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菇卡

731.4万浏览    14078参与
BUG.把嗝口羊

得了一些不泥就会死的大病,,

gl向有

得了一些不泥就会死的大病,,

gl向有

九(

龙卡鸟卡菇卡都有占

救救我吧……


龙卡鸟卡菇卡都有占

救救我吧……


大帅逼饭团
只属于你我的一片天地♫♪

只属于你我的一片天地♫♪

只属于你我的一片天地♫♪

请提醒我产粮!
《❄️》 激情速摸了属于是

《❄️》


激情速摸了属于是

《❄️》


激情速摸了属于是

WATARU
菇卡,后续会补充一些设定画一些...

菇卡,后续会补充一些设定画一些小故事这样。大概是双疯批,菇比卡更疯一点。菇明目张胆的疯,卡是暗戳戳的疯。

菇卡,后续会补充一些设定画一些小故事这样。大概是双疯批,菇比卡更疯一点。菇明目张胆的疯,卡是暗戳戳的疯。

千鸢

《龙卡》爱意 完结

-副CP菇卡/白菇

-破文

-私設



龙骨:“?平菇,都有情人了,卡卡你还要做甚?真贪心。”

平菇:“他是我弟弟!我当哥哥的,要回弟弟怎么了?”

龙骨似笑非笑的说:“你真的只把他当『弟弟』吗?”

只把他当弟弟吗?

当然不可能啊!

白鸟在这⋯我也不好吐露⋯

平菇:“当然是弟弟!不然还有什么?”

龙骨:“啊⋯恋人~”

平菇震了一下。

平菇:“哈哈怎么可能,他只是我弟弟罢了~我的恋人是这位~”

平菇讲完都想给自己一拳了。

白鸟愣了一下,随即开口:“你好~我是白鸟~我们见过。”

龙骨:“嗯哼。你真是他恋人?”

白鸟:“当然了~他最爱我了~是吧?小 亲 ...

-副CP菇卡/白菇

-破文

-私設



龙骨:“?平菇,都有情人了,卡卡你还要做甚?真贪心。”

平菇:“他是我弟弟!我当哥哥的,要回弟弟怎么了?”

龙骨似笑非笑的说:“你真的只把他当『弟弟』吗?”

只把他当弟弟吗?

当然不可能啊!

白鸟在这⋯我也不好吐露⋯

平菇:“当然是弟弟!不然还有什么?”

龙骨:“啊⋯恋人~”

平菇震了一下。

平菇:“哈哈怎么可能,他只是我弟弟罢了~我的恋人是这位~”

平菇讲完都想给自己一拳了。

白鸟愣了一下,随即开口:“你好~我是白鸟~我们见过。”

龙骨:“嗯哼。你真是他恋人?”

白鸟:“当然了~他最爱我了~是吧?小 亲 亲 。”

平菇真的差点又要爆气,演戏只能演到底。

反正骑虎难下!

平菇:“是⋯是啊⋯宝⋯宝贝。”

龙骨:“噗哈哈哈好假啊!临时演员啊你们。”

白鸟:“喔?”

白鸟搂过平菇,吻了上去。

用舌头橇开牙齿,慢慢侵入内部。

平菇被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连忙拍打白鸟的背。

拉丝~银色的丝线挂在两人的唇上。

龙骨:“噗⋯哈哈哈哈,平菇你居然⋯跟一个陌生人亲了?”

龙骨简直笑到不行,他有个惊喜准备给平菇。

平菇直喘气,怒瞪白鸟。

白鸟:“别忘了赌约~”

平菇只好作罢。

龙骨:“宝贝儿,出来啰~”

龙骨对着教堂呼喊,大家每天寻找的身影走出了教堂。

卡卡脸色阴沉。

他听了哥哥跟龙骨的对话,看到了哥哥与一个陌生人亲上了。

哥哥的脸上还浮着红晕。

平菇:“卡卡!”

卡卡没有奔向平菇,反而是走到龙骨身旁。

挽着龙骨的手。

平菇脸色瞬间刷白。

平菇:“卡⋯卡卡?是哥哥。”

卡卡厌恶的看着他:“你好噁心⋯离我远点。”

平菇感觉自己的世界崩塌了。

他最爱的弟弟说他噁心,叫他离他远点。

平菇惊恐的说:“卡卡你怎么了⋯?是不是龙骨对你做了什么?”

卡卡:“要不是龙骨⋯我不会看见你这么噁心的一面。”

平菇:“我⋯”

卡卡:“怎么?你觉得你喜欢我讲出来很羞耻?那我喜欢你是不是也是种羞耻!嗯?你还跟那个陌生人亲上了!你以前每天都说很爱我,生生世世只有我是你的心上人!我在这边怎么活下去的你知道吗?我每天想着你,认为你是我活下去的动力!我吃了多少苦!你要不要看看我身上的痕迹?口口声声说爱我,却又做着伤害我的事!平菇!你要不要脸!我是你弟弟,你是我哥哥,但我不介意这种关系,你呢?面子比较重要!”

卡卡吼着说完,早已泪流满面。

这也是卡卡第一次叫“平菇”两个字,他从来只叫过哥哥。

龙骨搂着卡卡,帮他擦眼泪。

平菇:“不是⋯我没有⋯我真的很喜欢你卡卡⋯小时候你被欺负,我都杀了那些欺负你的人⋯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了⋯我⋯我不觉得喜欢你羞耻⋯只是我面子⋯我⋯”

平菇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安慰卡卡,亲是真的亲了。

卡卡:“龙骨,我讨厌他⋯帮我杀了他。”

白鸟:“???他是你哥哥!”

卡卡冷漠的看向白鸟,笑出声。

卡卡:“噗哧⋯龙骨⋯我曾经有哥哥,但是现在⋯没有了。”

白鸟脸色也刷白了,拿起配剑挡在平菇身前。

平菇还在迷茫,他的世界已经崩塌,支撑他的柱子断了。

卡卡:“你又算什么东西?你以为你打得过龙骨吗?”

龙骨笑笑的看着自己的小娇妻,现在,卡卡真的是他的人了。

白鸟:“我刚刚亲他只是演戏。”

卡卡:“噗哈哈就他脸皮薄成那样当然只能演戏了,可悲。”

平菇受不了卡卡这些言语,嘶吼的喊着。

平菇:“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我。”

理智线断了。

平菇昏厥在地上,白鸟连忙接住平菇。

卡卡:“咋?动手?”

龙骨:“跟昏厥的人打?好无聊~我的宠物饿了呐。”

卡卡:“别放出来,长的那么噁心。”

龙骨:“嗯哼~夫人说的都好。”

白鸟现在根本手足无措。

卡卡放开龙骨的手,笑笑的走向白鸟。

卡卡:“你的恋人昏了耶~好没用啊~是不是看到骨桑害怕了?”

白鸟理智线也撑不了多久。

他确实喜欢平菇,可是知道平菇深爱着弟弟,他只能扮演好兄弟的角色。

平菇再怎么爱卡卡,但卡卡失踪的时间一长,平菇摸不到实体,感情自然慢慢淡了。

感觉就是已经消失了,为何还要执念?但他还是不放弃救出卡卡的信念。

白鸟觉得虽然很不好意思卡卡,可这个机会怎么可能放过?

他开始闯进平菇的生活,试图取代卡卡的位置。

白鸟跟龙骨一样,不择手段。

龙骨羡慕平菇,白鸟羡慕卡卡。

龙骨嫉妒平菇,白鸟也嫉妒卡卡。

白鸟还在思考时,感觉胸口一痛。

他不敢相信的慢慢低下头看胸口,一把匕首。

卡卡冷漠的将匕首拔出,鲜血四溅。

卡卡虽嘴上说不爱平菇讨厌他,但是这个白鸟比平菇还要可恶。

白鸟口吐鲜血。

卡卡:“你以为你能取代我?他对你只是一时新鲜感而已~别妄想了。”

白鸟用最后力气抱着平菇,慢慢举起配剑。

龙骨以为白鸟想伤害卡卡连忙挡到卡卡身前。

实则上并没有。

配剑在平菇的脖子上停留,白鸟在平菇耳边说了句“我爱你”后切断了平菇的颈动脉。

鲜血狂喷,白鸟也不顾。

对卡卡说了句:“很可惜,但在他最有记忆时我是一直在他身边的,在他人生结束的最后一个月内我给他许多记忆,他才会慢慢忘记你,所以,我取代你了。还有很多人期待你回去,但绝对不是我,也 不 是 你 哥 哥。”

白鸟讽刺的笑卡卡,亲了已经断气的平菇。

最后举剑自刎。

卡卡握紧匕首,含泪的在白鸟身上狂刺几刀。

他还是忍不住,放声嘶吼大哭。

卡卡:“哥哥⋯哥哥⋯”

龙骨只是默默抱紧卡卡,任由他哭,任由他喊。

龙骨:“最后凑成我们的,还是你,平菇。”

平菇的眼角滑落了一滴泪,彻底安眠。


龙骨向各地发讯息表明,他与卡卡确定成婚为夫妻。

反对的讨伐者他也将毫不客气的对付那个人,那个领地。

有人问起平菇与白鸟的去向时,龙骨给的答案永远只有四个字。

“亡命鸳鸯。”

许多人认为平菇白鸟死了。

也有人认为这句话的意思是活要一起,死也要一起的隐世情侣。



----------

完结了闪人..

后面更文速度会慢到你直接忘记我的存在

没办法课业第一

寒辅连续五天上两堂同样的课直接阵亡

----------

姑姑说要是读完哈利波特英文版第一集

就买中文全套给我

真香但是我最烂的科目就是英文艸

(后面这边日常废话..可以找我聊天hhh)

闻人临熙_我曾见过光与影

光遇《我在霍格沃兹养鼻涕虫》

·HP背景,时间线在战争结束50+年后

·剧情没有逻辑保证,想到什么写什么

·标题随便起的,没有意义

·CPtag自己避雷


【有无关紧要的彩蛋:Alef篇】

——————————————————————


Crucis是什么?天上的南十字星座?还是巫师界的魔药商会大家族?都是,也都不是,至少对我来说,他只是个姓氏,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意义。


父亲终日沉溺在作画中,自我有记忆以来,关于父亲的记忆,总是携带着那个狭小昏暗的画室,地上的颜料桶脏兮兮的,地板也溅满了发黑氧化的颜色,画布上描绘的永远只有一个主题——紫...

·HP背景,时间线在战争结束50+年后

·剧情没有逻辑保证,想到什么写什么

·标题随便起的,没有意义

·CPtag自己避雷


【有无关紧要的彩蛋:Alef篇】

——————————————————————


Crucis是什么?天上的南十字星座?还是巫师界的魔药商会大家族?都是,也都不是,至少对我来说,他只是个姓氏,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意义。

 

父亲终日沉溺在作画中,自我有记忆以来,关于父亲的记忆,总是携带着那个狭小昏暗的画室,地上的颜料桶脏兮兮的,地板也溅满了发黑氧化的颜色,画布上描绘的永远只有一个主题——紫色鸢尾花中的黄裙少女。

 

在大片大片盛开的紫色鸢尾花中,有一头银色长发的女孩,她身着浅黄色长裙,背对着所有人,任风肆意吹起裙摆。

 

我问父亲:爸爸?这是谁啊?

 

父亲伸出手,抚摸着我的头,和画中的少女一样颜色的头发:是爸爸对不起的,想说抱歉,也永远没有机会的人。

 

没人告诉我那是谁,但其实我知道的,那个少女,一定就是我的母亲吧,我不懂的是为什么没人肯告诉我,但我不会去问的,因为父亲他,总是用着悲伤的眼神看着每一副完成的画。

 

我开始偷偷模仿父亲画画,父亲永远只画她的背影,而我想描绘出她的模样,可我从来不知道她的样子,她有着怎样的五官?大眼睛还是小眼睛?她的鼻梁是什么形状的?她的嘴唇是怎样的?她是否爱笑?她是否温柔?——于是我的画布只有一个没有五官的女人。

 

端坐的,有一头银色长发的女人,某一天拥有了五官,一双桃花的蓝色大眼睛,像切割极好的宝石镶嵌在上面,小巧却有些塌的鼻子,温柔噙笑的嘴巴,涂着浅浅的口红,脸上有一些雀斑,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

 

她是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原来,长这个模样啊……

 

十一岁那年我在图书馆见到了和我母亲一样的眼睛,一双漂亮的,切割极好的蓝宝石眼睛,那一刻我知道,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该保护什么,我该爱什么。

 

他总是躲闪别人的目光,却乐于用那双眼睛注视我,这是只有我和Teth才有的特殊待遇,但似乎我也变得小气了起来,经常截过他的眼神,甚至吝啬分给和我一起长大的Teth。

 

“Alef,我劝你早下手,别人都是傻子瞎子我可不是,他以后绝对会被簇拥到你挤都挤不进去,趁着他还是块原石,赶紧把在手里吧兄弟,我只能提点你到这了。”十分聪明的那个女人在某天这么说了。

 

她说得对,我看着在月光下和约瑟芬奴一起玩的他,感慨青梅竹马的眼力,我有这个自信,我们是心意相通的,我能感受到他逐渐升高的体温,和对我突如其来告白的无措,对,就是要他无法思考!

 

那时的我根本就不会想到,我与他,最后竟然会成这种局面,我不愿意承认,却又无比真实的局面。

 

“Alef……”坐在沙发上的父亲面色灰暗却有几分狂喜,壁炉的火光映在他的侧脸,破败又疯狂,而他站在我父亲面前,背对着我,一如曾经的那些画,看不到脸,看不到表情,唯有那挺直的脊背和攥紧的双拳。

 

“Alef,他是你的哥哥,你的亲生双胞胎哥哥!他还活着!他居然还活着……!”

 

——1天前

 

Teth拎着行李箱一脚踹开了Dalerh宿舍大门:“嘿!兄弟!行李收拾好了吗?!Alef那小子已经在外面等我们了哦!可别忘了今天要去他家呢,他爸爸可会烤鸡了!一会一定要大吃一顿!”

 

Dalerh一边答应着,White突然凑过来:“诶!什么什么呀?!要去格兰芬多之星家吗?我也想去耶,带我一个吧!好就这么说定了!”

 

根本不给反驳的余地和时间,聒噪的鸟收拾好行李戴上帽子就扒拉住Teth:“我们快出发吧,我迫不及待了呢!我亲爱的小Teth,格兰芬多之星家里的东西肯定很好吃吧!”

 

“你要不要这么明显哦Caelum家的逆子,你已经逆到圣诞节都不回去陪你可怜的老父亲了吗?”Teth没好气的抱手,侧身躲开那个北欧人。

 

“呼——”White吹了个口哨:“没想到小姑娘还挺消息灵通,知道不少啊。”

 

White在之后显得有些不愿和她接触,拉开了一段距离摆摆手:“好啦,我知道你们不欢迎我,你还要为你亲爱的青梅竹马兄弟守护爱情对吧?别那么戒备我,我已经出局了哦,比起已经掉毛的鸟儿,你该警惕地上的毒蛇,那种陈其不备咬你一口的坏东西。”

 

White走了,没有跟他们去Alef家,他搭上了回北欧的船,本下定决心跟着的Lamel也因为一封信放弃了跟随,转而搭上回家的车。

 

一切都正好,一切都顺利。

 

最初的三人难得又如初一般凑在一起,火车上得到过程相对愉快,Alef擅长逗人开心,看着青梅竹马的二人,Dalerh恍惚,如果……自己也是正常的生活在他们之中,是不是也会像这样,有几个好友……普通的…而不是…

 

堆砌到天花板的书,复杂难懂的魔咒,日复一日的决斗训练,空旷冰冷的房间,永远不会拉开的窗帘,满脸憎恶的外祖父,愁容叹息的管家,逼仄窒息的空气……

 

“喂——!Dalerh!想什么呢?”Alef在他面前拍手把他唤回神:“在问你要不要巧克力呢,等下卖东西的大婶就走了哦。”

 

售货员瞪了他一眼。

 

“抱歉,那我要两盒巧克力蛙,谢谢。”

“刚才在想什么呀?我和Teth叫你好多声呢。”

“……啊,没什么,就是,在想……你的爸爸妈妈是什么样的人,我这样贸然前去,不会让他们讨厌吧。”

 

“哦!哦!”Alef叫起来,脑回路迅速从【他怕我父母不喜欢他】到【他想获得未来爸妈认可】,于是脱口而出:“婚礼要不要试试东方特色的!我觉得旗袍很漂亮!”

 

“你有病吧!”Teth给了他一拳。

 

Alef从桌下爬回来,揉着挨了一拳的脸颊:“别担心,我爸不会讨厌你的,他脾气很好,至于我妈妈,她在我出生时就过世了,我后妈眼里只有工作,不在家的。”

 

“你……母亲。”Dalerh抿嘴,他果然没有母亲,父亲甚至再婚了,那个男人忘却了一切,又和别的女人结婚,幸福的过着自己的人生……不可原谅!

 

Alef把手垫在脑后,后仰看着车顶:“你知道吗?你的眼睛很像我母亲,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这么觉得,就在想,这个人一定就是我这辈子都要保护的人,对你,我总是有莫名的亲近感,我总觉得我们应该早就在一起…啊!我不是哄你哦!我是真的这么觉得的!我们一定是命中注定的一对,自从遇到你之后,我觉得有什么缺失的东西被补全了,很不可思议……我从来没有过这种心情……”

 

Dalerh只是看着,什么也不说,他慢慢别过脸看向窗外,耳根红透。

 

Teth:“我不应该在这里我应该在车底,妈的。”

 

Crucis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豪华气派,作为巫师界最大的魔药商,有个和Cepheus家一样大的令人迷路的庄园不过分,但眼前这栋房子,充其量只是个带院子的小别墅,浅黄色的墙壁,深紫色的屋顶,门前小院种满了紫色鸢尾花,白色的木栅栏把它们圈起来,小小的信箱上有一只拇指大的獾摆件。

 

一个消瘦的男人正在给鸢尾浇水,这周围用了魔法控制这小片地方,令它四季如春,周围的雪一点没落上去,散发着温暖气息。

 

“爸爸!我把他们带回来了!”Alef喊一声向男人跑去,男人抬起头,一张和自己七分像的脸露出来,Dalerh突然就明白了外祖父看到自己时的痛苦。

 

啊,原来这张脸是遗传了这个男人……

 

他变得想吐,胃里止不住的翻腾,恨意、恶心、自我厌恶接踵而至,他甚至想不管不顾的直接给他一个索命咒。

 

男人和Alef交谈几句,顺着儿子指的方向看去,在看清Dalerh那刻,手中的水壶掉在地上,泼湿了鞋子。

 

晚饭在诡异的气氛中度过,Alef用当初Dalerh 糊弄的那套话和父亲解释,他勉强认同了,眼神却时刻打量Dalerh,尤其是那双眼睛。

 

儿子和他那个诡异的同学去玩了,Commire·Crucis打开画室的门,坐在这间堆砌满画框的房间里,银发的女孩各式各样的背影,唯有正中间那副,笔法稍显稚嫩的画框上,女人有了正脸。

 

那是Alef年幼时,模仿自己画下的,那孩子即使不问不说,他心里应该是清楚的,画上的女人是谁,但他从未见过她的容貌,无论如何都画不出她的容颜,于是,在某天,发现了这幅画的自己,帮他添上了他母亲的容貌。

 

“那个女人,叫Alice·Cepheus,是吧?”身后响起冷硬的声线,Commire·Crucis抬头,与儿子拥有相同容貌的孩子踏入画室,关上了门,他看着眼前的孩子,眯着视力日渐低下的眼睛:“告诉我吧,你究竟是谁?”

 

那孩子深吸一口气,看起来像在平复自己的情绪,他双拳攥紧:“Dalerh,Dalerh·Cepheus,母亲叫Alice·Cepheus,后来叫Alice·Crucis,是麻瓜出身的女巫,在我出生时……因为可恨的人,死去了,我一直不知道父亲是谁,被外祖父抚养长大。”

 

Commire·Crucis怔怔看着他,嘴巴因为惊讶忘记合拢,下唇微微颤抖,神色变得灰暗,却又有一丝狂喜,喃喃自语:“你是失踪的那孩子……失踪的…那…还活着……你还活着……你是失踪的那孩子你还活着!!!”

 

Dalerh死死咬合后槽牙,攥紧的拳头指甲几乎刺破手心,而买完点心回来的Alef直接推开门,打断了他们的谈话,Commire·Crucis看着进来的儿子,难掩狂喜:“Alef,他是你的哥哥,你的亲生双胞胎哥哥!他还活着!他居然还活着……!”

 

Alef手中的购物袋应声落地。


是暮暮子

不知道为什么总之磕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总之磕到了

菌汤火锅

趁没人发一些雷人和泥塑

按时间顺序来  都是这两天的睡前摸鱼【?】画风台风过境

第一张最后一张是我oc是一对只是画风有点不一样🙏🏻】

中间有张叠叠乐

趁没人发一些雷人和泥塑

按时间顺序来  都是这两天的睡前摸鱼【?】画风台风过境

第一张最后一张是我oc是一对只是画风有点不一样🙏🏻】

中间有张叠叠乐

区欠耳日

是现任霞谷双子设定


刺头(Samekh/爱琴海)


出现的服饰:平菇头发,红狐狸面具/黑脸面具,白金斗/蝙蝠斗,武士裤,王室权杖,王子季项链。霞谷王室服。


常年装饰:二号身高,霞谷王室服。

设定:现任的霞谷长老,亲民而有礼,性格理性一心只想搞事业的996社畜老板。常年竞争最受欢迎的长老榜首。但也因为自身性格而优柔寡断,在做某些决定时常常犹豫不决。和千鹤关系良好,也认识屾山。据说曾经进入过预言山谷,却被向导判断为其尚且没有资格进入。这其中大部分的原因也许是爱琴海那个已经被通缉好几年的哥哥。其实和哥哥关系很好,但辞职信至今是其心头大恨,毕竟这一举导致是导致他天天加班的根源。曾经在...

是现任霞谷双子设定


刺头(Samekh/爱琴海)


出现的服饰:平菇头发,红狐狸面具/黑脸面具,白金斗/蝙蝠斗,武士裤,王室权杖,王子季项链。霞谷王室服。


常年装饰:二号身高,霞谷王室服。

设定:现任的霞谷长老,亲民而有礼,性格理性一心只想搞事业的996社畜老板。常年竞争最受欢迎的长老榜首。但也因为自身性格而优柔寡断,在做某些决定时常常犹豫不决。和千鹤关系良好,也认识屾山。据说曾经进入过预言山谷,却被向导判断为其尚且没有资格进入。这其中大部分的原因也许是爱琴海那个已经被通缉好几年的哥哥。其实和哥哥关系很好,但辞职信至今是其心头大恨,毕竟这一举导致是导致他天天加班的根源。曾经在黑石研究上和哥哥吵过架,也希望能加速其研究。但在被强行捆到圣岛吹了一天的海风后,也突然有点理解自己的哥哥,现在在向更好的统治者方向努力奋斗着。在王殿里养了一只鸟,取名为紫罗兰。据说和哥哥的宠物关系很好。


平菇(飞跃鲲鹏的温柔旅人/Samekh/紫丁香/林森)


出现的服饰:红狐狸面具/黑脸面具/福娃面具/凤凰面具,白金斗/粉斗/白斗/王子围巾,武士裤/鲲鹏连体衣/霞谷阔腿裤,耳坠/贝壳/星星耳机,王室权杖/篝火。霞谷王室服。


常年装扮:一号身高,红狐狸面具,粉斗,武士裤,贝壳,篝火。

设定:被好弟弟通缉多年的哥哥(?),霞谷在逃长老,成年考那天去了伊甸就一去不复返的神经病。是屾山的男闺。性格过于开朗,有八分千鹤曾经的狂妄与两分独属于自己的脑瘫,其实是内心极其天真的浪漫旅人。因为不想和弟弟争权,主要是不想当社畜,还特意写了一份辞职信,导致爱琴海一怒之下通缉至今。极其喜爱光明生物,也是黑石科技的抵触派。试图顺走千鹤的鲲鹏,发现后被爱琴海追杀了半个霞谷,因为屾山的被迫出手得以逃脱。在自己独自旅行至飞行季地图后,领悟到属于自己的称呼。“飞跃鲲鹏的温柔者。”本名紫丁香,因为嫌弃这个名字为自己取名为林森,虽然很多人还是喜欢叫他紫丁香。现苟在魔法方舟,是霞谷巡逻队的头号通缉对象。在雨林里养了一只白冥龙,给他取了弟弟差不多的名字叫爱情海。



罪吃吃吃吃清

把之前画的先发一下,今天晚上再继续更。嗯

把之前画的先发一下,今天晚上再继续更。嗯

BUG.把嗝口羊
Out in the blue...

Out in the blue,

追逐直至迷惘,

Out in the blue,

追逐直至迷惘,

小黄sy
《脑切片》印刷调查,规格为B5...

《脑切片》印刷调查,规格为B5大开本200P以上全彩印刷,将收录@小黄sy 30P左右彩色插图与@白璧追欢 从2020年至2022年所有未成册菇卡相关短篇(约20篇左右共15w字)

详情链接请看@白璧追欢 首页

《脑切片》印刷调查,规格为B5大开本200P以上全彩印刷,将收录@小黄sy 30P左右彩色插图与@白璧追欢 从2020年至2022年所有未成册菇卡相关短篇(约20篇左右共15w字)

详情链接请看@白璧追欢 首页

暮

菇卡妈咪们,你们是不是遗忘了一个群,帆布包的那个(小声)已经等一年了呜呜

[图片]


菇卡妈咪们,你们是不是遗忘了一个群,帆布包的那个(小声)已经等一年了呜呜


白璧追欢
《脑切片》印刷调查,规格为B5...

《脑切片》印刷调查,规格为B5大开本200P以上全彩印刷,将收录@小黄sy 老师30P左右彩色插图与本人从2020年至2022年所有未成册菇卡相关短篇(约20篇左右共15w字),如想贝勾买请填写以下表格,更多请加君羊询问。

问卷点我 

《脑切片》印刷调查,规格为B5大开本200P以上全彩印刷,将收录@小黄sy 老师30P左右彩色插图与本人从2020年至2022年所有未成册菇卡相关短篇(约20篇左右共15w字),如想贝勾买请填写以下表格,更多请加君羊询问。

问卷点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