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菅原

1521浏览    82参与
我是一个小马甲

【HQ乙女】在乌野排球社的那些年(十五)

微风在铁轨上吹拂,吹动你鬓角的碎发。远处蓝天白云悠悠,菅原的目光如有实质,你不由自主地被他攫取视线。对上眼的刹那,周遭的一切声音好似都离你远去,被无声的波段过滤,只剩下胸腔聒噪的轰鸣。


咻——啪。


耳边策划部的烟花特效噼里啪啦地绽放,炸得你目眩神迷。


日记簿的事件飞速更新,在夜空的背景下,字迹飘逸地写下“游乐场过山车事件”。


策划部小哥的Q版形象在右下角兴奋地敲锣打鼓:来了!来了!它来了!单身狗玩家第十八年的首次告白向你走来了!


……神经病啊!


你的脸通红,不知是被气的还是害羞的,只是呆呆地看着菅原,手足无措。


单恋你这么多年,最近关系才算有所进展。菅...

微风在铁轨上吹拂,吹动你鬓角的碎发。远处蓝天白云悠悠,菅原的目光如有实质,你不由自主地被他攫取视线。对上眼的刹那,周遭的一切声音好似都离你远去,被无声的波段过滤,只剩下胸腔聒噪的轰鸣。


咻——啪。


耳边策划部的烟花特效噼里啪啦地绽放,炸得你目眩神迷。


日记簿的事件飞速更新,在夜空的背景下,字迹飘逸地写下“游乐场过山车事件”。


策划部小哥的Q版形象在右下角兴奋地敲锣打鼓:来了!来了!它来了!单身狗玩家第十八年的首次告白向你走来了!


……神经病啊!


你的脸通红,不知是被气的还是害羞的,只是呆呆地看着菅原,手足无措。


单恋你这么多年,最近关系才算有所进展。菅原早就懂得何时该见好就收,何时该乘胜追击,他垂眸低笑:“逗你的,不出去吗?”


你这才发现过山车已经停稳,众人走得三三两两,大地等人在出口遥遥地等着你们。日向倒是想过来,却被十分有眼力见的月岛按住了头颅,迫不得已停下他迈向修罗场的步伐。


“……出去的。”你呐呐地解开保险栓,摸了摸耳垂,不自在地走向出口,只觉得落在身上的目光如芒在背。


“酒屋学姐!”日向欢快地在原地起跳,右手高高扬起,“这里这里!”


“日向这小子,恢复地还真快啊。”


“听说晚上要吃烤肉就立马满血复活了,这家伙真的很好哄。”缘下双手抱胸,“不像另外一个单细胞笨蛋,已经原地去世了。”


“田中的话,需要的是清水学姐啦。”成员揶揄地笑,“烤肉的加血效果太低,敌不过过山车的持续掉血buff。”


西谷单膝跪在就地躺下的田中旁边,不得要领地给他加油打气:“喂田中!振作一点!”


“接下来去哪里?”菅原像没事人儿似的迅速融入了众人的话题,好像刚刚什么也没发生。


“去鬼屋吧。”大地翻了翻导游地图,“推荐指数五颗星。”


“大地前辈。”月岛冷静地吐槽,“你要不要再仔细看一下,前面有两个字,读作‘情侣’?”


“嘛嘛,有什么关系。”大地爽朗地笑,“朋友去也是可以的啊。”

“哟西那就去鬼屋!”

“赞——成——”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月岛无可无不可地跟随着众人的脚步,“排球社真可悲啊。”

“恩?”山口没有理解月岛的吐槽,“阿月,为什么这么说?”

“没什么。”


唯一能同步月岛思维的你还沉浸在刚刚猝不及防的表白里,碍于说不明的情绪,与菅原所在的前批大部队落后一段距离,和日向等人走在一起。


“酒屋学姐!”日向问,“学姐会来看我们的联赛吗?”


“诶?”你掰着手指算了算,“联赛啊……我算算……前几场我可能来不了,我要上课。”


“没关系,我们会打到酒屋学姐能来看的那一场的!”


“哇——”你笑开,“那我决定决赛再来看。”


联赛与春高预选赛不同,春高预选赛在8月,刚好在你放暑假期间,你可以全程参与;联赛是高中生在校期间的比赛,营养学专业人少,专业课教授能把每个人的脸和名字对上号,为了出勤率,你不敢翘课。


讲道理,你都是个砍号重练的大学生了,为什么还要天天为上课而烦恼!


-


“密室藏宝?”菅原翻看着鬼屋的广告单,“找到10个,可拥有神秘大礼包一份;7个以上,游乐园餐厅免单券两张;3-6个,迷你模型手办一只;1-2个,钥匙扣一串。特殊奖励:在鬼屋中达成声音不超过60分贝成就者,可免除日后所有本鬼屋的排队。”


经过一路的心理建设,鸵鸟心态重塑完毕,你终于能平常心地对待菅原:“这什么鬼奖励,神秘大礼包不会是这三个礼物加起来吧?”


菅原抬头看了你一眼,笑道:“三千代看起来很嫌弃?”


“谁会想要鬼屋送的鬼屋娃娃啊。”你指着图片上与真人别无二致的人体模型,“我严重怀疑这就是鬼屋的装饰品。”


因人员限流,排球社众人被分成了好几拨游客放进去,你与田中因为临时离队上厕所,落在了最后。


鬼屋大门阴森森的,连温度都比外面低了好几度。


你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无语地看向站在你身前瑟瑟发抖的田中:“……要不我先进去?”


田中眼里的女生分为两种,清水学姐和清水学姐以外的女生。闻言,他立马停住打颤的双腿,回头向你竖起大拇指:“噢——哦!酒屋小姐,那就拜托你了!”


早就跟随上一波进去的菅原突然撩起门帘,探头出来:“你们怎么还不进来?”


“啊啊啊啊——!鬼啊——!”田中出师未捷身先死。


“……”你冷漠地踩过田中的尸体,走了进去。


安息吧,我的战友。

阿门。


鬼屋是医院构造,充斥着消毒水的刺鼻味。

雪白的墙上被泼上鲜红的血水,水声滴滴答答,不知从哪里传来。


医院的大厅走进去就是前台和人工挂号处,左边靠近大门是收费处,里面的黑影层层叠叠,你余光略过,不敢细看。


右边安了一排椅子,木椅子破破烂烂,朽木上挂着一截血淋淋地手。


“你在等我吗?”你小心翼翼地跨过门边的半具尸体,好担心他垂死病中惊坐起。

“恩。”菅原走在你后面,音色正常,“你想先去哪里找?”


在你没进来前,菅原已经差不多将大厅粗略摸索了一遍,在前台发现了一叠导游图。可惜他的手电筒被日向摔坏了,等你进来才能看。


“先上去吧,应该是门诊部?”你打着工作人员给的绿光手电筒,眯起眼睛在地图上找路线,“靠,这手电筒不如不打,打了更恐怖。”

手电筒被你开了关、关了开,整得和夜店DJ似的。


病栋被分为四个部分,住院部、急诊部、门诊部和停尸房。


你们摸着墙壁上了楼。你开着手电筒扫来扫去,扫到一间病房的窗户上时,照到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卧——靠!”你吓得往后一退,踩到了菅原的脚。


“抱歉抱歉!”你回头,“我——”


有一种理论叫恐怖谷理论,即人形玩具或机器人的仿真度越高人们越有好感,但当超过一个临界点时,这种好感度会突然降低,越像人反而就恐惧。


那是一架人体模型,红色的肌肉纹理中露出黑白分明的眼睛。它站在你身后,居高临下地看着你。


=

三千代,卒(划掉)

我是一个小马甲

【HQ乙女】在乌野排球社的那些年(十四)

排队难免有些无聊,好在大家都聚在一起,挤在拥挤的人堆里聊天,竟也不觉得难熬。


西谷坐在栏杆上,指着日向毫不留情地嘲笑:“日向这小子,上周六去探险的时候竟然吓哭了!还扑在营养师小姐身上喊救命。”


田中顿时被激活了这段回忆,也跟着大笑:“没错!只是一只野兔窜了出来而已,竟然凭空就跳了起来,跳得可真高啊!”


日向脸涨得通红:“谁、谁被吓得哭了!我才没有!”


“没有吗?”西谷笑容恶劣,突然跳下栏杆,压着嗓子,“救命——有鬼啊学姐!快跑呜呜呜——”


田中立马反应过来,加入情景模仿:“学姐!你快跑!啊——!那只鬼抓到我了!我动不了了呜呜呜!”


你笑得前仰后合,抓着菅原的...

排队难免有些无聊,好在大家都聚在一起,挤在拥挤的人堆里聊天,竟也不觉得难熬。


西谷坐在栏杆上,指着日向毫不留情地嘲笑:“日向这小子,上周六去探险的时候竟然吓哭了!还扑在营养师小姐身上喊救命。”


田中顿时被激活了这段回忆,也跟着大笑:“没错!只是一只野兔窜了出来而已,竟然凭空就跳了起来,跳得可真高啊!”


日向脸涨得通红:“谁、谁被吓得哭了!我才没有!”


“没有吗?”西谷笑容恶劣,突然跳下栏杆,压着嗓子,“救命——有鬼啊学姐!快跑呜呜呜——”


田中立马反应过来,加入情景模仿:“学姐!你快跑!啊——!那只鬼抓到我了!我动不了了呜呜呜!”


你笑得前仰后合,抓着菅原的手乱拍,差点喘不上气:“天啊快别说了,给我们的小太阳留点面子。”


日向脸已经爆红了,月岛还不肯放过他,在一边冷嘲热讽地说日向这胆子不应该来坐过山车,应该去玩旋转木马,引起了日向愤怒地反击。


大地一如既往地控场:“都安静一点!吵到别人了!”


“大地,现在你的声音是最响的……”


      

大家打打闹闹的,终于慢慢排到了。


日向从前面的人稀疏到可以看清过山车起就进入了原地升天状态,走路都变得同手同脚。


“日向?”你凑上前,拍拍他手臂,“你怎么了?手这么冷。”


“学、学学学学学姐。”日向一帧一帧地转过头,距离过近,你甚至都能听到他脖子生锈发出咔咔咔的响声,“我我我我没事。”

“……”你死鱼眼看他。


“振作一点啊日向!”西谷跳过去拍日向的肩膀,却把日向拍得膝盖一软,差点跪下。


“日向!”田中嘲笑他,“你该不会现在就开始怕了吧?”


“田中。”菅原在一旁淡定地指指田中的腿,“自己腿还在发抖的人没资格这样说哦。”


“稍微,想去趟厕所。”影山捂着肚子与人流逆行,就要与你擦肩而过时,你无语地一把拉住他:


“这时候哪还有厕所给你上啊?你冷静一点啊影山同学。”


“诶——”月岛戴着耳机,靠在栏杆上,居高临下地看你,“刚刚学姐明明是最抗拒来坐过山车的,现在倒是很平常心嘛。”


“呵呵。”你不甘示弱地反击,“学弟不也嘴上说着不坐,身体却很诚实地过来了吗?”


突然蔓延的火药味炸蒙了众人,大家左看右看,最后把疑惑的眼神投向山口。


山口:……不是阿月肚子里的蛔虫,真是对不起了。


你们轮到的是靠中间的位置,菅原看着前方第一排的空位,目光有些惋惜:“三千代,真的不去坐第一排吗?”


“我不。”你飞速钻到里面一排坐好,伸手就要拉上保险栓,“你死心吧,绝对不可能!”


日向已经灵魂出窍了,还是大地连拖带拽地将他在位置上绑好,这才和旭去前一排的空位。


菅原把你脱下来的包放进一旁的储物柜,正打算坐上来时,一个单独一人的乘客满脸忐忑地走过来,不好意思地看着菅原:


“那个,对不起,但是我真的不敢坐第一排,我能不能跟你换一下?”


菅原一愣,看了你一眼。


路人顿时明白过来:“抱歉,原来你们认识啊,对不起,我去问问别人吧。”


菅原坐进来,拉上保险栓。你仔细地瞅了瞅他的表情:“Sugar,要不我们和他换?”


“诶?”菅原抬头看你,“怎么突然想去第一排了?”


“我——”


“没问题!”坐在你身后的西谷打断你的话,朝路人竖了个大拇指,拉上田中就要往第一排冲。

田中脸色发白,腿脚发软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强颜欢笑:“噢——没、没错,你放心坐这儿吧!”


你看看田中又看看菅原,咬咬牙,当机立断脱了你俩的保险栓,从车里跳出来:“走走走,我们去第一排!”


你一边拉着菅原往前跑,一边朝后挥挥手:“抱歉!第一排归我们了,你们坐我们位置吧!”


匆匆路过催促你们的工作人员,你拉着菅原在第一排坐好。位置上有一股过山车与铁轨常年摩擦产生的味道,放眼望去,目光所及是高远的蓝天白云和空荡荡的铁轨,你突然就有点心慌:“靠,我后悔了。”


菅原噗的一声笑出声,帮你检查了一下保险栓后自己也坐了下来:“那你还跟西谷抢?”


“诶,我这不是看你实在想坐第一排吗。”你瘫在座位上,感受着因为恐惧,从脚底升起的无力感,“为了我们的友谊,我这点牺牲的觉悟还是有的。”


菅原没说话,你转头看他:“我还以为你会说你好感动。”

嘟起嘴:“感觉我白牺牲了。”


菅原无奈,拍拍你的头:“我怕你等会儿会恨死我。”


“为什么?”你转回头去,看向前方高耸入云的铁轨,“我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吗?”


“三千代以前没坐过过山车吧?”


“是啊。”列车缓缓启动了,乘客们的身体猛地往前一倾,此时此刻,即便是反悔也下不来了。你故作淡定,“我的第一次就献给你了。”


菅原被这句话呛笑出声,摇头:“你啊……”


坐过山车最怕的就是慢慢升入顶端时的那段车程。你无心再与他聊天,紧张感渐渐溢满心脏,你紧紧闭上眼睛,身体拼命向后缩,手指紧紧地抓住保险栓。


过山车一点一点地往上升,坐在车头,你比谁都要清楚地感觉到顶峰的临近。


“三千代。”


“干嘛?”你的声音带了点哭腔,紧张的。


“睁眼。”


“不干。”


“睁开眼看看嘛,有帅哥哦。”


“滚,不要骗我。”你笑骂出声,喉咙里却还有呜咽,这句话夹杂的情绪别提有多复杂了。


“你看,我们停下来了。”


“什么?”你下意识睁眼。


下一秒,过山车毫无预兆地向下俯冲而去!


“我艹啊啊啊啊——”你猛地抓住菅原放在座位上的手,“菅原孝支——!”


过山车还在俯冲,你感觉到他的手转过来包裹住了你的手掌,但你只是一边尖叫,一边继续刚刚没喊完的话:“——我们绝交!绝——!交——!你听见了没有!”


菅原在你旁边笑得开怀:“我——听——不——见!”


“我***”你真的骂出了家乡骂,不能播出的那种。所有神经都在失重感中失去控制,你又哭又喊,“绝交了啊啊啊!管理员!放我下去!我有心脏病!我不能坐啊呜呜啊啊啊啊——”


你的叫声和后排的尖叫混合在一起,响彻上空。

你甚至还听见了旭的低音炮尖叫……


过山车到了一个三百六十度铁轨处,卡在你头发上的发箍在重力下隐隐有些松动。


你带着哭腔喊:“菅原孝支!”


菅原转头看你,以为你又要喊出绝交。谁知你也泪眼婆娑地在看他,像在生气又是在撒娇:“我头箍——头箍!要掉了!帮我拿一下——!头箍!”

你怕他听不清,特意重复了两遍。


菅原凑过来,略微挡住了些凌冽的劲风,你低头,视野被他黑色的衣角填满。他用另一只手抽出了你的皇冠发箍。没了头箍,你的碎发一下子被风吹乱,糊在了你的脸上。


“三——千——代!”菅原在你耳边喊。

你眼睛睁开一条缝,泪眼朦胧里看他:“干——嘛——?!”


他声音有些轻,还没传到你耳朵里就被过山车的狂风搅碎,你不得不朝他大喊: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他还抓着你的左手,你只好抬起右手,指着自己的耳朵:“我——听——不——见!”

真是见鬼了,为什么要在过山车上像山里人一样互相喊话?!


又到一个跳崖式轨道,你全副身心还沉浸在听清菅原说了什么里,猝不及防下坠,吓得你再次哇哇大叫。


过山车一共两分钟,你就放开嗓子喊了两分钟。“我们绝交”和“放我下去”翻来覆去地说,直到过山车速度减缓。


风声不再凛冽,你哭得眼泪稀里哗啦的:“菅原孝支!我要和你绝交!”


过山车还在继续往前开,已经可以看到出发的平台。菅原终于带着笑意开口:“你真的要和我绝交吗?”


你唰一下转头,委屈地看他:“你还不允许我发个脾气吗?!”


你深呼吸几口气,感觉手脚都因用力过头而发软,手还在不自觉地发抖:“怎么会有人说过山车是情侣培养感情圣地?!我以后绝对不会和男朋友来坐这个,坐一次分手一次。”


“那我呢?”菅原转头看你,朝你晃了晃你们仍然相握的手,“如果是和我,也要分手吗?”


-

啊啊啊!【尖叫鸡复读】

我是一个小马甲

【HQ乙女】在乌野排球社的那些年(十)

夜晚繁星点点,虫鸣与竹林的风声此起彼伏。


你披头散发站在自动贩卖机前,自然沥干的头发湿润得贴在肩头。凉意渐渐浸染脚趾,你打了个哆嗦:“没有橘子汽水啊……”


漆黑的走廊,脚步声由远及近。你按下草莓牛奶,一边弯腰一边转头:“日向?”


日向表情僵硬,欲言又止。


“怎么了,这个表情?”你站起身,戳开吸管。


“有、有个陌生人。”


你咬吸管的动作僵了一下:“大晚上的,能不能别说这种吓人的话。”


“真的。”日向还沉浸在见到陌生人的恐惧里,瞳孔放大,眉间皱起,“好像,是个小孩。”


后来的田中也被吓到了:“不会吧,应该是你看错了吧?应该窗户上你自己的倒影吧?”...

夜晚繁星点点,虫鸣与竹林的风声此起彼伏。


你披头散发站在自动贩卖机前,自然沥干的头发湿润得贴在肩头。凉意渐渐浸染脚趾,你打了个哆嗦:“没有橘子汽水啊……”


漆黑的走廊,脚步声由远及近。你按下草莓牛奶,一边弯腰一边转头:“日向?”


日向表情僵硬,欲言又止。


“怎么了,这个表情?”你站起身,戳开吸管。


“有、有个陌生人。”


你咬吸管的动作僵了一下:“大晚上的,能不能别说这种吓人的话。”


“真的。”日向还沉浸在见到陌生人的恐惧里,瞳孔放大,眉间皱起,“好像,是个小孩。”


后来的田中也被吓到了:“不会吧,应该是你看错了吧?应该窗户上你自己的倒影吧?”


“说、说的是哦!”日向强打起精神,“应该是我看错了,抱歉啊学姐,刚刚吓到你了……”


啪嗒。

一双陌生的鞋子出现在田中身后。


-


“出现了——!”

惊恐呐喊二人组。


西谷疑惑地站在两人身后,他的头发柔顺地放了下来,衬得他五官异样柔和。


“什么啊,是小谷啊!”田中松了口气,随即使劲拍了日向一掌,“我就说嘛!”


“但是。”日向一脸崩溃,“小谷前辈的身高又缩短了!”


你猛吸一口草莓牛奶,压下险些叫出口的尖叫。

靠,吓死人了。


“西谷这样的发型还挺好看的啊!”你称赞他,“我觉得比平常好。”


西谷本来正和田中吵嘴,猝不及防被你夸奖,一脸欣喜地转向你:“真的吗?但是我总觉得这样的发型不够酷——”(田中:“这家伙的头发绝对是为了身高才这样做的!”)


他猛地转向哈哈大笑的田中,发动恶龙的咆哮:“笑什么笑!你这家伙!”


“别叫这么大声。”不属于这里任何人的声音幽幽地响起,与此同时,一只手拍在了西谷肩膀上,“会被大地——”


“啊——!”

你终于忍不住,和另外三人一起尖叫出声。


-


日向和田中抱在一起,西谷灵魂出窍中。

你腿一软,扶着自动贩卖机坐下了。


“是我啦,我!”旭轻手轻脚地指着自己,“旭啊!”


大地杀气腾腾地从楼上走下来:“吵死了,你们这群家伙!”


菅原跟在后面:“发生什么事了?”


“Sugar……”你眼泪汪汪地朝他张开手,“吓死我了……”


菅原无视你要抱抱的诉求,双手抓住你的手腕将你拉了起来。


日向看看你又看看菅原,转身朝田中伸出了手:“田中前辈~”


田中张开双手朝日向扑去,笑得奸诈:“来,我抱你,日向~”


大地恶寒:“你们两个,给我适可而止!”


-


自从上次被菅原教训了一顿后,你终于不再熬夜打游戏了。


虽然戒断反应是睡不着。


从房间内望去,地平线上的远山白云掩映在夜空下,模糊成黑色的轮廓。


你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来覆去,最后摊成了大字躺平。

根本睡不着。


怎么睡都不舒服,你干脆爬起来开了灯,摸出手机,沿着通讯录挨个儿发骚扰短信。


合宿的夜里不能开灯。菅原趴在床铺上,用手机打光,给笔下的稿纸照明。


三千代:睡了吗睡了吗睡了吗~


短信的震动波及了光源,菅原调低手机亮度,将屏幕转向自己。


菅原:没睡呢,你在打游戏?


三千代:乖宝宝你怎么还没睡??

三千代: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啊,自从你说我以后我就没在晚上打过游戏了!但是生物钟调不过来啊,我睡不着。


菅原无声地笑了下,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按动。


菅原:以后睡前不要玩手机,远离电子产品。泡个热水澡,实在睡不着的话就闭目养神吧。


三千代:闭目养神管用的话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猝死的人了,Sugar啊我睡不着我们来聊天吧!


菅原:好啊,聊什么?


三千代:不知道,你在干嘛?


菅原:给日向画排球手势。


三千代:好厉害的样子,是你以前给我比的那个二二三三一样的东西吗?


菅原:那是一人时间差……


三千代:噢噢噢!

三千代:等下,那你是摸黑在画?Sugar啊你眼睛不要啦?


菅原:白天要训练,没有时间画呀。


三千代:你把要画的手势都告诉我呗,我帮你画。形象一点,虽然名字不记得,但你给我比过的我都记得哟。


菅原笑得眉眼弯弯。


菅原:那我问你,后排进攻的手势是什么?


你立马拍了张照片过去。


莹白青葱的手指在灯下熟练地摆出造型,你的手指月牙饱满,虽然没有那么骨节分明,但也算得上修长。


后续他又问了你几个问题,直到二传进攻时,你实在记不起来。

想了想,你打开前置摄像头,灿烂大笑着比了个V,给菅原发了过去。


猝不及防收到自拍的菅原猛然笑出了声。队友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菅原不好意思地收住嘴角,笑意却转而从眼睛里泻了出来。


他长按点击保存,一边又发信息给你。


菅原:这是谁家的小仙女?


三千代:Sugar家的。


菅原:菅原家的小仙女,请和我一起去民政局。


三千代:可以!我想要个哥哥很久了。


菅原:虽然我是很想当你哥哥啦,但是小仙女,你下凡的时间好像比我久一点。


三千代:……那要个弟弟也是一样的。


直到此时你才反应过来,都怪菅原平时太宠你,你都忘了你才是前辈了。

你倒在床上,脸上的笑容止也止不住。


三千代:你还不睡啊,明天不是还有晨练吗?


菅原:小仙女不睡,我怎么能睡啊。


三千代:本仙女要睡了,今日翻牌爱妃Sugar,他人呢?


菅原:Sugar睡了,这位小仙女,你看Suga行不行?


三千代:也不是不可以,雨露均沾嘛。


雨露均沾的你聊着聊着就睡过去了,菅原看着迟迟未回复的你,轻轻笑了笑。随即他将界面切换到之前的百科界面,又皱起了眉。


Nitroglycerin Tablets.

硝酸甘油片。


用于冠心病和心绞痛的治疗与预防。


-


菅原麻麻我爱你!!!

关于SUGA和sugar,我只是纯粹觉得SUGA的发音和糖很像,所以给菅原取了个外号_(:з」∠)_

没有外号的竹马是没有灵魂的!【呐喊.jpg】

牛总什么时候娶我和排球

【排球乙女】看看男朋友的区别

人物ooc🐾有点微微yellow【慎入哦】

宫侑/及川/夜久/菅原

沙雕vs美人    没有,开玩笑

文笔非常废柴!❗❗

可能撞车!抱歉!多多指教

接下来咋们开始了!!!


情景:    当你在浴室摔倒时候

全员交往


——————————————


<宫侑>


“啊!”你惨叫了一声,你在刚洗完澡时候摔倒了,屁股直接和地面亲密相触,身上只有一个浴巾

“宫侑!!!”你想要他来扶一下你,结果他吊儿郎当  边走边说“你是母猪吗??摔下来的...

人物ooc🐾有点微微yellow【慎入哦】

宫侑/及川/夜久/菅原

沙雕vs美人    没有,开玩笑

文笔非常废柴!❗❗

可能撞车!抱歉!多多指教

接下来咋们开始了!!!



情景:    当你在浴室摔倒时候

全员交往





——————————————



<宫侑>


“啊!”你惨叫了一声,你在刚洗完澡时候摔倒了,屁股直接和地面亲密相触,身上只有一个浴巾

“宫侑!!!”你想要他来扶一下你,结果他吊儿郎当  边走边说“你是母猪吗??摔下来的声音这么大声,地板烂了怎么办”

你火冒三丈,但是这种情况下只有委屈于人,你默默的想一会儿怎么收拾他,你深呼吸,然后委屈巴巴的“侑!真的很痛...”

他进来用毛毯裹尸体一样,把你包住,没错就是那种连脸都盖上了的,你面目狰狞的在毛毯下面,想着收拾他

等他一抱你到床上,你一翻身一拉,把他压再下面,得逞的笑了起来“怎么?落在我手里了!”结果他却是脸色涨红

你顺着他的视线来到了自己胸口,发现浴巾都差不多散开了,露出洗完澡圆润白嫩还带有水珠的胸部,若隐若现,大腿打开坐在他身上,所以开叉到了臀部上方一点,感觉有什么顶着你

你坏心眼的笑了笑,按住他腹肌  身体向前倾,贴近他,挨上他的胸肌“叫姐姐,叫了继续给你看,还给你....”

他死鸭子嘴硬“母猪没有什么好看的”,你笑着看着他没有说话,然后悄悄把腰带绑住他的手 自己迅速下来,出去了,还留了句话“那你自己解决咯!我走了!”

隐隐还听到他的怒吼





<及川>

“及川!!快来扶扶我”你撑着地板慢慢爬了起来,但是摔的有点重,所以走路困难,这时候男朋友作用来了

他一脸迷茫的走了过来 既然大叫“!!不接受及川太太的诱惑!!”然后用手捂住脸(及川先生请你不要把手指张那么开捂)

你翻了个白眼“你个笨蛋!傻狗川!”这什么情况了还不来扶你,他把你抱起来放在房间里,然后偷偷把脸伸过来,你转过身不想理他

你以为他走了,结果他从后面环着你,头埋在你的颈窝,奶乎乎的声音说“对不起嘛!及川先生错了!”

呼出的热气刺的你痒痒的,你忍不住扭动起来,他抱着你腰的手更紧了,“及川太太让我补偿你一下”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你顿时明白,动也不敢动,直接拿擦头毛巾捂住他的脸,自己想跑,他眼睛红红的,你寻思这只奶狗怎么这么会撒娇

醒来第二天早上了,你瞪着他,意思让他作妖的手收住,“我就帮你揉揉腰”

他这性格简直吃死你






<夜久>


“夜久!好痛!”你坐在地下,眉头皱起,他快速的跑了过来把你抱起,轻轻的放在了床上

你本来不想哭的,但是看到他担忧的眼神你一下子绷不住了,哭了起来,眼睛红红的,里面有一层雾,扑到他怀里就哭

他手忙脚乱的安慰你,一会儿说他给你揉揉摔着的地方,一会儿又说自己去那里摔一跤,你听到他这样讲,一下就笑了出来

他看着你笑了,终于呼出一口气,你把眼泪在他衣服上一蹭然后对他傻笑,他脸色通红看着你,伸手把你浴袍合拢“露...露出来了”

你笑嘻嘻的看着他,心里想<这也太可爱了!!>,你跪坐起来,抱住床边的他,把他一拉就拉了下来,然后故意用前面挨着他

从他那个角度刚好看得到那深深的沟壑,红色又涨上来了,他用手臂搭在脸色,整个人火烧一样

他翻身把你摁在床上,然后用铺盖把你盖住,自己又进来把你抱住,埋在在你的胸口,你笑嘻嘻的抱住他头还揉了揉

最后就是自己作,自己还,一整天就在床上躺着






<菅原>


你扶着墙,心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屁股,估计都乌青了

“菅原!能不能来帮帮我”,他跑了过来担忧着看你,你伸手过去,他顿时明白,把你抱起让你趴在床上

他拿了吹风机,给你吹头发,你就把头搭在他的双腿上脚不安分的踢来踢去,“怎么这么不小心,摔哪里了?”

你正被他吹头吹的舒服,敷衍的指了一下屁股,他什么也没有说。给你吹完头后,拿了一小支药来,你以为他叫你去上药,你刚想伸手拿,他躲了过去,然后继续让你趴着

你不解的侧过头看,她想撩开你的浴袍下摆,你急忙叫他“别别别!!!我来就可以了”他把你牢牢摁住,你看他脸色冷冷的 ,就知道他有点生气,“我不看就给你揉揉你痛的地方”他淡淡的说到

当他凉凉的手伸了进来,你忍不住一颤,“嗯...”脸埋在枕头里,手紧紧的抓住,生怕自己又双叒叕发出什么怪声音,他手突然离开了,你想看看他,结果他附身在你耳边“好软”

你直接瘫在床上,头上还冒着烟,这谁顶得住




——————————————————

又见面了!希望你们能喜欢

最近作业太多我实在是只有恰时间来,不好意思

多多指教我还有不足!谢谢你们能看到这里!

麻麻哒!

下次见!!祝好






子青
菅原麻麻真的......是个美...

菅原麻麻真的......是个美人儿啊

(对我就是馋他......)

菅原麻麻真的......是个美人儿啊

(对我就是馋他......)

顾昭眠

日常摸摸鱼,至于那个妹子可能是随性发挥哈哈哈哈(话说回来西谷顺毛会不会超级乖呢)

日常摸摸鱼,至于那个妹子可能是随性发挥哈哈哈哈(话说回来西谷顺毛会不会超级乖呢)

既不会写文也不会画画的苏宸
菅原麻麻真的是太好了呜呜呜呜其...

菅原麻麻真的是太好了呜呜呜呜
其实这个因为手指那个地方转印不是很清楚就有一点点刻毁了(不过拿笔补救一下还是能看的!)

菅原麻麻真的是太好了呜呜呜呜
其实这个因为手指那个地方转印不是很清楚就有一点点刻毁了(不过拿笔补救一下还是能看的!)

男孩紙的哭臉最令我動心了

有沒有人吃這對啊๛ก(·ω·ก)
這對不覺得挺不錯的嗎(๑•̀ᄇ•́)و ✧
(天童×麻麻)
極地冷cp
希望不只我一人這樣想( 。ớ ωờ)

貴圈真亂……

有沒有人吃這對啊๛ก(·ω·ก)
這對不覺得挺不錯的嗎(๑•̀ᄇ•́)و ✧
(天童×麻麻)
極地冷cp
希望不只我一人這樣想( 。ớ ωờ)

貴圈真亂……

沢Yaki

没有返图只能自拍了15551
3a的菅妈!

没有返图只能自拍了15551
3a的菅妈!

虎牙虎牙

——第四季你赶紧出!
——已经看重刷第五遍了我求求你2333
——这是上色版suga】来源于青城战清水握手的前一个画面w
——顺便祝大家520快乐w

——第四季你赶紧出!
——已经看重刷第五遍了我求求你2333
——这是上色版suga】来源于青城战清水握手的前一个画面w
——顺便祝大家520快乐w

夕稻

[今日也安定的及菅]

雖然沒開葷,但還是品味一下精神糧食^Q^
詳細見鏈接: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anga&illust_id=55481573

[今日也安定的及菅]

雖然沒開葷,但還是品味一下精神糧食^Q^
詳細見鏈接: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anga&illust_id=55481573

夕稻

[本日及菅推薦]

可愛系男子"菅原"(*´∀`)~♥
&附帶的池面及川君

來源: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anga&illust_id=52709108

[本日及菅推薦]

可愛系男子"菅原"(*´∀`)~♥
&附帶的池面及川君

來源: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anga&illust_id=52709108

夕稻

[のりさん的及菅]


後續見鏈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anga&illust_id=63000105

該設定是被關入狹小空間的及菅兩人,個人非常喜歡のりさん的畫風及作品(他的菅原棒透了love~),在此推薦一下,他有許多作品在P站,各位可自行逛逛。


後續見鏈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anga&illust_id=63000105

該設定是被關入狹小空間的及菅兩人,個人非常喜歡のりさん的畫風及作品(他的菅原棒透了love~),在此推薦一下,他有許多作品在P站,各位可自行逛逛。

夕稻

[個人對於"ハイキュー!!"的喜愛分析]

對於古館春一老師的作品,第一印象是停留在"四谷學長的怪談",這部作品鮮為人知,但非常好看(雖然被腰斬),會推薦沒看過的朋友去看。

至於古館老師後來紅起來的"ハイキュー!!"我也是超級推薦大家看,有的人或許會覺得奇怪,為何"ハイキュー!!"現在如此廣為人知我還要寫推薦文呢?這當然是因為我控制不了自身的情緒所以需要抒發的管道(ゝ∀・)⌒☆

我個人一直以來都十分喜愛熱血運動類型的漫畫(無關乎腐),"ハイキュー!!"裡的每一個角色都非常有個性,你覺不會因為眾多的角色出場而感到混亂,高中男生在社團裡揮灑熱血、克服逆境、遇...

對於古館春一老師的作品,第一印象是停留在"四谷學長的怪談",這部作品鮮為人知,但非常好看(雖然被腰斬),會推薦沒看過的朋友去看。

至於古館老師後來紅起來的"ハイキュー!!"我也是超級推薦大家看,有的人或許會覺得奇怪,為何"ハイキュー!!"現在如此廣為人知我還要寫推薦文呢?這當然是因為我控制不了自身的情緒所以需要抒發的管道(ゝ∀・)⌒☆

我個人一直以來都十分喜愛熱血運動類型的漫畫(無關乎腐),"ハイキュー!!"裡的每一個角色都非常有個性,你覺不會因為眾多的角色出場而感到混亂,高中男生在社團裡揮灑熱血、克服逆境、遇挫成長永遠如此吸引人,因為人的一生中只有這麼一次機會,你可以選擇渾渾噩噩度過每一日,但也能像他們一樣選擇自己的目標並盡情運用時間、經歷以及熱情!

btw我讀大學時,每次都是配著"ハイキュー!!"或"弱虫ペダル"做運動,有時候看到心情激動不已還會到宿舍樓下的操場跑個十圈(室友表示→見怪不怪)

然後我要提到一項重點,基本上我在看"ハイキュー!!"時是不吃CP的,我認為每個角色都深得我心(撇開我超愛西谷&田中,男子氣概不解釋),因此我不腐"ハイキュー!!"的BL,而這之中為二的例外便是及菅&黑月,先撇開後者不論(畢竟算得上是挺紅的CP),前者可謂是冷CP中的冷CP,在我個人的見解裡,如果在本篇裡彼此沒有過多交流及互動的CP我也不予承認,只能說這是腐女們單純的妄想,而問題正出自於此,在本篇中及川與菅原並沒有過多的互動,頂多是及川為菅原取了個"爽朗君"的綽號,但經過一翻深思熟慮後,我決定寫出一些個人論點,希望能吸引有相同看法的朋友一起討論。

事實上及川和影山是同一類型的人,雖然及川不同於影山是天才,但絕對是一名才華不亞於影山的角色,個性上也有類似的點,影山是不善與人交流,及川則是善與人互動,但這兩種類型的人都會期望有知心者相伴,菅原既然能讓影山敞開心房並與猛獸動物園(烏野)的成員們建立羈絆可謂是與人交流的高手,但這並非刻意為之,而是他個人的氛圍所致,正因為他的態度隨和與人親近才會吸引及川這種會在心靈上鎖的人,一開始及川只是對"改變飛雄的人"產生好奇感,但在接觸的過程中會先陷進去的則是及川,就算站在女性角度我也會說及川確實是個有魅力的人,雖然他受到眾多女性歡迎,但他卻從沒動過真心,也還不懂何謂愛,他需要一個能包容、理解他的人,而菅原身為"不屈的舉球員"在精神方面的強悍自然不言而喻。即便及川身邊有岩泉相伴,總會有需要同為二傳手也同樣努力不懈之人的理解,菅原正是這樣的角色,而處於花叢中應變自如地及川在面對真愛時的生澀感就又更令人感到期待了!

我希望能藉由這篇分析與有相同理念之人認識,因為這CP實在太冷,又很容易被OOC(菅原並不柔弱,他是一個十分有主見又有毅力的人,請別再把他描寫得如此女性化,這也是大多數BL的毛病,"受"並不代表嬌柔,他們都是男性只是喜歡的對象、欣賞的人是同性罷了)

隨文附上我如此喜歡的菅原(就喜歡他這種個性wwwww)遲到的生日快樂!


錯❤覺

前段时间菅原麻麻~小粘土到了,太忙了,一直没机会开盒,今天终于是见到天日啦~😜拍几张照片来看看撒~

前段时间菅原麻麻~小粘土到了,太忙了,一直没机会开盒,今天终于是见到天日啦~😜拍几张照片来看看撒~

柯丞新
只有修图能让我显得看起来比较大...

只有修图能让我显得看起来比较大角虫😒@

只有修图能让我显得看起来比较大角虫😒@

Sayuu撒鱼鱼
人妻属性的菅原麻麻有这~~~~...

人妻属性的菅原麻麻有这~~~~~~么可爱(〃ノωノ)

明明本来是想画裸体围裙的啧

人妻属性的菅原麻麻有这~~~~~~么可爱(〃ノωノ)

明明本来是想画裸体围裙的啧

阿爻
很久没在这里发过图了噜噜噜Ww...

很久没在这里发过图了噜噜噜Www
国庆买了板子 对着教程和大大们的画大概学了一些 撸了一张菅原前辈(๑´ڡ`๑) 图是临摹的哈哈 原图来自p站
笔刷真是好用呀(感动脸)

很久没在这里发过图了噜噜噜Www
国庆买了板子 对着教程和大大们的画大概学了一些 撸了一张菅原前辈(๑´ڡ`๑) 图是临摹的哈哈 原图来自p站
笔刷真是好用呀(感动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