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菠萝果

23140浏览    81参与
Love is 0 but 0 is start

97聊天室之愚人節快樂

http://t.cn/A6ZC13gZ

http://t.cn/A6ZC13gZ

Love is 0 but 0 is start

97聊天室之我們的塑料友誼

10.

http://t.cn/A6ZJIxRS


11.

http://t.cn/A6ZJIXS4


12.

http://t.cn/A6ZJIoH4


13.

http://t.cn/A6ZJICMt

10.

http://t.cn/A6ZJIxRS


11.

http://t.cn/A6ZJIXS4


12.

http://t.cn/A6ZJIoH4


13.

http://t.cn/A6ZJICMt

Yu&Kook

菠萝果短篇(克拉对话体)

夸我,我想起账号了

时隔好久我又更新啦~

今天的审核超快,不到五分钟

字数大概一千二左右

预告一下,下一篇字数两千+,快码完了,但毕竟要为开学以后着想,什么时候发容我考虑考虑

有克拉克拉的看完都去给我点赞

看完的各位麻烦点个赞噻~爱你们(ɔˆ ³(ˆ⌣ˆc)


依旧链接在评论

夸我,我想起账号了

时隔好久我又更新啦~

今天的审核超快,不到五分钟

字数大概一千二左右

预告一下,下一篇字数两千+,快码完了,但毕竟要为开学以后着想,什么时候发容我考虑考虑

有克拉克拉的看完都去给我点赞

看完的各位麻烦点个赞噻~爱你们(ɔˆ ³(ˆ⌣ˆc)


依旧链接在评论

养只啾可兔

【菠萝果】 守甜待兔 C3

  • 伪现,爱豆谦果



日子就在金有谦的一半欣喜一半苦恼中不慌不忙地过去,约定的时间很快到了眼前。金有谦心里纠结得很,但还得应付着田柾国的兴奋。一会儿问金有谦到时该穿什么,一会儿又冒出新点子提议要不要换个地方。


柾国前辈......看来我的路还很长呢。


崔荣宰掰着手指数数,确定这是今天他第七次听到自家忙内的叹息了。这会儿他们俩准备外出,他要给自家狗狗备些狗粮,顺便被林在范拜托把这只窝在家里已经快一星期没出门的大菠萝带出去透透气。


“他再不动就要发霉了。”


家里都知道金有谦过两天会和97line的亲故们出去聚一聚,里...

  • 伪现,爱豆谦果



日子就在金有谦的一半欣喜一半苦恼中不慌不忙地过去,约定的时间很快到了眼前。金有谦心里纠结得很,但还得应付着田柾国的兴奋。一会儿问金有谦到时该穿什么,一会儿又冒出新点子提议要不要换个地方。

 

柾国前辈......看来我的路还很长呢。

 

崔荣宰掰着手指数数,确定这是今天他第七次听到自家忙内的叹息了。这会儿他们俩准备外出,他要给自家狗狗备些狗粮,顺便被林在范拜托把这只窝在家里已经快一星期没出门的大菠萝带出去透透气。

 

“他再不动就要发霉了。”

 

家里都知道金有谦过两天会和97line的亲故们出去聚一聚,里面还有他最喜欢的柾国前辈。但是哥哥们都摸不着头脑,忙内最喜欢的前辈和最好的亲故们,再加上他最喜欢的聚会,到底哪样会让金有谦郁闷成这样。

 

“有谦呐,走吧,我准备好了。”

“内。”

“今天穿得格外帅气噢!”

“是嘛...谢谢哥。”

“哦莫!Bam你听到了吗!有谦居然叫我哥!还说了谢谢!!!”

 

随后BamBam就听见崔氏鬼哭狼嚎响起,门一开一关,世界重新清净下来。他低头嘬一口热牛奶,轻笑一声。

 

 

 

【有谦呐,你到哪儿啦?】

 

田柾国出门前被金硕珍强行裹了一条围巾,这会儿热得脸蛋发红,再过一个红绿灯就是约定的烤肉店,红灯的数字才刚跳转到90,干脆掏出手机问问金有谦。有谦这两天好像挺忙的,不仅消息回得慢,也不怎么说话了。


对面的人依旧没有秒回,田柾国撇撇嘴,把手机揣回兜里,盯着红色的数字一个一个变小。金有谦慢悠悠走到红绿灯底下,一眼就发现站在人群中间那颗圆滚滚的栗子头。头顶还翘起了一小撮头发,可爱得不行。低落许多天的嘴角不由自主挂起来,他伸出手去按那搓撮不听话的头发,发觉这颗小栗子的手感比他想象中还要好,干脆多顺了几下。

 

“?!”

 

埋在围巾里的小脸只露了双大眼睛,奶凶奶凶的,转头看到自己的一瞬间又盛满了笑意。


什么啊.....这么可爱...真的太犯规了......金有谦内心作捧心状,面上只微微一笑,眼角的泪痣在冬日的阳光里格外显眼。

 

有谦的牙真的好白啊,脸也是……今天这家伙好像比平时更帅呢,田柾国感觉自己的脸又热了一点,掩饰地把脸往围巾里再埋了埋,跟着金有谦一起过马路。

 

店里生意很好,两个人专往隐蔽的角落钻,最后在大盆栽后面发现了金珉奎。金珉奎风风火火惯了,自己一个人先到了也没墨迹,上来就点了一桌的肉和酒。金有谦拍拍他的肩膀,这人扭过头来,嘴里还嘶哈嘶哈地嚼着刚夹起来的五花肉。本来都是正当青春年少的大男孩,正处在对肉的狂热渴求时期,再加上今天出门晚,早饭也是应付过去的,两个人也不多话,一落座就撸起袖子开吃。

 

今天的聚会计划变更了好几次,最后约好的人只剩四个,车银优没多久也到了,看着这帮人风卷残云的吃相哭笑不得。他倒是不着急,跟着几个人吃了两盘肉就放下了筷子,拿起杯子开始慢酌,目光有意无意落在他对面的田柾国身上。

 

田柾国吃相很好,是叫人看了也忍不住食指大动那种好,嘴巴鼓鼓的,有时是一边,有时两边一起,像屯食的仓鼠。金有谦大概也吃饱了,手里握着烤肉夹,专注盯着滋滋作响的食材,时不时翻动一下,烤好了就分给仍在大快朵颐的两个人。五块里分给田柾国的有三块,金珉奎的两块。田柾国最喜欢的是五花肉,烤架上四分之三都是五花肉,一大半还撒上了辣椒粉。大家聚餐多了,车银优也大概掌握了几个人的饮食习惯,金珉奎这人是不怎么吃辣的。

 

他打量的视线并不明显,喝了几杯后就直接收回了。许是觉得热了,他把敞开的大衣直接脱下,放在一边,一手搭在桌上,手掌托着脑袋,笑眯眯地看着田柾国。

 

“唔?怎么了?要吃香肠吗?”

 

小白兔单纯得很,见状叉起一段金有谦刚送过来的热腾腾的烤肠,直接递到他嘴边。金有谦也抬起头,却没看他,视线落在田柾国伸出的手上。田柾国一进门就把外套脱了,里面是一件黑色的卫衣,手腕上干干净净没戴任何首饰,肤色被衣物衬得愈发白皙。

 

车银优挑挑眉,毫不客气地张嘴吃了,“谢谢柾国儿~”


“呀车银优,”金珉奎干了一杯酒,脸上浮起红晕,大概有几分醉了,凑过来用手指戳戳车银优的脸,“虽然我也知道自己长得很帅啦,但是你这张脸到底是怎么长的啊?”


车银优对他眯眼一笑:“哦莫,原来你还会夸人啊?”又看向田柾国,“柾国也觉得我的脸好看吗?”


“这个嘛,”田柾国正要说话,被金有谦塞过来一块韩牛堵住了嘴,感受到某个人视线威胁的人笑容不减,坚持要田柾国给出一个明确答案。


“那当然啊,银优的脸简直不是人类的水准啊,是天神啊天神!”


“那我呢?我长得不好看吗?”金有谦放下夹子,捧住田柾国的脸让他直视自己,眼睛里都是认真。


“有谦你的话,......”


车银优依然笑眯眯地看着面前两个人突然拉近的距离,欣赏兔子耳朵染上粉色的过程,顺便对身边金珉奎神经的大条程度叹为观止,神啊,突然感觉身边都是小朋友。不过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算满足了自己曾经想当幼师的心愿?


吃饱喝足,提出续摊要求的依然是金珉奎。几个人合计一番,最后决定去看电影。四个人都穿的长款大衣,身材也修长悦目,走在街上吸引了不少视线。他们打算去一家私人影院,据去过一次的金有谦说,里面有小包厢,保密性比一般的影院高很多,正适合他们四个。金有谦和田柾国并肩走在前面带路,车银优和金珉奎自然落在后面。金珉奎歪头看了一会儿,凑到车银优旁边压低声音说:“是我想太多吗,我怎么觉得他们俩之间的气氛这么微妙呢?”

 

车银优一笑,回他:“嗯,看来你也没笨到无药可救。”“是吧是吧!”得到肯定,金珉奎激动起来,也没顾得上反击好友的嘲笑,“我就说呢,刚刚有谦问柾国他帅不帅的时候,柾国的脸都红透了。你说你这张脸看他这么久他都没什么,换成有谦怎么就说不出话了呢!”

 

“是啊,嘴上说着我是天神,身体却诚实得一点反应都没有呢。”车银优脸上的笑还是温柔得很,金珉奎却敏锐地捕捉到一丝反常。太阳就要落山了,冬日暖黄浅淡的光辉洒在他脸上,为他平添两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只是这一瞬间的感觉太过短暂,几乎让他以为是他的错觉。他很快抛之脑后,抬起手挠挠头发,挺拔清俊的少年做出这样的动作也显得帅气逼人,低声嘟囔的声音大约只有自己能听见,“我也不差嘛,为什么就是这个臭小子啊……”

 

顶着天神脸蛋的人低着头,嘴角的笑逐渐收回,片刻后被身旁的好友揽住肩膀,冲到前面两个人中间,正值花样年华的男孩子顷刻嬉闹起来,看在旁人眼里,是一派无忧无虑的美好景象。

 

田柾国对其他人的心理活动一无所知,他是第一个从店里出来的,毕竟再待下去,他很担心自己的脸会不会像熟透的番茄一样,boom一下炸开。刚刚也是,明明前面喝了那么多酒脸上也没什么反应,不知道怎么有谦的手碰了一下,嗯,准确地说,是捧了一会儿,就像烧开水一样直线升温。他一会儿抬起脸让冷风吹过来降温,一会儿低下头用温度稍低的手背贴着脸,全然不知这些动作和红透的耳尖都被金有谦收进眼底。

 

刚才好像确实太激动了点,不过柾国前辈的脸手感未免太好了些!软绵绵又暖乎乎,白嫩的肌肤缀上了艳丽的红,像鲜艳的草莓,引诱人上前咬一口。而且柾国前辈的脸为什么这么小!他一个手掌就可以盖住!等待结账的时候,前辈害羞到先跑出去了,慌慌张张的,连围巾都忘了拿。金有谦于是不由自主地摩挲着手指,不断回味着方才柔软弹性的触感,不由自主地捞过那条黑色的围巾,在追上柾国前辈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偷偷把鼻子埋进黑色布料里,汲取一点点柾国前辈的气息。差点没忍住当场掏出手机上小号表演个心花怒放喜极而泣。总之,今天也是幸福到快要昏古七的一天。


好在电影院离得不算远,心思各异的四个人很快就面色如常,钻进小包厢里开始看电影。包厢里摆放着环形的长沙发,沙发和屏幕中间还放着茶几。顺应当下的氛围,他们点了两瓶红酒,边喝边看。电影是爱情片,但更吸引四个人的还是穿插整个剧情的音乐元素。最后男主抱着吉他,用音乐向女主表明心意的时刻,金有谦不知怎么,就想看看田柾国的反应。他们俩分别坐在沙发的两头,转头的动作会过于明显,因此他借着拿杯子的动作,往那边投去目光。

 

田柾国怀里放着一个抱枕,手肘撑在枕头上,两只手掌像花托一样托着脸,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他旁边的车银优突然探身拿起了纸巾,直接上手给田柾国擦去了眼泪。果然是感性的前辈啊。车银优擦完眼泪又把手臂搭在田柾国肩膀上,轻轻拍了拍,明明是很平常的安慰用的动作,金有谦看在眼里就觉得有几分刺眼。好在这个时候电影结束了,田柾国脸皮薄,知晓自己哭出来的事情其他几个人大概都发现了,借口要上洗手间溜了出去。金有谦放下酒杯,也跟在后面,在走廊拐角处被人拍了肩膀。

 

“电影好看吗?”

“挺好的,我看柾国前辈挺喜欢的。”

“是嘛,”对方轻笑一声,“那你喜欢吗?”

“电影,和柾国前辈,都喜欢吗?”

 


 

 

 

 

 


养只啾可兔

万年暖甜男家亲故金菠萝的第一次生气 C7

*菠萝果的第一个坑 现在填上!

*ooc


酒店的浴霸很尽职,田柾国在镜子前站了好一会儿,身上什么都没穿,体内的燥热也还是平息不下来。


浴室的布置颇有情趣,诸如挂了同不挂没什么区别的帘子,全透明的洗浴间隔板,浴缸旁边满桶的玫瑰花瓣,花瓣旁边一排不可描述的瓶瓶罐罐和各种工具......


“有谦知道他定的是什么酒店吗?”田柾国捧了几捧冷水浇在脸上,那两坨明艳的红色却顽固得很,甚至在刺激下又红了两分。金有谦带着他走进来的时候,面上是没有什么异常的,仿佛真的就是因为晚会结束的时间已经超过宿舍门禁,他才带着自己随便找了一家看起来格调还不错的酒店。


“...

*菠萝果的第一个坑 现在填上!

*ooc


 


酒店的浴霸很尽职,田柾国在镜子前站了好一会儿,身上什么都没穿,体内的燥热也还是平息不下来。


浴室的布置颇有情趣,诸如挂了同不挂没什么区别的帘子,全透明的洗浴间隔板,浴缸旁边满桶的玫瑰花瓣,花瓣旁边一排不可描述的瓶瓶罐罐和各种工具......


“有谦知道他定的是什么酒店吗?”田柾国捧了几捧冷水浇在脸上,那两坨明艳的红色却顽固得很,甚至在刺激下又红了两分。金有谦带着他走进来的时候,面上是没有什么异常的,仿佛真的就是因为晚会结束的时间已经超过宿舍门禁,他才带着自己随便找了一家看起来格调还不错的酒店。


“柾国,洗好了吗?你在里面呆了快一个小时了喔?”


“马上就好!”


田柾国拿过浴袍套上,随手打了结,带子紧紧勾勒出腰线。正要打开门出去,迈出的腿突然顿住,他想了想,将腰间的结拆散,重新绑了一个松松垮垮的。他低头看着自己露了一小半的前胸,若隐若现的一双腿,脑子里不由浮现起金有谦那句话。




两个小时之前的体育馆门口。


金有谦和田柾国,加上一大捧鲜花和一个亮闪闪的奖杯,饶是夜色已深,散场后的学生已经离开了大半,这个组合还是扎眼得很。远远望见闵玧其和朴珍荣走过来,金有谦突然低头,跟田柾国低语几句。


“......”田柾国脸色变幻几番,还是什么都没说,只翻出一个巨大的白眼。


金有谦一脸春风得意,拿过田柾国手里的鲜花,迈开长腿,几步就迎上两个哥哥,然后左手一递右手一送,留下两个人捧着花儿和奖杯在秋风里凌乱。


“拜托哥和玧其哥啦!柾国我今晚就带走了!”


后一句只有三个人听得到。闵玧其和朴珍荣一抬头,发现不远处的田柾国脸红成了小番茄,甚至都不敢跟他们俩对视,心下了然。


“好你个金有谦!果然见色忘哥!”

“嫁出去的弟弟泼出去的水,兔子大了留不住!”


当然这些咆哮都留在心里,两个人面上依旧一派和善,相约好去附近酒吧续个摊,顶着路人惊讶的眼神离开了。



“走吧~”金有谦心情好到就要飞起来,一把捞起田柾国的手揣进自己口袋里,拉着人往前走。


“诶!那个不是今晚跳舞的田柾国吗?”

“好像还真是!旁边那个人是谁啊?长得这么高!”

“隔壁学校的金有谦啊,这你们都不知道?”

“这个颜值我太可以了!简直配一脸啊!”


擦肩而过的几个女生嘻嘻哈哈笑闹着,田柾国的脸愈发热了,金有谦心里又生一计,侧过头凑近恋人红透的耳朵。


“宝贝耳朵好热啊,给你降降温好不好?”


在女生的惊叹声里,田柾国感觉耳尖被软软地碰了一下。金有谦的嘴唇确实是微凉的,他却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着火了,热度好像把理智都烧干了一般。他顿了好一会儿,才一把推开还在坏笑的男生,拔腿往前跑了起来。


金有谦失笑,但也没急着追上去,甚至跟仍旧站在原地围观的几人解释说田柾国比较害羞,才迈开步子慢悠悠地往前走。


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他现在其实也是心跳不断加速的状态。田柾国已经这么害羞了,两个人里总要有一个更加坚定和清醒的担当。所以他努力克制着自己,甚至在深秋的晚风里解开了大衣的扣子,让凉风吹散几丝过激的兴奋。


果不其然,他在校门口的甜品店里发现了自己的小兔子。小兔子站在柜台前,低着头研究内容丰富的菜单,服务员也是极为耐心的样子,满脸笑容地介绍自家的招牌。不论纠结多久,或面临的选项又有多么丰富新鲜,田柾国最后的选择总是同一个,这一点和金有谦如出一辙。


所以他走上前,伸手摸摸手感极佳的小栗子,开口终止了田柾国的犹豫。“一杯芒果西米露,一杯巧克力奶昔,打包带走。”


服务员愣了一下,转向田柾国,后者点点头表示同意。


金有谦把两杯饮料拎在手里,另一手牵着田柾国,再次走入繁华的街头。“今晚就住在外面吧?这都快十二点了呢。”闻言,田柾国抬头看向自己的男朋友,后者笑眯眯地回望他,一幅【都听你的】随和模样。


然后的然后,金有谦邀请他共浴,被他一巴掌拍进浴室。再然后,他自己进了浴室,平时洗澡只要半个小时的人,今天磨叽了一个小时还没出去。深吸气,深呼气,深吸气,深呼气。深呼吸至少做了有十个,今晚上台之前他都没有现在紧张,但是,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鼓起勇气的田小兔打开门,一脚迈进房间,愣住了。


预想中的暧昧灯光,男朋友的风骚躺姿,激情四射的伴奏音乐,统统都没有出现。金有谦侧躺在床上,被子端端正正盖在身上,只给他留了一盏暖黄的床头灯。


满腔激情瞬间落空的田小兔 :???


愣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来,现在已经是深夜了,金有谦平时作息规律,每天十二点就会准点入睡,今天折腾到这么晚,睡着才是正常的嘛。田柾国轻轻拉开被子,小心躺在金有谦身边,伸手关掉床头灯,房间即刻陷入昏暗。全身肌肉放松,呼吸声逐渐平缓规律。


大约十分钟后,田柾国发现自己依然十分清醒。于是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噘嘴。身旁金有谦的呼吸很平稳,应当睡得很香。


他轻轻翻了个身,侧躺着,更加清晰地感知到对面人的温热呼吸落在自己脸颊上。虽然房间里没有灯光,他还是能大致看清金有谦的五官,还有他眼角的泪痣。像玛丽苏小说里的女主一样,他没忍住伸出手指,虚画着自己男朋友优越的五官轮廓,最后轻轻停在他的上唇。


“有谦好讨厌啊,怎么可以就这样睡着了呢?”


他自己也知道这句内心独白语气有多黏腻,知道胸腔里的心脏现在跳得多厉害,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冒出一股冲动,也不知道这股冲动自己还能压抑多久。


突然好想亲亲他啊。


田柾国收回了手指,轻声问了一句,“有谦?”


“嗯?睡不着吗?”


哦莫。田柾国在心里惊叹。“你怎么装睡啊。”手指戳戳金有谦的鼻尖。


“怕你睡不着啊。”声线好像有点沙哑。


两个人都睁着眼,在厚重的昏暗里对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呼吸声逐渐急促起来,空调房里的温度偏低,盖在身上的被子却不断压来燥热的温度,胸前的跳动愈发强烈。


田柾国张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虽然有谦醒了,但自己好像更想亲了怎么办......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也许过了一分钟,也许过了十分钟,终于有人探过头,打破僵持已久的沉默,让两张温热的唇贴在一起。


仿佛是一个信号,于是接下来的一切都顺理成章。田柾国失了思考的能力,一下感觉到自己被金有谦紧紧扣在怀里,一下又奋力翻过身把他压在自己身下,一下重温天翻地覆,手被金有谦压在头顶。两张唇自始至终都没有分开过。


暂停的间隙,两个人交颈喘息,被子早就被掀到一边,却根本感觉不到凉意。田柾国的右耳被咬了一口,金有谦低哑的声线灌进来,轻笑里带着假模假样的抱怨,“宝贝从来都不肯主动亲我。”


“刚刚不就是我主动的!”“唔,耳朵好热啊,第一次主动,所以特别害羞吗?”


没等田柾国想好怎么反驳,金有谦开始了新的动作,湿润的唇一路向下,生涩但坚定地在漂亮的锁骨处留下一颗一颗的草莓。


“呼~”


胸前一阵凉风,田柾国整个人都颤栗起来,“宝贝今晚穿衬衫的时候,这里特别明显呢,是太敏感了,被衬衫磨的吗?”


回答淹没在低哼里,金有谦的舌尖目标明确地游走,舔绕,钻弄。田柾国每每穿上浅色的T恤或者衬衫,动作幅度大的时候,他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发现这两只小可爱。这种程度,简直比女生还要敏感吧?


田柾国手按在金有谦头上,明明想把他拽起来,又怕弄疼他,最后不知怎么又按下去,把自己更用力地送进他嘴里。他从来不会关注的地方,怎么就能带来这样强烈的感觉,明明自己也不是女生啊?


被按在头顶的手终于得到了解放,跟着牵引向下,最后落在一根炙热上。田柾国喘得很厉害,身体也软得厉害,只知道顺着金有谦的指引,做出略显迟钝的回应。


他双腿大敞着,身后隐秘的地方此刻吞吐着男朋友纤长带着薄茧的手指,黏腻的水声在他耳边循环播放,酸胀的感觉慢慢在整个身体里扩散开来。金有谦把他的腿架在肩上,这个姿势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但是全身放松这个最简单的动作现在做来却力不从心。好在金有谦一向耐心极佳,对他更是温柔爱惜,是以他并没有觉得多痛,虽然他对疼痛的忍耐力很好,甚至有些时候还会沉迷疼痛的感觉。


满涨的感觉逐渐变得甜美起来,他听见金有谦性感的喘息,听见自己甜腻的低呼,他觉得难为情,但金有谦显然很喜欢,于是他努力抛开羞耻的枷锁,在金有谦弯下腰拉开他咬住的手之后,他紧闭着眼放弃了克制。床变成了一方汪洋,掀起滔天巨浪,他唯一能抓住的就是金有谦,抓住这个让他摇曳沉浮的罪魁祸首。


最终他被金有谦拉起来抱在怀里,这个姿势带来的冲击让他彻底昏了头,偏偏他又被金有谦拉住接吻。每一分每一秒,他都陷在快感里,被四面八方涌现的冲击埋头淹没。不仅如此,金有谦还要作弄他:“你在台上跳舞的时候,我就想把你按在这上面,”说话间又狠狠顶他一下,“这么性感的柾国,以后只给我一个人看,好不好?”


今晚的田柾国只能给出肯定回答。


所以这一次金有谦心满意足地实现了共浴的愿望,虽然两个人都是他洗的,金菠萝仍然快乐地哼起了小调。


后来的后来,名扬全校的田柾国同学,再也没有在学校舞台上露过面。因此舞蹈大赛的视频,也被当晚有幸记录下来的女同学,和男同学们,视为珍藏。


闵玧其和朴珍荣发展出了酒友情谊,每每提起两个人结识的契机——万年暖甜的金菠萝头一回对田柾国生气时,总是唏嘘不已。后来的谦果cp,总是致力于用狗粮噎死他们俩,至于生气,那是什么?可以吃吗?



金菠萝:对男朋友生气,那是不可能的。你说之前的第一次?咳咳,我发誓,那肯定也是最后一次!





-完-






Yu&Kook

菠萝果短篇

第十到十三篇!

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生活更加美好,也希望喜欢菠萝果的各位在2020继续喜欢菠萝果,爱GTS的每一个人❤

链接在评论💕

第十到十三篇!

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生活更加美好,也希望喜欢菠萝果的各位在2020继续喜欢菠萝果,爱GTS的每一个人❤

链接在评论💕


Love is 0 but 0 is start

97聊天室之年末舞台相見歡

內含一點點知漢 宜七 


http://t.cn/AigN3gVS

內含一點點知漢 宜七 



http://t.cn/AigN3gVS
Yu&Kook

凑完cp轮到自己怎么办?!急!!!(论坛体)

楼主  虎的雅痞黄金忙内:

        如题,我在我最好的亲故的帮助下凑了六对充满着恋爱酸臭味的小情侣,这可是个不小的工程呢(›´ω`‹ ),虽然经验丰富(我指当月老),但我依旧单身,于是善良的小情侣们(?)就来帮助我谈恋爱(我看他们就是想看戏),在认真思考了三秒后,我发现了个不得了的事情,我我我好像喜欢我亲故?

2L   

沙发嘿嘿嘿

3L   

楼上能不能正经点儿, 楼主快说出你der故...

楼主  虎的雅痞黄金忙内:

        如题,我在我最好的亲故的帮助下凑了六对充满着恋爱酸臭味的小情侣,这可是个不小的工程呢(›´ω`‹ ),虽然经验丰富(我指当月老),但我依旧单身,于是善良的小情侣们(?)就来帮助我谈恋爱(我看他们就是想看戏),在认真思考了三秒后,我发现了个不得了的事情,我我我好像喜欢我亲故?

2L   

沙发嘿嘿嘿

3L   

楼上能不能正经点儿, 楼主快说出你der故事

4L   

学校论坛现在居然有这好东西嘛,稀奇

5L   

是挺稀奇的吼,抱上🍉看戏

6L   

所以说楼主呢,去上课了嘛?

7L   

可能吧,快抬头听课

8L   

回复7L:哼(ノ=Д=)ノ┻━┻欺负我

…………

39L   虎的雅痞黄金忙内

哇塞歪楼歪的好快,刚刚确实去听课啦,我马上码字

40L   

好der,坐等,那么楼楼发生了什么呢?这种竹马竹马的片场我最爱了~( ̄▽ ̄~)~

41L   

回复40楼:你真的是不正经欸,虽然我也磕双竹马

…………

56L   虎的雅痞黄金忙内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现在是大三的学生,我和他分别是两个团的忙内,我们团简称B团,他们团简称G团,都有七位成员,两个团是亲故团,关系好的很,相处的时间长了,也处出了超出友情的感情,但大家都不说,那我和我亲故可就替他们着急了啊,我和他进行了好几波助攻,于是就出现了现在的情况,我们两个社都是有三对小情侣和一只单身狗,哇噻,那狗粮,这是天天吃到吐啊,哥哥们为了感谢我,决定帮我找对象,他们就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我认真的想了想,发现一想到喜欢的人,我满脑子里就都是他的身影了,所以我在此论坛认真像大家求教,如何掰弯自己的亲故!

57L   

你说的事情好像有点点耳熟???你不会是田……

58L   虎的雅痞黄金忙内

我不是我没有!!!

59L   

看这反应我估计是了,GTS大学知名田姓兔颜男子田柾国,那么内个亲故……

60L

不是有谦迪迪就是卡斯富娃斑斑

61L

怎么可能是斑斑,斑斑早就有主了噻,绝对是有谦好吧

62L

我嗑的北极圈cp是真的蛤蛤蛤蛤蛤,柾国你果然是喜欢有谦吧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63L   虎的雅痞黄金忙内

哎呀干嘛说这么直白,是有一点点喜欢啦……

61L   

哇你还是内个上天的忙内嘛,这么娇羞

62L   

不过按照你的说法,这好像不止是一点点喜欢那么简单哦kkk

63L   虎的雅痞黄金忙内

就你知道的多!不和你们说了,我亲故找我去看电影了嘿嘿嘿(๑>؂<๑),各位掰掰~

64L

欸?!等等啊!!!这进度是不是太快了啊!!!

65L   虎的雅痞黄金忙内

不然呢,总不能像小说一样来个超级大误会然后在来个突然的表白吧(~_~;)

66L

emmm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

67L

虽然不想承认但莫名我也觉得很有道理的样子

68L

楼上+1

69L

话说只有我想让柾国实时转播嘛

70L

回复69L:我也想,但是你觉得可能吗,我估计他高兴的连手机的顾不上看吧盒盒盒盒

71L   现代舞主席

那还不简单,他不发我给你们发啊

72L

!!!!!!朴朴朴朴朴朴智旻!!!

73L   网瘾少年小七

我也可以的哟kkk,全程跟有谦,估计等会儿就能看到智旻哥了哈哈哈哈哈哈

74L

我的天是小七!!!我死而无憾了我的天啊!!!

75L   网瘾少年小七

回复74L:我这么有魅力吗哈哈哈哈

76L

我死了,小七回复我了呜呜呜(┯_┯)

77L   现代舞主席

我看到小七了!果儿和有谦进电影院了,这种悄咪咪嗑cp的感觉是什么鬼,但莫名带感?

78L   卡斯富娃•斑

你们居然不叫我!!!怎么回事!!!是我嗑cp嗑的不够热情吗!!!为什么不带我!!!

79L   世首帅

怎么也不叫我!!!

80L   现代舞主席

那不是怕人多会被发现嘛

81L   网瘾少年小七

对啊对啊,四个人鬼鬼祟祟的跟着很容易被发现吧

82L   世首帅

说的也是

83L   卡斯富娃•斑

别管这个啦,反正也出不去,快点更进度啊

84L   鸡蛋黄

我的天!!!有谦坐在我旁边!!!果果坐在有谦另一边!!!他们买的情侣座!!!我可以!!!我太可以了!!!

85L

这是什么绝世好运气,为什么我却得苦逼的刷作业

86L

这是我一辈子都想不到的事,太幸运了叭

87L

要是我也这么欧就好了

88L   虎的雅痞黄金忙内

好一群窥屏党???原来你们一直在???

89L   世首帅

emmm那不是为了不给你们添负担嘛

90L   现代舞首席

对啊,我们要是过去找你那我们得多亮啊

91L   网瘾少年小七

你看你们现在周围的粉红泡泡多好啊,我们过去不就没了嘛

92L   虎的雅痞黄金忙内

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总之别让有谦知道就好了,幸好有谦不逛学校论坛嘿嘿嘿(๑>؂<๑)

93L

不过有谦有账号吗

94L   网瘾少年小七

有啊有啊,就是这个@舞蹈机器菠萝宝

95L   

既然这样……

96L

召唤艾特大军!!!

97L   虎的雅痞黄金忙内

欸欸欸你们干什么!!!停下!!!

98L   世首帅

啧啧啧╮( ̄▽ ̄)╭你小子也有今天

99L   鸡蛋黄

我的99楼!!!祝菠萝果99!!!我嗑的cp永不倒!!!

100L   虎的雅痞黄金忙内

谢谢楼上!!!我会加油(ง •̀_•́)ง还有就是艾特大军你们趁早放弃吧,因为……

——————————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篇

至于有没有下一篇我也不知道kkk

这是因为一个小小的约定而产生的文章

全员性格ooc,有问题都是我的问题

这里酒赤,可以叫我阿酒或酒儿

希望喜欢٩( 'ω' )و 

Yu&Kook

菠萝果短篇

第九篇

依旧链接在评论

第九篇

依旧链接在评论


Yu&Kook

菠萝果短篇

第五到八篇

链接在评论

@GOT7BTS

第五到八篇

链接在评论

@GOT7BTS


Yu&Kook

菠萝果短篇

在克拉克拉上更了一些忘记转过来了

要不是有个小可爱提醒我都忘了这里了kkk

依旧链接在评论

@GOT7BTS

在克拉克拉上更了一些忘记转过来了

要不是有个小可爱提醒我都忘了这里了kkk

依旧链接在评论

@GOT7BTS

Yu&Kook

菠萝果短篇

嘿嘿嘿突然发现我把预告当第一篇发了

对不起啦盒盒盒盒

链接依旧在评论

还有就是谢谢果果应该是有谦说的

嘿嘿嘿突然发现我把预告当第一篇发了

对不起啦盒盒盒盒

链接依旧在评论

还有就是谢谢果果应该是有谦说的

Yu&Kook

菠萝果短篇~

http://t.cn/ES3F1VX

来自克拉克拉~
链接在评论
@高更 写的短篇转载到克拉克拉的对话体٩(๑^o^๑)۶
希望喜欢

http://t.cn/ES3F1VX

来自克拉克拉~
链接在评论
@高更 写的短篇转载到克拉克拉的对话体٩(๑^o^๑)۶
希望喜欢

烁歌

以歌 12

哪有那么多不掺杂质的友谊,我靠近你,无非是因为我爱你。


金有谦认识了田柾国很多年,多到他已经忘记第一次见到田柾国时是一幅怎样的光景了。他们一起积攒了那么多零碎的回忆,从小学边上的大排档,到教室里一起睡觉打掩护,作弊抄作业,再到互相去各自家里蹭饭,好的坏的,高兴的不高兴的,在他的记忆里,好像到处都有田柾国的身影。


那身影的颜色太过浓烈也太过鲜明,以至于到了那些金有谦渐渐懂得什么是爱的年纪里,却再也不能把目光从那个人身上挪开哪怕一分一秒。


田柾国对他感兴趣的事情胜负欲极强,画画也好,运动会也好,唱歌也好,他从来都不会允许自己不是第一,尽管他从来...

哪有那么多不掺杂质的友谊,我靠近你,无非是因为我爱你。

 

金有谦认识了田柾国很多年,多到他已经忘记第一次见到田柾国时是一幅怎样的光景了。他们一起积攒了那么多零碎的回忆,从小学边上的大排档,到教室里一起睡觉打掩护,作弊抄作业,再到互相去各自家里蹭饭,好的坏的,高兴的不高兴的,在他的记忆里,好像到处都有田柾国的身影。

 

那身影的颜色太过浓烈也太过鲜明,以至于到了那些金有谦渐渐懂得什么是爱的年纪里,却再也不能把目光从那个人身上挪开哪怕一分一秒。

 

田柾国对他感兴趣的事情胜负欲极强,画画也好,运动会也好,唱歌也好,他从来都不会允许自己不是第一,尽管他从来不说什么,但金有谦把这些都看在眼里。一开始自己也会不服输地想要跟他争一争,当然一次也没有赢过,后来慢慢地就已经习惯了看着那个人的背影,踩着他的影子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等到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乐在其中很久很久了。

 

他喜欢看他笑,看他见到好吃的东西湿漉漉又滚圆的大眼睛一直巴望着自己,像是讨要食物的兔子。他也喜欢听他唱歌,温柔又柔嫩的嗓音好像是被天使吻过。

 

能让他这样幸福的望着自己,只看着自己,金有谦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

 

哪怕其实家里总是在为他的成绩担忧,为他总是在学校不好好学习抱怨,哪怕自己总要忍受田柾国身边出现的自称他女朋友的姑娘们,哪怕自己并没有那么喜欢运动。

 

金有谦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快魔障了。

 

“有谦啊……快点快点,再不回家我哥会把可乐都喝光的。”“快一点啊有谦!饭都要凉了!”“走了走了,太晚回家我爸会念叨的。”

 

这个人总是像现在这样,毫无防备的漂亮面孔在自己眼前倏然放大,以至于金有谦不得不慌乱的错开眼神,不着痕迹的退两步,拼命压住自己快要跳出来的心脏,沉闷的点点头回应。

 

夕阳的映衬里,田柾国的背影被镀上了一层金红色,金有谦不知道望着这个背影看了多久,多少年。他低下头,悄悄走进前面那人的影子里,看着两人的影子重合在一起,满足又开心地抿嘴笑着,这样幼稚又无聊的样子好像小孩子在自得其乐地向自己炫耀什么不得了的宝藏,可金有谦不知道,他还能再看他的宝藏几眼。

 

是的,父母终于无法忍受自己吊车尾的成绩和邻居们窃窃的嘲笑了,准备把他送出国,美其名曰是深造,但金有谦自己清楚得很,自己像一个被舍弃的棋子,随随便便就扔了出去,只为了不落人口实,顺便将来还能博一个“海归”的美名。他没有理由抗拒,也没有能力抗拒。

 

他还没有告诉田柾国这件事,他怕一张口,这些年来辛苦积压的感情会像一座喷薄的火山,把他和田柾国一起烧得干干净净,连骨头都不剩。

 

也不是没想过把这一切都说开,让田柾国跟他一起走。但金有谦明白自己和田柾国不同,自己除了田柾国之外就没什么牵挂,亲情也无非是可以拿来利用和出卖的财产,而田柾国虽然是被收养的,但他的两位养父和两位叔叔,甚至他的哥哥们,都是田柾国难以割舍的家人。他知道他的哥哥们已经为了继承公司出国学习,无论如何他不可能在离开,金有谦当然不会让他做出这种两难的选择。

 

多可笑,被收养的人被亲情牵绊,原生家庭的孩子被亲情折磨得痛不欲生。

 

“呀,小菠萝,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么低沉?”温暖又有磁性的嗓音在自己耳畔响起,是金硕珍和金南俊。金有谦琥珀色的瞳孔渐渐染回了些温度,小菠萝,这个称呼只有在他家才能听到,也只有他家人才会这样叫他。

 

“没……没什么。”他没敢看两位大人,低着头佯装专注地洗着碗。

 

“我说啊,”金硕珍走过去关了水龙头,退后两步以便不至于脖子仰太高看金有谦,“刚才在饭桌上就看你不对劲了,我们又不是柾国那傻小子。”

 

金有谦手一滑,差点把沾满泡沫的碗摔回池子。是啊,田柾国永远那么傻,他说什么他就信什么,金有谦对这样的信任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不管有什么事情总要说出来才行啊,柾国那孩子,如果你不说他永远不会懂的。”

“柾国他哥走之前还在说你什么时候能忍不住跟柾国告白呢嗬嗬嗬赫赫赫……”

 

金有谦终于敢抬头看着他们俩,一脸震惊,“你们……怎么????告白……”甚至吓得有些说不利落话。

 

怕自家爱人又说出什么吓坏人家孩子的话,金南俊把人拉到自己身后,“嗯,我们早就知道了,就是怕你像现在这样吓得手都不知道放哪才一直没说,”

 

金有谦冷静了下来,继续洗着碗问,“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从你第一次来我们家。”

 

“????我做了什么吗?”

 

“你看那孩子的眼神,”金硕珍又插了进来,“和南俊看我,闵玧其看郑号锡,泰亨看智旻的眼神,一模一样。”

 

金有谦不知道该怎么说,尽管早就知道这家人的不走寻常路,也还是被这一连串的名字带出来的背后含义惊到了,当然心里也在默默抱怨明明这么好的氛围却一点都不能影响一下田柾国,倒真一看就不是亲生的,这家人的敏锐和犀利一点没看出来,就连性取向也……

 

金有谦没有再往下想。

 

“不准备说出来嘛,你看起来真的很苦恼。”

 

金有谦明白两位大人今天说的话是一种默许也是一种鼓励,他又何尝不明白有些事情不说出来就会变成一辈子的遗憾,可他没有时间了,明天的的这个时候他连自己在那都不知道了,这个没有一点点定数的未来,他不敢用最宝贵的东西来赌,那个人,他值得最好的。在他不能给他最好的以前,他配不上他。

 

“只要他能幸福就好了,我无所谓的。”

 

怎样都无所谓的,金有谦听见自己这样说。


莉柚
我们家大菠萝和大兔兔太可爱了

我们家大菠萝和大兔兔太可爱了

我们家大菠萝和大兔兔太可爱了

落香

【菠蘿果/糖果/旻果】逃跑吧

*OOC
*破車
*架空
*好這就是複雜八點檔(?
*自爽成分高
-

「嗯...啊 哈阿」
雙眼佈滿了生理的眼淚
雙腿間的小柾國被玩弄著,後庭也被用力的撞擊著
下半身的小口將溫熱的巨物整根吞進去
不斷發出的嘖嘖水聲使人害羞。

「果果阿,哥很愛你。」
玧其抹掉了柾國的眼淚,不顧柾國的掙扎
還是繼續擺動著下體

柾國突然感受到嘴唇上有溫熱,舌頭霸道的撬開了齒貝,侵略著每一處。

經歷一番的交纏
結束了柾國覺得的惡夢

玧其吻了柾國的額頭,走出了柾國的房間

柾國已經不知道,這是第幾次了。

從智旻過世的那天起
柾國和玧其的關係就變了
或許是對哥哥的愧疚感吧

柾國和智旻快要交往了,智旻當著所有團員的面
向柾國告白了,但基於...

*OOC
*破車
*架空
*好這就是複雜八點檔(?
*自爽成分高
-

「嗯...啊 哈阿」
雙眼佈滿了生理的眼淚
雙腿間的小柾國被玩弄著,後庭也被用力的撞擊著
下半身的小口將溫熱的巨物整根吞進去
不斷發出的嘖嘖水聲使人害羞。

「果果阿,哥很愛你。」
玧其抹掉了柾國的眼淚,不顧柾國的掙扎
還是繼續擺動著下體

柾國突然感受到嘴唇上有溫熱,舌頭霸道的撬開了齒貝,侵略著每一處。

經歷一番的交纏
結束了柾國覺得的惡夢

玧其吻了柾國的額頭,走出了柾國的房間

柾國已經不知道,這是第幾次了。

從智旻過世的那天起
柾國和玧其的關係就變了
或許是對哥哥的愧疚感吧

柾國和智旻快要交往了,智旻當著所有團員的面
向柾國告白了,但基於害羞,柾國什麼都沒回答,只是紅著臉低著頭
智旻笑著摸柾國的頭,跟他說,不急著要答案。

因為智旻知道,這孩子不曾考慮
只要喜歡,只會猶豫要不要答應,不會馬上拒絕。

知道自己是兩情相悅
智旻和柾國都開心的不得了。

柾國在自己的床上翻滾了好幾圈
因為自己住還是有好處的,例如少女心爆發時不會被發現。

晚上,柾國的房門外多了一個人影
毫不猶豫的敲了門
或許是少女心還沒平靜下來的關係
柾國幾乎是小跑步又帶點雀躍的開門

打開門後卻是有些面色不好的玧其。

「你可不可以不要答應智旻的告白。」

這不是問句,幾乎是不給拒絕問題

「對不起...哥,你不是也知道我喜歡智旻哥很久嗎?」
柾國有些吃驚,但還是拒絕了

玧其扶上了柾國的肩膀
實際上,玧其喜歡柾國,喜歡的不得了
從柾國剛進公司來的那一天
玧其就恨不得把柾國寵在手心裡

可現實是,柾國愛上了後來才來的智旻
玧其害怕,將愛意表達出來後自己和柾國的關係就壞了。

所以

「我也喜歡智旻,看在當初哥照顧你的份上,不要答應好嗎...」

玧其也不懂自己在說什麼了,到剛剛才明白,原來自己也是會因為愛而不擇手段的人。

「哥...我很感謝你當初的照顧,但我是不能答應你的」

柾國低著頭,不敢看著玧其的眼睛
玧其將手拿開
小聲的說了

「那請你一定要照顧好他,別讓他出事了。」

轉身離去,柾國有些難受
但又想到自己能和喜歡的人在一起,雖然有些難受但是卻還是有藏不住的喜悅。

很快的
沒過多久
智旻和柾國交往了

平常卿卿我我的就算了,一言不合就接吻這點雖然大家都接受但還是會有開玩笑的怨言出現

最早說話的是碩珍
「呀你們小孩談戀愛可以不要這麼囂張嗎!」

後來的碩珍不斷感受到了來自小情侶的惡意閃光。

意外真的太突然了
那天是柾國的駕駛著車子

智旻和柾國以蜜月旅行的名義,要回釜山一趟

沒有人想的到,在路上居然出了車禍

迎面而來了一位酒駕的車子,就直接撞上了。

車子在一瞬間全毀了,送到醫院後
或許上天嫉妒他們
忌妒柾國
所以才把朴智旻給帶走了。

「你為什麼沒有保護好他」

「為什麼會讓他遭遇這種事」

「田柾國你良心還過意的去嗎?」

那天玧其狠狠的罵了柾國
柾國只是跪著,沒有回話

即使錯的是對面那個酒駕的
但柾國還是認為,要不是因為他沒聽玧其哥的話
智旻才會出事。

「哥...對不起,我真的很對不起。」
柾國的眼角不斷的流出眼淚
玧其看著也心疼,就不再說什麼話

「以後柾國還聽不聽我的話?」
孩子只是一昧的點頭,玧其抱了那傷心透頂的孩子

玧其認為,老天爺完全是站在他那裡的。

後來一切都失控了
變得瘋狂,充滿謊言

那天的玧其喝醉酒。

拖著還未酒醒,沉重的身軀走到了柾國的房間

「哥...怎麼了嗎?」
趕緊匆忙的扶著玧其,柾國將擔心完全寫在了臉上

可這時玧其卻借著點醉意,把柾國用力的推倒在了床上

什麼話也沒有說
只是在柾國身上胡亂吻著,柾國原本是想推開的,卻發現力氣根本比不過玧其

「這是懲罰。」

低沉充滿磁性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瞳孔不斷的震動

「對不起阿...是我沒保護好他。」
繼續流淚,然後贖罪。

那天之後
玧其常常以這樣的理由不斷的和柾國上床

剛開始是比較隱密的地方
房間、浴室
到後來越來越誇張
變成了練習室,甚至在錄音室也會來

玧其想要向每個人,宣示主權
田柾國就是屬於他的
即使沒有口頭上的承認,但是他們做過了。
柾國也一直以為,玧其對他說的愛
實際上是對智旻說的
但那只是柾國以為。

玧其從房間裡出去後沒多久
柾國的手機傳來了一則訊息

「好久不見了,你過得還好嗎?」

是有謙,是那個他唯一的好朋友
柾國馬上撥了電話過去,有謙一下子就接了

「怎麼?已經迫不及待聽到我的聲音了?」
有謙輕笑了一下,可對面的柾國,卻因為哭泣而吸了鼻子,有謙聽出來了。

「有謙...我要怎麼辦...」
或許是因為久違的聽到使自己安心的聲音
柾國的淚腺完全不受控制了。

「我們明天約在咖啡廳聊聊好嗎?這麼晚了柾國先睡覺吧!」
約了大概的時間與地點,掛上電話後的有謙是有些小興奮的
雖然柾國好像在哭,可只要想到,他明天就可以見到柾國了,又有些開心

坐在床上的柾國,不知所措

「這樣的狀況真的能見人嗎...」
緊緊的抓著被子
又是流淚的一天。

「智旻哥...你說我去找你好不好」
睡著前,這是柾國最後的想法。

夢中,柾國躺在雪地裡
白色的荒蕪,讓柾國有點不知所措
這裡,並沒有擾人的事物

朴智旻緩緩的朝著他走過來

田柾國用了全身的力氣讓自己站起來,隨後,朴智旻張開了雙手
柾國撲了進去那感受不到溫度的懷抱
才想起來智旻已經過世了。

「哥,怎麼辦,我好想你,想的快要瘋掉了。」

不顧形象的在智旻的懷裡大哭,柾國把他的委屈全部說給了智旻聽,也說了自己還是一樣很愛智旻。
智旻摸了摸柾國的頭,將柾國緊緊的抱在懷裡

良久,智旻開了口

「         」

可是柾國卻只看到了嘴型
和漸漸消失的智旻,柾國很慌張,他想更用力的擁抱這個人,可是卻抓不住

「智旻哥!!!!!」

將雙手伸出後,卻什麼也沒抓住。

反倒是旁邊的金有謙被嚇壞了

「哇柾國阿你到底怎麼了???」

柾國整個人被嚇到跳了起來
有謙看到了計畫通,對柾國比了一個勝利V

「你你你你為什麼在這?」
瞪大眼睛,柾國有些吃驚
因為他想起他們是約在咖啡廳的。

「柾國阿~你看看現在幾點了。」

拿起手機,發現早就已經遲到了四個小時了
柾國將手機螢幕關掉,然後對著面前的金有謙土下座

「對不起!!!!」
有些無地自容,遲到了四個小時還直接被對方看到呼呼大睡的模樣

有謙順手摸了一下柾國的頭,跟他說沒關係

從進房間的那一刻起,柾國可是在睡夢中沒有停止過流淚的,論誰看了都心疼。

大家都明白他和智旻的事情
有謙在過來時,也從其他團員那裡聽到的玧其和柾國的事情,不過並沒有解釋當時的意外,只怕講了又要哭成一片

但他們關係都太好了,沒人敢主動說破這個局面

生怕一不小心就會毀了這段深厚的關係

因為太多事情了,大家都變的很敏感。

「我們還是出去吧。」
有謙對著滿臉自責的柾國說到

「可是現在已經快晚上了耶...」
柾國擔心,他擔心今晚玧其回來找他,而他不在
會惹玧其生氣
但也害怕玧其來找他,柾國受夠了這種關係

「就當作是今天遲到的賠償,我們出去玩一整晚不回來。」
有謙說完後,遲到確實是自己的錯
沒有繼續說話
任由有謙把自己拉走。

有謙騎著摩托車,最快的時速奔馳在路上
天生喜歡刺激快感的柾國感到了心靈上的舒適

他們最後選擇在一座山的山頂休息
那座山不會很高,卻能看到很棒的夜景
有一間便利商店,不大,卻讓人倍感溫暖。

天氣有些轉涼,柾國和有謙並沒有選擇喝酒
而是買了熱咖啡來喝,況且酒後駕駛是不好的
這一點柾國深有體會。

「柾國...跟我走好不好。」

喝了一口溫暖的咖啡,終於吐出了一整天最想講的話

過去為了能夠成為一個可以承擔一切責任的人
為了能給柾國更穩定的未來,有謙不顧一切的到國外留學,可沒想到的是
柾國突然成為了偶像團體的一員
突然的和朴智旻交往

聽聞他倆交往的消息,金有謙甚至對人生感到失望
想要放棄在這裡的一切

曾經在夜深人靜時,準備休學時,收到了柾國一封簡訊

「有謙阿,在那裡累嗎?期待等你回來看到你胸有成竹的模樣!」

因為這一則簡訊,有謙還是決定繼續讀下去
就是為了讓柾國看到他最好的樣子。

有謙握著柾國的手,真摯的眼神也讓柾國有些許的害羞

但柾國的手機卻響起來了,上面顯示的聯絡人是

...

玧其哥

柾國有些害怕的顫抖,但還是接起了電話

「田柾國,幾點了你怎麼還沒回來」
冰冷的聲音,讓柾國想起智旻過世那天
柾國的嘴一開一合,甚至整個人站了起來

有謙見狀,把柾國拉了下來
把手機搶了過去

「玧其哥,是我,金有謙」

金有謙悠哉的翹著腳,柾國想要把手機搶回來
有謙卻拒絕了

「這是我們自己的事情,信不信我去砸了你家」
玧其也是不甘示弱,況且對這個金有謙沒有好感已經很久了,明明自己頭上也有六個哥哥,卻硬要來黏著柾國,而且還是柾國唯一的同齡朋友,一看就知道有問題,所以早對金有謙感冒了。

「呵呵,玧其哥,你明明知道當年的事情不是柾國的錯,不是嗎?」
嘴角揚起,有謙只想柾國留在自己身邊,反正自己家的在範哥那樣的暴力程度即使輸了也不會輸太慘,頂多兩敗俱傷。

正在寫詞的林在範用力的打了噴嚏。

玧其眉頭深鎖,非常疑惑

「你又知道當年的事了嗎」

有謙並不打算說謊,只是跟柾國說接下來的話有些難聽
叫他離遠點,柾國乖乖的聽著話,走到了離便利商店有點距離的地方待著,看著首爾的夜景

快要天亮了吧,現在真的很黑呢

柾國這樣想著

「閔玧其,我們沒有一個人是真正善良的,除了田柾國」

有謙有些輕蔑的說著,玧其也不是不明白他的用意

「你就不怕你親手策劃的〝意外〞會害死柾國嗎」
雖然知道柾國還是好好的,但玧其還是提出了這樣的疑問,玧其沒想到的,是還有比他更可怕的佔有慾

「如果我得不到,朴智旻也別想,你也是。」

像是惡魔一般的話語,就這樣從金有謙的口中脫出

「再見了,閔玧其,我不會讓柾國再回到你那了,柾國的貞操會在你那失去是我失算,但,謝謝你讓柾國討厭你阿」
笑了一聲,將電話直接掛了。

玧其著急的不斷打電話,而有謙把柾國的手機關機了

玧其不曾想過,他以為是老天給他的機會
卻是金有謙下的圈套
攤坐在地板上,用力的摔了自己手機

「柾國阿,跟我走吧」
把手伸出去,對柾國笑了。

「不行的...我還沒贖罪完...玧其哥..」

話還沒說完,有謙一把抱了上去

「那種生活受夠了吧,走吧。」
有謙的眼睛直視著柾國的雙眼

「逃跑吧」

柾國看著有謙的唇型
朴智旻的聲音浮現了出來

是阿,智旻早就叫他要逃跑了
怎麼還沒發現呢

柾國牽上了有謙的手

「嗯,我們逃跑吧。」

一同乘上了摩托車,奔馳向那自由的未來

日出,兩個97年的孩子一起在離開山的路上
和離開那些惱人事物的路上

團隊或許無法繼續活動了,因為失去了柾國和智旻阿

玧其也喪失了鬥志,團內瀰漫著消極的氛圍。

幾天後,新聞大肆的報導關於那個團體的事情

「知名團體繼現代舞首相成員過世後、黃金老么又從這世界上蒸發了」

但真的消失了嗎?
據說到最近,都可以看到有粉絲拍到有和柾國相似的身影,和一個身高將近185的男士在夏威夷的海灘摟摟抱抱

在逃走的那天
帶走的,並不只有田柾國而已

和所有人的普通日常生活。

-
-
-
我最愛狗血鄉土了

臨時給你們一篇文

其他文我還再慢慢打

最近沉迷於看文

我還是很愛糖果的喔耶
真的啦真的

原本這篇真的是純糖果,結果打一打就變成了
修羅場阿!!!

可以給個愛心或評論鼓勵,謝謝^///^

反差萌✔

《逆光》 第二章 突生变故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进入了十月,此时的叶子最是好看,黄绿相间,竟将树木染上了一丝活力,那种活不似夏日的生机,伴着哀伤却更有意思。
  早上,田柾国看着父母还没睡醒,想着他们昨日好像一起出去了,忙碌了一天,却也没告诉他只言片字,田柾国拿出冰箱里的面包与果酱,吃过早餐后悄悄的上学去了。
  似往常一样,到别墅区叫上金有谦,两人一同去上学,打打闹闹的并无特殊。
  〔各位同学早上好,今天我们学校要组织一次体检请各班班长清点好人数,每位同学均要参加,请各班班主任组织好各项任务。〕
  “好,同学们,我们班是在操场北边的器材室集合,有秩序一点,在那边按高矮个排好队,行动吧!”出班门的时候有人高兴不用上课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进入了十月,此时的叶子最是好看,黄绿相间,竟将树木染上了一丝活力,那种活不似夏日的生机,伴着哀伤却更有意思。
  早上,田柾国看着父母还没睡醒,想着他们昨日好像一起出去了,忙碌了一天,却也没告诉他只言片字,田柾国拿出冰箱里的面包与果酱,吃过早餐后悄悄的上学去了。
  似往常一样,到别墅区叫上金有谦,两人一同去上学,打打闹闹的并无特殊。
  〔各位同学早上好,今天我们学校要组织一次体检请各班班长清点好人数,每位同学均要参加,请各班班主任组织好各项任务。〕
  “好,同学们,我们班是在操场北边的器材室集合,有秩序一点,在那边按高矮个排好队,行动吧!”出班门的时候有人高兴不用上课了,有人伤心还没有整理完笔记,田柾国此时却无念无想,呆愣愣的跟着大部队走,金有谦跑过来一把勾住他的脖子。
  “果果你知道吗,这个好像是学校突击检查属性的,好像是因为二十年前的那个Omega,就是因为没检查出来,后来被人发现了,然后当时的校长什么的全被降级受处分,闹挺大的。现在,所有的学生都是当场检验然后看那个大屏幕,直接公布。”
  看着那个屏幕有的班已经开始检查,清一色的Beta,一个S市的Beta直属中学怎么可能出来别的。
  “我们现在不是还没成年吗?他怎么预测?”
  “傻,你和我现在都17了,血液里面当然已经定型了。”田柾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老巫婆一向不甘落后,看到别的班都开始检查,立马吼着自己班的学生站好队,器材室不知道什么时候摆上了一个走廊,在里面人只能往前进,应该是害怕逃跑吧。金有谦本身是赖在田柾国身边的,可无奈的是就他们俩那一点身高差区间硬是有两个人。
  “金有谦你觉得你站在这里合适吗。”
  恶毒的妇人!金有谦无奈退到两个人后面,看着前面的柾国摆了摆手示意他没问题,金有谦往前看了一下两个学霸都拿着书看的“津津有味”,脑子笨才用勤奋来补,看看他家果果,那学习真的是吊打他,不过学习也就算了,为什么游戏也吊打…
  “叫什么名字?”
  “田柾国”
  一旁的护士面色有些不耐烦,查了这么多人不都一样吗,拿着血液样本放到仪器里,接着一张单子反馈回来,小护士拿着单子一脸震惊。
  “医生过来一下。”
  “请您稍等。”医生站起身向护士走去,在看到单子后,也不禁吓了一跳,可又立马恢复镇定,拿着单子坐回到座位上。
  “田柾国同学,你是否要通知你的家长来学校接你,我们现在要公布你的信息,我个人建议你还是通知一下你的家长。”
  “你什么意思…”
  “你是Omega,希望你可以做好心理准备。”
  〔腾…〕田柾国从椅子上站起身,他的头有些眩晕,脚不受控制的踢到了旁边的椅子。后面的金有谦刚刚打算往自己身上打遮盖剂,就听到前面的声音。
  柾国怎么了…
  〔高三3班 田柾国 Omega〕大屏幕赫然出现了这个消息,全校顿时惊声四起,有谦看到了也很震惊但更多的是担心,手中的针不自觉的掉落在地上。他疯了一样的扒开前面两个幸灾乐祸的人,可保安将他重重包围非得抽完血才能走,无奈之下,僵持着也不是办法,抽完血,金有谦知道田柾国一定是往家跑了,他赶忙追出去,现在这种情形柾国怕是也顾不上骑车了吧!
  〔高三3班 金有谦 Alpha〕大屏幕再次抛出重磅炸弹,他们学校竟然还有隐藏的Alpha。这个消息迅速在学校散播开来,如果说Omega是可以欺凌,软弱的存在,那么Alpha绝对就是权利与身份的象征。
  跑啊跑,田柾国冲着家的方向奔跑,他要回家,回家问父母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是Omega……
  想着这一切,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这些年自己辛勤锻炼却成果寥寥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自己是Omega…在这个社会最不被尊重,最弱的Omega…
  这样想着,田柾国愈发觉得自己头疼的厉害,不禁蹲下身来,抱住头,而这时四周突然围上三四个人。
  “田柾国,哈?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哥几个?”痞气的声音在上方响起,田柾国仍旧抱住头没有答话。
  “滚…”田柾国知道这是前些天他揍过的一群小混混,高二年级的,当时是因为什么…他们在调戏一个女Omega…真是可笑…
  “嗯…”今天与那时不同,有一个人竟然带着棍子,一棍下去打在田柾国腰上,让他不禁跪了下来。一阵拳打脚踢,不用看也知道身上早已青紫一片,田柾国虚弱的躺在地上,突然感觉下巴被人捏住,不知是因为刺激太大还是跑了太久,亦或是愈发激烈的头痛,田柾国感觉到浑身无力,也没有办法挣脱。
  “你们说这小子长的还不赖,据说Omega发起情来就像母狗一样,还会怀孕呢!哈哈哈哈哈…”感觉到那人的手愈发不安分,田柾国心中下定了死主意,他挣扎着站起身来,那四个人也一脸看好戏的样子,不过一会儿,四人却突然惊慌的逃跑。
  “柾国怎么了…没事吧…”
  “有谦……”没来得及说谢谢田柾国就晕了过去,有谦背着他将他送回家里,手机不知道响了多久,在将柾国平安送到家后,金有谦接起了那个电话。
  “嗯…可是我…好,我知道了。”

反差萌✔

《逆光》 第一章 美好的开始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呼…”
  “祝小国十七岁生日快乐!”
  S市的市区中有一户平常Beta人家正在给他们的孩子庆生,一切平淡而又温馨。坐在中间的少年笑的十分开心,白皙的皮肤在烛光的映衬下显得更加柔和精致。
  “在这里我郑重的向这十七年来抚养我长大的金善姬女士与田单行先生说一句,我爱你们,谢谢你们~”说着少年站起身向身旁的父母鞠了一躬,确实这些年田柾国从未见过他的奶奶、爷爷,姥姥、姥爷,从小时起他便一直由父母抚养长大,妈妈金善姬是一位医生,虽每日里的公务繁忙但仍然尽心尽力的照顾柾国,所以在田柾国的记忆里妈妈一直陪伴着他成长。爸爸田单行是一名优秀的人民警察,在这个不公的世界里...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呼…”
  “祝小国十七岁生日快乐!”
  S市的市区中有一户平常Beta人家正在给他们的孩子庆生,一切平淡而又温馨。坐在中间的少年笑的十分开心,白皙的皮肤在烛光的映衬下显得更加柔和精致。
  “在这里我郑重的向这十七年来抚养我长大的金善姬女士与田单行先生说一句,我爱你们,谢谢你们~”说着少年站起身向身旁的父母鞠了一躬,确实这些年田柾国从未见过他的奶奶、爷爷,姥姥、姥爷,从小时起他便一直由父母抚养长大,妈妈金善姬是一位医生,虽每日里的公务繁忙但仍然尽心尽力的照顾柾国,所以在田柾国的记忆里妈妈一直陪伴着他成长。爸爸田单行是一名优秀的人民警察,在这个不公的世界里Beta永远不可能身居高位,即便你的上司是个废柴。但爸爸一直是柾国的榜样,田柾国每日坚持锻炼,还算有些成果,田柾国虽然知道自己将来就是个Beta,可他不服,虽不能有大的成就但就像父亲这般为人民服务,这一生也算值得了。
  “呦,咱们柾国懂事了,还知道疼人了。那行,妈妈也想跟你说,柾国吖,妈妈也要谢谢你,妈妈感谢上天把你送给我,没有你,妈妈真的……”妈妈没有说完便开始哽咽,柾国看到妈妈这么激动,急忙过去抱住妈妈的肩膀。一旁的爸爸看到娘俩抱着,眼睛不禁也有些湿润,这个家庭看似普通,可这份普通来之不易。
  “你看看你们两个,抱着一团,还吃不吃蛋糕了?”
  “当然吃,快快快,我们小国明天还要上学,明天去学校可别忘了叫上有谦!”母亲抹了抹眼泪,站起身来切蛋糕。
  “嗯。这次生日正好赶上学校延长假期, 等到明年18岁成人礼我可以邀请我的朋友一起过生日吗?”
  “呃……”母亲的手顿了一下,却又在下一秒恢复常态,等着父亲的回应。
  “行,当然可以。”父亲没等母亲回话,应了柾国,那天晚上一家人都很开心,如果忽略掉妈妈不时皱起的眉头。
  第二天早上
  “走啦~”清晨的小路上,一个少年骑着自行车穿梭于此,穿着干净的校服,额前的发被暖风吹开,阳光照着他白皙的皮肤,时间还早他并不着急赶路,沐浴着早上的阳光,单车骑行过后,带起了一阵微风,衣角随着风的吹拂摆动,一路上所有人都热情的与田柾国打招呼,在这小区里田家一家三口那可是模范家庭,儿子田柾国不但长的帅气,学习上也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而出了这个小区,田柾国骑行进了一户别墅区。
  〔啊……(suga牌铃声)〕
  门开了,一位老奶奶站在门口,十分和蔼。
  “奶奶,有谦呢?”
  “他还在睡,我这把老骨头可受不住他起床的那番折腾,柾国啊,你去叫他吧,我吖,给你们准备点好吃的。”妇人欠了欠身让柾国过去。
  “金有谦起床了,幸亏我了解你的习性早点来了,快起来吧,今天得上学去了!”看着床上的一大团,田柾国对这个死党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甚至他们两个怎么认识的,田柾国都不算很清楚。有谦跟他说他的父母是普通的Beta,但田柾国每次来都不得不惊叹于有谦家的富裕,有时他也会调侃金有谦是真有钱。而金有谦好像不喜欢这个家,因为在这里田柾国从未见过他的父母,诺大的家仅有有谦和老奶奶两个人住,刚开始因为同情邀请他去家里做客,但后来就是某人死皮赖脸的跟着,加上金有谦的嘴很讨巧惹得爸妈恨不能收他做儿子。
  看着那个大团子蠕动了一下,两下。田柾国就知道这是又睡过去了,不得不使出杀手锏了,田柾国淡定的掏出手机,按下了一个音频文件。
  “你们这帮小兔崽子给我听好了,假期过后给我完完整整的回来,开学早上我要是点名谁迟到了,你给我等着!…”拔高的女声在耳边炸起,田柾国很满意的看着金有谦腾的一下坐起来。
  “老巫婆!啊!!”敢问天不怕地不怕的有谦少爷怕什么,那不得不提他的班主任大人,其实也不是怕,那个老女人年纪大了更年期也提前了,折磨人的方式数不胜数,金有谦永远记得高一的血泪史。
  “奶奶,我们出门了!”金有谦也顾不上看时间,着急忙慌的往外跑。
  “唉,有谦少爷你的早餐还没吃!”
  “奶奶给我吧,我帮他拿着。”拿着手里的大份饭盒和两小盒精美的小餐盒,奶奶做的点心真的是世上一绝,自从田柾国品尝过一次之后,便也不拒绝奶奶的好意了,反正金有谦在他家也没客气。
  “时间还早,不用这么着急。”田柾国看到金有谦慌慌张张的样子,他可不想去追金有谦,那人不知怎么的,自己这么努力的锻炼,有谦的日常除了吃就是睡还有各种玩,可他的体能却在自己之上。
  “这才7:30,放假后不是8:30到校吗?”
  “亏你还知道,我自始至终都在劝你慢一点。”
  “好啊你,田柾国敢耍我”两个少年嬉闹在一起,这样的日子会有多久,他们以为是永远,却不知道世上本就没有永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