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萧冤佳

43浏览    2参与
晓月24

【向棋】海上生明月

来自我葵 @海葵咸蛋黄 的白色情人节点梗,就当是我送给她的礼物咯~


吸血鬼au,吸血鬼哲x人类血奴棋,私设非ABO可孕,有私设,全是我的ooc,骂我可以,别骂他们

主向棋,少部分黑糖玛奇朵,两句话萧冤佳(这是我葵要求的,不关我事)

剧情需要牵涉到三角关系,如有不适请善用退出

李向哲梁朋杰别窥屏,圣权老舅别跟我抢梗,不然我把你们全部叉出去

照例国际三禁,严禁上升真人,严禁站外转出

5.6k+,一发完


(一)

“我说子棋,你是不是昨晚又熬夜打游戏到三四点,怎么吃着早饭都能神游?”

“放屁!我昨晚跟你打完视频就睡了,鬼才打游戏到三四点!”

愤愤地咬了一...

来自我葵 @海葵咸蛋黄 的白色情人节点梗,就当是我送给她的礼物咯~


吸血鬼au,吸血鬼哲x人类血奴棋,私设非ABO可孕,有私设,全是我的ooc,骂我可以,别骂他们

主向棋,少部分黑糖玛奇朵,两句话萧冤佳(这是我葵要求的,不关我事)

剧情需要牵涉到三角关系,如有不适请善用退出

李向哲梁朋杰别窥屏,圣权老舅别跟我抢梗,不然我把你们全部叉出去

照例国际三禁,严禁上升真人,严禁站外转出

5.6k+,一发完


(一)

“我说子棋,你是不是昨晚又熬夜打游戏到三四点,怎么吃着早饭都能神游?”

“放屁!我昨晚跟你打完视频就睡了,鬼才打游戏到三四点!”

愤愤地咬了一口手中的肉松面包,龚子棋朝着手机屏幕那头的马佳竖了个中指。他的语气如往常一般,就算是讲粗口,尾音也带着特有的黏腻与上扬。马佳见他嘟嘟囔囔的,夸张地笑出声,随即又忍不住开口骂回去。

“快一个月没见了,一句好听的都不舍得说给我听也就算了,臭脾气还tmd见长,你等我回去收拾你的!”

“马佳你少跟我逼逼赖赖,你有几斤几两我又不是不知道?”

“行,那你等着,到时候谁怂谁是孙子!”

听到屏幕那头有人叫马佳的名字,龚子棋知道他又该去训练了。无所谓地耸耸肩,隔空给了他一个Kiss,伸手掐断了视频。马佳的脸刚一消失,龚子棋就立刻成了泄气的皮球。后颈上的牙印还火辣辣地疼,他怎么都没想到,不过是跟徐均朔他们几个约了通宵打游戏,怎么别人都没事,只有他自己莫名其妙撞上了吸血鬼。要是真得被咬死也就算了,说到底不过是他运气不好,倒霉。但偏偏……

“这么可口的滋味我已经许久不曾尝过了,若是就让你这么死了,未免有些可惜。”

“想不到你看起来凶神恶煞的,身上的纹身居然这么少女?”

“契约既然已经缔结,从今往后你便是我的血奴了。放心,以我的地位,不会有别的血族敢动你。当然,你也别想逃离我的手心。”

屋内并没有出现其他的气味,可被扯坏的衣扣,留在左边肋骨下方的像纹身一样的印记,后颈的伤口,还有酸涩的腰,所有的一切都在提醒他,这并不是一场春/梦。想起修长指尖划过身体时所带来的冰凉触感,龚子棋不可抑制地红了脸。


(二)

在被逼到更衣室死角之前,龚子棋尚未察觉到健身房所存在的危险性。手里还紧紧抓着擦汗用的毛巾,后背直接撞上了冰凉的瓷砖。

“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当然是……”猛地低头凑近龚子棋,高挺的鼻梁来回蹭着他的耳垂,有些夸张地吸了口气,薄唇擦着男人脖颈开了又合,“我有些想念你的滋味。”

“你可以白天出来?你不怕光?”

“怕光?”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看不出年龄的吸血鬼将整张脸都埋在龚子棋的肩头,发出闷闷的笑声,“人类还真是无知,低等的血族才会怕光。至于我……这种小事还用不着你担心。”

“谁担心你了?”

尖利的獠牙毫无征兆地出现,直刺进龚子棋的皮肤中。疼痛顺着流出的血液直冲头顶,龚子棋难以自制地软了脚,整个人跌在高大吸血鬼的怀抱中。

“都第二次了,还不习惯?”耳畔传来的低沉嗓音在狭小的空间里显出几分暧昧,龚子棋努力控制着自己的chuan/息,试图抗拒莫名汹涌起来的情/潮,“作为血奴还想抗拒主人的索取?龚子棋,你真有点不自量力。”

“你……”

“李向哲,卡帕多西亚家族亲王。”修长的手指顺着宽松的运动短裤探入,带着侵略的意味握住了龚子棋微微抬头的分/shen,“忘了告诉你,签订契约后你时常会出现发/qing的症状。不过不用担心,我能感知到你的一切,比如现在。”

“什……么?”

“你在渴望我,你身体里的每一滴血液都在渴望我。”

和霸道傲慢的吸血鬼亲王不同,尽管处在被制住的劣势,龚子棋仍然怀有身为人类的羞耻心。半公开的环境,许久未见的恋人,他本能地推拒着李向哲。

“你已经吸过血了,让我走。”

“不乖的血奴是会受惩罚的,还是说,你压根不怕浑身的血液全部流光?”

“md,我又不是你这样的怪物,怎么会不怕?”

李向哲冷笑一声,獠牙再次穿透了龚子棋的皮肤。伴随着剧烈的痛感,龚子棋眼看着自己的手臂变得透明起来,快速失血加剧了眩晕与不适,想要推搡的手还未触碰到李向哲的身体,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三)

“冷……好冷……”

【此处省略1.7k+的car,可在神秘网站搜索标题查看】


(四)

“子棋,子棋,快醒醒!”

龚子棋睁眼便对上了马佳焦急的眉眼,他泛红的眼眶和嘴边青色的胡茬一看就是熬了一整夜的结果。一反常态地没有和人斗嘴,伸手勾住他的脖子,用力嗅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

“佳哥,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临时放了一天假,我给你打电话一直没人接,心里放心不下就赶回来看看,六点前就得走。”

“我……”

“我知道你想我,我也想你。”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马佳忍不住皱眉,“怎么也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连发烧了都不知道。要是我没赶回来,你可就真烧成sb了。”

“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还要在嘴上逞威风,以后干脆别回来。”

“那不行,我不回来你不就跟别人跑了吗?这么盘靓条顺的,我tm可不能便宜了其他人。”

龚子棋有些心虚地移开了视线,他知道马佳说的是玩笑话,但却无法告诉他自己和李向哲之间的事。

“佳哥,我饿了。”

“那我去楼下给你买碗皮蛋瘦肉粥怎么样?你烧没退,委屈委屈,喝点清淡的。”

龚子棋故意做出嫌弃的表情,试图想表现的和往常一样,翻着白眼,勉为其难地点点头。关门声响起,龚子棋长舒了一口气,重新瘫倒在床上。李向哲不仅贪恋他的鲜血,也迷恋他的身体,差不多没隔三天就会来找自己。他爱马佳,却逃不开李向哲,甚至有些沉迷于这个异族所带来的不一样的情爱体验。龚子棋恨李向哲,也厌恶自己。


(五)

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是在两个月之后。龚子棋时常觉得困倦没精神,吃饭也没什么胃口,连打游戏都提不起劲。

“我说子棋,要不是知道你家佳哥不在家,我真的要怀疑你是不是揣崽害喜了,你这个精神状态简直出大问题!”

徐均朔的无心之言令龚子棋的一颗心沉到了水底,随便找了个蹩脚理由推掉了游戏局,一鼓作气冲到药店买了十支验孕棒。当二十根红线齐刷刷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龚子棋只觉两眼发黑。他当然知道这是谁的孩子,却无法判断自己有没有资格决定这个孩子的去留。龚子棋记得,在那本与吸血鬼有关的畅销小说中,人类在孕育了吸血鬼的孩子后迅速衰竭,几乎快要死去。李向哲与自己之间没有爱情,他们只是用契约拴在一起的吸血鬼与血奴。龚子棋不想死,却又不能擅自决定舍弃腹中的小生命。这个孩子的骨血中有一半流淌着吸血鬼的血液,因而即便还是一颗小小的种子,也能让他感受到强烈的生命气息。隔着衣服轻轻抚摸着平坦的肚皮,龚子棋想,等李向哲下一次出现的时候,自己就向他坦白。然而命运就像是在与他开玩笑,没有等到李向哲,却等回了马佳。

“子棋,”望着眉头紧锁的恋人,马佳率先打破了沉默,“我只想知道,那个人是谁?”

龚子棋垂着头,倔强地不肯吭声。马佳努力摁压着心头的怒火,一拳砸在茶几上,骨节被捏到咯吱作响。

“对不起。”

“龚子棋,你是对不起我,可你连说出那个人是谁都不肯,你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

“马佳,我们分手吧,我今天就搬走。”

面对平静到陌生的龚子棋,马佳没有开口挽留。其实他早就知道因为长期异地的关系,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已经被磨得不剩下什么了。他不是没有想过分手,却不曾料到竟会分开的如此不体面。马佳在昏暗的房间里呆坐了许久,直到窗外的天色完全黑了下来,他才起身出门。古往今来,所有失意的男人都愿意一夜买醉,借酒消愁。至于醒来后身边躺着的女人,叫海芋还是海星,那都是第二天的事。


(六)

与马佳分开后,龚子棋不知道该去哪里,也不知道李向哲什么时候会再次出现。他办理了离职手续,在第一次遇见李向哲的地方找了新的住处。徐均朔和方书剑问了他许多次,他始终不肯将这个秘密说出来。或许,连他自己都已经分不清,李向哲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这一切不过是他幻想出来的。异族的生命有别于人类,腹中的胎儿的成长速度远远快于人类的胎儿。知道自己有了孩子还不过一个月的时间,肚子已经如寻常孕夫六个月那般大了。龚子棋每天都努力摄入各种营养品、保健品,可身体还是肉眼可见地消瘦了下去,甚至连走路也觉得疲惫。望着镜子里苍白的自己,龚子棋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恐惧。

“许久不见,你的味道似乎又甜……”

望着龚子棋高耸的肚子,李向哲及时住了口。他仿佛在一瞬间明白了什么,这个活了一千二百岁的吸血鬼亲王,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后代。

“我还以为我们的契约已经失效了。”

“你这么虚弱,为什么不召唤我?”

“我是你的血奴,哪儿有奴隶召唤主人的?”龚子棋无所谓的笑容令向来骄傲自负的李向哲萌生了一丝愧疚,他想要触摸龚子棋,却被他躲开了去,“亲王大人似乎忘了,你从来不曾告诉过我,该如何召唤你。”

“你肋骨下的那个印记就是我们的契约,只是要触摸它,默念我的名字,我就会感知到。”

“李向哲,你想留下这个孩子吗?”

“如果我留下他,你就要付出代价。”

“孩子应该是爱情的结晶,可你不爱我,你爱的是我的血液和我的身体,不是龚子棋这个人。”

“那么你呢?你爱我吗?”

“如果我没有对你动心,我不会留下这个孩子,更不会和马佳分手。李向哲,你是冷血又薄情的吸血鬼,可我控制不住自己。”

“别说了!”

李向哲忽而上前扣住了龚子棋的后脑,尖利的獠牙直接刺进了他侧颈的动脉中,血液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快速的流失。龚子棋觉得自己没救了,明知道快死了,却还是因为能见到李向哲而发自内心的高兴。流干了血液的男人静静躺在李向哲的怀抱中,紧紧抿在一处的嘴角还带着微微上扬的弧度。时间宛如被定格,李向哲将自己的血液反喂到他的体内,第一次认真亲吻了龚子棋。

“李向哲,我死了吗?”

“你获得了重生。”李向哲握住龚子棋的手,将那枚象征着卡帕多西亚家族身份的银戒套在了他左手的无名指上,“欢迎你成为卡帕多西亚家族的一员。”

“我不再是血奴了吗?”

“当然,你的新身份是卡帕多西亚哲亲王的伴侣,你与我将拥有永恒。”

龚子棋没出息地红了眼眶,继而与李向哲十指相扣。


(七)

半个月后,龚子棋艰难地产下了一个男婴。这是卡帕多西亚家族近三百年来诞生的第一位后裔,连长老也亲自前来道贺。

“虽然孩子不是纯血族,但也是家族内的喜事。”逗弄着襁褓中的婴孩,萧长老抬眼看了看李向哲,“子棋恢复的如何,有个朋友想见他。”

“朋友?长老所指的是……?”

“马佳,他的前任男友。”

李向哲不可置信地看着萧敬腾,奈何后者的地位在自己之上,也只好咬着牙任自己被摆了一道。至于卡帕多西亚家族的长老是怎么和特种/bing搞在一起的,那就是血族里的另一个传说了。


大家白色情人节快乐呀~

在不擅长的领域造car我真是太难了,但谁让我答应了我葵呢?不仅答应,我还帮她夹带私货,这不是爱是什么?

就希望不会被P吧,毕竟我好不容易决定回来更文了!

记得投喂小红心,评论和我聊聊天嘛,啾咪~

海葵咸蛋黄

【萧冤佳】阿飞和小蝴蝶

小海葵久违的不做人文学重出江湖嘿嘿嘿(*^__^*) 

萧冤佳=小冤家=萧敬腾 x 马佳,问就是佳哥个音北京场太甜激情速打!

联动一个远古背景设定,没错就是那篇集狗血与ooc于一身的《退场嘉宾》

实在接受不了的劳烦右上角红叉出门您好我也好谢谢了!

——————————————


Biu~一颗西瓜子划着抛物线飞过郑云龙眼前,又一颗飞过去。

“这天气真他娘的热死人了……”剃着寸头一身腱子肉的男子被烈日逼得上半身只剩白背心,迷彩裤和黑皮靴束缚着无比累赘,恨不得整个人一头扎进面前的游泳池里凉快凉快才好。

吧唧吧唧啃完瓜,寸头男子毫不在意把瓜皮往前一抛,正落在来人擦...

小海葵久违的不做人文学重出江湖嘿嘿嘿(*^__^*) 

萧冤佳=小冤家=萧敬腾 x 马佳,问就是佳哥个音北京场太甜激情速打!

联动一个远古背景设定,没错就是那篇集狗血与ooc于一身的《退场嘉宾》

实在接受不了的劳烦右上角红叉出门您好我也好谢谢了!

——————————————

 

Biu~一颗西瓜子划着抛物线飞过郑云龙眼前,又一颗飞过去。

“这天气真他娘的热死人了……”剃着寸头一身腱子肉的男子被烈日逼得上半身只剩白背心,迷彩裤和黑皮靴束缚着无比累赘,恨不得整个人一头扎进面前的游泳池里凉快凉快才好。

吧唧吧唧啃完瓜,寸头男子毫不在意把瓜皮往前一抛,正落在来人擦得光洁亮丽的皮鞋上,惹得那人不自觉皱眉。

“哟!对不住没看着您过来,弄脏——呵,我道是谁顶着这大太阳还一身西装三件套这么装逼,感情是咱萧大律师啊……”

郑云龙微不可察皱眉,“佳儿把外套穿上,客人来了你这像什么样子。”

马佳碎碎念把外套披上,嘴里念着些“这人算哪门子客人”的唠叨,郑云龙和萧敬腾都没管他。“嘎子在里头等你,上楼左转第一间。”

萧敬腾一点头就要往里走,想想又回头。“郑爷不需要进去旁听吗?”

郑云龙一摆手,“不必,这些劳么子我也不懂,你和嘎子谈就行。”说着又窝进树荫下的竹椅里,老大一只猫实在苦夏,恹恹的没什么精神。

律师先生向树下两个乘凉大爷点头致意,走进屋前回头,马佳迫不及待丢下外套,又拿起一块西瓜啃,汗珠自脖颈沿着手臂滑下,在小麦色皮肤上留下清晰的水渍。上臂的龙型纹身随着他的动作仿佛要腾空而起,不断起伏而线条流畅的肌肉表现出阳刚的男人味。

他突然觉得牙根有点痒。

 

 

当年昊天集团和青龙会的联姻轰动全城,合并为云氏后,陈总和郑爷这么多年一人明面一人暗面搅风弄雨奠定云氏在城里几乎不可动摇的商业寡头地位;现在这对令人惊叹的强强联合依旧没有沦为老生常谈。

如今城里议论纷纷的便是云氏二公子和金bu长家公子的联姻。

金家老爷子当年跟着开国太祖打天下,更难得是功成名就还安享晚年,得祖荫庇佑金bu长官运亨通,迎娶北部zhan区总司令马家千金生下这么个独生子,自然寄予厚望。如今云氏二公子得以与这么个人物联姻,云氏集团少不得又要更上一层楼。

明面的事,郑云龙从来不过问,正如暗地的事阿云嘎也从不干涉。马佳作为郑云龙手下头号大将、前青龙会铁骨铮铮二把手,自然一切跟着老大走。

之前海外的业务出了问题,郑云龙派马佳去协助蔡程昱处理,废不少功夫才终于搞定回国。兄弟们挑惯常去的场子给马佳庆功,各自带了新朋友过来。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纵使马佳号称千杯不醉也经不住红白黄啤来回灌,散场后不小心走错了房间……

第二天早上醒来,宿醉加纵欲过度让马二爷直接没起来床。好在他不是那种酒后断片的,那个趁人之危把他吃干抹净的崽种长的什么样他还记得。监控一调,派人一查,腰还在疼着,萧敬腾的资料已交到他手上。

还没等马佳纠上兄弟给人揍一顿,萧律师带着金家的法务团队成了云氏的座上宾,人家来商量云氏二公子和金家公子的婚事了。

“佳哥,佳哥,您是我哥——不您是我大爷成吗?佳大爷,算我求你了,起码等他出了咱家大门您再动手,要不说金家的法律顾问在云氏大宅被揍了算个怎么回事啊,超儿就要嫁过去了且给他留点脸面,您看在我——不看在冻爷的份上,成吗?”

着急忙慌的云氏大公子蔡程昱同志生怕这位马二爷让萧律师血溅当场,拖着马佳的宝贝儿子果冻就差给跪下了,一人一狗可怜巴巴看着怒发冲冠的马佳。

要说云氏五少中,马佳和蔡程昱交情最好。他俩搭档出过很多次任务,中间也相互帮助解决欲望问题,过命的交情又志同道合,蔡程昱说的话马佳多少会听。

这还加上宝贝儿子果冻……

马佳决定给他程昱弟弟和果冻儿子面子,今天放过这个崽种一马。

好不容易劝下马佳,蔡程昱没来得及松口气,余光瞥到一身棕色西装慢慢接近。

“萧律师,和嘎子哥都谈好了?”蔡大少转身把沉迷撸狗的马佳挡在身后,扬起营业微笑和萧敬腾打招呼。律师先生一推眼镜,应付蔡程昱两句,偏头,正对上马佳毛渣渣的后脑勺。

带点台湾腔的普通话有些揶揄:“昨晚很愉快,有机会可以再约啊,佳儿~”

丢下一击重锤,萧敬腾愉快的转头就走。

“程昱啊,你听到他刚才说什么了?”马佳被炸得有点迷糊。

“佳哥,我听出来你是下面那个——诶诶诶佳哥冷静!冷静一点!”一手马佳一手果冻两只脱缰的疯狗拽的蔡程昱差点摔个大马趴。

 

 

所以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每次做完之后萧敬腾洗完澡出来都能看到马佳一脸灵魂出窍的思考人生,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差劲到接受不了……

可是不对啊,明明约了这么多次来着?

温暖的手掌抚过柔韧的腹肌让那人不自觉瑟缩一下,顺势随着手臂的力道倒在由柔软的浴袍和清新的海盐味沐浴露构成的怀抱中。

“在想什么?”

手指一下一下揪着浴袍上的线头,“没……就是饿了,嗯……”肚子很配合响起一阵肠鸣音,律师先生没办法,去给他叫客房服务。

怎么的也算剧烈运动之后补充能量,大晚上吃了就睡应该不会变胖吧……

大不了再做一次才睡咯。

丝毫没觉得自己思路有什么问题的马二爷呼噜呼噜搞定一碗炸酱面配腊八蒜,舒舒服服正打算一躺,被洁癖晚期的萧律师踹去含漱口水要不别上床睡觉。

李施德林的橘子味简直是世界上最灾难的味道。

大大咧咧马二爷豪迈的呼噜也是最直接的报复。

从来精致生活的萧敬腾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个糙不拉几的北京爷们儿这么在意,明明这个人,和他的理想型完全是逆着来。

可见到他时,心里的花慢慢绽放,吸引来的蝴蝶蒲扇着翅膀带来的一阵阵瘙痒,是一种难耐的欣喜,骗得了别人骗不过自己。

当然,这话萧律师是不会和正在呼呼大睡那人说的。

毕竟他怕这哥们儿直接给他现场来一首野狼disco。

 

 

end.


看得过去的捧个人场来评论找我玩啊(>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