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菲昴

381浏览    5参与
土豆地雷没土豆

慎勇肃清00

(菲昴的主场)

神界一年一度的拯救世界开始选人了。

“男神们,女神们,这次拯救的世界,难度为s级!”

大家开始感慨起来。

世界难度有9种,分别为f,e,d,c,b,a,s,ss,sss。

其中ss等以上是人为的,而s是自然灾害最恐怖的那一种,简单来说就是猪队友,神对手,自然灾害大,变局多,能力削弱。

如果拯救世界对永生的神而言是找乐子,那么拯救s级世界就是玩困难的音乐游戏,说白了就是送人头。

这不是找乐子,是找冤种。

“那么这次被选中的神明是。。。。。”

菲利克斯记忆还是停留在那天。自己和友人被选成了负责s级世界那耶格里斯忒的负责者。

选谁不好,选上他们了。

“打扰了吾友...

(菲昴的主场)

神界一年一度的拯救世界开始选人了。

“男神们,女神们,这次拯救的世界,难度为s级!”

大家开始感慨起来。

世界难度有9种,分别为f,e,d,c,b,a,s,ss,sss。

其中ss等以上是人为的,而s是自然灾害最恐怖的那一种,简单来说就是猪队友,神对手,自然灾害大,变局多,能力削弱。

如果拯救世界对永生的神而言是找乐子,那么拯救s级世界就是玩困难的音乐游戏,说白了就是送人头。

这不是找乐子,是找冤种。

“那么这次被选中的神明是。。。。。”

菲利克斯记忆还是停留在那天。自己和友人被选成了负责s级世界那耶格里斯忒的负责者。

选谁不好,选上他们了。

“打扰了吾友。”

门被打开,其他几位来到了菲利克斯的家里。

几个人都是无语。

这六位负责战斗的就有四个,而战斗系神灵根本不允许出手,说白了就是后勤。后勤在战斗中没多大用。

“来选勇者吧。唉声叹气也没用。”最后,莱茵哈鲁特说道,将一大叠资料放在桌子上。

几人开始翻找。基本上都是一些出色但不完全出色人的资料。

说白了平时直接随便选择一个就了事,但现在不得不认真对待。

“哎,全都那鸟样诶。”塞西无语的看着人选单。

“好好选啊赛兄。”

“干脆随机抽一张就好了吧!”塞西尔斯最后不想选了,随便把单子打乱。

而一张单子落到他的手上。

“哎又是什么啊”

单子上赫然出现一个少年的名字

“菜月昴”

而他那些数据更是令人惊讶。

“这种数据从没见过诶!”

“这无疑是天才呐!”

“这人是个亿分之一的天才诶!”

几人很是开心。

“那么就决定啦喵!”

猫娘开心的说道。

可惜,要是这些小伙子再认真看几眼这人的性格,后面根本不会发生了。


可惜没有人看见。

“那么,召唤出勇者吧!”

在白光闪过后,一位身着护膝的黑发少年出现了。虽然大家不是没见过我见犹怜的,但真的被少年吸引住了。

在反应过来后,尤里乌斯咳了咳嗓子

“初次见面!我是尤里乌斯。”

“我们算是你们口中的神明哦喵。”菲利克斯补充道。

“由于某些原因嘛,把昴你召唤到了这里。总而言之,昴被选成了拯救s级世界的那耶格里斯忒的勇者哦喵。”

昴一言不发,仅仅看几人。

看着神完全失去了思考呢。嘛,毕竟神是完美的人就是了。面对完美的我失去了理智也正常。

塞西尔斯如此想到。

“被一群稀奇古怪的人,不,有的还不是人说这种话”

“稀奇古怪是说我吗!穿女装没什么问题吧!而且你不玩游戏,没看过猫耳娘吗喵!”菲利克斯装作生气的样子并且说到。

奥托扶了扶额头。“我们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人。我们是神灵。召唤你作为勇者的人。”

昴四处张望。

“如果你们是神的话,自己去拯救那什么鬼世界不行吗。”

赫利贝尔“有规矩的。神为了让人类通过自己的双手繁荣富足起来,创建了无数地上世界。所以拯救人类的必须是人类自己。”

昴“没有拒绝权吗?”

莱茵“不存在的。”

昴“自由裁夺权呢?”

尤里“也没有。”

昴“改正规则而存在的选举权。”

塞西“没有的啊!”

“方便自己的规则。”昴把脸撇开。

“早知道该选久点的。这勇者太麻烦了。”几人如此想到。

莱茵安慰了友人们。“大概是突然被召唤,着急了,要不给他试试技能吧。”

菲利克斯笑着对昴说道“昴,说出Status吧喵”

“为什么。”

 “昴不怎么玩游戏吗?总之,说嘛。喊出(status)之类的话会出现显示昴能力值的数据板。来嘛,说一声嘛喵。”

昴叹了口气。

“property”

然后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数据板。

“说了是status啦喵。”(s是共享属性值,p是自己独看)

“的确写着只有我知道的情报。嗯,你们可疑的发言稍微有可信度了。”

“刚才你就很失礼诶!”奥托如此说到。

“讲一下Status吧,昴。”莱茵对昴说道。

看见几人都用期颐的眼光看着自己,昴无奈的说出了“status。”

大家凑到昴的身边。

“这是很多勇者的几倍呢喵。”菲利克斯的声音很轻柔。似乎他一直都这么对这个人说。

“顺便问一下如果我在这个世界死掉了会怎么样。”

大家很是无语,虽然心里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真是打乱节奏呢。”

“放心吧虽然不能回到s级世界,但会回到原本的世界。”

“谁知道呢。”

真是疑心病重啊。不去现场就没有实际体验的类型吗。

这样的话。

几人互相看了看。

“昴,说明到时候慢慢来嘛喵。”

猫娘打开了异世界的门。

“我拒绝”

“开始我们的旅程吧喵!”

“诶?你说什么喵?”

“我说我拒绝。怎么可能一开始就到危险的异世界去。”昴很是无语。

“可是昴的数值很高啊!而且我们也会在一旁辅助的。所以放心吧喵。”菲利克斯拉着昴的衣服。

“反正不是什么正经的辅助吧。”

“好失礼啊。”奥托无奈的叹气。

“嘛,我们绝对不会死亡,并且你受伤了的话菲利克斯会给你治疗的。”莱茵补充道。

昴停下来了。“终究是幕后的,而且只有他一个人是这种的。你们这些战斗系的更别提了。有规定的吧。你们不能出手。那最多也就做饭扫地之类的。完全派不上用场。”

什么人渣啊。要不是杀死勇者拯救世界就直接废了,绝对给他个教训,揍死他。

昴随后拉住菲利克斯的衣襟按在墙上。

“如果必须去的话,我是有条件的。”

几人的剑已经靠在了昴的脖子旁。

“放开菲利克斯。”

尤里乌斯语气中带着些许愤怒。

昴只是回头瞟了一眼。

菲利克斯表面自己没事后依然笑着说

“什么条件啊喵。”

昴脱下了上衣

这是要干什么啊

这个操作打乱了节奏

不知道为什么,几人觉得要是这个只见了一面勇者希望和自己发生关系也没问题。

“至少让我准备充分。”

昴开始做俯卧撑。

“直到我能接受为止。”

那几人收起了剑。

什么啊,这勇者。

几人在这样想时,昴随便塞入了一张单子。

“掉了。”

然后用酒精消毒液洗了手。

“那么嫌弃的吗。”奥托实在是无奈了。

这次,他们终于看见了最重要的,看漏了的一项。

“性格

难以置信的慎重。”


“所以你们搞了一个神经病勇者吗?笑死了哈哈哈。”艾姬多娜把茶放到一边,笑的无比开心。

“就是这样的,艾姬多娜小姐。”

莱茵哈鲁特也无奈的叹了口气。

“那个人特别奇葩啊喵。”菲利克斯抿抿嘴,舔了舔茶。

“所以他现在在干什么啊!”

“一直在锻炼。一直。”奥托两眼无光。

“在专门给他创建的房间里。”

“一般的话都想立刻去异世界冒险的吧。”塞西补充道。

“毕竟你们攻略的是s级世界,谨慎一点更好吧。而且当时你们还用剑威胁了他,稍微关心一下他吧。”

“那只是浪费时间吧,去和怪物战斗会更快提升吧喵。”菲利克斯把脸贴在桌子上。

“不也挺好的嘛。不要太着急了。在神界时间流速是普通时间的几万倍之一呢。”

“还是普通的冒险好一些呢。”塞西尔斯叹了一口气。

“总之,好好和勇者一起冒险吧。”

拥有强欲魔女之称的女神微微一笑。

“而且他在锻炼的话,就要好好关照呢。”

几人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只有赫利贝尔理解了一点。

魔女往后面靠去。

“比方说,给房子安窗户,洗浴设备,嗯,还有厕所,床之类的。”

“还有食物哦。都没有准备吧。”

魔女歪头笑道。

“对之前的事向他道歉吧。还有他可能不喜欢神高高在上的态度呢,像朋友一样和他相处怎么样?”

“谢啦!前辈。”

几跑出门顺便关了门。

几人与魔女告别后去看望勇者了。

魔女闭眼喝茶。

“真是新手呢。”

但漂亮的紫色眼睛露出淡淡的悲伤。

“菜月昴,吗。”

大家都是新手神。

土豆地雷没土豆

专门的脑洞梗

这个是男性×昴的。。。

首先是all的

1.死直男没有浪漫气质。

在成功告白结婚之后昴就开始放飞自我了。

某日。

昴悠闲的躺在椅子上,享受美好人生。

这时,塞西尔斯随口提起一句“情侣是要约会的吧老大。”

昴心里一紧。他不想陪着6个老婆在夏天到处逛,尤其是在异世界没空调。

看着妻子露出的眼神,昴心虚的别开眼。

“情侣才需要约会,我们已经要结婚了。没必要了。”

这种烂借口是没人信的。

“没结婚就是情侣啊!而且现在还在交往吧。”奥托毫不客气的指出来了。

“可是一起打魔女教也算是约会了吧,还有一起去圣域。”昴狡辩这。

“这种烂借口你自己都不信吧。”尤里吐槽了一句。...

这个是男性×昴的。。。

首先是all的

1.死直男没有浪漫气质。

在成功告白结婚之后昴就开始放飞自我了。

某日。

昴悠闲的躺在椅子上,享受美好人生。

这时,塞西尔斯随口提起一句“情侣是要约会的吧老大。”

昴心里一紧。他不想陪着6个老婆在夏天到处逛,尤其是在异世界没空调。

看着妻子露出的眼神,昴心虚的别开眼。

“情侣才需要约会,我们已经要结婚了。没必要了。”

这种烂借口是没人信的。

“没结婚就是情侣啊!而且现在还在交往吧。”奥托毫不客气的指出来了。

“可是一起打魔女教也算是约会了吧,还有一起去圣域。”昴狡辩这。

“这种烂借口你自己都不信吧。”尤里吐槽了一句。

大家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昴。

“谁的约会只有等人和打架啊喵。”菲利克斯是真无语。

“谁的约会会有6个女友啊。到时候你们不尴尬吗。”最后的挣扎。

“我不介意呢昴。”莱茵笑的很开心,但这一次在昴眼中是魔鬼的笑容。

“我也是。”赫利贝尔也如此回答。

“那我们可以在结社这里约会。”

大家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讲点浪漫吧!”


最后

在结社约会被pass了,6人拿出一张地图研究到底去哪里约会,最后意见统一花了很久,以至于昴在有着冰魔石的房间里度过了美好的一天。

其实肃清之前也被谈过“交往”

但是因为当时大家都懒得反驳他的邪教理论

“情侣不就是找个地方玩,两人在一起牵手,拥抱最后接吻吗?我们都干好事(ghs)了这还不叫交往?”


2.雪

(就是在莉亚的老家解决问题,7人当天没去解决问题而是去玩雪了。)

“在结社都没怎么看过雪呢。”昴感叹了一声。

“那么干一些下雪天才能做的事情吧喵。”菲利克斯虽然穿的终于比平时多了,但依然撒娇卖萌。

建议得到了赞同。

“嗯,我去树下面躺着。下雪天独有呢。”昴回答道。开玩笑无论是堆雪人还是打雪仗自己绝对不是对手,而且打雪仗会有生命危险吧。

“诶~老大就退场了啊。”塞西感叹一句。

然后大混战。到处都是雪球,有的树还被打倒了。

最后由于昴靠着的树差点倒下,被迫结束。

“玩点安全的吧拜托。”昴欲哭无泪。

最后也只能玩一些安全的雪橇和堆雪人了。

昴还是选择靠在树下睡觉。

“嘛,昴睡觉的样子还挺可爱的呢。”

几人看着熟睡的昴,露出淡淡的笑容。

然后一人抓一把雪塞入了昴的衣服。

后续

全部被训了,但是都是下次一定改。

最后是去溜冰了,打着在(喜欢的人面前)露一手,但由于塞雪事件被嘲讽了一句“如果专门给我表演滑冰有多菜还是算了。”

晚上6个人和某人闹矛盾,肃清一个人躺在羊毛地毯上。

最后被抱上床了。

3.文明观烟火,用火不安全,亲人两行泪。

这个是放烟花告白结果差点烧到房子的梗。明天写。

这几个脑洞是来补偿大家的,对不起之前说下午更新结果耽搁了ww。

大概就是糖,我希望看到获得幸福与快乐的昴昴。原谅ooc

明天是夏乌拉篇的完结。

阙月天影

【all昴】黄粱之梦(下)

 *嗯看到这个标题应该就能明白了,是篇all昴版的色欲if线()

*大程度借鉴了原if线,和原if线一样完全不讲逻辑,而且还会ooc,请酌情观看()

*文中会出现的昴右cp都在tag里


 接下来的一整个下午,昴都埋首在公务里。等他回过神抬头看向窗外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昴扔下笔,扭动着酸痛的手腕。

  「这么耗费脑力的工作真的太不适合我了——而且为什么还剩那么多啊!?」

昴将面前堆积的几叠快有小半人高的公文推远了些,整个人直接颓废地趴倒在案牍上。

「——好累...

 *嗯看到这个标题应该就能明白了,是篇all昴版的色欲if线()

*大程度借鉴了原if线,和原if线一样完全不讲逻辑,而且还会ooc,请酌情观看()

*文中会出现的昴右cp都在tag里







 接下来的一整个下午,昴都埋首在公务里。等他回过神抬头看向窗外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昴扔下笔,扭动着酸痛的手腕。

  「这么耗费脑力的工作真的太不适合我了——而且为什么还剩那么多啊!?」


   昴将面前堆积的几叠快有小半人高的公文推远了些,整个人直接颓废地趴倒在案牍上。


  「——好累。这种时候就不得不又想到莱因哈鲁特了,啊啊,不知道他有没有类似『处理公文的加护』,效果是几秒钟内就能把这些全部办完什么的……不过就算有也不能总依赖他吧。」
  「很可惜,辜负了昴的期待,暂时没有那种加护。但昴能在感到疲倦的时候第一时间想起我,还是让我不胜荣幸。」

  青年爽朗的声音出现在昴耳畔,昴从案牍上抬起头,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头似乎在炽烈燃烧的红发——熟悉的人影正朝他走来。


  「不论是几次都无法习惯你总会在我提到你的时候突然出现啊——莱因哈鲁特。」
  「其实只是正常的值班回来而已。」


  莱因哈鲁特停在案牍前,对昴行了个标准的骑士礼。


  「昴,辛苦了呢。」
  「不不,比起我,还是一整天都在王都巡逻的你更劳累啊,今天看起来也平安无事?」
  「是的,王都的治安相较以往好了很多,能有这样的情形仰仗的是昴的治理和大家的共同努力。我在其中只尽了一点点微薄之力,完全称不上是劳累呢。」
  「太谦虚了啦——」
  「不,如果能再出一份力帮昴分担点压力,那实在再好不过了——公务可以交给我代为处理吗?」


  莱因哈鲁特微笑着,诚挚地提出了想要帮忙的请求。


  「啊啊,因为太了解莱因哈鲁特了,所以知道你是以多正直的心态提出帮忙的。但就是这个原因,才更不能同意啊——总是这么纵容着我,万一哪天我开始放任自己怠惰地坐享其成,现在的我可是会瞧不起他的啊。」
  「抱歉,没有察觉到昴的决心就自顾自想要帮忙。」

  「诶?不需要为了这种事而道歉的啦,反而是拒绝了一位大帅哥的要求的我比较不知好歹。」
  「昴做的决定很正确喔。但公文那么多,昴独自批改的话恐怕要通宵了,不如我们两人一起来吧?一加一会比一大呢。」

  昴这次同意了莱因哈鲁特的提议,与他一起坐在案牍边共同处理那几叠公文。时间大概并没过去多久,昴刚批完了十几张再想伸手去拿时,发现所有的公文都已经整齐摞成一摞放在了一边。
  莱因哈鲁特的蓝眸沾染上歉意的神色。
     


「对不起,我已经刻意放慢了速度。」
「不,真的不用道歉,只是这速度也太夸张了吧?『处理公文的加护』难道是真实存在的吗?!」
「嗯……貌似是批完几张公文后忽然多出来的加护。」
「哎——这就是帅哥的特权吗,真让人羡慕。我自己的话,只要不变得更难看,就谢天谢地了…….


  昴瘫坐在椅子上,一边自嘲一边夸赞着莱茵哈鲁特。不过他还没说完,剩下的话就全被突然靠近的青年堵在了喉咙里。
  唇舌早已不是第一次接触,但即使昴有着丰富的经验,也依然会因为某种不知名的原因在吻技上败给莱因哈鲁特。



  「结合刚刚的事来看……你该不会还有『亲吻的加护』吧?」
  「请原谅我所做的失礼之举,可我不希望昴用难看这个词形容自己哦,昴值得更好的词汇。」


  莱因哈鲁特主动结束亲吻,双手撑在椅子两边的扶柄上,蓝眸温柔地注视着还在气喘吁吁双颊泛红的昴,语气却不容置疑。昴很快就屈服于他,做出了妥协。

    

 

  「好吧,我知道了,以后我不会再妄自菲薄了。」

 

 

  莱因哈鲁特重新扬起微笑,顺势低下头再一次亲吻昴。

 

  ※※※※※※※※※※※※

 

  返回卧房时已经很晚了,昴站在房门口,拧动门把手打开了门。房间里的灯光略显昏暗,屋内只有一名紫发青年身着便服坐在床沿上,像是在等待着谁。

 

 

  看到他后,昴的嫌弃几乎溢于言表。

 

 

「什么嘛,今天居然是你这个讨厌的家伙啊。」

「明明是昴迟到了,遭到抱怨的人竟然成了我么?」
「哈,要是提早想起来今晚是尤里乌斯这家伙在等着我的话,我说不定会一个晚上都不出现哦?」

「鉴于昴上上次及上次都这么说过,因此这样的话很快就要不存在信服力了。」

「逐渐变得更讨人厌了啊。」

 

 

   尤里乌斯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昴还是因为那次被打伤的事耿耿于怀吗?」

「你是指故意约我去练兵场然后在众人面前暴打我一顿的事么?谁会因为这个记恨你啊,这种久远的事情差不多都快忘记了。」

「——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可以不用特地加重语气。除此之外我还有其他地方得罪过昴么?」

「可恶,你还真是没有自知之明啊。」

 

 

  昴转过身背对灯光,在另一侧的床沿坐下。极小声而快速地说了一句话,如果不是尤里乌斯一直关注着昴,他可能也听不清楚。

 

 

 「因为叫你停下或者慢一些都根本不听我的啊……」

 

 

  尤里乌斯愣了下,随即发出了他特有的轻笑。他攀上床移动到另一边,从背后抱住了昴。

 

 

  「因为昴总喜欢说些口是心非的话,再加上昴那时的表现一点都不像想让我停下的意思——」

  「……闭嘴。」

  「就比如现在,昴没有要推开我的意思哟?是证明我可以再得寸进尺一点吗?」

  「……吵死了。」

  「那我就当昴默认了呢。」

 

 

    卧房里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熄灭了,一片漆黑中能听见的只有衣料的摩擦声,细碎的耳语声,以及……


————————————————————————————

虽然篇幅少,但尤里确实是本次mvp。因为再写下去一定会被屏所以剩下的内容就靠脑补吧——【bushi】

以及实在抱歉诸位,写着写着就觉得越写越肉眼可见的ooc了orz,尤其是尤里()

明明骑士组还是我最喜欢的和昴右的cp来着()

那么最后,还是感谢能看到这里的诸位,有缘再见——



阙月天影

【all昴】黄粱之梦(中)

*嗯看到这个标题应该就能明白了,是篇all昴版的色欲if线()

*大程度借鉴了原if线,和原if线一样完全不讲逻辑,而且还会ooc,请酌情观看()

*文中会出现的昴右cp都在tag里


  穿过铺满了红地毯的王城的走廊,昴终于进入了餐室。早餐——现在可能要被称之为午餐,一如既往地已经被准备好摆在了餐桌上。昴走到餐桌旁坐下,拿起餐勺品尝了一口。

  「Tasty!唔哇,连凉掉了都能那么美味!这种手艺果然只能出自莱因哈鲁特了吧?明明今天还要值班的,竟然又为我做了早餐啊。相比之下,我这个睡过头的王国负责人简直太逊了——看来今后也得努力起来了呢!」...

*嗯看到这个标题应该就能明白了,是篇all昴版的色欲if线()

*大程度借鉴了原if线,和原if线一样完全不讲逻辑,而且还会ooc,请酌情观看()

*文中会出现的昴右cp都在tag里




  穿过铺满了红地毯的王城的走廊,昴终于进入了餐室。早餐——现在可能要被称之为午餐,一如既往地已经被准备好摆在了餐桌上。昴走到餐桌旁坐下,拿起餐勺品尝了一口。

  「Tasty!唔哇,连凉掉了都能那么美味!这种手艺果然只能出自莱因哈鲁特了吧?明明今天还要值班的,竟然又为我做了早餐啊。相比之下,我这个睡过头的王国负责人简直太逊了——看来今后也得努力起来了呢!」

  昴加快了用餐的速度,在心中燃起一簇奋斗的火苗。待他吃的差不多时,有一人轻车熟路地走进餐室和他面对着坐下。

  「啊啊,菜月先生原来在这里啊,可让我找了好久呢。」
  「哦哦!是王国首席内政官奥托啊!欢迎回来——好久不见啊,差点都要忘记你了呢。」
  「太过分了吧?!我出去还不到三天哎?还是为了菜月先生快马加鞭赶回来的啊。另外菜月先生该不会才刚吃完早餐吧?」

  奥托看着剩下的一些食物残渣,忍不住吐槽着问了一句。

  「小细节就不要在意了,比起这个,急匆匆地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么?你看起来超——疲惫的样子啊,刚奔波回来我可以大度地允许你偷下懒哦。」
  「这算是收到来自菜月先生的关心了么吗?——过来其实是为了汇报上个月的财政收入。」
  「喔喔,好厉害,那么快就统计好了么?现在不过才月初啊。嘛,奥托有时候也会很可靠呢。」
  「谢谢,虽然这句话听起来不完全像是夸奖啊。」

  奥托扶了扶帽子,一气呵成地将财政情况汇报给了昴。在冗长的汇报结束后,昴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嗯……总的来说,就是蛋黄酱的销量依然不错,其他产业也正在发展中吗?干得好喔!不愧是奥托呢。」
  「啊,与其说销量不错,不如说是一直居高不下呢,甚至远销国外了啊。而且因为是王室供售,就算有人眼红,也几乎没什么人敢来捣乱抢夺制作方法。倒是有人尝试仿造过,无一例外地都失败了。」
  「哈哈,毕竟就算是我们也是实验了好久才成功的啦。」
  「对了——还有这次菜月先生派我出去谈的生意也处理妥当了。对方一开始可真是有够刁钻的啊,但听说完菜月先生那些新奇的想法后立刻就表明乐意合作了呢。」
  「能那么顺利真让人惊喜啊。」

  奥托最后和昴模模糊糊地交谈了几句,便直接栽倒在了餐桌上。昴被他忽然的倒下吓了一跳,慌乱地察看了一遍他的情况。

  「啊啊啊,真是的,只是因为太困了所以睡着了么?还以为要猝死了啊?!为此狠狠地担心自责了一下啊。」

  昴确认奥托无事后松了口气,随即小心翼翼地背起他把他送回房间。

  「喔,很神奇呢,就连睡着了帽子也不会掉下来哎。」
  昴背着奥托缓慢地走回寝室,将他放到了床上。
  「呼,因为也有偶尔地锻炼一下好歹还是能成功背回来的。但刚才那么颠簸都没有醒过来么?一定是很累了啊。所以先前的财政汇报肯定是昨天熬夜做好的吧?不爱惜身体这一点有些让人头疼啊。不过——」

  昴看了看奥托暂时不存在会醒来的迹象,大着胆子凑上前在奥托额心落下一个亲吻。

  「总之还是——辛苦了呢,奥托。」

——————————————————————————————

其实本来想直接分成两篇在下篇把奥昴莱昴尤昴都写完了的()奈何发现自己码字太慢所以干脆分上中下三篇了()

关于蛋黄酱有借鉴lost  in  memories手游里的奥托if()

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就有种把奥昴从爱情写成了友情的感觉(难道是因为那张三结义的图片已经刻在我的DNA里了吗【bushi】)


阙月天影

【all昴】黄粱之梦(上)

*嗯看到这个标题应该就能明白了,是篇all昴版的色欲if线()

*大程度借鉴了原if线,和原if线一样完全不讲逻辑,而且还会ooc,请酌情观看()

*文中会出现的昴右cp都在tag里


  又是新的一天,灼热的阳光打在昴的眼皮上,刺激得他微微睁开了双目。  昴奋力地摆脱了睡意,张开手臂以舒展身体,顺着床沿坐了起来。


  「看起来是一个晴朗的早晨呐!」昴边这么想着边转过头去看了看窗外的景象。外面的太阳高高挂着,毫不客气地散发光芒——晴朗是很晴朗,不过貌似并不像昴心中所想是个 「早晨」。...


*嗯看到这个标题应该就能明白了,是篇all昴版的色欲if线()

*大程度借鉴了原if线,和原if线一样完全不讲逻辑,而且还会ooc,请酌情观看()

*文中会出现的昴右cp都在tag里






  又是新的一天,灼热的阳光打在昴的眼皮上,刺激得他微微睁开了双目。  昴奋力地摆脱了睡意,张开手臂以舒展身体,顺着床沿坐了起来。


  「看起来是一个晴朗的早晨呐!」昴边这么想着边转过头去看了看窗外的景象。外面的太阳高高挂着,毫不客气地散发光芒——晴朗是很晴朗,不过貌似并不像昴心中所想是个 「早晨」。



  原本还有些倦意的昴瞬间打了个哆嗦清醒过来。他该不会一觉睡到了正午吧?!

  「完蛋了!啊啊,今天还有好多公务要处理的啊!」

  昴懊悔地这么想着。同时他也很疑惑,就算他醒不过来,每天早上应该会有其他人轮流来叫自己起床的啊?



  昴还在困惑着,突然感觉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自己手边蹭了蹭——昴低头向下看去。

  「喔喔,原来是菲利斯啊!」

  猫耳少年此刻穿着昴熟悉的骑士服,躺在昴的身边睡得正香,两只亚麻色猫耳还会时不时耸动一下,应该就是刚刚那股毛茸茸感觉的来源。



  「耳朵的触感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让人欲罢不能!」昴忍不住将手伸了过去,在少年的猫耳上轻柔地来回抚摸。


  「——不对!为什么菲利斯会在这里啊!?昨晚明明该是我一个人睡的?!」昴回过神来。

  在昴突然提高的声音和他仍未停止的抚摸动作下,菲利斯终于醒了过来。他揉着眼睛抬头看向昴。


  「早上好喵,昴。」

  「喔喔,早啊菲利斯。——才怪啦!都已经中午了吧!还有今天该来叫我起床的不是你嘛!?」

  「因为来的时候看到昴的睡颜所以想让你再多睡会儿,加上我也很困干脆就来和昴一起睡了喵。对不起啦喵。」

  「完全听不出有想要认错的语气啊!算了,还是先起来吧,反正不管怎样都已经到这个时候了。」



  昴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打算过多追究,认命般坐下了床。菲利斯也从床上坐起身,整了整骑士服,跟随昴一起起床。


  「说起来还真是少见,你居然会那么正经地穿骑士服。」

  「毕竟偶尔也想在昴面前展现得帅气一点哦。」

  「盯——」

  「好吧喵,其实是我今天要值班啦喵。」

  「这样的话不就已经迟到了吗?明目张胆地在boss面前旷工啊?!守卫王都安全可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不许偷懒啊!」

  「虽然不懂昴说的包斯是什么意思——不过王都安全完全不用担心哦,今天是我和莱因哈鲁特一起值班,他已经过去了。」

  「唔,如果是他那确实不用担心了……不对啦!也不要总麻烦莱因哈鲁特啊!」

  「知道了喵,现在就赶过去哦。那么,再见了昴。」

  「能有这种觉悟真是再好不过了——再见,菲利斯。」



  菲利斯走到房间的门前,忽然转身张开双臂勾住了身后的昴,在他的嘴唇上轻轻啄了一下。


  「是迟到的早安吻喵。」

  菲利斯歪着头对昴一笑,不再滞留,利落地按下门把手去值勤了。

  昴用手覆在被吻过的地方,红着耳尖轻声抱怨了一句。

  「太狡猾了吧,为什么每次都要这么突然啊。」



———————————————————————————————

由于没什么时间,我只补完了动漫和小说的第一卷及两三篇if线,所以有些角色相互间的称呼可能把握不准()其实我还专门去搜了一下不过很可惜没搜到咳,如有差错还请见谅,可以向我指出,会改正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