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萌系

8077浏览    3459参与
一直很酷酷酷
😜【宠物店再不开门狗子就是长...

😜【宠物店再不开门狗子就是长毛乖了orz】

😜【宠物店再不开门狗子就是长毛乖了orz】

闪烁闪
引擎的新衣服(≧▽≦)

引擎的新衣服(≧▽≦)

引擎的新衣服(≧▽≦)

小鱼仙倌的天后

【润玉水仙】天帝养了条小龙(二十七)

此时的花界,长芳主刚刚处理完公事,缓缓走到时间花廊的荷花池旁,荷花池里有数朵完全开放的荷花,仅有一朵淡黄色的,未开放的小花苞,好似害羞一样,半藏在一朵莲花后面。

  长芳主每天都要来看看那朵花苞,以确认它还完好无损,千年前,先花神把一缕魂魄放入池中后仙逝,长芳主得知花界少主在水神府中,前去接他回来,可当她到达水神府时,已是浮尸遍野,血流成河,水神浑身是血倒在院中,已无生息,风神完全没了踪迹,少主也不见了,不知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事。

  花界少主生死未卜,花花草草们也是无精打采,整日里焉哒哒的,毫无生趣,长芳主这些年从未停止寻找,只是至今没有消息。

  “长芳主,长芳主。”玉兰芳主和海棠高...

此时的花界,长芳主刚刚处理完公事,缓缓走到时间花廊的荷花池旁,荷花池里有数朵完全开放的荷花,仅有一朵淡黄色的,未开放的小花苞,好似害羞一样,半藏在一朵莲花后面。

  长芳主每天都要来看看那朵花苞,以确认它还完好无损,千年前,先花神把一缕魂魄放入池中后仙逝,长芳主得知花界少主在水神府中,前去接他回来,可当她到达水神府时,已是浮尸遍野,血流成河,水神浑身是血倒在院中,已无生息,风神完全没了踪迹,少主也不见了,不知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事。

  花界少主生死未卜,花花草草们也是无精打采,整日里焉哒哒的,毫无生趣,长芳主这些年从未停止寻找,只是至今没有消息。

  “长芳主,长芳主。”玉兰芳主和海棠高兴的从外面跑进来。

  长芳主转过身来:“站住,像什么样子,让其他芳主看见要笑话你们了。”

  玉兰芳主微微喘气,兴奋的脸色都带了些红润:“长芳主,外面,外面...”

  长芳主心猛的提到嗓子眼:“外面怎么了?是不是出事了?”

        玉兰芳主开心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海棠芳主平时极其稳重,此时脸色绯红,兴奋非常:“外面,外面百花齐放,就如当年先主承继花神之位时一样。”

  长芳主急忙走出时间花廊,花界百花齐放,草长莺飞,一派繁荣景象,长芳主有些不敢相信:“怎么会这样?”

  海棠芳主跟着她:“长芳主,如此异象到底是怎么回事?”

  长芳主心意异常,难道少主还活着,但她不敢确定。

  玉兰芳主开心的不得了,在时间花廊走来走去,碰碰这朵花儿,摸摸那根藤蔓:“我们好久没见过这样的盛景了,姐姐们,你们说,花界是不是有好事要发生呀。”

  海棠芳主看她一眼,一把拉过来:“哎呀,你别晃了,我头都晕了。”

  长芳主激动的转过身来,正欲开口,一名小花精跑过来行礼:“长芳主,天帝陛下来了。”

  众芳主均是一惊,长芳主问道:“天帝陛下可有带兵?”

  小花精摇头:“并未,只带了一个少年,似乎只是来散心的。”

  海棠芳主好奇:“少年?散心?”

  长芳主定定神:“不管他是什么目的,先去看看。”

        众芳主随长芳主前去花园空地处,天帝陛下坐在桌前烹茶,身边一个小小白衣少年在一旁逗魇兽玩。

  长芳主还未走近,就对那名白衣少年有了一阵奇怪的亲切感。

  润玉唤了鲤玉过来,温柔的笑着拿出手帕给他擦擦脸上的汗,往他嘴里塞了一颗鲜花饼,又喝了一杯凉茶,笑着看他跟魇兽蹦蹦跳跳的玩着,眼中的柔情是长芳主从未见过的,长芳主眼瞅着那个少年玩的开心,自己不知怎么的也笑了起来。

  玉兰芳主见长芳主呆呆的傻笑,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心想,长芳主这是怎么了,他不会喜欢上天帝陛下了吧?

  她碰碰长芳主的胳膊:“长芳主,你没事吧?”

  长芳主反应过来,咳了一下:“没事,我们过去吧。”

  长芳主等人走上前去,一同点头行礼:“天帝陛下。”

  润玉站起身,微微点头回礼:“长芳主,冒昧打扰,还望见谅。”

  长芳主微笑:“哪里话,花界随时恭候陛下大驾。”

        润玉的的神色非常柔和,不似上次那样气势汹汹而来,看起来天帝陛下今日心情非常好。

  其实,天界和花界基本上已经达到和解,天界把培育出的夜幽藤种子交给花界,作为交换,花界需正常给六界提供给与,花界与天界本来只是因为太微之事有隔阂,所以万年来一直不睦,如今太微已死,花界只是缺少一个台阶下,天界主动伸出台阶示好,花界顺势走下来,何乐而不为呢?

  长芳主看看不远处那个少年:“只是不知陛下此次来花界是为何事?”

  润玉这才想起来忘记告知长芳主来的目的:“无事,想必大家对洞庭湖之事有所耳闻,我这次过来,只是带玉儿来散散心,并无重要的事,众位芳主不必紧张。”

  润玉朝不远处喊道:“玉儿,过来。”

  鲤玉抬头,看见有外人在,收敛了一些,走了过来:“哥哥,这是?”

  长芳主听闻过天界殿下,只是从未见过,待他走过来,不仅是长芳主,其他几位芳主都惊呆了,她们不由自主的把先花神和他的脸重叠了起来,怎么会这么像。

  润玉把几位芳主一一介绍给他,鲤玉一一回礼。

        几位芳主也逐个回礼,长芳主越靠近他,那种熟悉感就越重,她迟疑的问道:“陛下,我心中有些疑惑,可否询问一下殿下?”

  润玉和鲤玉对看一眼,鲤玉点点头,长芳主迟疑的问道:“殿下,冒昧的问一句,您的真身是?”

  鲤玉看看润玉,润玉点点头:“是龙...”

  “那您可否告知您生父生母的真身是何种仙体呢?”

  海棠芳主有些汗颜,她悄悄靠近长芳主:“长芳主,第一次见这样问不合适吧?”

  长芳主没有回应她,仔细的观察鲤玉的面容和表情:“您生母是否真身是莲花?”

  鲤玉听到生父二字,脸色变的惨白,有些腿软,润玉扶住他,紧张的问道:“玉儿,你怎么了?”

  鲤玉摇摇头:“我有些累,我想休息...”

  润玉猜到他可能因为听到生母二字,又忆起簌离之死,心里不舒服,心下对长芳主就走有了一些不快:“长芳主,你未免问的太多了些。”

  长芳主顿时回过神来,自知逼问的有些急迫了,有些懊恼,单膝跪下:“在下有口无心还望陛下殿下责罚。”

  众芳主一起跪下:“请陛下饶恕长芳主。”

  润玉不欲和她们计较:“此事以后再说,带本座去客房。”

  众芳主起身,领了润玉和鲤玉去了客房。

  润玉把鲤玉安顿好了以后,习惯性的在房屋外设置了结界,召了长芳主前去花厅议事。

  润玉和长芳主在花厅呆了许久,长芳主把当年之事和今日之事告知了润玉,润玉心存疑虑:“你怀疑,玉儿是新花神?”

        长芳主心知,天帝的想法和自己是一样的:“我只是有此疑虑,并无确切证据,不能妄下断言。”

  润玉思考着什么:“长芳主,你可有当年先花神遗留的物件,或者新花神丢失之前的佩戴之物,以此来证明新花神的身份。”

  长芳主想了想:“我记得,当年先主将少主送出花界时,穿的是她亲手所绣的莲花肚兜,先主绣工不是很好,上面那朵莲花只绣了五个莲瓣,花界还有一件她尚未绣完的肚兜,不知可否作为证物。”

  润玉忽然想起那日从玉儿手中夺走的手帕,难道那不是手帕,是肚兜?

  “长芳主可否取来一看?”

  “陛下稍等。”

  长芳主离开片刻,回来时,手中捧着一个深色匣子,她走到润玉面前,打开盒子,一个淡蓝色小肚兜静静地躺在里面,润玉拿出来展开,一朵水红色莲花,从右下角往左上角伸展开来,只是莲瓣并未绣完,看的出绣工并不是很好,可是能看出来绣肚兜之人灌注了所有的爱在上面。

  润玉不确定这个肚兜和另一件是不是出自一人只手,他默默记下绣工手法,把肚兜放回去:“长芳主,此事我暂且帮你记下,回头等玉儿思绪稳定一些再说。”

        长芳主捧着匣子,有些激动:“多谢陛下,若陛下能替花界找回少主,花界甘愿受陛下差遣,为陛下肝脑涂地。”

  润玉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本座只说等他情绪稳定再说,并未答应替花界找回少主,长芳主这是何意?”

  长芳主胸有成竹的看着润玉:“陛下,花界只是另立门户,并未关闭耳目,四海之中,何处没有我花界精灵?虽说花界和天界有恩怨,可是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敌人的敌人,亦是朋友,大敌当前,个人恩怨花界可以放下,陛下难道放不下吗?”

  润玉挑了下眉,她说的对,大敌当前,多一个可以利用之人就多一份力量,况且花界作为后备军,对治疗伤患还是有很大的作用,既然花界有求于我,何不乘此机会笼络人心,一举拿下花界。

        长芳主见润玉不说话,继续说道:“花界这些年,少了新花神在位,花草树木都没有朝气,若新花神继位,花界的供给自然会比以前好很多,陛下若能助我花界寻回少主,花界自然感恩戴德,任凭差遣。”

  “你说了那么多,无非就是想告诉本座,寻回花界少主,花界便会与本座通力合作,铲除太微,若寻不回花界少主,花界还是花界,不会合作也不会听命与本座,”润玉走进长芳主,“长芳主,你的如意算盘未免打的太精了些。”

  长芳主微微低头,欠了欠身子,笑着回道:“天帝陛下,彼此彼此。”

  两人相对无言,气氛非常紧张,一触即发,忽然,润玉感觉结界有动荡,他脸色一变,暗叫一声不好,冲向客房处,长芳主紧随其后,只是速度远不及润玉来的快。

Chyuki冬芽🌙

早安~

画了女儿,第二次尝试指绘,不知道能被喜欢吗(。>∀<。)

早安~

画了女儿,第二次尝试指绘,不知道能被喜欢吗(。>∀<。)

老边饺子

【Cute And Mini】

直接图源:e926(作者:astro-bunny

间接图源:Tumblr

————————————————

缩小的体格;

加倍的可爱

【Cute And Mini】

直接图源:e926(作者:astro-bunny

间接图源:Tumblr

————————————————

缩小的体格;

加倍的可爱

Chyuki冬芽🌙
❄✨❄第一次指绘,有喜欢的吗~...

❄✨❄第一次指绘,有喜欢的吗~❄✨

❄✨❄第一次指绘,有喜欢的吗~❄✨

幸运桑

是自我介绍哦!

大家好吖,这里是幸运桑

主要混APH,JOJO还有fate

最喜欢的cp是APH里的Dover组

是一个怎么也画不好画的小白画手

主要画自家oc和萌系,偶尔画画同人

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下面是自己人设,画工不好,不喜勿喷谢谢!)
[图片]
[图片]

大家好吖,这里是幸运桑

主要混APH,JOJO还有fate

最喜欢的cp是APH里的Dover组

是一个怎么也画不好画的小白画手

主要画自家oc和萌系,偶尔画画同人

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下面是自己人设,画工不好,不喜勿喷谢谢!)

Chyuki冬芽🌙

曾经原创设计手作做过的Lolita小裙子系列 海底物语🐋🐋


曾经原创设计手作做过的Lolita小裙子系列 海底物语🐋🐋


饭饭饭饭饭饭
是群里的击鼓传画(活动还没结束...

是群里的击鼓传画(活动还没结束但我还是忍不住想上传啊嗷嗷)!下周就开始上岗了所以画的比较赶 😓

是群里的击鼓传画(活动还没结束但我还是忍不住想上传啊嗷嗷)!下周就开始上岗了所以画的比较赶 😓

Chyuki冬芽🌙

💜忘记时间,不知道画了多久💤🌙

女儿✨ 十薇💜晚安呀~ ​​​

💜忘记时间,不知道画了多久💤🌙

女儿✨ 十薇💜晚安呀~ ​​​

小鱼仙倌的天后

【润玉水仙】天帝养了条小龙(二十六)

魔界

  锦觅已醒来数日,她坐在后院石凳上,有些事情她已记不清了,她只记得当日刺伤鲤玉,润玉差点掐死他,但终究是没有,他在自己身上种下了一颗火灵核,之后她就觉得身上好热,再然后就不记得了。

  都传润玉对鲤玉疼爱有佳,是以未来天后的标准来教养的,自己伤了他最宠爱的人,润玉却没有杀自己,这是否表示润玉心中还有自己?他是舍不得?他一定还爱自己的?一定是的!

  锦觅想着想着,竟独自笑了起来。

  此时,丹朱带着他乱七八糟的红线找锦觅来了,老远见她笑的如此开心,连他来了都没发现,于是咳嗽两声,提高声量:“小锦觅让我好找。”

  锦觅这才看见捧着一堆乱糟糟红线的月下走了过来:“狐狸仙,你怎么...

魔界

  锦觅已醒来数日,她坐在后院石凳上,有些事情她已记不清了,她只记得当日刺伤鲤玉,润玉差点掐死他,但终究是没有,他在自己身上种下了一颗火灵核,之后她就觉得身上好热,再然后就不记得了。

  都传润玉对鲤玉疼爱有佳,是以未来天后的标准来教养的,自己伤了他最宠爱的人,润玉却没有杀自己,这是否表示润玉心中还有自己?他是舍不得?他一定还爱自己的?一定是的!

  锦觅想着想着,竟独自笑了起来。

  此时,丹朱带着他乱七八糟的红线找锦觅来了,老远见她笑的如此开心,连他来了都没发现,于是咳嗽两声,提高声量:“小锦觅让我好找。”

  锦觅这才看见捧着一堆乱糟糟红线的月下走了过来:“狐狸仙,你怎么来了。”

  丹朱走过来,把一团乱麻的红线放到桌上,把桌子堆的满满的,然后坐下来,开始整理起红线:“无事我就不能来了吗?何事笑的如此开心?说出来让老夫也一同乐上一乐呀!”

  锦觅也主动的拿起红线整理起来:“狐狸仙,你说这些年以来,小鱼仙倌还喜欢我吗?”

  丹朱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喜欢呀,润玉对你的心思,天界谁人不知,你这是怎么了?”

  锦觅卷着红线,有些没精神的样子:“我觉得他不喜欢我了。”

  丹朱丢了一段记忆,他现在的脑子里,还处在凑合旭凤和锦觅身上。

  丹朱有些疑惑,不过马上又是一副喜笑颜开的模样:“他不喜欢你?他不喜欢你又有什么打紧,只要你和凤娃能在一起就好了呀。”

  锦觅依旧闷闷不乐:“话是这么说没错了,可是小鱼仙倌待和旭凤待我都好,我两个都喜欢,狐狸仙,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

  丹朱也表示苦恼:“他们两个都对你很好,你都喜欢也不是没有道理,只是老夫还是觉得你和凤娃天生一对,最是般配不过了,民间不是有句话叫...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你可不能贪心呀。”

        锦觅继续卷着红线:“小鱼仙倌会带我下界玩,去看天河的的繁星,旭凤呢,教我法术,送我凤凰灯,他们都会陪我喝酒,狐狸仙,如果你两者择其一,你选谁?”

  丹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到也是,他们一个是夜神,一个是火神,一个温润如玉,一个骄阳似火,确实不好抉择呀,要不然这样,”丹朱抽出两根红线,分别打了结,“你回去好好想想,要是想跟谁在一起,就把红线送给他,这样你也算定了心,到时候啊,岁月静好,夫唱妇随,岂不美哉。”

  锦觅觉得这老狐狸说的很有道理,可是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可是以她的智商,只是一瞬间的想法,她并未多想,开心的接过红线:“那就谢谢你了狐狸仙。”

  丹朱开心的脑补着锦觅和旭凤以后的好日子:“谢什么,老夫这儿可还等着喝你们的交杯酒呢,哎...小锦觅你别走啊,我这儿这么多红线没弄呢,小锦觅...”

  锦觅不等丹朱把话说完,开心的拿着红线离去,连跟他打招呼都忘了。

  丹朱看着一桌子红线,痴痴的坐下:“她就这么撇下老夫走了吗?那这些红线怎么办啊!!小锦觅你个见色忘义的家伙!”

  卞城王被润玉招进七政殿,鎏英随着他一同来了天界,趁着他父王和天帝议事的空挡,她偷偷溜到了璇玑宫,父王说,洞庭湖龙鱼族族长仙逝,鲤玉是她的儿子,现在一定十分难过,如果能安慰他,也许他会对自己有好感呢?

  鎏英顺着璇玑宫的大门往里走,不一会儿就找到了站在树下的鲤玉,鎏英站在虹桥静静地看了一会他。

  鲤玉一身白色的便服,一条素色丝带从头上的发髻上垂下来,身上没有一件装饰,想来这该是润玉为了他母亲所穿的丧服吧。

  鲤玉正在树下悼念母亲,鎏英走近,怕惊扰了他,轻轻唤了他一声:“殿下。”

  鲤玉回过神来,用袖子擦擦眼角的眼泪,转过身来:“你怎么来了。”

  “我都听说了,你要保重身体。”鎏英见他走到一旁的桌边坐下,自己也跟过去跟他面对面坐下。

  桌上放置了两碟糕点和一个小火炉,炉上用文火温着一小壶茶水。

  鲤玉拿起茶壶倒了两杯茶水,递给她一杯:“多谢你,我没事。”

  鎏英接过来,喝了一口:“殿下,这茶水好清甜,想必又是天帝陛下给你寻摸的好玩意儿。”

  鲤玉喝下一口茶,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嗯,这是布星台上收集起的星辉凝露,就这一壶,就要收集两,三个时辰,很是不易。”

  鎏英心中有些酸:“天帝陛下待你真好。”

  “你今日怎么来了?”鲤玉放下茶杯,看看鎏英。

  这鎏英不止一次对自己表露出爱慕之情,且对他是穷追猛打,导致他有一段时间只要一提起她的名字就头疼,还好彦佑对她有意,鲤玉这才松了口气,耳根子清净了不少。

  鎏英看看他:“今天父王进宫议事,我想着你大概心情不佳,就来陪你说说话,怎么?不欢迎我吗?”

  无故召妖界进空,哥哥这是要动手了吗?

  鲤玉自然不会表示不欢迎:“求之不得,我整天被拘在这里,有个人说说话也好,”鲤玉把桌上的糕点往鎏英那里推了推,“这是从凡界收集来的糕点,你尝尝。”

  鎏英看着盘中一个个小小的金黄色的麻团,很是好奇,拿起一个,咬一口:“真好吃,香香甜甜的,这是什么?”

        鲤玉一点食欲都没有,他拿起一颗小麻团在手上看着:“不知,左不过是一种民间糕点吧,如果娘也能吃到就好了...”不经意间,他又想到了簌离,眼眶又红了。

  鎏英吞下麻团:“殿下,你不要过于伤心,逝者已矣,你总要振作起来才好,陛下一定会杀掉太微,为你母亲报仇的。”

  鲤玉有些疑惑:“太微?”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他似乎想起了一些事情。

  鎏英点点头:“父王说,太微去过洞庭湖,后来云梦泽坍塌时,太微是负着伤走的,此事动静不小,而且...”鎏英有些为难的样子,欲言又止。

  鲤玉握紧了拳头:“而且什么?”

  “而且...洞庭湖洞主之死想必现在已经传遍六界了...”鎏英着急的安慰他:“不过你不要想太多,陛下一定会为她报仇的。”

  鲤玉现在脑子里一直在回想鎏英的话,太微杀了娘亲,太微是谁?哥哥提过的,对,哥哥说,太微是他的父帝,也就是他生父,他的生父杀了自己的养母,为什么?他想掩盖什么目的?

  鎏英见他陷入沉思,叫了他好几声,又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这才把他的思绪拉回来。

  鲤玉回过神,眨了眨眼,缓解了下尴尬:“啊...是...是吗,哥哥会的,一定会。”他对润玉有百分百的信任。

  润玉和卞城王从七政殿出来时,就见鲤玉和鎏英相谈甚欢?(并不)

  “英儿。”卞城王先出声。

  鎏英和鲤玉一同转头,起身。

  两人走到树下,卞城王拱手行礼:“小殿下。”

  鎏英拱手行礼:“天帝陛下。”

  鲤玉看看卞城王:“城主不必多礼。”

  卞城王见鲤玉情绪还好,说道:“小殿下,令母之事我听说了,还望殿下节哀,保重身体。”

  鲤玉点点头:“多谢城主关怀。”

  润玉朝鲤玉笑笑:“玉儿在跟公主说什么呢。”

  鎏英调皮的笑道:“我们正在说这桌上的吃食呢,这民间的食物果然不同凡响,要不是今日随父王上来见世面,真是怕是要错过这么好的口福了。”

  润玉看着鲤玉:“只要玉儿喜欢就好。”

  卞城王眼见气氛暧昧起来,拱手行礼道:“陛下,殿下,微臣先行告退。”

  鎏英一同行礼,识时务的跟着他走了。

  润玉上前牵起玉儿的手:“玉儿,民间的早点比起天界毫不逊色,我带你去凡界尝一尝。”

  鲤玉朝他笑笑:“好。”

  润玉在凡间有一座府邸,他一向喜欢清净,就选在了清净的山水之间,此时润玉正在烹茶,鲤玉在四周走动,端详环境,终于有了一些开心的情绪。

  一只彩色的小鸟落在鲤玉的手臂上,鲤玉开心又小心翼翼的朝润玉使眼色,放低音量:“哥哥,哥哥你看。”

  润玉抬眼看去,情不自禁的笑了,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他的笑容了。

  鲤玉头略微往后仰,慢慢的往润玉那边挪动:“哥哥,你别说话,别吓着它。”

  润玉把手伸出来,那小鸟煽动翅膀飞到他手腕处,闭起眼睛任他抚摸,一副享受的模样。

  鲤玉惊讶的跑过去挨着润玉坐着:“哥哥你不怕他跑掉吗?”

  润玉把小鸟送到他眼前:“不怕,这小鸟很久以前就在这里生活了,你想摸摸它么?”

  小鸟歪了歪头,看着鲤玉,鲤玉眨眨眼睛,伸出手轻轻的点了小鸟的头一下,又快速缩回手,见小鸟没什么反应,才大着胆子摸了摸它,小鸟竟也歪着头蹭了蹭他的手指,鲤玉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开心:“哥哥,它可真好看。”

  润玉悄悄把他抱到腿上,圈在怀里,下巴搁在他肩上:“是吗?哥哥好看还是小鸟好看?”

  鲤玉完全没发现自己被抱住了,还在逗着小鸟,下意识的回答:“当然是哥哥好看,哥哥最好看...嗯?哥哥你说什么?”

  润玉心中欢喜非常:“没什么,哥哥给你变个戏法,要不要看?”

  鲤玉转头看了润玉一眼:“好呀。”

  润玉把小鸟往天上一扔,小鸟飞上去以后“砰”的一声,变成一只可爱的小魇兽,蹦了下来,骄傲的甩甩头,从鼻孔里喷出一口气来,慢慢悠悠的走过来,鲤玉楞了一下,然后开心的笑了:“这不是魇兽吗?我怎么没有发现它这么好看呀?”

  润玉站起身,走到魇兽面前,摸摸它的头:“乖。”

  鲤玉也学着他的模样,蹲下身去,伸手去摸它的头,魇兽撇过头去,傲娇的叫一声。

  “魇兽知道你不开心,一定要跟着来跟你玩,你不是一直想要魇兽吗?哥哥把魇兽送给你,好吗?”润玉温柔的看着他,这次把魇兽带来,本就打算把魇兽送给他。

  鲤玉抬头:“好是好,可是我不会养,不知道它吃些什么,万一饿死了怎么办呢?”

  润玉被他的天真逗笑了,摸摸他毛绒绒的头顶:“傻孩子,魇兽是吃梦境的,不需要喂食,而且他很安静,不会吵到你,你不欺负它就好了。”

  鲤玉站起身来,小声嘟囔道:“我哪有那么顽皮。”

  润玉不做声,拉起鲤玉的手,放在魇兽头顶,魇兽蹭蹭他的手,算是认主了,然后仰起头小声叫了一声,蹦蹦跳跳的跑走了。

瑗宝是个团子呀
不要一个人出去哦 可能会有坏人...

不要一个人出去哦

可能会有坏人吖( ˃̶̤́ ꒳ ˂̶̤̀ )

今日BGM:midnight jam sesh💗

不要一个人出去哦

可能会有坏人吖( ˃̶̤́ ꒳ ˂̶̤̀ )

今日BGM:midnight jam ses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