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萌萌哒

20507浏览    12035参与
白釉

堂良:又奶又萌的自闭症儿童3

  孟鹤堂脑仁疼,还是决定去找于大爷,走到一半,突然看见迎面而来的总教习,笑着问好

  

  高峰:“怎么有时间来我这儿啊,单口相声表演艺术家?”

  

  孟鹤堂摆摆手,满脸苦涩:“得了,我单口也没琢磨出什么名堂啊…”

  

  “主要还得是没捧哏跟我…”

  

  高峰找了个位置领着他坐下:“那你要什么样的?我这都有”

  

  “我这还没想好,您看着好的给我留意着点”

  

  高峰皱皱眉:“你看那才艺表演了?”

  

  孟鹤堂挺意外的,才艺表演?高老师就是这么评价他学生的毕业汇演的?

  

  也对,看的是性格和眼缘,主要是节奏板眼能不能跟得上,谁会认...

  孟鹤堂脑仁疼,还是决定去找于大爷,走到一半,突然看见迎面而来的总教习,笑着问好

  

  高峰:“怎么有时间来我这儿啊,单口相声表演艺术家?”

  

  孟鹤堂摆摆手,满脸苦涩:“得了,我单口也没琢磨出什么名堂啊…”

  

  “主要还得是没捧哏跟我…”

  

  高峰找了个位置领着他坐下:“那你要什么样的?我这都有”

  

  “我这还没想好,您看着好的给我留意着点”

  

  高峰皱皱眉:“你看那才艺表演了?”

  

  孟鹤堂挺意外的,才艺表演?高老师就是这么评价他学生的毕业汇演的?

  

  也对,看的是性格和眼缘,主要是节奏板眼能不能跟得上,谁会认真看没有演出经验的学徒的节目好坏呢,就是图一乐

  

  孟鹤堂点点头:“嗯,有看上的…”

  

  高峰挑挑眉:“真的?哎呦小孟你这可是铁树开了花了…”

  

  “谁啊?”

  

  孟鹤堂看了看角落大口咬煎饼的乖乖航

  

  高峰顺着眼神过去,轻易的捕捉到了他,正一个人在后排吃的欢喜,带着耳机听着些什么东西,可可爱爱,没有脑袋

  

  再仔细一看,眼神变的微妙起来

  

  “这是我学生…?”

  

  他是教周航和刘佳逗活的老师,两个人还没决定学什么,就多交了份钱,都学学保险

  

  今天他没上台,在下头听别人说这孩子改逗了,也挺意外的

  这回一听孟鹤堂要他量活,也猜不透俩人什么意思了:“我是听说这孩子改逗活啊,别违背人家意愿再裂咯,你爱干这事”

  

  孟鹤堂一下就不乐意了,撅着嘴反驳道:“您这话就不对了!什么叫我爱干那事啊…”

  

  “我是怕干那事,所以没搭几天就单口了…”

  

  “而且我都看出来了,他适合量活…”

  

  高峰给气笑了:“您说他适合哪个就是哪个啊,人家交钱也学了逗活,别的学的也不赖,在传习社可是抢手的捧哏”

  

  孟鹤堂:“……”

  

  合着高老师今天怼人开关打开了是因为周航抢手?

  

  孟鹤堂又看了眼那边端着餐盘去加餐的团子

  

  “好像也没人找他唠嗑啊,您唬人可不行”

  

  高峰心中也存疑,看了看那个沉默寡言的小学生:“你等会儿,我查一下”

  

  他点开上次集体测试的资料,头一个就是周航,也不怪其他传习社老师夸

  

  高峰挑着眉,继续刷着周航历年阶段测试的节目,突然看见一个学唱京剧,小孩儿脸上红扑扑的站在台上,唱的是老生,还有点跑调

  

  但是可以感觉到他的潜力和那跑调都撼动不了的高音

  

  再看左边那个自带喜感唱破音的孩子,两个人站在台上音调节奏板眼都不在一块…谁配的…高峰不禁皱了皱眉

  

  他又查了一下搭档,是刘佳,常驻第二,怪不得,虽然节奏不同,但是优秀啊,两个人理所应当的就配上了,再想想身旁吊儿郎当的孟鹤堂

  

  啧,鲜花将要插在牛粪上了…

  

  “他们确实不太配,你要不培养培养感情?也不能违背妇女意愿啊是不是”

  

  “我替刘佳找个好的,等着”

  

  孟鹤堂一看自己有机会,有些意外:“您当真要拆他们成全我啊!”

  

  “他们本来也不太合适,要是硬留可以试试”

  

  孟鹤堂一下就活了:“嘿嘿,那我呢!是不是特别优秀并且般配!”

  

  高峰看了看手机里两个乖乖的学员,又瞅了瞅只会撒娇的孟鹤堂

  

  “你?什么尺寸心里没点数?”

  

  高峰忍住没再怼,你嗓子比刘佳还低几个度,节奏尺寸也难掌控,这辈子就配说单口了…

  

  “……”

  

  “呜呜呜,你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伤害性极大!侮辱性极强!

  

  切!我!一!定!要!得!到!这!个!男!人!

  

   

白釉

12周九良:断头台的包袱费搭档啊!

  孟鹤堂嫌弃的推开九良跃跃欲试的小脑袋:“你会改啊,我怎么不知道…”

  

  九良撇撇嘴,回到床位,拖着尾音说:“嗯~还做得不错呢~”

  

  看见他孟哥明显不太相信的小表情,九良叹了口气,给九熙打了个视频

  

  孟鹤堂正狐疑的看周九良搞什么名堂,结果没一会就听见一丝微弱的,他床位听不太清楚的人声,还有那富有特色的东北大笑,蹭的一下窜起来

  

  九良没管他,对九熙说:“啊~你和九华甜蜜约会?那词儿你改完没?”

  

  对面的奶熙没想到这个温柔善解人意并且同样懒得写词的队长夫人今天破天荒的来催稿,有些小局促

  

  “哎~别急嘞~宁拆十座庙,不催一份稿,...

  孟鹤堂嫌弃的推开九良跃跃欲试的小脑袋:“你会改啊,我怎么不知道…”

  

  九良撇撇嘴,回到床位,拖着尾音说:“嗯~还做得不错呢~”

  

  看见他孟哥明显不太相信的小表情,九良叹了口气,给九熙打了个视频

  

  孟鹤堂正狐疑的看周九良搞什么名堂,结果没一会就听见一丝微弱的,他床位听不太清楚的人声,还有那富有特色的东北大笑,蹭的一下窜起来

  

  九良没管他,对九熙说:“啊~你和九华甜蜜约会?那词儿你改完没?”

  

  对面的奶熙没想到这个温柔善解人意并且同样懒得写词的队长夫人今天破天荒的来催稿,有些小局促

  

  “哎~别急嘞~宁拆十座庙,不催一份稿,而且您在我本儿上利用价值还蛮高的~”

  

  周九良突然被说成催稿的,苦笑着说:“啊,不是,要不我帮你写点?”

  

  尚九熙有些小犹豫,他已经写了一半了,而且是本着腿子活费搭档的原则改的…

  

         “啊,听云雷哥说你们两个玩的挺刺激,真有时间?”

  

  尚九熙的脸上露出猥琐的微笑,像是在说“我都懂”

  

  孟鹤堂一脸懵,我没告诉他啊?

  

  周九良一脸平和:“有~你那边也是电子版的呗,传给我吧”

  

  尚九熙看着九良那么坦然,心里称赞,这不是一个1的好苗子,然后点点头:“嗯好,祝你们百年好合~”

  

  孟鹤堂:“……”

  

  周九良刚挂断电话就被孟鹤堂扯过去,揪住致命的后脖颈

  

  欠兮兮的橘猫:“哎啊,孟哥您这是干什么~”

  

  气鼓鼓的兔兔:“你怎么就昭告天下了,快交代!”

  

  周九良乖乖交上手机,被孟哥翻了个底儿朝天都没有任何信息

  

  周九良看着孟哥呆呆傻傻的样子,没忍住笑了出来,不出意外又被踹了一脚

  

  九良没管自家媳妇的小脾气,接过手机,把九熙发的稿子编辑了一下,扫了眼捧哏的词

  

  “啧,这九熙的腿子活就是不一样啊……”

  

  孟鹤堂好奇,一凑过来就看到很多标红的电子文本

  

  “唱小叮当”

  

  “唱葫芦娃”

  

  “跳广播体操”

  

  孟鹤堂还没看完,就已经捧着手机滚到床上笑了,乐的他快喘不过气了

  

  “九良~熙熙上新活了~”

  

  周九良:“……”

  

  别说话,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在孟鹤堂的嘲笑声中,九良无奈的敲着手机,修修改改

  

  受到师弟启发的孟鹤堂也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周九良扶额叹了口气,又是一场盛大又漫长的腿子活…

  

  不,是两场!

  

  

  

  

  

白釉

堂良:又奶又萌的自闭儿童2

  下了场,周航有些自责,他不该擅自主张捧逗互换,刘佳拍了拍周航的肩膀,叹了口气

  

  要不是他这几天熬夜写活,临时上场身体不舒服,周航就不用硬着头皮顶

  

  他们都是尚未出师的学徒,平时对活都会背一下对方的稿子,这是学徒的基本素养

  

  后台的人都知道,传习社前期除了陶阳没几个有天赋的,全都是靠努力一步一步走出去的

  

  后台的几个同学也过来安慰他们,大家都知道,这是目前传习社里最大的能展示自己能力的舞台,两个人偏偏弄出这事来,两个人全给耽误了

  

  要是别人,打个岔就过去了,磨练磨练技巧,等着年会呗

  

  可周航不一样,同学们刚知道这个老先生...

  下了场,周航有些自责,他不该擅自主张捧逗互换,刘佳拍了拍周航的肩膀,叹了口气

  

  要不是他这几天熬夜写活,临时上场身体不舒服,周航就不用硬着头皮顶

  

  他们都是尚未出师的学徒,平时对活都会背一下对方的稿子,这是学徒的基本素养

  

  后台的人都知道,传习社前期除了陶阳没几个有天赋的,全都是靠努力一步一步走出去的

  

  后台的几个同学也过来安慰他们,大家都知道,这是目前传习社里最大的能展示自己能力的舞台,两个人偏偏弄出这事来,两个人全给耽误了

  

  要是别人,打个岔就过去了,磨练磨练技巧,等着年会呗

  

  可周航不一样,同学们刚知道这个老先生性格的同龄男生时,他就和别人不同,独来独往我行我素,但是专业课成绩却出奇的优秀

  

  后来被推荐选了个搭档试着磨合,才被社交牛逼症的刘佳引到更多同学面前

  

  眼看着两个人相顾无言,旁边的同学坐不住了,邀请两个人去食堂吃饭,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在路上,周九良又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怕自己连累了刘佳,他们搭档时间短,本来就生疏,自己逗哏更坏事了,他能感受到台下各位中高层领导对他们的怀疑

  

  本来一上台就紧张的不行…现在没有桌子挡着更是难堪

  

  刘佳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拍了拍他肩膀:“今天早上心绞痛,不太舒服,要不是我…台下的师哥一定会挑中你的”

  

  “他的风格就需要你这样的,我听过他前期的对口相声…”

  

  周航显然不认识,晕头晕脑问:“谁啊,我怎么没看见”

  

  他还真留意了台下有没有穿大褂的,以前他们挑搭档都有仪式感,因为学生有反选的机会,可这次来的全是德云社领导,就台下谦大爷捧场,气氛紧张极了

  

  刘佳侧了侧身,示意他去看食堂大门外说话的两个人,一个是于谦,一个就是他口中的鹤字科师兄

  

  周航远远看了一眼,巧的是对面那位穿白衬衫的师哥也驻足看他,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收回视线,周航有些紧张的揪住刘佳的学员蓝,但身体却很诚实,再次偷偷向那边看去

  

  他学了也很多年了,只是在每年汇演的观众席见过几次大爷,他喜欢在台下鼓掌,即使这样学员们也不敢亲近,在走廊偶遇师父都不敢喊人,敬畏感十足,可这位师哥却不一样,可以随便玩闹,遇到总教习也不用唯唯诺诺

  

  刘佳感叹一声:“做师哥真好!”

  

  周航又悄悄打量这个师哥,长得好看,面上挂着的笑容有些僵,他竟然莫名以为师哥是和他对视产生的尴尬,有些小雀跃,再看他一直不敢回头,还有点小失落

  

  果然,满满少年感的师哥看不上“苍老”的学员师弟了…

  

  刘佳偷看了两眼,带着周航去拿餐盘

  

  看见平时平心静气普度众生的年级第一这么“小迷弟”的一面,刘佳几个还有点新鲜,笑着调侃了几句就算了

  

  打完饭,刘佳没有勉强孤僻的周航跟着他们一起吃,一个月的时间,大家也都大约知道了他的性格

  

  食堂熙熙攘攘的,每一桌都热热闹闹的讲述着汇演的节目,只有最靠边的那一桌冷冷清清,只有周航和一个戴眼镜的男生,他和周航离了五六桌,后来怕打扰周航,干脆去别的区域唠闲嗑了

  

  孟鹤堂刚跟于大爷聊完,就回头找周航,第一次在台下见面,他竟然也转头偷看自己,孟鹤堂的内心激动得很

  

  他的眼睛在人群中寻觅的半天也没找到,正在落寞呢,就瞧见墙角几排桌子中最犄角旮旯的地方坐着一个平头小乖乖

  

  仔细一看,正是周航

  

  他…不喜欢热闹?

  

  想通过朋友关系攻略的方案被推翻,孟鹤堂有些懊恼

  

  啧…难办…

  

白釉

良堂10:被艹一晚上的孟孟懵醒了

  周九良走上楼,迫不及待的来到卧室,看到床上的小兔子红着眼睛,显然已经醒了好久

  

  孟鹤堂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但一想到这个负心汉没管他一大早就出去了,赌气的别过头,尽量不让自己的肚子被九良手中的食物收买,傲娇的嘟着嘴

  

  周九良走过去,轻轻捏了捏小兔子哭的快脱水的脸蛋,舀出一口粥,喂给他

  

  孟鹤堂有些委屈,他不知道自己早上找不到人有多伤心吗!怕他嫌烦,孟鹤堂甚至没敢给他发一条微信…

  虐文里说,九良不喜欢太粘人,太敏感的…里面的九良也是这样,在欺负他的后一天就消失了…

  

  这种心理阴影已经平息了好久,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又开始复发,使他困扰极了...

  周九良走上楼,迫不及待的来到卧室,看到床上的小兔子红着眼睛,显然已经醒了好久

  

  孟鹤堂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但一想到这个负心汉没管他一大早就出去了,赌气的别过头,尽量不让自己的肚子被九良手中的食物收买,傲娇的嘟着嘴

  

  周九良走过去,轻轻捏了捏小兔子哭的快脱水的脸蛋,舀出一口粥,喂给他

  

  孟鹤堂有些委屈,他不知道自己早上找不到人有多伤心吗!怕他嫌烦,孟鹤堂甚至没敢给他发一条微信…

  虐文里说,九良不喜欢太粘人,太敏感的…里面的九良也是这样,在欺负他的后一天就消失了…

  

  这种心理阴影已经平息了好久,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又开始复发,使他困扰极了

  周九良摸了摸孟鹤堂凌乱的头发,自责的同时又有些愤恨,这个秦霄贤,坏事哟…

  

  他罕见温柔的把勺子递到孟哥嘴边,看着他喝完,然后轻轻给了他一个香香的早安吻

  

  孟鹤堂一团糟的心情被九良抚了下来,多了些安全感

  

  他盯着周九良好一会,才哑着嗓子开口:“航航…你不会,不会离开我吧…”

  

  九良抱了抱床上乖乖软软的小哭包,蜻蜓点水般在他唇角落下一吻:“你现在是我的了…你不走我不走~懂吗?”

  

  孟鹤堂有些想哭,刚要起身抱他,身下传来一种陌生的撕裂感,眼眶中顿时又充满泪珠

  

  “周宝宝…我疼…”

  

  周九良朝被内摸去,从外面回来的九良手指又凉又细腻,弄得孟鹤堂的脸连着耳根都一阵一阵泛红

  

  清楚了孟鹤堂只是没经验,身体没有大碍后,九良又开心又自责

  

  “这样是不太节制…”

  

  周九良揉了揉他翘起来的屁股,惹得人捂在被子里娇嗔着骂他流氓

  

  玩了一会小媳妇后,周九良拉了拉被子里不肯出来的孟鹤堂,帮他换上衣服

  

  一开始他还很抗拒,直到周九良提出在不听话就拉到浴室再做一次时,反抗的声音才悄咪咪消失,只剩下满脸委屈,夹着腿满脸通红的小白兔

  

  周九良满意的点点头“这样才乖~”

  

  换好衣服,周九良跟孟鹤堂汇报了下行程,今天下午没演出,可能是因为最近筹备德云斗笑社第三季的录制,但有个采访,需要两个人一起出面

  

  看这时间还剩半个小时,今天周末路上不堵,十多分钟就能到

  

  孟鹤堂耐心听完,点点头,准备去拿外套

  

  周九良突然想到了什么,轻轻拉住孟鹤堂的手,把他扯了过来

  

  不知道是惯性还是孟鹤堂身子太轻,一下就被拉到九良怀里,然后史诗级的一幕诞生了,孟鹤堂用一个奇怪的姿势栽倒在九良腿上,左手还触到了关键部位

  

   这个过程只用了三秒,孟鹤堂触电似的弹跳起来,泯着嘴站在旁边,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他看不到周九良的表情,只觉得他的声音有些哑,在椅子上重重的喘着气

  

  “你,你先打车去吧…位置发你,我一会跟你说…”

  

  孟鹤堂懵懂的答应了一声,然后拼命往出跑,到了楼下,他反射弧极长的意识到,自己好像点火了,还是灭不掉的那种…

  

  他的腰隐隐作痛,好像在预支晚上的痛苦

  

  孟鹤堂已经脑补了三千字的小黄文,红着耳朵跑过去打车…

  

  嘤~

  

  ……

  

  周九良给自己顺了顺气,浴室内外进进出出了三次,才浇灭自己禽兽的想法

  

  他整理好衣冠,又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悠闲的下了楼

  

  和他想的一样,路上没什么车,他一路上畅通无阻的来到传媒公司楼上

  

  这次是某APP的专访,两个人在楼上的演播室会面

  

  他们两个人坐在一个深绿色的小沙发上,中间只有0.2米的缝隙,还有些不适应

  

  尤其是经历了尴尬的“史诗级画面”之后

  

  ……

  

  设备调好了,孟鹤堂温柔的冲着屏幕笑,周九良也露出招牌假笑,虽然和以前差不多,但他今天心情好,被迫营业的怨气也消散不少

  

  总比一个人来强…

  

  :“请问九良老师最欣赏的捧哏是”

  

  周九良毫无停顿:“我自己”

  

  (对面有些无语)

  

  :“孟老师,请问您认为德云社最帅的前五名都有谁”

  

  孟鹤堂垂着眼,深思熟虑道:“我认为…第一肯定是我师父啊,第二…干爹吧,虽然老了点,但还是有风韵在的…”

  

  听着孟鹤堂正经的回复,周九良噗嗤笑了出来,惹得孟鹤堂也笑得发颤:“嗯,第三,郭麒麟!第四…辫儿哥,第五我自己!”

  

  到了后面他基本上没什么停顿,可想而知前面两位是如何昧良心了,周九良眯着眼睛幸灾乐祸的看着满脸诚实的小兔子

  

  :“那九良老师,您的排名呢”

  

  周九良愣了两秒,随后流畅的吐出一堆人名:“孟哥,师父,干爹,麒麟哥,辫儿哥”

  

  孟鹤堂暗戳戳的瞪了眼他

  

  “怎么还照搬答案呢!还把我放师父前头…”

  

  周九良笑看着小媳妇生气的小表情,啧,真可爱…

  

  主持人和摄像大机们都磕的晕眩,这俩人什么时候这么秀,还有,怎么秀得这么明目张胆!

  

  剪辑组在旁边暗戳戳下决心:一定要剪成高甜花絮!熬夜也要剪!

  

  :“那,二位老师,听说德云斗笑社要拍第三季了,你们对此有没有回应呢”

  

  周九良看看孟鹤堂,孟鹤堂看看周九良,最后还是被孟鹤堂怼了一肘子的九良被迫营业,嘴角机械上扬:“那请各位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德云斗笑社微信公众号,打开德云斗笑社第三季宣传内容,参与活动赢得德云社周边大奖~爱你们哟~”

  孟鹤堂皱皱眉,又捅了捅九良

  

  看他实在不靠谱,孟鹤堂捂住了他的嘴,露出招牌笑容:“还请大家多多关注XX  APP,解锁更多精彩内容~”

  

  录完之后,两个人齐刷刷躺在对面奶茶店的软沙发上

  

  “呜…好累”

  

  周九良眯着眼戏谑的挑挑眉:“不都是我说的吗,你累什么?”

  

  孟鹤堂撅着嘴没好气说:“不知道哪位老师抄作业都串行了…”

  

  周九良嘴角一扬:“哦,那某人的采访里没提我一个字,就是标准答案了?”

  

  孟鹤堂自知理亏,声音都变小了:“我说的是事实…”

  

  周九良危险的看了眼缩成一团的小兔子:“哦~~原来是嫌弃为夫的了…”

  

  “那…要不试试别的…?”

白釉

猫妖周九良X仙兔孟鹤堂

  看了虐的,要哭死了,甜甜解毒汤来一波~

  

  题材比较新颖,第一次写,轻点喷~~

  

  (勿上升~)

  

  _

  

  “这儿可真是乌烟瘴气…还不如天池的万分之一…

  

  云雾缭绕着乌黑的枯木林,石头旁歇着的两小只心中有些发怵,推搡着向前走

  

  被推到前头的红狐狸壮着胆子放大了嗓音:“怕什么!这里又没有怪物!都被天池长老封起来了!”

  

  远处幽幽传来回响:封起来了~封起来了~起来了~来了~了~

  

  小兔子被它这样逗笑了,它这样小小一只,白白净净的,倒与这遍地尸骨,荒草都没几根的枯林形成强烈反差

  

  走了一会儿,兔...

  看了虐的,要哭死了,甜甜解毒汤来一波~

  

  题材比较新颖,第一次写,轻点喷~~

  

  (勿上升~)

  

  _

  

  “这儿可真是乌烟瘴气…还不如天池的万分之一…

  

  云雾缭绕着乌黑的枯木林,石头旁歇着的两小只心中有些发怵,推搡着向前走

  

  被推到前头的红狐狸壮着胆子放大了嗓音:“怕什么!这里又没有怪物!都被天池长老封起来了!”

  

  远处幽幽传来回响:封起来了~封起来了~起来了~来了~了~

  

  小兔子被它这样逗笑了,它这样小小一只,白白净净的,倒与这遍地尸骨,荒草都没几根的枯林形成强烈反差

  

  走了一会儿,兔兔累了,揉了揉沾上淤泥的后腿,还有些腐烂的肉的味道

  

  “我说,咱为什么不变人啊…好累的…”

  

  红狐狸转了转眼睛:“不成,我们是来探听魔君情报的…要是成了精,必定惹人怀疑”

  

  “我们就是要装作通些人性的畜生,让他们信任我们”

  

  看着小白兔似懂非懂的大眼睛,狐狸叹了口气,继续优雅的走着

  

  “真不知道娘娘派你干什么…做吉祥物吗?”

  

  兔兔委屈的撅撅嘴,酸着腿跟上去

  

  他们正漫无目的的走着,眼前突然出现一个黑黢黢的府邸,长着屈曲盘旋的藤蔓,阴森可怖

  

  按红狐狸张云雷的话来说,这叫障眼法

  

  到了这里,张云雷更是警惕,时不时低声训斥孟鹤堂,小兔子更是夹着尾巴做兔,这年头不悠着点还真不知道怎么成为别人盘中餐的

  

  它们来到府内,地上有类似粘液的东西还没干透,里面的布局更是阴森

  

  张云雷笃定的说:“它们搬走了!一定是准备在暗处出击,天池大长老与魔王纠葛了三千年都不曾击败他…”

  

  “我们要小心!”

  

  它们壮着胆子来到庭院内,这里有个石头搭成的小小的洞口,能塞进去半只狐狸一个半兔子,孟鹤堂进去绰绰有余

  

  张云雷狐疑的俯身向里面看,结果被迎面而来的一片桃花遮住了眼睛,吓得它使劲抓了两下空气,桃花随风飘走了,只剩下小狐狸留在原地惊魂未定

  

  “唔,还挺危险呢…”

  

  垂耳兔兔兴奋的跳过去,来回跑着叼樱花玩,弄的张云雷焦急的来回转

  

  孟鹤堂主动举爪:“要不我先进去,有危险的话我就出来,你先到旧的府邸找些线索…”

  

  张云雷深思熟虑后点点狐头,挥爪告别

  

  兔兔兴奋的跑进去,左看看右看看,没想到这乌烟瘴气的地方还有桃林,还是这么一大片!

  

  它顺着一条没落上太多花瓣的路飞奔过去,留下一排脚印,单纯的兔兔还没发现,它走过的路上被身后疯狂的桃树覆盖的严严实实,没留下任何这里有人来过的迹象…

  

  跑了一半,它累的气喘吁吁,忽然看见一个黑影窜到树上,寻不见了,他这才发现自己走到了桃林的最中心,那是一棵千年古树,花瓣都比别的树颜色深一些,瓣大一些

  

  它警惕的挥着爪,眼睛滴溜转

  

  它定睛一看,老树上最粗的那个枝干上躺着一个黑衣男子

  

  --

  题外话:

  (咳,死去的梗突然攻击我,三哥别打我!这还是我第一次认识三哥的热搜呢)

  --

  

  他显得异常烦躁,使劲呼噜着自己的脑袋,仔细一看,上面有两只毛茸茸的耳朵,与他的形象格格不入

  

  孟鹤堂躲在树干边仔细观察它

  

  像是狐狸的耳朵,又不一样…

  

  橘色的,还挺俏皮的竖着,应该是猫耳!一定是!它笃定的说,还有些沾沾自喜,觉得自己认识的动物真不少!

  

  但,为什么他已经化人形了,还有耳朵呢…

  

  好奇怪

  

  注意到树干那边的目光,周九良慵懒的起身,轻巧的跳下树,化做猫形,舔着爪子问:“何方妖怪,竟敢来青松林…

  

  孟鹤堂又好奇又害怕,直到他看清眼前胖胖的橘猫

  

  他忍住不笑出声,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我不小心闯进来的…抱歉啊,橘…橘猫大哥”

  

  周九良听到了大哥两个字,骄傲的仰起头,把三下巴变成了双下巴,孟鹤堂默默吐槽:魔王这伙食真不错,橘猫都这么肥美了吗…

  

  周九良:“那,你叫什么?我,我不是很想知道啊!虽然这里没什么人来…但我也不是随便的人!只是认识一下!没想跟你交朋友…懂吗?”

  

  孟鹤堂懵懂的歪了歪头,轻轻笑了出来

  

  “好啊!我叫孟鹤堂!一只垂耳兔,想跟…橘猫大哥交朋友!”

  

  周九良抬了抬头,撇撇胡子:“我叫周九良,那你就做我小弟吧,保证跟着大哥吃香的喝辣的…”

  

  孟鹤堂嘟囔了一句:“可是我不喜欢吃辣的…”

  

  周九良有些慌,轻咳了两声:“那我吃辣的!香的给你。”

  

  孟鹤堂干脆的嗯了一声:“大哥好!”

  

  周九良满足的看着眼前可爱的兔子:“好!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被欺负了要告诉我!”

  

  “遵命!”

老马的三只小猫🐈
大年初一 派两位代表祝福大家...

大年初一

派两位代表祝福大家

所盼即所得

好运常伴

新年快乐

#记录三美的美好生活#


大年初一

派两位代表祝福大家

所盼即所得

好运常伴

新年快乐

#记录三美的美好生活#


老马的三只小猫🐈

靠着妹妹是不是要睡得更香

#一家猫就要整整齐齐#

靠着妹妹是不是要睡得更香

#一家猫就要整整齐齐#

小楠le.「喜灰」

灰叔都是个中年男人了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3 ̄)╭♡

[这几张图真的可爱爆了!!!萌s我了]

拜托,灰叔超萌的( づ ωど)

(脸红好可爱)

灰叔都是个中年男人了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3 ̄)╭♡

[这几张图真的可爱爆了!!!萌s我了]

拜托,灰叔超萌的( づ ωど)

(脸红好可爱)

God.Fox.
出设) 10r出,买断&tim...

出设)

10r出,买断×1.5

走VX

(hsj同步)

(私)

出设)

10r出,买断×1.5

走VX

(hsj同步)

(私)

红枫🍁
可爱呢~ 回礼是两只抱在一起的...

可爱呢~

回礼是两只抱在一起的小松鼠哦

可爱呢~

回礼是两只抱在一起的小松鼠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