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萧雅

6383浏览    48参与
顾思量i

卫雅也是意难平。

“是谁陨落了我的太阳,是你的模样。带走我所有的光芒。”

Ps:一个调色摸鱼.爱剪辑的水印好致命

卫雅也是意难平。

“是谁陨落了我的太阳,是你的模样。带走我所有的光芒。”

Ps:一个调色摸鱼.爱剪辑的水印好致命

秦呓

明明是正剧,硬生生让我截出花絮的赶脚😂

对不起若昀哥我错了😔🙏

明明是正剧,硬生生让我截出花絮的赶脚😂

对不起若昀哥我错了😔🙏

旺财跟嘿嘿的黛蒂

①④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无非就是你喜欢上了一个也喜欢自己的人,然后携手同行,白头到老。


        萧雅跟周卫国成亲的那天许多人,包括岳绮罗在内都由衷的为他们感到高兴,陈怡在婚礼上喝的大醉,面对着那么美好的萧雅,面对着眼中满是萧雅的周卫国,她强颜欢笑的祝福着他们。...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无非就是你喜欢上了一个也喜欢自己的人,然后携手同行,白头到老。

     




        萧雅跟周卫国成亲的那天许多人,包括岳绮罗在内都由衷的为他们感到高兴,陈怡在婚礼上喝的大醉,面对着那么美好的萧雅,面对着眼中满是萧雅的周卫国,她强颜欢笑的祝福着他们。




        只有她自己知道那祝福并不是发自内心,真正喜欢过的人,她没办法做到心面如一的说着那些客套话。



 

        岳绮罗倒是看出了她的情绪,在婚礼结束后将她拉到一旁威胁道:“我知道你曾经跟姐夫的关系。


        “不过想必今日你也看的明白,他心里眼里有的人都是他的妻子。”





        “你莫要纠缠他,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陈怡只觉得好笑,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对着她恶狠狠的说着那些威胁的话。




         陈怡之后也真的尽量避免与周卫国接触,她虽真的喜欢,却也知道分寸廉耻四字。



        几年后。苏州。



       本来岳绮罗想等到萧雅跟周卫国成婚后便离开,萧雅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她也该继续去寻找张显宗了。



        萧雅却舍不得她离开,外面局势又那么乱,到处都在打仗,纵然知道岳绮罗不是常人,却也担心乱世之中若是有什么变数怎么办?



        面对已经怀有身孕的萧雅,周卫国又去打仗了,临行前他嘱咐岳绮罗帮他好好照顾自己的妻儿,岳绮罗还是心软了。



        这些年她剪了成千上万的纸人,把他们四散出去寻找着张显宗的消息,却是一无所获。



        这天随着部队迁徙,他们来到了苏州附近的一个村子,上面来了消息说是同盟会的元老,南京沦陷后表面担任苏州维持会会长,实则忍辱负重一直为国共两党提供情报的周继先老先生,因叛徒连累被日本人发现被日本人抓住了。




        恼羞成怒的日本人将之抓了起来,准备三日后当众枪毙。



        周卫国一听到是自己的父亲里面就疯了一般,国共两党都在想办法营救这个英雄。



        刚出月子的萧雅深夜来到岳绮罗的屋子,岳绮罗还不知发生了何事,萧雅便直接跪在了她面前。


        “姐姐你这是做什么?”,她立即去拉萧雅,萧雅却不肯起来,她跪在地上求着岳绮罗:“妹妹,姐姐知道你的本事,你能不能想办法救救父亲”。




         萧雅前不久才带她去见了她的父母,让其父母收了岳绮罗为义女,她也在哪儿留了纸人照应,有危险那些纸人不可能不来告诉她,所以这个父亲断不是萧父。



        想着这几日纸人从苏州带回来的消息,岳绮罗瞬间明白了,看来是她这个姐夫,周卫国的父亲了。



        她拉着萧雅,“你快起来,我又没说不帮你,地上这么凉,你要是生病了,哓哓跟潇潇怎么办?”



        哓哓跟潇潇是萧雅跟周卫国的孩子,一对儿龙凤胎,才几个月大还得吃奶。



         两个小家伙一看见她就笑,她也对那两个孩子喜欢的很。



         萧雅被岳绮罗扶着起来,语气有些激动:“你这是答应了?”



          

         “是阿,不为别的就为了哓哓跟潇潇那两个小家伙我能不答应吗?”

       

        萧雅抱住岳绮罗,“谢谢”。



        真的谢谢,谢谢你,我的好妹妹。

沙漠中的冰川

生死相随(十二)

因为杰克飞行员的特殊身份,为了防止日本人的暗杀,由周卫国带着徐虎、杨大力和水生护送杰克和萧雅去重庆,一路上,他们装扮成记者,瞒过了日本人,顺利到达了重庆。到达重庆,前来接应的正是孙鑫浦,杰克先和孙鑫浦去了国防部。而周卫国等一行人,则和萧雅回了家。

“团长,你怎么在冒汗呢。”一路上,杨大力总觉得周卫国很忐忑。

“那当然,女婿见老丈人,当然紧张了。”徐虎也在一旁调侃。

要是平时,周卫国早就一脚踹过去了,可是这会儿,他还真没有这个心思,他紧紧攥着送给萧家二老的礼物,手心紧张的直出汗,这礼物是鑫浦帮忙准备的,自然是不会出错。只是一想到当初拒婚,再有让萧雅吃了这么多苦,险些还把命搭上,心里琢磨着萧...

因为杰克飞行员的特殊身份,为了防止日本人的暗杀,由周卫国带着徐虎、杨大力和水生护送杰克和萧雅去重庆,一路上,他们装扮成记者,瞒过了日本人,顺利到达了重庆。到达重庆,前来接应的正是孙鑫浦,杰克先和孙鑫浦去了国防部。而周卫国等一行人,则和萧雅回了家。

“团长,你怎么在冒汗呢。”一路上,杨大力总觉得周卫国很忐忑。

“那当然,女婿见老丈人,当然紧张了。”徐虎也在一旁调侃。

要是平时,周卫国早就一脚踹过去了,可是这会儿,他还真没有这个心思,他紧紧攥着送给萧家二老的礼物,手心紧张的直出汗,这礼物是鑫浦帮忙准备的,自然是不会出错。只是一想到当初拒婚,再有让萧雅吃了这么多苦,险些还把命搭上,心里琢磨着萧家二老会不会把他撵出去。车子停在了一处气派的洋房前,门房一看是萧雅回来了,早已迎了上去“小姐,是小姐回来了。”

杨大力一进萧雅家就愣住了“萧大夫,你家这么大呀,还有花园呀,比我们家最大的财主的房子还漂亮。”

周卫国摇摇头笑了,是啊,她可是萧雅,箫剑如的女儿,箫剑如早年参加革命,后来弃政从商,那是在政界商界都想当当的人物,就连宋子文都和他有三分交情。

萧家二老听说女儿回来了,早就迎了出来,娘两个更是抱头痛哭,后来还是管家上来劝,才都止住了。萧雅被她娘拉去说体己话了,杨大力,水生和徐虎被带去了客房安顿。杨大力和水生就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什么都好奇,什么都新鲜。

“想不到萧大夫是个大小姐,她家也太有钱了,我看下人穿的衣服都挺好的。”水生说

“就是,就是。”杨大力附和着,徐虎勒了,“你们俩一会儿注意点,别给团长丢人。”

周卫国被箫剑如留在了客厅,如坐针毡,浑身直冒冷汗,箫剑如看了看他,“周公子,何必紧张,当日你拒婚之时,可是潇洒的很,一点儿也不紧张呀。”箫剑如喝了口茶,缓缓开口。

完了,周卫国心里咯噔一下“伯父,当初拒婚确实是我不对,我当时不想拖累萧雅,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周卫国看着箫剑如微微缓和的脸色,接着往下说“但后来萧雅去了南京,我是真心想娶她,照顾她一辈子,只要伯父同意,我任凭责罚。”

烧月
萧嗲嗲|桑园访妻

萧嗲嗲|桑园访妻

萧嗲嗲|桑园访妻

沙漠中的冰川

生死相随(十一)

“但是,重庆比这里安全,而且她的父母家人也在重庆,这么多年了,因为我,萧雅已经离开家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萧雅一直在为他想,现在该是他为她想了,对于现在的萧雅,她的家人应该比自己重要吧,而且,她希望她平安,他相信,老天爷既然如此怜惜他,让他重获挚爱,那么他更要保护好她,不让她受到一丝伤害。

“不过,我还是可以帮她过一个生日。”

“我可以帮你。”

当杰克知道周卫国只准备了一对儿瓷猪,不由得撇撇嘴,周卫国看着他不屑的表情,不由乐了“先生,我也想弄点花样,但八路军物资匮乏,你又不是不知道。”周卫国苦笑道

“我有办法。”杰克在周卫国的耳边小声说了一番,周卫国听完了之后,对杰克挑了个大拇指。...

“但是,重庆比这里安全,而且她的父母家人也在重庆,这么多年了,因为我,萧雅已经离开家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萧雅一直在为他想,现在该是他为她想了,对于现在的萧雅,她的家人应该比自己重要吧,而且,她希望她平安,他相信,老天爷既然如此怜惜他,让他重获挚爱,那么他更要保护好她,不让她受到一丝伤害。

“不过,我还是可以帮她过一个生日。”

“我可以帮你。”

当杰克知道周卫国只准备了一对儿瓷猪,不由得撇撇嘴,周卫国看着他不屑的表情,不由乐了“先生,我也想弄点花样,但八路军物资匮乏,你又不是不知道。”周卫国苦笑道

“我有办法。”杰克在周卫国的耳边小声说了一番,周卫国听完了之后,对杰克挑了个大拇指。

很快,到了萧雅的生日,萧雅想着今年的生日怕是没法过了,以前在家的时候,会有生日蛋糕和生日礼物,但现在,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开始想家了。晚上,萧雅一个人在屋子里发呆,杰克拉住萧雅就跑。

一口气跑到后山“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给你过生日”周卫国窜了出来,杰克掏出口琴,退到一边,开始吹奏,献给爱丽丝,在曼妙的音乐声中,周卫国缓缓的打开一个大盒子,里面飞出好多萤火虫,星星点点的,在黑暗里一闪一闪的,像天上的星星一般闪耀,萤火虫在黑暗中飞舞,画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盒子里放着一对瓷猪,憨态可掬,十分可爱。

“小雅,生日快乐。”周卫国的眼睛亮亮的,眼泪从萧雅的眼中滴落,周卫国轻轻伸手替她抹了“所有的事情杰克都告诉我了,萧雅,我想陪你过以后的每一个生日,唯你而已。”周卫国轻轻拥住萧雅。

“我舍不得你。萧雅在周卫国怀里蹭了蹭,小声说。周卫国眼里的笑意浓的快化不开了”小雅,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有你这句话,我们的心就会永远在一起。现在我希望你去重庆,因为重庆有安稳的生活,我要我的小雅平平安安的等待与我重逢。

萧雅点点头,我会等你的,所以你也要平平安安的。

“我保证,告诉你个好消息,这次我会送你们去重庆,我要确保杰克的安全。”

烧月

山河恋·送信|“哎!妹妹呀~”

山河恋·送信|“哎!妹妹呀~”

沙漠中的冰川

生死相随(四)

“你说对吧,萧雅。”周卫国一脸严肃的看着她

大家都听明白了,周卫国这就是冲着萧雅,偏偏萧雅心性单纯,以为周卫国只是和她讨论公事“是有这个问题,可是医者父母心,既然都送来了,在哪医都一样,也还应付的了。”

“恩”周卫国频频点头,心想我家萧雅就是善良,说什么都信。“既然你也赞同观点,萧雅,我已经让徐虎和大力这两天帮你把相关的情况和人员整理一下,具体操作你就不用管了。”

具体操作,还能怎么操作,徐虎和杨大力连哄带吓,很快把闲杂人等全都清理走了

萧雅哪里想的了这么多,也就同意了,开完会,萧雅正准备回去“萧雅,你留一下。”

其他人笑着走了

“团长,你还有什么事吗”

“萧雅,以后别叫我团长了...

“你说对吧,萧雅。”周卫国一脸严肃的看着她

大家都听明白了,周卫国这就是冲着萧雅,偏偏萧雅心性单纯,以为周卫国只是和她讨论公事“是有这个问题,可是医者父母心,既然都送来了,在哪医都一样,也还应付的了。”

“恩”周卫国频频点头,心想我家萧雅就是善良,说什么都信。“既然你也赞同观点,萧雅,我已经让徐虎和大力这两天帮你把相关的情况和人员整理一下,具体操作你就不用管了。”

具体操作,还能怎么操作,徐虎和杨大力连哄带吓,很快把闲杂人等全都清理走了

萧雅哪里想的了这么多,也就同意了,开完会,萧雅正准备回去“萧雅,你留一下。”

其他人笑着走了

“团长,你还有什么事吗”

“萧雅,以后别叫我团长了,叫我卫国吧。”周卫国听她叫自己团长就别扭,总觉得生疏了。

“这样不好吧,”萧雅柔柔的说,“要不这样,我叫你周大哥吧。”

周卫国皱皱眉,想了想,周大哥就周大哥吧,总比团长强,一步步来吧。

“萧雅,你看……”

“萧大夫,有人找”周卫国正想和萧雅说说话,那个二愣子杨大力闯了进来。

“谁找我呀。”

“是个男的,叫林、林……”

“林萧哥,一定是林萧哥”萧雅欢欣雀跃“周大哥,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回头再说。”

“萧雅……”周卫国来不及叫住她,“杨大力,你很闲嘛,有时间替人传话。”

“这不是萧大夫的事吗,不是你说萧大夫的事要当头等大事吗。”

周卫国给气的没脾气,可想着萧雅开心的样子,不由得心里发酸,“人在哪呢”

“说在小河边等萧大夫”

周卫国暗想,这小子还真会选地方,不行,我得去看看。

“排长,你去哪儿”

萧雅来到小河边,果然看见林萧站在那儿等她“林萧哥”

“萧雅”林萧跑了过来“你还好吗”

“我挺好的,你呢,林晨呢”

“我们都挺好的,林晨老念叨你。”

“萧雅”周卫国的身音从背后响起,“团长,你怎么来啦”

“啊,这不碰巧,路过嘛。”一边说,一边用审慎的目光打量着林萧

萧雅没在意,拉着林萧,“林萧哥,你吃饭了吗”林萧摇摇头

“走,我给你做饭吃。”

等等,做饭,周卫国瞪着林萧,心想你小子谁呀,我家萧雅怎么能给你做饭呢,不行,绝对不行。

“哎呦,哎呦”周卫国突然蹲在地上,痛苦的捂着肚子,五官拧在了一起,相当痛苦,眼看眼泪都要下来了。

“团长,你怎么啦。”萧雅一看周卫国的样子,顿时慌了,连忙上来扶住周卫国,周卫国乘机搂住萧雅的肩膀,“我肚子疼,疼死我了。”

“啊,你忍耐一下,我送你去医务室。”萧雅一听他说不舒服,莫名的心慌。“林萧哥,我先走了。”

“恩,你去忙吧。”林萧有些失落。

周卫国低着头,嘴角勾出一条弧线,搂着小雅,真好。

沙漠中的冰川

生死相随(三)

房间内

周卫国看着萧雅,她瘦了,她想着,这些年,她应该受了很多苦,他看着萧雅,失而复得的喜悦慢慢蔓延开来,是啊,她的萧雅回来了,记不记得自己有什么关系,只要她安好,比什么都重要,就算一切重头再来,他也无怨无悔,这一次,他一定会护她周全,保护她不受一丝伤害。

萧雅睁开眼睛,周卫国小心的将她扶起,让她靠在枕头上“萧雅,对不起,是我太着急了,慢慢来,你会好起来的。你好好休息吧。”周卫国不敢再留在这里,再留在这里,他怕自己会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团长”徐虎进来“我都听说了。”

周卫国不说话“嫂子,只是暂时把你忘了,她会记得你的。”

“我的萧雅一定会记得我的。”周卫国坚定的说

从萧雅来到虎...

房间内

周卫国看着萧雅,她瘦了,她想着,这些年,她应该受了很多苦,他看着萧雅,失而复得的喜悦慢慢蔓延开来,是啊,她的萧雅回来了,记不记得自己有什么关系,只要她安好,比什么都重要,就算一切重头再来,他也无怨无悔,这一次,他一定会护她周全,保护她不受一丝伤害。

萧雅睁开眼睛,周卫国小心的将她扶起,让她靠在枕头上“萧雅,对不起,是我太着急了,慢慢来,你会好起来的。你好好休息吧。”周卫国不敢再留在这里,再留在这里,他怕自己会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团长”徐虎进来“我都听说了。”

周卫国不说话“嫂子,只是暂时把你忘了,她会记得你的。”

“我的萧雅一定会记得我的。”周卫国坚定的说

从萧雅来到虎头山的那天起,大家发现团长空余时间全部都待在医务室,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是冲着萧雅来的,他在萧雅身边晃了几天,萧雅还是和以前一样,一贯的温柔,一副江南水乡女子的做派,和山里的女孩子很不一样,对谁都柔声细语的,那些干部战士都愿意和她亲近,有伤员也都爱往这里送,其中不乏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周卫国觉得这样不行,虽然他看的出来,萧雅对这些人只是同志的关怀,可累坏了她家萧雅那也是不行的。

“政委,和你商量个事呗。”

“什么事”政委戒备的看着他,这小子,笑的有点谄媚,不像有什么好事

“你看,你最近也很辛苦,这个医护工作也比较杂,还是我帮你分担吧。”

“你”政委围着他转了一圈“你小子转性了,怎么突然关心起医护工作了,是为了萧雅吧。”

“领导就是领导,什么都没瞒过你。”

下午,萧雅来到团部开会,一进去,看见周卫国,不由一愣,“团长”

这称呼怎么这么别扭,不过他今天心情好“萧雅,来,坐。”

“人齐了,开会,先说个事儿,我和政委调整了一下分工,以后医护工作这摊子事有我负责。大家要对我多多帮助。这几天,我观察了一下医务室,我发现咱们团的医务室有很多别的团的伤员,伤的也不重,就算我们团的大夫医术高超,这小病小痛的,完全可以就地医疗,这样送来送去,一来造成医疗资源的浪费,二来万一路上导致病情延误或恶化就不好了。”

沙漠中的冰川

生死相随(二)

虎头山

“团长,这些都是缴获的物资”杨大力开心的直咧咧

周卫国笑笑,随手拿起一支枪,却是一只勃朗宁,勃朗宁,萧雅就是他送的用勃朗宁的自尽的,那样的决绝,那个娇弱的女子,为了保护自己,却是那么无畏的结束了生命,周卫国的心被生生撕开,眼泪滴落,无比酸苦。周卫国紧紧握着那只勃朗宁,走入房内,轻轻擦拭着枪管,“萧雅,等我,等杀完了鬼子,我就去找你。”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萧雅和林家兄妹相处三年了,这三年时局动荡,萧雅和林家兄妹几经辗转,在一次逃亡时被鬼子围堵,好在被八路军所救,他们就一起加入了八路军的队伍。林萧加入了作战部队,林晨和萧雅成了医护人员。萧雅自从加入了队伍,出众的外表,温柔的秉性,很...

虎头山

“团长,这些都是缴获的物资”杨大力开心的直咧咧

周卫国笑笑,随手拿起一支枪,却是一只勃朗宁,勃朗宁,萧雅就是他送的用勃朗宁的自尽的,那样的决绝,那个娇弱的女子,为了保护自己,却是那么无畏的结束了生命,周卫国的心被生生撕开,眼泪滴落,无比酸苦。周卫国紧紧握着那只勃朗宁,走入房内,轻轻擦拭着枪管,“萧雅,等我,等杀完了鬼子,我就去找你。”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萧雅和林家兄妹相处三年了,这三年时局动荡,萧雅和林家兄妹几经辗转,在一次逃亡时被鬼子围堵,好在被八路军所救,他们就一起加入了八路军的队伍。林萧加入了作战部队,林晨和萧雅成了医护人员。萧雅自从加入了队伍,出众的外表,温柔的秉性,很快就有不少追求者,可萧雅呢,对谁也不动心,只是一心照顾伤员,林萧也还是默默的关心着他。很快,一年又过去了。

“萧雅,虎头山那里的医护人员牺牲了,组织上决定派你去接替她的工作。时间紧迫,你准备一下,尽快动身。

“是,政委。”自从加入队伍,因为萧和小同音,于是把名字改成了萧雅。

萧雅收拾了一下,就和部队一起去了虎头山,一路上,十分顺利,很快就到了虎头山八路军驻地。

“老周,军分区调了新同志接替范小雨同志的工作,人已经来了,一起见见吧。”

“领导,医护工作你做主就行了,我还要训练呢。”

“这怎么行,你是团长,怎么也要见一下,训练又不差这一会儿。”

周卫国没法,只得跟着来了。只是一打照面,周卫国整个人如遭电击,愣住了,政委没大在意,“萧雅同志……”

萧雅,是萧雅,萧雅,他的萧雅回来了,他的世界回来了,周卫国想都没想,一把抱住萧雅“萧雅,谢天谢地,你还活着,萧雅,你还活着。”周卫国眼泪大颗落下,他紧紧抱着萧雅,生怕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会离他而去,天知道,这么多年,他幻想过多少次,萧雅没死,有一天他会微笑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可是每一次都是幻影。可是今天,他却把她真切的楼在了怀里。

萧雅被紧紧的搂着,她知道她该拒绝,可是这个怀抱是如此熟悉,如此温暖,一时之间,她竟愣住了,不知该如何反应。等她回过神来,费了好大的劲,才推开周卫国。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周卫国错愕的盯着萧雅,不认识我,怎么可能,“我是卫国呀。”

“对不起,我受了伤,以前的事情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周卫国愣住了,他握着萧雅的肩膀,摇晃着“萧雅,我是卫国呀,你想想,我是你的未婚夫呀。”

“卫国,未婚夫”萧雅努力的想回忆什么,可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不会的,萧雅,萧雅……”周卫国不停的呼唤她

萧雅只觉得天玄地转,头越来越沉,晕了过去。

沙漠中的冰川

生死相随

最近在看庆余年,突然想起认识张若昀,是因为新雪豹,因为萧雅和周卫国的爱情,实在是让人意难平。突然想起我原来在贴吧发过的文,现在贴过来,不知不觉5年了,也算是对我过往岁月的纪念,欢迎拍砖。

(一)

南京女子四中

“萧雅,等我,萧雅……”

“卫国,快走,别管我……”一声枪响,萧雅倒在了血泊之中。

周卫国突然觉得,他的世界坍塌了,萧雅,我离你那么近,那么近,可我却救不了你。“萧雅”周卫国疯了是的冲上去,被击中了胸膛。徐虎拼死把周卫国从硝烟中背了出来,“萧雅,萧雅……”周卫国喃喃自语,那样的辛酸,连徐虎都为之动容。

不知过了多久,萧雅渐渐有了一点知觉,她想起身,胸口却感到一阵疼痛,她勉强支...

最近在看庆余年,突然想起认识张若昀,是因为新雪豹,因为萧雅和周卫国的爱情,实在是让人意难平。突然想起我原来在贴吧发过的文,现在贴过来,不知不觉5年了,也算是对我过往岁月的纪念,欢迎拍砖。

(一)

南京女子四中

“萧雅,等我,萧雅……”

“卫国,快走,别管我……”一声枪响,萧雅倒在了血泊之中。

周卫国突然觉得,他的世界坍塌了,萧雅,我离你那么近,那么近,可我却救不了你。“萧雅”周卫国疯了是的冲上去,被击中了胸膛。徐虎拼死把周卫国从硝烟中背了出来,“萧雅,萧雅……”周卫国喃喃自语,那样的辛酸,连徐虎都为之动容。

不知过了多久,萧雅渐渐有了一点知觉,她想起身,胸口却感到一阵疼痛,她勉强支撑着自己朝亮光走去,她自己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就觉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你醒了”萧雅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一个皮肤黑黑,眼睛灵动有神的姑娘,“我怎么了”

“你受伤了,是我哥救了你。你怎么受的伤。”

“我,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萧雅揉揉脑袋,直觉得头疼的厉害

“没事,你休息休息就好了。”

“哥,这怎么办,她把以前的事情都忘了。”

“一个姑娘家,自己一个人,还受了这么重的伤,估计是被日本鬼子害的。她现在这样子也没地方可去,就让她先在这里养伤吧。“

“好呀。”

这对兄妹姓林,哥哥叫林萧,妹妹叫林晨,自小父母双亡,兄妹俩相依为命。萧雅在林家兄妹的照顾下,身体渐渐好起来,只是一直不记得以前的事,她让林家兄妹叫她小雅,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名字让她觉得安心、踏实。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间萧雅和林家兄妹相处也快一年了,林晨很喜欢萧雅,她觉得萧雅很温柔友善,她还发现,萧雅念过书,她懂的东西很多,林家兄妹自小贫苦,没念过书,萧雅就交他们识字,于是,白天兄妹俩上山打猎,萧雅帮他们洗衣做饭,晚上就教他们念书。渐渐的,林萧发现,他对萧雅有了不一样的感情,他总是抢着帮萧雅干活,看着萧雅忙着忙那,他的眼睛会不自觉的围着她转。渐渐的,连林晨也看出了端倪。

一天, 两兄妹上山打猎,“哥,你是不是喜欢小雅”

林萧一愣,红了脸“没有的事,别瞎说。”

“哥,林晨急了“你瞒的过别人,可瞒不过我,再说,小雅那么好……”

“我配不上人家。”

“哥”

“小雅和我们不一样,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身,你别说了,我只要能照顾她就心满意足了。你可不许在小雅面前胡说。”

兜里揣块糖儿

萧雅

他初见她时便听见她说。

“我丈夫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他生了几分调笑,边将面汤往嘴里送,边说。

“……”

“先生,你说什么?”女孩儿亮眸子盯着他,却仍是听不真实。

他放下手中的碗,“他若真是顶天立地,你又何故在这陌生的北平落脚?”

像是戳到了女孩儿的痛处,她低着头不说了,他也觉得自己有些莽撞了,悻悻的低头继续喝汤。

气氛就这么尴尬了,他也是个不好交谈的,到是女孩儿先找了话题。

“你是在北平做什么的?”

“在军校学习。”

他喝了最后一口,放下了碗筷,

“黄埔军校,听过吗?”

“听过,我丈夫就在那里!”她眼睛闪着光,迫不及待的样子。

“嗯。”

周远显然不想与她讨论那个顶天立地的丈夫,他吆喝了小二结账。

“如今时局动荡,你一...

他初见她时便听见她说。

“我丈夫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他生了几分调笑,边将面汤往嘴里送,边说。

“……”

“先生,你说什么?”女孩儿亮眸子盯着他,却仍是听不真实。

他放下手中的碗,“他若真是顶天立地,你又何故在这陌生的北平落脚?”

像是戳到了女孩儿的痛处,她低着头不说了,他也觉得自己有些莽撞了,悻悻的低头继续喝汤。

气氛就这么尴尬了,他也是个不好交谈的,到是女孩儿先找了话题。

“你是在北平做什么的?”

“在军校学习。”

他喝了最后一口,放下了碗筷,

“黄埔军校,听过吗?”

“听过,我丈夫就在那里!”她眼睛闪着光,迫不及待的样子。

“嗯。”

周远显然不想与她讨论那个顶天立地的丈夫,他吆喝了小二结账。

“如今时局动荡,你一个女孩子总归不安全的”

他收拾了一下对她说,“我先送你回家。”

“我……还未找到住处。”

又怕谁在让他觉得那个不知名的所谓丈夫欺负了她,她又是手急口快的添了一句

“他不知我在此,我是偷偷过来找他的。”

“我今日只得了半天的假,一般的时间都浪费在你身上。”

他起身拎上了她的东西说道。

“走吧,先去找住处。”

女孩儿羞愧的将头埋的更低。

“多谢。”

她初来乍到却着实是麻烦这位先生不少。

“你们上海的姑娘都像你一样吗?”

“嗯?”

萧雅抬起头看他,十分疑惑。

他目光示意她,萧雅才发现自己手扯的男人的衣角,扯的甚牢,她赶紧松开了,脸红得很。声音低的像蚊子一样。

“抱歉。”

男人努力压着自己扬起的嘴角,轻咳了一下,

“无事。”

他步子迈的大,回头看她时已被落的老远。

“还不快跟上。”

“啊?嗯?来了!”萧雅暗骂自己丢人,偷偷红了耳尖。


萧雅

【光凡/框】那年烟火清凉

⭕️极速短打

⭕️现实向

⭕️渣文笔 勿喷


“烟火好好看啊”,夏之光心里想道,眼神中迸发出耀眼的光芒。他双手抱拳向着天空诚挚许愿,“要是凡凡也在就好了。”

睡梦中的郭子凡突然惊醒,走到床边看着雾蒙蒙的北京夜空,轻声道:“这里一点也不亮啊。”


郭子凡站在大岛宿舍门前,盯着门框许久,往复徘徊。 “媳妇儿~”听见声音的郭子凡微微一笑,转过身张开双臂迎向扑过来的某人,嗯,还是熟悉的味道。

郭子凡松开双手看着少年愈加明艳的眉眼,眼下的泪痣也愈发明亮。在心中轻叹,他不再是当年那个软软萌萌的奶光了。

夏之光伸出手揉了揉已比他矮上许多的人的头,嗯,触感还是一样的好。“...

⭕️极速短打

⭕️现实向

⭕️渣文笔 勿喷


“烟火好好看啊”,夏之光心里想道,眼神中迸发出耀眼的光芒。他双手抱拳向着天空诚挚许愿,“要是凡凡也在就好了。”

睡梦中的郭子凡突然惊醒,走到床边看着雾蒙蒙的北京夜空,轻声道:“这里一点也不亮啊。”


郭子凡站在大岛宿舍门前,盯着门框许久,往复徘徊。 “媳妇儿~”听见声音的郭子凡微微一笑,转过身张开双臂迎向扑过来的某人,嗯,还是熟悉的味道。

郭子凡松开双手看着少年愈加明艳的眉眼,眼下的泪痣也愈发明亮。在心中轻叹,他不再是当年那个软软萌萌的奶光了。

夏之光伸出手揉了揉已比他矮上许多的人的头,嗯,触感还是一样的好。“凡凡,走我带你去逛逛我们宿舍,还有我认识的新朋友。对了,小粤哥他们也很想你。”

被夏之光搂着脖子的郭子凡看着他骄傲的对每个人讲,“这是我媳妇儿,是不是特别好看,嘿嘿,这么优秀当然是我的~” 忍受不了他欠扁语气的彭楚粤拎起枕头就呼向夏之光,下一秒就把郭子凡从夏之光怀中拯救出来,“夏之光你再使点劲就要勒死凡凡了!” 夏之光闻言看了一眼一脸无奈的郭子凡,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扁扁嘴不说话了。

郭子凡看到夏之光委屈的模样终归还是心软了,从小粤哥怀中脱出抱了抱夏之光,在他耳边轻声道:“不要紧张,我在台下看你成团,要加油啊!” 夏之光不知怎的眼眶渐渐红了,郭子凡抬手摸了摸他的头,“你很棒,不要担忧。”


大鱼的音乐响起时,郭子凡眼眶蓦然就红了,伍嘉成扭过头看着睫毛轻颤,嘴唇微抖的郭子凡,心下明了,却也一字未说。

郭子凡看着夏之光把最后的动作改成了旋转后仰头指天后无力跪地,心下了然,光光啊,你可知虽无所依,但有所候。

当夏之光的名字响彻舞台,看着他以第四名高位出道的时候,看着舞台上绽放的冷焰火,郭子凡笑的无比灿烂,眉眼里也俱是温柔,这也算是同你一同看过烟火了,这一次,你的愿望我来替你许。

愿你岁岁无忧,平安康健,乘风破浪,万众瞩目

纵使那些日子里,没有我


郭子凡在台下慢慢红了眼眶,

那年你在台上陪我在光荣日共揽风花,今日我陪你同赏天下雪月

萧雅

【茶酒】眉眼间星光依旧温柔

很久不写东西了

突然之间便想写一写我的宝贝小哥哥们


最近一段时间,熟悉我的朋友们也都知道

我向全世界安利他们有多疯狂

介绍他们的故事的时候眉眼间有多骄傲


曾经的我一度认为,我是一个不会多么疯狂追星的人

我一直也有喜欢了很久的团体与艺人

我会为了他们的新歌蹲点,也会去翻看他们的综艺演唱会

可我不会去疯狂打榜,告诉全世界他们的好

也不会为了他们熬夜控评

更不会混饭圈跟同好们插科打诨

直到我遇见了茶酒


我从未想过和他们的开始是这样的故事


我很喜欢的一部小说被一位up主剪辑出了一部电影

电影的男主是肖战

当时用的是他在我的皇帝陛下里面的表演素材

就那眼波...

很久不写东西了

突然之间便想写一写我的宝贝小哥哥们


最近一段时间,熟悉我的朋友们也都知道

我向全世界安利他们有多疯狂

介绍他们的故事的时候眉眼间有多骄傲


曾经的我一度认为,我是一个不会多么疯狂追星的人

我一直也有喜欢了很久的团体与艺人

我会为了他们的新歌蹲点,也会去翻看他们的综艺演唱会

可我不会去疯狂打榜,告诉全世界他们的好

也不会为了他们熬夜控评

更不会混饭圈跟同好们插科打诨

直到我遇见了茶酒


我从未想过和他们的开始是这样的故事


我很喜欢的一部小说被一位up主剪辑出了一部电影

电影的男主是肖战

当时用的是他在我的皇帝陛下里面的表演素材

就那眼波流转,眉间轻挑,微微一笑

还有他的原音呈现,那一瞬间就彻底锁死了我

说不出原因,或许这便是

“我恰巧看见了你眉眼间的万水千山

  也终于读懂了何为怦然心动”


不知原因,不知归途

可我知道,就是你了




就像每个人了解一个陌生明星的方式一样

去搜索百度百科,去看看他以前的作品

而我也就这样点进了X玖少年团

当初追三只的时候也是简简单单了解过国内男团的名字

我也曾听闻过他们的名号

但也仅仅止步于听闻


我对偶像团体总有着天生的好感

这一种喜欢远胜过对单人的偏爱


或许是因为我更喜欢和伙伴携手同行胜过单打独斗

又或许是因他们之间的那种感情与经历

是我奢求却不曾拥有过的

我总是无比热爱一个团一路同行的日子


我从《燃烧吧少年》补起,为每一位少年的雪藏哭泣

也看着他们真的这样一步步走到了台前

十二期节目献出的全部舞台

从第一期的单人秀到双人秀再到三人秀

后来的五人成团PK到四人团体比拼

将他们的成长真的看在了眼里

也愿意为他们的每一个表演尽情欢呼


最后宣布叉烧出道的时候

我也不知我为什么一瞬间那么难过

或许是我明白那种分道扬镳的恐惧

亦或是明白挚友分离的痛楚

又或许

我真的什么都不懂,只是感同身受


幸好有龙总的奇思妙想

让我见到了后来的鸳鸯锅,我亲爱的茶酒



后来补起了《燃烧吧梦想》和《少年频道》

犹记得少奶奶的每一次怒吼

还有小哥哥们在宿舍里有趣的日常

节目播出前三个月的训练,再加上节目的四个月

他们让我看到了最真实的兄弟情

考试周的前夕,我点开了《X玖少年频道》

八期的节目,不同的开场秀和个人秀

也一点点明白了那么多梗是从哪里来

中间还补了一些他们断断续续的采访和团综

不禁感慨茶酒相声团果然名不虚传


他们之间的兄弟情让我无法控制的越陷越深

我深深的相信,他们都是彼此之间最重要的人


看着当初沉默寡言的嘉嘉

再看看现在霸气侧漏的嘉爷


看着当初伪忙内爱撒娇的光光

再看看现在的皮皮光夏怼怼

可怎么看都再看不出他当年笑的畅快淋漓的样子了


看着当初倔强的磊哥

再看看抱着嘉嘉痛哭的磊磊


我看着他们走的越来越高

可我却再也笑不出来


欢欢喝油漆被迫去医院洗胃导致一个vocal音域受损

后来明里暗里的打压

欠了他三年的道歉也不知还能否有听到的那一日

我犹记得看欢欢的初舞台

他就是暗黑大帝,在舞台上霸气侧漏的王者

再看现在的他,变得圆滑,渐渐失了当初的棱角

成了所有弟弟们的暖心小粤哥

是那个会在光光看到排名崩溃的时候

淡然说一句“大起大落就是人生”的欢欢


我想知道这些年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我也不想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

我怕我知道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痛哭流涕


创造营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逆天改命这般不易

疯狂拉票疯狂投票可最后也没救下欢欢

看着年下三个孩子进团

欢欢一人在后方送他们继续前行

就像上大学前送我离家的父母一样

目送着孩子奔向远方


“四年前的光荣日我陪你看尽风花

  今日我要你陪我共赏天下雪月”


凡凡和小伍在台下拿着四个人的灯牌为他们加油

嘉嘉在台上solo炽热,光光一人的大鱼,四人的茶酒手势

无一不狠狠的戳在我的心上


“这回我已经没有人可以靠着了”


第一次学会打榜,第一次反黑

第一次控评,第一次买杂志刷销量

第一次和酒窝们在粉丝群里聊得欢天喜地

也是第一次为了解锁金主爸爸给哥哥们的更多资源

心甘情愿被割韭菜纵使吃土许久



我想

我不会因为一个团看饭剪视频深夜痛哭到久久难眠

也不会再像这般高调的告诉全世界我喜欢的团有多么的举世无双

也不会再有一个团让我经历这么多第一次

也不会再有一个团这么让我久久难忘


你们第一次上快本我因为热巴去看过

你们每一次站上跨年演唱会舞台我也因为不同原因看过

你们的每一场演唱会我也知晓


所有的这些遗憾构成了我对你们更多的喜爱

我真的好后悔没有早早爱上你们


如果早知有一天我会这般喜欢你

我一定对你一见钟情


你们身上无畏的少年气

经历沉淀后的舞台掌控力

就像你们眉眼间的星光依旧闪耀

就像你们的内心依旧善良且温柔


相信某天会重逢在花路


愿你们能重逢在花路


这一次 我选择义无反顾的陪伴你们🍃



萧雅

对于账号文章的一些说明

会有我自己很喜欢的一些文转载过来

主要目的是避免文章丢失和便于回顾

这类文字建议大家移步写手大大们的主页看原版

自己的原创文章会没有标注

写手大大们若不喜转载私信我会删除


最后 欢迎你时常来我的主页看看❀

会有我自己很喜欢的一些文转载过来

主要目的是避免文章丢失和便于回顾

这类文字建议大家移步写手大大们的主页看原版

自己的原创文章会没有标注

写手大大们若不喜转载私信我会删除


最后 欢迎你时常来我的主页看看❀

萧雅
只是恰巧看到了你眼中的万水千山...

只是恰巧看到了你眼中的万水千山

我也就此明白何为怦然心动

只是恰巧看到了你眼中的万水千山

我也就此明白何为怦然心动

萧雅

不自卑也不炫耀 不动声色的变好

我只希望你们知道 不是我不争不抢 只是没必要

不自卑也不炫耀 不动声色的变好

我只希望你们知道 不是我不争不抢 只是没必要

萧雅

缘起缘分

第一章    梦开始的地方

        2015年夏天

       “哇,这还是两年前的那三个小男孩吗?!”薛韵岚内心的惊叹无以复加,尖叫的声音让身侧的三个女生都不寒而栗。

       “喂喂喂,淡定点,你不是要做淑女嘛。”丁香的嘴角微微抽搐,对这个闺蜜已然无奈,就知道这丫头就是随便说说,哪有个要淑女样。...


第一章    梦开始的地方

        2015年夏天

       “哇,这还是两年前的那三个小男孩吗?!”薛韵岚内心的惊叹无以复加,尖叫的声音让身侧的三个女生都不寒而栗。

       “喂喂喂,淡定点,你不是要做淑女嘛。”丁香的嘴角微微抽搐,对这个闺蜜已然无奈,就知道这丫头就是随便说说,哪有个要淑女样。

       “不过真的是,现在他们的舞蹈和当年《爱出发》的舞蹈一比要成熟许多,唱跳结合也没有了当时的慌乱。”

        紫藤很仔细的观察他们的每一个动作,认真点评他们的变化,也附和了薛韵岚的话。

      “诶呀,我家大源的舞蹈终于不再像广播体操了,薄荷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

        依米的眼睛泛着崇拜的光芒,“啊啊啊,源源的眼里真的有星星。”

        丁香忍不住敲了一下依米的头,“你这丫头,犯花痴够了昂。”

      “诶诶诶,丁香,大哥的个人秀。”韵岚赶快把丁香喊回来。

      “啊啊啊,我家大源最帅了。”依米已经快要激动的跳起来了。

      “千玺跳的果然最好,所有节奏和动作都卡的特别准,超有feel啊~”紫藤都快要趴到电视面前紧紧盯着他们的每一个动作。

      “大哥每次跳舞都是在撩妹啊啊啊啊,太帅了~”丁香已经激动地满眼发光,韵岚看着身边三个迷妹已经深深的感到无奈了。

      “我觉得啊,还是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帅。”韵岚始终相信,尽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闪光点,但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互补互助,兄弟情才是最吸引人的。

      “那还用你说?!”三个人同时回头看向韵岚,脸上一脸的嫌弃。

        韵岚对这三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早已无奈(内心os:你们怎么又忘吃药了!)

        她们喜欢TFboys的事情除了她们自己,谁也没有告诉。

        在同龄人眼中,喜欢TFboys是非常丢人的事情,可能因为与他们同龄,大家对他们便有着更高的要求和期待,而又总会认为他们远远达不到自己所想的样子,认为他们不足以出名,不足以受到这么多人的喜爱。

        可他们却从来没有想过TFboys他们在你懒惰懈怠的时候如何坚持不懈去追逐他们的梦想。

        他们只看到了他们的耀眼,却没看到他们背后的付出,你若只会空谈而不付诸行动,你有什么资格说他们?

        而她们,看见了他们的努力,也被他们所震撼,也在青春的伊始,敢于去追逐自己的梦想。

萧雅

开始的开始

这里萧雅,也可以喊我雅惠,是个混古风圈混饭圈爱嗑cp的小可爱(emm我自己夸不下去了)爱吃爱玩,然而是个每天忙到累死的大学狗,没事会喜欢写点文章,然而因为常常只有三分钟热度,所以不定时更新。文笔自认为比不过那些大佬,但用心写的东西,希望有人喜欢~

这里萧雅,也可以喊我雅惠,是个混古风圈混饭圈爱嗑cp的小可爱(emm我自己夸不下去了)爱吃爱玩,然而是个每天忙到累死的大学狗,没事会喜欢写点文章,然而因为常常只有三分钟热度,所以不定时更新。文笔自认为比不过那些大佬,但用心写的东西,希望有人喜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