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萌新作品

910浏览    527参与
默

年 【循环计时22h】

 上一棒@浮川悬剑下一棒@琊六

 三词:重逢 烟火 久违

 原创,无cp向


  “这世上有万千生灵,尽皆庸俗。唯吾等生来遍超脱与这世上神灵。吾等之名——年!”


  “十先生,你真该改个名字。每次教我都要来这么一段,都几百遍了。要不你干脆叫百先生得了。”


  面貌模糊的先生一身怒斥,让台下那个漫不经心的少年身子一颤:“胡闹!千生,你以为这是什么!再是这般胡闹,就去给我把纪年录抄一遍!”


  名...

 上一棒@浮川悬剑下一棒@琊六

 三词:重逢 烟火 久违

 原创,无cp向

 

  “这世上有万千生灵,尽皆庸俗。唯吾等生来遍超脱与这世上神灵。吾等之名——年!”

 

  “十先生,你真该改个名字。每次教我都要来这么一段,都几百遍了。要不你干脆叫百先生得了。”

 

  面貌模糊的先生一身怒斥,让台下那个漫不经心的少年身子一颤:“胡闹!千生,你以为这是什么!再是这般胡闹,就去给我把纪年录抄一遍!”

 

  名为千生的少年面露惧色,不禁向台上先生哀嚎:“十先生,不过是两句玩笑,至于这般吗?”

 

  十先生只是一身冷哼。把长袖挥了一把,带起桌上所有书卷就离开了小院。走前还放下一句:“千生,限你一日,给我把纪年录抄半本。”

 

  千生看着他冷漠的背影,几近哭喊出来:“这可是除夕夜啊,我还要去饮屠苏闹人间的!”

 

  只是这哭喊最终只换来了十先生更为无情的决定:“那就多给你半日,纪年录全本抄一遍。”

 

  听着身后的哭喊,十先生满意的离开了院子。连他模糊的面庞之上嘴角都翘起了几分。

 

  正如那位十先生所说,这世上真的万般庸俗。只是年兽生来便褪尽蒙昧,不同于凡俗。


  只是好似世间常理,凡是天生非凡者既有其职责。 那九重天上的神仙下凡,为他们定了职责。每逢除夕夜,年兽便需饮上一碗屠苏酒,然后去世间大闹一番。

 

  待得回到聚集之处,就把人间所见这般那般谱写分类。有论及政事,有山水百景,有人间风物。是为纪年录。

 

  回忆着十先生教的种种,千生缓步离开了小院。等到了自己家中,千生不禁思忖起来:“说起来,除夕夜十先生也会外出。一直要到第二日才会归来。若是我趁此溜走……再说遇见了道士不敌,伤了自己,似乎倒也不是不行。”

 

  片刻之后,千生就饮下了屠苏酒,早早入了繁华人间。

 

  “往日下山便是胡闹,这般来好好看看人间美景倒是头一遭。”胡思乱想着,千生化作了翩翩美少年,走上了官道大路。

 

  不得不说,总有些人自以为学了点功夫便可闯荡世间,又总有些人爱好劫道。

 

  千生走出身后大山还不到二十里地,就遇到了一个难题。女子的呼救声从林中不断传来。作为一个年兽,他应该不管,甚至上去帮忙。可作为一个善良的年兽,他应该救那个女子。

 

  许是屠苏酒也上头,还是这年兽的头。千生脑袋一热,冲入林子就冲着内里的人一声喊:“光天化日,怎有人可行此苟且之事!”

 

  话才喊了一半,里面的二人就向千生头来愤怒的目光,其中男子更是怒吼出来:“又是哪儿来的公子哥爱管闲事。我们夫妻二人就爱这样,可否别再管了!”

 

  那天,第四百二十一次下山的千生认识到了凡人的玩法多样。

 

  被夫妻二人狠狠训了一顿的千生浑浑噩噩的就进了城。念他在年兽中也算最小,各位先生就把最近的城让给了他。因而千生每次也都是闹得最欢腾的。可说到把这城里细细逛一遍,千生还是头一遭。

 

  满街的花灯迷了千生的眼,沿街的叫卖让千生难以克制,如花的美人更是让千生迈不动腿。他实在是没想到,原来人间也可以如此有趣。

 

  走过了花柳街道,出了半城庙会。千生总算是走到了安静的地方。他干脆就地一坐,就这么等着除夕夜到来。

 

  好巧不巧,千生正是坐进了小城里为数不多没人来的地方。更巧的是,还刚好有人来此一游。

 

  几个肌肉虬结,一看就不像好人的大汉拐着一个姑娘走进了小巷。千生一看,悄悄隐去了身影,生怕再如之前那对夫妻一般,绕了人家的好事。

 

  大汉的笑容越来越猥琐,姑娘强撑着让自己没有哭出来。千生就这么躲着看大汉低语威胁半天,总算是确定了情况。

 

  “如此时节,竟还有此等妄人行这般苟且之事!”伴随着自认为帅气的台词,千生从楼上一跃而下。抽出腰间佩剑,刷了个剑花,再指向那帮大汉里领头之人,冷冷开口:“现在,你明白自己该做什么。”

 

  大汉眉头冷汗疯狂滴落。他悄悄退后两步,向身前公子打了个抱歉:“这位公子,是小的冒犯。您把剑放下,小的就走,就走……”

 

  千生满意的点了点头。等周围一干闲人散尽就上前把姑娘扶了起来。“姑娘,小生名千生。敢问姑娘芳名?”

 

  女子臻首微点,似是恐惧还没有散去:“多……多谢公子……小,小女子名……名洛依年,是这城里民女。无奈此番招致这些恶人拦路,若是没有公子,差点就,就被……”


  说着说着,几滴泪花又从洛依年眼角滴落。这一番可让千生慌了神,赶忙劝导着她。好容易让她脸上再露出笑颜,千生干脆向她发出了邀请:“姑娘不如……和我一起逛逛这除夕夜景吧?”

 

  话问出口千生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可他刚准备为自己的失礼道歉时,洛依年已是笑颜绽放,冲他回了一句:“好啊!”

 

  女子的笑颜衬着月光,竟是让千生都呆了。他定定的往着微笑的姑娘,一时间竟是忘了迈步。直至洛依年推他两步才反应过来,赶忙低身为自己的失礼道着歉。

 

  “好了好了。没必要这样。”洛依年催促着千生,似乎完全没有将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除夕夜可是就这一晚哦,我们快点吧”这么说着,她倒是先拉起了千生的手。

 

  除夕夜的灯笼很美,花灯很漂亮。街边的香味很浓,装饰也很好看。千生都没见过这些,可此刻他全然入不了心。

 

  洛依年的小手握着他,一路拉着千生游玩。千生很开心,可玩了什么他是一个也没记下,只记下了这位名为洛依年的美人。

 

  终于逛完了整条街,千生累的都要瘫倒在地。可洛依年丝毫不给他休息的机会,一路把千生拉倒了城外的小山上。

 

  此刻,月朗星稀。洛依年张开双臂大声对千生介绍着:“我知道你一定不知道,这座小城就是因为一个叫烟花的东西出名的。那烟花,真的很好看。有人告诉我这里看的最清楚,最好看了!所以我一定要拉着你来看一次。”

 

  洛依年丝毫没有淑女风范的把双臂抬起,于此同时,她身后绽放出了万千火花。红色的光焰在空中久久盘旋,将眼前一人照的仿佛天上仙子一般。

 

  被眼前美人迷住了眼,千生也更着大喊了一声。只是烟花的声音还是太大,盖住了一切。不过千生也不在意,眼前的洛依年开心就好。

 

  烟花结束,夜晚已经深沉。洛依年没有丝毫防备的睡在了千生怀里。千生也从起初的紧张慢慢的变成了淡定。只是屠苏酒的酒劲让他难以睡去。看着怀中的伊人,千生干脆讲起了自己。

 

  千生说着自己是年兽,说着自己是来人间闹腾的,说着山上有个叫十先生的年兽又啰嗦又烦人,说着他们有本纪年录要写。洛依年只是在他怀里不断点着头,不知是梦话还是清醒的回应这千生。

 

  千生多想让这片刻停止。可他毕竟还是要回去的。昏昏沉沉的千生不止怎么想的,悄悄在洛依年的唇上一印,把身上的大衣给她一披,就摇摇晃晃走了回去。

 

  等他归家,翻出自己的纪年录。千生找了半天,翻到空白的一页,写上了“见美人洛依年,开心!”几个大字就到头睡去。

 

  一阵风吹起了未合拢的纪年录,之前几页不见其他,也是如此一般的:“见美人洛依年,开心!”

 

  第二日清晨,好不容易爬起来的千生管也没管的合上了手中的纪年录,半梦半醒的就像十先生的小院走去。

 

  洛依年在小山上睡醒。她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露出一抹笑颜。昨夜的几个大汉正从远处敢来,不禁对洛依年抱怨着:“小姐这次可还满意?姑爷的剑可是差一点就把我给劈了……”

 

  洛依年嫣然一笑,带着几分埋怨开口:“我能怎么办?谁让你们姑爷不喝屠苏酒不能下山,一喝屠苏酒就能把是忘个干净呢。与其在这给我抱怨,还不如想想办法去!”

 

  说吧,洛依年理也不理身后敢来的大汉们。裹紧身上的大衣就往城里走去。一路上还不停念叨着:“可恶千生,混蛋千生!就不知道练练酒量吗!这大衣我都存了快十来件了,也不见换个款式的!再不济把你呢纪年录翻两遍也行啊!”

 

  除夕已过。千生还在为自己抄写的纪年录发愁着,可死也不愿去好好翻两遍。洛依年只能把身上的大衣放进衣柜,努力不让自己去在意那一模一样的十来件。

 

  年兽天生与寻常神灵不同,可毕竟还是生灵,自然会有那么点情感。谈情说爱,自,也是正常。

MelodyDolls
美乐蒂猫舍陪伴了我五个年头,感...

美乐蒂猫舍陪伴了我五个年头,感谢支持,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美乐蒂猫舍陪伴了我五个年头,感谢支持,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一鱼食
理想和现实差距太大大大大大大

理想和现实差距太大大大大大大

理想和现实差距太大大大大大大

凉穗Tavil.
摸鱼。感觉自己的画风逐渐儿童化...

摸鱼。感觉自己的画风逐渐儿童化。💦💦💦

摸鱼。感觉自己的画风逐渐儿童化。💦💦💦

MelodyDolls

~棉棉家长返图~

棉棉家长是个宠物医院的医生,他特别喜欢棉棉,因为工作允许把棉棉带去医院上班,所以卡哇伊棉棉做上了接待工作~😄~很得心应手的小前台~

~棉棉家长返图~

棉棉家长是个宠物医院的医生,他特别喜欢棉棉,因为工作允许把棉棉带去医院上班,所以卡哇伊棉棉做上了接待工作~😄~很得心应手的小前台~

默

知更鸟之死 (2)甲虫

1.

 

  格奇斯失踪了,这令法克奥克一度陷入了迷茫。他不知道还有什么线索,就像失去了方向一样。他所能做的,只剩下在法兰缇名义上的死亡现场一次次观察。

 

2.

 

  甲虫将自己深埋在阴影中,带着恐惧高喊:“我没有见过她的尸体,一切与我无关!

 

  一场大雨洗净了地上的血渍,关于知更鸟的一切开始被人淡忘。

 

  法兰奥克靠在街边,下意识点起了一支烟,又摇摇头扔在了地上。

 

  “也许,就到这里吧。”法兰奥克猜想着,这也许和上面的大人物有关,也只能到此...

1.

 

  格奇斯失踪了,这令法克奥克一度陷入了迷茫。他不知道还有什么线索,就像失去了方向一样。他所能做的,只剩下在法兰缇名义上的死亡现场一次次观察。

 

2.

 

  甲虫将自己深埋在阴影中,带着恐惧高喊:“我没有见过她的尸体,一切与我无关!

 

  一场大雨洗净了地上的血渍,关于知更鸟的一切开始被人淡忘。

 

  法兰奥克靠在街边,下意识点起了一支烟,又摇摇头扔在了地上。

 

  “也许,就到这里吧。”法兰奥克猜想着,这也许和上面的大人物有关,也只能到此为止了。他站起身子,恰好发现街边有个乞丐紧紧注视着他。

 

  带着疑惑,法兰奥克一点点向他逼近。乞丐转身就像逃跑,但瘦弱的他还是没有跑得过法兰奥克。还没出一个街区,他就被法兰奥克堵在了墙角。

 

  “你在跑什么!”法兰奥克向他怒吼着:“难道你和法兰缇的死有关系!”

 

  乞丐努力将自己的身体都蜷缩进了阴影之中,带着恐惧高喊:“我,我什么样不知道!她的死和我……和我没有关系!!!”

 

3.

 

  甲虫在惊慌中抛出了知更鸟的头颅,努力辩解着:“她是那样美丽,那样动人,这不能怪我!

 

  法兰奥克一步步逼近了缩成一团的乞丐,一字一顿的说着:“告诉我你的名字。还有,你和法兰缇的关系。”

 

  “我……我叫费尔南。先生,我,我只想看看知更鸟小姐留下的痕迹。”乞丐露出半个脑袋,小心翼翼的对法兰奥克低语。

 

  “是真的吗?”法兰奥克不紧不慢的说着。他瞥见了一个被费尔南紧紧抓着的袋子,继续问道:“那请你告诉我,袋子里面是什么?”

 

  费尔南的手抓得更紧了。他似乎想把袋子扔出去,以换取自己逃跑的机会。注意到他的小动作,法兰奥克摸了摸自己的腰间,风衣在上面印出了一把手枪的轮廓。他在向费尔南示意:就算你跑,我也可以让你再跑不了。

 

  费尔南脸色瞬间发白,他明白了法兰奥克的意思。几个深呼吸后,他松开了双手,把袋子递给法兰奥克。

 

  闻着腐臭的气味,法兰奥克带着厌恶打开了袋子。粗糙的布条中包裹着一个美人,只有头颅的美人。

 

  她的眼睛无助的睁开,里面充满了绝望。嘴角有些许撕裂的痕迹,似乎是被人强行扒开过。无处不在的潮湿空气让她有些腐烂,但仍不难辨认,那是知更鸟小姐。

 

  法兰奥克深吸一口气,为她合上了双眼。接着,面对费尔南的,是一双平静的令人害怕的眸子。

 

  费尔南被他吓了一跳,努力为自己辩解着:“这不能怪我!谁让她……谁让她那么漂亮!”

 

  法兰奥克淡淡的开口:“就算如此,你有什么资格去这样对待她?你这肮脏的乞丐,卑微的,下贱的,甚至不如老鼠的甲虫!”

 

4.

 

  甲虫一愣,随后笑着说:“那只知更鸟那样可人,让我忍不住毁去她的骄傲。

 

  费尔南突然对法兰奥克大笑起来:“你那样的眼神,你那样的眼神……就和她一模一样,是看垃圾的眼神。哈哈哈哈哈!是看垃圾的眼神啊!”

 

  法兰奥克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让费尔南痛苦的同一只虾米般缩成一团。他抓着费尔南的领子提了起来,把他按在墙上。法兰奥克就那样默默注视着费尔南,似乎在思考着如何处理他。

 

  费尔南刚想开口,法兰奥克把腰间的枪拔了出来,抵在他的额头上,慢慢说着:“我想听到一个完整的,合理的故事,懂吗?也许那样我就不会扣下这可爱的扳机。”

 

  费尔南呆立着,一动不动。法兰奥克不耐烦的拿枪托扣在他的脑门上,疼痛让他回复了意识,飞快解释着:

 

  “我,我只是爱法兰缇而已!我爱她美丽的面庞,我爱她胜过这世上一切!”陷入回忆的费尔南似乎忘记了额头上的枪口,癫狂的说着:

 

  “你知道吗,自从我第一次见到她,我就爱上了她。我用尽一切方法,费尽一切心思,终于到了她面前。可她呢?她的眼中只有骄傲,甚至不愿意正眼看我哪怕一下。她那样美丽,就是在快死去时也是如此。她的神色永远那样美丽可人,让我忍不住去破坏!所以,我割下了她的头颅。哈哈,哈哈哈哈!!!”

 

  法兰奥克闭上了眼,他觉得眼前之人如同一个疯子。他也发现了问题,格奇斯见到法兰缇时已经死了,但头颅还在。可费尔南说他见到了死前的法兰缇,又割下了她的头颅。再想想法兰缇描述中那凌乱的衣衫,法兰奥克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5.

 

  甲虫哀嚎着:“如果她还活着,那么接近她我可能会死。但当时不一样,不一样!

 

  惨叫伴随枪声响起,小半个耳朵掉到了地上。费尔南 痛哭着抓起了地上的耳朵,冲着法兰奥克求饶:“我说,我全都说!请放过我……”

 

  法兰奥克皱起眉头,静静的盯着费尔南。费尔南似乎感受到了希望,伴着哀嚎讲述着;

 

  “您也明白,如果在平时,我遇见她都可能会有危险。毕竟我只是个小乞丐。但当时不一样,那天不一样。那只知更鸟就那样躺在地上,虚弱的无法反抗。所以我就……当时她的表情那样精彩,早没有了平时的骄傲。但是我……我被她最后那样子吓跑了……不过我还是溜了回去,我想让她美丽的样子多陪陪我……”

 

  法兰奥克似乎失去了全身的力量,无力的靠着墙边。颤颤巍巍的手掏出一支烟,放在嘴边也不点起。

 

  费尔南小心翼翼的望着他半天,终于转身就开始逃跑。费尔南冷冷的看着他跑走的方向,举起了手中的枪。

 

6.

 

  甲虫刚跑不久,就被石子击中了身体。翅膀破碎,肢体折断,无人在意。

 

  第二次枪声与惨叫一同响起,费尔南无力的跌倒在地。法兰奥克慢慢的走到他身边,蹲下身子,看着他脸上露出的绝望,小声告诉他:“记住,你只是个乞丐。无论你干了什么,你只是个乞丐。没有人会在意你,没有人会帮助你,你能做的只有等待死亡。”

 

  法兰奥克没有杀了费尔南,他只是打断了费尔南的四肢,封住了他的嘴巴。然后用枪在他身上开了几个洞。那不会让他立刻死去,只是奔涌的鲜血无法阻挡而已。

 

  走出阴暗的小巷,法兰奥克看了一眼天空。这个晚上将会再下起一场大雨,一点点带走身后那只甲虫身上的温度。


  他很喜欢这样的天气。

是伪白酱鸭
感觉比之前稍微进步一点啦……w...

感觉比之前稍微进步一点啦……ww

感觉比之前稍微进步一点啦……ww

楠木有兮
现400r 骨瓷杯&middo...

现400r   骨瓷杯·桔梗谣

茶话病候集

962343156

已上新。

自古以来,茶具就是因精致而被珍藏或者把玩,它们是主人炫耀的爱物,亦或是被丢弃的失败品,被人类渲染的它们日渐有了不同的病症。


还有【1314人福利盒蛋:天黑请闭眼】等着你哦

现400r   骨瓷杯·桔梗谣

茶话病候集

962343156

已上新。

自古以来,茶具就是因精致而被珍藏或者把玩,它们是主人炫耀的爱物,亦或是被丢弃的失败品,被人类渲染的它们日渐有了不同的病症。


还有【1314人福利盒蛋:天黑请闭眼】等着你哦

默

知更鸟之死 1.乌鸦

1.


  知更鸟死了,没人知道谁杀了她。能看见的只有残缺不全的尸体。


  “她的歌喉是那样动人,”乌鸦说着:“所以我撕下了她的喉咙。”


  “她的神色是那样高傲,”甲虫说着:“所以我取走了她的头颅。”


 “她的外表是那样美丽,”狐狸说着:“所以我剖去了她的毛皮。”


  “她的肌肤是那样香甜,”雄鹰说着:“所以我扯碎了她的肉体。”


  “她的骨骼是那样晶莹,”野狼说...

1.

 

 

  知更鸟死了,没人知道谁杀了她。能看见的只有残缺不全的尸体。

 

  “她的歌喉是那样动人,”乌鸦说着:“所以我撕下了她的喉咙。”

 

  “她的神色是那样高傲,”甲虫说着:“所以我取走了她的头颅。”

 

 “她的外表是那样美丽,”狐狸说着:“所以我剖去了她的毛皮。”

 

  “她的肌肤是那样香甜,”雄鹰说着:“所以我扯碎了她的肉体。”

 

  “她的骨骼是那样晶莹,”野狼说着:“所以我收起了她的骸骨。”

 

2.

 

 

  被誉为“知更鸟”的法兰缇小姐意外身亡,这对这座城市的所有人而言可是一件大事。“歌坛之星的陨落,伦敦之殇!!!”伦敦日报当天如是报道着。

 

  但苏格兰场的人清楚,“知更鸟”小姐并不是意外身亡。当他们之前赶到犯案现场时,地上只有一摊血迹和来不及收拾的碎肉。在无数失踪人口中检索了三天他们才能确定那是法兰缇小姐的尸体。

 

  可他们没有任何凶手的线索,哪怕一点。为了苏格兰场的尊严,他们压下了这个事实,并在暗中调查着。

 

3.

 

 

  乌鸦说:“她是那样美丽,她的歌喉那样动听。与她相比,我微不足道。

 

  法兰奥克很难想象,眼前这位神色灰暗,双目凹陷的人就是嫌疑人,那曾经的另一位歌唱之星——“海豚”格奇斯。

 

  法兰奥克找到他时,他正缩在一处廉价的房屋中。身上穿着破旧的衣服,丝毫没有往日的气质。他的手里紧紧攥着一节管状物,难以辨认来自于什么。

 

  当法兰奥克冲入时,他就像受惊的野兽,一下跃到了墙角的阴影之中,似乎想借此隐藏自己。法兰奥克一点点把他从黑暗中拉了出来,努力安抚着格奇斯。他并没有去在意那节管状物,因为法兰奥克知道,有钱人的玩法总是很多,哪怕是曾经的有钱人。

 

  终于,在不安之中,格奇斯对法兰奥克缓缓开口:“你,你是来逮捕我的吗?”法兰奥克还没来得及回答,格奇斯又用着病态的语气说到:“我认罪。我爱知更鸟,所以从她的尸体上取走了她的喉咙。”

 

  法兰奥克明白了那节管状物的来历。他强压下内心的不适,向格奇斯发问:“知更鸟的死和你没关系?那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似乎终于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了神,格奇斯双手抱住头痛苦的诉说着:

 

  “杀了她?谁?我?怎么可能?我爱她!我看着她一步步成功,和我相比,他就像美丽的鸟儿!”格奇斯忍不住手舞足蹈的叫喊着:“但是啊……我没有她那样美丽的,动人的声音。和她相比,我从未像过海豚。只是一只卑微的乌鸦,深爱着那只美丽的知更鸟。”

 

 

 

4.

 

 

  乌鸦笑着说:“我爱她,爱她美丽的声音。所以我从她的尸体上,取走了喉咙。

 

  法兰奥克终于压下了胃中的涌动,带着疑惑开口:“所以,法兰缇的死和你没有关系?”

 

  格奇斯显得十分惊讶:“什么?她的死怎么可能会和我有关系。我只是发现了她的尸体。”

 

  “我当时想着……”格奇斯的声音渐渐低沉,似乎在回忆着当时的情况,却又突然高昂起来:“我爱她啊!可她,那只美丽的知更鸟怎么会去在意卑微的乌鸦一眼。为什么……为什么我无法得到她的爱!所以啊所以啊,我只能割下了她最重要的东西,你知道那有多美丽吗?哈哈哈哈!”

 

  “既然我无法得到她的爱,让她的声音长伴也不错。”格奇斯高喊着。

 

5.

 

 

 乌鸦嘎嘎叫了两声,再次开口:“她躺在草地上,羽毛凌乱,神色安详。那时的她,是那样美丽。

 

 法兰奥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向眼前这个变态问着当时的情况:“你最后一次见到法兰缇,是在哪里,什么样子?”

 

  “在城市公园。”格奇斯恢复了平静:“在街心那个 留下了一摊血迹的地方。当时她……衣衫凌乱,就那样被扔在那,孤零零的。让我忍不住就凑了上去。”

 

  法兰奥克心中的疑惑愈加浓郁,忍不住再三确认着:“你确定她是衣衫凌乱?看起来像不像有被……的样子?”

 

  格奇斯被他突然急切的反应吓了一跳,细细思索着:“嘿嘿嘿!冷静,警官先生。你知道的,有些东西说多了是要代价的。”说着,他还搓了搓手指头。

 

  法兰奥克露出厌恶的神色,从口袋中草草掏出几张英镑。格奇斯结果之后立刻变了一幅模样:“好的警官先生。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是有的样子。这样,希望你可以抓到凶手,我先走了。”

 

  法兰奥克眉头紧锁着,他在努力思考一切细节。也就懒得在意这个偷偷溜走的家伙了。

 

6.

 

 

  乌鸦抓着一节小巧的喉管欢快的飞走,却在自得中陷入了陷阱,就此消失。

 

 

  格奇斯没跑出多远,一辆车拦住了他。阴影遮挡了车内人的面孔,让格奇斯无法辨认。

 

  一把英镑从车里洒了出来,伴随着一阵冷酷的声音:“听说你见过兰……知更鸟小姐?”

 

  格奇斯露出了谄媚的神色。他快速收起了地上散落的钞票,自然的拉开车门:“当然,我的先生。让我为您仔细讲讲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