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菊星恋爱进行时

66浏览    25参与
星野美空
  𝓜𝓮𝓻𝓻𝔂 𝓒...

  𝓜𝓮𝓻𝓻𝔂 𝓒𝓱𝓻𝓲𝓼𝓽𝓶𝓪𝓼🎄

“小美,圣诞快乐~那个……我可以邀请你跳支舞吗?”

“当然可以。”

  𝓜𝓮𝓻𝓻𝔂 𝓒𝓱𝓻𝓲𝓼𝓽𝓶𝓪𝓼🎄

“小美,圣诞快乐~那个……我可以邀请你跳支舞吗?”

“当然可以。”

星野美空
“小美,这么冷的天怎么没有戴手...

“小美,这么冷的天怎么没有戴手套啊。”

“感觉拿东西不太方便。”

“我帮你拿就好了喵。”

“英二不也没戴手套,还说我。”

“我是为了牵着你方便~”

后来就是他牵着我,把两个人的手都塞进了他大大的棉服口袋里。

有他在的冬天,我想我永远都不会觉得冷。

“小美,这么冷的天怎么没有戴手套啊。”

“感觉拿东西不太方便。”

“我帮你拿就好了喵。”

“英二不也没戴手套,还说我。”

“我是为了牵着你方便~”

后来就是他牵着我,把两个人的手都塞进了他大大的棉服口袋里。

有他在的冬天,我想我永远都不会觉得冷。

星野美空

  🤍🧸𝓗𝓪𝓹𝓹𝔂 𝓑𝓲𝓻𝓽𝓱𝓭𝓪𝔂 𝓽𝓸 𝓔𝓲𝓳𝓲 𝓚𝓲𝓴𝓾𝓶𝓪𝓻𝓾🧸🤍

         夢ならば覚めないで

         あなたと過ごした時 永遠の星となる......


  🤍🧸𝓗𝓪𝓹𝓹𝔂 𝓑𝓲𝓻𝓽𝓱𝓭𝓪𝔂 𝓽𝓸 𝓔𝓲𝓳𝓲 𝓚𝓲𝓴𝓾𝓶𝓪𝓻𝓾🧸🤍

         夢ならば覚めないで

         あなたと過ごした時 永遠の星となる

                                  ⚠️ 梦要素⚠️

英二、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今天是你的生日,也是我们在一起的第471天,很开心能为你庆生,愿你永远可以保持对生活的热情和快乐。

因为是和你在一起后才开始吃谷的,所以东西并不多,这次挑了一些比较喜欢的来拍,我的心意英二肯定都有感受到吧!况且这才是第二次陪你过生日,以后还要为你庆祝很多很多个生日,每年都会越来越好的。

虽然在作者那里你已经被冷落了十多年,但对于我来说,你是永远的主角,是我想要珍视一生的爱人。这一年多以来,你渐渐融入了我的生活,想你爱你已经成为习惯,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希望你陪伴在我身边,当然你也确实做到了,有英二陪伴着的自己真的比以前坚强乐观了不少。经常看到有人形容你是团队中小太阳一般的存在,对我来说也是一样的,你就像太阳一样温暖着我,虽然总是会抱着我撒娇说着需要充电,我又何尝不是呢,英二的笑容和拥抱给了我无限的动力,变得更好的动力。

“看你这表情,也不像是不喜欢的样子,平时一见面就抱着我不肯撒手的,怎么今天这么呆,兔女郎版的女友很烫手吗?”

最后,再次祝我的爱人菊丸英二生日快乐!

星野美空
“小美,现在教室里只剩我们两个...

“小美,现在教室里只剩我们两个人了🥺”

“……再不去换衣服下节课要迟到了。”

然而他并没有因为我的话而退开半步,反倒一手撑着桌边,另一只手捧着我的脸颊,慢慢靠近着,眼神温柔到几乎要把我融化。

“小美,我想吻你,可以吗?”

他清亮好听的声音此刻比平时少了几分活泼,多了几分温柔,我的心脏砰砰跳了起来。

“嗯……”

迟就迟吧,至少这一次,我愿意为眼前的他和自己的内心而妥协。

(冒泡补个夏天没来及发的)

“小美,现在教室里只剩我们两个人了🥺”

“……再不去换衣服下节课要迟到了。”

然而他并没有因为我的话而退开半步,反倒一手撑着桌边,另一只手捧着我的脸颊,慢慢靠近着,眼神温柔到几乎要把我融化。

“小美,我想吻你,可以吗?”

他清亮好听的声音此刻比平时少了几分活泼,多了几分温柔,我的心脏砰砰跳了起来。

“嗯……”

迟就迟吧,至少这一次,我愿意为眼前的他和自己的内心而妥协。

(冒泡补个夏天没来及发的)

星野美空
“小美,万圣节快乐!不给零食就...

“小美,万圣节快乐!不给零食就捣蛋!”

“零食有的是,已经提前为英二准备了很多不同口味的糖果,不过在此之前,要不要先来和我一起品尝一下😈的禁果?”

“小美,万圣节快乐!不给零食就捣蛋!”

“零食有的是,已经提前为英二准备了很多不同口味的糖果,不过在此之前,要不要先来和我一起品尝一下😈的禁果?”

星野美空
每一节课下课后,老师都还没走...

  每一节课下课后,老师都还没走出教室,后座的英二就会扑上来环住我的肩膀在我脸旁边蹭。

   “小美我好累好饿好想你~”

  “我也想英二,不过你饿了累了我可不信,要不然怎么还有力气扑上来?”说完投喂了今天带给他的小熊饼干。

  “我想这就是爱的力量吧,让我想要迫不及待地拥抱你嘿嘿!”吃到饼干的英二仿佛瞬间充满了电,又开心地蹭了蹭我。

  “上课偷吃巧克力了吗嘴巴这么甜?”

  “哪有!都是我的真心话~那个那个,社团活动结束后咱们去新开的那家甜品店吧!我昨......

  每一节课下课后,老师都还没走出教室,后座的英二就会扑上来环住我的肩膀在我脸旁边蹭。

   “小美我好累好饿好想你~”

  “我也想英二,不过你饿了累了我可不信,要不然怎么还有力气扑上来?”说完投喂了今天带给他的小熊饼干。

  “我想这就是爱的力量吧,让我想要迫不及待地拥抱你嘿嘿!”吃到饼干的英二仿佛瞬间充满了电,又开心地蹭了蹭我。

  “上课偷吃巧克力了吗嘴巴这么甜?”

  “哪有!都是我的真心话~那个那个,社团活动结束后咱们去新开的那家甜品店吧!我昨天已经做好功课啦,小美一定会喜欢的~还有还有……”

  直到上课铃声响了,英二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了我。

  “十分钟过得好快喵!我还有很多话想和你说呢~我给你传纸条!”

  “不可以,要认真听课,今天周五呀,有什么话可以来我家慢慢跟我说。”

  “耶!!”

  “菊丸??”讲台上传来老师不解的声音。

  “啊,果咩果咩……”

  噗……这个笨蛋……

星野美空
“已经尽可能的放慢了脚步,却...

“已经尽可能的放慢了脚步,却还是这么快就到了喵……”

“是啊,和英二在一起后,才明白了「明天见」所包含的不舍与幸福。”

那再抱一会儿吧,再感受一会儿彼此的心跳,只有五分钟也好。 


 

“已经尽可能的放慢了脚步,却还是这么快就到了喵……”

“是啊,和英二在一起后,才明白了「明天见」所包含的不舍与幸福。”

那再抱一会儿吧,再感受一会儿彼此的心跳,只有五分钟也好。 

星野美空
绚丽的烟花在最高处相继绽开,...

  绚丽的烟花在最高处相继绽开,我转过身去喊他“英二快看紫色的那朵好……”话还没说完,他便吻了上来,像是怕我抗拒逃脱一般,用手固定住了我的后脑。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唇却因喝了冰凉的果饮带着丝丝凉意,好舒服…


  “其实……去年就想这样做了喵,只是那时候才正式交往没几天,怕吓着小美。”几秒钟后,他放开了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吐着舌头笑着,脸颊还有未褪去的红晕,时不时用那双灵动漂亮的猫眼瞄瞄我,难道是担心自己刚才的举动让我生气了吗?

  “其实,去年英二来吻我,我也不会拒绝哦~。”我眨眨眼笑着对他说道。......


  绚丽的烟花在最高处相继绽开,我转过身去喊他“英二快看紫色的那朵好……”话还没说完,他便吻了上来,像是怕我抗拒逃脱一般,用手固定住了我的后脑。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唇却因喝了冰凉的果饮带着丝丝凉意,好舒服…

 

  “其实……去年就想这样做了喵,只是那时候才正式交往没几天,怕吓着小美。”几秒钟后,他放开了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吐着舌头笑着,脸颊还有未褪去的红晕,时不时用那双灵动漂亮的猫眼瞄瞄我,难道是担心自己刚才的举动让我生气了吗?

  “其实,去年英二来吻我,我也不会拒绝哦~。”我眨眨眼笑着对他说道。

  “诶!?真的!?啊啊啊好可惜啊!”听完我的话,他先是瞪大了双眼然后撒娇一般地嚷嚷起来,感觉下一秒就会抓耳挠腮了,果然和想象中的反应一样可爱。

 

  话说回来这是第三次一起来烟火大会了呢,第二次以恋人的身份,第一次在烟花下接吻。

  “英二,明年还是要一起来看烟花哦。”

星野美空

  恋爱一周年啦~文案太长这边就不发了😉总之很爱你,希望我们的爱能和这99朵白玫瑰的花语一样,天长地久、付出所有。

  

  恋爱一周年啦~文案太长这边就不发了😉总之很爱你,希望我们的爱能和这99朵白玫瑰的花语一样,天长地久、付出所有。

  

星野美空
好久不上这边了,来更点点🥺...

好久不上这边了,来更点点🥺

⚡️网球王子菊丸英二梦女向注意避雷⚡️


时间线是中学一年级

  “菊丸同学……菊丸同学?”

  “啊……怎,怎么了喵?”

  “我脸上是有什么不妥吗?”

  “诶,怎么会!非常可爱啊!”几乎是下意识脱口而出后,菊丸突然涨红了脸。

  “谢谢菊丸同学的夸奖,看你一直盯着我,我还以为脸上有什么不妥呢。”

  “……谢谢星野同学给我讲题,我突然想起来昨天约了大石讨论最新阵容,他现在应该在等我了!我先走了nya!”......


好久不上这边了,来更点点🥺

⚡️网球王子菊丸英二梦女向注意避雷⚡️


时间线是中学一年级

  “菊丸同学……菊丸同学?”

  “啊……怎,怎么了喵?”

  “我脸上是有什么不妥吗?”

  “诶,怎么会!非常可爱啊!”几乎是下意识脱口而出后,菊丸突然涨红了脸。

  “谢谢菊丸同学的夸奖,看你一直盯着我,我还以为脸上有什么不妥呢。”

  “……谢谢星野同学给我讲题,我突然想起来昨天约了大石讨论最新阵容,他现在应该在等我了!我先走了nya!”

   啊,跑掉了~这是第二次了呢,难道猫咪真的是种会害羞的生物吗?还有,应该要麻烦大石同学再给他讲解一遍那道题了。

星野美空
菊丸英二梦女向注意避雷⚡️ “...

菊丸英二梦女向注意避雷⚡️

“我爱你”


菊丸英二梦女向注意避雷⚡️

“我爱你”


星野美空

樱花う いう(4)

当粘人的、孩子气的奶猫成熟起来的时候,它威风凛凛的样子也确实有着唬人的效果。

星野正想擦一擦额梢的汗珠,一张泛着樱花香气的纸巾先一步递到她的眼前,她一抬头,便看见菊丸粲然的笑靥。

菊丸伸了个懒腰,“总算是把这小家伙安顿好了。”

星野站在他肩侧半步的距离,与他一同目送着和蔼的老人怀抱着被菊丸养的油光水亮的猫咪走在夕阳的余晖中。

看起来煞是岁月静好。

其实在他们身后的美和子眼中,眼前的少男少女也当得起这样一句。

她招呼着两人来品尝新鲜出炉的小甜品。

“咖啡还是奶茶?”

“美空嗜甜吧,奶茶麻烦多加一包砂糖。”

菊丸下意识地脱口而出,然后意识到自己有些喧宾夺主,有些局促地看向星...

当粘人的、孩子气的奶猫成熟起来的时候,它威风凛凛的样子也确实有着唬人的效果。

星野正想擦一擦额梢的汗珠,一张泛着樱花香气的纸巾先一步递到她的眼前,她一抬头,便看见菊丸粲然的笑靥。

菊丸伸了个懒腰,“总算是把这小家伙安顿好了。”

星野站在他肩侧半步的距离,与他一同目送着和蔼的老人怀抱着被菊丸养的油光水亮的猫咪走在夕阳的余晖中。

看起来煞是岁月静好。

其实在他们身后的美和子眼中,眼前的少男少女也当得起这样一句。

她招呼着两人来品尝新鲜出炉的小甜品。

“咖啡还是奶茶?”

“美空嗜甜吧,奶茶麻烦多加一包砂糖。”

菊丸下意识地脱口而出,然后意识到自己有些喧宾夺主,有些局促地看向星野,而对方微微颔首,完全认同他的行为。

“哎呀呀,要不是你们一开始说是同班同学,我都以为美空带了自己的小男朋友来呢。”

美和子调侃道,星野但笑不语,菊丸却像被戳破了心思,佯装看向窗外,耳尖却已经烫得发红。

享用了美味的下午茶,菊丸照例将星野送到家门口——这似乎已经成为二人心照不宣的共识,在门口把并不算重的背包递给星野之后,他似乎还有些不舍,不过最终还是招了招手。

“呐,明天见啦喵!”

“明天见!”

 

星野有着不符合同龄人的睿智和成熟,这大抵与她良好的家教密不可分,自幼浸淫于古典音乐和历史古籍之中,难免沾染上更为通透的书卷气。

所以对她而言,菊丸是生命中少见的亮色。

少年人的鲜活与炙热在他的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却又有着不符合孩子气外表的体贴与温柔,对方望向自己眼中不加掩饰的好感和喜悦怎么也藏不住——菊丸也没有藏着掖着的打算。

只是…还是不够稳重吧。

星野叹了一口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气,就在下一秒被加奈子捕捉到了。

“美空酱,朗朗乾坤,阳光明媚的叹什么气嘛,我和你说——”

对方悄悄勾了勾指尖。

“听说今天下午是网球部新人之间的对抗赛,一定——我是说绝对有很多帅气的男孩子!”

“我…”

星野眉间一皱,一股不好的预感促使她想找个借口堵住好友的话。

“不许说你没空,美空酱,陪我去看比赛啦好不好,你想想,湛蓝的苍穹,明媚的骄阳和尽情挥洒汗水的少年诶!”

“好啦,我陪你去就是了。”

星野自知拗不过好友的三寸不烂之舌,干脆应承了下来。

英二好像也是网球部的吧,也不知这样的驱动念头占了几分,上课铃便打断了她的遐想。

只不过,陡然增长出几分不知名的期待。

 

加奈子的消息从未有过纰漏,当两人做完值日赶到网球部的训练场时,激烈的比赛已经开始了。

“那位是1班的手冢国光,也是最有可能成为新一任队长的人;他旁边的是2班的大石秀一郎,相当的稳重呢;咦,旁边红发的是…”

“英二,菊丸英二。”

星野喃喃道,只是她的耳畔已经听不进好友的絮絮叨叨,满眼只剩下了场上奔跑的少年。

与平素在教室的活跃不同,在网球场上,菊丸的多动转变为灵活与敏捷的代名词,他的足尖轻点,眨眼的功夫便从极左转向极右,顺势兜住对面飞来的网球;几乎是在接住的瞬间,拍借了凌空的惯性,反重力地落在另一只手上,而他的身体也以灵活到不可思议的弧度弯折到未曾预料的方位,顺势截下偷袭的旋转球。

豆大的汗水从他的额梢滑落,然而那双靛蓝色眼中的执拗从未改变,恍惚间星野看到了许多个似曾相识的画面,寒夜独点的夜灯,夕阳流经的傍晚,她亦是在无数个寒来暑往中,为了那一份热爱而风雨无阻,执着坚守。

“英二认真的样子,还蛮少见的是不是?”

不二惯有的温柔嗓音在星野身边响起,“虽然猫咪总是很慵懒的模样,但它们却凶猛的狮豹同属于猫科动物。”

“英二他…”

“英二一旦认真起来,便会全身心地投入进去,对待网球是这样,其他的,也是如此。”

“不二,到你了。”

手冢冲星野一颔首,不二对她挥了挥手,两人便朝着训练场走去。

星野的目光再次落到赛场之中,不二的话始终在她脑海中反复回荡,随着菊丸最后的博力一击,两人的比分最终定格在7:5上。

而当比分出来的刹那,星野提悬的心也归到实处,情不自禁地露出舒心的微笑,恰到好处地对上看过来的菊丸。

两人都微微一愣,紧接着菊丸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栅栏小跑着过去。

“不是,他怎么还有体力啊?”

被他虐得体无完肤的对手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大概是因为想去见重要的人吧,你觉得呢,手冢?”

“准备比赛了。”

 

队友们的对话菊丸是听不见了,他走到栅栏面前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生出一丝“近乡情怯”的心情,期期艾艾地问:

“美空怎么会过来看比赛?”

星野耸了耸肩,“陪加奈子来的,不过她不知道又跑去看谁了。”

菊丸得到意料之中的答案,但心底还是有着难以掩饰的失落感。

“不过,倒是意外的看见了一场相当精彩的比赛呢,冠军先生。”

星野的下一句话轻而易举地调动回他得胜的喜悦,菊丸挠了挠后脑勺,脸颊的OK绷因汗水的摩擦有些脱落。

“别动,”星野注意到这一点,拿着纸巾从栅栏的间隙擦拭对方脸颊上的汗水。

对方近在咫尺的馨香钻入菊丸的鼻尖,他忽而觉得心口有些发痒,一句“好了”随着她轻轻点过ok绷的动作落下,却在收手的刹那,被另一只有力、同样布满厚茧的手掌捉住。

星野一愣,但对上那双靛蓝眸色中的认真,她顿了顿,并没有挣扎,只是回看了过去。

两相灼灼的冶色相遇,都在彼此眼中看到对方的身影。

菊丸的耳尖烫得绯红,但他的目光却丝毫没有转移的意思,方才还在网球场上叱咤风云的少年,此刻卸下满身紧绷的攻击性,小心翼翼地攥着她的手腕。

星野张了张口,菊丸却先一步开了口,“美空,我有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他的尾音有点颤抖,掌心的力道略微加重。

“你说。”

星野不躲不避,她的目光温柔,却有什么在心底沉淀,漾起微微的波澜。

“那么,”菊丸踌躇了几秒,而后以无比坚决的口吻继续,“我可以,拥有一个追求美空的权利吗?”

星野陷入了沉思,对于菊丸而言,这短暂的几秒无异于一个世纪那般漫长。

而在下一秒,对方绽开了无比灿烂的笑容——一如他那日傍晚偶然窥见的姝色一般,蓬勃、张扬、热烈而永远充满生机。

他掌心的手腕如一尾游鱼曳入莲池,星野退开半步,偏了偏脑袋,难得娇俏地眨眨眼: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即使在深秋,菊丸却错觉眼前有纷扬的樱花簌簌而落,灌了他满怀。

 

注释:

[1] 塞壬,古希腊神话中人首鸟身的怪物,曾经试图以歌声迷惑往来的水手,但英雄奥德修斯(史诗《奥德赛》的主角)未受其干扰。因为菊丸擅长历史故有此一用。

[2] 十二单:日本公家女子传统服饰中最正式的一种,也是现代日本皇室女性在神道祭礼、婚礼、即位式等庆典的正式礼服,以及葵祭斋王代的礼服。

[3] 在希腊神话中掌管音乐的主神阿波罗和牧羊人之间有一场关于音乐的决斗。

星野美空

樱花う いう(3)

校园文化祭拉开了序幕。

“不二不二,快点快点,赶不上了啦!”

菊丸一边飞速从小道中避闪着杂灌草木,一边还时不时倒走着回头,冲不二挥手。

校园文化祭开在周末,好巧不巧地和网球部的日常训练撞在了一起,因此匆匆结束训练的两人着急忙慌地往纪念场赶。

“英二…星野的乐队表演是在什么时候?”

不二断断续续的声音从林荫缝里漏出。

“大概…啊!就是现在!”

菊丸抬手看了眼腕表——要知道他素来并没有带腕表的习惯,不二没有点破这一点,只是半眯起眼。

“好像,开始了。”

两人的步子销匿在道路的尽头,菊丸一手半掩在额梢,遮住过分刺目的斜阳,目光却不顾余下挡无可挡的灼阳摧眼,朝着舞台中央望去。

星野...

校园文化祭拉开了序幕。

“不二不二,快点快点,赶不上了啦!”

菊丸一边飞速从小道中避闪着杂灌草木,一边还时不时倒走着回头,冲不二挥手。

校园文化祭开在周末,好巧不巧地和网球部的日常训练撞在了一起,因此匆匆结束训练的两人着急忙慌地往纪念场赶。

“英二…星野的乐队表演是在什么时候?”

不二断断续续的声音从林荫缝里漏出。

“大概…啊!就是现在!”

菊丸抬手看了眼腕表——要知道他素来并没有带腕表的习惯,不二没有点破这一点,只是半眯起眼。

“好像,开始了。”

两人的步子销匿在道路的尽头,菊丸一手半掩在额梢,遮住过分刺目的斜阳,目光却不顾余下挡无可挡的灼阳摧眼,朝着舞台中央望去。

星野已经站在了舞台中央,她一改往日靓丽的短裙,换上了纹饰繁缛的十二单[2],绸缎般的长发挽成古典的发髻,一颦一笑之间,厚重的历史感隐匿在歌声之中,娓娓道来那些光年中的碎沙。

大抵是裙摆上的樱花迷了眼,哪怕是阿波罗和牧羊人的比拼[3],也不会如此刻这般摄人心魂。

在他发愣的间隙,陡然对上那双石榴色的剪水秋眸,对方微微抿唇,恰到好处地落下最后一个高音。

雷鸣般的掌声在短暂的静默后从四方响起,砸得菊丸耳膜生疼,尖叫和欢呼声此起彼伏,还有数不胜数的花束流星般坠入舞台。

“英二?”

“喵?”

菊丸看到星野走来的时候,下意识地退后半步,舞台上的女孩璀璨夺目,走下后台的她则愈发明艳逼人。

“我这样很奇怪吗?”星野提了提裙摆,“等下就去换掉了,不过刚好看见英二…还有不二君,就来打个招呼。”

菊丸的目光有些犹疑和闪避,“没没没,我是说,美空这样真的很特别。”

“嗯?”

“特别好看。”

话音刚落,他的脸上就蔓上一股热气,“网球部还有训练,我们就先走啦。”

说罢拽着不二就跑开几步,背影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过头来,双手比作喇叭:

“美空,表演超棒的,是我见过的,最棒的一场演出!”

星野微微一愣,倏而笑开了。

“谢谢。”

 

“英二,网球部的训练已经结束了——所以不用跑了。”

“啊哈哈哈,是吗,那我记岔了喵。”

菊丸慢下脚步,有些无措地晃着球拍。

“不二,我现在有种好奇怪的感觉。”

“是关于星野同学吗?”

菊丸一脸受惊的模样,全身上下都写着:你怎么会知道。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喵?”

连微翘的发尾此刻都蔫蔫地耷拉在耳侧,不二顺势撸了一下大猫。

“这个问题嘛…或许你明天就有答案了。”

不二冰蓝色的眼中露出一丝兴味。

“蛤?明天?明天到底会发生什么喵。”

“你明天就知道了。”

“不二不二,你说嘛,急死我了喵…”

“天机不可泄露。”

 

不二口中的“明天”在菊丸顶着一双黑眼圈得知早上要数学小测的当下达到了令他崩溃的阈值。

“这就是明天吗?”

菊丸疯狂地晃动着不二的肩胛,眼中满是生无可恋。

“某种程度上,也算是‘明天’的一部分吧。”

当大部分空白的试卷往前传的时候,菊丸已像是被抽干了气力地趴在桌上。

“我看见星野同学悄悄帮你写了几个答案上去,应该不至于不及格。”

不二悄悄在他耳边说道。

“欸欸?”

菊丸竖起耳朵,刚要往前看,忽然看见前排的女生小跑着过来。

“美空,门口好像有人找你诶?”

星野放下手中的课本,有些好奇地朝窗外看去,菊丸的视线也随之远眺。

窗外徘徊着一个瘦高的男生,西装领结打得一丝不苟,金框眼镜下透着一股书生气。

“奇怪,我不认识他呀,”星野喃喃自语,一边往外走去。

“英二不跟上去看看吗?”

不二对此毫不意外,倒是菊丸被好奇心折磨得抓耳挠腮。

他状似无意地双手抱脑,刚挪到门口,“抱歉,我恐怕不能接受你的心意,再次感谢。”

清冷而熟悉的木质女音就灌了他一耳朵。

星野再次恢复成他先前以为的模样,温柔大方而富有教养,只见她推拒了男生递来的粉色信笺,略带抱歉地摆了摆手。

是情书吗?

这个念头一出,便在他的心底激起千层波涛。

是啊,星野本就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胚子,且向来待人温和,再加上校园文化祭上一鸣惊人的演出…没有情书才是不正常的吧?

他在这里千回百转,一转身,只见方才还空空荡荡的桌子此刻堆了不下二十封各式各样的信笺,还有几个女生捂着嘴从星野桌边小跑着离开。

一股不知名的酸意忽然在他的胸口酝酿,结出苦涩的小果,酿成满腔的颓丧。

菊丸几乎是在神游中回到座位,刚一坐下,就看见星野走来的身影。

她显然也看到了桌上的信笺,神色中也没有太大的惊讶,菊丸瞪大了眼,仔细捕捉她的每一缕神情。

不过出乎他的意外,星野并没有拆开任何一封信笺,她只是拿出一个小盒子,将所有的信笺放入盒中。

“那些都是情书吗?”

菊丸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带着一丝迫切。

“啊,算是吧。”

星野有些意外。

“美空看起来很受欢迎呢,有没有考虑过,我是说…”

菊丸的话噎在喉腔,剩下半句怎么也吐不出来。

星野却先笑了,她将手中的盒子放入桌兜,“这些的确是很珍贵的心意,”菊丸的心底不知为何凉了半截,他手中转动的笔杆越摇越慢。

“但我并没有接受的打算。”

“欸?”

从不二的角度看过去,就是桌上趴着的某只忽然抬起脑袋,像极了看到小鱼干的猫咪。他低头,又翻过一页书面。

“大概是…”星野支起下巴,她姣好的侧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我觉得这些心意固然热烈,但总给人一种很片面的感觉——他们只是看到了某个维度的我,却信誓旦旦地说喜欢我的全部。”

“但被人喜欢,还是一件很值得感恩的事情。”

星野摊开手,那双素白的指尖细细看来竟布满了陈年旧茧,足以窥见几分主人的耐性和毅力。

“这样啊…”

菊丸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不知名的火种自荒野点燃,在草莽丛中掀起了未曾预料的燎原之势。

星野美空

樱花う いう(2)

那日的插曲好像真的只是平淡生活中的一个小小彩蛋,甚至在第二天例行交作业的时候,遑不多话的星野破天荒地停顿了一下。

“菊丸君?”

“欸欸!”

“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

“怎么会这么说?”

星野轻抿下唇,“看着菊丸君一直盯着我看,我还以为脸上有什么不恰当的地方呢。”

菊丸连连摆手,一股脑地把作业从星野手中接过,“我去交就好了!”

还没等对方应答,便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猫咪真的是一种很容易害羞的生物呢,你觉得呢,星野同学?”

不二看着菊丸隐约可见的绯红耳尖,对着星野微微一笑。


不知道为什么,菊丸突然觉得好像上课也没那么无聊了。

当指针停...

 

那日的插曲好像真的只是平淡生活中的一个小小彩蛋,甚至在第二天例行交作业的时候,遑不多话的星野破天荒地停顿了一下。

“菊丸君?”

“欸欸!”

“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

“怎么会这么说?”

星野轻抿下唇,“看着菊丸君一直盯着我看,我还以为脸上有什么不恰当的地方呢。”

菊丸连连摆手,一股脑地把作业从星野手中接过,“我去交就好了!”

还没等对方应答,便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猫咪真的是一种很容易害羞的生物呢,你觉得呢,星野同学?”

不二看着菊丸隐约可见的绯红耳尖,对着星野微微一笑。

 

不知道为什么,菊丸突然觉得好像上课也没那么无聊了。

当指针停驻在数字“12”上时,每日期待的网球训练似乎今天来得格外早。

“今天手冢和阿乾有事,训练就取消了。”

“诶,没出什么事吧。”

“是一点私事。”

放假这样的好事,谁都不会拒绝。不二打算绕路去看一下裕太,两人便在路口处分别,菊丸照例夸张地同对方挥手,在转身的瞬间,他的瞳孔骤然紧缩,常年运动的机敏使得他以不可思议的角度从一辆疾驰的轿车前掠过。

“喂小子,看着点路啊!”

摇下的车窗里传来嚣张的粗言粗语。

“什么嘛,你们才该看点路吧!”菊丸的拳头挥在汽车尾气中,嘟囔的不平也消散在风中。

“什么人嘛…”他皱着眉,才腾出功夫去看怀中的小猫——正是方才千钧一发之际从车前抢救下的小可怜。

小猫像是知道自己躲过一劫,奶声奶气地冲着菊丸撒娇似的喵了一声,倒是让前者的满腔怨怼散了大半。

“我也看到了,菊丸君真是相当勇敢。”

悦耳的女声传入耳畔,那点郁结彻底灰飞烟灭了。菊丸有些发蒙地抬起头,入目依然是那双白皙的纤纤玉手。

“第二次了,菊丸君。”

星野轻微地晃了下手中的水杯,眼梢末端向下一压,展露出些许柔和的弧度。

“可真是幸运的小家伙。”

她距离菊丸半步多,并没有上前,只是礼貌地打量了一下怀中的小猫。

小猫通灵似地也冲她“喵”了一声。

“啊,是星野呀,”菊丸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水杯——毕竟已经是第二次了,“它好像很喜欢你欸!”下一秒,注意力便被怀中的猫咪转移。

“可能是我身上有些猫薄荷的味道。”星野指了下不远处,“刚刚从那边的宠物店走出来,捎带上了味。”

“欸欸,那边有宠物店吗?”菊丸瞪大了眼,眼底满是好奇,他一下子兴奋起来,好奇心主导下,那些似有若无的别扭一并消失殆尽。

“是啊,是美和子姐姐新开的宠物店,”话出口才觉得介绍的不妥当,“美和子姐姐是这附近流浪猫协会的义工。”

“原来是这样,”菊丸看了看手中的小家伙,“那么…”

“我想美和子姐姐一定很乐意为这幸运的小家伙找个靠谱的主人,”星野恰到好处地补上了菊丸的后半句话,“至少得像菊丸君这样。”

菊丸被后半句夸得有些脸热,他摆了摆手,本来就多动的性子此刻更是有些手足无措,好在抱着怀中的小猫,恰到好处地掩饰了他的不安。

星野下意识地看了眼表,从容的面孔上第一次显露出焦急的神色,她双手合十,呈现出一个微微鞠躬的模样。

“不好意思菊丸君,我恐怕有事得先行一步,美和子姐姐近日还在大阪忙碌别的事宜,麻烦菊丸君能否先照顾这小家伙几日?”

菊丸想都不想地点了点头,“完全没有问题,那么明日见啦喵。”

星野点了点头,便匆匆朝着另一个方向离去,剩下菊丸在路口盯着她的背影发愣了几秒,然后一拍脑袋:

“糟糕,忘记带海苔回去了!”

 

菊丸一直觉得,自己的前桌是个有着良好教养的漂亮女生,只是前两个形容词的疏离感太重,以至于能与大部分人都能称兄道弟的菊丸英二在一个学期之后,也只是限于和星野的递交作业以及偶尔的提问。

对方的回答工整无错漏,簪花小楷将每个步骤罗列得清清楚楚,可反倒是这样,菊丸更多的时候会因为不好意思而选择自己的腹黑好友。

哪怕十次里面九次都会被坑害。

不过大概是小奶猫的缘故,两人的交集不可避免的多了起来。

 

“哇,美空你的便当看起来很好吃诶!”

菊丸靛蓝色的眼眸里闪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在看到星野的便当之时甚至挪不开目光。

翠绿和焦黄相间点缀的黄瓜寿司,诱人的汤汁还裹挟着未化开的香气,炸得酥脆的星鳗夹杂在其中,怎么看都过分馋人了。

甚至连菊丸自己都没意识到,对星野的称呼已经转换到“美空”这样熟识的好友范畴之内了。

“我记得英二相当对黄瓜口味和星鳗口味的寿司毫无抵抗力呢,”不二摩挲着下巴。

“如果不介意的话,菊丸可以品尝一下我的手艺,只是我对料理实在谈不上擅长…不二君也请一起吧。”

“啊,不二这个怪胎只喜欢芥末味的啦——那我就不客气了,”菊丸眼疾手快,丝毫不知道客气为何物,嘴里已经塞得满满当当。

“唔…真的很好吃…没想到美空对料理也这么擅长,喂喂不二,你拿的太多了啦!”

“我可不挑食。”不二耸了耸肩,“吃得那么急,可别噎到。”

几乎是不二话音刚落的当下,菊丸就“咳咳”地呛住了,他控诉的眼神落在不二身上,还是星野递上桌旁的水杯,才算为这一场闹剧画上句号。

“说起来,这是星野第二次‘捡起’英二的水杯了吧。”

“第三次了吧,”菊丸下意识地反驳,刚一过嘴就暗道不好,果然对上不二戏谑的眼神,着急忙慌地转移话题,“话说起来,校园文化祭也要开始了吧。”

“喔,我记得英二你向来不关心这个呀。”

“美空呢,对校园文化祭有什么想法吗?”

菊丸扭过头,他决定避开好友的一切提问,防止什么时候就跌入对方的语言陷阱。

“我吗?”星野有些意外,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我们乐队为校园文化祭准备了一个节目。”

菊丸的神思又飘向那个傍晚,星野肆意而张扬的笑容和她沉稳冷静的神情不断在眼前交替,晃得他一时有些眩晕。

“星野同学是乐队的吗?真是失礼,我都不知道我们学院还有这样的社团。”

这下换不二有些许意外,不过他瞥了一眼陷入沉思的大猫,“英二看起来好像并不意外的样子?难道除了‘第三次’之外还有我不知道的故事吗?”

“没…没有啦,”菊丸从椅子上跳起来打着哈哈,险些冒出冷汗,“只是有些想不到而已。”

不知道为何,星野又莫名地想起那日从墙角溜走的猫咪。

那真的是猫咪吗?

下一秒,她将这些零散的琐思抛在一边,转身从书包里拿出一本小巧的笔记,有些俏皮地眨眨眼,“我隶属于轻音部,算起来也是个些许历史的社团了,我们乐队的成员大多爱好R&B、古典之类的,这次也是想做一个两者之间的结合。”

“哇塞!那很酷诶!”菊丸旋转着指尖的钢笔,轨迹快得肉眼几乎无法捕捉。

“校园文化祭原本就是旨在发扬明治、昭和时代的古典美学,R&B严格来说也是J-Pop演变下的产物。”

菊丸谈起历史的时候,平素玩世不恭的神情收敛大半,反倒透着一股前所未有的认真劲,星野不由得侧目,逆光下少年的侧脸显露出几分超越外表的成熟,仿佛那些腐朽尘埃中的气息都被他一并抽丝剥茧,演绎成当年的故事。

“倒是没想到英二对历史和音乐如此精通。”

“也算不上精通,只是有点好奇而已…”

被“英二”的亲昵砸懵了脑袋,缓了一缓,菊丸这才意识到夜幕已西沉,不二不知何时悄然退出了聊天场域,只余下他和星野两人,谁也忘了在意流逝的时间。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从椅子上一跃而下,“糟糕,没想到废话了这么多,我送你回家吧。”

星野看了看夜色,落落大方地一点头。

“那便一起吧。”

星野美空

樱花う いう(1)

菊丸英二梦女向 时间线是交往前 约的长篇(或许可以作为一款睡前读物?)

文/辞让

“英二,你见过布拉多尔种的野猫吗?”

“诶?”

“菊丸英二,你站起来读一下我刚才讲的那一段。”

被猝不及防地点名起立,菊丸有些仓促地拿起方才还颠三倒四的课本,手忙脚乱地翻阅着杂乱的书章。

“第42页…”

左侧传来好友轻微的提示声,只是春季躁动的雀鸣好巧不巧地在此时此刻响起,以至于不二本就微弱的声音愈发湮没无闻了。

等会一下课,定要把这恼人的鸟雀通通抓起来,菊丸撇了撇嘴,心里想着那可怜春雀的悲惨命运,面上却苦兮兮地发出一些“支支吾吾”的语气词。

然而,就在台上的国文老师即...

菊丸英二梦女向 时间线是交往前 约的长篇(或许可以作为一款睡前读物?)

文/辞让

“英二,你见过布拉多尔种的野猫吗?”

“诶?”

“菊丸英二,你站起来读一下我刚才讲的那一段。”

被猝不及防地点名起立,菊丸有些仓促地拿起方才还颠三倒四的课本,手忙脚乱地翻阅着杂乱的书章。

“第42页…”

左侧传来好友轻微的提示声,只是春季躁动的雀鸣好巧不巧地在此时此刻响起,以至于不二本就微弱的声音愈发湮没无闻了。

等会一下课,定要把这恼人的鸟雀通通抓起来,菊丸撇了撇嘴,心里想着那可怜春雀的悲惨命运,面上却苦兮兮地发出一些“支支吾吾”的语气词。

然而,就在台上的国文老师即将发怒的前一秒,他像倏然通了七窍似的,张口就来:

“冬天的一个夜晚,我坐在……”

国文老师憋在嗓眼的气没能吐出,只能生生噎下去,用目光瞪了菊丸一眼,挥了挥手,大发慈悲地放他坐下了。

刚一落座,菊丸便长舒一口气,冲着不二吐了吐舌头,夸张地拍着胸口,喃喃自语着:“好险好险!”

然而眼角的余光却落在前座的位置——女孩的脊背铮得笔挺,墨色长发及腰,夏风微漾时带起几缕发丝,溢散出似有若无的幽香。一手素净的簪花小楷从菊丸的位置看去,密密匝匝整齐地叠满课本,她偏头朝向老师板书的轨迹,端是认真而勤奋。

菊丸忽然不确定了起来。

方才星野忽然抬起课本,让他得以窥见页码的动作,莫不是只是个巧合?

 

直到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他依然看着那一角发尾有些愣神,直到不二撑住他的桌角,招牌的笑容在日光下有些晃眼。

“英二可是少有的没有在下课铃声响起的刹那,就一下子蹦起来呢,”不二看着菊丸三下五除地将桌面上的东西一股脑地扔在包里。

“所以,在看谁那么出神?”

菊丸的手一抖,塑料水杯便不受控制地拥抱引力,在地上“咕噜咕噜”滚了两圈,便稳稳当当地被一只纤细白皙的手腕遏住。

星野转过身,将水杯放回菊丸桌上,向来会挠挠后脑大大咧咧说声“谢谢喵”的菊丸,不知怎的,只是呐呐地说了句“谢谢”。

星野微微摇了摇头,墨发在空中划过半个并不完整的莫比乌斯环。

不二在一旁,笑意又深了几许,转头对上菊丸的眼神——菊丸了解不二一如对方对他的了解一般,好像品咂出了几分好友的戏谑,但苦于不二不发一言,于是他只好带着不知名的心虚,将背包带往侧肩一吊,就推搡着不二往外走。

“刚才的国文课,你到底在说什么喵?”

不二踩着树叶小孔成像出的罅隙,“在窗外看见一只布拉多尔种的野猫,不过现在看来…倒是和星野同学很像。”

“蛤?星野和猫?”

菊丸还想问个究竟,不二已经上前一步,“手冢。”

面容沉毅的少年转过头来,伴随着对方不苟言笑的颔首,菊丸原本如天端弯月的双眸便被认真所取代。

只是在捕捉高速旋转的网球之时,眼前总是若隐若现的。

闪过一抹石榴色。

 

网球部的训练总是结束得很晚,当菊丸气喘吁吁地坐在长椅上,打算将方才买的橘子汽水一饮而尽,一伸手却摸了个空。

余光瞥见气定神闲地抿着饮料的不二,炸毛的大猫便不依不饶地扑了上去,“你怎么抢我的饮料喵!”

不二轻巧地转了个身,“我记得某人说过,谁输了就请一杯饮料的,是我记岔了吗?”

菊丸瞬间像萎蔫的向日葵,神游似地踱回原位,不二在大猫彻底断电之前从背后掏出另一瓶汽水。

“好啦,给你充个电。”

方才还阴云密布的脸上瞬间又晴空万里,饶是素有天才之名的不二也堪不破自己好友的体内机制——好像真有个情绪按钮似的。

两人笑闹了一会,正打算回去的时候,菊丸草草地往书包里装东西,却突然惊呼一声:

“糟糕了糟糕了,明天是不是要数学小测!”

不二摸了摸下巴,“听说会很难。”

“我的习题册没有带上,不二不二,你先走吧,我回去拿一下,拜拜喵!”

不二还在煞有介事地编造恐吓好友的理由,就见一阵风从自己眼底掠过,再一眼,菊丸早就不见了踪影。

“数学习题册,早课就上交了啊……”

他只来得及在风中留下浅浅的一句。

 

当菊丸垂头丧气地从教室走出来的时候,才想起来“练习册已经上交了”这种事情,正当他愁眉苦脸地走过林荫小道之时,一阵缥缈而悠扬的歌声自远方传来。

“她是河神埃克罗厄斯的女儿,是从他血液中诞生的美丽妖精,拥有天籁般的歌喉,远行的航海者会在她魔魅的歌声中坠入无尽深渊。”[1]

不知怎的,菊丸的脑海中闪过《奥德赛》评注中的这样一段描述。

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好奇心是猫的天性,菊丸下意识放慢了脚步,蹑手蹑脚地朝岔道的另一端走去。

林荫小道,曲径通幽的尽头,坐落着一栋白色的建筑,岁月剥离了墙灰,烙下斑驳的错痕,蓊郁的爬山虎遍布窗橼,平白为其增添几分神秘。

“咦,青学里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看来下次可以拉大家来探险了。”

这样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在下一刻半掩的门扉中,原本若隐若现的声乐愈发清脆悦耳了起来。

菊丸冒着腰,才不至于被半人高的杂草压过脑袋,他悄悄地趴在窗头,朝里一探。

只见不大的房间内,簇拥着七八人的模样,正中是一架有些岁月感的钢琴,然而夺人眼球的却是椅上端坐的少女。

她的十指翻飞间,悦耳的琴音自指尖流淌而出,轻灵的嗓音仿佛串联在跃动的音符之上,于半明灭的光晕之间,掠起摄人心魂的独舞。对方的技法娴熟,以至于一曲毕了,菊丸还有些不能回神。

盯着他再熟悉不过的背影——不经意间抬头看板书的片刻、夹杂着盛夏蝉鸣的发呆间隙、抬手去捡错碰落地上的物件…无需刻意的每时每刻,这抹倩影都在他的眼底,自成为一种本能的熟悉感。

“星野同学…原来还会唱歌啊…”

他的食指点在唇畔,有些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然而下一秒他的嘴便张成了“O”型,只见星野身边的女孩,放下手中的吉他,亲昵地搂着她的肩胛,不知说了句什么,星野便弯了弯眉,半掩着唇,极为喜悦地笑了起来。

她笑得极富有张力,甚至微微弯了腰,方才那种空灵到缥缈的破碎感断裂,却从裂口之间怒放出一朵槐序的石榴花,蓬勃、热烈、充满朝气。

菊丸不由得有些许微微发愣,一时不察,脚下有些踩空,碎石滚落地声音擦过星野的耳,她略有些困惑地望向窗外。

窗柩空空如也,几缕鎏金的碎屑落在苍翠的叶尖。

方才,是有猫儿窜过去了吗?

窗檐下,菊丸蜷在边隅,大气也不敢出,角落好容易悄然长出的四叶草,被他辣手摧花地碾去一瓣,又缩成了三叶的模样。

如鼓的心跳藏在再度响起的乐声中,谁也辨不出。

星野美空
菊丸英二梦向注意避雷⚡️ 是找...

菊丸英二梦向注意避雷⚡️

是找@🍄厨  宝贝约的眼睛条,真的好会画,仅仅一个眼神就体现出了两个人的不同心理!


是刚做了同班同学的两个人。


菊丸os:哇,好可爱的女孩子啊,以后就和她是前后桌了,开心喵~

美空os:同学你这热烈的视线,我都不好意思装没看到了啊!不过,他看起来好像一只猫?还挺可爱嘛。

菊丸英二梦向注意避雷⚡️

是找@🍄厨  宝贝约的眼睛条,真的好会画,仅仅一个眼神就体现出了两个人的不同心理!


是刚做了同班同学的两个人。


菊丸os:哇,好可爱的女孩子啊,以后就和她是前后桌了,开心喵~

美空os:同学你这热烈的视线,我都不好意思装没看到了啊!不过,他看起来好像一只猫?还挺可爱嘛。

星野美空
宝宝们五一快乐[送花花] 菊丸...

宝宝们五一快乐[送花花]

菊丸英二梦向注意避雷⚡️


  “英二,吃完这支冰淇淋咱们去鬼屋吧~”

  “鬼屋?!不去不去!”

  “哎呀去嘛~”少女嘟嘴抱着男友撒娇道。

  “你该不会是害怕吧?”见男朋友开始犹豫,少女进一步开始激将。

  “怎么可能!我只是觉得有点远,去就去。倒是小美,待会儿可不要怕到抱着我不撒手哦~”

  “🥺不给抱吗英二……”女孩子微微低头抬眼瞄着男友,一双大眼睛楚楚动人。

  “……我、我的意思是由我来好好抱...

宝宝们五一快乐[送花花]

菊丸英二梦向注意避雷⚡️



  “英二,吃完这支冰淇淋咱们去鬼屋吧~”

  “鬼屋?!不去不去!”

  “哎呀去嘛~”少女嘟嘴抱着男友撒娇道。

  “你该不会是害怕吧?”见男朋友开始犹豫,少女进一步开始激将。

  “怎么可能!我只是觉得有点远,去就去。倒是小美,待会儿可不要怕到抱着我不撒手哦~”

  “🥺不给抱吗英二……”女孩子微微低头抬眼瞄着男友,一双大眼睛楚楚动人。

  “……我、我的意思是由我来好好抱着小美就好呀!怕的话可以放心闭着眼睛nya!”

  啧,也不知道是谁半夜起来上厕所也要我陪着去门口等啊。

星野美空
菊丸英二梦向,注意避雷⚡️ “...

菊丸英二梦向,注意避雷⚡️


“英二,我先走了。”不二笑着说完便背包先行离开。

“唔……😣”被老师留下来补作业的英二一脸的委屈。

“不二那家伙平时都会留下来帮我的……”

“诶……小美也要走吗?🥺”在看到我也收拾好书包打算离开时,英二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我。

“没错,乐队少一个人就没法练习哦。”虽然于心不忍但还是决定让他一个人留下写作业长长记性。

部活室内,已经练习了半个小时后——

“美空,你真的忍心让菊丸同学一个人留在教室吗”

“诶,菊丸同学怎么了?”

“下课我去6班找美空的时候,看到菊丸同学还在写东西,那愁眉苦脸的模样别提多委屈了,目送美空出教室时像只被主人抛弃的...

菊丸英二梦向,注意避雷⚡️


“英二,我先走了。”不二笑着说完便背包先行离开。

“唔……😣”被老师留下来补作业的英二一脸的委屈。

“不二那家伙平时都会留下来帮我的……”

“诶……小美也要走吗?🥺”在看到我也收拾好书包打算离开时,英二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我。

“没错,乐队少一个人就没法练习哦。”虽然于心不忍但还是决定让他一个人留下写作业长长记性。

部活室内,已经练习了半个小时后——

“美空,你真的忍心让菊丸同学一个人留在教室吗”

“诶,菊丸同学怎么了?”

“下课我去6班找美空的时候,看到菊丸同学还在写东西,那愁眉苦脸的模样别提多委屈了,目送美空出教室时像只被主人抛弃的宠物猫。”

“那你还是去陪陪他吧,反正里奈有一部分还没练熟。”

“嗯,那我去看看他。”让这喜欢热闹的家伙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教室待了半小时,应该也差不多了,我下楼买了两罐咖啡后再次回到了教室。

在我拉开教室门后,英二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看到是我的一瞬间,大大的猫眼里先是兴奋接着是委屈,好像下一刻就能哭出声来。我走过去揉揉他的脑袋,暗红色的卷发并不算柔软,蓬蓬松松的。

“好啦,我来陪你了,别委屈了。”

……

“英二你快点写!不要一直抱着我了”

“唔……充会电nya~”

“以后作业没写完不许给我打电话更不许来找我”

“嘿嘿不会有下次了nya!”

第二天

“不二!昨天你怎么忍心丢下我啊,真是的,哼!”

“因为我知道美空会回来陪你啊☺️”

“那……那倒是真的喵!”某些人一脸骄傲的同时,耳尖也开始泛红。

如果有下次,我真不会再惯着他了!

星野美空
菊丸英二梦向,注意避雷⚡️ “...

菊丸英二梦向,注意避雷⚡️


“啊~小美居然自己在吃橡皮糖,我也要!啊唔~”

“等等,这个……”话还没说完,这只馋猫已经把糖吃进了嘴里。

猫猫咀嚼ing…

“啊!这是什么啊!!水!!水!!!”被辣出眼泪的大猫跌跌撞撞地跑去找水了。

“这是不二给我的限定芥末味爆浆橡皮糖啊……”还有谁家的猫猫能这么馋啊!🤭

菊丸英二梦向,注意避雷⚡️


“啊~小美居然自己在吃橡皮糖,我也要!啊唔~”

“等等,这个……”话还没说完,这只馋猫已经把糖吃进了嘴里。

猫猫咀嚼ing…

“啊!这是什么啊!!水!!水!!!”被辣出眼泪的大猫跌跌撞撞地跑去找水了。

“这是不二给我的限定芥末味爆浆橡皮糖啊……”还有谁家的猫猫能这么馋啊!🤭

星野美空

樱色白情(5)

于是准备工作又捣鼓了至少半小时,菊丸英二抱着刚刚从微波炉中拿出来的蛋包饭,饕足地眯起眼睛,看她一点点翻阅电影列表,由于口中还叼着勺子,只能模模糊糊地发表意见:“我们真的要看这些啊喵……?”


美空沮丧地丢掉了遥控器:“不是你说一般情侣都干这个嘛!”


他一点点挪过去拎起遥控,随手翻了翻,选中一个就直接点开了,美空转头去看,这人竟然选了一部喜剧片!拜托,谁在情人节约会看喜剧片嘛!


英二见她看过来,竟然还毫无自觉地扬起下巴挑眉说:“怎么样?挑得不错吧!”


“……”她还能怎样?只好恶狠狠地叼走一口蛋包饭威胁道:“先说好,不好笑的话这...

于是准备工作又捣鼓了至少半小时,菊丸英二抱着刚刚从微波炉中拿出来的蛋包饭,饕足地眯起眼睛,看她一点点翻阅电影列表,由于口中还叼着勺子,只能模模糊糊地发表意见:“我们真的要看这些啊喵……?”

 

美空沮丧地丢掉了遥控器:“不是你说一般情侣都干这个嘛!”

 

他一点点挪过去拎起遥控,随手翻了翻,选中一个就直接点开了,美空转头去看,这人竟然选了一部喜剧片!拜托,谁在情人节约会看喜剧片嘛!

 

英二见她看过来,竟然还毫无自觉地扬起下巴挑眉说:“怎么样?挑得不错吧!”

 

“……”她还能怎样?只好恶狠狠地叼走一口蛋包饭威胁道:“先说好,不好笑的话这一份就都归我了!”

 

“什么?!这种事——”他张口要反驳,可是女孩低头去咬手中的勺子时,几乎贴在他胸口,一点清清淡淡的香味飘绕在鼻尖,他另一只手下意识张开着,仿佛要把她抱在怀中的姿势,霎时变成了哑巴,真的贴太近了——

 

“喂……”他投降似的叫了一声。

 

美空嚼着刚抢来的一口蛋包饭在他怀里抬起来,鼓着脸像哪里来的小动物,咽到一半才发觉这个尴尬的姿势,撑着英二的大腿要直起身来,又中途起了坏念头,延展上身,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胸口,下巴磕着他的肩膀,说话时震动仿佛一并被传导到了心脏去:“干嘛?”

 

胸口触碰到的地方好软,是两片云降落在了他身上,英二毫无征兆地收紧了另一只手,揽着她的背把她更紧地锁在了自己怀中,星野美空一下呆住了,脑袋窝进他的颈侧,瞪大眼睛反应迟钝,思绪一片空白——

 

“我说……”她感觉头顶在呼呼冒着热气,现下到底该说些什么好?

 

“——我说、电影要开始了!”

 

“是谁先扑过来的啊?”英二好像终于从疑似被附身的状态清醒过来,放开她时比她还要支吾,电影里的演员不间断地笑了两个多小时,他们彼此之间却谁也不知道对方到底看进去了多少。

 

夜色已深了,喜剧落幕时室内一下子变得好安静,英二揉了揉眼睛,才发觉靠在肩膀上的脑袋已经很久没有动静,转头去看时,美空已经抱着他的手臂睡得正香了。

 

喂喂……他无奈地护住对方的后脑勺,轻轻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平日里挥动球拍的手臂抱起女孩也稳稳当当,美空窝在他怀里睡着,向房间走去的路上还不自觉地缩了缩,他小心地把对方放在床上,还要担心不扯到随意飘散着的长发,一个简单的动作都做了许久,简直要累虚脱了。

 

“比受罚还累啊喵……”他委委屈屈地抱怨了一句,也只敢小小声,然后在美空的额头上摸了一把,像只猫儿似的蹭了蹭。

 

“晚安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