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莫拉格·巴尔

10浏览    8参与
某山侧

一些私设的龙祭司

p1阿兹达尔

p2 3 摩洛克伊

p4 5 拉格特

p6奥塔

p7赫诺拉克

—————————

以及最后p8画的私设巴尔

一些私设的龙祭司

p1阿兹达尔

p2 3 摩洛克伊

p4 5 拉格特

p6奥塔

p7赫诺拉克

—————————

以及最后p8画的私设巴尔

丹莫图书馆

莫拉格·巴尔的孽种

[图片]

莫拉格·巴尔奴役。莫拉格·巴尔玷污。

莫拉格·巴尔与不情愿之人生下孩子,并收获不谨慎之人的灵魂。

传说莫拉格·巴尔是第一个吸血鬼的父亲。虽然我们无法详尽描述吸血鬼的种类,但我们可以认为他们都是他的后代。

大多数吸血鬼的血统都可以追溯到同一个遥远的祖先,一个被莫拉格·巴尔玷污的迫不得已的尼德处女。有了她,他催生了一个怪物种族,然后她袭击了游牧民,进一步传播他的腐败。

其他种类的吸血鬼都是与莫拉格·巴尔签订契约、达成交易的结果,他承诺不死与力量,答之以永恒的诅咒。

莫拉格·巴尔播......



莫拉格·巴尔奴役。莫拉格·巴尔玷污。

莫拉格·巴尔与不情愿之人生下孩子,并收获不谨慎之人的灵魂。

传说莫拉格·巴尔是第一个吸血鬼的父亲。虽然我们无法详尽描述吸血鬼的种类,但我们可以认为他们都是他的后代。

大多数吸血鬼的血统都可以追溯到同一个遥远的祖先,一个被莫拉格·巴尔玷污的迫不得已的尼德处女。有了她,他催生了一个怪物种族,然后她袭击了游牧民,进一步传播他的腐败。

其他种类的吸血鬼都是与莫拉格·巴尔签订契约、达成交易的结果,他承诺不死与力量,答之以永恒的诅咒。

莫拉格·巴尔播下混乱和冲突的种子,通过腐蚀一个又一个灵魂传播不和。他的军队众多;他的耐心无限;他的终极目标是支配和奴役一切生物。

 

 

 

The Spawn of Molag Bal

丹莫图书馆,安萨斯·瓦伦莛 译著

 

 @游戏菌 

伊斯坎达尔
画个莫拉格巴尔和克苏鲁(好像有...

画个莫拉格巴尔和克苏鲁(好像有进步?hhh)

画个莫拉格巴尔和克苏鲁(好像有进步?hhh)

丹莫图书馆

血母拉梅·巴尔简传

明生光,暗生影。其后,魔族莫拉格·巴尔旁观阿凯,认为伊德拉过分骄傲于主宰人与精灵之死亡,确实如此。

巴尔,因其领域乃是肆意压迫并俘获凡人之灵魂,便试图挫败阿凯。阿凯知道,无论是人,还是精灵,还是所有野兽,都无法逃脱最终的死亡。伊德拉对其领域毫无疑虑,于是莫拉格·巴尔便突袭奈恩以求战胜死亡。

彼时,泰姆瑞尔尚年轻,充满了危险和神奇的魔法,巴尔化身男子出现,从尼德人那里带走了一名处女——拉梅·贝奥法格(Lamae Beolfag)。野蛮无情的巴尔亵渎其身,少女的尖叫成了那呼啸之风,至今仍回荡在天际的某些蜿蜒的峡湾。巴尔将一滴血洒在她的额头,离开了奈恩,......

明生光,暗生影。其后,魔族莫拉格·巴尔旁观阿凯,认为伊德拉过分骄傲于主宰人与精灵之死亡,确实如此。

巴尔,因其领域乃是肆意压迫并俘获凡人之灵魂,便试图挫败阿凯。阿凯知道,无论是人,还是精灵,还是所有野兽,都无法逃脱最终的死亡。伊德拉对其领域毫无疑虑,于是莫拉格·巴尔便突袭奈恩以求战胜死亡。

彼时,泰姆瑞尔尚年轻,充满了危险和神奇的魔法,巴尔化身男子出现,从尼德人那里带走了一名处女——拉梅·贝奥法格(Lamae Beolfag)。野蛮无情的巴尔亵渎其身,少女的尖叫成了那呼啸之风,至今仍回荡在天际的某些蜿蜒的峡湾。巴尔将一滴血洒在她的额头,离开了奈恩,他已然播撒了他的愤怒。

拉梅受了暴力的侵犯,昏迷不醒。游牧民发现了她,照顾了她。但两周之后,部族的巫女就为拉梅裹上了寿衣,她死了。依照他们的传统,游牧民们点燃篝火献祭躯壳。是夜,拉梅从火葬的柴堆中爬起,燃烧着冲向巫会。她撕裂了女人的喉咙,吞食了孩童的眼睛,残忍地强暴了她们的男人,就如巴尔强暴她一般。

于是,拉梅(以“血母”之名为我等所知)以其丑恶面相诅咒泰姆瑞尔的众生,并由此产生了无数令人憎恶的生物,吸血鬼便从中诞生,最狡猾的夜间之恐怖。不死之灾同样降临于泰姆瑞尔,它残酷地嘲弄了阿凯始于原灵纪元的生死节律,尽管他很悲伤,但阿凯知道一切无法挽回。

 

 

 

Opusculus Lamae Bal ta Mezzamortie

A brief account of Lamae Bal and theRestless Death

拉梅·巴尔·塔·梅扎莫提简传

简述拉梅·巴尔及其不安宁的死亡

书吏玛贝·艾温尼尔 著

格维林大学出版社翻译,第三纪元105年

丹莫图书馆,安萨斯·瓦伦莛 再译

 

 

 


丹莫图书馆

哈曼·炉火传奇

[图片]

你肯定听说过哈曼·炉火(Haman Forgefire)的传说吧?他是诸王的工匠,金属的操纵者,被誉为世界上最伟大的铁匠。领主、乡绅,任何能负担起他高昂价格的人都会来找他定制珍贵的匕首、坚固的盾牌、强大的战锤或是一套精工盔甲。一段时间之后,炉火不得不限制特定时期内接受的委托数量,他不想因为接太多活而导致产品质量的下降。

其他铁匠则称炉火可以与矿石对话,靠眨眼和低语就能让杂质自行分离。大多数人都尊敬他,对他的技艺感到敬畏。然而,也有少数人嫉妒炉火的成就。他们试图散布恶毒的言论,称炉火的锻造工艺只不过是用了魔法的结果——而且还是肮脏的魔族伎俩。这些大言不惭的铁......



你肯定听说过哈曼·炉火(Haman Forgefire)的传说吧?他是诸王的工匠,金属的操纵者,被誉为世界上最伟大的铁匠。领主、乡绅,任何能负担起他高昂价格的人都会来找他定制珍贵的匕首、坚固的盾牌、强大的战锤或是一套精工盔甲。一段时间之后,炉火不得不限制特定时期内接受的委托数量,他不想因为接太多活而导致产品质量的下降。

其他铁匠则称炉火可以与矿石对话,靠眨眼和低语就能让杂质自行分离。大多数人都尊敬他,对他的技艺感到敬畏。然而,也有少数人嫉妒炉火的成就。他们试图散布恶毒的言论,称炉火的锻造工艺只不过是用了魔法的结果——而且还是肮脏的魔族伎俩。这些大言不惭的铁匠之中,闹得最凶要数铸甲师格希尔德·寒心。

寒心大声质疑着炉火及其锻造之法。不管她碰巧在哪家拥挤喧闹的酒馆里喝酒,她都会大惊小怪地嚷嚷,说哈曼·炉火向卑鄙的魔君发誓效忠,好让他能用金属创造奇迹。当然,事实远非如此。炉火只是太过出色。但这并不能阻止寒心抓住每一个机会散播她的谣言。很快,她对炉火的嫉恨几乎完全吞噬了她,并开始影响她的工作。她的作品原本也能令人印象深刻,但随着妒忌心越来越强,产品的质量就不如从前了。

至于炉火呢?他尽力无视那些荒诞的无稽之谈,可随着寒心的谣言越传越广,委托越来越难以获得。哈曼不明白她为何要坚持说着如此虚假可怕的故事。不过,他还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继续工作,有活就接,并祈祷能发生什么事来扭转他不断急转直下的运气。就在那时,哈曼铁匠生涯中最伟大的任务出现在了他家门口。

大英雄“巧舌”科维内尔正在市场上寻找一把新武器。这可不是什么武器都行。必须是一把能与他心爱的宝剑埃杜杰(Eduj)媲美的质量上乘的武器。为了下一趟冒险,科维内尔想要一把手斧。他想让传奇铁匠哈曼·炉火来锻造。哈曼很开心能得到这次机会,对这项挑战更是感到心潮澎湃,于是便着手打造这把他有史以来最令人惊叹的杰作——奥金斧(Okin)。

与此同时,格希尔德·寒心则勃然大怒。她曾请愿由她来锻造“巧舌”科维内尔的新武器。但是,再一次,尽管她尽力最大的努力,人们还是选择了哈曼而不是她。愤怒之下,她做了唯一能想到的事。寒心欣然接受自己此前一直宣扬的关于炉火的虚假故事,只不过,换成了她自己向魔君求助。她向莫拉格·巴尔祈祷。

寒心在自己的铁匠铺里待了五天五夜,祈求莫拉格·巴尔的回应。到了第六天的早上,残酷之主回应了她的召唤。可是,要获得魔君的帮助绝非易事。尤其是莫拉格·巴尔,他向来要价不低。对于格希尔德·寒心来说,她必须用鲜血来支付。“用你亲手锻造的剑杀死那铁匠。”莫拉格·巴尔承诺说,“我会让你比炉火更出名,名气大到你不敢想象。”

哈曼·炉火完成了奥金,这是把卓越的武器。他及时将其交付给科维内尔,恰好赶得上他的下一趟旅行。当哈曼回到他的铁匠铺时,他看到寒心正站在锻炉前,火光映出了他的轮廓。“你在享受那位伟大的诺德英雄的崇拜吗?”寒心问道,“我希望如此。因为这是你此生得到的最后的荣誉。”

寒心转过身,一剑刺进了炉火的心脏。这位锻造大师绊了一跤,跌进了自己熔炉里燃烧的熊熊烈火中。他的身体被火焰烧了三天,仍未烧毁。而在那段时间里,寒心尖叫着,说她无论跑多远都能听到炉火痛苦的哭喊。科维内尔称格希尔德·寒心是那个时代最恶劣的罪犯,并将其带到了风盔城领主面前,以待处决。在那一刻,她确实比哈曼·炉火更出名了。

当寒心的脑袋和脖子分家的时候,炉火和他的铁匠铺,还有其他的一切全都从泰姆瑞尔消失了。直到今天,据说哈曼·炉火仍在追踪着冷港的阴魂,试图向妒忌的叛徒格希尔德·寒心复仇——还有任何妨碍他的人。

 

 

 

Legend of Haman Forgefire

由传说编织者罗加·峭壁转述

丹莫图书馆,安萨斯·瓦伦莛 译著

 

 


丹莫图书馆

吉瓦戴尔的吞噬

每个人都知道吉瓦戴尔(Gil-Var-Dalle)发生了什么。但与此同时,没人能说清楚。

传说莫拉格·巴尔,可怕的魔君踏入了那木精灵之乡——吞噬了它,根据神话中的说法——不管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古代故事中使用隐喻就像军队雇佣士兵一样自然。

如果巴尔怀着邪恶的意图亲自造访了这个位面,我们为什么还能留存下来?关于他的故事让人相信,他是不会因为一个木精灵小镇被夷为平地而罢手的——他不会住手,除非整个泰姆瑞尔都被付之一炬。这只是关于魔君所谓造访的诸多疑问中普普通通的一个。

有些人反驳说,也许有什么东西阻止了他——可能是反对他的魔君,一个圣灵,或者是伊德拉的代理者。但是,证据在哪里呢?......

每个人都知道吉瓦戴尔(Gil-Var-Dalle)发生了什么。但与此同时,没人能说清楚。

传说莫拉格·巴尔,可怕的魔君踏入了那木精灵之乡——吞噬了它,根据神话中的说法——不管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古代故事中使用隐喻就像军队雇佣士兵一样自然。

如果巴尔怀着邪恶的意图亲自造访了这个位面,我们为什么还能留存下来?关于他的故事让人相信,他是不会因为一个木精灵小镇被夷为平地而罢手的——他不会住手,除非整个泰姆瑞尔都被付之一炬。这只是关于魔君所谓造访的诸多疑问中普普通通的一个。

有些人反驳说,也许有什么东西阻止了他——可能是反对他的魔君,一个圣灵,或者是伊德拉的代理者。但是,证据在哪里呢?没有一个法师或历史学家——至少是跟我交谈过的那些——能够为这一讯息引用特定的文本。

许多历史小说都试图将那里发生的事情戏剧化,但这些故事都无法得到证实,除了说一个灾难性的事件袭击了这座小城。也许居民被杀了,也许他们逃跑了。再没有人听过关于那里的任何消息,但众所周知的,一场大火可能是罪魁祸首。对于木精灵的居所来说,我无法想象还有什么比这更可怕的了。

如今,吉瓦戴尔是个饱受诟病的地方,敢于冒险靠近的人并不多。但这并不是因为任何有形的敌人,而是因为懦弱和迷信。

 

 

 

 

The Devouring of Gil-Var-Dalle

法斯特 著

丹莫图书馆,安萨斯·瓦伦莛 译著

 


丹莫图书馆

论冷港的性质

[图片]


这是第八讲:关于冷港的性质。在我看来,在座各位的人数似乎超过了应有的人数,所以请查查你们的账册——如果上面写着《改变阈限的桥》,那说明你们来错房间了。

冷港是由莫拉格·巴尔统治的湮灭国度,他是代表残暴、奴役、吸血鬼和其他各种可憎行为的魔君。因此,这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地方。对这个位面的描述各不相同——这种情况在任何关于湮灭的研究中都很常见——但所有的描述都一致认为,冷港是一个阴暗、寒冷、几乎没有生命的地方,弥漫着恐惧的阴霾,在那里,迷失的灵魂永远受着折磨。

这就强调了我在之前的讲座中提出的观点,即湮灭的位面是由混沌的物质构成的,其形态和特征反映出其统治者的本性。...




这是第八讲:关于冷港的性质。在我看来,在座各位的人数似乎超过了应有的人数,所以请查查你们的账册——如果上面写着《改变阈限的桥》,那说明你们来错房间了。

冷港是由莫拉格·巴尔统治的湮灭国度,他是代表残暴、奴役、吸血鬼和其他各种可憎行为的魔君。因此,这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地方。对这个位面的描述各不相同——这种情况在任何关于湮灭的研究中都很常见——但所有的描述都一致认为,冷港是一个阴暗、寒冷、几乎没有生命的地方,弥漫着恐惧的阴霾,在那里,迷失的灵魂永远受着折磨。

这就强调了我在之前的讲座中提出的观点,即湮灭的位面是由混沌的物质构成的,其形态和特征反映出其统治者的本性。因此,冷港已被塑造为能够体现强大的莫拉格·巴尔宗旨的样子。

那么这些宗旨是什么?碰巧,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有些权威,因为我最近得到了已故的斯坦德尔教团枢机卿贝尔福特(Belforte)的藏书和文件。枢机卿一生致力于清除泰姆瑞尔所有类型的魔族信徒。而对于莫拉格·巴尔的崇拜者,他更是严加迫害,在他那个时代,他有过许多令他们厌恶的小册子和专题论文。

对这些资料的研究表明,莫拉格·巴尔高于一切的欲望是对人类灵魂的奴役。为此,信徒们用尽了各种令人极不愉快的手段,最终目的是将灵魂从前往阴世的旅程中转移至冷港位面,以进行监禁和奴役。在到达莫拉格·巴尔的国度之后,灵魂会将湮灭中的一些松散构造物吸引至自身,形成一种貌似有生命的肉身。这些被称为“无魂者(soul-shriven)” 的悲哀的奴隶在痛苦中劳作着,为了他们的主人——奴隶主莫拉格·巴尔的荣耀和娱乐。

我分享的这些狂热崇拜的秘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披露,所以你可以……大厅里这乱糟糟的吵闹声是怎么回事?对着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我要如何说教?我没法在这种情形下工作。

 

 

 

On the Nature of Coldharbour

埃林希尔的弗拉斯托斯(Phrastus of Elinhir) 著

丹莫图书馆,安萨斯·瓦伦莛 译著

 


丹莫图书馆

欧普斯库鲁斯·拉梅·巴尔·塔·梅扎莫提

[图片]

当光线变得明亮,黑暗变得朦胧时,莫拉格·巴尔注视着阿尔凯,无不觉得这位神灵操控着人和精灵的生死并安抚着它们的灵魂,这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

巴尔掌控的范围包括肆意地压迫和诱捕芸芸众生的灵魂,他试图阻挠阿尔凯,因为他知道无论是人类、精灵或者兽人,奈恩星上的众生谁也无法逃避死亡。这位神灵清楚他的能力,所以莫拉格·巴尔开始策划着要如何完美地毁灭奈恩。

在泰姆瑞尔还很年轻的时候,充满了危险和魔幻色彩。巴尔化身一名男子,夺取了一名尼德少女拉梅·毕奥菲的贞操。以野蛮和无情的方式,巴尔亵渎了她的身体,她的尖叫变成了尖锐的风,至今仍然萦绕于天际的一些海湾......



当光线变得明亮,黑暗变得朦胧时,莫拉格·巴尔注视着阿尔凯,无不觉得这位神灵操控着人和精灵的生死并安抚着它们的灵魂,这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

巴尔掌控的范围包括肆意地压迫和诱捕芸芸众生的灵魂,他试图阻挠阿尔凯,因为他知道无论是人类、精灵或者兽人,奈恩星上的众生谁也无法逃避死亡。这位神灵清楚他的能力,所以莫拉格·巴尔开始策划着要如何完美地毁灭奈恩。

在泰姆瑞尔还很年轻的时候,充满了危险和魔幻色彩。巴尔化身一名男子,夺取了一名尼德少女拉梅·毕奥菲的贞操。以野蛮和无情的方式,巴尔亵渎了她的身体,她的尖叫变成了尖锐的风,至今仍然萦绕于天际的一些海湾中。在她的眉毛上留下了斑斑血迹后,巴尔在撒播完愤怒的种子,之后,就离开了奈恩。

她受到亵渎后昏迷,拉梅被牧民发现,并给予她悉心的照料。但是两周之后,拉梅还是死了,牧民之中的女算命师给她盖上了棺椁。随后牧民们用他们的传统方式给她建造了一个篝火祭台。就在当晚,拉梅却从她的火葬仪式中径直站了起来,并且开始攻击女巫的集会,她的身体燃烧着。她割开了妇女的喉咙,吃掉孩童的眼珠,并且以巴尔羞辱她一样的方式来报复他们的男人。

因此,拉梅(被我们视为血妇),泰姆瑞尔的人民诅咒她那邪恶的外表,她孕育了许多邪恶的生命,其中就有吸血鬼,他们在夜间最为危险。它们蹂躏着泰姆瑞尔那些幸存的人们,残酷地嘲笑着阿尔凯关于生命和死亡的旋律,阿尔凯知道,所有的这些悲伤是永远都无法磨灭的。

 

 

 

欧普斯库鲁斯·拉梅·巴尔·塔·梅扎莫提

(关于拉梅·巴尔及其无法安宁的死亡的简述)

书记员,马贝·安雯尼尔,格维林大学出版社

译于第三纪元105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