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萨博

49.8万浏览    9275参与
仿生铜仁女会不会梦见电子饭

分则各自为王,合则卡普很忙

其实和标题没关系()就是一些玩烂梗

黑胡子不存在,没人死亡的我流he😇


“他就让我那个剑飞起来,我飞起来的时候,我就没有那个准备他会打人,我以为他不会打人,然后他就一拳打在了我的这个,额,额,上巴。”前任海贼王标志性的胡子被烧焦了大半,卡普和白胡子在一边大声的嘲笑着他。

“至少你这次只损失了胡子,这已经是个很大的进展了。”露玖在一旁安慰着罗杰。要知道最开始都是罗杰因为愧疚而无法还手导致艾斯单方面殴打的血腥场面。“可恶!明明我才是他爸!纽盖特你这个儿子小偷!!”

“咕啦啦啦啦,但是他承认的老爹只有我一个人。放弃吧罗杰,这就是当年你拐走御田的报应!”

“你们两个别争抢老夫的孙子啦,...

其实和标题没关系()就是一些玩烂梗

黑胡子不存在,没人死亡的我流he😇


“他就让我那个剑飞起来,我飞起来的时候,我就没有那个准备他会打人,我以为他不会打人,然后他就一拳打在了我的这个,额,额,上巴。”前任海贼王标志性的胡子被烧焦了大半,卡普和白胡子在一边大声的嘲笑着他。

“至少你这次只损失了胡子,这已经是个很大的进展了。”露玖在一旁安慰着罗杰。要知道最开始都是罗杰因为愧疚而无法还手导致艾斯单方面殴打的血腥场面。“可恶!明明我才是他爸!纽盖特你这个儿子小偷!!”

“咕啦啦啦啦,但是他承认的老爹只有我一个人。放弃吧罗杰,这就是当年你拐走御田的报应!”

“你们两个别争抢老夫的孙子啦,哈哈哈哈”卡普不嫌事大的一遍嚼着仙贝一遍大笑,“你闭嘴!我儿子什么时候成了你孙子了!”总之新闻部上下一片忙碌,不知道明天的头条会不会变成“震惊!海军英雄与历史上悬赏最高的两人的世纪大战”之类的东西。


与此同时,革命军食堂,革命军的人们已经对这三兄弟无底洞似的食量和狂放不羁的吃相见怪不怪了。“说到底他也没做什么不可原谅的事,你为什么不试着控制一下呢,艾斯?”萨博一边飞快的从艾斯盘子里抢过一块肉一边劝说着。“不要抢我的东西!……我知道,但他是个丧偶式教育的混蛋!还有红发香克斯!不愧是他的船员……该死,为什么他们都喜欢抛弃孩子不管!”路飞不久前认识了个叫乌塔的歌姬,结果她居然是香克斯的女儿。毫无疑问,这又是一个在缺失家庭关爱情况下长大的人。

“萨博君,让你的兄弟控制一下,别把食堂的桌子砸了。还有,食堂额外的支出算在你账上哦。”路过的克尔拉看着这一片狼藉提醒参谋总长。“为什么!路飞明明是龙先生的儿子不是吗,那他也算是革命军的少主吧!少主和他的兄弟在食堂吃饭不是天经地义吗!”“龙?哪里有龙?听起来好酷!”路飞从食物中抬起头来,两眼放光。“我好像又听到了某个抛弃孩子的混蛋的名字……”艾斯身上已经窜出火焰。“冷静,艾斯,童年创伤毕竟是主角和他小伙伴们的标配啊!”萨博试图把他已经在暴走边缘的兄弟拉回理智,他可不希望革命军新建成的总部在暴怒的白胡子二队队长和革命军首领的战斗中毁于一旦。“我是不是应该提醒龙先生小心火拳的暗杀……还有萨博君,刚刚你的话是不是破次元壁了?”


“所以这就是艾斯你大闹革命军总部的原因ーい?”马尔科刚从文书地狱中脱身,准备休息一下就被克尔拉作为艾斯监护人叫过来收拾烂摊子。“老爹你也别笑了,明明你才是艾斯名义上真正的监护人ーい。”和罗杰卡普混战一场后又一起醉宿的纽盖特正被护士们簇拥着接受检查,“艾斯给我回去写三千字检查,老爹你也禁酒一个月ーい,作为醉宿的代价。”“不是吧马尔科,怎么能这样!”“混蛋小子,我可是你父亲!”无视两人抱怨的声音,马尔科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准备好好补觉。待他走远,甲板上的父子俩相视一笑,纽盖特摸出了他平日私藏的好酒,艾斯则跳上他的火焰小船一溜烟(字面)跑了。


下一个遭受三兄弟迫害的倒霉蛋便是草帽团,男妈妈山治正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给刚在革命军暴吃一通的三兄弟准备做饭。虽说一个好的厨师不会让任何人饿肚子,但是要填饱这三兄弟异次元空间似的还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他无视可能会因为闷在食物里而窒息的白胡子二番队长,将他特供的断魂椒意面放在桌上。随后艾斯一个僵尸挺身爬起来,并扯住身旁萨博的领巾擦了擦脸。“艾斯!你这家伙干什么!”无视无能狂怒的萨博,艾斯拿起那盘断魂椒意面又开始暴风吸入“对了路飞,你们刚打完凯多和bigmom是吧……那接下来就该轮到香克斯了吧?我记得他们船上还有你们狙击手的父亲?”艾斯眼中闪着要把天下不负责任的父亲全都讨伐一遍的诡异的光。本来他还准备帮大和讨伐凯多,结果已经被弟弟和他那两个非主流杀马特同盟一起击败了,所以他把手伸向香克斯也不过分吧。

“木里哒艾斯!我一定要亲手击败香克斯!我和他约好了的!”路飞连着盘子一起一口吞下了整盘菜,又在刚上船不久的保姆甚平惊恐的注视下熟练的吐出盘子和艾斯争抢下一盘。萨博看似冷静优雅实际上在食物争抢大战中一点也没占下风,又在空隙中悠悠吐出一句:“龙先生给我放了个假。”和艾斯相视一笑,“所以路飞,我们一起出海去讨伐世界上所有的烂父亲吧!”



呃呃呃写不动了,,,明明知道自己不会写文就别写啊喂!

等下次攒够一波烂梗或许在写()

R

当你是夹心饼干

ooc

私设(你是两人的妹妹,艾斯存活找到萨博)

不喜勿喷

本篇为艾斯-你-萨博

看🐧894028429

ooc

私设(你是两人的妹妹,艾斯存活找到萨博)

不喜勿喷

本篇为艾斯-你-萨博

看🐧894028429

fu嘚XD

艾斯大哥…

意难平啊asl 

艾斯大哥…

意难平啊asl 

星月既遂

【未授权翻译/海贼王】如果路飞从小学习海军知识(八)

原文:Luffy must be protected at all cost. A story by Ace and Sabo

作者:Dezace


(八)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保护路飞。一个来自艾斯和萨博的故事


摘要:今天是路飞的生日,白胡子海贼们聚在一起庆祝他们最小的弟弟的生日。萨博显然受到了邀请。艾斯和萨博的保护本能被激活,在他们的童年家园致命的森林中被打磨,当然路飞无视了这一点。

又名: 有些人惹了路飞,艾斯和萨博不喜欢这样。

(白胡子海贼只是搭便......

原文:Luffy must be protected at all cost. A story by Ace and Sabo

作者:Dezace


(八)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保护路飞。一个来自艾斯和萨博的故事


摘要:今天是路飞的生日,白胡子海贼们聚在一起庆祝他们最小的弟弟的生日。萨博显然受到了邀请。艾斯和萨博的保护本能被激活,在他们的童年家园致命的森林中被打磨,当然路飞无视了这一点。

又名: 有些人惹了路飞,艾斯和萨博不喜欢这样。

(白胡子海贼只是搭便车而已。)


——正文——


“时间过得真快,不是吗yoi~?”


自从路飞从推进城脱颖而出后,已经有一年左右的时间了,白胡子海贼团的事业蒸蒸日上。海军试图攻击他们,但他们所有的努力都被路飞挫败了,他们经常与路飞联系。有一个懂得海军规则的人对白胡子来说是一件幸事。尤其是艾斯,他为弟弟感到骄傲,每当有人称赞路飞时,他就会打扮一番。后来人们说他有兄弟情结。没有那么极端,而且如果有人声称不是这样的话,艾斯就会揍他。头三个人被送进医务室后,他们就停下了。


听到马尔科的话,艾斯激动得浑身颤抖。他们去卢苏凯纳接路飞去参加他的生日派对,派对在莫比迪克的酒吧举行。白胡子一家总是喜欢好的聚会。庆祝他们最小的弟弟的生日当然合适。萨博已经到达,秘密对接到船上,并突然给了艾斯的头部一拳。这仍然很伤人,但暂时可以忽略不计。他很快就会把它还给萨博,所以等着吧,萨博。


当艾斯在想这件事的时候,他听到了水面上的一个声音。


“艾斯!”


他突然咧嘴大笑,看到路飞已经在岸边,就向岸边挥手。


“路飞!”


路飞显然迫不及待地想让船靠岸,于是就跳上了莫比。白胡子们惊慌失措,以为路飞会掉进水里。艾斯正准备抓住他,而萨博看着这一幕,眼睛里几乎没有掩饰笑意。


艾斯成功地抓住了投射过来的人,路飞笑了起来。他用橡胶似的胳膊抱住艾斯,大喊道: “艾斯,好久不见了!”


艾斯微笑着拥抱了他的弟弟,“是啊,好久不见了。”


“我是什么,碎花椰菜吗?”


“萨博!”


路飞放开艾斯,艾斯撅着嘴。萨博向他伸出舌头,把路飞举起来,让他旋转起来。路飞咯咯地笑了起来,这声音使白胡子们平静了下来。他们真正认识他只有几个星期,但是四皇的船员们仍然爱着这个男孩。他是他们的弟弟,每个人都崇拜他。


“库啦啦啦啦! 生日快乐,小鬼。”


路飞微笑着对老爹说: “谢谢,欧亚吉!”


艾斯走到路飞跟前,弄乱了他的头发。路飞俯身摸了摸,就像一只饥不择食的小狗,艾斯发誓说有些护士看到后发出咕咕的声音。


老爹把他的长刀丛云切敲打在船的甲板上。大家都沉默了,好奇地看着他们的父亲。他微笑着喊道: “把酒拿出来!今天是我儿子的十八岁生日,真是个令人高兴的日子!在这个快乐的日子里,一定要快乐!”


白胡子海贼们欢呼雀跃,为聚会做好了准备。路飞笑了,艾斯在里面闪闪发光。艾斯会确保这一天在未来的岁月里被人们深情铭记。


兄弟俩整晚都没有分开。他们吃喝玩乐。艾斯快要醉倒了,萨博拿着杯子,好像那是他最珍贵的东西。路飞只是醉在气氛中,因为兄弟们不想让他喝太多酒。他现在可能是一个成年人了,但是艾斯和萨博仍然想要照顾他们的小弟弟,所以他不能酗酒。


艾斯绕着莫比的桅杆跳舞,马尔科看着他,免得他从船上掉下去。艾斯通常是一个快乐的酒鬼,但是每当有人说了一些会激怒那些鲁莽的人的话时,他就会立刻变成一个愤怒的人。虽然这种事不常发生,但是一旦发生了,那就是相当壮观的景象。


萨博也看了庆祝活动,很高兴他能离开工作来到这里。龙理解了他的要求并同意了,只是让萨博把礼物送给路飞,萨博高兴地答应了。


路飞被祝福者和醉酒的海贼包围着,他很合群,和大家一起大笑。萨博看得出路飞很高兴,但他的眼睛里却有一种空虚。如果萨博不得不打赌猜测,他会说他一定是在想他的船员不可能在这里。萨博感觉到了他。他也不喜欢在没有重要人物的情况下过生日。


几个小时后,兄弟俩又聚在一起了。艾斯几乎是睡着了他的随机嗜睡症发作。萨博端着一盘食物,他和他的兄弟们一起分享,显然他们越来越累了。这是一种罕见的景象。他们总是有很多多余的能量,并且不得不进行大量的运动来使自己疲惫不堪。路飞像往常一样津津有味地吃着食物,但动作比平时慢。


萨博意识到白胡子真的很努力,当他看到一些仍然在百分之百。他对他们的精神感到有点害怕。


艾斯正在打盹,还没完全睡着就醒了。他一直在努力保持清醒,到了那个时候,他真的应该去睡觉了。


一个月前刚加入白胡子海贼团的一名新成员喃喃自语,让兄弟俩忽略了路飞,因为他只是在吃饭时晕过去了。


“那个菜鸟以为自己是谁啊,在四皇的船上一点烦恼都没有?”


好吧... ... 这改变了一些事情。 艾斯和萨博看起来马上就会暴起杀人,而马尔科则惊恐地看着。


哦,不。不不不不。


当马尔科看到两人脸上的表情时,他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个。有一件事情是非常清楚的,当这对兄弟聚到一起。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路飞,并不认为任何事情是奇怪的。当然,马尔科可以为他的兄弟们这么做,但是他可以从几乎所有的伤口中痊愈。如果需要的话,兄弟俩会主动用自己的身体保护路飞免受致命威胁。它们的保护性条纹比红土大陆本身还要长。他们刚刚收养的船员中的一个奇怪的成员激活了这个保护条纹。


马尔科正准备阻止一场谋杀。


兄弟俩出现在海贼身后,他们俩都把手放在海贼的肩膀上。海贼慢慢地转过身来,感觉到了兄弟俩的杀戮欲望。


艾斯笑了,这可不是什么令人欣慰的事。


“我刚才是不是听到你说我弟弟什么了?”


萨博点点头,接着说: “我想我们没听错,艾斯。”


随着时间的推移,海贼的脸色越来越苍白。马尔科猜测海贼知道他们是谁。火拳艾斯,白胡子海贼团二番队队长。还有萨博,革命军参谋长。海贼慢慢地明白了自己有多糟糕的下场。


萨博朝着惊慌失措的海贼微笑着说: “如果你再提起我们的兄弟,你会后悔的。”


艾斯点了点头,对过去几个小时的行为表现出惊人的冷静。


就在这时,马尔科来了,他把手放在弟弟的肩膀上,向前靠了靠。


“他吸取了教训,放手吧。”


他们俩都对他不屑一顾,马尔科对他们表现得这么像感到有点反感。


“可是马尔科,”艾斯对他呜咽道,好像这样就行了。萨博给了他一双小狗般的眼睛。这对马尔科也没用。


“别叫我马尔科。放开那个可怜的人,你已经把他吓得够呛了。”


海贼在他兄弟的手中颤抖着。他看起来就像要迎接死神一样。他肯定不会再谈论路飞了,这是肯定的。


兄弟俩一起看了一眼,其中一个马尔科果断不喜欢,又一次瞪了那个海贼一眼。


“我们会知道的。”


他们对那个吓坏了的家伙说了这样不祥的话,这就是马尔科要把他们拖走的信号。


马尔科把他们送到路飞那里,现在平静下来了。艾斯又恢复了醉态,萨博又开始喝酒了。


马尔科看着这一幕叹了口气。


为什么他觉得这不会是最后一次发生这种事?


艾斯醒来时感觉到了他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宿醉。他的头重重地敲着,好像他的大脑正试图逃离他的头盖骨。他把一只手放在头上呻吟起来。他昨晚为什么喝那么多酒?哦,是的,因为哈尔塔向他挑战,让他和他一起投篮,而艾斯从来不会在挑战中退缩。


艾斯眯起眼睛,看见他的兄弟们在他身边昏睡过去了。萨博靠着栏杆坐着,还在睡觉,手里拿着一个杯子。路飞四仰八叉地躺在萨博的腿上。


艾斯一看到这情景就笑了,尽管这让他头疼不已。艾斯站起来,坐在他们旁边,举起路飞的腿,放在他的膝盖上,然后闭上眼睛,向后靠。他又睡着了,但他没有反抗。他和他的兄弟们在一起,如果无视他的脑袋的话,感到非常舒服。


马尔科看到这个,暗自笑了。他们看上去很平静,他不敢打断他们。他们需要一些时间在一起。马尔科回到医务室,从护士那里拿来了治疗宿醉的药。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很多海贼肯定会需要它。


马尔科对着醒着的海贼傻笑。他听到许多呻吟声和痛苦的抱怨声。他们活该; 如果他们不喝那么多,他们就不会面临这个问题。


萨博从有人在他腿上移动中醒来。他睁开疲惫的眼睛,看到路飞躺在他的腿上吃东西。萨博转过头,看见艾斯还在睡觉,头靠在萨博的肩膀上。看到这情景,他笑了。他记得有一段时间,艾斯会逃避任何形式的感情,甚至连这样的亲密关系都不提。路飞在这方面帮了大忙,他和艾斯拥抱得如此频繁以至于他最终都习惯了。路飞往往会融化最冷酷的心,甚至不知道他做到了。


萨博看到马尔科盯着他们看,他看到马尔科在现场微笑。马尔科是他交谈最多的海贼之一。他有责任感,从不让他的兄弟姐妹感到不舒服。他值得信赖而且强壮,这是海贼团的大副应该具备的最好品质。萨博知道马尔科非常关心这些船员,愿意为他们做任何事情。在莫比迪克上的所有人中,除了艾斯和白胡子,萨博选择了马尔科。


萨博挥了挥手,马尔科也挥了挥手,回去给睡着的海贼们解酒。萨博忍住了窃笑。艾斯肯定需要这个。昨晚他喝了很多酒,萨博几乎担心他会酒精中毒。


老实说艾斯活该受苦。


艾斯在他的肩膀上移动了一下,然后向上看了看。他皱着眉头,拼命想睡着,但甲板上的声音越来越大,艾斯睡不着了。他睁开眼睛,眯着眼睛望着天空,好像那是他受苦的原因。他呻吟着坐了起来,揉着眼睛。


路飞跳上艾斯的膝盖,这让他引来许多关注。艾斯对增加的体重只是抱怨。他不顾一切地抱怨,但还是弄乱了路飞的头发。萨博看到这情景窃笑起来。这使得路飞改变了他的目标,萨博对着他身上的橡胶重量咕哝了一声。艾斯看起来很开心,那个混蛋。


他们沉默了几分钟,只是接受了这种宁静的气氛。他们想在和平被摧毁之前保持和平。


“我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你们?”


路飞咬着嘴唇,萨博试图安慰他。


“我们很快就会来看你。如果你想和我们聊天,你可以给我们打电话。”


艾斯点头表示同意。路飞相信了他们的话,回去依偎着他的兄弟们。他现在可能已经十八岁了,但是他永远不会因为年纪太大而不能和兄弟们依偎在一起。艾斯永远不会承认,但当路飞把自己裹在他的身体里时,他笑了。艾斯不想毁了自己的名声,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名声已经毁了。对于白胡子来说。


几个小时后,雷利来带走路飞。他们甚至不知道他在那里,但他偷了他们的饮料和食物,为整个聚会。当老爹意识到雷利的存在时,他们只是笑了笑。


路飞离开时,艾斯感到空虚,白胡子一家人乘船离开了小岛。这是一个有趣的夜晚,但他不禁觉得,他可以花更多的时间与路飞。路飞收到了他所有的生日礼物,全部被他带下了船,至少有一百份礼物。艾斯和萨博的礼物被路飞分开了,路飞以后会特别注意它们。


马尔科站在艾斯旁边,萨博已经离开了。他看着小岛,听到旁边的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艾斯瞥了马尔科一眼,马尔科半露笑容地看着他。


“你很快就会再见到他。如果没有别的事,一年后我们会在鱼人岛见到他。”


艾斯点点头,什么也没说。


这是真的。因为鱼人岛是他们的领地之一,所以这里是一个主要的见面地点。他们会在那里与路飞和他的船员会合,很可能是通知海军他们是联盟。其实不是什么联盟更像是家庭聚会。海军可能会称之为联盟。


艾斯松开栏杆,走向食堂。他快饿死了,想把他的伤心事吃掉。


“我敢打赌,在我们在鱼人岛见到路飞之前,他就会制造一些混乱。”


“我跟你打赌,他不可能这么快就惹上麻烦。”


听了马尔科的话,艾斯只是傻笑了一下,啊,那个可爱的夏日孩子,太天真了。


——未完待续——


作者说:我不知道这是从哪儿来的。

我需要一些东西来打破这两年的空档期,所以我想到了这个。写下我的英文,然后回到非洲联盟的这一部分,这是一次如此艰难的旅行。我很高兴,但是我现在已经习惯了写作焦虑。发生了什么?

感谢您的评论和点赞。


下章预告:草帽海贼团启航,当他们看到四皇的船向他们驶过来时吓坏了。


今天也要努力呀!

【OP观影】路飞的世界(12)

(12)得到解救 路飞的内心世界

“”内为观影人语言,[]内为画面中的人说话。加粗为画面里面的内容。


连续几个小时的凌虐,都没有获得自己想要的答案。夕阳西斜,废旧屋内的光线也越来越暗,昭示着离他们回去大本营上缴今日物资的时间越来越近,也代表着死神在逐渐向他们靠近。海贼已经不想再继续下去了,他不会好过,眼前的小鬼也不会有好果子吃,就先让他陪葬吧!


海贼脱下带刺的拳套,举起了银光锃亮的大刀,准备给奄奄一息的路飞最后一击。


就在这关键时刻,路飞身后的木板被破开,随之便是两个小孩举着两根水管攻了进来,将海贼击倒,站在被吊起的路飞脚下。


来人正是艾斯和......

(12)得到解救 路飞的内心世界

“”内为观影人语言,[]内为画面中的人说话。加粗为画面里面的内容。

 


连续几个小时的凌虐,都没有获得自己想要的答案。夕阳西斜,废旧屋内的光线也越来越暗,昭示着离他们回去大本营上缴今日物资的时间越来越近,也代表着死神在逐渐向他们靠近。海贼已经不想再继续下去了,他不会好过,眼前的小鬼也不会有好果子吃,就先让他陪葬吧!


海贼脱下带刺的拳套,举起了银光锃亮的大刀,准备给奄奄一息的路飞最后一击。


就在这关键时刻,路飞身后的木板被破开,随之便是两个小孩举着两根水管攻了进来,将海贼击倒,站在被吊起的路飞脚下。


来人正是艾斯和萨博——造成这事的罪魁祸首们。


[来得正好!正愁找不到你们,小鬼,快把财宝交出来!或许还可以饶你们一命。]


回应他的是挥舞得更凶狠的水管。艾斯正面迎击着海贼们,萨博则趁机救下路飞,准备后退。然而艾斯坚决不肯后退,坚持要留在这抗击,无奈,萨博只好放下路飞和艾斯一起对抗比他们人多、比他们高大的海贼们来。


幸好结局是好的,艾斯和萨博完美地战胜了海贼们,救出了路飞,还保住了财宝。唯一不够美妙的就是,他们给路飞包扎好后,路飞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仿佛要哭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沧海桑田……哭到艾斯和萨博怀疑人生,话说,他体内哪来那么多水给他哭???


[呜呜呜呜呜哇哇哇哇哇呜呜呜呜,太可怕了,呜呜呜呜,我还以为我要死了,哇哇哇哇。]



“太好了!小路飞没事了!这两个小鬼,还不错嘛!”


“小小年纪就可以打倒这么多海贼,以后成就不可估量啊!”


香克斯:“哈哈哈哈哈哈哈,路飞这哭声,中气十足啊!看来是没什么问题了。”


贝克曼:“求求他别哭了!当时你倒是去包扎伤口,躲过了一劫,我们可是一直被魔音穿耳呢!”


拉基·路:“就是就是,头儿你是不知道小路飞有多能哭!我宁愿再去对上一艘军舰,我也不想听他哭了!”


路飞持续不断的哭声让屏幕前的人都回忆起了当时香克斯为了救路飞而断臂时的情景。在海里时有香克斯安慰还稍稍憋着,回到岸上看到玛琪诺他们就忍不住嚎啕大哭了,听者都恨不得塞上几个耳塞来阻挡这哭声入耳!


救命!谁来阻止一下,他们不想晚上入睡的时候耳朵里还有哭声!



[吵死了!你究竟要哭到什么时候?我最讨厌胆小鬼和爱哭鬼了!]


本来脾气就不大好,但路飞是因为他们才遭此一难,心有愧疚的艾斯,在此刻实在是被哭得受不了,忍不住吼出了声。


但没想到的是路飞立刻就咬紧嘴唇止住了哭声,虽然眼眶里还储存着大量的泪水。



这倒是让所有人愣住了,路飞,吃硬不吃软?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凶他一下的!但不对呀,对着爷爷的硬拳头,路飞也挺犟的,而对着玛琪诺的温言柔语,路飞倒是挺听话的。还是说,路飞的乖巧其实看人?



[谢谢你们,呜呜…救了我。]


路飞止住了哭,艾斯的心情也没有那么烦躁了,小小的愧疚再次涌上心头,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这也是大部分人的疑惑。


[你为什么不说出来呢?那些家伙可是连杀害女人小孩都能面不改色的海贼啊。]


[要是说了,不就不能跟你们当朋友了吗?]


[做不成朋友也比死了好吧?你为什么这么想跟我做朋友?至今为止我让你吃了多少苦头,但最后还是跟着我到了这里。]


[因为,我没有其他依靠了……不能回风车村,我又讨厌山贼,要是不追着你的话,我就只有一个人了,一个人的话,比痛还难受!]


[你的家人呢?]


[只有一个爷爷。]



路飞的回答,让所有人都愣住了,仔细回想一下路飞这7年的人生,确实是有迹可循的,只是一直都被大家忽略了。


路飞出生便失去了母亲,父亲也只是摸了摸他的脸颊,便再无声息踪影,唯一的亲人爷爷是海军中将,任务繁忙,不能一直陪在身旁。于是路飞喝得是别人的奶,断奶后又被托付给了村长和也还是个小女孩的玛琪诺。


虽然有强大的爷爷,有严厉的村长,有温柔的玛琪诺,有和善的村民们,但是他们却很少见到路飞有别的同龄朋友。孩子们无心的话语和动作,才是最伤人的,没有父母,是事实,同时也是伤人的利器。


海贼香克斯的出现给了路飞另一个世界的体验,而且香克斯也愿意“平视”路飞,还救了他,这让路飞对于“朋友”这个东西更加渴望与向往。但因为香克斯是海贼,他的归宿在海上,而不是这个偶然进入的地方,路飞再次回归独身一人。


人都是群居动物,会去主动寻找同类与同伴,可惜误吃下恶魔果实的路飞,只能越来越被无知而又弱小的同龄人当成异类而排斥。但幸好,还有玛琪诺,还有在酒馆里喝酒的人,还有,一直戴在头上的草帽。


接着,路飞又被爷爷送到了山贼这里。山贼——坏蛋与伤害的代名词,在路飞的心里是这样想的,所以他不愿意去接触那些人,即使是爷爷将他托付在了这里。


与此同时,在这里却又出现了一个同龄人——艾斯,爷爷还说要让他们好好相处。往前一步,是和艾斯成为朋友,拥有一位同伴,让自己不再孤单;后退一步,是待在令他生厌,同时也因为爷爷的威胁而不得不妥协的山贼家里,过着只有一人一草帽的生活。


路飞选择了向前。


很多想通了节点的人开始审视自己,是否也是这么过来的?是否也有无心的话语而伤害了别人?在今后又是否能够注意一下言行?还有,对于自家的小孩,也需要多多关注了。


已经独自一人过活了几十年的布鲁克没想到一个孩子,一个长期身处热闹酒馆中的孩子,也会有要满溢出来的孤独感,“如果有可能的话,真希望能和你成为朋友,哟嚯嚯嚯嚯嚯。”



[有我在的话,你就不会难过吗?]


[嗯。]


[要是我不在,你会很苦恼吗?]


[嗯。]


[那,你希望我活下去吗?]


[当然了!]



马尔科:“这个叫艾斯的小鬼,心理状态有点问题,yoi。”


“嗯?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是指一般的人,可不会问出‘你希望我活下去吗’这种话吧?”船医队的一名护士解答了萨奇的疑问。


“是的,yoi。”


这一点只有一些天性敏感与心思缜密的人注意到了,更多的人还沉思在路飞的“孤独感”中,毕竟这才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孩子,是刚刚才脱离了危险的孩子。



天性傲娇的艾斯因为被突然顺到了毛,选择背过身去挠挠后脑勺。


[是嘛,不过我还是很讨厌像你这样爱撒娇的家伙。]


[我才没撒娇,我可强了!]


只可惜不知是不是现在的两人还有点八字不对盘,说不上两句好话就会面对面龇牙咧嘴起来。但也幸好,他们还有第三人,那个金发的小鬼,自我介绍叫做萨博,一直做着他们的中和剂。


因为这次的事件,萨博的住处也不再安全,便和他们一起住进了山贼达旦的家。等第二天达旦起床,看到小房间内的小鬼由一变二,二变三,数来数去还是三,被吓得有点怀疑人生。


三人就此暂时定居下来,每天起床吃完早饭就跑出去,晚上打好猎物回来让达旦他们做成食物,洗完澡就滚成一团。


期间为了强大起来,还定制了每天100场的训练计划。艾斯与萨博早已相识,两人的身手也相当,胜负五五开。而路飞,比他们小三岁,有点依赖于恶魔果实的力量,却又无法很好地控制,每次对打,打中对方的概率是3%,打中自己的概率是95%,被对方打中的概率是100%!

 


“哈哈,其实这个叫艾斯的小鬼是个傲娇吧?明明耳朵都红了,就是不肯好好说话。”


“恭喜咱们的小路飞交到朋友了啊!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唉,身为哥哥的艾斯怎么就不知道让让弟弟呢!”


“我以后要是有个弟弟或者妹妹,我一定好好对他/她!”

 


【海军】

“哈哈哈哈,真不愧是我孙子,这不就相处地挺好的!”


“卡普,吃东西的时候不要大笑!还有,那是我的仙贝!你还是滚出去做任务吧!”

 


【海贼】

卡塔库栗看着艾斯欺负的路飞吱哇乱叫,心里默默想着弟弟妹妹们,要对他们更好一点才行。还有就是,只有自身强大,才能更好地保护!



多弗朗明哥:“这种生活,真是碍眼,呋呋呋呋呋呋。”



香克斯:“贝克曼,你有听到那个叫艾斯的姓是什么吗?”


耶稣布:“不是蒙奇吗?他难道不是卡普的孙子?”


贝克曼:“不,我没有听到过,大家都只是叫他艾斯。怎么了?”


香克斯:“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到了一点事情。”


 

【其他】

柯妮丝:“父亲,路飞每天都很开心呢,真好。”


“是啊,柯妮丝也要每天开心啊。”



薇薇:“太好了,路飞的生活也越来越好了。呐,贝尔,我要去找寇沙了,帮我保密噢。”


“嗨,公主大人晚饭前记得要回来。”

单推未遂

给咱家开的二哥棉花娃娃约了特典🥺🌹想印做拍立得!

P2是娃崽

给咱家开的二哥棉花娃娃约了特典🥺🌹想印做拍立得!

P2是娃崽

b

AO3扫文记录④

这个文章比较特殊他是一个系列小说

集合  Where the sea leads us

作品  1  Origins of Legends

2    Tales of  the Pirate King :Anarohy

3     A girl called Freedom

4 ......

这个文章比较特殊他是一个系列小说

集合  Where the sea leads us

作品  1  Origins of Legends

2    Tales of  the Pirate King :Anarohy

3     A girl called Freedom

4     Filliation

5     Widdershins

6      Flashes of Red

作者   kuroneko1815

简介   海贼王和哈利波特联动(hp内容不多主要路飞的母亲来自那里) 性转路飞  艾路  萨路

路飞生子  灵魂伴侣AU

香克斯和路飞的母亲是亲人

原创白胡子恋人

顶上战争存活

路飞是个巫师

b

AO3扫文记录③

作品  Marco thanks god

作者   Mars_261

简介   罗路  性转路飞  

这是一个关于罗让路飞怀孕被艾斯萨博以及路飞的家人知道的故事,让我们为罗祈祷他能活下来

作品  Marco thanks god

作者   Mars_261

简介   罗路  性转路飞  

这是一个关于罗让路飞怀孕被艾斯萨博以及路飞的家人知道的故事,让我们为罗祈祷他能活下来

b

AO3扫文记录②

作品   You Can Expect the Unexpected, But Not This

作者    WeAreTooDeepNow

简介    艾路cp  萨博X克拉尔  路飞生子

艾斯出海时和路飞确定了关系,路飞怀孕了,但艾斯不知道,顶上战争依旧发生(艾斯白胡子存活),这个有两个if线一个是路飞带着孩子冒险,一个没有,还有两个番外(我喜欢艾斯路飞结婚时萨博的反...

作品   You Can Expect the Unexpected, But Not This

作者    WeAreTooDeepNow

简介    艾路cp  萨博X克拉尔  路飞生子

艾斯出海时和路飞确定了关系,路飞怀孕了,但艾斯不知道,顶上战争依旧发生(艾斯白胡子存活),这个有两个if线一个是路飞带着孩子冒险,一个没有,还有两个番外(我喜欢艾斯路飞结婚时萨博的反应)

b

AO3扫文记录①

作品   ASL:Wish of A Soul!

作者   ReiTheCS

简介   ASL亲情向  时间旅行AU

萨博没有被龙带走,也没有失忆,他们遇到一束光可以穿越,先是来到了未来的白胡子海贼团(萨奇还没死的时候),然后又去了罗杰时期,在这里艾斯和罗杰和解了,罗杰把三兄弟都当做儿子。(我很喜欢里面卡普对啊路飞的反应,还有罗杰对三个孩子的保护欲)

作品   ASL:Wish of A Soul!

作者   ReiTheCS

简介   ASL亲情向  时间旅行AU

萨博没有被龙带走,也没有失忆,他们遇到一束光可以穿越,先是来到了未来的白胡子海贼团(萨奇还没死的时候),然后又去了罗杰时期,在这里艾斯和罗杰和解了,罗杰把三兄弟都当做儿子。(我很喜欢里面卡普对啊路飞的反应,还有罗杰对三个孩子的保护欲)

🎄隔壁圣诞树
我导出来了!!!!!!!

我导出来了!!!!!!!

我导出来了!!!!!!!

星月既遂

【未授权翻译/海贼王】如果路飞从小学习海军知识(七)

原文:Ace is told that the World Government sucks, news at ten

作者:Dezace


(七)艾斯被告知世界政府糟透了,十点钟新闻


摘要:艾斯和萨博拜访他们的弟弟,而他与一个时代的最臭名昭著的海贼训练。雷利认为艾斯有点太熟悉了,艾斯很恐慌。

雷利很高兴艾斯还活着,没有意识到艾斯的父亲问题。是时候解决这个问题了。


——正文——


“路飞,你的赏金增加了。”


“真的!”


路飞从他训练的地方跳了过去,雷利紧跟在他......

原文:Ace is told that the World Government sucks, news at ten

作者:Dezace


(七)艾斯被告知世界政府糟透了,十点钟新闻


摘要:艾斯和萨博拜访他们的弟弟,而他与一个时代的最臭名昭著的海贼训练。雷利认为艾斯有点太熟悉了,艾斯很恐慌。

雷利很高兴艾斯还活着,没有意识到艾斯的父亲问题。是时候解决这个问题了。


——正文——


“路飞,你的赏金增加了。”


“真的!”


路飞从他训练的地方跳了过去,雷利紧跟在他的后面。一切平静下来之后,艾斯和萨博去拜访路飞。多亏了路飞提供的情报,白胡子一家轻而易举地通过了海上封锁。革命者们也是一样,海军的行动是没有效果的。他们很感激这个突破,但是萨博说他们的工作永远不会结束。戏剧女王。


艾斯看着弟弟的新赏金,骄傲地笑着说: “四亿贝利,数目不小啊,路飞。”


路飞一把抓过海报,对自己越来越多的赏金高兴地咯咯笑起来。艾斯对路飞傻笑了一下,他并没有错过。


“还是没有我的高。”


路飞鼓起双颊,撅着嘴说: “我会得到比你更多的赏金。”


艾斯挥手让他离开,这让路飞很生气。萨博按住艾斯的脸把他推倒。艾斯从他的手下喘着粗气说。


“恭喜你提升了赏金。你正式成为最昂贵的超新星。”


路飞听到赞扬简直兴高采烈。艾斯把萨博的手从脸上推开,怒视着他。萨博只是给了他一个吃屎的笑容作为回应。


艾斯抓起赏金仔细看了看,直到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的眼球,他变得僵硬起来。这引起了他兄弟们的注意。


“嗯,看来全世界都知道你爸爸是谁了,路。”


萨博从手中拿过赏金海报,自己仔细看了看。他叹了口气,用手捂住脸。


“这件事迟早会曝光的。海军可能现在公布这一点,因为赤犬设法伤害了路飞。目前,世界政府正在采取一切可以用来对付他的手段。”


艾斯点头表示同意。路飞愚弄了海军,所以他们需要一些东西来提高他们在群众中的声誉。路飞作为龙的儿子会自动引人加入海军。


“我很惊讶他们没有早点发布。路飞已经有几个月没有公开露面了。”


萨博摇了摇头,然后递给路飞一样东西,里面装满了文件。


“路飞,你能看看这个吗?”


路飞撅着嘴,但还是那样做了。一旦革命者发现路飞可以翻译海军的密码,他们就问他是否可以破译他们截获的一些信息。路飞说,如果他们给他吃的东西作为回报,他会的。路飞不喜欢任何像报纸一样无聊的东西,但他这样做是因为萨博要求的。这些食物只是额外的好处。


“在西海的一个岛上将会发动一个屠魔令。”


萨博退缩了,艾斯也退缩了。妈的,这可不妙。好在路飞发现了这一点,所以这些革命者可能会帮助当地居民。


“哪个岛?”


路飞在纸上指出了一个词,萨博开始工作,联系了巴尔地戈。路飞看了剩下的文件,然后说没有其他重要的东西了。


雷利坐在路飞旁边,一言不发,观察着兄弟俩。艾斯盯着萨博的时候,用眼角余光看到了他。雷利瞥了艾斯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微光。艾斯不知道那个表情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感觉像是雷利在研究他。


萨博打完电话,叹了口气说: “谢谢路飞,你刚刚救了很多人的命。显然,那个岛上有一种特殊的矿物质,是贝加庞克的一项实验所需要的,而且世界政府也想要它。”


路飞笑了,没有听懂萨博刚才说的话。雷利说话时,谈话停顿了一下。


“波特卡斯?”


雷利把一只手放在下巴上,自言自语道: “我以前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艾斯开始紧张起来,雷利离得太近了。


他厉声说道,顿时顿悟: “波特卡斯·D·露玖! 那是你的母亲,孩子,不是吗?”


艾斯犹豫地点点头,雷利突然大笑起来,“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那个爆竹一样的女士了!”


艾斯难以置信地盯着雷利,“你认识我妈妈?”


他高兴地点点头,“你总是看起来很眼熟。那些雀斑是你妈妈的。我还记得我遇见那个女人的那天。”


艾斯身子前倾,脸上露出笑容。他以前从未听说过任何关于他母亲的故事。


“罗杰海贼团被冲上了伟大航路海峡的一个无名小岛,当我们去酒吧的时候,我们看到这个女人在那里喝趴了所有的海贼。伙计,真是壮观。她在打赌,我发誓她至少有十万贝利的奖金。罗杰当然很感兴趣,并向这个女人发起了一场饮酒比赛。结果他输了。真是太搞笑了。”


艾斯对父亲的名字皱起了眉头,但很高兴听到更多关于母亲的消息。


“她是海贼吗?”


雷利摇了摇头,但他深深地记得,“她是一个赏金猎人。当然,我们当时并不知道。现在我想起来了,当罗杰喝得烂醉时,她偷了他的钱。当罗杰醒来的时候,头痛得有海那么大,他只说她是个了不起的女人。我想那就是他迷恋上那个姑娘的时候。只要有人愿意听他讲关于露玖的故事,他就给他们写诗。罗杰是个傻瓜,他从来没有放弃追求她... ...”


雷利停了下来,然后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艾斯身上。在他的注视下,艾斯坐立不安。雷利在一种新的光中观测到艾斯。他看到了他那一头乌黑的直发,也注意到了他那银白的眼睛。和他的船长和最好的朋友的眼睛一样的颜色。埃斯看到雷利的眼中充满了泪水,这时候艾斯知道演出结束了。


雷利湿漉漉地笑着,他的兄弟们看着他们的互动,没有打断他们。


“我不敢相信那个搞笑男最后能和露玖在一起。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她,这说明了一些问题。”


雷利拍了拍艾斯的肩膀,艾斯对他的行为感到震惊。


“罗杰总是说他想要一个儿子。可惜他从来没见过你,他会爱上你的。”


艾斯像条鱼一样张牙舞爪,惊呆了,甚至没有对雷利发火。他的父亲会爱他吗?罗杰说他会有个儿子?什么?


“我敢打赌,你一定想听关于你父母的故事。知道了卡普,他可能什么也没说。嗯... ...”


雷利看起来很矛盾,但是坐在艾斯旁边。


“ 卡普也没有得到所有的信息。在罗杰自首之前,只有他最信任的人才知道他的情况。”


“罗杰自首了?”


雷利点了点头,要么没有注意到,要么只是忽略了艾斯的痛苦。雷利刚才说的话打破了艾斯所知道的关于他生父的一切。


“罗杰快死了。当罗杰海贼团解散时,他可能活不过三年。他还没来得及在病榻上消逝,就把自己献出去了。那个男人让我白了很多头发,但我知道为什么。他不想没有一声巨响就离开这个世界。如果他没有染上那种病... ... 想想会发生什么就没有用了。”


那么... 罗杰没有抛弃他的母亲?他本来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离开,但是他选择了他要走的路。艾斯咬了咬嘴唇。他对罗杰的整个看法正在一点一点地改变,他不确定自己应该有什么感觉。他一辈子都恨着罗杰,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就这样放手。


“即使他还活着,我相信世界政府仍会做他们曾经做过的事情。”


自从雷利发现了他的身世后,艾斯第一次看着雷利。


“我记得在芭特里拉的屠杀。我不相信罗杰有孩子的传闻是真的,但是一旦我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仍然感到恐惧。政府总是妖魔化那些不在他们控制之下的有权势的人。我是被海军赖以生存的人之一。他们说我杀死了伟大航路上一个岛上的整个村庄,而实际上我从猖獗的土匪手中拯救了这个村庄。当罗杰被处决时,海军散布了很多关于我朋友的谣言,甚至连他帮助过的人都质疑他的道德。”


艾斯张开了嘴,“所以我听到的关于罗杰的所有可怕的事情都是假的?”


艾斯虚弱地说,他的心在这些新的信息下粉碎了。所有他认为他知道的事情都是错的?他现在不知道该相信什么。


“当然,当他的船员和朋友受到威胁时,他是一个真正的恶魔,但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做过不该做的事。他甚至有一条规定,船员不能偷平民的东西。”


路飞看着雷利,好像他已经把星星悬挂在天空中,并且专心地倾听前海贼王的故事。萨博关切地看着艾斯,眼中充满同情。他知道身为罗杰的儿子对艾斯来说有多重要。这是怎么让他愤怒到爆炸的地步的。现在,他被告知他所知道的一切都是谎言。这必然会引起一些摩擦。


“我... 得去想想。”


艾斯几乎是逃跑了,远离了他所知道的一切。他只是需要一个人静静。


艾斯坐在悬崖边上,俯瞰着大海,但那不是他关注的焦点。他的头脑一片混乱。雷利所说的一切都是艾斯不相信的。这动摇了他的世界观。


艾斯听到树枝移动和树枝折断的声音。


“我不想说话。”


萨博坐在他旁边,路飞走到他的另一边。他们沉默地坐了一会儿,这时萨博喃喃自语,“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每个人都害怕龙是有原因的。世界政府表现得好像龙是个嗜血的人,但是他想要的只是把每个人从五老星的暴政中解放出来。他从不伤害无辜的人,但海军是这么说的。”


艾斯低头看了看他的手,握紧了拳头。他把手掌伸进眼睛里,感觉到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所以我一直讨厌他的全部原因就是因为世界政府讨厌他并捏造事实?”


萨博点点头,有点难过。


“所有最好的谎言都有真理的核心。但是每个人都听说过的罗杰真正邪恶的行为都是假的。几年前我从龙桑那里学到了这一点。”


艾斯感觉到他的世界被打碎了,他哭了起来。艾斯所有的情感都立刻释放了出来。


“我应该活下去吗? !”


路飞跳到他身边,艾斯哭了。路飞试图安慰艾斯,但没有奏效。萨博也加入了拥抱,艾斯哭得更厉害了。被那些一直无条件爱着他的人所包围,只会让他更加痛苦。


他不知道他在那里呆了多久,但天越来越黑了。一旦艾斯感情上筋疲力尽,再也哭不出眼泪,他的兄弟们就放开了他。他吸了一口气,然后断断续续地和萨博说话。


“让他们付出代价,萨博。”


萨博点了点头,意志坚定,路飞看了他一眼。他们会为他们的兄弟报仇,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们。


他们就这样睡着了,这就是雷利最终发现他们的方法。两个成年男子和一个半成年男子瘫成一堆睡着了。他在他们身上盖了一条毯子,确定他们是安全的后就离开了。


雷利让眼泪从他的脸上滴下来,这是他不会在孩子们面前做的事。他朋友的愿望永存。雷利得知罗杰和露玖的儿子安然无恙,欣喜若狂。他咯咯地笑着,想着罗杰如果他的儿子加入了白胡子的队伍会有什么反应。他会在自己的住处大惊小怪,大哭一场。


雷利擦去脸上的泪水,看到孩子们安详地睡着了。他转身回到营地,确信孩子们没事。


“我会保护他们的,罗杰,别担心。你儿子很安全。也许我现在已经是个老人了,但是我会活着看到你的儿子成为一个让你骄傲的人,如果你还没有的话。”


令人伤心的是,雷利再也不会和他的船长说话了。他是他最好的朋友,一个他愿意为之牺牲的人。如果有一种方法可以牺牲他的生命来让罗杰活下去,雷利甚至可以再活一年。罗杰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但从来没能做到。罗杰将永远无法见到他的儿子和兄弟,即使雷利确信他会宠坏这个臭小子。罗杰不该死的。


“请保佑我们,罗杰。”


即使面对死亡,雷利也不会让他誓死效忠的人失望。保护艾斯只是这个承诺的另一个方面。艾斯不会死,只要雷利还活着。


雷利点燃了柴火,凝视着火焰。如果海军有什么企图的话,那么... ... 也许是时候复出了。那应该会很有趣。


艾斯醒来时眼睛太累了,觉得很快就要头痛了。他呻吟着。他讨厌自己哭着入睡,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这种事总是发生。他的兄弟们动了动,醒了过来,路飞揉着眼睛,萨博对着太阳呻吟着。


他们像僵尸一样走回营地,雷利在火堆旁等着他们。他高兴地说。


“我给你们这些小鬼们准备了早餐,开动吧。”


他们确实这样做了。兄弟俩之间的一顿饭总是免费的。他们偷了对方的食物,为了一块肉而打架。真是一团糟。等到他们吃完,雷利发言。


“从你昨天的反应来看,我猜你没听说过你父母的事吧,艾斯。”


艾斯犹豫了一下,但感到萨博用手肘抵住了他的肋骨。他抱怨道,“是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雷利点了点头,好像这是有道理的。


“那么,你想听听罗杰因为不小心喝了镇静剂而被海军抓住的故事吗? 你妈妈不得不把他救出来。”


艾斯急切地点了点头,雷利开始讲故事。路飞全神贯注地听着故事,萨博则骄傲地环顾着整个场景。


“那是27年前的事了,罗杰海贼团从这些商人那里弄到了一些酒... ...”


在这一天,艾斯很高兴。不担心别人怎么看他的生父,只是喜欢听他父亲的故事。


——未完待续——


作者说:我喜欢写这篇文章。我个人认为罗杰会非常喜欢艾斯,而艾斯会非常恨罗杰,这是一个悲剧,所以我决定解决这个问题。

写雷利那部分的时候我差点哭了。如果雷利知道艾斯是罗杰的儿子,我敢用我所有的钱打赌,他一定会去马林梵多。

给我所有的想法。我喜欢所有这些,我甚至有一些从我上次提问中提出的想法,被绘制成一些后来的小说。

非常感谢您的评论和点赞。


下章预告:白胡子海贼团的一个新人说路飞坏话,被路飞过度保护的哥哥听到了


Sunflower
萨博:“原来你在肚子里20个月...

萨博:“原来你在肚子里20个月,看来你比我大呢!可是现在我比你大了哦,艾斯”

萨博:“原来你在肚子里20个月,看来你比我大呢!可是现在我比你大了哦,艾斯”

今天也要努力呀!

【OP观影】路飞的世界(11)

(11)穷追不舍 路飞命悬一线

“”内为观影人语言,[]内为画面中的人说话。加粗为画面里面的内容。


[早上好艾斯,你今天也要去那里吗?带上我吧,我们做朋友吧!]


在饱饱地睡了一天,然后吃空了山贼们那天的早饭后,路飞满血复活!眼见艾斯推门而去,路飞赶紧追了上去。


艾斯跑,路飞追,艾斯插翅难飞的一幕再次上演,这“记吃不记打”的特性让观看屏幕的许多人咬牙切齿!


他可是想要你的命啊!还追着他干嘛?赶紧想办法让爷爷或者是玛琪诺来接你离开才是正途啊小混蛋!


屏幕外众人的想法路飞自然不知道,他只知道必须要追上眼前的那个男孩,不管多么艰难,一定要和他成...

(11)穷追不舍 路飞命悬一线

“”内为观影人语言,[]内为画面中的人说话。加粗为画面里面的内容。

 


[早上好艾斯,你今天也要去那里吗?带上我吧,我们做朋友吧!]


在饱饱地睡了一天,然后吃空了山贼们那天的早饭后,路飞满血复活!眼见艾斯推门而去,路飞赶紧追了上去。


艾斯跑,路飞追,艾斯插翅难飞的一幕再次上演,这“记吃不记打”的特性让观看屏幕的许多人咬牙切齿!


他可是想要你的命啊!还追着他干嘛?赶紧想办法让爷爷或者是玛琪诺来接你离开才是正途啊小混蛋!


屏幕外众人的想法路飞自然不知道,他只知道必须要追上眼前的那个男孩,不管多么艰难,一定要和他成为朋友!


第一天,路飞追过了那座他被打下去的吊桥,结果在过河的时候踩到了鳄鱼的头上,惊醒了沉睡的猛兽,差点落入鱼口。


第二天,路飞过了吊桥,踩着鳄鱼头过了河,却在上山途中被艾斯打下的大量落石砸在地上。


第三天,路飞过吊桥,踩鳄鱼,躲落石,追进了山上的树林里,却又险些落入了蛇口。


第四天……



“啧,我当初追我媳妇都没这么艰辛。”


“以后小路飞的女朋友要有福气了,小路飞肯定是个粘人精,哈哈。”


“来来来,下注下注,看看小路飞什么时候追上那个艾斯!”


“这孩子挺有毅力的,以后肯定会继承他爷爷的衣钵,成为一名好海军的!”


“那这样的海军真是太让人安心了!”


“还是不忍心小路飞受这么多伤啊,每天,每天,每天,都有新的伤口出现。”



就这样,寒来暑往,冬去春来。噢,没有这么夸张。


是,就这样,过去了三个月,不论刮风还是下雨,不管要披荆还是要斩棘,即使要踩鳄鱼头、要被石头砸、要被蛇追、要被马蜂蛰、要被艾斯打……路飞都拼命地追着艾斯跑。


这三个月来,路飞追艾斯的距离越来越远,艾斯跑的路线也越来越绕,终于,在某一天,艾斯与另一位金发小男孩在树上比对双方今天的收获,憧憬未来的生活时,路飞突然出现。


[海贼船?你们也要当海贼吗?我也是诶!]


糟糕!大意了!竟然被一个小鬼近身了!也幸亏是一个小鬼,要是来得是一个大人,那他们可就凶多吉少了!


惊出一身冷汗的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将路飞捆绑在一棵大树上,商量着要如何处置,而天真的路飞还以为他们是在和他玩游戏。


[呐,你也是艾斯的朋友吗?我叫路飞,你也和我做朋友吧!]


[我叫萨……谁要和你做朋友啊!]


[我们的秘密被发现了,如果置之不理的话,这家伙肯定会告诉别人,杀了他吧!]


艾斯毫不犹豫地提出了最优的解决办法,获得了金发男孩的赞同。


[不要杀我啊!救命啊!]



听到两人的对话,路飞毫不怀疑,他们肯定做得出来!看着屏幕的众人也相信!想想看吧,这三个月来艾斯小鬼是如何对待小路飞的!他肯定做得出来!而此时,此地,只有他们三个人在,路飞危险了!


“就算是石头,也被捂热了吧?艾斯怎么能够说出这种话!”


“但是看艾斯一直以来的表现,他肯定做得出来这种事情!说不定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他已经手染鲜血了!”


“天哪,这两个小孩是魔鬼,是恶魔的孩子!他们一定会得到报应的!”


“一定会没事的!想想看,小路飞经受过多少次生死瞬间,不都活下来了吗?如果这次的生死能让小路飞彻底看清他们的嘴脸,离开他们,倒也值得!”


确实,就他们所见的,便是艾斯各种阻挠路飞跟上,其狠辣程度让人完全不敢相信这只是个比小路飞大三岁的孩子!那么在看不见的地方,这两个恶魔又作出了多少可怕的事情呢?手上又沾染了多少鲜血,有几条人命?然而两人接下来的对话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你动手啊!]


[你怎么不动手?]


[我没杀过人啊!]


[我也没啊!]


两人看向了路飞,似在思索如何解决这个知道了他们秘密的小鬼。而在哭闹不止的路飞看来,却是在思索如何才能杀了他,慌不择言地说道:


[救命啊!别把我扔到水里去!我还不想死!我还有和香克斯的约定没有实现!]


[他……好像把自己的弱点说出来了。]


[……是的,那就按他说的,把他扔到河里去吧!]


[好,就这么办!]


两人正在解开绑住路飞的绳索,却听到不远处传来外人的声音。不好!是刚刚偷得的财宝的主人,没想到竟然是凶残的布鲁杰姆海贼团的手下,而且还追到了这里来!


本来还在思考要是路飞一直哭该如何是好,但没想到把人一解绑,路飞便不哭了,乖乖跟他们藏在小树丛后面,看着外来者的情况。但更没想到的是,就这么一错眼,身旁的路飞便不见了踪影,而外来者的手上,正捏着那个突然失踪的人。


路飞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看着两位伙伴很严肃的样子,自己也不大敢说话,而后便看见了一只超大的独角仙,瞬间吸引住了路飞的目光,让他不自觉走了过去,接着便被人捏了起来。


[快救救我!艾斯!]


[哦?看来你认识那两个小鬼,这就好办了。来,告诉我,那两个小鬼偷得财宝放到哪里去了?]


闻言,路飞开始浑身冒汗,紧接着眼睛开始斜视,嘴巴也噘向了同一个方向。


[不……不知道……]


[既然如此,那就先跟我们走一趟吧。]


路飞就此被海贼带到了一个废弃的小屋子里,拿绳子绑住吊在半空中。一开始海贼只是拿自己的拳头去击打路飞,但因为路飞橡胶人的体质,并没有起作用。接着,海贼便戴上了满是尖刺的拳套去击打路飞,这发生了作用,路飞被狠狠地击伤了。


从艳阳高照,到晚霞满天,路飞从精神百倍地哇哇大哭,到命悬一线时虚弱的沉默,路飞始终没有吐露一个关于财宝的字眼。


几个小时,路飞和观看屏幕的人,既没有等来山贼一伙,也没有等来士兵,更没有等来造成这个局面的罪魁祸首……



“可恶!不管是谁都好,快来救救这个孩子啊!”


“路飞快把那个地点说出来啊!再不说你真的会被打死的!”


“该死的海贼,为什么连一个小孩子也不愿意放过!海军为什么还没有歼灭所有的海贼!”


“卡普中将所托付的那群山贼呢?为什么还不出现?难道艾斯他们没有去搬救兵吗?”


“那两个孩子……会不会……打着正好让海贼打死路飞的算盘?”


“不会的不会的,他们两个并没有杀过人不是吗?肯定是他们不知道路飞在这,还没找过来。”



【海军】

青雉:“如果还没有人来救援,这个孩子,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赤犬:“中将,恕我直言,如果您当初就将辖内的山贼、海贼全部清理干净!今天这事就可以避免了。”


鹤:“卡普,你要不要……”进房间去别看了。


卡普:“不用,我相信艾斯。”他不会是那种人的,一定会想办法来救路飞的。现在,除了相信艾斯,还能做些什么呢?期待神迹降临吗?

 


【海贼】

香克斯一阵霸王色霸气不受控制地倾泻而出,只剩下干部们还站着,其余人皆倒在了地上。


贝克曼:“冷静!”


“还能回去吗?”香克斯死死地盯着屏幕上的海贼,恨不得自己的霸气能够穿透这个屏幕,将那些该死的海贼全部震晕。


他们怎么敢!那可是他舍弃了一臂救下的孩子!那可是他所看好的未来!


“你知道不可能的。而且就算你现在过去,也不是下一秒就能到的。”


“记下他们的长相,还有,调查一下这是哪个海贼团,我想,他们可能是迫切想要回老家了。”


“嗯,但我相信路飞,也请你相信你赌下的未来。”这块屏幕,不可能只是单纯的挑选了一位“幸运儿”让他们观看其一生,只是具体是什么情况,现在谁都没有调查出来。

 


【革命军】

看着这一幕的龙只能死死咬住后槽牙,狠狠握住斗篷下的拳头,用疼痛提醒自己不可冲动,一个孩子的生命与天下苍生的幸福,孰轻孰重,一目了然。只能尽力不去想那是他唯一的骨肉,也只能在心里说一声:对不起,路飞,我不是个……不,我不配当你的父亲。

 


【其他】

娜美:“贝尔梅尔桑,上面那个小孩好笨呐,他只要说出来不就好了吗?反正也不是他的财宝。”


贝尔梅尔:“娜美,那不是笨,那只是那个孩子的坚持。如果你和诺琪高遇上这种事情,我希望你们不要像他一样,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当然,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保护你们的。”



白星:“母亲大人,外面都是这么可怕的人吗?路飞大人会死吗?呜呜呜呜呜。”


乙姬:“白星,外面是很大的,但也会存在阳光照不进的地方。我会为了让大家生活在阳光下而努力的!”

 

 

————————————

查了下年龄,这个时候大概是,路飞7岁,娜美8岁,白星4岁,乙姬王妃还活着,所以加了上去,然后人物大概率是OOC了,嗐,反正这玩意第一章就预警了,开始摆烂┓(;´_`)┏。

嗣楠

【海乙】红豆生南国(15)

ooc严重,


海贼×你


cp(暂定)包含:路飞,索隆,山治,罗,艾斯,萨博,马尔科(根据呼声添加)


        妹妹醒了的消息不胫而走,这本就不怎么大的医务室霎时间挤满了人呢。你只感觉有好多脑袋围着你,左一个问题右一个问题,问的你迷迷糊糊,晕头转向,但你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因为你也实在是太想他们了。


“妹妹,你有没有不舒服啊?”


“妹妹,你怎么睡了这么久啊,一点都不想哥哥我吗?”


“妹妹,你看,这是我给你买的新发卡,还喜欢吗?”...


ooc严重,


海贼×你


cp(暂定)包含:路飞,索隆,山治,罗,艾斯,萨博,马尔科(根据呼声添加)










        妹妹醒了的消息不胫而走,这本就不怎么大的医务室霎时间挤满了人呢。你只感觉有好多脑袋围着你,左一个问题右一个问题,问的你迷迷糊糊,晕头转向,但你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因为你也实在是太想他们了。


“妹妹,你有没有不舒服啊?”


“妹妹,你怎么睡了这么久啊,一点都不想哥哥我吗?”


“妹妹,你看,这是我给你买的新发卡,还喜欢吗?”


“妹妹,现在有胃口吗,要不要吃你最爱的布丁?”


        你的面前,这群大男人一个接着一个问题,强忍着的哭腔让你感受到了他们的担心和想念,也让你感受到了他们有多么爱你。

        本来已经被马尔科哄好不哭的你,在听到萨奇用隐忍的语气问你还想不想吃布丁,你的泪水再次涌了出来。

        没有什么比家人的关心更加催泪,这么久以来的思念和担惊受怕终于在这时得到了回应,你最爱的哥哥们还是你的家人,他们没有抛弃你,他们一直都在等你回家,回到这个属于你们的家。

        你扑到萨奇怀里放声大哭,但是你并不是伤心的哭,你很高兴,你很开心,开心自己终于回来了,开心他们还爱你。

        萨奇在你扑到他怀里之后,并没有跟之前一样眼冒爱心继续说那夸张的话语,而是低下头,紧紧的抱着你,萨奇感受到怀里真实的温度之后,紧绷在脑中的弦在此刻断了,原来这不是梦,妹妹真的回来了,萨奇的视线逐渐模糊,很少哭泣的他此时留下了喜悦的泪水。

        马尔科看着你们相拥在一起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默默走上前将你们两人抱在怀里,其余的人也默默张开双臂抱了上来,此刻无需多言,家人就在身边,没有什么比这个更美好得了。

        可能谁也想不到,白胡子海贼团这群扬名在外的番队队长,此时此刻在莫比迪克号的医务室里,一个个都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今天莫比迪克号上的人,不知道怎么了,好像是泪匣子都被打开了一样,眼泪都止不住的流,你去见老爹的时候,又免不了一顿哭,给老爹心疼坏了,看着自己的小姑娘眼睛都哭肿了,纽盖特那心里叫一个心疼,好不容易把小姑娘哄好了,纽盖特也终于把心放了下来,哈哈一笑,大声宣布


“臭小子们,为了庆祝你们的妹妹醒来,开宴会吧!!!!


“哦!!!!!!!”


        马尔科只是按住太阳穴无奈的笑了笑,任由老爹开宴会。

        只是都开宴会了,你们边吃边哭是怎么回事啊喂!!


“都别浪费食物啊你们!!”


       来自在厨房奋斗的某不知名面包头厨师的怒吼。


        马尔科再一次提醒老爹少喝一点酒,不然就发禁酒令了,在自己大儿子和宝贝女儿的双重视线下,纽盖特只好放下手中的酒杯。

        笑死,我世界最强的男人会怕这个?我还真的怕。纽盖特默默叹了口气,这年头我老头子想喝口酒可真难啊。

        你看着船员们因为酒精的作用,现在一个个都呈现出很滑稽的姿态,你看见比斯塔哥哥把以藏哥哥当成美女调戏,结果被以藏哥哥一子弹射穿自己的玫瑰之后一下子就清醒了,并且后怕的表示还好打的不是自己的头,你又看到哈尔塔哥哥被人说个子矮,然后那人就被哈尔塔哥哥追着打,还有那缪尔哥哥,居然说要去海底捞宝藏,说着说着就跳海了,拦都拦不住,还好那缪尔哥哥是鱼人,不然指不定出什么事呢,还有很多很多有趣的场景。

        你坐在一旁吃着自己最爱的布丁,咯咯咯的笑个不停,看着他们都在大口喝酒,其实你也有点馋,你也很想尝尝酒的味道,但是马尔科哥哥坐在你旁边,他不让你喝酒,他说你还太小,不能喝酒。

       眼珠子一转,有了!


“马尔科哥哥,我还想吃布丁。”


        今天的马尔科对你可谓是有求必应,听到你这么说,没有犹豫,转身就去厨房给你拿布丁去了,而你趁着这个时候,一把拿过马尔科的酒杯,猛灌了一大口,辛辣的酒灼烧着你的嗓子,刺激的味道一下子就充斥着你的味蕾,只喝了一口你就不喝了,一点都不好喝,你也搞不懂这些大人怎么都喜欢喝酒,老爹也喜欢喝酒,明明没有什么好喝的。

        酒精上头很快,马尔科拿着布丁回来的时候,你已经醉了,只见你抱着马尔科的酒杯傻乎乎的笑着,小脸通红,马尔科不猜都知道你肯定偷喝他的酒了

        你看着马尔科傻乎乎的乐,马尔科本来想说你几句,但是他看到你的笑容只能默默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布丁,拿过你手中的酒杯放到一旁,把你抱起来打算送你回去。

        在路上,你一直乱动,马尔科只能小心翼翼的护住你,防止你掉下去,


”你啊你,喝什么酒呢yoi“


        你听到马尔科的话,转过头看着马尔科,两只眼睛亮晶晶的,就这么盯着马尔科,马尔科都被你盯得有点发毛了,本来还在看路的他,不自在的转过头来,想看看你到底打算干嘛。

       就在这时,你刚好凑到马尔科脸前,


”啵“


”最喜欢马尔科了嘿嘿嘿“


        你送给马尔科一个大大的吻,其实这个吻本来应该落在马尔科脸上的,但马尔科在这时刚好转过头对着你。

        唇上柔软的触感让马尔科愣在原地,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也就是你,亲完之后你就窝在马尔科怀里沉沉睡去了,马尔科看着怀里的你,无奈的笑了笑,迈开步子继续送你回去,如果他耳朵不红的话这一切也勉强说得过去。


”你啊你,真是不省心yoi.......“









𝐵𝑢𝑡𝑡𝑒𝑟

什么?!大海的男人穿到了我家③

ooc预警


内含 乔巴/索隆/山治/娜美/罗宾/路飞/艾斯/萨博/基德/基拉/黄猿/青稚/赤犬/罗/罗西南迪/多弗朗明哥/香克斯/贝克曼


我等了好半天都没有人再来,正当我以为一时半会没有人来了时,“彭!”等烟雾散去,我一看,是艾斯!!!艾斯小天使啊啊啊啊啊啊啊!!!“系统,已经去世了的也能穿送来吗?”“当然”


“路飞!路飞!路飞!”


正在炫零食的路飞听到我的“召唤”


“内?怎么啦?”


“艾斯!艾斯!”


“艾斯?!”


路飞一下窜到我面前,一下子跳到艾斯身上


“艾斯!你没死!太好了!”


“哈哈哈哈,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到这里......

ooc预警


内含 乔巴/索隆/山治/娜美/罗宾/路飞/艾斯/萨博/基德/基拉/黄猿/青稚/赤犬/罗/罗西南迪/多弗朗明哥/香克斯/贝克曼


我等了好半天都没有人再来,正当我以为一时半会没有人来了时,“彭!”等烟雾散去,我一看,是艾斯!!!艾斯小天使啊啊啊啊啊啊啊!!!“系统,已经去世了的也能穿送来吗?”“当然”


“路飞!路飞!路飞!”


正在炫零食的路飞听到我的“召唤”


“内?怎么啦?”


“艾斯!艾斯!”


“艾斯?!”


路飞一下窜到我面前,一下子跳到艾斯身上


“艾斯!你没死!太好了!”


“哈哈哈哈,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到这里了”


正当他们两个打闹的时候(不是路飞你怎么好那么快???)又穿送过来一个人是萨博!


艾斯:“你没死啊?”(不是艾斯你上来就这么问真的好吗???)


萨博:“哈哈哈哈,我被路飞爸爸龙先生救了,话说艾斯你也没死啊,太好了”


啊,我的ASL终于团聚了不禁留下了激动的泪水。艾斯和萨博签完字就和路飞打闹去了(不是你们到底有没有认真看公约啊喂?!)还没高兴多久,又有“客人”来了

这次是基德和基拉


“c!这tm是哪,老子就听见一个什么东西好像说了些什么事,老子怎么就到这了”


我把基拉拽到旁边跟他解释了一遍,又把公约给他,让他给基德讲明白,还有拜托他看住基德,不要使用能力。


这边刚安顿好,那边就又来人了(不是,你们是约定好的一起到我家来???让我看看是谁!!!)结果这不回头不要紧,一回头真是吓了我一大跳,居然是身高直冲天花板的波鲁萨利诺,我拿着公约不知道该怎么说。


“耶~小小姐你好啊,你手上是什么,给我看看吧”


我鬼使神差的就把东西递了过去


“哦~原来是公约啊,我签好字了~”啊,果然是黄猿的那个调调啊


我只是盯着天花板,生怕这个大将一不小心就把我家给弄塌了“额…那个,系统?能调一调这些人的身高吗?”“当然可以”

在我和波鲁萨利诺商量好了之后我就把它调成了正常人的身体比例,虽然是正常人的身高,但是一米九也很高好嘛,他为什么还在抱怨啊喂?!!!!


又有人来了,这次是青稚和赤犬一起穿越来的。

库赞先生还是很好说话的,把情况说明之后,他很快就答应调身高的事了,只是萨卡斯基的表情好像下一秒就要给我打穿,我是真的不敢跟他说话,不过,在库赞和波鲁萨利诺帮助下也搞定了


接下来是罗,其实在他穿送过来的时候我心里只有:woc!!!!!!!!!!!!当他走过来时我直接(嗨,老公!)咳咳,罗还是很好说话的,只是在他和贝波穿送过来之后就是罗西南迪


“柯拉松先生!”罗一下子扑进罗西南迪的怀里”


“罗都长这么高了”说着还摸了摸罗的头





不是吧!下一个传送过来的居然是多弗朗明哥


多弗朗明哥刚出现,罗就举着鬼哭站在罗西南迪前面,随时准备战斗。我赶忙上前阻止


“额…罗,你先把刀放下。”


“多…多弗朗明哥,你…你先不要冲动,我…我先调一下身高。”


“呋呋呋~当然好啊”


虽然多弗朗明哥答应了不动手,但是自从多弗朗明哥来了之后,就一直抱着鬼哭跟着罗西南迪,防止多弗朗明哥在对柯拉松先生耍手段


“呋呋呋呋~女人要不要来当我的王妃啊。呋呋呋~”


“喂!这里不是你的德雷斯罗萨啊!谁要当你的王妃啊!”


“呋呋呋~可是你的身体很诚实啊”


“什么?!多弗!!!”


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多弗朗明哥走去


“呋呋呋~叫我多弗了啊,很亲切呢呋呋呋~”


正当我即将走到多弗朗明哥的怀里时,多弗朗明哥直接被旁边的山治一脚踹飞。我忽然就感觉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山治:“你这个粉红色的火烈鸟怎么回事,为什么要伤害lady”


我一能控制自己就去拉架,防止他们把我的房子拆了。


“山治君,停停停,你看我不是没受伤嘛”我对着把已经要着火的脚放在多弗朗明哥脸上的山治说


“彭!”这边又来人了,这回事红发和贝克曼,在跟他们说清楚之后香克斯表示,不管在哪他只要有酒就行。(不是,别把我家当酒馆好嘛!)而贝克曼则认为,他传送过来就是为了看着自家船长别喝多了










未完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