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莱雅

681浏览    9参与
不列颠咕咕侠
星战日要是不产点我船我就会感觉...

星战日要是不产点我船我就会感觉很愧疚

虽然国内已经过十二点了,可是世界上还有别的国家在5.4!

星战日要是不产点我船我就会感觉很愧疚

虽然国内已经过十二点了,可是世界上还有别的国家在5.4!

—03—ANSHAFIWAN

绝地和西斯千年的比拼当然是面面俱到的

绝地和西斯千年的比拼当然是面面俱到的

sherry君

【存】秀莱

*首发贴吧,用的小号(不是盗文......
*结局两种意思,一是和莱雅相似的人,二是莱雅实际躲过了暗杀,却无法逃避国家命运,所以抛弃了公主身份,当了个平民(虽然写的时候没有想到第二个可能性)
--------------------
  【曾以为自己并没有无用的爱情…】
  
  当看到新闻的那一刻,浅野学秀突然意识到了,他爱她。
  
  三年前,身为椚丘中学学生代表的浅野与当时身为公主的莱雅相遇了。之后的事嘛,就是出逃,绑架,营救,保护,约定,辩论,告别。是的,短短几天他们就分别了。虽说互留了电子邮箱,分别之后其实也没有过任何往来。
  
  接下来的高中三年,对浅野来说,可以算是充实。有了赤羽业这个对手,...

*首发贴吧,用的小号(不是盗文......
*结局两种意思,一是和莱雅相似的人,二是莱雅实际躲过了暗杀,却无法逃避国家命运,所以抛弃了公主身份,当了个平民(虽然写的时候没有想到第二个可能性)
--------------------
  【曾以为自己并没有无用的爱情…】
  
  当看到新闻的那一刻,浅野学秀突然意识到了,他爱她。
  
  三年前,身为椚丘中学学生代表的浅野与当时身为公主的莱雅相遇了。之后的事嘛,就是出逃,绑架,营救,保护,约定,辩论,告别。是的,短短几天他们就分别了。虽说互留了电子邮箱,分别之后其实也没有过任何往来。
  
  接下来的高中三年,对浅野来说,可以算是充实。有了赤羽业这个对手,每次的考试都是充满了挑战,不仅如此,学院祭,运动会之类的各种活动也让浅野整天忙忙碌碌的。当然,空闲之余,他也会处理粉丝们的一堆来信,虽说每次都只是扔掉而已。
  
  受那个“超破坏生物”的影响,浅野的家庭氛围也比国中时好了很多。一脸严肃的父亲有时也会对他露出慈祥的笑容,甚至还会发生一家三口在饭后一起有说有笑的聊天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啊,对了,浅野和曾经E班那些学生的关系也圆滑了很多,大概是因为每次向赤羽打听他们口中“杀老师”时,其他人也会过来一起解答的吧,久而久之,也成了类似朋友的关系。
  
  高中三年大致就是这样,平淡而幸福。
  
  这天,是他拿到MIT录取通知书的一天。并没有表现的很激动,浅野同往常一样看着电视新闻……
  
  “据XX台记者报导,诺尔高王国公主莱雅·挪格在发表和平演讲时被暗杀,下面有请……”
  
  莱雅,这个本以为已经忘记了的名字,此时此刻,在浅野脑中不断浮现,往事喷涌而出。
  
  【下次相会的时候都有所成长吧,一起取得莫大而正确的成就。】
  
  “明明这么约定好了……”
  
  浅野自言自语道。
  
  恋爱,这是浅野从未想过的事情,以学业为重的他一直都觉得爱情这种东西只是个累赘。然而,现在他才发现,正因为拥有,才没有察觉。即使自己不想承认,但内心还是诚实的。他现在清楚的知道了,他爱莱雅。可惜,明白这点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和莱雅已是天人永隔。
  
  浏览手机…那个没有使用过的电子邮箱再也不会打开,浅野笑了,一个对自己嘲讽的笑。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一旦错过就再也无法挽回。
  
  回想从前,浅野努力做到最好的理由只是为了向父亲证明自己的实力。不知何时起,浅野发现自己有了高于这理由的动力。现在,他终于明白了,这份感情就是他奋斗的源泉。情圝欲战胜了理智吗?浅野淡淡的一笑。
  
  “还是看些书冷静冷静吧……”
  
  这么喃喃到的浅野走到了自己的书桌前。又是一个极大的震撼呢……书桌最显眼的地方,是与莱雅分别前收到的帽子。曾经每天拿起来看看,清理上面少许灰尘,是浅野最安心的时间。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莱雅已经融入了浅野的生活中。
  
  “啪------!”
  
  这是什么?水?不,浅野明白,这竟然是……眼泪。自从懂事起,浅野就没有流过泪,身为强者的自尊不允许他流下名为懦弱的眼泪。
  
  “为什么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明明想要抑制住自己感情……为什么会不受控制……”
  
  第一次,浅野放声的哭泣,连同多年压抑的感情一齐释放了。已经无法强装笑容了的浅野,将自己对莱雅的爱全部融入到了眼泪中。
  
  【啊,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学业也好,未来也好,没有了她还有什么意义呢。但是,故人已逝,像现在这样沉溺于悲伤之中,真是可笑而又愚蠢啊。】
  
  浅野这么想到。
  
  “哼!”浅野的嘴角微微上扬。他将莱雅有关的一切东西都收拾了起来,放置在最不起眼的抽屉里。
  
  “再见了,莱雅!”
  
  此时说着这话的浅野显得格外轻松。在转完了最后一道锁后,浅野对莱雅的感情连同莱雅赠予的物品一起永远地静静地沉睡了。
  
  第二天,如往常一样,浅野的生活依旧在继续,谁也不知道,那一晚发生了什么,更没有人知道浅野做了对他来说多大的决定。
  
  一晃就到了开学典礼,成绩最优秀的浅野作为学生代表上台发表入学感言。早就习惯这种演讲的他,开始打量起在座的全体同学。猛然间,浅野发现在一个角落间坐着最熟悉而又最陌生的身影。
  
  金发碧眼……

雲緋gring

【暗殺】一些多年後的故事(BG)-再見,再見-第五十五話

第五十五話

 

「麻煩將這份餐點收下去。」

榊原連看著現在已定居美國的朋友依舊流利著說著道地的日本語,不禁有種違和感。

「蓮?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覺得我們真的很久不見了。」

榊原雖然現在是日本首屈一指的財團領導者,對自己的實力有一定的自信,也累積相當的自尊,但面對這個站在世界頂尖的這位朋友還是自漸形穢。他們論經營者的實力有太大差距,要不是榊原知道和這個人這次見面是純粹是私人身分,不然肯定會擔心自家公司而坐立難安。

「上次面對面見面是在五年前吧。所以蓮你現在家裡怎麼樣?」

「老樣子。我們維持一定的安定就行了。」

「我還擔心你的婚姻會再出現流血衝突,就像你大學的那...

第五十五話

 

「麻煩將這份餐點收下去。」

榊原連看著現在已定居美國的朋友依舊流利著說著道地的日本語,不禁有種違和感。

「蓮?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覺得我們真的很久不見了。」

榊原雖然現在是日本首屈一指的財團領導者,對自己的實力有一定的自信,也累積相當的自尊,但面對這個站在世界頂尖的這位朋友還是自漸形穢。他們論經營者的實力有太大差距,要不是榊原知道和這個人這次見面是純粹是私人身分,不然肯定會擔心自家公司而坐立難安。

「上次面對面見面是在五年前吧。所以蓮你現在家裡怎麼樣?」

「老樣子。我們維持一定的安定就行了。」

「我還擔心你的婚姻會再出現流血衝突,就像你大學的那幾段戀情一樣。」

「怎麼會。畢竟我們都有共識不干涉彼此。」榊原苦笑。「那萊雅公主過得怎麼樣?」

「別那樣叫她,她早就不是公主。」

「我還是不習慣啊!我到現在還忘不了你們的世紀婚禮。」

 

那是在兩人都還就讀椚丘高中部的事,榊原發現在萊雅公主在椚丘短暫的交換留學後依舊和自己的友人,亦即淺野學秀聯洛著。

當榊原還用陶侃的語氣對學秀說「你在談遠距離戀愛?真是風雅呢…」。

豈料學秀聽到這句話,他一往冷靜得不像同齡人的臉竟然出現一絲慌亂。

「怎麼可能?我們只是在對國際政治和經濟局勢作意見交流。」學秀強硬的這麼說,反倒讓榊原確信自己猜想正確。

---他和對方有自覺到這件事嗎?還是現在他們還在曖昧?真沒想到這個完美得高不可攀的淺野學秀竟然會談遠距離戀愛,而且對方還是在地球另一邊的公主殿下?

榊原不禁暗笑,他和自己一樣受到女性歡迎,甚至他比自己更受女性歡迎,如果想要女人要多少有多少。不過他卻堅持要一個遠在天邊、觸及不到的女人?

真是沒想到淺野學秀有這麼純情的一面。

 

時光飛逝,他們曾經的「椚丘五英傑」在人生道路上失去交集,如今他們五人就只有榊原和學秀依舊保持聯絡。榊原也在各個階段換了一個又一個女人,但學秀卻始終和萊雅維持關係。

榊原知道他們都在美國念大學,但各自的大學距離並不近,所以榊原還以為他們會在哪一天結束的,沒想到還是收到他們的婚禮邀請函。

 

「那蓮你的孩子怎麼樣了?」

「調皮搗蛋又不讀書,讓老婆開除了好幾個家教,後來讓他們去念『暗殺教室』才懂事起來。對了,那個『暗殺教室』的經營者好像是那個E班的?就是最近新聞都在報的…」

「聽說日本現在局勢不穩。」學秀轉換了話題。

「是啊,那個E班又成了英雄呢。那個班級的事我還有些印象,他們不是打敗我們好幾次嗎?我記得那個班有個幸村還中村的女生和萊雅公主是大學朋友吧?更別說那個讓人忘不掉的人赤羽…」

「是嗎?我不記得了。」

---你怎麼可能會不記得啊…榊原在心中不禁吐嘈,但他還是不揭穿他的友人。

「那個赤羽業最近盯上我家公司。」榊原嘆了一口氣。「要不是剛好有這件事讓他抽不開身,不然我實在太危險了。那個人從學生時代就太難對付了,如今又完美結束這個事件,他的評價肯定還會再上升。」

「我對日本的小官沒有興趣。」

「他官位可不小啊,而且他肯定很快就會出人頭地。」

「誰知道呢…」學秀冷笑。

 

「那你的小孩有在談戀愛嗎?」

學秀如此突兀的發言,讓榊原不禁愣了一會兒才回答。「我沒去管這個,不過我想我老婆有教他們有做好避孕吧…應該吧…」

「我的兒子最近好像戀愛了。」

「這很正常啊。」

「但不是和學校同學,而是網路交友啊!」

榊原聽了噴了一口茶。「唉呀,那不是和你當年一樣?你當年不也是玩網戀?」

「怎麼會一樣?」

看到平常精明的學秀竟成了傻爸爸,榊原不禁大笑。

「真不愧是父子。話又說回來了,你要查出你兒子在和誰家女兒談戀愛不是易如反掌嗎?」

「說到這我就奇怪了。我只能查出對方在東京的事,看來對方家庭在隱私這方面很出色。」

「那樣對方家庭應該有相當地位呢,這下你就不用害怕門不當戶不對的事。」

「我又不是在擔心那個…」

 

---不是在擔心那個啊。還真不愧是你啊。

榊原不禁又陷入自己的思緒裡。

學秀和萊雅在讀美國大學時,甚至畢業後的一段時間,兩人一直都是偷偷交往。

榊原明白學秀之所以年紀輕輕就能在世界立足,不全然是他的實力,更是基於他的自尊心。萊雅是白種人又是王室公主,學秀無法忍受被外界說是配不上萊雅的男人,更無法忍受被當成靠萊雅上位的男人,所以他才保密此事並如此拚命朝頂點邁進,榊原無法想像在過程中學秀付出過多少努力和代價。而在學秀的努力下,萊雅也放棄王儲身分,選擇做為平民和學秀結婚。

這椿跨越重重障礙的世紀之婚禮,榊原記得當時還有媒體疑似拍到外星人的影像,不過榊原心想就算真有外星人參加他的婚禮也不足為奇。

相較我…榊原苦笑。我過了年少輕狂的年紀,也有談過如喜愛的文學作品一樣轟轟烈烈的戀情,卻還是不敢和家人對抗而和家裡安排的對象結婚,婚後和對方生了幾個孩子後便過了假面夫妻的生活,各玩各的互不干涉。

果然啊…我永遠比不上你。

榊原很清楚就算一切能重來,也永遠不可能像學秀那樣。

 

「對了,你併購談得怎麼樣?」榊原主動轉移話題。

「是你先說不要談公司的事的…一切早塵埃落定,畢竟對方都跑來美國和我談好條件。」

「我們和那個班還真是有緣呢。」

「這只是商業考量罷了。」

突然一聲電話響起。學秀說聲抱歉後看向手機。

「那個老頭現在竟然在我家!」學秀不禁罵了一聲。

「老頭?你說你爸?他去看媳婦孫子也沒什麼吧。」

「問題是他怎麼趁我離開美國的時候去我家啊?他又不是不知道我老婆剛忙完聯合國和紅十字會的事,他是存心找我老婆和我麻煩嗎?哼…老頭退休後帶著媽環遊世界,沒想到他還是寶刀未老想來支配我啊…」

「他或許只是想含飴弄孫?」榊原有些愣住,原來他們父子還是這種關係。

「絕對不可能!」

原來對完美超人學秀來說,父親還是一個難以跨越的障礙啊。

榊原明白這一點後鬆了一口氣。

 









----------------------------------

我終於寫到學秀的事了,好開心~~~

我仔細想想五英傑,感覺只有學秀和榊原真的是好朋友,其他人大概畢業後就會散了吧。

其實我很喜歡學秀和萊雅的CP,感覺超蘇XD可惜戲份就只有在外傳小說裡。

至於學秀兒子在和誰家女兒談網戀…大家會知道的XDDDDDD

_九不知_

【蛋糕物语/莱雅】璀璨冠冕

璀璨冠冕
蛋糕物语 莱蒙x雅克

圣诞夜的雪从清晨就悄悄落下,到了晚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身披银色外袍的小镇在灯火的辉映下格外宁静而温馨。
“结果——店长还是没有回来啊……”放下休息的招牌,雅克在壁炉前缩成一团,圣诞树上挂满了装饰,壁炉上的圣诞袜也塞满了糖果,火也烧的很暖和,但是……
啊啊啊,雅克挠了挠头,几乎想要学嘟嘟滚来滚去。
店长跟威廉去约会。
小恶魔去了镇上的蛋糕晚会。
帕帕雅回孤儿院送礼物。
大叔扮成圣诞公公与帕帕雅一起。
三个东方人不过圣诞节。
呜,难得的节日,居然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店里看家,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不对……应该还有一个人在店里。雅克闭上眼睛闻了闻,空气中淡淡的香气,是熟悉的金竖琴黄油。
所以...

璀璨冠冕
蛋糕物语 莱蒙x雅克

圣诞夜的雪从清晨就悄悄落下,到了晚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身披银色外袍的小镇在灯火的辉映下格外宁静而温馨。
“结果——店长还是没有回来啊……”放下休息的招牌,雅克在壁炉前缩成一团,圣诞树上挂满了装饰,壁炉上的圣诞袜也塞满了糖果,火也烧的很暖和,但是……
啊啊啊,雅克挠了挠头,几乎想要学嘟嘟滚来滚去。
店长跟威廉去约会。
小恶魔去了镇上的蛋糕晚会。
帕帕雅回孤儿院送礼物。
大叔扮成圣诞公公与帕帕雅一起。
三个东方人不过圣诞节。
呜,难得的节日,居然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店里看家,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不对……应该还有一个人在店里。雅克闭上眼睛闻了闻,空气中淡淡的香气,是熟悉的金竖琴黄油。
所以某个华丽强迫症哥哥还在孜孜不倦地钻研蛋糕,在这个全世界应该一起欢度的节日。
“啊啊啊啊——”雅克略烦躁地走来走去,当然不敢大声叫否则打扰到了莱蒙后果真是特别可怕,也许会被罚刷三天马桶。
早知道就跟银白之翼一起出海了啊!雅克怨念,完全忽略了如果上了船,某两位大人在这种特别的日子十有八九会把他丢回蛋糕店的可能性。
想一想都觉得特别凄惨。
“笨蛋雅克,笨蛋雅克——”嘟嘟颇为开心地看着主人在房间里垂头丧气的样子,蠢萌正太欢乐多。
顺便熟练地把吃完的瓜子皮丢到雅克的脑袋上。
“可恶!嘟嘟你站住——”

厨房里,莱蒙正在思考接下来要进行的步骤,听到外面隐隐约约追逐的脚步和翅膀声,不禁摇头无奈地笑了笑。
作为一名优秀的蛋糕师,莱蒙一直想在现有的基础上对宫廷系蛋糕进行再次的创新与修饰,于是最近都呆在厨房练习。
这么看来,最近确实没有太关心雅克啊,少了哥哥的爱与关怀,中二少年的智商似乎又下滑了不少。
“砰——!!!”一声巨响,什么重物砸在地上的声音,伴随着弟弟的惨叫。
莱蒙愣了一下迅速起身开门,去客厅查看出了什么情况。

雅克躺在地上,身上缠满了装饰用的彩球和挂饰,看到莱蒙出来愣了一下:“……hi”
莱蒙冷静地推了一下眼睛,评价:“这颗圣诞树的造型很是别致。”
就是有点蠢。
嘟嘟仍旧欢乐地飞在空中,开心地叫着“笨蛋雅克,笨蛋雅克——”
“……莱蒙,帮我起来,”雅克恶狠狠地盯着嘟嘟;“我们今晚吃烤小鸟。”
莱蒙把他扶起来,一边解开纠缠起来的线一边回答:“嗯,可以,要刷蜂蜜还是番茄酱。”
嘟嘟突然觉得尾巴一凉。
为什么蓝发哥哥总是这么吓人。
店长救我。

“嘶,”雅克抬手一看,手肘有点青。
莱蒙正帮他整理头发,看了一眼他的手臂。
又看了一眼嘟嘟。
鹦鹉迅速飞走。
“走吧,去上药。”莱蒙拉起他。
“不用啦,”雅克道,“就是撞了一下么。”
莱蒙挑眉:“不去?”
雅克:“……好吧,去。”

灯光将床头的角落照的温暖明亮,雅克看着给自己上药的人,突然扭开脸,看向外面越下越大的夜雪。
“我突然想到小时候,”他说,“在城堡里的那段日子。”
莱蒙仍旧低着头处理伤口,也不答话。
“那时候上课,我也总搞得乱七八糟,有时候受伤,你就……咳。”
怎么突然有点难为情。
“嗯。”莱蒙抬起头,眼底一片温柔。“我记得。”他托起雅克的右手放到嘴边:“哥哥说……亲一下就好了。”
有温热柔软的的触感落在手上。
现在也是一样。
十年过去,感谢上帝……陪在身边的人仍旧是你。
“我想到璀璨冠冕要怎么做了,”莱蒙微笑,隔着刘海亲吻少年的眼睛,“感谢你给我灵感,我的爱。”
“什么!你说,你说什么我的……!!!”金发少年还来不及害羞,剩下的话便消失在亲吻之中。
莱蒙亲吻着怀中的少年,内心是如同夜雪一般的澄静。
我忠于我的内心。
我忠于我的骄傲。
我忠于对你的爱。

你是我的璀璨冠冕。

END.
(所以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弟…(不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