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莫寄

25浏览    1参与
赤欲千金酒

莫寄萧音【三】

  • 这章开始与原剧发展将完全不同。

  • 可以看做平行世界处理,否则be了


 “寄鲲鹏。”

   莫离骚的呼唤自身侧传来,寄鲲鹏神色淡淡的应了句“我在”,将人牵到床边示意他坐下。

   莫离骚随着他的指引顺势坐下,双手乖巧的放在两侧膝盖,微仰着头问他:“你要同我一起困觉吗?”

   莫大天才的语言能力简直没救,寄鲲鹏无奈之际也懒得纠正他的用词,将放置在一旁的干手帕递给莫离骚:

 “先擦一擦,别真的感冒了。”

   莫离骚摇了...

  • 这章开始与原剧发展将完全不同。

  • 可以看做平行世界处理,否则be了

 

 “寄鲲鹏。”

   莫离骚的呼唤自身侧传来,寄鲲鹏神色淡淡的应了句“我在”,将人牵到床边示意他坐下。

   莫离骚随着他的指引顺势坐下,双手乖巧的放在两侧膝盖,微仰着头问他:“你要同我一起困觉吗?”

   莫大天才的语言能力简直没救,寄鲲鹏无奈之际也懒得纠正他的用词,将放置在一旁的干手帕递给莫离骚:

 “先擦一擦,别真的感冒了。”

   莫离骚摇了摇头,随即运功驱散身体的凉意,随着白雾升腾消散,他潮湿的衣衫和沾了露水的头发已然恢复平日的潇洒模样,寄鲲鹏眼角抽搐了一下,觉得递手帕的自己甚是白痴。

   这人简直白目又毫无情趣可言,越想越气,寄鲲鹏将干手帕丢到一边,纸扇在手心啪啪作响:“时间还早,你先睡会吧,待会我叫你。”

   莫离骚仔细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上挑的眼角,微微嘟起的粉唇,两颊的婴儿肥以及那流光中透着“真诚”的双眸。

   至此,莫离骚终于放下心来。

   主人家都如此诚挚的邀请了,作为客人的莫离骚也就不在扭捏,利落得脱掉脚袜翻身上床,顺手扯过寄鲲鹏刚叠好的被子盖到了自己身上,临了还朝着寄鲲鹏眨了眨眼,说了个“安”。

   寄鲲鹏看着他一系列动作挑了挑眉:“你睡觉不摘头饰?”不硌得慌吗?

   莫离骚便又坐起身来,摸了摸下巴:“我头上发饰并不多,不影响困觉。”

   寄鲲鹏一时哑然,眼神诡异的盯着莫离骚头发上那顶精致的发冠,陷入了沉思。确实…比起他头上的,莫大天才简直朴素的过头了。

 “不过,现在我倒觉得它有些碍事了。”

 “嗯?”寄鲲鹏有点懵。

   下一秒,莫离骚掀开被子挪至床沿:“可以麻烦寄先生帮在下摘掉发冠嘛?它实在有点太重了。”

   寄鲲鹏更懵了,天天戴着你都不嫌重,这会子嫌什么重。莫不是故意的指派他想要他做点事?但这,也太亲密了些。

 “可以吗?”见他不答,莫离骚便又问了一遍,漂亮的眼睛里纯粹的不含一丝杂质,仿佛并不知道自己的要求有多容易让人误会。

   此时他两条大长腿叠在一起弯曲着被环抱在胸前,两只手交握着搭在脚背上怎么看,怎么有种期待的意味在里面,寄鲲鹏不免有些紧张。

   除了王小时候,他曾为其戴过发冠以外还从未与谁如此亲密过…罢了。

   寄鲲鹏抿了抿嘴将纸扇插到腰间,一边将宽大的衣袖挽起一边轻声说:

 “头低下来一点。”

   莫离骚嗯了一声,嘴角露出一抹浅笑,静静的看了他一眼将头垂了下去,下巴搭在膝盖上,甚是安详的闭上了眼。

   冰凉的发冠被一一拆下,白色的发带被解开挂在床头,莫离骚的发丝时不时穿过寄鲲鹏的指缝,柔顺的倾泻而下,如泼墨的水瀑,每一缕都暗藏着诗情画意。

   就好像莫离骚这个人一样,只需要往那一站,红杉白衣,墨发银冠都足以引人注目;无论是青竹为缀还是剑冢作衬,都能平白让人觉出风雅之骨来。

 “可以了,抬起头吧。”寄鲲鹏用手指代替梳子将长过腰肢的墨发稍作打理便往后退了一步。

   莫离骚听话的睁开双眼,抬起头望向寄鲲鹏。入目所见,白皙的肌肤和墨色的长发交织出极致的美感,碧色的瞳孔里似有盈盈一汪清泉,盛满了星子。

   就在寄鲲鹏被眼前的美色晃神之际,莫离骚十分不雅的伸了个懒腰。

   寄鲲鹏:……觉得莫离骚好看又优雅是他瞎了眼!

   深深地吸了口气,寄鲲鹏默默提醒自己不能对莫离骚抱以美好的幻想,否则只会打自己脸。

   眼看着莫大天才手脚并用的爬到枕头那将被子推开打算躺进去,寄鲲鹏握紧了拳头,眉峰微蹙,他仍是笑着,只是脸色看上去有些青:

 “你不脱衣服睡觉吗?”

   这个人平时到底是怎么睡的?发冠不摘衣服也不脱,是随时准备半夜起来练剑抓小偷还是准备和谁打搏击?

   莫离骚柃起被子的东西一顿,迟疑的转过身:“可以吗?会不会太快了。”

   寄鲲鹏无语,抽出别在腰间的纸扇忍无可忍的敲了一下眼前人的头:“现在才这般察觉会不会有些太假了,莫大剑者。”

   心里的想法被拆穿,莫离骚也没半点不好意思,慢悠悠的将外袍脱掉,寄鲲鹏动作自然的接过将其放到一旁的衣架上。

   等回到床边时,莫离骚已经钻进了被窝只剩下一双眼睛看他。

   太乖巧了,寄鲲鹏手指微动,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要摸莫离骚脑门的冲动,最后伸出手隔着被子轻轻拍了拍,语气温柔的像在哄孩子:“乖,睡吧。”

  大龄儿童莫离骚窝在被子里蹭了蹭绵软的枕头,感叹的说了一句:

 “寄先生真的很贤惠。”想娶。

   后面两个字他难得很有眼力见的没说出口,但已经足够让寄鲲鹏拳头硬了。

   他笑眯眯的看着颇为享受且昏昏欲睡的男人,啪的展开纸扇挡住自己半张脸,只留下一双暗藏威胁的双眸:

 “我不介意现在将你丢出门外,让道城众人看看光屁股蛋的莫大天才是怎样的一番美景。”

   莫离骚立马闭上了眼,调整好睡姿,甚至开始打起了小呼噜。开玩笑!他还是要面子的好吗!

   而且他相信寄鲲鹏绝对能做出来这种事情,声誉要紧,光速入睡。

   寄鲲鹏看着一派恬静睡颜的人呆呆的站了会,直到莫离骚的呼吸变得轻缓才挨着床边坐了下来,随即靠在床头闭上了眼。

   就让他偷一点欢愉的时间吧。

   寄鲲鹏没发现,待他陷入半梦半醒的梦境时,床上的人悄悄睁开了眼,看了他很久很久…

   

   醒来的时候,外头天光已经全亮。估摸着俏苍离现在应当正在山洞里擦镜子,寄鲲鹏闭着眼揉了揉眉间,将散离的精神全数收回,再睁眼时已看不出任何情绪。

   床上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莫离骚睡的正香,寄鲲鹏原本想要将人唤醒的功作一顿又撤了回去。

   反正莫离骚醒了以后也是在大堂睡觉还不如让他留在这里算了。

   靠坐着睡觉的后果就是脖子又酸又疼,屁股又麻又僵,寄鲲鹏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仔细整理好着装,这才朝着门外走去。

   到达山洞后,果不其然,俏苍离正在凉凉的擦镜。寄鲲鹏看着十分认真的人,很想开口说:俏如来别擦了,你师尊的镜子都快被你擦掉色了。

   但想到隔墙有耳,他还是把这句话咽回了肚子里。

   听到脚步声,俏苍离·黓龙君头也不抬的说了句“你来了”。

   寄鲲鹏早已习惯他师兄这幅爱搭不理的样子,想到昨日两人讨论的计划,心里有一丝不安涌了上来,幽幽叹了口气:

 “你真的决定这样做了?”

 “我之决策从来不曾更改,倒是你现在有此一问,又是为何?”

   寄鲲鹏皱了皱眉,手指无意识的抚过的扇面:“你并不是他,没必这样强逼着自己靠近他。”

   俏苍离闻言终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头看向始终站在他身后的人:“只有这样,我才能作出最应当的决策…”

 “什么是最应当?抛却情感只剩下绝对的理智吗?即使是神也做不到的事情,你又何必勉强。而且…颢天玄宿不是蠢笨之人,他定会看出个中关窍,万一…”

 “那又如何?”

   这是寄鲲鹏第一次被俏苍离打断说话,两人现下都有些意气用事的意味:

 “你的心乱了,为什么?”

   寄鲲鹏挪了挪脚步,侧过头反驳:

 “没有,你想多了。”

   俏如来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并不急着反驳,时间越久,寄鲲鹏越发觉得自己似乎在他的视线下无所遁形,他有些心慌,却说不上具体为什么。

   直到俏如来默默的吐出一个名字:

 “莫离骚。”

   寄鲲鹏只觉得脑袋被石头砸到一般懵了一瞬,脑海里只余一片空白,他想到还在他床上休息的莫离骚,想到昨晚俏如来跟他说的算计与布局,想到本来打算出门最后还是回到床上一夜未眠的自己。

   有什么碎裂的声音在心底响起,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虚假城墙瞬间崩毁,他再也无法欺骗自己莫离骚只是一个过路人。

   俏如来看他那幅恍惚的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但他还是有些惊讶,毕竟莫离骚那个性格和眼前的人怎么看也不是同一条船上的人。

   转念一想却又能够理解了,跟寄鲲鹏同样的人,诸如默苍离,雁王,难道就能和他相处愉快吗?

   恐怕终其一生都在试探中度过,那未免太累了。而莫离强比起这类人,实在是温和的像天使。

   但失去了绝对理智的智者,太危险了。

 “你在玩命。”他残酷的指出一个不能被无视的事实:

 “师叔,换我问我,你现在是寄鲲鹏,还是欲星移?”

   欲星移当然知道他问这个问题代表了什么,就好像黓龙君与俏如来,择其一所代表的路便不同,寄鲲鹏和欲星移,也是两条路,但他从来,没得选。

 “过几天,我就该做回欲星移了。”

   所以…问题的答案,从来无意义。

 

  下章鱼就掉马ƪ(˘⌣˘)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