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萨尔达传说

1139浏览    72参与
Clover
願2020一切平安 所有困難迎...

願2020一切平安

所有困難迎刃而解

逝者已矣

願不負期望

願2020一切平安

所有困難迎刃而解

逝者已矣

願不負期望

白羽鴉
₍₍◝(・'ω'・)◟⁾⁾

₍₍◝(・'ω'・)◟⁾⁾ 

₍₍◝(・'ω'・)◟⁾⁾ 

喬治兒

好久沒畫圖 塗鴉復健

畫林克一定要畫一下舞孃裝啊

好久沒畫圖 塗鴉復健

畫林克一定要畫一下舞孃裝啊

不知道叫啥明子

-《聶爾龍》-


「這是、什麼阿.....」


因為覺得山上傳來了一股不祥的氣息,山腳下看也只能看見被雪所壟罩的天空

眾人決定爬上山的時候,卻發現宛如龍的生物盤踞在山頂上

為了更進一步地確認,登上山頂上的智慧之泉,他們才終於見到全貌


『───歡迎,在此等候多時了』


智慧的女神如此說道


「這是怎麼回事....」


除了曠野之外,其他人都知道這條龍是什麼

守護海拉爾的精靈、神龍。雷龍、炎龍、冰龍,而眼前的正是冰龍的聶爾龍

身為如此神聖的存在,竟會露出這麼虛弱的樣子,想必原因只有一個


「加儂......!」


任誰都很清楚的,這份邪惡


『正如您所...

-《聶爾龍》-


「這是、什麼阿.....」


因為覺得山上傳來了一股不祥的氣息,山腳下看也只能看見被雪所壟罩的天空

眾人決定爬上山的時候,卻發現宛如龍的生物盤踞在山頂上

為了更進一步地確認,登上山頂上的智慧之泉,他們才終於見到全貌


『───歡迎,在此等候多時了』


智慧的女神如此說道


「這是怎麼回事....」


除了曠野之外,其他人都知道這條龍是什麼

守護海拉爾的精靈、神龍。雷龍、炎龍、冰龍,而眼前的正是冰龍的聶爾龍

身為如此神聖的存在,竟會露出這麼虛弱的樣子,想必原因只有一個


「加儂......!」


任誰都很清楚的,這份邪惡


『正如您所說,現在的聶爾龍正因為受到加儂的侵蝕,變成了這副模樣,虛弱,且無法再繼續這片大地的生物』

「我們能夠做些什麼嗎?!」


一瞬間大家都能夠清楚地聽見

曠野的聲音在顫抖著,原因不明

但大家都知道的是,曠野想要幫助那條龍


『射穿它吧』

「!?」

『看到龍身上的眼了嗎,那正是加儂的監視眼,你必須一一射穿那些眼珠,才能夠解放祂』

「這樣祂就會沒事嗎?」


智慧之神不再說話,也許祂無法保證

夢見上前拍了拍曠野的肩膀,但他也不敢說出什麼

見到時跟無雙拿出了弓箭,曠野也才點點頭


隨著聶爾龍的呼天一嘯,祂擺動了那沉重的身軀,飛向高空

隨之,地面突然吹起風來,像是可以把人帶動起來一樣


「曠野!天空就交給你了!」

「了解!」


曠野隨即奔向懸崖處,奮身向下一跳,張開了滑行傘之後又瞬間衝向高空

所有人見到曠野成功飛到高空之後,分別向各個定點的高處跑

曠野也知道自己的體力有限制,在見到所有人跑到指定位子之後,他深吸了一口氣

放開了滑行傘,眼睛頓時瞪大,屏氣凝神,時間就像被放慢了一樣


每個人緩慢的動作都被曠野看在眼裡

沒問題的,在這個狀態,龍的一舉一動也是看得一清二楚

那些束縛在龍身上的「眼」,也一直盯著這裡看

一箭必中吧


「喝!」


被射穿眼睛的龍大吼著

直到剛剛都像是為了幫助勇者們只在空中飛翔的祂,現在卻像在逃跑一樣的向其他地方飛去

曠野再度展開了滑行傘飛向空中


時則吹響了笛子,引起了龍的注意

龍張開了嘴巴,就像要吞噬掉時一樣直衝了過去

早在一旁待命的夢見衝了出來,意料之外的近距離,射穿了加儂的眼睛


曠野的體力跟不上速度,在快要追上眾人的時候卻落在雪面上

他站在智慧之神的前方,喘著氣向下看著在底下戰鬥的前輩們


龍依然在逃跑著,不斷地向著山下移動,卻意外地曝露出了弱點

無費力移動的時瞄準了龍身後的眼,輕鬆的射穿


體力像是永無止盡的無雙則不停地奔跑著,他快速的跑向預定龍會飛過的小山丘,舉起了弓箭,射穿


龍在痛苦著

大吼著的祂突然反方向移動,向著曠野所在的地方飛了回去


「「「曠野!!」」」


曠野看著龍飛過了他,虛弱地倒在山頂上


『現在,你只要再射穿聶爾龍,祂就可以獲得解放了』


曠野舉起了弓箭,可是卻猶豫了


這一切都是加儂的錯,本應該是這樣的,但其實這都是自己的錯

身為勇者沒有能夠解決加儂,甚至沉睡了一百年,這樣屈辱的錯誤

也許前輩們都覺得這樣的自己很無用吧


最後射出了,虛弱的搖擺著,又卻意外因為突然的逆風,使弓箭用力地刺向了龍

為什麼呢,從龍身上意外閃起了刺眼的光芒












「───雪嗎,我還是第一次來到這樣子的地方,真冷啊」

「風律都待在怎樣的地方啊」

「大多都是在海上哦。在船上到各個地方去,發生了很多事情」


我看著遠方想了想


「我沒有搭過船呢」

「說得也是呢~息吹很會游泳嘛。這麼一說米法也沒搭過船?」

「大概」


眼前這個人的大雙貓眼睛突然大大的看了過來

垂下鼻涕的他高興地說著


「這樣吧,下次我們一起搭船去別的地方吧」

「我不會揚帆什麼的哦,畢竟我沒有看過船」

「我知道。所以作為前輩的我,就來幫幫你吧!搭船最需要的技術就是看風向哦~」


真的沒問題嗎,通常只是在岸邊,或是傑拉領域游泳都沒問題

如果是在海的中央溺水呢?


「別那麼擔心嘛,有困難的時候只要叫我就對了!」


他掏出了銀色的棒子,那是「現在的自己」沒看過的東西

只見他一揮,不斷吹拂的暴風雪突然停了下來,周遭也像是錯覺般的溫暖起來


「好厲害呢」

「對吧?」


看見他笑嘻嘻的樣子

不知道為什麼,眼淚流了下來


「曠野?」


大家不知何時已回到了自己的身邊,像是很擔心一樣地看著自己

回頭望去,龍緩緩地消失在了視野的盡頭

一去不復返,就像自己失去的記憶一樣

NaturalWind
就想讓薩爾達襲林克胸!!!襲胸...

就想讓薩爾達襲林克胸!!!襲胸!!新年快樂!!!

就想讓薩爾達襲林克胸!!!襲胸!!新年快樂!!!

不知道叫啥明子

-《被偷的寶珠》-


「帕雅如何了?」


從英帕的家緩緩走下來的曠野,面對眾人的疑問只能面露難色的微微搖頭


「這樣啊....不過竟然會有盜賊出沒」

「這個村裡有人做這樣子的事情,我無法相信.....」


時想了一想,突然露出笑容拍了拍曠野的肩膀


「說得也是啊!一定是外來的傢伙偷走了吧」

「我們該怎麼辦?」

「唔嗯,沒有那個寶珠我們也很困擾.....。看看今晚有沒有什麼可疑的人在外面做什麼吧」

「!」


一旁的草叢突然晃了一下

難不成有人嗎。兩人衝上前查看去

但是那個身影卻突然向某個方向跑走


「站住!」


曠野覺得那個身影很熟悉

那是個上了年紀的人才有的背影吧,而且還是個...

-《被偷的寶珠》-


「帕雅如何了?」


從英帕的家緩緩走下來的曠野,面對眾人的疑問只能面露難色的微微搖頭


「這樣啊....不過竟然會有盜賊出沒」

「這個村裡有人做這樣子的事情,我無法相信.....」


時想了一想,突然露出笑容拍了拍曠野的肩膀


「說得也是啊!一定是外來的傢伙偷走了吧」

「我們該怎麼辦?」

「唔嗯,沒有那個寶珠我們也很困擾.....。看看今晚有沒有什麼可疑的人在外面做什麼吧」

「!」


一旁的草叢突然晃了一下

難不成有人嗎。兩人衝上前查看去

但是那個身影卻突然向某個方向跑走


「站住!」


曠野覺得那個身影很熟悉

那是個上了年紀的人才有的背影吧,而且還是個女性

在這裡幫了不少人忙的曠野,很快地就想起來那個人物的名字


「美洛婆婆!?」


時抓住了對方的手臂

對方轉過身來,確實是曠野說的美洛婆婆

難不成對方就是寶珠的竊賊?


「做什麼啊你們!一直跟著我,看你還年輕,難不成你喜歡熟女嗎」

「呃」


這真是一個出乎意料的反應

熟女什麼的,怎麼可能呢

人妻就算了,這個人甚至不是時的料


「您誤會了!」

「難不成美洛婆婆就是寶珠的竊賊嗎?」


時一瞬間忘記了自己的目的,意識到自己顧著吐槽都忘了寶珠的事情


「寶珠?竊賊?你們在說什麼呢?」

「啊.....」

「別裝傻了,你剛才鬼鬼祟祟的,難不成不是在監視我們嗎?」


美洛婆婆像是正在回憶剛才的經過


「啊啊,你是說剛才我在草叢那裏的時候嗎。我東西弄丟了,正好在那裏的草叢發現。你看,現在也快下雨了嘛,我想說趕快回去」

「......」


這真是一個完美的誤會。兩人心想


「?」


曠野的眼角正好捕捉到了

剛才還在門口守衛的多朗向著森林的方向跑了過去


難不成他正在追趕盜賊?

但是怎麼會一個人來到這種地方呢

放置寶珠的地點,難不成多朗才是犯人?

他的目的是神廟嗎?


「我知道你在那裏!給我出來!」

「「!」」


兩人的心跳都瞬間跳漏了一下

曠野下意識準備踏出腳步的時候,多朗的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


「依蓋!?」


沒錯,正是依蓋一族的人

效忠災厄的種族


「───你倒是成為了一個不錯的誘餌啊,多朗」

「你說什麼!?」

「雖然很想先處置你。但是順序變了,我的目的是躲在那邊的勇者!林克!!」

「「!?」」


多朗沒有想到曠野就在一旁

曠野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被發現


曠野還來不及拿出武器的時候,身體的本能準備向後跳的時候,似乎撞到了誰


「诶?」


短短幾秒的事情

曠野在全神貫注的時候,可以把短短幾秒變成好幾分鐘的時間

世界就像被放慢了速度

曠野看見,時早已從曠野身上拿走了炸裂彈,舉起了弓箭


「呃啊!」


一語不發就是三發

時盡自己最快的速度,向依蓋用弓箭連射了三發的炸裂彈


「時前輩.....?」


那是在憤怒嗎。曠野就像認不出眼前的人物,感到陌生的害怕

說是在憤怒,更接近面無表情

曠野什麼都不知道


「消失了嗎....」


時小小的「切」了一聲


不知道叫啥明子

-《格魯德小鎮》-


「我們這裡不歡迎男人!給我滾出去!!」


時像這樣被揮出去的情況,已經是夢見不想數的次數了


「真是奇怪阿......以前的時候只要這樣硬闖幾次他們就會接受的啊?」

「你就承認你進不去如何?老頭子」


風律用樹枝不停戳著時的臉頰,倒在沙上的時就像完全感受不到沙的炙熱一樣,躺在地面倒過來看著眾人


「我跟風律因為是小孩子所以可以直接進去,不過你們要怎麼辦啊?」

「食物差不多快沒了呢,再這樣下去就不能說要硬闖了,該離開這裡了」


夢見無奈的看著高掛在空中的太陽

光是來到這裡就花了不少時間了,沒想到時說的對策一點用處都沒有

所以像這樣卡在外頭已經過了好幾天,冷熱...

-《格魯德小鎮》-


「我們這裡不歡迎男人!給我滾出去!!」


時像這樣被揮出去的情況,已經是夢見不想數的次數了


「真是奇怪阿......以前的時候只要這樣硬闖幾次他們就會接受的啊?」

「你就承認你進不去如何?老頭子」


風律用樹枝不停戳著時的臉頰,倒在沙上的時就像完全感受不到沙的炙熱一樣,躺在地面倒過來看著眾人


「我跟風律因為是小孩子所以可以直接進去,不過你們要怎麼辦啊?」

「食物差不多快沒了呢,再這樣下去就不能說要硬闖了,該離開這裡了」


夢見無奈的看著高掛在空中的太陽

光是來到這裡就花了不少時間了,沒想到時說的對策一點用處都沒有

所以像這樣卡在外頭已經過了好幾天,冷熱的溫度變化倒是還好,但是食物可是一大問題啊


「曠野也說會想辦法,到現在都還沒回來呢」

「那個孩子沒問題吧......」


面對眾人的擔心,穆修拉反而哼了一聲


「他說沒事的話就沒問題吧,我們這邊可要想辦法找對策啊。無論是進去的方法,還是食物上」

「───請問食物有什麼困擾嗎?」


突然出現在眾人眼前的一位女性


「啊啊,如你所見,我們快沒食物可以吃了,我們都是男的,沒有進去的方法」

「這樣啊.....那真是辛苦呢」


雖然被面紗蓋住臉龐看不到清楚

但是從大致上的輪廓跟微微突起疑似耳朵的樣子,對方也是海利亞人吧

嬌小,金髮碧眼,那雙漂亮的眼瞳


「這位小姊姊,如果可以的話下次要不要一起約個會嗎?」

「真老舊的台詞」

「年齡通嘛」


似乎對那樣的女性提起興趣,時微微臉紅的樣子上前就去搭訕對方


「不好意思,可能不太行呢....」

「不是現在也沒關係,只是說有機會的話」

「你不是息吹君才是目標的嘛...」


真拿時沒辦法,但是對方的確足夠的漂亮

雖然不知道穆修拉是怎麼想的,但幾乎在場一致認同


「不,我不是說時間上的問題,我們是一家人,怎麼約會啊」

「嗯?我們已經是能夠結為連理的關係了嗎?意外的小姊姊真是大膽」


所有人都遲疑了一下,時除外

說起來的確好像哪裡不對勁

大家都還沉靜在違和感的煩惱當中,穆修拉試著用手遮住了對方的服裝部分


「........曠野?」

「!?」

「啊,果然是穆修拉前輩!看得出來呢!」


這下時終於不是被排擠的那位,所有人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曠野????」」」」


曠野露出害羞的表情,拿下了頭飾微微笑著


「大家也來試試看吧?我有試過了,相當成功呢!」


面對曠野的笑容,時反而說不出口來

他遮著臉思考,一下彎下腰來,又伸出手來彷彿叫曠野不要靠近他

接著深吸了一口氣,最後露出一本正經的樣子


「所以我們什麼時候結婚呢?」

「唔哇......真是噁心啊....」


真不愧是時嗎,他很快地就接受了


經過曠野的幫忙,夢見打扮起來之後也是出乎意料的好看

但是無雙跟時卻不知道在想什麼,往胸口塞了兩顆哈密瓜,看起來完全就只是男生女裝,並沒有「扮」的成分在裏頭。至於塞哈密瓜好像是他們都喜歡巨乳的樣子,出自自己的喜好

風律跟穆修拉都是小孩所以不需要打扮


理所當然的,無雙跟時依舊是被趕出去了


「說起來無雙君跟黃昏君長得蠻像的呢,雄性程度的話果然很難扮成女裝吧?」

「........那小子的胸部不是蠻大的嗎,說不定扮成女裝正剛好呢。我不是很想看就是了」


穆修拉面無表情的回憶著

夢見歪頭想了想,或許確實是如此呢


「要我女裝的話,我只會扮成特托拉的樣子呢」


風律好奇拿著一邊的粉妝盯著看

這樣的話語讓所有人都好奇看了過來

於是風律笑了笑


「畢竟我身邊年齡相近的女性只有特托拉嘛」紅著臉


不知道叫啥明子

-《哈特諾村》-


曠野就只是盯著

就好像哪裡曾經見過一樣

熟悉的建築物


「喂喂喂!你們在做什麼阿!?」


時突然衝到那座建築物旁正在工作的工人

是什麼東西讓他反應那麼激烈呢,曠野不解的跟在時的後頭


「阿呀,真是有精神的男孩。如你所見,我們正在拆房子」

「拆房子!?」

「原本住在這裡的人到城堡去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村裡的人決定動用5000資金來拆除這棟房子」

「5000!?.......這、這樣啊.....」


曠野看了看房子的外頭

不知道為什麼,心頭湧上了一股奇妙的思緒

絕對不能拆掉這棟房子,拆掉的話自己一定就再也不是自己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曠野冷汗的那一瞬間,他向著工人大喊...

-《哈特諾村》-


曠野就只是盯著

就好像哪裡曾經見過一樣

熟悉的建築物


「喂喂喂!你們在做什麼阿!?」


時突然衝到那座建築物旁正在工作的工人

是什麼東西讓他反應那麼激烈呢,曠野不解的跟在時的後頭


「阿呀,真是有精神的男孩。如你所見,我們正在拆房子」

「拆房子!?」

「原本住在這裡的人到城堡去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村裡的人決定動用5000資金來拆除這棟房子」

「5000!?.......這、這樣啊.....」


曠野看了看房子的外頭

不知道為什麼,心頭湧上了一股奇妙的思緒

絕對不能拆掉這棟房子,拆掉的話自己一定就再也不是自己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曠野冷汗的那一瞬間,他向著工人大喊


「我要買下!」

「哦?」

「曠野?」


突然說出口的話語,曠野自己也很驚訝


「你有5000盧比嗎」

「沒有...」

「我想也是呢,畢竟這麼一大筆資金嘛」


看著曠野的舉止,時不甘願地說著


「我們會存的,在那之前,請不要拆掉這棟房子」

「真是固執呢,你們為什麼堅決要這裡呢?」

「那是.....」


時說不出口來

一百年前的人物,要是說還活著的話,他們一定會認為自己在開玩笑的吧


「不過,我欣賞這樣的你們,跟年輕時候的我很像」

「诶?」


工人們放下拆除用的槌子,走到一旁坐了下來


「這樣好了,看在你們如此率直的份上,用3000元買下吧」

「!」


3000,依然不是一筆小數字

但是總比5000好多了,在多旅行一下的話,一定就可以賺到這筆數目


「再加上30捆木柴。這樣可以嗎?」

「我做。所以,拜託你們」


看著曠野彎下腰來,時也跟著鞠躬

工人笑了笑,答應了這一切的要求


買下房子的費用,在那期間的30捆木柴的賠償

以防萬一的,家具等,各式各用的金錢輸出

曠野跟時在哈特諾村附近不停地尋找著

找著能用的素材、新鮮的果實、路上隨處可見的怪物、村民的幫忙

等到一切都弄好的時候,兩人渾身狼狽的,回來到這個建築物前方


「等你們好久了呢,在那之前我都將東西準備好了哦,把錢交出來的話就可以去看看了」


曠野走到了門前

不知道為什麼,不安感湧了上來

明明什麼都想不起來,往昔的笑聲卻好像快要能夠想起來一樣

握緊了拳頭、咽了一口氣,曠野緩緩轉開了門把


「......」


一瞬間,好像看到了什麼

但是回過神來,只剩下空蕩的大廳


「阿呀.....雖然說我們目前就只能做這些了,但還是好空啊」


時跟著曠野走進了建築物裏頭

稍微觀望一下,無人使用所留下的灰塵還是不少的

這就是一百年所留下的遺憾嗎


「.....曠野,你還好嗎?」


不知何時,曠野哭了

但是卻是面無表情地流下了眼淚


「我不知道。我明明什麼都不記得的......」


這股思緒,該稱為什麼才好呢?


時走上了樓中樓,由上往下看更是意外的空虛

但好像只要閉上眼來,一切又跟過往一樣

大家的笑聲


不知道叫啥明子

-《復甦神殿》-


「哈啊.....哈啊.....」


時看著躺在神殿裏頭的曠野,大腦裡頭似乎是浮現了什麼複雜的想法

他咬著牙,露出了很難受的表情,轉過身來


「吶,這真的有用吧!?」

「我不知道」

「曠野不會就這麼一叫不醒吧!?」

「我不知道.....」

「你什麼都不知道......!」


面對時不斷的質問,忍受不住的無雙大吼著


「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啊!守護者突然襲擊一般人,災厄復活了!我們什麼都不知道的吧!?」


時沒有想到無雙會這麼激動

不,是難得見到他如此激動吧


「.....抱歉」

「我要去找其他人」


熟悉的同伴,那些身影突然出現在腦海裡


「你要去哪裡找!?...

-《復甦神殿》-


「哈啊.....哈啊.....」


時看著躺在神殿裏頭的曠野,大腦裡頭似乎是浮現了什麼複雜的想法

他咬著牙,露出了很難受的表情,轉過身來


「吶,這真的有用吧!?」

「我不知道」

「曠野不會就這麼一叫不醒吧!?」

「我不知道.....」

「你什麼都不知道......!」


面對時不斷的質問,忍受不住的無雙大吼著


「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啊!守護者突然襲擊一般人,災厄復活了!我們什麼都不知道的吧!?」


時沒有想到無雙會這麼激動

不,是難得見到他如此激動吧


「.....抱歉」

「我要去找其他人」


熟悉的同伴,那些身影突然出現在腦海裡


「你要去哪裡找!?」

「我不知道.....但是,就這麼什麼都不知道的話是不行的吧!」

「那傢伙的目的是曠野啊!如果丟下他的話,這個世界就完蛋了!薩爾達已經不在了啊!」


最後一刻,將曠野託付給他們的薩爾達

那位軟弱的公主,會有如此堅定的抉擇還是第一次

因為已經沒有退路了嗎


「我們兵分兩路吧,你在這裡守護曠野」

「......」

「你打倒過加儂的吧,拿出當時後打倒加儂的氣勢啊!」

「......」

「我不知道你跟穆修拉是怎麼了,但是無論如何,我們都必須守護曠野的吧!?我們任何一個人,都不想在失去誰了吧?」

「......」


一直低著頭的時,終於抬起頭來

他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對無雙說道


「我明白了,你要小心啊」


不知道叫啥明子

-《£》-


林克躺在草坪上,高舉著手中的笛子,似乎想要偷窺裡面的事物一樣

看久了像是厭煩了,又將笛子拿靠近臉頰

果然是正值什麼都會好奇的年紀

林克不假思索的,張開嘴巴含住了笛子的吹口


「~」


一開始只是好奇的吹出了第一個音

這個笛子有出乎意料之外,很好的音色

林克想了想,他決定吹奏一首懷念的曲子


「~」


就如靈魂好像在告訴肉體,音鍵的按法

一開始是吹得很平穩的


『喀擦』

「!」


嚇了一跳的林克,最後一個音理所當然的走歪了

有什麼東西在那裏嗎,被誰聽見了自己吹奏的聲音嗎

林克小心翼翼的收起笛子,起身走向了發出聲音的草叢旁


「!」


是一個小孩,跟自己...

-《£》-


林克躺在草坪上,高舉著手中的笛子,似乎想要偷窺裡面的事物一樣

看久了像是厭煩了,又將笛子拿靠近臉頰

果然是正值什麼都會好奇的年紀

林克不假思索的,張開嘴巴含住了笛子的吹口


「~」


一開始只是好奇的吹出了第一個音

這個笛子有出乎意料之外,很好的音色

林克想了想,他決定吹奏一首懷念的曲子


「~」


就如靈魂好像在告訴肉體,音鍵的按法

一開始是吹得很平穩的


『喀擦』

「!」


嚇了一跳的林克,最後一個音理所當然的走歪了

有什麼東西在那裏嗎,被誰聽見了自己吹奏的聲音嗎

林克小心翼翼的收起笛子,起身走向了發出聲音的草叢旁


「!」


是一個小孩,跟自己年齡差不多的小孩倒在這裡

綠色的帽子,綠色的衣服,葛皮的鞋子

背後似乎揹著什麼,武器?

仔細一看這個人全身上下有微微的擦傷


「你、你還好嗎?」


很明顯不是一時之間能夠醒來的樣子

林克左右看了看

他趕緊找來的巨大的樹葉,將那名孩子拖在樹葉上後

拉著樹葉的跟努力的拖行著

重複了好幾次的動作,雖然說自己跟對方都已經髒兮兮的了

但確實來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我回來了!」


誰都不在

趁這個機會,林克把小孩拖進屋子裡

找來了溼答答的毛巾蓋在孩子的額頭上

又拿了溫水,脫下孩子的衣服,將對方的身體擦拭乾淨

自己該怎麼做,自己還是清楚的


「嗚......」

「!」


那位孩子,他睜開眼來

與林克的雙眼正好對上


「你是?」

「! 我、我在 村邊的草叢堆發現了你!因為你滿身是傷我是就把你帶回來了,這裡是我的家!」


林克就像憋不住了一樣,大聲又快速的將想講的話全部說了出來

那個孩子似乎有點嚇著了

意識到對方反應的林克,害羞的咳了咳


「我是林克」

「林克......」

「你呢?」


眼前的孩子突然不發一語,就只是沉著臉


「我不記得了」

「.........诶!?」


這真是一個出乎意料地回答,對於林克來說

這該怎麼辦才好呢,在他恢復記憶之前讓他待在這裡?

可是.......不行不行!但是.......


「我只記得我一個人」

「?」

「等到回過神的時候,我一個人旅行,好像為了找什麼而旅行,為了找到什麼,我獨自一個人,沒有人喊過我的名字,我也忘了我的名字」

「......」

「林克。這個音很不錯呢,感覺很溫暖的名字」

林克猶豫了起來,他不知道該如何稱呼對方

「我、我要怎麼.....」

「說得也是呢,我沒有名字啊。你覺得我該叫什麼呢?」

「诶、诶!?」


林克慌亂了起來,他沒有想到自己會被這樣問

該怎麼辦才好呢

吹了笛子對方醒了過來,對方倒在草叢堆裡,那裏是一無忌覽的草原


「........曠野?」

「曠野?」

「嗯,因為我在曠野中找到你的」


他好像猶豫了一下,這個名字果然不好吧?


「嗯,謝謝你。曠野啊.....就這麼叫吧!」


不知道叫啥明子

-《聖誕節》-

※番外篇


不知不覺當中,村莊出現了各式各樣的燈飾

每個人都笑得很開心,彷彿魔物根本不存在一樣

時不時傳來陣陣的香味,勾引起了曠野的好奇心


「這是怎麼了嗎?」


今天也依然在野外露營

眾人查覺到曠野的視線,紛紛看向每個住宅


「原來已經到聖誕節了啊」

「聖誕節?」

「就是每個人待在家裡,吃著雞,圍在火爐前........」


漸漸的,眾人意識到了違和感

也許粗心的時並沒有察覺到異狀吧

失去記憶的曠野,可能連節日是什麼都將其給遺忘了


「怎麼了啊,大家那個表情」

「我問了什麼奇怪的事情了嗎?」


夢見帶著淡淡的笑容,伸出手來拍著曠野的臉頰


『沒有,只是大家想起了...

-《聖誕節》-

※番外篇


不知不覺當中,村莊出現了各式各樣的燈飾

每個人都笑得很開心,彷彿魔物根本不存在一樣

時不時傳來陣陣的香味,勾引起了曠野的好奇心


「這是怎麼了嗎?」


今天也依然在野外露營

眾人查覺到曠野的視線,紛紛看向每個住宅


「原來已經到聖誕節了啊」

「聖誕節?」

「就是每個人待在家裡,吃著雞,圍在火爐前........」


漸漸的,眾人意識到了違和感

也許粗心的時並沒有察覺到異狀吧

失去記憶的曠野,可能連節日是什麼都將其給遺忘了


「怎麼了啊,大家那個表情」

「我問了什麼奇怪的事情了嗎?」


夢見帶著淡淡的笑容,伸出手來拍著曠野的臉頰


『沒有,只是大家想起了我們沒有準備半點食材呢』

「食材?是要吃什麼特別的料理嗎?我來幫忙」

『說得也是呢,我們沒有人擅長料理......息吹君,我們負責狩獵就好,你把我交代的料理做出來就可以了』


看著大家紛紛站起身來,曠野不解的左顧右看


「只要煮飯就好?」

「啊啊,今天你就好好休息吧」


看著大家漸漸離去的背影,曠野愣住了

不明而來的恐懼席捲


「!」

『息吹君?』


「哈啊......哈啊......」

幸好體力在花光前的最後一刻,抓住了前輩們的衣角


「我也一起去吧!」


對啊,他們真是愚蠢

怎麼會想讓曠野好好休息呢

一百年來的空虛,應該要做一些事情讓他去忘卻的


「我知道了,那就拜託你囉」


不知道叫啥明子

-《時之笛》-


曠野只是站在英帕等人的家、長長的階梯前乾楞的站著


『到底什麼時候才打算上去啊....』


曠野就像是等待嬰兒出產的丈夫一樣。時這麼想著,站在階梯的第二層上看著猶豫不決的曠野


「因為.....因為成功率近乎其微啊!時之笛幾乎無法還原樣貌了哦!?」

『啊...這個早就在我的預料之內了嘛』

「雖然英帕說總會有辦法....」


但就算時之笛真的恢復原狀了,時還能夠恢復肉身的狀態嗎?

曠野越來越陷入煩惱的深淵,眼睛都開始打轉起來


『好了好了!別再多想了』


時跳下階梯,大力的拍了拍曠野的肩膀後,拉起對方的手來


『負責煩惱的是前輩的工作,曠野你只要想著如...

-《時之笛》-


曠野只是站在英帕等人的家、長長的階梯前乾楞的站著


『到底什麼時候才打算上去啊....』


曠野就像是等待嬰兒出產的丈夫一樣。時這麼想著,站在階梯的第二層上看著猶豫不決的曠野


「因為.....因為成功率近乎其微啊!時之笛幾乎無法還原樣貌了哦!?」

『啊...這個早就在我的預料之內了嘛』

「雖然英帕說總會有辦法....」


但就算時之笛真的恢復原狀了,時還能夠恢復肉身的狀態嗎?

曠野越來越陷入煩惱的深淵,眼睛都開始打轉起來


『好了好了!別再多想了』


時跳下階梯,大力的拍了拍曠野的肩膀後,拉起對方的手來


『負責煩惱的是前輩的工作,曠野你只要想著如何無憂無慮的生活就好』

「.......」


不如說前輩才是製造煩惱的來源。曠野雖然很想吐槽,不過還是將心裡話憋住了

不過既然都把東西交出去了,自己光是在這裡煩惱也沒用

自己要一股勇氣!


「───哦呀哦呀,林克殿下,已經等候多時了」


完好的時之笛,就放在眾人的眼前


「借助了普魯雅等人的智慧跟力量才終於把時之笛給修復完畢,可真要感謝他們啊」

「謝謝你,英帕婆婆」


曠野緊盯著時之笛,就只是盯著

他遲疑了一下


「........接下來該怎麼做呢?」

『诶』


時之笛是恢復了,但是時還是原本的樣子

英帕還看不到時吧?看不到吧?接下來要怎麼做啊??


「時殿下有說了什麼嗎?」

『我怎麼會知道啊,該不會要薩爾達的力量才有辦法吧?』

「薩、薩爾達公主的力量!?」

「哦呀,莫非只是修復還不行,要公主的力量才能夠幫助時之殿下取得肉身嗎」


曠野就像是陷入了絕望一樣,雙腳跪在地上,兩手扶在地面哀沉的動彈不得

說起來時前輩好像說過自己是借助薩爾達公主的力量才得以現身的。曠野可說上是完全大意

並且欲哭無淚的失神而去


『真是可惜啊,好不容易修好了時之笛的說~』

「太早期待果然不太好呢...」


一開始只是擔心時之笛會完全修不好,但完全沒想到可能要再次借助薩爾達的力量才能讓大家重生

曠野接受了這個事實,站起身來拿起時之笛的時候───


「林克殿下!?」

『曠野!!』

「诶?」


時之笛突然散發了光芒,壟罩了曠野

















「───不好意思,那是我的東西,請還給我」


明明跟自己是同樣職位的人,自己的同伴,意外的無聊,在自己不在的時候擅自拿走了東西


「哈啊?你有什麼證據是你的東西嗎?」

「這是我們從休息室撿來的哦」


想起了自己的行李散落在一地的樣子

是故意的吧,連嘆氣也做不到的,只是繼續說著


「我的東西打翻了,是在那個時候掉出去的東西」


他們沒要歸還的意思,反而露出了笑容


「這樣哦,那你自己撿回去吧!」


就像扔石子一樣,他們把東西向著窗戶就這麼扔了出去


「啊~只是,你可能要去不知道那裡的河邊找了呢」

「你被河水沖走的話也是無可奈何啦,你這麼討人厭,也不會有人想救你的吧」


東西必須找回來才行

那是重要的東西


「───這是你的東西嗎」

「! 失禮了,公主殿下」


公主出現在了這種,城堡的角落

意料之外的狀態,我急忙彎下腰來


「這是砸到人了該怎麼辦,你的名字是?」

「林克」

「! 你就是傳聞中的....」


公主露出了厭惡的表情

我想也是,聽到這個名字的人,沒有人笑過

面對我的人物,沒有人露出除了厭惡以外的表情

不,還有那傢伙


「算了,還給你」

「失禮了」


跪下身來,等待公主將東西伸出手來

我也跟著伸出了雙手,接過那樣東西的同時


「!?」

「!!」


那樣東西突然散發出強烈的光芒

又是這樣,這是第幾次了?

頓時出現的男人,身穿著綠色的衣服,帶著綠色的帽子

原本跪著的他緩緩站起身來


「因應召喚前而參上,我是時間的勇者,叫我時就好,你的名字是?」


公主似乎還很驚訝的樣子

我總不然讓公主陷入那樣子的慌亂


「林克」

「原來如此,你就是啊!以後請多關照啦,後輩!」


眼前的這個人,是唯一一個這樣對我笑的人

沒錯,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也是這個笑容

就像小孩子一樣,無憂無慮的


家裡又變得更加熱鬧了

我回來的時侯,大家都會在門前迎接我

大家,一起共同戰鬥過了


「那就是,前輩嗎?」


光芒收束在時之笛裡

不知何時帕雅也突然出現在房間的一角了

意識到英帕驚訝的視線,我轉過身來面對時

對方依然是,那不變的笑容


「啊啊,以後請多關照啦,曠野!」


不知道叫啥明子

-《德庫樹長老》-


曠野撥開了樹枝

夢見則緊隨曠野繞開了各式各樣的樹叢

無雙則是毫不猶豫的將前方的樹枝全部砍落

覺得無雙的做法簡潔俐落的時則跟在無雙後方

身高比較矮小的穆修拉,只要前方有他們走過的道路基本上沒有什麼難處

風律則是抱著克洛洛,跟著前方的人前進


「───不對!風律你還抱著那傢伙啊!?」

「克洛洛很可愛嘛,老頭子不認為嗎」

「但是克洛洛的果實一點都不可愛就是了呢.....」


聽見夢見所說的,曠野愣了一下

一想到背包充滿著克洛洛的果實的味道,曠野就不願再去回想當初第一次拿到的瞬間


回憶起,自己天真的以為這只是個果實的時候,時就狠狠地吐槽「這不是大...

-《德庫樹長老》-


曠野撥開了樹枝

夢見則緊隨曠野繞開了各式各樣的樹叢

無雙則是毫不猶豫的將前方的樹枝全部砍落

覺得無雙的做法簡潔俐落的時則跟在無雙後方

身高比較矮小的穆修拉,只要前方有他們走過的道路基本上沒有什麼難處

風律則是抱著克洛洛,跟著前方的人前進


「───不對!風律你還抱著那傢伙啊!?」

「克洛洛很可愛嘛,老頭子不認為嗎」

「但是克洛洛的果實一點都不可愛就是了呢.....」


聽見夢見所說的,曠野愣了一下

一想到背包充滿著克洛洛的果實的味道,曠野就不願再去回想當初第一次拿到的瞬間


回憶起,自己天真的以為這只是個果實的時候,時就狠狠地吐槽「這不是大便嗎─!」

想起自己把大便捧在手中開心的收下的畫面。嘛,起碼看起來沒有真的大便那麼噁心


「如何,曠野,知道出口在哪裡了嗎?」

「完全不行,無雙前輩.....」

「要是這個時候黃昏君在就好了呢」


夢見吃著不知道從哪撿來的葉子咬了咬,看他肚子冒出的聲音,想必是餓了吧


「兔子的嗅覺不好嗎?」

「這裡都是樹林的溼氣味嘛,要比嗅覺還是黃昏君比較在行呢。就以聽力來說什麼都聽不到就是了」

「如果我們要餓肚子的話,看來只能吃兔子肉了呢」

「時?到時候我們會先拿你來享用的」


眼看大家因為迷路,情緒也跟著不好的狀況

風律看了一下懷中的克洛洛


「你能知道你的家鄉在哪裡嗎?」

「會知道的話就不會在外面迷路了吧?」


面對無雙的疑問,克洛洛只是左右看了看

並且伸出手來


「诶?不會吧?這傢伙知道嗎!?」

「且不論是不是真的知道,我們就只能相信這傢伙了,在這裡徘徊也沒有用」

「穆修拉沒問題嗎?需要我背你嗎?」

「別小看我的體力了,曠野。你跟我們不一樣,你可是睡了一百年,在我們當中最缺體力的應該是你才對」


穆修拉說的沒錯

即便他們只是在走路,但是森林的濕氣,以及不斷輪迴的道路讓曠野出了不少汗水


「息吹君,累了的話我就背你吧?」

「不,我還可以的。謝謝你,夢見」


向著克洛洛所指的道路前進

時不時突然左轉、右轉,與其說是走在森林裡頭,更像說是在一個,看起來是森林的迷宮裡走著一樣

而其中,時跟穆修拉則感到了違和感


「時,你也覺得很眼熟吧」

「......」


一道光出現在眾人的眼前,認為找到出口的眾人瞬間加快了腳步

那彷彿就是森林的仙境一樣

童話故事中的小矮人、妖精,一定就是就是在這種地方生活的吧

不受任何物在生物打擾的空間,克洛洛的家鄉


「這裡是......!」


對於時跟穆修拉來說,這裡很熟悉

但是卻哪裡不太一樣


「───這可真是,已經有一百年不曾見過客人了啊」


樹葉突然不停地搖擺著,彷彿雲霄之外的聲音傳到所有人的耳中

正當大家還在找聲音的去向的之後,穆修拉跟時則率先抬起頭來


「我們這也是相隔一百年,不曾再見面了吧」

「「德庫樹長老!!」」

「?」


面對穆修拉跟時向是很激動一樣

曠野心想,也許他們曾經見面,但是他們彼此之間,卻又不像是那回事一樣

尤其接下來德庫樹長老的話語,打擊了那兩人


「哦呀,看你們的表情,我們曾經見過面嗎?有著與勇者相同面貌的孩子們啊」


勇者,的這件事情,絕對是在指曠野的事情吧

兩人沒有預料對方不記得自己的事情,時馬上就快要衝上去的時候,被穆修拉攔了下來


「夠了,我們應該很明白的,長老早就死了.....眼前的長老,並不是我們知道的德庫樹長老....」


也許是自己不在之後的數萬年後,又誕生了新的德庫樹也說不定

只是一想到這熟悉的聲音,那熟悉的姿態

眼眶頓時泛淚的時,撇過了臉來


「你們,認識嗎.....?」


夢見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兩人

畢竟第一次見到曠野的時候,曠野就已經拿著大師之劍了,將大師之劍放回這個地方的也只有薩爾達本人

也許薩爾達早就知道這件事情?他們並不清楚

但是這一定對那兩人來說,是相當痛苦的事情吧

瑪莉水
薩爾達公主特製速速蛙堡🤔

薩爾達公主特製速速蛙堡🤔

薩爾達公主特製速速蛙堡🤔

不知道叫啥明子

-《面具商人》-


「───那個面具,你能夠賣給我嗎?」


站在眾人的眼前是,背著一個大背包上,有著許多奇怪面具的,詭異的商人


「很抱歉呢~這位客人,這個面具是非賣品的,如果有其他需求的話,我能以低價賣給你」

「你是怎麼拿到那個東西的?」


面對時的疑問,商人只是緩緩地嘆氣


「真是奇怪的疑問啊,這原本就是我的收藏哦?只是一百年前的時候不小心弄丟一次而已。您的問法,彷彿好像是您的東西一樣呢」


時停頓了一下

要說是自己的東西也對,只不過是未來的自己的東西

不過實際上也不清楚未來的自己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東西

難不成是偷來的?


「如果說是他的東西的話,你打算...

-《面具商人》-


「───那個面具,你能夠賣給我嗎?」


站在眾人的眼前是,背著一個大背包上,有著許多奇怪面具的,詭異的商人


「很抱歉呢~這位客人,這個面具是非賣品的,如果有其他需求的話,我能以低價賣給你」

「你是怎麼拿到那個東西的?」


面對時的疑問,商人只是緩緩地嘆氣


「真是奇怪的疑問啊,這原本就是我的收藏哦?只是一百年前的時候不小心弄丟一次而已。您的問法,彷彿好像是您的東西一樣呢」


時停頓了一下

要說是自己的東西也對,只不過是未來的自己的東西

不過實際上也不清楚未來的自己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東西

難不成是偷來的?


「如果說是他的東西的話,你打算怎麼做呢?」

「無雙」


無雙突然向前站了一步


「怎麼會呢,如果說您是一百年前就存在的人物我還會相信呢」

「實際上你剛才的說法,彷彿你一百年前就存在了不是嗎?我們這裡有人活了一百年,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吧?」


面對商人遲遲不肯交出面具的景象,彷彿眾人就要打起來一樣

曠野沉思了許久,還是決定說出實話


「其實那個面具,能夠幫助我找到我重要的人」

「哦呀?」

『曠野!』


夢見好像想要阻止曠野

但是這麼僵持下去也沒用。曠野抱著說出實話對方就會理解的想法,小心翼翼的透漏


「那個......鬼神的面具。我有一位熟識曾經拿過這個東西,我現在跟他走丟了,所以我想,也許透過那個面具的話,就能夠找到他也說不定」

「哈啊....那該不會是指我一百年前弄丟的時候,被他人拿走的事情吧。那要我說就是那個人偷走的也不為過吧」

「.......!」


對方反而露出了一股厭惡的表情,曠野造成了反效果


「無論如何,你都不肯交出來嗎?」


遇到不順心的事情就準備開打,這是無雙的壞習慣

夢見雖然有辦法阻止他們,但是只是阻止他們沒有意義,真正的目標依然是商人手上的面具

事情已變成了這樣,讓商人逃了的話肯定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那一下就好,可以讓這孩子摸摸看嗎」

「! 時前輩!」

『!』

「.....?」


時突然開口提出的最後提案

夢見很快地就反應出時的目的了

當然,最初他們連要面具是幹嘛都不知道的商人,並不理解時所說的意義


「這次變成只要摸摸看就好?還真是奇怪啊」

「不瞞你說,其實這孩子只要能摸東西就能夠知道曾經摸過這個東西的人現在在哪裡,的這種超能力在哦─」

『太可疑了吧,很明顯就是在說謊啊.....』


就如夢見所說的,商人露出了可疑的表情

但起碼趨勢有好轉的樣子,這次換無雙開口


「剛才曠野也說了,他想要透過那個面具找到舊識,其實就是透過觸摸的方法找到的」

「你們一摸的話就會順勢搶走吧」

「要怎麼樣您才會相信呢!」


面對眾人的懇求,商人嘆了一口氣,便笑了起來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這麼想要這個東西呢,這反而引起了我的興趣。如果只是摸的話,儘管來吧」


商人從背包上緩緩拿起了自己的面具

面對著曠野,緩緩伸了出來


「去吧,曠野」

「嗯」


真是一個可疑的人

即便對方透露出肯許讓曠野摸的想法,但是對方卻還有別的用意一樣

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說起來,我好像在哪裡見過你呢」

「!!」


商人的聲音,對著時

時很快地意識到,他指的是穆修拉吧

但是這般的惡寒又是什麼?穆修拉到底做了什麼?


「我們是不是曾經在哪裡見面呢?」

「!?」


隨著商人睜開了眼睛,曠野下意識退了一步

大幅的舉動,曠野不經意的用小拇指觸碰到了面具

瞬間,刺眼的光芒從面具裡散發


「這、這是!?」


刀刃的鋒利一閃

宛如小孩子用的短刀,架在了商人的脖子旁

商人手中的面具不知何時也已不在手上


「不好意思,這已經不是你的東西了,可以還給我嗎?」


從煙霧中出現的人影,商人的笑容顯得更加陰險


「這可真是,好久不見了呢,什麼時候這個面具擁有這樣的能力了呢?」

「給我消失」


小孩用鬼神的面具隱藏的自己的樣貌

但就算不用面具,在面具底下,那極度憤怒的眼神也足夠的駭人


商人不再發任何一語

隨著雲遮住了月光,月光再次照耀的時候商人也跟著不見了


「小、小孩子.......?」


曠野驚訝的看著眼前,拿著鬼神的面具的小孩

隨著以前的狀況的話,那這個小孩毫無疑問就是自己在找的人吧?


「好久不見了啊,曠野,你的表情看起來變得相當豐富了呢」


那位小孩得意地將短刀架在自己的肩上,看起來非常的有氣勢

要不是對方明顯是個孩子的樣貌,曠野可能還以為對方是比時還要更加成熟的,同一個體


「你就是穆修拉?」


不知道叫啥明子

-《雙子譯站》-


「驢~」


看著時像是很無聊似的,在一旁的馬房拿著貓尾草不停玩弄馬的鼻子

接著因為馬的生氣,身上充滿著馬的臭味就這麼回來的情況,曠野跟夢見也已經見怪不怪了


「這位客人,那邊那位客人是你的同行者嗎?」

「? 是的」

「那麼告訴他不要玩弄那些馬匹,那些是其他客人的,弄怒馬兒會給其他客人造成困擾的」

「我知道了,真是不好意思.....」


聽著曠野向驛站的人道歉的聲音,夢見無奈地轉過身來面對時


『你看,讓息吹君被罵了吧?就別再鬧了啦』


面對曠野無奈的從驛站走了出來,時才隨手將貓尾草扔掉


「吶,曠野,要不要找匹馬啊」

「?」

『這些馬...

-《雙子譯站》-


「驢~」


看著時像是很無聊似的,在一旁的馬房拿著貓尾草不停玩弄馬的鼻子

接著因為馬的生氣,身上充滿著馬的臭味就這麼回來的情況,曠野跟夢見也已經見怪不怪了


「這位客人,那邊那位客人是你的同行者嗎?」

「? 是的」

「那麼告訴他不要玩弄那些馬匹,那些是其他客人的,弄怒馬兒會給其他客人造成困擾的」

「我知道了,真是不好意思.....」


聽著曠野向驛站的人道歉的聲音,夢見無奈地轉過身來面對時


『你看,讓息吹君被罵了吧?就別再鬧了啦』


面對曠野無奈的從驛站走了出來,時才隨手將貓尾草扔掉


「吶,曠野,要不要找匹馬啊」

「?」

『這些馬都是其他人的哦』


乍以為時想要搶走這裡的馬匹,夢見很快的就否決了時的提案


「不是啦,當然是去外面找馬啊。你看,我們這樣用走的、用跑的趕路,很沒什麼效率吧?」

「確實......不過我們要去哪裡找馬呢?」

「不知道」

『我就知道你不知道.....』


時尷尬的用手指饒了一下自己的臉頰


「看到這些馬,就會想起以前有一隻總是會陪在我身邊的馬」

「以前?」

『是指伊波娜的事情?』


不知道在講馬的話,還以為是說哪個女人的事情

說起來時好像的確有一個小孩沒錯,映像中時曾經不小心偷口說出。曠野突然回想起


「沒錯,看著看著,讓我也突然想來騎馬了。雖然不是伊波娜的話會很可惜.....」

「那就來騎馬吧」


曠野突然大喊著,他的表情,異常的堅定

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那樣子的曠野


「這裡是驛站的話,附近一定也會有其他野生的馬匹的」

『但是曠野你現在會騎馬嗎?』

「唔,一、一定會有辦法的......」


受到了小小打擊的曠野垂頭喪氣

意識到曠野該不會在替自己著想的時驚訝的,隨後露出了笑容,用力地拍了拍曠野的肩膀


「沒問題的!不會騎馬的話我就來教你吧!別小看身為前輩我的騎馬技術啊!不光是馬,人我也、痛!」


曠野還不清楚時要說什麼,時就被夢見狠狠槌了一拳


『別以為其他人不在就沒人教訓你』

「咬到舌頭了.......夢、夢見?你原本是這麼兇狠的人嗎?」


不過很理所當然的,曠野一騎到馬背上,身體記憶就馬上知道馬怎麼操控了

因為夢見還沒有肉體所以只能坐在曠野背後,時自己則訓服了一匹馬

不知道叫啥明子

-《歌思汀》-


「你的服裝......看起來跟傳聞中的的騎士大人有點像啊」


因為好奇夜晚怎麼還會有人在外揮舞樹枝,曠野不假思索就上去詢問

但沒有想到像是被識破的感覺,曠野不禁嚇著愣住了一下

他歪著頭小聲地對身旁的人確認了一下


「時前輩,對方說的是一百年前的我吧?」

「嗯嗯,沒想到我可愛的後輩竟然這麼有名了嗎,前輩我好感動」


時像是一臉滿足的樣子不停點著頭假裝感動流淚的樣子

曠野則不解時滿足的點,對著名叫歌思汀的村民說道


「那個人就是我」

「......」


但是,那個人不但沒有露出驚喜的樣子,反而還一臉驚訝,接著笑了三聲


「怎麼可能呢!年輕人就...

-《歌思汀》-


「你的服裝......看起來跟傳聞中的的騎士大人有點像啊」


因為好奇夜晚怎麼還會有人在外揮舞樹枝,曠野不假思索就上去詢問

但沒有想到像是被識破的感覺,曠野不禁嚇著愣住了一下

他歪著頭小聲地對身旁的人確認了一下


「時前輩,對方說的是一百年前的我吧?」

「嗯嗯,沒想到我可愛的後輩竟然這麼有名了嗎,前輩我好感動」


時像是一臉滿足的樣子不停點著頭假裝感動流淚的樣子

曠野則不解時滿足的點,對著名叫歌思汀的村民說道


「那個人就是我」

「......」


但是,那個人不但沒有露出驚喜的樣子,反而還一臉驚訝,接著笑了三聲


「怎麼可能呢!年輕人就愛作夢啊,那位大人可是擁有著一把驅魔之劍,平常以速速胡蘿蔔練習,以速速胡蘿蔔為食。你看起來那麼瘦弱,還是別說夢話了」


曠野一臉露出失望的表情,時則是一臉尷尬


「不愧是"傳聞"啊,竟然這麼誇張嗎?」

「時前輩,我平常真的拿胡蘿蔔練劍?」

「怎麼可能啊,聽都知道是不可能的吧,所謂的"傳聞"就會變成這樣」


不過面對歌思汀完全不認為曠野就是一百年前的那位騎士,時反而靈機一動


「那我呢!那我呢!你曾經聽過那位"騎士大人"的稱呼的話,那你有沒有聽說過身穿綠衣的勇者呢!」


面對時如此說著還指著自己,任誰想都在認為他在說自己吧

歌思汀摸著下巴,由頭到尾打量了一遍時的模樣


「你看起來相當的俗啊,一身綠衣。你缺衣服的話在那裏有服飾店,去買個幾件吧」

「呃」


歌思汀表示一點興趣都沒有,揮了揮手就向著反方向離開了

只不過,時完全沒想到自己連一點名聲都沒有

俗什麼的,怎麼會呢。勇者的大家都是這套服裝的啊,這可說上是勇者的制服了呢!


「........曠野,你還有錢嗎?」

「诶?是還有......」

「借我一點吧?我突然有想買的東西」

不知道叫啥明子

-《紅月》-


『喂.....不會吧....』

「?」


時突然之間停下了腳步,這讓曠野不解地轉過頭來


『等等!曠野,把那傢伙叫住!!』

「诶?什麼?!」

『別說了,我的聲音那傢伙聽不到啊!』


雖然曠野什麼都沒能夠明白,他還是跑了起來,並向著時所說的前方的人大喊


「那裡揹著面具的大叔!等等!」


意識到的時侯,宛如火星一般的紅光從地面升起

就好像大地在燃燒一樣,視野漸漸染成了紅色

這個不祥的預感,紅色的月光照耀在前方的那個人身上


「!!」


是魔族的人。見到轉過身來的那個人,曠野如此肯定

為什麼時會要自己叫住這個人呢?還是自己搞錯了對象了嗎?

曠野下意識感受到了危險而...

-《紅月》-


『喂.....不會吧....』

「?」


時突然之間停下了腳步,這讓曠野不解地轉過頭來


『等等!曠野,把那傢伙叫住!!』

「诶?什麼?!」

『別說了,我的聲音那傢伙聽不到啊!』


雖然曠野什麼都沒能夠明白,他還是跑了起來,並向著時所說的前方的人大喊


「那裡揹著面具的大叔!等等!」


意識到的時侯,宛如火星一般的紅光從地面升起

就好像大地在燃燒一樣,視野漸漸染成了紅色

這個不祥的預感,紅色的月光照耀在前方的那個人身上


「!!」


是魔族的人。見到轉過身來的那個人,曠野如此肯定

為什麼時會要自己叫住這個人呢?還是自己搞錯了對象了嗎?

曠野下意識感受到了危險而猛然停下腳步


『───那是鬼神的面具』

「!?」


不曾聽過的,第三者的聲音

曠野轉過身來


「诶.......狼.....?」


棕黑色、臉部有著奇怪紋樣的狼站在自己的前方

那隻狼就這麼盯著自己

同時,紅月不曾消失


「.......剛剛在講話的是你嗎?」


正當曠野伸出手的時候,狼宛如碎紙一般,化成碎片漸漸散去

世界的顏色也變成了普通的夜晚,白色的月亮


「啊、啊勒?」

『曠野!!』

「時前輩?」


時急急忙忙跑了過來,他剛才跑到哪裡去了嗎?


『怎麼回事!?我上去追那傢伙的時候,你就突然消失了!!』

「消失了?」

『難不成跟紅月有什麼關係嗎,剛才那傢伙也不見了.......你還好嗎?』


曠野回憶起了剛才看到狼的事情

不過也沒發生什麼,曠野還是更加在意那個面具商人是什麼


「剛才那個人是?」

『嗯?啊啊......只是看到那傢伙拿著一個很熟悉的東西』

「熟悉的東西」

『是一個面具,看起來很毛骨悚然的。不過就算我這麼說,你應該也不懂吧.......』


不知道叫啥明子

-《時間神殿》-


『你在生氣嗎.....?』


時小心翼翼的,探出頭來看著雙頰氣鼓鼓的曠野


「當然會生氣的吧!英帕說的是什麼意思?你並不是活人嗎!?」


時早就忘了這件事情

不,不如說他沒想到曠野的反應如此激烈吧


『啊........是呢,就跟英帕說的一樣,我們只是存在歷史中的假象罷了』

「.......那我記憶當中的你是怎麼回事?那裏的你很正常的在跟薩爾達公主講話啊」


時自身並不太清楚曠野實際的記憶到底記得哪些

所以知道曠野記起過往的那件事情,他有點驚訝

畢竟那是他們第一次見面啊


『沒錯,現在存在在這裡的,只不過是精神』

「精神」

『據他們所說,就以我來當例子的話,...

-《時間神殿》-


『你在生氣嗎.....?』


時小心翼翼的,探出頭來看著雙頰氣鼓鼓的曠野


「當然會生氣的吧!英帕說的是什麼意思?你並不是活人嗎!?」


時早就忘了這件事情

不,不如說他沒想到曠野的反應如此激烈吧


『啊........是呢,就跟英帕說的一樣,我們只是存在歷史中的假象罷了』

「.......那我記憶當中的你是怎麼回事?那裏的你很正常的在跟薩爾達公主講話啊」


時自身並不太清楚曠野實際的記憶到底記得哪些

所以知道曠野記起過往的那件事情,他有點驚訝

畢竟那是他們第一次見面啊


『沒錯,現在存在在這裡的,只不過是精神』

「精神」

『據他們所說,就以我來當例子的話,現在你看到的這個我是精神、肉體是時之笛、靈魂則在你的身上』


曠野動也不動,下巴緩緩往下掉,嘴巴沒攏上的樣子

時很能夠明白,他當初聽到大家這麼解釋的時候自己也差不多是這個樣子

帶著笑容一臉充滿不解的樣子


『詳細的問題就只能去問其他人.....簡單來說你跟我都叫林克吧?我們就像是前世、後世,所以我們的靈魂本質是一樣的』

「肉體是......這就是英帕看不見你的原因?」

『沒錯,我的肉體存放在時之笛裡,也可以說是我死後依然持有時之笛的緣故,骨肉被混進去的關係吧』

「只要找到那個時之笛的話,大家就可以看到時前輩了嗎!」


時突然沉下臉來,那樣子的反應讓曠野心寒了一下


『找不到了。海拉魯如此廣大,落在哪個地方誰都不知道,更何況.....』

「更何況?」

『.........它碎掉了』


如此絕望的回答,曠野不再開口,撇開了視線


『薩爾達的這股力量,總有一天會消失的吧,那麼你我也總有一天不會再相見的吧,真是難過的話啊』


難道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曠野焦急地想著

但是自己什麼都不知道,記憶一片空白

自己最初是怎麼跟這個人見面的,自己完全記不起來

不想要就這麼突然的分開的原因,也只不過不想要孤單一人而已


『不要露出那個表情啊。你在時間神殿見到我的時候,真的是讓我很驚訝呢。沒有到無論何時的最初相遇,都是在那個地方啊』

「我們以前,也是在那裏見面的嗎....?」

『不,是在城堡哦。但是你說撿到時之笛的時候,是落在時間神殿裡頭,小時候經過的時候看到撿起來了而已』

「時間神殿.....」

『直到見到薩爾達之後,我們才見面的。所以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版著一張臉,完全猜不出你在想什麼啊~』


曠野瞬間明白了什麼,猛然抓住了時


「我們回去吧!!」

『.......诶?』

「回時間神殿!一定能夠發現什麼的!!」

『就算找到了,也已經破碎......』


看著曠野的表情,時不再把後續的話語講完,就只是靜靜的看著

然後露出了笑容


『我知道了,就回去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