosL

…哇哦…


我满脑子都是些奇怪的东西呢…?

…哇哦…


我满脑子都是些奇怪的东西呢…?

游山泽r
游泳池妄想 莫娘怎么能不策反一...

游泳池妄想

莫娘怎么能不策反一下华生呢

游泳池妄想

莫娘怎么能不策反一下华生呢

谷雨小气候

万物皆可Kneel 

雷神姐弟和高热神父

真的可以说都有些病娇了

😂😂😂😂😂😂😂😂😂

万物皆可Kneel 

雷神姐弟和高热神父

真的可以说都有些病娇了

😂😂😂😂😂😂😂😂😂

头像框装不下马脸
莫娘啊,美死了这里顺便推荐大家...

莫娘啊,美死了这里
顺便推荐大家去听Billie 碧梨的歌
You should see me in the crown
碧梨亲自说灵感来源于神探夏洛克这部剧
就是莫娘到贝克街“拜访”夏洛克
那里说过“Baby, you should see me in the crown!”
[wink]😜

莫娘啊,美死了这里
顺便推荐大家去听Billie 碧梨的歌
You should see me in the crown
碧梨亲自说灵感来源于神探夏洛克这部剧
就是莫娘到贝克街“拜访”夏洛克
那里说过“Baby, you should see me in the crown!”
[wink]😜

破晓

【莫福】无疾而终

cp莫福/

不知道是不是刀/总之不是糖/

以及,ooc致歉!

生命中曾经拥有过的所有灿烂,终究都需用寂寞来偿还。

All brilliant that has appeared in life will eventually be rapaid for lonely .

——《百年孤独》

加西亚 ·马尔克斯

莫里亚蒂死了。

失去了莫里亚蒂的伦敦像一潭死水。夏洛克自己也随之而失去了活力。尼古丁贴片和香烟重新成为了他最好的朋友。

夏洛克走在一片黑暗里。他看不到光,四周只有斑驳而模糊的黑色,喑哑的迷雾和黯淡的星空,还有不知哪来的,大海浪花拍打岩石的声音。偶尔会有风吹...

cp莫福/

不知道是不是刀/总之不是糖/

以及,ooc致歉!


生命中曾经拥有过的所有灿烂,终究都需用寂寞来偿还。

All brilliant that has appeared in life will eventually be rapaid for lonely .

——《百年孤独》

加西亚 ·马尔克斯



莫里亚蒂死了。

失去了莫里亚蒂的伦敦像一潭死水。夏洛克自己也随之而失去了活力。尼古丁贴片和香烟重新成为了他最好的朋友。

夏洛克走在一片黑暗里。他看不到光,四周只有斑驳而模糊的黑色,喑哑的迷雾和黯淡的星空,还有不知哪来的,大海浪花拍打岩石的声音。偶尔会有风吹过树林沙沙作响。……这儿很安静。

『就像有人在此长眠。』

夏洛克轻轻叹了口气,因为他知道此刻的自己一定又陷在那个梦里,一个从来只有黑色,长路,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内容的无聊的梦。

除了香烟,这个梦也在夜晚时时伴他左右。而最终他总会从黑暗中惊醒,然后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彻底失眠。

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很久了。

夏洛克知道路的尽头还是路,每一天晚上他都从未走到尽头。他还在继续走。不知为何,就像冥冥之中有什么在指引着,夏洛克总觉得这一次前方会出现什么重要的内容,或是一些被他所遗忘的故事……

海浪声变得更加清晰了,这是此前从未有过的。夏洛克对此感到有些蹊跷。

以及不知为何,他开始觉得焦虑。夏洛克急匆匆的迈开双腿向前跑,大衣下摆在身后飘摇,汗水顺着前额滑落,仿佛跑的稍微慢一些就将错过些什么。他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预感,夏洛克知道这一次他会遇见重要的人。

他忽然在遥远的尽头看到了光。

在光里,盛开着一朵黑暗的身影。

他匆忙向前奔去,越过一条无形的边界从浓郁的黑跌入灼人的纯白的世界,海浪声在他耳边作响,他闻到了海风清新的气息。

但他不关心一切,他伸出双手只想搂住那个孤独的身影。老天哪,那是个多么落寞的背影啊……他,他就那样一个人孤独的待在这里?!夏洛克明知道这是梦,可他的心还是不自觉地颤抖了。

『这……真的只是梦吗。』

吉姆·莫里亚蒂转过身来,黑珍珠一样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夏洛克,他的神情恍惚,又有些忧郁。

“夏洛克……你还是来了。”

侦探向他伸出手。

莫里亚蒂忽然咧开嘴笑了,昔日小罪犯的流光溢彩的神色重又出现在他的脸上。却依旧无法掩盖他如今的苍白纤弱。

“亲爱的夏利,我想这大概是我送你的最后的礼物了,所以不管你乐意与否。因为这是你欠我的。”

罪犯先生歪着头,微笑着瞅着侦探。“ I   LOVE   YOU  .  ”

夏洛克一把搂住他的小罪犯,莫里亚蒂没有动作,他一动不动的站着,把头埋在夏洛克的怀里,嗅着侦探衣服上的令人安心的清爽的味道,感受着他的体温。

『啊……久违的温暖。』

他悄悄看了眼他的侦探,黑珍珠一样的眼睛中充满复杂的情绪。他昂头吻上那人,轻轻啃咬他湿润的唇瓣,贪婪的吮吸着侦探的唇……罪犯先生品尝到了清冽如霜的气息,还混着淡淡的烟草味。来不及思考,夏洛克惊异的睁大了双眼,但他并没有推开那人,任他的罪犯向他索取。于是莫里亚蒂越发放肆了,灵巧的舌猝不及防撬开他的双唇,舌尖轻轻舔过雪白的贝齿,然后在他的口腔内壁里恶作剧般的描摹。夏洛克控制不住地打了个激灵。

两人持续着这个吻,谁也不想先离开。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样久。莫里亚蒂不动声色的苦笑,手臂微动,悄悄的在那人的大衣口袋里放下一样东西。然后依依不舍地停下了。

他双手搂住侦探的脖子,默默低语,“好了亲爱的,是你该走的时间了。这里并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什么……”

“你知道的,我早就死了。”言简意赅,却在侦探心底泛起滔天骇浪。

…………

…………

夏洛克发现自己侧身蜷在沙发上,靠垫被泪水浸湿。一只胳膊从沙发上垂落,修长的手指间还抓着早已熄灭的香烟。

他醒了。

窗外依旧是一片黑暗。

———————————


又是无趣的一天,苏格兰场的那些案子再一次让夏洛克觉得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

“哦你们看不到这么明显的线索吗,就在你们眼皮子底下!就算是对这行一窍不通的人也会轻易发现吧!哈,格雷格你有什么见解?不不你还是不要说出来了——恕我直言。”

心情烦闷的侦探丝毫意识不到自己得罪了一圈人,在周围人无奈的目光中他潇洒的甩门离去。

夏洛克坐在计程车后座,无聊的练习隔着口袋打字的技能。

【爱和炭相同,烧起来,得想办法叫它冷却。让它任意着,那就要把一颗心烧焦。】

一晃神,手指间陌生的触感令他分外疑惑……他皱着眉头把那不明物从口袋底部拿了出来。

侦探的眼睛惊愕的瞪大了,啊这真是……难以置信。

躺在夏洛克手心的是一枚银白色的戒指。









关于戒指,对是莫娘放在侦探口袋里的!
小夏一下就明白了!
所以关于莫娘到底死没死……
你说呢(≖‿≖)✧

莫娘待的地方参考加勒比海盗里杰克船长待过的魔域!所以莫莫还是有机会回来的。

但是我不想写了『枯辽』

 

破晓

圣诞节特辑/
有点甜喔/
cp:莫福

                    

                         槲寄生的祝福

   ...

圣诞节特辑/
有点甜喔/
cp:莫福

                    

                         槲寄生的祝福

                               

一早天就开始飘雪了,很适合这个特别的日子。街上欢快的颂歌旋律随着雪花一起,从半敞开的窗户飘进221b,给侦探提了个醒。

啊……圣诞节到了。夏洛克蜷缩在沙发上默默地想。好无聊啊……他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修长的手指胡乱在茶几上摸索。

……嗯,找到了。
夏洛克从茶几下捏起那个轻的不像话的烟盒,从里面抽出最后一根烟。

打火机火光一闪,他抽了一口烟,意外地发现这次的味道有点不对。天哪,谁能告诉侦探,为什么香烟还会有巧克力味的?

这是谁的恶作剧?夏洛克掐灭烟头,仔细查看这根烟。但是看上去也没什么不对劲……侦探的目光重又锁定在烟盒上,拿起它仔细查看。不出意外地,他发现了始作俑者留下的线索。

Merry Christmas~
来找我吧。

——吉姆 莫里亚蒂

夏洛克扬了扬眉毛,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刚才还无神的眼睛此刻熠熠发亮。

好吧莫里亚蒂,现在我要找到你了。

                            

                                  
夏洛克坐在一家咖啡厅的角落,撑着脑袋等着某个迟到的小罪犯。

嗯,线索没有一点错误,夏洛克认为自己的推理绝对完美。但是……为什么最后的结论会是这个洋溢着粉红泡泡的情侣咖啡厅?他无奈地拂了下头发上的金粉纸屑,觉得这大概又是莫里亚蒂的恶作剧。

“先生,您的黑咖啡。”轻快的声音把夏洛克从沉思中拉回现实。

他犹疑地看了一眼来人,是一个戴着黑色棒球帽,穿着合身店服的男服务生。“我没有点过黑咖啡。”夏洛克下意识地说。那人却并不理睬,把杯子从托盘中端出来放到侦探的面前。

甜丝丝的巧克力味萦绕在夏洛克的鼻尖,若有若无却又十分清晰。
夏洛克觉得这味道有点熟悉。

啊哈!侦探突然回过神来,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蓝绿色的眼睛里划过一丝兴奋。

“原来是你啊,蜘蛛先生。”

“bingo~”并不拙劣的伪装被拆穿了,吉姆拉开椅子坐在侦探对面,摘下帽子扔到一边,露出那两颗白白的尖尖的小虎牙,对着侦探得意的笑了。

                             

“所以,或许你能告诉我,你的用意?”夏洛克指了指周围,扬扬眉毛。

莫里亚蒂突然不笑了。

“我还以为你能明白的,夏洛克。”

侦探愣住了,他的脑子忽然有点转不动了。

直到一个吻落在他的唇上,侦探才回过神来,难以置信地盯着那个小罪犯,怎么回事?今天似乎不是愚人节吧。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呀,我亲爱的。你知道的,待在槲寄生下面的人总会得到一个亲吻的。”

他这才发现天花板上挂满了槲寄生。

“好吧好吧……圣诞节快乐,蜘蛛先生。”夏洛克勉勉强强维持镇定自若的神态,自己也不清楚自己说了些什么。

“我认为我不能对你说同样的话。”莫里亚蒂嘴角上扬,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闪闪发光。

夏洛克扬了扬眉毛。

“哦我觉得我大概会说,”小罪犯狡黠地笑了,“我爱你,我亲爱的夏利。”




“所以,可以再来一个吻吗?”

破晓

【莫福无差】往事

一把小刀
文笔超渣emm
~~~~~~

圣诞节这天总会落雪。

那位侦探撑着黑伞站在露天长廊下,他已经在那儿待了一天。
他在等一个人。

那个人曾经在满天飞雪的日子里许诺过陪他度过每一年的圣诞节,还有漫长的一生——夏洛克知道那是他隐藏在话底下的原意。

他还记得他们最初的那个圣诞节。就在这缠满了槲寄生的长廊下,他的小罪犯给了他一个肆无忌惮又悠长的吻。

“……因为你站在槲寄生下面呢,夏洛克。”

他现在还能清晰的记起小罪犯话语尾音的那调皮的上扬。

雪下大了,遮掩了侦探目所能及的整个世界。街上的人已经寥寥无几。可他还在等。

莫里亚蒂没有来。他最终失约了。他失约的同时,也顺便带走了夏洛克的心...

一把小刀
文笔超渣emm
~~~~~~

圣诞节这天总会落雪。

那位侦探撑着黑伞站在露天长廊下,他已经在那儿待了一天。
他在等一个人。

那个人曾经在满天飞雪的日子里许诺过陪他度过每一年的圣诞节,还有漫长的一生——夏洛克知道那是他隐藏在话底下的原意。

他还记得他们最初的那个圣诞节。就在这缠满了槲寄生的长廊下,他的小罪犯给了他一个肆无忌惮又悠长的吻。

“……因为你站在槲寄生下面呢,夏洛克。”

他现在还能清晰的记起小罪犯话语尾音的那调皮的上扬。

雪下大了,遮掩了侦探目所能及的整个世界。街上的人已经寥寥无几。可他还在等。

莫里亚蒂没有来。他最终失约了。他失约的同时,也顺便带走了夏洛克的心。

夏洛克绝不会承认他的心会被那个小罪犯偷走。

可是……

……可是没有你,哪来我的绚烂耀眼啊。

一切都没变,槲寄生依旧翠绿,落满了雪花,正如从前那样。

一切又都变了。

他终还是承认了。

———————————

顾一凉

我喜欢的是那个发疯的莫娘,不是安德鲁斯科特

我喜欢的是那个发疯的莫娘,不是安德鲁斯科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