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萨拉斯

3124浏览    74参与
蓝星人也想当塞星图书管理员

为新宇宙里老龙尽显恶劣本色的邪恶笑容点赞👍

我爱他!

你看他多坦率,一帮虚伪的殖民暴徒开始殴打土著收割韭菜了,塞伯坦机械主义里就属他最诚实。顺便,飞过山真的好惨啊……

为新宇宙里老龙尽显恶劣本色的邪恶笑容点赞👍

我爱他!

你看他多坦率,一帮虚伪的殖民暴徒开始殴打土著收割韭菜了,塞伯坦机械主义里就属他最诚实。顺便,飞过山真的好惨啊……

羽扇2号

谈谈吧,说说话

送给@JC咩惹乱叫 老师的!!!!


分级:G级

配对:萨拉斯/钢镚

原作:变形金刚IDW-MTMTE

字数:1940

警告:OOC!OOC!OOC!真的没头没尾没逻辑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我对不起JC老师!标题也不会起对不起!


 

  

   Summary:是一条大龙陪着小姑娘的故事


  


  “各单位注意,回和平暴政号,我们撤了。”

  


  萨拉斯将这个新任指挥官揽到怀里撤离,一本正经的理由是钢镚的喷气背包太慢。四处的交火渐渐停歇,只有浓厚的黑烟依旧盘旋在这个星球的上空。

  


  透过阴影他看见扭曲僵硬的尸体,一小队失去作战...

送给@JC咩惹乱叫 老师的!!!!


分级:G级

配对:萨拉斯/钢镚

原作:变形金刚IDW-MTMTE

字数:1940

警告:OOC!OOC!OOC!真的没头没尾没逻辑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我对不起JC老师!标题也不会起对不起!


 

  

   Summary:是一条大龙陪着小姑娘的故事


  


  “各单位注意,回和平暴政号,我们撤了。”

  


  萨拉斯将这个新任指挥官揽到怀里撤离,一本正经的理由是钢镚的喷气背包太慢。四处的交火渐渐停歇,只有浓厚的黑烟依旧盘旋在这个星球的上空。

  


  透过阴影他看见扭曲僵硬的尸体,一小队失去作战能力的士兵蹒跚撤退,混浊的空气里充满焦糊的气息,在满地断肢残骸中萨拉斯混混沌沌拼凑出了自己。这都是我的部下。萨拉斯僵直的动动肩膀。

  


  “萨拉斯,你还好吗?!”钢镚拍着他大声询问,“你的腰腹有一个切口,你要暂时断开那里的能量运输!”“不,我没事。”他挥挥翅膀撕裂天空,能量液滴滴答答从伤口流出。

  


  后方远处炸开一个力场泡泡。钢镚被他臂弯的缝隙透出的明艳金光闪了光镜。

  


  “你们这些大块头总是不让人省心!特别是你,别让我再看见那些磨损的刀……”钢镚噤声唏嘘一下后继续不停事的检查。萨拉斯刚想问问她怎么了,还没说话就感到钢镚敲敲他。“张嘴,‘啊——’”他只好跟着她“啊——”钢镚打开头雕上绑着的探照灯看了看,灯光很强,萨拉斯不得不眯起光镜。



  “还有你,丧狮,别撇着嘴,我刚接好你的线路,下次再让我看见自己在那里瞎修补整条胳膊都给你卸下来!别再玩你的枪了,给我放下!”



  “好了,你没什么事,伤口已经处理过了。我现在没空给你补漆。”钢镚活动了一下,他盯着钢镚看了一会,小机子身后的喷气包正如她本人一样“噗噗”冒着火,钢镚瞪了他一眼让他赶快走,萨拉斯又看看酒神,酒神耸耸肩躺上维修台。



  他转身离开时瞥见一两个伤兵在小声交谈,翼尖扫掉了什么器械,叮叮当当落了一地,酒神倒吸冷气让钢镚轻一点,钢镚气呼呼的说教。



  萨拉斯并未在意,很多事情在等着他去处理。那些或惊恐或不甘却最终凝固的表情。这就像一场烈火中永恒消逝的梦。他叹了口气走上甲板,暮色渐沉,脚下的舰舱内断断续续穿出嘈杂,萨拉斯清晰的听到了一两句歌声。



  她低着头有一搭没一搭向前挪动,不一会却撞上一个大个子。“你在这。”她对于他来说确实太小了,只有一个能量块那么大,可这也不妨碍钢镚叉着腰冲他发火,类似于你应该去管管你的部下而不是在甲板上闲逛,不然就去查看缺少的物资之类。她尽力仰头盯着萨拉斯。



  他不会像塔恩一样乖乖蹲下来和小个子交谈,总归来说多多少少带了些军阀的傲慢,他等着钢镚背着她的小喷气背包飞上来,翅膀张了张才发现小家伙没再理他,坐在地上。



  于是龙盯着她看了一会,也坐下来,然后伸手把小姑娘捞起来。“你放我下来!”“我怕你掉下去。”“谁会蠢的像你一样没了命的挨枪子。”他把她放在自己的右臂上,医生有那么一瞬间愣了愣。“至少我是完好无损的。”萨拉斯光镜闪了闪,四个,“看得出来你心绪不佳。”



  “我真的很想他们。”声音很闷,像是憋着什么,“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想再见他们一面,那群傻小子。”萨拉斯皱了皱眉,傻小子,这个词真的是来形容DJD的吗?“没有一个让我省心,海拉斯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从他嘴里清理出来的碎片都够拼一个脑膜块出来。”



  钢镚恨恨敲了一下,萨拉斯咧咧嘴。“他们都认为这太他妈炫酷,每次回来脏兮兮沥沥拉拉的能量液弄的哪都是。”萨拉斯的翅膀抖了抖,他把小医生放在自己的左臂上圈着。“他们总是会把自己也搞的破破烂烂的回来,简直就像五个大型垃圾,什么时候都不知道给自己检修一下。”



  青丘刚入队时因为语言不通叽叽咕咕的委屈和到最后得意洋洋坐在提萨拉斯肩头;卡隆的特斯拉线圈让整个和平暴政号瞬间短路,黑暗中唯一的亮光是通讯官肩头噼里啪啦的电流。



  说来说去,那些画面就像一碰即散的东西,回忆在隐约的颤抖中静止,所有过往已经成为碎片式的片段,这一切都好像在她掰着塔恩的面具警告他不许再给自己私自换变形齿轮时溜走,融在混乱的迷狂中。残缺的夜幕呈现在他们眼前时已然渗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哀伤,燃尽的火种花带着焦黑的粉末扑倒他的身上。钢镚呛了一声。



  “幻想不能成为现实,钢镚。”“是的是的,我明白。”小姑娘撇撇嘴,头像上的指针来回乱晃,“我只是没想过塔恩竟然能错的这么离谱,他简直……烦死了!”小小的轮子转动着又磨花萨拉斯身上的一小片漆。



  “如果你不想说那就不说,让它过去。”他腾出一只手摩挲自己的长剑,小心翼翼避开自己锋利的指尖。他的手下多多少少都有这个莫名其妙的小爱好。“只是不要忘记。”



  也许是操作不当,舰船小小晃动了一下,高大的身躯立刻低压着,护着臂弯里的人,犹如一座山峰倾倒下来护住它炽热的山心。



  “我们可以回去了吗,小家伙?”萨拉斯叹了口气,不仅是和平暴政号,他还有整一艘灭世星舰要打理。“别这么叫我,萨拉斯!”“好吧,我亲爱的指挥官。”



JC咩惹乱叫
奶奶:“听我的,不用wait,...

奶奶:“听我的,不用wait,干他!!”

奶奶:“听我的,不用wait,干他!!”

翼忠

老龙!!!!!是老龙啊!!!!!!好久不见萨拉斯大帝了😭😭群星录真是个好东西


我就是馋他身子!!


(有一说一,小飞真的好惨,被所有人当成bee,老龙还记不住他名字_(:з」∠)_

老龙!!!!!是老龙啊!!!!!!好久不见萨拉斯大帝了😭😭群星录真是个好东西


我就是馋他身子!!



(有一说一,小飞真的好惨,被所有人当成bee,老龙还记不住他名字_(:з」∠)_

远洋巨轮

214快乐!肝完了昨天所有233fo点图,就当给这些大可爱们的214礼物吧。这次画风变得有点快👀

最后一图是剪的视频,第一次搞很菜但还是一起发了吧

@白木市【冷漠与骚话并存】 @地底冰河 @丹叁给您OO一笑 @夜雨桥洞 来认领!点情头的不要漏拿了嘿嘿


同志们今年能不打光棍的就别打光棍了哈哈❤️

214快乐!肝完了昨天所有233fo点图,就当给这些大可爱们的214礼物吧。这次画风变得有点快👀

最后一图是剪的视频,第一次搞很菜但还是一起发了吧

@白木市【冷漠与骚话并存】 @地底冰河 @丹叁给您OO一笑 @夜雨桥洞 来认领!点情头的不要漏拿了嘿嘿



同志们今年能不打光棍的就别打光棍了哈哈❤️

白木市【冷漠与骚话并存】
所以说我还是懒了,但史萨还是好...

所以说我还是懒了,但史萨还是好好恰,这是假设tfv动画结局后史达把大恐龙带回去然后因为大恐龙还是嘴硬所以惹得史达不得不私自处刑的场景(也不是很糟糕吧),不过我私心画了idw机设,只不过单纯是因为帅和够凶

所以说我还是懒了,但史萨还是好好恰,这是假设tfv动画结局后史达把大恐龙带回去然后因为大恐龙还是嘴硬所以惹得史达不得不私自处刑的场景(也不是很糟糕吧),不过我私心画了idw机设,只不过单纯是因为帅和够凶

白木市【冷漠与骚话并存】
熟悉的配方,大概算是印象的20...

熟悉的配方,大概算是印象的2019tf坑總結吧,最愛還是聲波,不過因為大恐龍算是今年瘋狂粉的,他太好吸了,所以我要偏心畫多一點他(比起那個,補款的怨念)
然後錄音機大概就是因為吸了錄聲的毒,還有就是djd,比起以前只是單純喜歡磕cp,現在更喜歡摸全員有點亂亂的但很溫馨的日常友誼類

熟悉的配方,大概算是印象的2019tf坑總結吧,最愛還是聲波,不過因為大恐龍算是今年瘋狂粉的,他太好吸了,所以我要偏心畫多一點他(比起那個,補款的怨念)
然後錄音機大概就是因為吸了錄聲的毒,還有就是djd,比起以前只是單純喜歡磕cp,現在更喜歡摸全員有點亂亂的但很溫馨的日常友誼類

红茶宴

[萨史/短短篇]信任游戏

tfv战后和平轮子龙

机型差大概就史达第二层到老龙胸腹的样子(私设)


自史达把萨拉斯救回来已经很久了,久到所有汽车人都习惯了每天看到看到一对灰蓝翅膀在基地里晃悠——是的,伟大的汽车人总司令官把前破坏大帝救回来,甚至以个人名义将其担保下来,是个汽车人都会觉得这个决定太过疯狂,但看在总司令官的面子上勉为其难不作评论。之后,萨拉斯的良好表现赢得了自由活动的权利,也就是说他去哪都不会有人质疑。但这几天他的行踪实在太过神秘,布拉卡便第一时间将自己的怀疑告知了史达。作为一个老兵旧友的经验之谈,史达不会仅当耳旁风,只是他依然相信着萨拉斯不会背叛自己。


终于有一天,察觉自己跟萨拉斯相处的时间...

tfv战后和平轮子龙

机型差大概就史达第二层到老龙胸腹的样子(私设)



自史达把萨拉斯救回来已经很久了,久到所有汽车人都习惯了每天看到看到一对灰蓝翅膀在基地里晃悠——是的,伟大的汽车人总司令官把前破坏大帝救回来,甚至以个人名义将其担保下来,是个汽车人都会觉得这个决定太过疯狂,但看在总司令官的面子上勉为其难不作评论。之后,萨拉斯的良好表现赢得了自由活动的权利,也就是说他去哪都不会有人质疑。但这几天他的行踪实在太过神秘,布拉卡便第一时间将自己的怀疑告知了史达。作为一个老兵旧友的经验之谈,史达不会仅当耳旁风,只是他依然相信着萨拉斯不会背叛自己。


终于有一天,察觉自己跟萨拉斯相处的时间相比最开始少了大半的史达悠闲地扯着话题,却被萨拉斯以蹩脚的理由打断,匆匆离去,一个大胆的猜想被史达的逻辑运算系统推算出来,便偷偷跟了上去。只见萨拉斯在城里七拐八拐,走进一片树林,而林中空地上有人在等着他。史达收好显眼的胜利之星,凑了足够近后增加音频接收器范围,他们谈话的大意是,萨拉斯老早就在和他们交换情报了,这次他们也是来互换情报的。只不过对方拿来确认的情报怎么跟自己印象中对不上号呢——聪明的史达不用半分钟就明白了萨拉斯葫芦里在卖什么药,便扫描半径一公里距离内的生命特征,竟然足足有一个小队的兵力,看起来对方已经确认萨拉斯在说谎了。史达有些着急,他怕萨拉斯受伤,或者更糟,来不及躲开第一下的话就要永远下线了,但他也了解萨拉斯,所以史达只是全速运行着动态扫描系统和战斗演算系统,静候沐浴光明的亡龙发出行动的信号。


谈话到了最紧张的部分,对方单刀直入地说这些情报都是假的,萨拉斯沉默几秒,露出一个改不掉的虎子式笑容,张狂地挑衅道,“你以为我会为了你说的那些条件,而出卖史达?你只是个卑微的只会用小伎俩的懦夫!我是亡龙萨拉斯,霸天虎破坏大帝,你连我都玩不过还想越过我挑战史达?他是我的,只能由我亲手干掉,懂!?”


话音刚落,萨拉斯便张开机械翅膀,飞向高空。萨拉斯的一番言语和恍若冲破束缚的身影看呆了史达,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迅速呼叫树林外围的胜利之星,同时转换为载具模式也向着萨拉斯的方向飞去。史达的出现让萨拉斯倍感意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被和平磨去了棱角才给了史达跟踪自己的机会,而就在这分秒之差,萨拉斯的机械翅膀被迅速围上来的空兵洞穿,直往下坠。萨拉斯咬牙沉默,拉不下脸向史达求助,但史达不需要别人求助也会尽力去做,何况对象是萨拉斯呢。胜利之星从远处快速追上冲向萨拉斯的史达,为蓝色机体提供掩护,同时,史达拦腰抱住了老老实实收起翅膀的萨拉斯,调整方向向上抬升。所有的行动均在数秒内完成,要知道作为一个万人敬仰令人信服的飞行单位总司令官,高超的飞行技巧可是必不可少的,因此看似惊心动魄的一顿操作,史达早已轻车熟驾。


稳住机体后,两位面对面抱在一起的指挥官就开始回击,胜利之星在一旁掩护。突然,萨拉斯大声命令,“向右躲!”史达下意识听从了,身边呼啸而过的风告示着那句命令的真实性,“谢谢,萨拉斯,我们合作得不错。”“左边!”萨拉斯继续给出指令,“你看咱们像是有得选的样子吗!”


史达从来没有如此全身心信任过一个机,他遵从萨拉斯的每一条命令,为怀里的前破坏大帝提供更准确的方向;他将自己的火种交至萨拉斯手上,相信他会指引自己躲避每一次来自背后的攻击;他——


“你干什么!”

轻吻落在头雕上的触感让史达浑身战栗,面甲发热,他不受控制地大声质问。然而这却引来了更加过分的对待,萨拉斯甚至含住了他头雕上的尖角舔舐,语气中充满了悠闲和得意,“我早就想这么干了,怎么,你要把我扔下去吗?”


“你!”

史达气不打一处来,但又不能真的在这个高度丢下萨拉斯,只好把气出在敌人身上,导致他的准度直线上升。萨拉斯见史达真的没有扔下自己的打算,就更加肆无忌惮了,头在史达颈部搁着,对着面前的颈部管线又吹又蹭又舔又咬,甚至有余力用才射杀敌人的手抚摸蓝色机体的背臀,惹得史达忍受不住,一口咬在了萨拉斯肩甲上,咬出好深一个印子,接着用剑柄击打萨拉斯柔软的侧腰——但萨拉斯一松口求饶就停下来了。


对面看着这两位游刃有余的指挥官,也气得不行,更加疯狂地攻击,奈何就像萨拉斯所说,错估了敌对的实力,最终引得一个败落的下场,也只能愤恨地盯着一高一矮两个机体,被警官带走了。





接下来几天喜闻乐见的事情发生了,先前每次见面都笑脸相迎的总司令官就跟没看见一样跟萨拉斯擦肩而过,调笑随之僵在萨拉斯脸上,曾几何时,又恢复了有恃无恐的笑容。跟着史达与萨拉斯擦肩而过的布拉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是一个老兵,老兵最擅长的就是用扑克脸掩盖已经笑到赛星的火种。


END


白木市【冷漠与骚话并存】
【论你和你的宠物的相处方式】是...

【论你和你的宠物的相处方式】
是正常信赖关系?拆家不听话毛孩?装b炫富人生赢家式?亦或是跨越物种的爱恋方式?

四个爱护小动物的组合(虽然萨拉斯和迪斯萨拉斯可以分成两个),然后简称爱护动物协会。
因为发现自己喜欢的机共通点就是都有小宠物,然后想画很久了,然后一直没想起来,然后终于想起来了😂

【论你和你的宠物的相处方式】
是正常信赖关系?拆家不听话毛孩?装b炫富人生赢家式?亦或是跨越物种的爱恋方式?

四个爱护小动物的组合(虽然萨拉斯和迪斯萨拉斯可以分成两个),然后简称爱护动物协会。
因为发现自己喜欢的机共通点就是都有小宠物,然后想画很久了,然后一直没想起来,然后终于想起来了😂

红茶宴

[tv漫画结合/史达中心/主狮史副司肉渣暗线萨史/通篇私设]回忆录

1

史达和萨拉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这件事史达从来没有隐瞒过,虽然也很少有人会想到来问。他们出生的时候狂博的主力都转移到了地球上,偏远地区的战火会比铁堡那种地方小得多,也让他们的童年多了分安全保障。

小小的萨拉斯眼里,向往着和平的哭包史达就像是软弱的代名词。但他很快发现这个哭包有着异于常人的倔强,被自己敲打一番的他必须追着打回来,有一次史达被连续压迫彻底爆发,追着萨拉斯跑直到后者跑不动了乖乖让他打。但气喘吁吁的萨拉斯被史达几乎感觉不到痛感的几棒子敲得气不打一处来,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他握着史达拿棒子的手就撞了上去,史达差点被他一脸能量液的样子吓坏了,棒子一丢,抽抽噎噎地想把不停冒出来的能量液擦...

1

史达和萨拉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这件事史达从来没有隐瞒过,虽然也很少有人会想到来问。他们出生的时候狂博的主力都转移到了地球上,偏远地区的战火会比铁堡那种地方小得多,也让他们的童年多了分安全保障。

小小的萨拉斯眼里,向往着和平的哭包史达就像是软弱的代名词。但他很快发现这个哭包有着异于常人的倔强,被自己敲打一番的他必须追着打回来,有一次史达被连续压迫彻底爆发,追着萨拉斯跑直到后者跑不动了乖乖让他打。但气喘吁吁的萨拉斯被史达几乎感觉不到痛感的几棒子敲得气不打一处来,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他握着史达拿棒子的手就撞了上去,史达差点被他一脸能量液的样子吓坏了,棒子一丢,抽抽噎噎地想把不停冒出来的能量液擦掉。萨拉斯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嘲讽道,“你是白痴吗,疼的可是我,你哭个什么劲!”当然,他的声音和身体都在微微颤抖,毕竟不管胆子多大,他还是个幼生体。

最后萨拉斯拗不过史达,硬是被拽去进行了修理,导致病房内出现了魔幻的一幕:一个小哭包打着哭嗝向医生讲述事情经过并道歉,另一个一脸凶相对着小哭包敲敲打打阻止他向医生道歉。成年机们面面相觑,将这一幕归结为两个孩子关系真好。

之后两人的关系有所好转,虽然还是争吵不断,但萨拉斯总会在其他人欺负史达时,将其欺负到怀疑人生。可以说,两人是不打不相识,互相讨厌又相互依赖。

2

幼生体的体型都一样,因此没有相关的烦恼,但当火种渐渐长大,需要更加强健的机体来承受生命的能量后,体型差对于一些人来说就非常值得烦恼了。史达是深受其害的机之一。

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萨拉斯和史达已经成熟到不会那么幼稚的争吵了,但偶尔的对抗还是出现在他们之间。所有的对抗始于萨拉斯发现自己正在俯视史达,而那个曾经的哭包则顶着大大的目镜仰视自己,神使鬼差地,萨拉斯将史达的两只手抓住,将两只对他来说十分纤细的手腕转移到一只手上扣住。整个过程中史达不知道萨拉斯要搞什么鬼,疑惑而被动地任由自己的手腕被扣住了。

“你干什么……!”史达反应过来,想把手抽出来,萨拉斯的手却纹丝不动。被桎梏住的双手,不知何时能笼罩住自己的体型,史达久违地慌张起来。但当他看到萨拉斯得意的笑容时,史达的心莫名平静下来,熟练地像往常一样将手用力一抽,头撞上了萨拉斯的鼻梁。

由此,萨拉斯和史达开启了一段体型差的较量。

3

虽然几乎每次萨拉斯利用力气体型优势固定住史达,史达都能灵巧应对,但还是有几次史达不会想提第二次的经历。

其中之一是,某次雨势太大,史达被萨拉斯强势留在了家里做客。结果要睡觉了,两个机开始争吵,最终以两机背对背的姿势下线了。再次上线时,史达的压力传感器发出了细小的警报声,萨拉斯的一半身子都压在了他的身上,史达整个机体是弯曲的状态,胸前的零件挤压硌得慌。其实萨拉斯不仅仅是压在了史达身上,更像是把他紧紧抱在怀里压在了上面,好像他会逃走一样。因此两机距离基本为负,潮湿的气体经由换气扇变成了湿热的鼻息,轻柔地喷在史达脖颈和音频接收器附近,让史达原本就上线没多久的系统运转得更加艰难。最令史达难以接受的是,当机体能量到达顶点时,会出现一种亢奋状态。简单来说,就是萨拉斯的对接面板不知道蹭到哪里了,勃起的输出管正刚正不阿的展现着主人的状态并义正辞严地顶在了史达扣着好好的对接面板上。史达整个cpu都当机了,只在网路上稍微了解过的乖宝宝怂到装死。萨拉斯上线后虽然也被吓到了,但几秒后十分熟练地趁着史达装死的时候将射在他腿间的对接液擦干净了。“毁尸灭迹。”萨拉斯得意洋洋地决定去准备早点,为他怀里可怜的,以为自己没被发现然而轻微的颤抖已经暴露了他的发小。

还有几次,遇到了打仗打到疯狂的狂博派,和不知当下真正情况的小混混,萨拉斯总是会下意识张开机械翅膀护住直到自己肩膀的史达,哪怕他的翅膀里的神经网络不比机体里的少。之后几天他总能得到没有那么倔的温柔多了的史达。

4

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句话不是说着玩的。当史达和萨拉斯大吵一架,向着对立的两派分道扬镳的时候,他们的友谊基本就停止前进了。

接替萨拉斯的是一位叫布拉卡的前辈,布拉卡也没有入伍很久,但他有着异于常人的观察力和领悟力,因此很快就活成了一个沧桑的老兵。起初,布拉卡对史达也只是尽前辈之责,把自己所知道的所有知识都教给了他,但情感上永远有着一层隔阂。

但史达硬是凭着快速地学习能力,远超平辈的剑术和一股子的倔劲打破了这一层隔阂,在经历了围攻被救,血洗冤屈和野外求生一系列有些机一辈子都不会经历的刺激事件后,布拉卡感觉这世上可能没有比史达更倔的机了。他能在自己被差不多一个小队的人围攻时,跳出来配合着自己干掉一半之后逃回基地;他也能在指挥官严令禁止之下,对真相猛追猛打(布拉卡怀疑指挥官最后没有处罚他绝对有什么黑幕在里面);他甚至能顶着一身的伤,拖着一个一身是伤的自己,挺过各种难关回到基地。

布拉卡开始重视这个小搭档,很多他之前忽视的细节一点点展现在他的面前。史达的光学镜是连成一片的,但不妨碍它看起来耀眼夺目又令人安心;知道史达的骂人语库连10个kb都不到后,布拉卡几乎笑了一个赛博坦时;史达越来越有魅力,追求者也在慢慢变多,布拉卡从一开始“别人谈恋爱自己插一脚不太合适”到最后的从来没有这么有危机感过的“只有这个毛头小子谈恋爱他非插足不可”,原因是他看着史达被一个老手满怀爱意夸了几句就满脸通红地结结巴巴答应到其房间工作,布拉卡有点疲惫,好在史达非常的信任他,他说什么史达都会认真考虑,并十分正经的拒绝了那些追求者。

毛头小子没老兵看着不行,两机的搭档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创下无数战绩。

5

解决了追求者,布拉卡还是不太满意,史达太信任自己了。对,有人无条件信任自己是好,但正值战争时期,而且史达的信任甚至达到了因为自己一句不经意间的言语,而愿意接受自己的性教育。

性教育啊!

布拉卡不知道是吐槽史达太过信任自己好,还是吐槽他还是个处机好。这个世道的处机真的不多了,就拿布拉卡来说,除了史达他还没见过其他处机。

“唉,”布拉卡长叹一口气,无奈地说,“小子,以后不要这么相信别的机,吃机不吐螺丝的机多着呢。”

刚经历过布拉卡熟练地手活并过载过一次,现在正学得像模像样展示给布拉卡的史达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也许听过这句话的他不会再这么相信别的机了,但他永远会这么相信布拉卡。

“再教教我口活吧!”

布拉卡差点被自己的电解液呛住,讲真,他是永远都不会习惯这类词从史达口中说出来了。深刻了解到史达倔强本性,布拉卡只好指导着史达将输出管含在嘴里,并提前告知他牙齿要收好。史达开始有些笨拙地进行口活,但嘴张开的时间一长,系统就会自发的分泌更多的电解液,史达来不及吞咽,便想将即将流下的吸溜回来。这一吸不得了,布拉卡决堤,而史达猝不及防地被射了一脸。见到史达呆愣着,布拉卡过载都来不及,顶着眩晕的系统想用手抹去他脸上的对接液。史达下意识地吞咽一下,咂吧咂吧嘴,说,“没有什么味道诶。”

布拉卡的逻辑回路差点气炸,“你还想有什么味道!吐出来!”

见布拉卡怒吼,史达也只好乖乖地把对接液吐在垃圾桶里并擦干净了剩余的。

虽然教育过程磕磕绊绊,但史达能有这么一位十分上心的老师也十分幸运,他得到了及其端正的恋爱观教育。

6

史达凭着高超的本领和高尚的品格,很快就晋升为了指挥官,布拉卡也自然被提拔成了史达的副官。史达曾担心过布拉卡会不会觉得不公,但事实证明布拉卡反而更加得心应手了。作为指挥官,史达不出意料地忙了起来,虽然和布拉卡交流的时间少了,但每次做出出乎属下意料的行为时,布拉卡总能快速地提供支援。

“听说副官从指挥官刚入伍的时候就是他的搭档呢。”

“真好啊,这么久远的关系肯定默契也不是别人能比的。”

“嘿,副官来了。”

“副官好!听说副官你和指挥官一开始就认识啊?”

布拉卡本来看着这群机聚在一起聊天,想过来警告他们赶紧去工作,但他听到问题后,把警告咽回去了,回答,“对啊,怎么了?”

“指挥官还是个新兵的时候是什么样啊?”

“能是什么样,跟现在一样的倔,做了决定十个机都拉不回来!”

布拉卡的语气有着一丝暗喜和炫耀,也许他自己感觉不出来,但听的机已经暗暗咂舌了,“比如说,什么方面呢?”

什么方面呢?不知怎的,曾经那么多次的同甘共苦布拉卡都记不起来,只有一个画面在他cpu里不受控制的刷屏。于是那群机看着他们上一秒还和和气气地回答问题的副官,下一秒就开始暴躁赶人了。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布拉卡冷静下来想,只不过是一次安全的互惠互利的拆卸而已。每一次拆卸布拉卡都会做好完全的准备:两个机的生育协议有没有关,状态有没有不好,关键字有没有设定,等等,那一次也不例外。但每一次史达在拆卸的时候都异常敏感,能忍住就不会呻吟出声,虽然布拉卡有好好解释这是正常的,但史达依旧咬紧牙关不出声。也许史达真的很漂亮,连咬着手臂流着清洗液和电解液的样子也十分美,想到这里,布拉卡的喉咙蠕动一下,他想亲吻史达的欲望越来越严重了。

7

萨拉斯离开家乡之后,就在狂派里面摸爬滚打,学了最脏的词句最强的身手最黑的手段,这些都让他变得无比强大。他带领的小队几乎战无不胜,虽然难免有几次失利,但与他的成就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他也思念过那个哭包,但战争将过去的感情都打磨成灰,只剩一个空壳在记忆里面。如果有人问萨拉斯,你以前是什么样的,萨拉斯能记起的,只有相对和平的小镇和一个特别倔的发小。战争填满了萨拉斯的内心,于是在空闲的时候,他就被空虚折磨得苦不堪言。

然而很快,强大的萨拉斯找到了填补空虚的办法,他开始想尽一切办法贯彻狂派的精神和目标,甚至是爬上破坏大帝的位置。萨拉斯能感觉到自己充实不少,虽然闲下来的时候还是会感到空虚,但如果他很少有空闲的时候,空虚就造不成困扰了。

这种状态持续到他遇见了艾梅娜露,心里的空出来的那一块好像被填补起来了,萨拉斯想,自己好像又变回了完整的一个机,也许这就是自己一直在等的另一半。萨拉斯满心欢喜地将艾梅娜露接到要塞里,与部下的亲属们一起生活,同时为了这些亲属们也为了狂派,他更加投入到了战斗之中。

那个哭包不会在空闲的时候再出现在自己cpu里像病毒一样挥之不去了。

8

博派里新来了一位名叫仁莱的指挥官,从蓝星来的,和传说中的领袖擎天柱有八分相似,虽然是人工造就但跟其他土生土长的博派一样有着同样的目标和精神。

史达有几次跟仁莱合作击退狂派,之后便经常来往了。他感慨仁莱的细心,每次自己落单或者被围攻的时候,仁莱都能准确地找到自己并施以援手;他喜欢仁莱的幽默,是恰到好处的的玩笑,能活跃气氛调整心情,不会触及任何人的雷区;他惊叹仁莱的技巧,从蓝星带来的独特战斗机巧让仁莱铺上一层异域风采,魅力更加不要命的四散;他欣赏仁莱的乐观,无论多么无望的逆境,只要仁莱鼓舞士气,很快就会有有用的新方案被提出来。事实上,史达承认,跟仁莱待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无比轻松。

与史达近期高昂的性质相反,布拉卡处于一种要死不活的状态,每天除了副官的工作,他还会给自己额外增加一堆调查作业。对,布拉卡不能放任自家小鬼就这么给人拱了,还是一个来路不明的不知算不算赛博坦人的人。

察觉到布拉卡的不对劲和若有若无的试探,史达和布拉卡进行了一次交心交肺的谈话。史达坚信自己的感觉,而布拉卡在多次试探后发现这个仁莱是真的一片赤诚之心,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只是反复强调让史达小心一点注意安全。史达无奈地应和着,对自己有这么一位长辈般的朋友而感到幸福。

从此,一段所有人都知道但都不挑明的绯闻关系在博派基地传开。

9

两个发小再次相遇即是兵戎相向的战场,虽然他们都有了心理准备,但当那一刻真正来临时,他们依旧有那么一刻晃神。史达和萨拉斯都没有留手,他们都知道,如果放水了,那自己这辈子就输了,他们将不会有第二次机会向对方下死手。

因此萨拉斯把史达的队伍往死里逼,而史达毫不留情地布网将要塞锁在了黑暗星云里。

两败俱伤的战役给彼此都留下了阴影,但只要走出这个阴影,往后便可以一往无前。一如既往,萨拉斯在属下和亲属们的支撑和逼迫下,很快重振旗鼓,以要塞顶部城市的能量供应为最优级别重新开始能源搜刮。史达更多是心理上的消沉,他无法相信曾经那个温柔的发小竟然变成那副吃机不吐螺丝的模样,也无法接受这一战之后他们就真的要拼个你死我活了。

大家很快发现了史达时常发呆走神,大家不约而同地加倍努力,让他们的指挥官尽可能不用费心在工作上面,同时在空闲时间里试图逗他开心。哪怕大家都不知道指挥官为什么这么消沉,但平常史达累积的人气和人情让所有人都放弃了追寻答案,史达能开心起来比什么都重要,这是所有人达成的共识。

仁莱听闻也匆匆忙忙赶了过来,一改往常的幽默笑脸,他安安静静地陪着史达走来走去,连副官都没跟得这么紧。史达只要回过神来,稍微往周围看过去,就能看到仁莱的背影,这个时候仁莱就会跟他对上视线并献上一份笑容。几乎连一天都没到,史达坐在空旷的卧室内不停地把玩手指,看起来有些焦躁。

“我认为你可能会需要我,所以我擅自进来了。”仁莱的语气轻松,几步坐在了史达旁边,“告诉我你这几天为什么这么消沉吧,看起来你准备好了。”

史达用了几个赛博坦分来天人交战,最终开口,“我只是没想到维持了几十个赛博坦年的一段关系能在短短几个赛博坦日里结束。”史达将自己与萨拉斯的关系尽数说出,仁莱则静静地听着。

“与要好的朋友分道扬镳的确是很痛苦的一件事,不过你得往前走,一个队伍的博派都在等着你呢。”仁莱拍拍史达的肩膀,说出了听完故事的第一句话,“如果你觉得他伤透了你的心,那你可以直接面对面质问他,你有这个权利,我举双手双脚支持你!”

……

所有人都不知道那天在指挥官卧室里发生了什么,但它的主人恢复了原样,锋芒外露温润予内。

tbc

红茶宴

萨史拆拆

chu(-_-)
我佛慈悲(?)
ye(com'on)
天尊在上(。)
梗(lalala)
emmmmmmmmm

chu(-_-)
我佛慈悲(?)
ye(com'on)
天尊在上(。)
梗(lalala)
emmmmmmmmm

天月璐
tfv 萨拉斯+狮王&time...

tfv 萨拉斯+狮王×史达的三批蒙眼普雷脑洞的片段,籍由梁静茹处借贷的勇气来污染tag了
是说这俩CP都要怎么简称???
有生之年也许可以变成完整的全篇
@红茶宴 小解亲互相投喂,二人转也就就成了圈(x
几百万年没搞黄了一复健就弄这么刺激的可还行

看了下狮王tag里都是另一个作品的角色啊……那就打胜利狮王好了反正名儿也是Victory Leo

tfv 萨拉斯+狮王×史达的三批蒙眼普雷脑洞的片段,籍由梁静茹处借贷的勇气来污染tag了
是说这俩CP都要怎么简称???
有生之年也许可以变成完整的全篇
@红茶宴 小解亲互相投喂,二人转也就就成了圈(x
几百万年没搞黄了一复健就弄这么刺激的可还行

看了下狮王tag里都是另一个作品的角色啊……那就打胜利狮王好了反正名儿也是Victory Leo

红茶宴

(萨拉斯/史达)大帝之怒

萨拉斯时常在想,自己的下一代会将霸天虎带领到何种境界呢。


如果要有一个强大的后代,他就要有一个强大的载体——他看了看座下正在争论地几名霸天虎——首先不能在这几个人里选。


他的载体要跟伟大的萨拉斯大帝一样强悍,这样才能镇住心思各异的下属;一样聪明,这样才能坐稳大帝的位置,同时管理好虎子;一样富有技巧,这样他会在战斗中脱颖而出,成为不败之星。


思维一转,萨拉斯大帝就想起了死对头以前的软弱模样:被自己欺负到哭鼻子,还一脸倔强地追着自己跑。这种自己都不屑于去直视的往事,萨拉斯是不会拿这些去扰乱自己的敌人,要在史达状态最好的时候打败他,才能让他真正低下头雕,变回以前那个软弱的哭包。...

萨拉斯时常在想,自己的下一代会将霸天虎带领到何种境界呢。


如果要有一个强大的后代,他就要有一个强大的载体——他看了看座下正在争论地几名霸天虎——首先不能在这几个人里选。


他的载体要跟伟大的萨拉斯大帝一样强悍,这样才能镇住心思各异的下属;一样聪明,这样才能坐稳大帝的位置,同时管理好虎子;一样富有技巧,这样他会在战斗中脱颖而出,成为不败之星。


思维一转,萨拉斯大帝就想起了死对头以前的软弱模样:被自己欺负到哭鼻子,还一脸倔强地追着自己跑。这种自己都不屑于去直视的往事,萨拉斯是不会拿这些去扰乱自己的敌人,要在史达状态最好的时候打败他,才能让他真正低下头雕,变回以前那个软弱的哭包。


说又说回来,凭萨拉斯跟史达几万年无数次的交手,他肯定要现在的史达像以前那样哭着追打自己是不可能的,他们都不像以前那么幼稚了。


座下的虎子们还在就战略上的问题而争论不休,萨拉斯感觉他的头涨大起来,他的怒火逐渐沸腾,在虎子们一致同意萨拉斯大帝作最终裁决者的时候,理智爆炸。


“吵吵吵,连个像样的想法都提不出来!要是所有虎子都像你们一样,打了这么久还没赢是活该!没能力还没有个像样的后代,你说说你们能干什么!”


虎子们被吼的一愣,萨拉斯也没有继续吼,而是平复着自己的怒气。反应快的地狱蝙身子前倾,摆出了谄媚的姿势和神态,想要说点什么,却被萨拉斯先一步打断。


“以后遇见史达,”


萨拉斯的手点着王座扶手,在思考着什么。虎子们都认为伟大的萨拉斯大帝终于要下达英明神武的命令了,身子更加前倾,想要一字不落地收入收音器里。


“活捉。”


末了,萨拉斯似乎还嫌炸弹不够劲,或者是想要说服什么人,补充道。


“他才是,理想继承人的理想载体。”


白木市【冷漠与骚话并存】
自己也无力吐槽自己(摸不出原本...

自己也无力吐槽自己
(摸不出原本的帅啊啊啊啊啊)

自己也无力吐槽自己
(摸不出原本的帅啊啊啊啊啊)

白木市【冷漠与骚话并存】
单纯练习一下翅膀的运动感觉龙龙...

单纯练习一下翅膀的运动
感觉龙龙的两双眼睛应该就是不同频率眨眼的(貌似这样更加可爱了)

单纯练习一下翅膀的运动
感觉龙龙的两双眼睛应该就是不同频率眨眼的(貌似这样更加可爱了)

GUAN

闲鱼回来了


买了变形金刚将暮之光3,我发现里面的大恐龙好可怜啊,被塔恩和霸王整得好惨啊……于是马不停蹄的画了他们仨(注意🌞全是草稿!)

P1 是霸王

P2是塔恩

P3 是小短漫真的小,还画得不咋地……


闲鱼回来了


买了变形金刚将暮之光3,我发现里面的大恐龙好可怜啊,被塔恩和霸王整得好惨啊……于是马不停蹄的画了他们仨(注意🌞全是草稿!)

P1 是霸王

P2是塔恩

P3 是小短漫真的小,还画得不咋地……






白木市【冷漠与骚话并存】
【食物链】鸡(/鹦鹉)←——猫...

【食物链】
鸡(/鹦鹉)←——猫头鹰←——猫←——桶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洗澡半途想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感觉画出来还挺好玩的

【食物链】
鸡(/鹦鹉)←——猫头鹰←——猫←——桶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洗澡半途想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感觉画出来还挺好玩的

白木市【冷漠与骚话并存】
最近只想不务正业,摸了个很不像...

最近只想不务正业,摸了个很不像女孩子的女体塔萨(百合),下半动作借鉴issue39(什么鬼)
龙龙就是要调戏才好玩,然后私心给了他小高跟(:з」∠)_

最近只想不务正业,摸了个很不像女孩子的女体塔萨(百合),下半动作借鉴issue39(什么鬼)
龙龙就是要调戏才好玩,然后私心给了他小高跟(:з」∠)_

白木市【冷漠与骚话并存】

(草稿流)
论萨拉斯为何在后期撤退,没什么,只不过是被吓得。
只是笑话来着,不过如果霸王和塔恩真的以这种姿势进攻的话,霸天虎吃枣药丸(认真)

(草稿流)
论萨拉斯为何在后期撤退,没什么,只不过是被吓得。
只是笑话来着,不过如果霸王和塔恩真的以这种姿势进攻的话,霸天虎吃枣药丸(认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