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莲巳敬人

52.4万浏览    5234参与
靳一川。

【阿多飒】车站 试读

思维极度混乱时诞生的灵感碎片,仅供试读。阿拉伯旅人阿多×大正风列车员神崎。鬼龙红郎/莲巳敬人是否有cp向暂未确定;世界观、背景、其他人物设定亦未细化。

如果条件允许会继续往下写。


“神崎,快要到站了,你该去做准备了。记住一点,不要放名单上没有的人上车。”

“我知道了,莲巳殿下。”

“你还好吧?不要紧张,万事开头难,后面就简单很多了。”

“鬼龙殿下,我的衣服没有乱吧?刀……要、要不要摘下来?”

“哈哈哈,都很好,一切都很完美,维持现状就很好。试一下深呼吸,神崎。只是按照名单到月台上接待即将上车的旅客而已,你可以的。”

莲巳敬人和鬼龙红郎目送神崎飒马走向车厢的连接...

思维极度混乱时诞生的灵感碎片,仅供试读。阿拉伯旅人阿多×大正风列车员神崎。鬼龙红郎/莲巳敬人是否有cp向暂未确定;世界观、背景、其他人物设定亦未细化。

如果条件允许会继续往下写。



“神崎,快要到站了,你该去做准备了。记住一点,不要放名单上没有的人上车。”

“我知道了,莲巳殿下。”

“你还好吧?不要紧张,万事开头难,后面就简单很多了。”

“鬼龙殿下,我的衣服没有乱吧?刀……要、要不要摘下来?”

“哈哈哈,都很好,一切都很完美,维持现状就很好。试一下深呼吸,神崎。只是按照名单到月台上接待即将上车的旅客而已,你可以的。”

莲巳敬人和鬼龙红郎目送神崎飒马走向车厢的连接处。一直到他消失在门口,红发男人依然紧紧地盯着那扇门,像是要把门板盯出一个洞。这立刻招来了搭档毫不留情的吐槽。

“明明刚刚还在劝别人,鬼龙,你现在看起来比他还紧张。”

“不,莲巳,”鬼龙红郎把夹在腰间的列车员帽子扣到脑袋上戴好,“我只是有一种直觉……接下来一定会发生诡异的事。”

莲巳敬人的语气很快失去了调侃的意味:“你不是在危言耸听吧?”

鬼龙红郎没有回应,他转身往餐车去了。列车结束停靠以后就要开始午餐供应,他要赶紧去看看厨师们准备到什么程度了。莲巳敬人没等到回复,不过他也只是简单的决定待会儿再思考这件事。还有五分钟就要到站了,作为列车长,他要去驾驶室核对时间表,其他的事情最好还是等出站后再议——不过事情总不遂他的愿。


神崎顺利接到了名单上最后一个客人,紧跟着便让他们往里面走,自己好转头去关闭列车门。这时,他猛地发现月台上竟然还有一个人。来人身材高大,脚踩一双黑面金边的短靴,全身裹在阿拉伯样式的袍子里,只不过衣裤都因为沙尘的缘故显得脏兮兮的;脖子上系着一条非常宽的纯白色围巾,其中较长的一端在他身后随风飘扬,奇怪的是,围巾相比起衣服要显得特别干净;他是背光站着的,多半张脸都隐没在兜帽下,更叫人看不出他的样貌。

为什么站台上……还有一个人?好像还有淡淡的血腥味……

年轻的列车员紧紧地盯着他,右手搭在武士刀上,脑子里又响起莲巳敬人的嘱咐:不要放名单上没有的人上车。神崎飒马一向是很尊敬列车长莲巳前辈的,他和鬼龙前辈都对自己照拂有加,他说过的话神崎也都像圣旨一样照办。可是……

对方似乎也在观察神崎飒马,特别是他腰间的武士刀。两人就这样站在原地僵持了片刻,这位不速之客稍微扬起脸来,将兜帽稍作调整,露出一双纯净到骇人的琥珀色眼睛,还有沾在脸上的血迹。他那微微下垂的眼角看起来毫无攻击性,眸子有如至纯的蜜蜡般透彻,但是没有任何情绪的眉眼却让列车员无端想到了荒野里伺机而动的狼——神崎的目光就这样措不及防地撞进了他的眼睛里。什么人才会有一双这样的眼睛呢?

还有他脸上的血……他是受伤了吗?那些铁锈一样的血的味道大概就来源于他身上吧?


这个穿着打扮非常奇怪的人终于开口了。他先是发出了几个音节,不过看到神崎一直迷茫的看着他,他到底迟疑了一下,这才开始使用英语。

“我可以上车吗?我想要一些药品。”他的声音很有特点,偏低,却意外的很温暖,英语也非常流利。

因为英语并不熟练,所以神崎反应了一下他想说什么。对方以为神崎听不懂英语,忙说自己还会一些日语,随后便磕磕绊绊地重复起刚刚的话。神崎很快就理解他想要表达的意思了——他想上车,还想要一些药。但他脚却跟粘在地上一样,嘴也被冻住了似的,既不挪开,也没有和他对话,像是一块冰雕。

虽然莲巳敬人嘱咐过他,但是神崎不得不承认,他想让这个人上车。神崎从未觉得抑制自己的本性是这样痛苦,因为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敬爱的前辈与自己想法相左。对方见神崎没有动弹,伸手想要比划些什么,可他好像是不小心扯到了伤口,那张平静的面孔上显露出困扰和隐忍的情绪,空气里的血腥味也更浓郁了。神崎飒马脑子里的天人交战还在继续,不过他已经——

列车内的乘务员内部通信适时的响了起来,然后第一次接待客人的列车员才像是逐渐活了过来似的。他看着那双令人心悸的纯净的眼睛,终究还是遵从本能与善良,把这个根本不存在旅客名单里、甚至疑似受了伤的人拉上了车。

licorice

呃啊啊啊啊摸死我了啊啊

终于可以打cptag了啊啊啊

呃啊啊啊啊摸死我了啊啊

终于可以打cptag了啊啊啊

雨落清心

摸了一堆敬人。附一个deadmans小飒【?】

摸了一堆敬人。附一个deadmans小飒【?】

曜 KK
一起给鬼龙准备新衣装 (hek...

一起给鬼龙准备新衣装

(hekk快出新五星

一起给鬼龙准备新衣装

(hekk快出新五星

又菜又爱玩

『悠久の鬼◆スカーレットハロウィン』:

  • [鮮血の月]蓮巳 敬人

  • [月の血潮]神崎 颯馬


同日にあるESのイベントと事務所主催のライブで出演を迷う『紅月』。一方、颯馬も夢ノ咲学院の【ハロウィンパーティ】を控えており…


在同一天的ES的活动和事务所主办的LIVE中,《红月》犹豫着要出演。另一方面,飒马也即将迎来梦之咲学院的万圣节派对……


『悠久の鬼◆スカーレットハロウィン』:

  • [鮮血の月]蓮巳 敬人

  • [月の血潮]神崎 颯馬


同日にあるESのイベントと事務所主催のライブで出演を迷う『紅月』。一方、颯馬も夢ノ咲学院の【ハロウィンパーティ】を控えており…


在同一天的ES的活动和事务所主办的LIVE中,《红月》犹豫着要出演。另一方面,飒马也即将迎来梦之咲学院的万圣节派对……


桃源人

【飒敬】《矛盾》

*时间线在红月SS预选赛后,存在捏造情节

*我流飒敬,大概是已交往前提,OOC!OOC!有部分杏描写注意避雷!


冲绳战结束后,ES的偶像都选择搭乘飞机回去,而红月为了照顾晕交通工具的鬼龙红郎,遂和来时一样、坐船回去。

所以现在,莲巳敬人能像这样站在甲板上,静静地眺望着夜空。

东海夜景,前往冲绳岛的时候已经领略过好几次,但或许是心境发生了变化,相似的风景却叫莲巳敬人看得入迷。海风拂过头皮、湿润柔软,携着些许咸腥的气息,就连舌尖也好像沾上海水似的,微微发涩。涛声起伏,同甲板摇晃的频率逐渐合二为一,船儿化作海上的摇篮,天空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月光零落在船舷上,银色光泽顿生清冷...

*时间线在红月SS预选赛后,存在捏造情节

*我流飒敬,大概是已交往前提,OOC!OOC!有部分杏描写注意避雷!

 

冲绳战结束后,ES的偶像都选择搭乘飞机回去,而红月为了照顾晕交通工具的鬼龙红郎,遂和来时一样、坐船回去。

所以现在,莲巳敬人能像这样站在甲板上,静静地眺望着夜空。

东海夜景,前往冲绳岛的时候已经领略过好几次,但或许是心境发生了变化,相似的风景却叫莲巳敬人看得入迷。海风拂过头皮、湿润柔软,携着些许咸腥的气息,就连舌尖也好像沾上海水似的,微微发涩。涛声起伏,同甲板摇晃的频率逐渐合二为一,船儿化作海上的摇篮,天空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月光零落在船舷上,银色光泽顿生清冷之感;抬抬胳膊,掌心似能感知到星星散发的热量,掬起一抹暖意,又为云彩悄悄带走。

SS预选赛中,迫于指令限制,莲巳敬人无法同往常那样率领红月,鬼龙红郎又因晕船状态不佳,一切重担落到了神崎飒马身上。后辈投来求救般的眼神,他还记得清清楚楚。细长的眉毛耷拉下来,流露出可怜兮兮的目光,惹得莲巳敬人几乎要忘了指令去使唤神崎飒马了。因为指令的缘故,莲巳敬人才发觉自己比想象中依赖神崎飒马。神崎飒马在自己面前表现得太过乖巧驯良,他总能达成自己的期望,终是习惯成自然、下意识地命令他做这做那。可实际上,脱离了莲巳敬人指挥的神崎飒马,同非但没有停滞不前,反倒大放异彩、让两位同伴大吃一惊。本次多亏了神崎飒马,红月在预选赛中顺利取胜,而两人的立场也对调过来,按照神崎飒马的想法暗中辅助他,倒是个难得的体验。或许自己以往的做法在不知不觉间挤压了那孩子的发展空间也说不定。莲巳敬人思忖道。不消说,他相信神崎飒马的能力,只不过两人都习惯了那样的相处模式,想走在前面为他领路的同时,也妨害了他独当一面的成长进程。得改改自己对他过保护的坏习惯、多给他一些挑战的机会才是。

莲巳敬人叹了口气,转过身,一对紫眸在夜空下幽幽地映着月光。

“啊啊啊啊啊!!!!”

两人不约而同地叫起来。莲巳敬人腿一软,差点跌坐在甲板上,好在神崎飒马反应够快,一把将莲巳敬人捞了起来。

“你这家伙!不要一声不吭地站在我背后啊!”

“啊啊啊对不起莲巳殿下!在下看殿下很专注的模样,不好出声打扰所以才……”

惊吓过后卷上来的就是愤怒,莲巳敬人蹙起眉,说教的话语如同挖开的石油喷薄而出。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大晚上突然出现怪吓人的!你是什么背后灵吗?我又不在意你打扰,好歹打声招呼啊!你站在那多久了?连外套也不穿,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神崎飒马怔怔地瞪大眼睛,惹得莲巳敬人有点心虚:莫非是我太凶了?正当他说话的气势渐弱,神崎飒马突然笑开了。

“久违地听到莲巳殿下的说教,在下甚感怀念!”

“什——”

好不容易降下去的血压又上来了。莲巳敬人推推镜架,眼看下一波说教又要袭来,神崎飒马赶紧连连道歉。等玩闹般的小插曲过后,热闹的甲板一下子回归安静,只有浪潮的声音格外明显,海水拍在船头,化作四溅的水花,如同梳下柔顺的长发沙沙作响,惬意非常。这时候莲巳敬人才把注意力放回到神崎飒马身上。他身着单薄的睡衣,似乎不是像自己一样睡不着来甲板上散步。平时高高束起的长发披散在肩头,在海风中微微摇曳。

“神崎,这么晚到甲板上是有什么事吗?”

“正是!”神崎飒马元气满满地应道,“其实在回本岛前,在下有话想和莲巳殿下说。”

“然后因为房间里没找到我,所以从客舱里转出来了对吗。”

莲巳敬人扶额,抓住神崎飒马的肩膀给他调转了个方向。

“总之,先回房间吧。你穿的太少了,我可不想你着凉。”

 

两人回到莲巳敬人的房间。见莲巳敬人自然地带上房门,神崎飒马忽然紧张地双手不知往哪里摆放才好,他悄悄瞄了眼四周,发现莲巳敬人的房间有扇小窗,透过小窗能够看到外面。卷起的浪花在灯光的照射下亮晶晶的,在漆黑的海面上闪着光。

“于是,‘有话要说’是?”

莲巳敬人一面脱外套一面朝神崎飒马走过来。神崎飒马垂下眼帘,恰巧发现莲巳敬人苍白的脚踝在裤管处时隐时现。他咽了口唾沫,半晌没说话。

“……神崎?”

关切的语气更是叫神崎飒马胸口作痛。他攥紧拳头,深深鞠了一躬。

“莲巳殿下,真的非常对不起。”

“诶?为什么要道歉?”

“预选赛的时候,为了完成在下的计划,勉强殿下做了不乐意做、且说不上多么光彩的事,在下对此深感抱歉。”

“啊?关于这个,我不是说过了吗。只要是为了红月,即使是不擅长的事情我也会努力去做,这是我自己的意愿,和你没关系。况且你已经就此事道过歉了。”

“在下知道。可是……”

神崎飒马把头埋得低低的。

每当回想起那些场面,嫌恶感又从心底翻涌上来。自己敬爱的主君,对事务所自诩资历高深的偶像露出讨好般的笑容,虽然这是完成计划必要的一环,然而当那一幕实际在眼前上演的时候,尽管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神崎飒马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到痛苦和自责。原来当偶像不是只要努力磨练技巧、会唱会跳就可以。莲巳敬人在神崎飒马心中一直是高高在上、不容侵犯的,可使得他不得不在别人面前低头的,却是自己。

……既然如此。

“等、神崎?!你这是干什么?”

神崎飒马无比谦卑地跪在莲巳敬人脚边。长长的头发自肩头滑落,在地板上流聚成一片紫色的湖泊。

“是在下愚钝,没能想出更适合红月,更适合莲巳殿下的方法,害莲巳殿下不得不去奉承他人,在下愧疚难当,请允许在下向殿下谢罪。”

“……”

莲巳敬人一时语塞。

搞什么、这个死脑筋的小孩。我明明反反复复说了那么多遍,他却总要执着于那套老旧的君臣理论,钻牛角尖兀自烦恼。

什么叫“适合莲巳殿下的方法”。你神崎飒马能做到的事情,我莲巳敬人就做不到了?

看不起谁呢。

莲巳敬人默默蹲下。

“神崎,抬起头来。”

“莲巳殿——啊!?”

莲巳敬人握起双拳,把两手的指关节对准神崎飒马的太阳穴,学着钻头的样子不断旋转着往神崎飒马的脑袋上怼。

“疼疼疼!好疼!好疼啊莲巳殿下!”

莲巳敬人下了狠手,神崎飒马疼的吱哇乱叫,泪水浸润的睫毛粘成一把小扇子。

“你是笨蛋吗?虽然我知道你是个没常识的家伙,但你瞧瞧你说的都是什么话。真是叫人火大——!”

“呜呜……要是能让莲巳殿下气消、要怎么惩罚在下都可以……”

看样子这家伙完全不知道问题在哪里。

莲巳敬人气极反笑。反正预选赛已经结束,违反指令也没关系了。

“够了。神崎,你坐到床边。”

 

【见wb评论】

 

“神崎,我问你,你讨厌这样吗?”

“……”神崎飒马尴尬地揪紧床单,“……虽然很对不起殿下……但是说实话……在下不讨厌……”

“那不就好了。”

很轻松似的,莲巳敬人用拇指抹去唇边的⭕⭕。

“我自愿,你不讨厌,不就好了。没有什么合不合适,必要不必要。我想这么做,所以做了。酒桌上的事情也是同理。奉承也好,利用也好,想出计划的是你,决定遵从的是我。预选赛中,虽然我一直强调会按照你说的做,但这并非是指令要求,而是我自身的判断。”

莲巳敬人站了起来,揉了揉神崎飒马的头顶。虽然语气还硬邦邦的,但眼睛里怒意已消。

“因为我相信你啊,神崎。我相信你能带领红月走向胜利,我认为你的判断是当时环境中能采取的最佳策略,所以我才配合你的计划去做了,和所谓的君臣无关。”

神崎飒马怔怔地抬起头。不知是不是尚处高潮余韵的缘故,他的眼角红红的。

“我们之间是平等的,尽管我强调过那么多次,你还是听不进去啊。没办法,那我就用你听得懂的话说一遍。我不认为你在预选赛中的所作所为有任何的僭越,不认为你的计划对我有丝毫的冒犯之意,这下你理解了吗——呃啊?!”

“呜哇哇哇哇哇哇——莲巳殿下——!在下、在下……呜呜呜呜……”

“咕呜、你这家伙别抱这么紧,我快被你勒死了……”

虽说神崎飒马有很大的潜能,不过这副笨拙的样子,还是没法叫人放心啊。

莲巳敬人哭笑不得,一面安抚神崎飒马的情绪,一面帮他拎上裤子。

眼下还是再观望一段时间好了。

莲巳敬人揽住神崎飒马的肩膀,琥珀色的眼睛里流露浅浅笑意。

我对你很期待哦,飒马。

 

END.

拿水杯喝水

现在梦想就是敬人去当 偶像老师然后和学生搞外遇(。)

现在梦想就是敬人去当 偶像老师然后和学生搞外遇(。)

妖未落—一条咸鱼求投喂

[丑牛怪谈 上篇]

完成敬人的任务,用敬人给的召唤券抽出了敬人(禁止套娃)

[丑牛怪谈 上篇]

完成敬人的任务,用敬人给的召唤券抽出了敬人(禁止套娃)

拿水杯喝水

一款我的xp

然后试试给敬宝戴圆框眼镜

发错了 草

一款我的xp

然后试试给敬宝戴圆框眼镜

发错了 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