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菲杏七夕12h

286浏览    9参与
椋
【8.4七夕菲杏12h】22:...

【8.4七夕菲杏12h】22:00

那么,天亮之前,我们是谁,我们想成为谁


上一棒:@不是筱筱子 

【8.4七夕菲杏12h】22:00

那么,天亮之前,我们是谁,我们想成为谁


上一棒:@不是筱筱子 

不是筱筱子
【8.4菲杏七夕12h/20:...

【8.4菲杏七夕12h/20:00】

在洒满夕阳光的天台上起舞

服装是还没开坑的长篇漫画私设的校服(是普通高中校园pa)

【8.4菲杏七夕12h/20:00】

在洒满夕阳光的天台上起舞

服装是还没开坑的长篇漫画私设的校服(是普通高中校园pa)

-相川韶恩-

【8.4菲杏12h/18:00】【弓杏】That Moment is Over

  BGM:苏打绿(鱼丁糸)《That Moment is Over》

  算是和es和杏作别的文章。

  

  “我早已忘记的夏天,在变成黑白片的空间里游荡。 ”

  终于到了离开梦之咲的这一天。转校生站在梦之咲大门,望着一片湛蓝的天空。夏蝉的声音从耳边响起,嘶鸣着,躁动着,传递夏天的讯息。

  从此,离开梦之咲,走进es大楼,开始新的人生。杏想到这里有些不安,却也有些激动。是啊,崭新的人生,让她陌生,却又真实地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推动每个人向前走。

  有人捧着花向她走过来。应该是天祥院英智接她去es大楼,她拎起包走上前,看见眼前的人却是伏...

  BGM:苏打绿(鱼丁糸)《That Moment is Over》

  算是和es和杏作别的文章。

  

  “我早已忘记的夏天,在变成黑白片的空间里游荡。 ”

  终于到了离开梦之咲的这一天。转校生站在梦之咲大门,望着一片湛蓝的天空。夏蝉的声音从耳边响起,嘶鸣着,躁动着,传递夏天的讯息。

  从此,离开梦之咲,走进es大楼,开始新的人生。杏想到这里有些不安,却也有些激动。是啊,崭新的人生,让她陌生,却又真实地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推动每个人向前走。

  有人捧着花向她走过来。应该是天祥院英智接她去es大楼,她拎起包走上前,看见眼前的人却是伏见弓弦。

  英智大人和少爷有些事情在es大楼等您。稍后我会开车送您去es大楼,杏。

  谢谢。

  虽然已经是相熟已久的同学,他们之间依旧保持着几分敬意和疏离,似乎这是执事与转校生之间的共识——他们不是这个舞台的主角,只能衬托别人的光辉。伏见弓弦想到这里又觉得不对,梦之咲新的革命的春风,分明就是原本应该游走在边缘的杏带来的。

  而如今,已经是夏天了,果实该成熟了。

  杏接过伏见弓弦手中的花束,坐上他的车的副驾驶。车四平八稳地开着,杏有些心绪不宁。该如何从梦之咲的校园情结中走出来,她不知道。es大楼的生活,复杂却又要她慢慢学习消化,这当中还有多少未知的危险,她依旧不知道。

  未来的魅力似乎就在这里。

  车拐过一个弯,杏回过头来看着梦之咲离自己越来越远,想起毕业典礼上低年级学生不舍的表情,有些失落地盯着汽车后视镜发呆。

  怎么了,杏。伏见弓弦察觉到她的反常,随时为您效劳。

  没什么。杏揉了揉眼睛,只是夏天到了,又到了离别的时候啊。离别总是让人感伤。

  那当然。伏见弓弦依旧保持着执事该有的风度和礼貌,不过,杏还得赶紧成长起来。es大楼需要您的力量。

  杏点点头,从包里掏出纸巾擦了擦眼睛。

  车遇到一处红灯停下来。杏脑子昏昏沉沉地想着过去。被从君咲赶出去,再到了给她第二次机会的梦之咲,再到如今从梦之咲毕业去es大楼,人生似乎就是这样坎坷离奇中带着绝处逢生。她看着身边紧握方向盘的执事,如今也已经是一名初出茅庐的偶像。她看着他深蓝色的头发和紫水晶般的眼睛,忽然想起了曾经在热带岛国的故事。他背着自己走回酒店的场景,还留在那时的沙滩上。

  自己一直都没有好好对他说过谢谢。今后虽然在同一家公司共事,更多的也只是同事而非同学,肯定聚少离多。她有些不安。

  一定要好好对他说出感谢。

  绿灯亮了,车再度发动。

  “我记得有一年夏天,”杏开始回忆起来,“我,你们fine还有undead一起去南方的岛国度假……”

  “哎呀,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伏见弓弦握着方向盘爽朗而温和地笑起来,“记得那天玩累了之后还是我把你背回去的,羽风君想要借机把你带回去,还被我阻止了。”

  杏不好意思地笑:“那次,谢谢弓弦同学。”

  两人相视一笑,接着望着前方。

  “不管怎么说,”杏捧着手里的花,“能够看着你……和fine有今天,越来越好,我真的很开心呢。这多亏了你,还有天祥院前辈他们……”

  “我也很感谢你呢。如果不是你,梦之咲也没有现在的生气啊。”

  然后又是长久的沉默。

  明明两个人彼此之间是亲密无间的同学,却仿佛在这毕业离别之际,变得有些生疏和距离感。也许伏见弓弦就是这样的人,对任何人一视同仁地礼貌和克制。

  但是杏知道他不是这样的。他是军人出身,在军事基地摸爬滚打长大,对世间百态也许已经习惯,已经麻木,更多的应该是珍惜自己微不足道的感情。

  也许,他在担心自己是否相配。毕竟自己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执事,而他总是在考虑别人的感受。

  但是在杏心里,他和夏天一样热烈。

  车缓缓停在es大楼门前。伏见弓弦望着身边的杏,似乎有话想说,杏便也没有急着下车,而是问:“弓弦同学有什么话想说吗?”

  “没什么。”伏见弓弦用轻松的微笑掩盖过去,“只是觉得能够这样开着车和杏同学说话真的很难得了。”

  “是啊。”

  杏想着,看着天上的骄阳,和es大楼门前广场人来人往的景象。

  “我觉得,弓弦同学一定很珍惜这样的时光吧,毕竟曾经在那样严酷的军事基地待过。”

  伏见弓弦点点头。

  “今天你来见我我真的很高兴。”杏晃了晃手里的花束,“虽然弓弦同学给人的印象,是温柔礼貌的执事,但是在我心里,弓弦同学和夏天一样热烈。”

  伏见弓弦有些震惊:“我吗?”

  “是的!”杏说,“我很高兴弓弦同学这么在意我,给我送花,开车接我,背我回酒店……也许你并不是很擅长表达自己的想法,害怕真实的自己会伤害别人,但是做偶像,就应该做回真正的自己!”

  “真的吗?”伏见弓弦看着杏水蓝色的眼睛,里面闪着光,很亮。

  “是的!桃李少爷也曾经对我讲过,你应该多表现真正的自己,去享受偶像!”杏接着说。

  伏见弓弦看着杏闪闪发光的眼睛,赧然一笑。

  “真是输给你了呢。”

  车门忽然被锁上,在杏惊呼出声的下一秒,温热的嘴唇堵住了她的惊呼。

  原来,并不是自己自作多情。

  恍惚中她回到了那个夏天,回到了他瘦削却坚挺的背上,夕阳西下,照亮少女禁闭的双眼。轻轻抚摸那时间里的欢笑和无奈,荒凉,却又温暖。

  “我的手你的脸开一地陌生花,洒落满天的式微。”

fin.

森_Mori(休假版)

【8.4菲杏七夕12h/12:00】对抗关系E Episode. 1

上一棒:@初音公主最帅 

下一棒:@褚烊 

┄┄┄┄┄┄┄※┄┄┄┄┄┄┄

CP(本章):英智×杏×桃李

视角:杏视角第三人称

代入:原则不可,但随意

世界观:AU

避雷:世界观完全捏造,经不起任何考据;内含一定的ooc

┄┄┄┄┄┄┄※┄┄┄┄┄┄┄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

为什么这个标题上来就是E而不是按abc顺序来的,因为E之前的已经有脑洞占位了。下周会发A的那篇三角恋,CP已经写在汇总博里了。


意思是这篇不是△,人会更多一点,其他男主后续会写...

上一棒:@初音公主最帅 

下一棒:@褚烊 

┄┄┄┄┄┄┄※┄┄┄┄┄┄┄

CP(本章):英智×杏×桃李

视角:杏视角第三人称

代入:原则不可,但随意

世界观:AU

避雷:世界观完全捏造,经不起任何考据;内含一定的ooc

┄┄┄┄┄┄┄※┄┄┄┄┄┄┄










┄┄┄┄┄┄┄※┄┄┄┄┄┄┄

为什么这个标题上来就是E而不是按abc顺序来的,因为E之前的已经有脑洞占位了。下周会发A的那篇三角恋,CP已经写在汇总博里了。


意思是这篇不是△,人会更多一点,其他男主后续会写到。至于什么时候写后续,我咕咕咕(喂

看样子一共是3章,或者4章,后面的大纲还没写,不能确定具体的章节分割。


不是筱筱子
【8.4菲杏七夕12h/16:...

【8.4菲杏七夕12h/16:00】

滤镜好难调,服装是还没开坑的长篇漫画私设的校服(是普通高中校园pa)

【8.4菲杏七夕12h/16:00】

滤镜好难调,服装是还没开坑的长篇漫画私设的校服(是普通高中校园pa)

初音公主最帅

【8.4菲杏10h/10:00】烟火

半夜疯狂赶稿产物()是英杏!

OOC有  人称混乱自行理解! 小杏=制作人

没有问题就开始吧!


“小杏,住院了?!!”


天祥院英智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小杏,沉默。

他现在才感受到因为赶路到医院的原因带来的窒息感,扶着墙大口喘气。

或者说,也是因为害怕吧。

被强行压下的日日夜夜的痛苦的思念,在此时全部爆发出来了。

为什么还是那么在意她啊……

“你是病人的家属吗?”

英智犹豫了一下,“嗯,是的。”

“你们平时能不能注意一下她啊,压力太大,精神完全处于一种紧绷状态,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她还会晕倒。”

“……这样啊,谢谢你了。”

医生略带...

半夜疯狂赶稿产物()是英杏!

OOC有  人称混乱自行理解! 小杏=制作人

没有问题就开始吧!




“小杏,住院了?!!”


天祥院英智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小杏,沉默。

他现在才感受到因为赶路到医院的原因带来的窒息感,扶着墙大口喘气。

或者说,也是因为害怕吧。

被强行压下的日日夜夜的痛苦的思念,在此时全部爆发出来了。

为什么还是那么在意她啊……

“你是病人的家属吗?”

英智犹豫了一下,“嗯,是的。”

“你们平时能不能注意一下她啊,压力太大,精神完全处于一种紧绷状态,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她还会晕倒。”

“……这样啊,谢谢你了。”

医生略带气愤的走了。

“是因为,我吗?”


英智喜欢杏。

一个感情有些迟钝的他意识到的时候,才意识到已经喜欢她好久好久了。

目光不由自主地就会追随着她,见不到她的时候也会一直想着她,生活里的方方面面,全部已经充满着她的音容笑貌了。

英智有些迷茫,不知道这种感情因何而起,他只是单纯的想着或许让她离自己远一点,或许就不会有了吧?

因为,这种情感太陌生了,他不知道是不是对的。

但是没想到一不关注她,她就不注意自己的身体。

英智坐在床边看着熟睡的杏。

“笨蛋。”

但是杏只是闭着眼睛,头歪着,没有回应他。

英智突然想起来,之前他还在梦之咲的时候,他有一次生病躺在校医室,小杏也是这样坐着看着他。

连他醒了偷偷睁开眼睛看她都不知道。

小杏是不是也偷偷醒了?

英智仔细的看着她。

但是她好像真的只是睡熟了。

英智又意识到,他一个珍惜时间的人,居然就仅仅在一直看着她。

“每次遇见你,我都变得不像我了啊。”

英智靠近了她的脸,温柔的看着她。

一下便能发现她眼底乌黑的黑眼圈。

英智轻轻地摸了上去,想擦掉。

但是无济于事。

“笨蛋小杏……”

怎么就不能多关注一下自己呢?

怎么就不能多为自己着想点呢?

干嘛把精力都奉献给别人啊……

……


一睁眼,发现又是那熟悉的天花板。

企划还没写完。呜呜。

最后一刻好像是倒在了楼梯口,正好遇见了星星。

应该是他把我送过来的吧。

“呀,小杏你醒啦。”

但是为什么大老板在我旁边呢??

“英智君,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你不是在疏远我吗?

为什么还要再出现啊?

明明都要成功了……

“小杏果然又趁我不注意偷偷加班吧?”

“嗯……”

“小杏为什么不能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呢?”

英智突然凑了过来。

太,太近了……

“呃,因,因为想工作?”

只有工作起来才能把你忘掉啊。

我一直在怀疑,英智是不是发觉了自己喜欢他。

不然也不会突然就疏远我吧。

“多注意一下自己,好吗?”

他皱着眉头,就这么盯着我。

“……好的。”

什么啊,你不是在疏远我吗?

为什么在明明都要放下的时候再出现啊?

我下定了一个决心。

“英智君。”

“怎么了?”

“今天,好像有烟火大会呢。”

“是呢,小杏想要一起去看吗?”

“好啊。”

“可是你的身体很虚弱。”

“没关系,英智君你不也是?”

“真是拿你没办法……”

“嘛嘛,一起去吧没关系的。”

今天过完了,就都结束吧。


英智是第一次见到小杏穿和服。

披肩的长发松垮地挽到脑后,用簪子固定住,印着粉色樱花的和服衬的她更加娇小了。

“你今天真好看。”不由自主地就说出来了。

“啊,谢谢。”

“那一起走吧?”

“好哒。”


“啊,捞金鱼诶!英智君要试试吗!”

“好啊,小杏也一起。”

……

“哇英智君好厉害!”

“呀,小杏不太熟练哦,要这样……”

“!哇又捞上来好多!”


“是糖苹果!”

“小杏想吃吗?”

“嗯嗯!”

“好啊,那就一起吃吧!”


“吼吼!这个面具是不是好吓人!”

“哈哈,确实呢。”

“这个面具长的好像大吉!”

“幸好明星不在这里,哈哈。”


“英智君,好像要放烟花了哦!”

“啊,那咱们去哪里看呢?”

“跟我来!”


小杏带着他来到了一个没什么人的地方。

“这里看最好了哦,没什么人,而且还是高地!”

“是吗……”

“砰!”

“啊啊英智你看是烟花!!”

“嗯?小杏你说什么?”烟花声太大了他听不清。

“我说,烟花好好看!”小杏凑了过去。

小杏那蓝宝石的眼睛里有炸开的烟花。

“是啊,好好看。”

啊,真想一直这样下去。

逃避没有用。

因为他真的很享受和她在一起的时光。

在一起的话,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我说,小杏——”

“嗯?英智你说什么?”

小杏把耳朵凑了过来。

“我喜欢你。”


“砰!”

不知道是炸开的烟花声还是我的心跳声。

“啊……”

已经不能组成一句完整的话了。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啊。

明明都想要放下你了……

“可以吗,小杏?”

“啊,啊什么?”

“和我交往,可以吗?”

“可,可以!”

都已经不重要了吧?

毕竟是两情相悦嘛。

冬猫
【8.4菲杏七夕12h/6:0...

【8.4菲杏七夕12h/6:00】魔法少年少女

【8.4菲杏七夕12h/6:00】魔法少年少女

狙击venus

【8.4菲杏七夕12h\4h】心动下班路

·会因对人物的个人理解而导致的极度ooc,如果与你所设想的内容不同首先致歉

·内含fine的全员送小杏回家情节

·其中桃桃和弓弦一组,我是桃妈所以桃杏含量不多,这组主要是弓杏


【天祥院英智的场合】


对于天祥院英智来说,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他知道的,和他迟早会知道的。

那个孩子。他指的是杏,今天又这么晚回家了。

因为身体不太好,所以每次在处理工作这件事情上的稍稍放纵,都会给自己带来偌大的压力。虽说杏自己没有...




·会因对人物的个人理解而导致的极度ooc,如果与你所设想的内容不同首先致歉

·内含fine的全员送小杏回家情节

·其中桃桃和弓弦一组,我是桃妈所以桃杏含量不多,这组主要是弓杏

 

 

 

 

 

 

【天祥院英智的场合】

 

对于天祥院英智来说,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他知道的,和他迟早会知道的。

那个孩子。他指的是杏,今天又这么晚回家了。

因为身体不太好,所以每次在处理工作这件事情上的稍稍放纵,都会给自己带来偌大的压力。虽说杏自己没有仗着自己年轻健康的身体挥霍的意思,但密密麻麻的数据显示,她把身体拖垮了,并且很有可能是由于对工作的过于认真负责。

 

天祥院英智想起出办公室门前收到了来自佐贺美老师的消息。

老师说,杏就是这样的性格:其实P机关那边提出过想要替她分担一部分工作,但是杏总是忍不住去操心一些细节问题,对于后辈和其他工作人员的求助也无法做到视而不见。所以到最后,杏所负责的工作并没有少到哪里去。

 

他知道P机关的指令没有什么效用,因为连续几天,杏还是在公司待到了10:30左右才下班。

 

天祥院英智看着正要刷卡走出Es大楼大门的杏,心想他知道,因为他每天下班的时候都能看到杏。

在这栋大楼几乎只剩安保人员的时候,除了他,还有人也留在了这栋大楼继续工作。以往天祥院英智只是瞟一眼,并为女性的努力工作的态度所讶异。但是在晚归这件事在杏的身体数据出来了以后就变了质。

他自认为自己是合格的资本家,虽然业内对他的风评两极分化严重,厌恶他的人形容他“擅长压榨出最后的价值”,但是天祥院不觉得自己真的有如此苛责底下的员工,从离职率就可以看出来。

 

今天没有等到杏走了再出来,他喊住那个人,“杏”。

不是制作人,是杏。女孩子惊讶地回头,看到是那个人以后,惊讶的神色尤甚。

 

杏这几天状态都很差,生物钟让自己去补觉,黑咖啡强行振作精神。还要想办法应付有可能会被自己的开门声吵醒的父母。

工作的事,学习的事情,很多的东西压在她身上。她的身子就像微微隆起的土坡,压力就像铲子中倾泻而下的石块,在重力的作用下,堆在她的背脊,砸在她的后脑勺,沉在她的脚底。

即使待在Es大楼就得被迫时时处于工作状态,杏也愿意选择呆在这儿。原因无他,不敢待在学校,不敢待在家,只有在Es大楼继续着她的工作,才能勉强维持最后一分自己的体面。

 

听到熟悉的声音喊出略显陌生的名字,杏回头,发现明暗之中伫立的那个人,是那位Fine的队长,自己的老板,身体不太好的学长。

那一瞬间,杏也搞不明白为什么脑子里能闪过这么多有关天祥院英智的身份,明明在上下级关系之下,他们私交还不错。或许是太久没听到有人直接喊自己的名字了。如果天祥院喊的是“制作人”,她应该就不会思绪乱飞。

 

随后这位前辈向她发出的送她回家的邀请更让她感到意外。杏感受到自己摆着手说着不要,但是所有拒绝的姿态都在他包容的眼神中败下阵来。他问她家住在哪里。杏报了一个地址。

天祥院英智拿出手机,手指在屏幕上划动,说:“我刚刚查了一下,自驾比乘坐干线快二十几分钟。”

杏知道这个理由狠狠地攥住了自己。只听到“滴”的一声,大门被推开,熟悉的车出现在了眼前。

 

这不是她第一次坐天祥院家的车回家,是第六次。却是第一次他送自己回家。以往天祥院英智因为住在星奏馆,所以都是选择嘱咐司机将她安全送到家。

 

“一直工作到这种时间可不是一件值得提倡的事哦。”他这样叮嘱着她,在她之后坐上了车。

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她在这个时候应该可以在心里称呼他为英智前辈吧。

杏的大脑本来快要因为超负荷而罢工了,因为无关工作的一些思绪乱飞的同时竟然还能勉强转动齿轮,连她自己都感到惊讶:

英智前辈很忙,身体不好的情况下依然加班到这么晚。不仅如此,自己加班的情况居然也能关注到,还贴心地叫自己家里的司机送我,这种感谢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

 

身体只是向大脑传递些许的环境安全的消息,女孩顷刻间便入了睡。车子在驾驶过程中就算再平稳,也不能做到有如静止。转弯之际,由于向心力,她倒向了旁边的男子,脑袋靠在他肩膀上,睡得很香。恬静的睡颜轻而易举地就把天祥院英智带到了初见杏的那一天。

 

猫。

 

工作再忙,天祥院英智也没有晚上在车中处理事务的习惯,借着月光看到杏在睡着之际仍然紧紧握住的公文包,先是会心一笑。随后由于身体随车发出的轻微摆动,看到了遮盖在袖口下的青紫。

天祥院很希望是自己看错了。然而自欺欺人的想法在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并稍微将袖口向上褪去之后,愤怒的情感击碎了此种妄想,似乎要脱离躯壳。

 

随即一股难以抑制的心动伴随着疼惜从心底冒出。

 

真是奇怪的情绪,正常人会在这种情况下感到心动吗?一般来说,文艺作品中所描绘的夕阳下的海滩,校园自行车的后座,才是量贩荷尔蒙躁动的地方。他无意将自己划入正常人的范畴,可在他的认知里,以这样方式到来的心动比怪咖还略胜一筹。

 

归结为强大事物的破败令他感到无可抑制的兴奋,这种解释甚至有先例,细细想来却有些分别。同他当时那样对待五奇人一般,他看到杏落到如此田地,心中悲伤浓郁到一定程度后,产生了喜悦。

对待五奇人,流淌在骨子里的天祥院家的基因使他无法放弃自己定下的目标,尽管过程可能会血腥,可能会残忍。热爱偶像的内心并不希望五位天才因此夭折,他的悲伤来自于此,他要亲手毁了热爱的东西,但是没关系,只要能够重建新秩序,不仅仅是五朵,众人所能看到的是偶像世界所展示出的更美更盛的繁花。

为什么只有他付出呢?他不是神,神爱世人不求回报,而就连人格卑鄙的他为了建立新圣域,都可以付出这么多,别人为了更好的明天也付出一些,这是没关系的吧。

 

天祥院英智又想到了杏。他并不是不知道制作科发生的事情,虽然没有到清楚的状态,但是从零碎的信息中不难还原真正的情况。没有选择插手,第一是因为他已经毕业了,好事也好坏事也罢,都该是新学生会长的职责范围。第二就是他想观察杏的反应。

 

杏拥有无害的外表与气质,任谁看到,第一眼都很难对她产生敌意。虽然他也没想到她的躯壳之下拥有着如此强大的能引发各种化学反应的能量,在校期间能够做到被梦之咲所有的偶像,包括他自己,所信服。工作期间,其温和的手段与提出的方案总能在满足偶像与甲方的需求的同时,做到效率最大化。

天生的制作人。纵然还是雏鸟,其翅膀就已经拥有了翱翔天际的能力。

 

然而这样强大的人,面对自诩专业的制作科新生,第一反应是怀疑自己,说明杏本身还是太不自信了。而不自信的原因有可能是周围给出的正向回馈太少,也有可能是杏本身太过勤勉,给自己的期许和压力太大。不过根据他自己以及他的观察,他的校友们不论是直率的性格还是腼腆的性子,都向这位金牌制作人展示过对她能力的肯定。所以天祥院英智更倾向于是后者。

 

他人是没有观察到她受到欺负吗?没有关心,没有给予那孩子爱的关怀,让她肩负着众人期许的压力前行的同时,还要忍受身上被划出伤口。天祥院英智无所谓他人,实话说他之前对杏的某些言语间或许有暧昧与模棱两可的意味,心里很清楚那些话不过是自己心情愉悦下头脑一热的产物。然而就在此刻,他真切地感受到了情感的变质与发酵,迅速膨大。

 

正在成长的,需要关怀的,可以趁此占有的。

 

 

 

【日日树涉的场合】

 

男子倚靠在墙上,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支玫瑰。

 

“Amazing!最美丽的玫瑰献给最美丽的你。”

“谢谢前辈。”

 

虽说这个戏法她已经看过许多回,对此早已不会感到惊喜,然而因此而产生的情绪,是会随场景发生变化的。譬如此时此刻,杏就无法抑制住身体已经很久未产生的轻快感。这点变化,使她下意识地带日日树涉走了一条耗时比较长但风景还不错的路线。

杏很清楚这正是她的生理在向她索要一些利己的东西,一些生理性的举动,是无法压抑的,便没有过多在意。

然而走出一段路后,她又开始后悔——日日树前辈是爱豆,花在送她回家这件事情上的时间越长,不就越容易曝光他的身份吗?不过前辈的变装技术很好,紧要关头如果要论演技,整个公司几乎没有比得上他的。

 

杏的脑子里很快编织出了一套理由,来说服自己现在折返已经太迟。

 

即使交到手头的工作仍然会尽己所能做到最好,她仍然无法忽视最近她变得开始喜欢为自己不正确的选择找借口。找借口与推卸责任是人的本能与下意识的反应,只有品质优秀能力超群的人,才能够时时刻刻勉励自身。

杏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天才。转学来梦之咲,发现自己人生的意义可以在当制作人的过程中实现,并且认识了这么多偶像,与之成为朋友,已经是以前的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作为一个纯白的素人,在来梦之咲之前没有接受过有关制作人的培训,所做的方案也不可能尽善尽美。新生很专业,这么多人一起想的策划,集思广益肯定也比自己作出来的全面,没他们厉害这个事实她也能够接受。

 

一次次地耗费心血写下心目中最满意的策划方案被制作科的其他人驳回。

“这点不便之处都没能发现,果然杏学姐只是误打误撞才能使之前的活动办成还不错的样子吧”,诸如此类的话语不绝于耳。

不是没试过为自己辩解啊,解释她这样策划的原因。为自己没有专业素养找借口,这样的罪名不分青红皂白地像山一般压来。久而久之,不如选择闭嘴。其实仔细想想,自己真的是在找借口吗?各执一词下,本来谁的坚持都有各自的理由。正如她现在选择和日日树涉前辈走这条更长的路,真的没有考虑过前辈被发现的可能吗?不是,杏只是自私心发作,想要小小地依靠一下这一位,连着第三天送自己回家的前辈罢了。

 

与前两天所走的是截然不同的路,如果前辈有异议,应当早就发出疑问了。然而路已经快走了一半,日日树涉还是这样安静地陪伴着她,在右侧后方控制着步伐的速度,一直保持着微微落后于她的距离。

杏停下脚步。

 

站在桥上,远眺桥下的河在夕阳的映照下显现出赤金色的灿烂,微风轻拂,有波光粼粼的美感。

她转过头,看到因为她停下脚步而同样选择驻足远眺的前辈,落日余晖打在他的侧颜上,比舞台上的灯光更显得他夺目,温柔得好像要摄人心魄。

 

她其实也不需要谁来为她出头。摊上这样的事情,自己从头到尾的不表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对彼方的纵容。但是她会需要一些关心,来给她支撑、选择、继续走下去的力量。

 

只是过去了一瞬,在二人看来像是过去了漫长的一个傍晚。

 

默默地从这种无声的陪伴中汲取购了能量,杏开口打破这个安静的氛围:“日日树前辈,谢谢你今天也来送我。”她似乎驱散净了先前的疲惫与痛苦,眼神里真的只有纯粹的感谢。

未曾想过自己的话语像是导火索,使面前的这个人的精神为之一振,变成了自己所更为熟悉的他所常用的那个语气,那个表情。

 

 “无精打采的羔羊啊,我已经听见你虚弱的叫声了,就让小丑为你献上魔药吧!Amazing!”

夸张的语调与联想中脱口而出的修辞。但是幅度放轻了很多,不禁联想到,哄人的时候任谁都会软和语气。

 

日日树涉念作魔药,仔细一看他的手掌心,赫然是几颗水果形状的硬糖。说起糖,她的包里其实也有。出于哄影片美伽而带的,出于防止低血糖带的。而前辈带着,是出于魔术需要么?有那么一个可能从杏的脑海一闪而过,但是很快就因为她大脑的制作人工作机制而被过滤掉了。

 

 

 

【伏见弓弦和姬宫桃李的场合】

 

比起朱樱司,姬宫家对姬宫桃李的管束其实并不严格,虽然强调礼仪上融入贵族,在吃的方面却没有勒令要求他必须得吃什么,不能吃什么。也不必勒令他,只需要将任务告知伏见弓弦,他会为这位姬宫家的小少爷安排好一切。

 

现在,三人一同行走在他们之中一人——杏回家的路上。

今天的事情特别多,她本来就是一个忙起来就很容易忘记除了工作以外其他事情的人,直到推开门一个粉色身影的突然窜出,杏才意识到,她貌似耽误面前这两个人很长时间了,从约定的七点到现在的十点,要是放在平常,可能还不止是三个小时。

这可不是一个小错误,平时忘记自己吃饭的时间也就算了,怎么能…她立刻羞愧地红了脸,低下头诚恳认错,并提出带他们去吃自己回家的路上的一个以美味闻名的小摊贩。

小摊贩虽有名气,然而现在天色不早,排队的人也就没有很多。

姬宫桃李双手接过杏递来的塑料袋。将盒子从塑料袋中取出,上面的字体告诉他这种小吃叫做“章鱼小丸子”。他好奇地将其打开,蒸腾着的热气直冲人脸,裹挟了食物霸道的香味。木鱼花和海苔的份量给的很足,用签子扒拉一下才能看到下面的丸子。

杏没忘了弓弦的那一份。

 

Fine的人气在当今男子偶像团体中比较高,二人虽然做了变装,出于制作人的职业素养,她难免会担心他们暴露身份。面上的紧张过于溢出,伏见弓弦毫不费力地就探知到了她的情绪。从走向小摊到买回来小吃,全程。

这样让伏见弓弦开始怀疑送制作人回家的这个主意是否有些本末倒置:毕竟提出这个想法的少爷,本意是想帮助制作人纾解烦恼。

 

在感叹姬宫桃李真的成长了之余,伏见弓弦也感到了一丝惭愧。

他的敏锐使他其实在很早之前就察觉到了对方身上的不对劲。事实上以他的能力,比起以往需要调查的企业机要,想要弄清楚困扰杏的事情究竟是什么,对他来说简直轻而易举。

所以,是这样低级别的事情,他就可以自大地只是口头上关心制作人一两句了吗?伏见弓弦不会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去否认先前的承诺——他向杏保证过的,如果有他能帮上忙的地方,他一定会竭尽己能。

竭尽己能?

伏见弓弦在心底暗嘲,自诩做事利落的自己,明明许下了如此宏大的承诺,此刻却连少爷的行动力都不如…

 

杏无法从他一直笑着的脸上看出来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也有可能是因为让他们等了很久感到太过抱歉,做不到平时的细腻。在听到桃李说想这个地方坐着吃的时候,她想到附近有个咖啡厅有露天的桌椅可以借坐,再点上三杯咖啡更是名正言顺,于是引这对主仆去了那里。

昏暗的夜幕之下,咖啡厅作为附近最大的建筑,其灯光比路灯更亮眼。左侧是LED灯明亮的柔色,右侧是一个大的广场,三三两两的行人和颇有设计感的绿化。从明往暗处望去,身体里的愧疚之情顿时被恍惚感与时空割裂感挤占去了一部分空间。

 

见到询问对象走神,姬宫桃李急促地喊了一声她的名字。伏见弓弦也在一旁,投以关心的眼神。居然在和别人聊天的时候忽视人家,今天真的,频频犯错啊。勉强将涣散的精力集中起来,杏的声音更显歉意:“实在不好意思!刚刚不小心走神了!”

 

姬宫桃李说:“真是的,到现在你已经走神走了四次了!要是有什么烦恼可以和我们说嘛。”

 

其实当姬宫桃李给自己发消息说希望能约一天下班一起回家的时候,杏就已经猜到他的目的了。不论是在梦之咲学习的时候还是Es大楼工作,姬宫桃李都像一张白纸一样,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

最近的状态不好真的已经到了无法隐瞒的程度,杏知道,所以她干脆就承认了下来:“嗯…其实最近……过的是有一点不顺心啦。”

 

但是杏也很克制。不论对方再怎么问,话说到这儿,就不再往下。

 

作为现任的学生会会长衣更真绪的左膀右臂,从上一届就能看出来,下一届的学生会长基本上就是姬宫桃李。

杏从没有因年龄轻视过他。她看着他从骄纵的少爷脾气,一步步成长到能够协助衣更真绪做很多事情。考虑事情有不周到的地方,会在事后反省自身不足。一点一点,向着他心目中的顶级偶像天祥院英智一步一步靠近。

她同样清楚,按照桃李的性格,如果她真的把一切坦白,那他一定会不管不顾替自己出头。到时候,不仅会给学生会的大家添很多麻烦,还有可能连累姬宫桃李在学校的风评。

 

她知道。

所以其实今天,杏本不想接下这个邀约。

 

嘴角的幅度略微降低,伏见弓弦只是定定地看了一眼姬宫桃李,桃李便明白他的意思是不必再追问了。

可是明白别人的意思是一回事,自己的想法又是一回事。姬宫桃李认为伏见弓弦根本不知道他心里想要求证多少问题。

比如他其实发现了一些端倪想要询问当事人;比如说他希望如果杏真的身处这样的境况,能够来向他们救助;再比如说,他想问问杏,他和她是不是已经不像当初他和奴隶二号那样亲密了。

最后一个问题,正主的心中其实已然浮现出了答案,只是他拼命地否定掉,不肯承认。

 

看见伏见弓弦的动作,杏缓慢地将视线从姬宫桃李的身上挪到了他身上。 

 

比起姬宫桃李,杏更不想应付的是他身边的这个人。

伏见弓弦拥有永远挺直的脊梁、规范的举止、鹰一般的直觉以及过人的身手。

虽自称为仆人,所说的话却有偌大的信服力。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伏见弓弦永远会准备好事情所需要的一切,会有PlanB,会有ExplanationC。

这种信服力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被称作安全感。

 

她带着疲累的躯体强作精神,耳朵听见伏见弓弦说:

“制作人,请好好享受当下吧。不论是小吃还是咖啡,因为美味所以享用,如果让自己拉肚子,即使是精心制作的食物丢弃起来也不应该心疼。最重要的是将自己放在第一位。”

 

边说,那人边用右手将属于杏的那杯咖啡往她的方向推。咖啡刚上没多久,如有实质的热气在空气中扩散开来。杏不习惯喝热的咖啡,她通常是冲泡好了咖啡,工作完想起来要喝,嘴巴里只能尝到冰凉的液体。故下意识对刚泡好的咖啡有警惕。

但是杏很相信伏见弓弦,相信他让她喝的这杯咖啡,温度一定处于不烫舌且足够温暖的度数区间。

咖啡入胃的舒适冲淡了头脑间的负面情绪。

 

如果可以的话,杏的意思是说,如果可以的话,她能相信伏见弓弦的话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