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菲翔菲

123浏览    2参与
。笔下无墨花。

【假面骑士w印象表】
*图源微博,附后
*极致剧透!!极致剧透!!
*内含大姐夫妇,菲翔菲,所长夫妇cp,请注意避雷!【这两对bg怎么打tag?】

碎碎念:
。今天看完外传才把e哥和大叔的现印象填完,真的意难平啊……
e哥和菲利普都是特殊身份的人,走的道路何其相似,但就那么一个分叉点!就缺了那么一个陪伴的人,两个人走向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真实东映杀我
明明可以有更好的结果,明明都那么努力了……

。A哥和大叔那样的好男人,为什么我从来碰不到!可恶!
照井在外传简直帅的没边,也因为照井太优秀了,亚树子才会如此敏感吧,单看外传可能会觉得亚树子无理取闹。结合TV才知道亚树子作为一个普通人有多么努力,虽然傻傻的,...

【假面骑士w印象表】
*图源微博,附后
*极致剧透!!极致剧透!!
*内含大姐夫妇,菲翔菲,所长夫妇cp,请注意避雷!【这两对bg怎么打tag?】


碎碎念:
。今天看完外传才把e哥和大叔的现印象填完,真的意难平啊……
e哥和菲利普都是特殊身份的人,走的道路何其相似,但就那么一个分叉点!就缺了那么一个陪伴的人,两个人走向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真实东映杀我
明明可以有更好的结果,明明都那么努力了……

。A哥和大叔那样的好男人,为什么我从来碰不到!可恶!
照井在外传简直帅的没边,也因为照井太优秀了,亚树子才会如此敏感吧,单看外传可能会觉得亚树子无理取闹。结合TV才知道亚树子作为一个普通人有多么努力,虽然傻傻的,却是神助攻,你和照井的狗粮再多点!多点!
【没收假面骑士变身器也就亚树子你做得出来】

。至于主角两人组,没别的,冲就完事了
翔太郎的确是个半吊子,只学会了鸣海大叔一半的硬汉,却把温柔揉到了骨子里,风都谁会不爱翔太郎呢?印象最深的不是他假面骑士,而是一个很小的细节——还是不良少年的翔太郎天天骗刃叔有ufo,最后也是这个不良少年陪着刃叔拿着仪器找ufo。太温柔了,正是这种温柔,才能拯救菲利普啊!
菲利普最大的虐点,我觉得是身为异类如何自处,如何面对敌对的家人,明明是个幸福的家庭啊!
菲利普一点点成长,一点点成为和翔太郎真正相互依靠的同伴,和翔太郎互相拯救的菲利普,而不再是园咲来人……我……【泣不成声】幸好东映he了,不让我们都得死。

。刃叔在a哥外传真特么帅!

。w每一个角色都好棒啊呜呜呜……
而园咲家的爱恨情仇我就不说了……
我只有一个问题:文音桑!为什么,不露脸啊!明明声音很好听来着……

。还有好多话想说,虽然嘴上说“东映杀我”,但也要谢谢东映塑造了w这么好的作品,以后也请在其他作品多指教。

冷逆拆弃疗室

【假面骑士W】【菲翔菲】圣诞礼物

食用须知:

  给圈儿的生贺,祝生日快乐~

  时间线在TV完结之后,温馨甜蜜向……翔太郎视角,本来想从菲利普的视角写,结果发现写不好。cp菲翔菲,清水无差,但感觉可能还是偏了菲翔那么一点……不过就一点点应该没关系吧……?_(:з」∠)_

  ————————————————

  “嘶,好冷。”

  一阵寒风迎面吹来,翔太郎结结实实打个了哆嗦。对他来说,风都的风永远是可爱的,不过此时此刻,它更像爱恶作剧的孩子,顽皮地顺着衣服的缝隙往里钻。

  早知道就穿厚点再出来,不过现在后悔也没用。在十字路口转了个弯,熟悉的街道标识映入眼帘,他知道自己里温暖的侦探所不远了。

  硬汉,就是要耐...

食用须知:

  给圈儿的生贺,祝生日快乐~

  时间线在TV完结之后,温馨甜蜜向……翔太郎视角,本来想从菲利普的视角写,结果发现写不好。cp菲翔菲,清水无差,但感觉可能还是偏了菲翔那么一点……不过就一点点应该没关系吧……?_(:з」∠)_

  ————————————————

  “嘶,好冷。”

  一阵寒风迎面吹来,翔太郎结结实实打个了哆嗦。对他来说,风都的风永远是可爱的,不过此时此刻,它更像爱恶作剧的孩子,顽皮地顺着衣服的缝隙往里钻。

  早知道就穿厚点再出来,不过现在后悔也没用。在十字路口转了个弯,熟悉的街道标识映入眼帘,他知道自己里温暖的侦探所不远了。

  硬汉,就是要耐得住风吹的寒冷和寂寞。这么安慰着自己,半吊子硬汉侦探用力裹了裹外套,加快了脚步。可路过一家商店时,他却蓦地停下了。

  ——说起来,平安夜好像是今天?

  早在一周之前,圣诞节的气氛就已经在风都的大街小巷肆意蔓延。他在抓那些学不会乖乖听话的宠物的时候,以及和打扰风都安宁和平的Dopant战斗的时候,也总能看到铃铛、圣诞环、白胡子老头贴纸之类的东西,圣诞树更是到处都是。

  上一个圣诞节,亚树子拉着照井龙跑到事务所疯了一晚上,三个人硬是把客厅搞得一片狼藉,差点吓跑了第二天的客户。但这个圣诞节,她和某新晋妻管严早早就跑去陪远在东京的母亲了,自然不会过来。

  好在他这次也不再是一个人。

  没有亚树子张罗,他和菲利普也就没太在意时间。结果日子到了眼前,他才想起来事务所里几乎什么都没有布置。

  其实不布置也无所谓……翔太郎盯着商店里的东西看了一会儿,推开了店门。

  真正回到事务所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城市的夜当然不会是漆黑的,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和安静的路灯星罗棋布,从天空俯视一定就像一大片星星缀入了大地。他放下手中的两大包东西,朝没了知觉的手哈了好几口气,才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客厅空无一人,翔太郎心头猛地一跳,脱了外套和帽子后就直奔地下室。然后,他无奈又理所当然地看着菲利普还在对着黑板写写画画,沉浸在数据的海洋中不可自拔,和他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

  翔太郎怀疑,对方估计都不知道他出去了一趟,甚至可能连饭都没吃。毕竟,菲利普一旦检索起感兴趣的东西就专注得可怕,眼里只剩下数据和公式,其他统统靠边站,各种不让他省心。

  不过,只要他还在这里就好……

  翔太郎没发现自己悄悄松了口气。

  无声无息退出来关上门,他将自己往沙发上一扔。

  屋里暖烘烘的,熏得人骨头发软,东奔西走一整天的疲惫像是反弹般一下子爆发了出来,让他顿时不想动了。翔太郎懒洋洋扭了几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他看着堆在茶几上的圣诞节装饰和杂七杂八的零食饮料,脑海里思考着客厅要怎么布置,眼皮却止不住地往下垂,眼前不知不觉模糊了。

  本来只想稍微歇一下的半吊子侦探就这么彻底睡了过去。

  所有寒冷都被隔绝在屋外,连梦都是温暖的,支离破碎的片段犹如平安夜的烛火,化作黑暗中的点点光亮。渐渐清醒时,翔太郎还有点依依不舍。睁开眼撑起上半身,盖着的外套一下子滑了下去,要不是他下意识抓住,恐怕就掉到地上了。

  咦?

  他抬起眼,看到了正在忙碌的菲利普。

  视野还朦朦胧胧的,触目所及都笼上了一层微光,翔太郎半眯着眼,恍惚地看着当初被自己带回来的少年——现在差不多该叫青年了——搬了把椅子站上去,将一个圣诞环挂在了灯上。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他突然分不清自己是回到了现实,还是兀自身在梦中。

  “菲利普?”

  “嗯?”大功告成的青年下来后回过头,表情困惑,“什么事?”

  “……没什么,”仔细想想也的确没事,翔太郎发现自己就是想叫叫这个名字,仅此而已,当然他不会这么告诉自己的同伴,“你怎么不叫我?”

  “我叫了,你没醒,晚饭我已经定过了,”菲利普又从袋子里扒拉出来一个圣诞环,举起来给他看了看,“这个挂在门上。”

  “哦,哦……”

  翔太郎不是很懂这些讲究,毕竟上次什么东西挂在哪里都是亚树子决定的,他和照井龙纯属干活。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他们拿走了圣诞树下送给彼此的礼物(他和照井龙本来没想搞得这么正式,结果他们刚抗议,就一人吃了一记拖鞋……),谁知他准备的礼物多了一份。然而亚树子和照井龙很体贴地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问,三个人很有默契地对这份没人拿的礼物视而不见。

  独自一人完成各种工作的那一年,现在再想也没有那么不堪回首。人毕竟是要向前看向前走的,去年那个凌晨,亚树子和照井龙走后,他坐在床边看月亮被乌云遮挡的天空看了很久,同样有种分不清现实与梦境的感觉。去年圣诞节前后一周温度都低得吓人,外出不一会儿就能把手冻红,白天还能看到铅灰色的云块慢吞吞飘动,可是却没有下雪,一片都没有。

  有什么东西放在了他眼前,轻微的啪地一声。翔太郎回过神,发现自己居然又发了会儿呆,而放在他眼前的,是一棵小小的圣诞树装饰。

  “东西已经挂完了,”菲利普对他说,“缺了圣诞袜,所以等会儿直接交换礼物吧。”

  “你准备了礼物?什么时候?”翔太郎有点惊讶,他努力回忆了一番,却完全想不起来最近菲利普什么时候出过门。圣诞临近,似乎Dopant们也做起了节日准备,捣乱频率比平时有所下降,于是菲利普就在事务所宅得更加严重,几乎地下室都很少出来。

  “翔太郎准备了礼物,我怎么可能不准备?”菲利普的表情认真严肃,“你调查的时候,我出过门。”

  “原来是这样……诶,你怎么知道我准备了礼物?!”他明明藏得很小心!

  “我检索过‘翔太郎’和‘圣诞节’。”

  “……”这是明晃晃赤裸裸的作弊啊,“所以你已经知道我准备什么了?”

  “不,没有检索那么仔细,根据之前的检索结果,礼物保持神秘性,得到的时候会比较开心。”

  “……”

  你这么说真的还有神秘性吗……翔太郎一阵无力,嘴角却不自觉上扬了一个弧度。

  嘛,这才是菲利普。不是做梦,他在这里。

  他就在这里。

  客厅点缀了圣诞装饰后不久,小圣诞就带着他的大袋子来拜访了,不由分说塞给了他们一堆礼物,然后是Queen和伊丽莎白,姐妹花一边念叨着“圣诞派对要带上我们,哎怎么不是香槟”,一边拧开了翔太郎买的饮料。这群人的行事作风别说翔太郎,就是菲利普也已经习以为常,就由他们去了。

  何况人多才热闹。

  一片欢声笑语鸡飞狗跳中,菲利普抬头看了一眼自己亲手挂上去的植物,又看了一眼跟着闹腾得不亦乐乎起来的翔太郎,目光闪了闪。

  等客厅里再次安静下来,翔太郎看着客厅嘴角直抽,客厅就和去年一样,好似龙卷风过境现场,看着就不想收拾。但是有去年的前车之鉴在,不想也不能偷懒,他可不想再吓跑潜在客户。

  而在收拾之前,他需要先做件其他事。

  翔太郎走到工作桌前,从最下面的抽屉取出了一份典型的礼物,有拉花有彩带,包得严严实实。将礼物交给菲利普,换来了一个和他的礼物差不多大的包裹,他看着对方脸上真真切切的好奇与高兴不禁微笑,“圣诞快乐。”

  说实话,送礼物这种事做起来太不硬汉了,他之前一直藏着掖着不好意思,谁知道做的全是无用功。不过算了,反正送礼物的目的也达到了,不是么?

  拆礼物永远让人兴奋,一层层印花彩纸被剥开,直到露出了核心,一顶深灰色礼帽。而菲利普那边,已经把他送的厚毛线围巾缠脖子上了,还把鼻尖埋进去蹭了两下。

  等了一会儿,看对方还没有拿下来的意思,翔太郎忍不住问道,“这是室内,你不热吗?”

  “啊,”菲利普一拍手,似乎想起了什么,大步朝他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把围巾往下拉,“差点忘了。”

  面对面站着,翔太郎突然意识到,当初那个比自己小一号的少年,如今已经和他差不多高了,心情顿时微妙起来。这种感觉,就像买了一只号称永远长不大的萌萌迷你兔,结果带回家后却发现被忽悠了,这兔子萌还是那么萌,体积却迅速膨胀……

  然后他的嘴就贴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一沾即走,快得他都没反应过来。

  这……好像是……被亲了……?

  ……

  咦咦咦?!

  大脑死机了一秒,翔太郎终于从石化状态恢复,被吓得差点撞到天花板,“菲利普你干嘛?!”

  始作俑者摸了一下嘴巴,好像很镇定,但是鉴于他的脸红到了耳朵尖,眼看就要冒蒸汽,内心显然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他指了指灯上挂的东西,“翔太郎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哎?”这不就是圣诞环么……不对,他买的圣诞环不是挂在门上么?这个是哪儿来的?

  “真正的圣诞环是用槲寄生编织的,我找了很久。”

  “……”

  翔太郎感觉,如果此时此刻往他脸上扔个生鸡蛋,估计呲呲呲地就成煎蛋了。是的,他听说过那个传说,从一位女性委托人那里,他从来没想过这种事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比交换礼物还不硬汉,也只有小姑娘才会相信……吧?

  说不出来的尴尬与粉红中,硬汉侦探默默用新收到的帽子盖住了脸,连接着地球图书馆的青年欲盖弥彰一般拿起了无字天书,低头看起来。一地狼藉已经被彻底遗忘了,侦探组合两个心不在焉的成员难得想法高度一致。

  ——总觉得……好像拿到了有史以来最好的圣诞礼物。

  窗外,一点晶莹一闪而逝。很快,大片轻柔的白从天而降,仿佛无数羽毛,纷纷扬扬飘向风都的每一个角落。

        下雪了。

  传说,在槲寄生下亲吻爱人,就可以厮守到永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