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萝月

13178浏览    185参与
我库尤斯要重新做人
萝月生日快乐!!! 回家紧急画...

萝月生日快乐!!!

回家紧急画的还好赶上了qaq

萝月生日快乐!!!

回家紧急画的还好赶上了qaq

长有所思

【萝月生贺】三珠树与扫帚

*一直陪伴我的那名神器使。


“靠幻力驱动的魔法扫帚?还没有收集过,用三倍的价钱能买下吧。”


和萝月讲到了前年万圣节的事情。


“能在天上飞,你想问三珠树能不能做到吗?哼,这当然是办得到的。”


萝月坐在神器上,很自然地跟你示范,待机时也时常出现这个画面。


没有你高。你想像长辈一样摸她的头,但被小姑娘灵巧地躲过去,并一脸严肃地告知你:


“摸我的头也不会让你变聪明的。”


你可能突然玩心上来了,接着她话说,但这会让她长不高。


“胡说。”萝月好像是...

*一直陪伴我的那名神器使。

 

 

“靠幻力驱动的魔法扫帚?还没有收集过,用三倍的价钱能买下吧。”

 

和萝月讲到了前年万圣节的事情。

 

“能在天上飞,你想问三珠树能不能做到吗?哼,这当然是办得到的。”

 

萝月坐在神器上,很自然地跟你示范,待机时也时常出现这个画面。

 

没有你高。你想像长辈一样摸她的头,但被小姑娘灵巧地躲过去,并一脸严肃地告知你:

 

“摸我的头也不会让你变聪明的。”

 

你可能突然玩心上来了,接着她话说,但这会让她长不高。

 

“胡说。”萝月好像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我有好好吃饭,也有按时睡觉,很快就会超过你的。”

 

你笑着屈身,与那个孩子平视。怕玩笑开过头,你连忙哄她过完生日就会长高的。

 

还会长寿。你为她亲手准备了葱花挂面。这份礼物永远说不上珍贵,但平凡的东西也自有可贵。

 

三珠树开着花,小而烂漫,以珠玉为质,和她的主人很像。

 

“你不只想摸我的头,还想摸我的树吗?”萝月看穿了你的心思。

 

宝物是珍贵的,但你得到了宝物主人的许可。

 

很轻地拂弄一下。很纤细的枝条,或许只有萝月能坐上去,假如换做是你,神器会和你控诉超载的。树犹如人,当年司篁与萝月在南海栽种的三株树不知是否已经春意盎然。

 

“想试试就试试吧,一定都要我许可吗?”

 

萝月觉得她的指挥使好懂。你回视她,那个孩子也很好懂,澄澈的眼睛鉴定着那些容易被尘世所遗忘的美。而美不能掺假。

 

你突然想起钟函谷,因为萝月在他面前的反应是很有趣的。萝月吃包子也有趣,两颊鼓鼓的,有时你得帮她提着筐笼编,毕竟她都快把别人店铺给买下了?

 

神器是活着的。你能如此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是因为它在你面前变长了一截,像是接纳了你。

 

和萝月靠得很近。再近怕把她挤下去,再远怕你自己屁股着地。她被你难得的局促样逗笑了,大人也有大人的不好。

 

“三珠树是不会乱动的,除非是碰到很讨厌的人。就当它是坐骑,扫帚也是这样的吧。”

 

你坐不稳,还怕它被你压弯。苦笑着没纠正萝月,你是骑过扫帚,结果差点被雷切尔送出世界,指挥使牌火箭。

 

低空悬停。

 

你的脚几乎都可以触及地面。坐断了就不好了,你可不想把萝月惹哭。但神器主人拦着不让你下去,她和三珠树都不是脆弱的。

低头时能看到神器特意收敛过的花刺。

 

可惜三珠树不会说话。你陪同萝月,也正在在陪伴它。

 

“不会向你索要赔偿的。”

 

真要赔偿,你倾家荡产都不行,说不定以后的日子和下辈子都得把自己拿去抵债。

 

换种角度想,如果世间真有因果轮回,那就让你和她绑定又怎样。因果难以被打破,那就用它来使你们相遇。

 

“竞速也不是不可以,看好了。”萝月改成了跨坐的姿势。

 

她就是惦记着你和她讲过的“女巫时刻”活动。东方古街不过万圣节。她现在总算知道了,原来你那天是陪在其他选手旁边,帮他们答题,才拒绝了雯梓和他们的邀约。

 

你被萝月买下了。照小姑娘的理解,你就应该是她的。宝物不能落于他人之手。

 

而且在指挥使还很弱小时,是她与你互相扶持着一路走来。

 

可惜三珠树飞得不快。萝月在尝试时,你差点忍不住趁她不注意,脚蹬地面为你们人为地加加速。

 

“是因为幻力不够吗?”

 

你及时阻止了她浪费幻力的行为。

 

或许是因为神器等级不够。总之你必须想出个理由来说服那个会较真的孩子。

 

“所以是修行不够的缘故。”

 

萝月的注意力又到了别的地方去。

 

“好,今后不可以偷懒了。要学习术法,才能帮上师父的忙。”她拍拍自己的脸,很认真地许下誓言。

 

你总能从萝月那里感受到司篁的存在,例如萝月拿法杖的姿势就是模仿她师父的。这就是她对待珍视之人的态度。

 

所以她也时常来找你。

 

术法不是万能的,但在此刻是可行的。坐骑开了倍速,你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拼命才能不让自己从神器上跌下来,头发被风卷得凌乱。

 

超速驾驶。萝月肯定没有驾照。

 

“你觉得我能拿第几名?”

 

第一第一,当然是第一,投票送萝月出道。

 

你们飞得并不高,就是一个适合看花的位置。飞行是晚风的速度,该慢时就不必快,环游古街也不是不可以。

 

你早猜到了她的生日愿望:

 

“遇见师父,我才明白宝物的概念。”

 

“我是最了不起的术士的徒弟,总有一天,我要替师父和太师父光耀门楣。”

 

说出口的愿望会不灵验,可她要你当她的见证者。

 

“所以要快点长大,首先得长高。”

 

最后的话要对你说:

 

“再等我几年,我也会成为令你骄傲的宝物。”

三茶

R太太画图了

司篁萝月俩师徒~


太太的新twitter

@wR_22rw (已授权)


欢迎多多关注,里面还有很多香图啊!

R太太画图了

司篁萝月俩师徒~


太太的新twitter

@wR_22rw (已授权)


欢迎多多关注,里面还有很多香图啊!

◎姒月
论司篁线感想(?) 萝月月你不...

论司篁线感想(?)


萝月月你不能这样我可是把资源都砸给你了

论司篁线感想(?)


萝月月你不能这样我可是把资源都砸给你了

◎姒月

背景是以前的场景作业

《作业的正确用法》

虽然不会画画都是描的


本来构想了很多角色

手:算了算了算了


背景是以前的场景作业

《作业的正确用法》

虽然不会画画都是描的


本来构想了很多角色

手:算了算了算了


Dzhokhar Cavenagh(挑战一百粉丝)

【授权搬运】依旧是3chi9E大佬的同人

最后两张是双马尾千式和十玖

【授权搬运】依旧是3chi9E大佬的同人

最后两张是双马尾千式和十玖

脆皮鸡翅
“我出三倍的价格,卖给我吧?”...

“我出三倍的价格,卖给我吧?”


就是说真的画不动了……看到tag里的妈妈都好强。。狠狠的自卑了


“我出三倍的价格,卖给我吧?”


就是说真的画不动了……看到tag里的妈妈都好强。。狠狠的自卑了


◎姒月

一些(因为不会画而)简化衣服小技巧

一些(因为不会画而)简化衣服小技巧

夙訫

———★·.·¯·.·★ 同人无料线上活动★·.·¯·.·★ ———

『当第七日的大雪覆盖整个城市』

『当舞会的音乐落下最后的音符』

『我们期待着第八日的到来』

————————————————————

Staff:

主催:夙訫、家好

Illustrators:(排名不分先后)

岚袅(lof岚袅)

纸钞(wb@纸钞纸钞 )

rola(wb@rolalra )

默空前(lof崩坏死者)

口丁(wb@DAdonikaaaaaaaaaaa...

———★·.·¯·.·★ 同人无料线上活动★·.·¯·.·★ ———

『当第七日的大雪覆盖整个城市』

『当舞会的音乐落下最后的音符』

『我们期待着第八日的到来』

————————————————————

Staff:

主催:夙訫、家好

Illustrators:(排名不分先后)

岚袅(lof岚袅)

纸钞(wb@纸钞纸钞 )

rola(wb@rolalra )

默空前(lof崩坏死者)

口丁(wb@DAdonikaaaaaaaaaaa )

夜宵(lof脑内作画b0t)

宣图:夙訫

周边设计:夙訫,HaeSEight,家好

无料群:237663624

————————————————————

占tag致歉

感谢各位老师的美丽作画与授权!鸽了那么久总算鸽出来了

芊米花

翻相册翻到一套很久之前画的小卡x

(打这么多tag真不好意思)

翻相册翻到一套很久之前画的小卡x

(打这么多tag真不好意思)

PRuShKa

二十三(是糖!)<完结>

七都文,私设拉满

为了方便,阿指一律称为代玖,我按照女指视角写的

(其实除了名字和七都一样剩下啥都和原设不沾边,介意勿看)


我觉得我仿佛穿越到了小说里。

一觉醒来躺在医院除了常识剩下啥记忆都没有,还有一堆跟我很熟的人络绎不绝的看望我。

前有千式机械人给我全身扫描可怜巴巴的担心着我后有南海小富婆萝月要包下整个医院给我治病……

用不着用不着……


不过确实心脏疼的厉害。医生说我这是刚经历了号角的大战被异端生物所伤,索性有司篁给的护身符,不然别说记忆了,骨灰都不知道飞哪去了。

司篁……我看着坐在我面前,气质清冷面容姣好的端庄女性。


她好眼熟……我仿佛跟她有着很深的羁绊……...

七都文,私设拉满

为了方便,阿指一律称为代玖,我按照女指视角写的

(其实除了名字和七都一样剩下啥都和原设不沾边,介意勿看)


我觉得我仿佛穿越到了小说里。

一觉醒来躺在医院除了常识剩下啥记忆都没有,还有一堆跟我很熟的人络绎不绝的看望我。

前有千式机械人给我全身扫描可怜巴巴的担心着我后有南海小富婆萝月要包下整个医院给我治病……

用不着用不着……


不过确实心脏疼的厉害。医生说我这是刚经历了号角的大战被异端生物所伤,索性有司篁给的护身符,不然别说记忆了,骨灰都不知道飞哪去了。

司篁……我看着坐在我面前,气质清冷面容姣好的端庄女性。


她好眼熟……我仿佛跟她有着很深的羁绊……


“代玖。你当真什么都忘了?”司篁遗憾的关心着我,“心脏一直很疼么?”

“现在好点了……不过确实什么都不记得了。”我接过司篁给我切好的苹果,慢慢的吃着。


突然我注意到了我左无名指的戒指。

“司篁……我结婚了吗?”我仿佛地铁爷爷看手机一样看着戒指。

“……”司篁沉默着,没有回答我。


“师傅,我回来了。”萝月抱着一堆补品,“代玖你得好好补补,心脏可是个大问题啊……代玖你刚刚在和师傅讨论什么?”

“我在想我是不是结婚了……”我给萝月看了看手指的戒指。

“早就结了啊?婚礼都在南海办的。”萝月回答我,“你这个失忆让你丈夫如何面对你啊……”

……阿巴阿巴阿巴。


“萝月,你在此陪着代玖。我出去接待一位客人。”司篁起身,离开了房间。

没走几步,就看到了彼安汀。

“我想,这里谈也不方便。”司篁施展了移动法术,将两人传到了星宫。


“你想说什么?”彼安汀淡淡的开口,找了个椅子坐下。

“你篡改了所有人的记忆。”司篁盯着彼安汀的眼睛,“你究竟要怎么对待代玖……如果你伤害她的话。”

“你觉得,你能打过我?”彼安汀轻笑一声,冷冷的看着司篁。

“尚有一战之力。”

“我没兴趣和你打架。”彼安汀拍了下手,司篁突然痛苦的捂住脖子。

“既然你已经成为了半神,知晓了你所谓的天道。”彼安汀离开座位,“那作为反噬,就让你不能开口的天道者吧。守护好你的南海,别让代玖的牺牲白费。”

彼安汀走后,司篁站在原地,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为了抵挡彼安汀刺伤代玖时候的死劫……护身符以她的触觉为代价救活了代玖的性命。救神有功,她成为了半神,知道了神明的所有事情,魔力也上涨到了几乎这个世界都没有人能打过她的地步……

在彼安汀这个真神面前,依然如蝼蚁一般。


萝月走的时候已经晚上了。我挣扎着起身,走到床边看着月亮。

今天的月亮真圆啊……皎洁的月光洒满了整个病房,沐浴在月光下似乎心脏也平静了下来。

忽然,门被推开了。


我转头看向来者,他有着一头柔软的棕发,右眼是温柔的浅绿色,左眼则是好像充满着杀意的血红色……

不过现在他的双眼里都只有柔软。


好奇怪,我有一种……想要抱住他,好好安慰他的感觉。

我的身体则比思想更快一步,走过去想要抱住他。

他好像有点对于我的反应惊讶的感觉,但随即也走向我,伸手抱住了我。


拥抱的一瞬间……心脏开始猛烈的疼了起来。


我推开他,蹲在地上捂着胸口痛苦的喘息着。

“疼……”我呻吟着。


他想要靠近我查看我的状况,但又怕自己的靠近会让我更难受,只能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房间里静的只有我逐渐平稳的喘息声。


我的思想和身体让我想要抱住他……但我做不到。


蹲在地上的我抬头看向他,注意到了他也戴在左无名指和我的同款的戒指。

这个人……是我的丈夫么?

“那个……”我打破沉默,“您叫什么名字……看戒指您就是我的丈夫么……”

没有记忆好尴尬……我要对着一个陌生人喊老公。


好像看透了我的想法,他在短暂的沉默后开口:“我叫彼安汀。没关系,你不用强迫你自己。不用担心,即使你失忆了我也会一直照顾你的。”

他伸出手想要摸我的头,但又怕让我疼,只能在空中顿了顿,收了回去。


然后我在他的照顾下回到了床上,他则坐在椅子上一直守着我。

留院观察医生也无能为力,只能稍微开点止疼药缓解一下病情了。

彼安汀拉着我的手,我默默的跟在彼安汀身后。

“彼安汀,我们要去哪里?”

“……回家。”


能在南海买套房子这充分证明彼安汀绝对是个富豪。

为什么选择南海呢?我当初问彼安汀的时候,他说南海有萝月和司篁,他不在的时候师徒二人可以照顾我。

他时不时就要外出解决一些困难的委托,我也想跟着去来着的,不过被彼安汀以身体理由拒绝了。

司篁为我安排了一个在她的星宫和我家之间的学校当导师的职位。每次教授学生的时候我都觉得此情此景……是这么的眼熟。

空闲的时候萝月经常带着我在星宫里玩。司篁突然不能说话了,我们俩都毫无头绪,不知道如何帮助她。


某处,彼安汀刚解决完一只强悍的魔物。

“当神明的感觉如何?”从他身后传出一个声音。

“我对你们高层的世界没有兴趣。”彼安汀转头,看着一脸平静的里见茜。

“托你的福,现在神界又变成了以前接祈祷到不可开交的时候了。”里见茜顿了一下,“我用去看望代玖么?”

“不用。她不记得所有人。你就当你没存在过。”

“真绝情啊……”里见茜说完这句话,消失了。


今天是南海举行庆典的日子,纪念那位当初为了南海牺牲自己的术师。

在结晶面前祝祷时,我突然有种恍惚感……

但结晶没有任何的变化。

然后萝月领着我在集市里各种买买买。对着一堆现代科技产物还以为是什么稀世珍宝,每次都要拦着她拿多少珍珠换那些批量生产的东西……


回到家里,我坐到沙发上。

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么?

我本想在家里到处找找,但突然想起新买的房子,家具都没有,哪来的让我回忆的东西。


一筹莫展之际,我突然想起什么。

我从空间魔术里找到了个系着发带的玩偶龙。


这个发带……!


彼安汀回家,发现家里并没有你的身影。

顺着气息,他来到了白夜国。


看见我愣愣的坐在墓碑前,手里拿着那根发带。

我扭头看向彼安汀。


“我居然把璃璃子忘了……”豆大的泪珠从眼眶里滑落,“明明……璃璃子是为了我……”

“我居然把她忘记了……”


彼安汀站在原地。他不能离我太近,我的心脏会很疼。

我还是晃悠悠的走向他,抱住了他。

好疼,好疼……

但是我的思想和身体都在指引着我做这件事。


忽然,疼痛感消失了。


与其说是消失,不如说是不断出现出现了但好像被不断吸走了。

彼安汀好像没想到这样能够让我好受些,愣了一下之后他也抱紧了我。


……

自此之后,彼安汀每次在家的时候除了做饭干活之外所有空余时间都在抱着我。

每次他都将我的疼痛转移到他身上……但我每次问起,他都含糊着回答。


两个溺水的人抱在一起。


会沉的更快。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๑• . •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