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萨拉赫

10979浏览    190参与
埃及王的白眼
momo,you are fu...

momo,you are fucking hot baby

momo,you are fucking hot baby

埃及王的白眼
更好笑的是Mo还改了配图文字?...

更好笑的是Mo还改了配图文字😂@AC君说真的Mo单独看起来好壮实,洛老板单独看起来是188cm这个身高段中不算很健壮,然而在十三厘米的差距面前真的,就算如此骨架和体型还是很明显有区别🤣🤣🤣

更好笑的是Mo还改了配图文字😂@AC君说真的Mo单独看起来好壮实,洛老板单独看起来是188cm这个身高段中不算很健壮,然而在十三厘米的差距面前真的,就算如此骨架和体型还是很明显有区别🤣🤣🤣

馒头(ノ_<)

200112-13

🤣把五人聚餐搞的狗粮味弥漫也就沙漏做的到了 经典沙漏式吵(发)架(糖)

昨晚mo po了照片就是不tag洛 洛在下面回复 我会tag我自己

今天早上洛起来也发了一遍聚餐照 还故意不tag mo 在评论里又告诉mo一遍我忘记tag你了(*`へ´*)

就是可怜巴西帮沦为了背景墙 自带💡的那种(;´༎ຶД༎ຶ`)


200112-13

🤣把五人聚餐搞的狗粮味弥漫也就沙漏做的到了 经典沙漏式吵(发)架(糖)

昨晚mo po了照片就是不tag洛 洛在下面回复 我会tag我自己

今天早上洛起来也发了一遍聚餐照 还故意不tag mo 在评论里又告诉mo一遍我忘记tag你了(*`へ´*)

就是可怜巴西帮沦为了背景墙 自带💡的那种(;´༎ຶД༎ຶ`)






AC君

【Movren】旌旗飘扬

老文,片段汇总,没有新东西

传送门

老文,片段汇总,没有新东西

传送门

法老的卷毛
!!!是法老没错!!

!!!是法老没错!!

!!!是法老没错!!

其叶蓁蓁 其鸣丁丁

(V沙漏)看图写作

*预警:3p,NC-17,严重OOC,没头没尾,很短

*预警:3p,NC-17,严重OOC

*预警:3p,NC-17,严重OOC

写作背景和有色废料详见链接Evernote

FIN.

*预警:3p,NC-17,严重OOC,没头没尾,很短

*预警:3p,NC-17,严重OOC

*预警:3p,NC-17,严重OOC

写作背景和有色废料详见链接Evernote

FIN.

其叶蓁蓁 其鸣丁丁

(沙漏)现实恋爱

*一个短打,前篇:校园恋爱


洛夫伦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萨拉赫的牙齿撞得他的嘴唇有点疼,不知道是恐惧还是其他情绪作祟,他的心脏砰砰地发出巨响,清晰地提醒着他刚才发生的一切。

这不只是一个简单的意外,这是一场灾难。

“对、对不起,我先……”

他的声音磕磕巴巴,且随着话语进行声音逐渐降低,“回去了”几个单词被他吞咽回喉咙深处,低微如不可闻。洛夫伦现在满心只想着快速逃离,他退后一步,又发现这个距离他并不能扶起自行车,于是再小步挪上前,蹲下。因为刚才的事故,两架车叠在一起,车把挂住另一辆车的横梁。他伸手,然后手被萨拉赫温暖的手覆住。他们一起用力,最终分开了两辆单车。

洛夫伦现在重新站起身来...

*一个短打,前篇:校园恋爱


洛夫伦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萨拉赫的牙齿撞得他的嘴唇有点疼,不知道是恐惧还是其他情绪作祟,他的心脏砰砰地发出巨响,清晰地提醒着他刚才发生的一切。

这不只是一个简单的意外,这是一场灾难。

“对、对不起,我先……”

他的声音磕磕巴巴,且随着话语进行声音逐渐降低,“回去了”几个单词被他吞咽回喉咙深处,低微如不可闻。洛夫伦现在满心只想着快速逃离,他退后一步,又发现这个距离他并不能扶起自行车,于是再小步挪上前,蹲下。因为刚才的事故,两架车叠在一起,车把挂住另一辆车的横梁。他伸手,然后手被萨拉赫温暖的手覆住。他们一起用力,最终分开了两辆单车。

洛夫伦现在重新站起身来。他意识到在落荒而逃之前,自己有必要和萨拉赫说些什么,关于这个意外、这个灾难,关于他先前的鲁莽打扰,或者至少,他应该表达一下告别,像他们之前一起约饭约自习的日子一样,吐露出“再见”“晚安”的话语。

然而他没有——他甚至不敢看向萨拉赫的眼睛。他急匆匆地骑上车逃跑了。

在当天晚上,洛夫伦心乱如麻。他没有再给萨拉赫的社交账号发送任何信息,没有做出解释、辩解或者把话题引回正常的轨道。他只是把手机掂在手里,放空脑袋,软软地倒进床铺里。

他闭上了眼睛,黑暗能够还给他内心的宁静。

洛夫伦结结实实睡了八个小时,比他平时上学时的懒觉更长,然而他睡得并不安稳,密密麻麻的梦境挤入她的脑海。在他醒来后大部分梦境内容已不甚清晰,只留少数几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片段。他坐在后座上搂住萨拉赫的腰,后者骑车技术不甚熟练,骑得颠三倒四,跌进沟里后两人还在大笑;还有他们并排骑过学校湖上的桥,路面狭窄没有栏杆,洛夫伦感觉自己的肩膀若有若无地蹭过萨拉赫的肩膀,他被自己掉下桥或把别人挤下桥的恐惧包裹,心跳震声如擂鼓。

他醒来后,胸口仍然保留着剧烈的震颤感。洛夫伦用手轻抚左胸,在那块皮肤下有心脏永久搏动,血液飞速奔涌,而他被揪紧的异样感仍然不能消失。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洛夫伦感到他的生理反应和心底意识被完完全全剥离开,然而前者又仿佛在暗示着什么。

他被无数个复杂的问题困扰着。当他们亲吻后,当萨拉赫在他的梦里反复出现后,洛夫伦第一次清晰地意识到他对自己的挚友怀有友情以外的其它心思。然而他不能对这种感情下明确定义。如果他在悬崖边亲吻萨拉赫,他不能断言自己心跳加速是因为爱情而非恐惧;同理,在那个逼真如现实的梦境中,他又如何确定自己的脸红心跳源于与他同行的人,而非骑车本身?他喜欢的究竟是骑车时耳边刮过的那阵风,还是带起疾风的萨拉赫?

在那时,答案已经确定,然而洛夫伦并不能知道。他能做的只有急匆匆地起床、洗漱、飞速骑车赶往学校,乱着发型走进教室。在路上时他一度重新经历一遍心脏的极速跳动,且待他走进教室看见第一排熟悉的身影时,那阵颤动并未减弱。

但他仍然不知道答案,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够何时知道答案。

FIN.


其叶蓁蓁 其鸣丁丁

(V沙漏)人必争趋05

*本章沙漏

05

人类的多愁善感大多来源于闲暇时的沉思,解决它的根本办法不是心理疏导更不是药物治疗,而是想方设法让自己忙起来。洛夫伦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中,他开始发觉自己对小学弟萨拉赫怀了些不同寻常的感情,然而随着学期的推进,上课、实习、培训等等事情向他涌来,瞬间淹没了他和他隐秘的小心思。

冬天的开始意味着期末季的到来。洛夫伦和萨拉赫的兜风计划停滞了两周,直到他们约定的南安普顿之行。旅行这件事早已被敲定,他们先前在具体时间上犹疑许久,最后却在不经意间达成了惊人的一致——圣诞节前夕乘火车去,住一宿、玩一天后再赶回来。当然在这之前,他们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要去完成。

站在大学尾巴上的洛夫伦纵使...

*本章沙漏

05

人类的多愁善感大多来源于闲暇时的沉思,解决它的根本办法不是心理疏导更不是药物治疗,而是想方设法让自己忙起来。洛夫伦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中,他开始发觉自己对小学弟萨拉赫怀了些不同寻常的感情,然而随着学期的推进,上课、实习、培训等等事情向他涌来,瞬间淹没了他和他隐秘的小心思。

冬天的开始意味着期末季的到来。洛夫伦和萨拉赫的兜风计划停滞了两周,直到他们约定的南安普顿之行。旅行这件事早已被敲定,他们先前在具体时间上犹疑许久,最后却在不经意间达成了惊人的一致——圣诞节前夕乘火车去,住一宿、玩一天后再赶回来。当然在这之前,他们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要去完成。

站在大学尾巴上的洛夫伦纵使被各方牵着鼻子走,在学校层面总归是无所事事,因而一切为萨拉赫的安排让步。他顾忌着好友的复习时间小心翼翼地和对方聊天,这阵光景持续了整个期末季。十二月十五日,埃及人最后一门考完,当天晚上,利物浦降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气温骤降至零度以下,雪花洋洋洒洒缀满了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从每一条沥青道路到枯黄的土壤到学校里的湖泊表面,大地被一层柔软的白色覆盖,许久以后又凝成了薄冰。萨拉赫从教学楼里走出来,面对的便是这样一幅美景,以及与美景一并到来的、忘记带伞后势必被雪打湿衣服的窘境。

埃及人迟疑了一会儿,站在台阶前迟迟没有走下去——踏出一步便是满天风雪。他正堵在教学楼的出口,身后许许多多同样完成最后一门考试的学生逐渐涌出,或轻或重地推搡着他。他思绪放空了一会儿,雪封冻大地的同时似乎也禁锢了他的思考能力,直到一对小情侣从他身后重重地撞来,绕到他身前后再回头怒视一眼,萨拉赫才把自己从呆滞中拯救回来。

如何回到宿舍,这是个问题,也不是个问题。他脑海中很快跃出一个名字,于是手摸向兜以寻找手机,手探到一片空荡荡后他才回想起后者在考试前以公平考试防止作弊的名义被他收进书包;萨拉赫又把书包从背后悠下来,拉开拉链向一片黑暗中伸手,触到一片冰凉。

因他想到了那个名字,接下来的动作变得顺理成章,开机、解锁、数据连接一气呵成,而他手指点上聊天框的瞬间一条新消息从顶部恰好滑了下来,发送者和他心中想的名字一样。这时萨拉赫才抬起头来,方才熙熙攘攘挤下台阶的后脑勺中出现了一个异类,对方面朝向他静止不动,手上撑着一柄大伞,脸上扬起微笑。

来者也和那个第一时间涌入他脑海的名字一样。

“我觉得你肯定没带伞,但我宿舍只有一把……”

话题当然不应当以洛夫伦的检讨开始,这样开头的后果就是,萨拉赫一时被堵住了嘴。满心惊讶与谢意的出口被封死,他说出的第一句话磕磕绊绊,“你居然会知道我在这里考试!”

“之前你抱怨期末季考试太密集的时候,我把你的日程表存下来了。”

这个解释当然也不合理。萨拉赫在记忆中快速搜索,他似乎只跟学长抱怨过自己五天考四门的魔鬼安排,最后两门课之间只隔二十四个小时,而他有一千多页课件要背。这段话中不应出现最后一门课的考试地点,对于洛夫伦模棱两可的回答他仍抱有疑问,于是抬起眼眸作出一个迷惑的示意。

这其实不算是个谜题,可以说是巧合,也可能是因为他记忆上出现了偏差,在萨拉赫大脑为这一个无关紧要的细节快速运转的三秒钟内,洛夫伦的话已经说了下去,“你要回宿舍?吃夜宵?还是……看看雪?”

萨拉赫得承认,他本来是想回宿舍倒头就睡的,他先前连熬了两周夜,期末季过完如蒙大赦。但他现在不是自由的个体,他一半多身子被罩在洛夫伦的伞下,克罗地亚人身上仿佛具有磁性,吸引着他走向一切提议的地方。鬼使神差地,他的答案溜到嘴边又换了个口风,“我们去看雪吧。”

他们首先从背后的教学楼走出来,沿着学院路向前,这里教学楼聚集,图书馆在尽头静静伫立。转过弯后维多利亚大厦的全型显现出来,汇报厅戴着一顶白雪的帽子,在暗红色夜空的映衬下格外闪耀。雪未曾停下,萨拉赫眨了眨眼,三秒钟内他眼前的景象似乎又变换许多。

这座大学是什么时候建成的呢——在他们并肩穿过被大雪覆盖的校园时,萨拉赫心中突然蹦出了这样的问题。他刚才考完的一门是西方美术史,拜占庭教堂、罗马式教堂和哥特式教堂从他眼前掠过,巴洛克和洛可可式的建筑在远处闪光。更近的地方,他的学长、他的挚友,洛夫伦正撑着伞陪他沉默地走这一段路,但他仍不能控制自己逃逸的思绪。萨拉赫心底涌上了一丝歉疚,他咳了一声,力图把自己拉回大雪降落的现实中,“堆雪人吗?”

这不是一个好提议。萨拉赫一开始试图拉洛夫伦进行共同创作,然而后者被这份邀请吓了一跳,迟疑中错过了答复的最好时机。于是萨拉赫怏怏不乐转过身去,蹲下来在脚边寻觅一片平整均匀的雪地;洛夫伦几乎要为自己的失误懊恼出声,他仍不能辨明这种后悔情绪是什么,也只得收起伞背过身,从邻近的一片空地上捋起一团雪。他没什么美术细胞,僵硬地把积雪攥在手里,尚不能攒出完整圆润的球形;再转眼看过去,萨拉赫那边已经有模有样地搭起雏形了。

洛夫伦在那个晚上,在他对着堆不成型的软雪发呆时,第一次认真思考起了他对萨拉赫的感情。于他而言,从大三暑假以来生活持续给他以重击,从乱成糟的实习和迟迟不下的入职通知,夹杂着大四学生即将从象牙塔走向社会的恐惧。但萨拉赫不一样,从他们莽撞而意外的第一次见面开始,埃及人身上的光芒就照亮了他的生活,从此他的喜悦有人共享,他的忧愁有人排解,且最最重要的一点——不像学校与公司环境下对人性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漠视,在萨拉赫身边,他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受到他是被需要的重要的人,他在守护这束光的过程中,逐渐鲜明了自己的使命。

这是喜欢吗?

洛夫伦仍旧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但他能确定的底线是,这是一种不同寻常的感情。他站起来,重新撑开了伞,站在蹲在雪地中专心创作的萨拉赫身后。

按照萨拉赫本人的描述,他从小练习绘画,现在则是艺术学院的一员,创作能力自然非洛夫伦能比。总体轮廓已经完成,现在萨拉赫似乎不满意于两个圆球叠加的形态,有意在头部上雕刻出具体五官,拾了块石头削削剪剪,更精细的细节则用树枝琢磨。

他蹲了半小时,洛夫伦也就撑着伞站了半小时,一个雕得入迷一个看得入迷。萨拉赫最终完成的作品是一个足够精致的半身像,尺寸比例比真人小了几圈,然而也足够惊艳。洛夫伦敢打赌,如果这个雪人能撑过今天夜里,明天就会成为人们竞相打卡的景点。不过——

“不过,为什么他并不开心呢?”

洛夫伦在萨拉赫头顶愣愣地发声。他先与雪人目光交汇,这句问话以及之后的长久静默引来萨拉赫转身回头再抬眼。这次换成两人对视了。两束有温度的目光穿过雪花而触碰,无意间撞出更多的雪花。

雪花落进眼睛里,莫名的触感让他们闭上了眼睛。而接吻也是应该闭眼的。

洛夫伦蹲下来,伞被他胡乱丢在一边,而他用腾出的手捧起萨拉赫的脸庞。他们唇瓣轻微地触碰,仅仅传播了冰凉的触感。洛夫伦在那一瞬间突然寻找到了之前他扪心自问的答案,也许是喜欢,也许不是喜欢,但那都已经不重要了。

“现在……开心了吗?”

萨拉赫本来有一些异议、一些反抗的话语,他方才创作时脑海里闪过的许多片段,关于他夏天以来的烦恼,背井离乡的忧愁,关于它进入大学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他时常思绪游离神游天外,这一切从他刚才对着熟悉的建筑就能联想到刚考完的试、对着雪花能在好友面前失语便能寻觅出踪迹,但他终究没有说出来。

萨拉赫选择对刚才的吻也闭口不谈,他把话题引向了更遥远的地方,“你圣诞有计划好的安排吗?”

“没有。所以,我们去南安普顿吧。”

 

本该什么都不发生的初雪的晚上,轻描淡写地决定了规划许久的南安普顿之行的行程;而在那天发生的一切,却巧妙般地被两个当事人略过,仿佛如何确定关系已经是不重要的事情。他们平安夜在南安普顿北部的温彻斯特小镇下榻,这一次窗外没有下雪,只有清冷无声的月光滑进了房间。萨拉赫在被子里挪动几分,靠近洛夫伦使他获得了更多热度,更无端带他回到了十五号的晚上。洛夫伦后来提议“如果变得开心的话就把雪人推倒”,他当时并没有同意。

然而萨拉赫也知道,以气温推算,不开心的雪人一定在次日黎明就消失了,甚至没有给外人留一丝窥探的机会。融化的雪水顺着小路缓慢散开,就像一个短暂成立又恒久流淌的秘密。

TBC.

作者神志不清,已经忘记了自己在写什么。卡了很久但怎么改都不满意,就这样不成熟地发出来吧。我终于跟上了大纲的进度:在行文一半时让沙漏确定关系。

其叶蓁蓁 其鸣丁丁

无料统计(一个阶段性胡思乱想

占tag致歉


如果…如果我能把日落的热情保持到明年暑假,且那时候我学业顺利没啥烦心事(。)且我的几个坑(人必争趋etc.)能及时完结,且你浦这赛季能“那个啥”,我就考虑把手头的文(本合集里的部分文章+人必争趋合集)修一修改一改,印个无料,权当送自己二十岁生日礼物了🤔


所以在评论区统计一下意愿(…?)人太少就不弄了🤦而且照现在这个速度未必能在明年暑假写出沙漏和V洛分别够出本的字数,所以很有可能是All洛混出⚠⚠⚠


当然这一切全都是幻想…万一我明年日更(…)然后沙漏出一本V洛出一本呢()所以,只是初步统计...

占tag致歉

 
 

如果…如果我能把日落的热情保持到明年暑假,且那时候我学业顺利没啥烦心事(。)且我的几个坑(人必争趋etc.)能及时完结,且你浦这赛季能“那个啥”,我就考虑把手头的文(本合集里的部分文章+人必争趋合集)修一修改一改,印个无料,权当送自己二十岁生日礼物了🤔

 
 

所以在评论区统计一下意愿(…?)人太少就不弄了🤦而且照现在这个速度未必能在明年暑假写出沙漏和V洛分别够出本的字数,所以很有可能是All洛混出⚠⚠⚠

 
 

当然这一切全都是幻想…万一我明年日更(…)然后沙漏出一本V洛出一本呢()所以,只是初步统计意愿,且长期统计,截止到明年暑假hhh有什么意见也可以在评论区给我提!

 
 

#是昨晚睡前的胡思乱想

 

埃及王的白眼

努力的momo和希望他不要那么努力的洛老板😂洛老板这是怕mo再练下去自己的锻炼肌肉追赶计划就更难了吧😂话说这张图,身体线条真好啊,羡慕,尤其是嗯哼~你们懂的

努力的momo和希望他不要那么努力的洛老板😂洛老板这是怕mo再练下去自己的锻炼肌肉追赶计划就更难了吧😂话说这张图,身体线条真好啊,羡慕,尤其是嗯哼~你们懂的

埃及王的白眼
想知道这是哪一次的采访,眼睛里...

想知道这是哪一次的采访,眼睛里似乎全都是眼泪?不管怎么样,又开始进球了,状态也好转起来,加油momo,和队友们一起拿下联赛,在红军的这段职业生涯里应该没什么遗憾了❤️



以上前半段都是屁话😂这个似乎是假的,我说呢怎么会见过这个场景,看来语言不通真的是个大问题,感谢评论里小伙伴的提醒(话筒问题,我真的是瞎子😂)看图上的表情这个粉丝ins博主应该是在澄清而不是感动😂

想知道这是哪一次的采访,眼睛里似乎全都是眼泪?不管怎么样,又开始进球了,状态也好转起来,加油momo,和队友们一起拿下联赛,在红军的这段职业生涯里应该没什么遗憾了❤️




以上前半段都是屁话😂这个似乎是假的,我说呢怎么会见过这个场景,看来语言不通真的是个大问题,感谢评论里小伙伴的提醒(话筒问题,我真的是瞎子😂)看图上的表情这个粉丝ins博主应该是在澄清而不是感动😂

其叶蓁蓁 其鸣丁丁

(沙漏)校园恋爱

*校园paro,洛夫伦踩单车梗

1

洛夫伦第一次见到萨拉赫是在学院的新生晚宴上。晚宴现场给清真学生专门划出一片区域,一群卷毛大胡子的穆斯林坐在角落里,外人很难分辨出谁是谁,洛夫伦只往那里瞥了一眼,咕哝一句“怎么长得都一个样”。期间他不经意撞上其中一人向他对视的目光,那双眼睛亮得惊人。洛夫伦为这次对视中迸发出的火花惊诧不已,他预感到他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然而他当天没走向那个桌子去要联系方式,就更不指望下一次相遇时能辨认出哪一个大胡子就是对方。

大概只有这一次对视了。洛夫伦有点遗憾。

2

他暂时没有被打脸。

3

开学以后,由于宿舍区离教学楼实在太远,洛夫伦又不是一个能早起赶校车的人,...

*校园paro,洛夫伦踩单车梗

1

洛夫伦第一次见到萨拉赫是在学院的新生晚宴上。晚宴现场给清真学生专门划出一片区域,一群卷毛大胡子的穆斯林坐在角落里,外人很难分辨出谁是谁,洛夫伦只往那里瞥了一眼,咕哝一句“怎么长得都一个样”。期间他不经意撞上其中一人向他对视的目光,那双眼睛亮得惊人。洛夫伦为这次对视中迸发出的火花惊诧不已,他预感到他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然而他当天没走向那个桌子去要联系方式,就更不指望下一次相遇时能辨认出哪一个大胡子就是对方。

大概只有这一次对视了。洛夫伦有点遗憾。

2

他暂时没有被打脸。

3

开学以后,由于宿舍区离教学楼实在太远,洛夫伦又不是一个能早起赶校车的人,他便购置了自行车。他的好友米尔纳使劲撺掇他买一辆山地,然而洛夫伦那时还对校园恋爱有着甜甜的幻想:后座上坐着自己的恋人,他被身后的温暖搂着,骑车穿越校园,多么浪漫啊!

所以他买了最普通的那种自行车,有简单的变速功能,有后座,能带人的。为了使自己表现得不那么饥渴,他没在后座上加软垫——还是等他和哪个美女勾搭上了再说吧。

4

洛夫伦在勾搭美女上遇见了困难,尽管这些障碍大多源于他自己。 

5

有了小车,洛夫伦更加肆无忌惮地睡懒觉,他的自行车调到最快档,全力蹬起来时可比慢吞吞的校车快多了。当然,不像车厢里空调暖风轮流伺候,骑车毕竟是毫无遮蔽,每天洛夫伦踏着上课铃跌跌撞撞一脸狼狈走进教室,一进门全班人全盯着他,当然也包括美女们半是好奇半是好笑的目光。

这样不行,自己的形象在班里都被毁光了,显然不利于他撩妹。

可这能怎么办呢——洛夫伦思维飞快,迅速把锅推到了早晨八点的课上。

6

“唉你说我为什么要选这么多早八课……起都起不来。”

开学两周以后,洛夫伦和米尔纳抱怨起这件事。后者早睡早起,早课于他而言不是问题,然而看着好友陷入困境他有必要帮扶一把,“你再买一辆买山地,早到五分钟整理一下形象,精神抖擞地走进教室。”

“没钱。”洛夫伦嘟囔着,又很快想起了他的“带妹论”,“不行,山地车没后座,带不了人。”

“得了吧,你这是典型的瞎操心,女朋友都没有,倒思考起怎么约会了。”

7

洛夫伦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好友,每日勤勤恳恳九点前必睡觉五点起床锻炼十几年如一日学霸模范标兵……的米尔纳。

哦对,他好像还有对象。

8

洛夫伦狠狠捅了米尔纳一肘子。

9

“你不能欺负老年人……”老学长米尔纳捂着肋部痛呼,考虑到他逆天的身体素质,洛夫伦十分怀疑眼前这个人是装出来的。

“话说回来,你真该好好学习了。”

“班里谁能做得到像你一样——”洛夫伦习惯性抱怨,没想到米尔纳打断了他的话。

“还真有。你下回关注一下,教室第一排那个穆斯林。”

10

教室第一排,那不就是每次笑自己卡点进门笑得最欢的那群人吗。

尽管这么想着,洛夫伦仍然打定主意看一看。一方面,他很好奇能让米尔纳都发出赞叹的到底是怎样的人;另一方面,他实在想搞清楚,第一排的人都怎么做到起得来床。

11

洛夫伦定好闹钟,提前起床。像是有什么预感,他今天难得收拾打扮一番,把车停在教学楼口,然后走进洗手间对着镜子整理衣冠,庄重肃穆地像是去见自己未来的爱人。

他打理了许久,身后男生来来往往,其中也包括几个穆斯林。洛夫伦由衷地感慨了一下:他们的头发看起来好简单,一团乱草顶在头上就好了,不像自己还得打发胶。麻烦。

也许夏天自己可以考虑下剃个光头。

哦对,那群人的头发看起来手感很好,现在的问题是他没有机会能摸。

12

洛夫伦昂首挺胸走进教室。

13

他要打开学晚宴的自己的脸了。

14

洛夫伦对着第一排定睛一看,一排格子衫眼镜学霸,中间夹着一个人畜无害的穆斯林。不是,这个形容好像有哪里不对——不是,这不重要——总之洛夫伦一眼就认出了他。他确定这就是开学晚宴上和自己对视的那个穆斯林。

尽管第一次见面时隔着闪光灯和遥远的距离,尽管距离那个晚上过去了很久,尽管这两周间他们都没怎么碰面,洛夫伦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15

大腿!这是大腿!我要找个学霸carry我,我要抱紧他的大腿,我们要当朋友——

怀着这样的心情,下课后洛夫伦激动地冲到萨拉赫桌前。

然而学霸本霸的第一句话就砸晕了他,“我今天看见你了,你在楼下的洗手间对着镜子补发胶。”

16

洛夫伦捶胸顿足,泫然欲泣,几欲跳楼。

17

他当然没跳。事实上,洛夫伦很快发现学霸也是很好相处的。

“眼神不会骗人嘛!那么亮的眼睛,一看就是能和我产生共鸣的人。”

洛夫伦和萨拉赫约去食堂自习室操场,一天十二小时腻在一起。他难得和米尔纳约一次饭,从头到尾都在给老学长讲述自己的新友谊。

“你们不逛逛校园?”

米尔纳突然发问。

钢铁直男洛夫伦摇摇头,“没有。我们平时就是自习,学饿了去吃饭,学累了去踢球。”

18

“太遗憾了,我还以为你会骑车带着萨拉赫转转。”

洛夫伦把这句话在脑海里反复品味,也没琢磨出米尔纳是什么意思。他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米尔纳神色如常,随后又低头扒饭。

19

太奇怪了,话怎么能说得这么没头没尾的,“完全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洛夫伦有了新欢忘旧爱,呸,旧友,转头在午饭时把米尔纳的迷惑言论讲给萨拉赫听。萨拉赫听完脸上也是迷之表情,沉默三秒没接话茬,用下一个话题带了过去,“德扬,你刚才说你买自行车,是什么事来着?”

洛夫伦喝下一大口汤,“校车过来太慢了,而且我也起不了那么早,所以就买辆自行车咯。”

“那你为什么不买山地?”

洛夫伦像盯智障一样地盯着萨拉赫,他不明白,埃及人怎么和那个老学究米尔纳一模一样的,难道学霸们都对校园恋爱无欲无求么?

他清清喉咙,故作正式地回答,“后座可以带人嘛,骑车带妹过校园,多浪漫啊。”

20

当天下午的萨拉赫有点沉默。

鉴于他们整个下午都在图书馆自习,这种沉默也没有被洛夫伦发觉。

21

晚饭时萨拉赫恢复了正常。他发现了,现在他的使命不是把直男掰弯,而是让男意识到他已由直转弯。后者比前者难度大减,然而也不是件容易事,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他还得用点迂回战术。

于是萨拉赫适当地提起了单车的话题,“那你能教我骑车吗?”

尽管他是会骑车的。

22

洛夫伦听到这个问题后有如双鱼座附体,他在脑海里把所有情况完完整整过了一遍。

他让我教他骑车,诶,他不是早起的学霸吗,他赶校车就可以了,骑车是不是因为不方便?他要搬宿舍了?诶,有没有可能是他生病了没办法早起,那样的话骑车着凉病情加重啊,不行,不能教他骑车。

他让我教他骑车,诶,他是不是看上了哪个姑娘,想骑车带她逛校园?诶,这样的话他就不能每天和我吃饭自习踢球了,不行,不能教他骑车。

他让我教他骑车,诶,他是不是——

“停停停!”萨拉赫翻了个白眼。

23

洛夫伦意识到自己刚才把心里所想全嘟囔出来了,尴尬地想钻地缝。

萨拉赫意识到洛夫伦早已成了回形针,高兴地合不拢嘴。

24

在萨拉赫的强烈要求下,洛夫伦极不情愿地教他骑车。他发现学霸不仅是学习方面出色——当然,这一阵他发现萨拉赫也是球场上的天才——骑车方面也上手飞快。当天晚上他们没去球场,而是在一条没什么人的小路上骑车。一开始洛夫伦还要扶着萨拉赫的后座,等他慢慢撒开手,萨拉赫轻松顺利地骑了出去。

“你真是个天才!”洛夫伦由衷夸奖。

“还是老师教得好。”萨拉赫微微一笑,顺便提议再骑一段路。

洛夫伦觉得这个提议很棒,然而他转念一想,方才他教萨拉赫时用的是自己的车,也变不出第二辆来,顿时又有些苦恼。

“没事,我有车。”萨拉赫及时回应,解救洛夫伦于困惑之中。

25

为什么萨拉赫有车却不会骑车呢?

洛夫伦感觉有些不对劲。他脑子一向比不过萨拉赫,他有点怀疑自己被套路了。

26

要去萨拉赫的宿舍取车,行走太过缓慢,因而洛夫伦自告奋勇骑车带人。当萨拉赫坐在后座上搂住他的腰时,洛夫伦感觉心都要化了。

洛夫伦被搂了一路,身后的温暖使他充满动力,加速穿过了整个校园。

27

抵达宿舍楼口,洛夫伦看见萨拉赫轻车熟路地开锁,他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但萨拉赫颤颤巍巍骑上车时,他又打消了心底的疑虑——总不会有人装出一副骑车差的样子吧!

他们并肩骑行,沿原路返回校园,洛夫伦一直关注着萨拉赫骑车的状态,每当经过减速块时还会伸手稳定一下车把手。萨拉赫偏头看向自己的导师,这位导师也看向他。

他们四目相对。

萨拉赫的眼睛可真亮。像湖水,像琥珀。

哦,还有他的头发,看上去手感真的很好。

28

洛夫伦情难自禁,撸了一把萨拉赫的头毛。

29

骑车时不要作出危险动作,否则就会像洛夫伦和萨拉赫一样一齐倒在地上,摔个狗啃泥。

不对,不是啃泥——他们的嘴唇摔在一起,好死不死地碰上了。

30

洛夫伦大窘,欲起身,又贪恋对方嘴唇柔软的触感,拉拉扯扯间被萨拉赫拽得更近,埃及人的舌头甚至也伸了进来。

洛夫伦这一摸值啊,先摸到了柔软的头毛,现在也体会到了对方胡子的触感。

老实说,胡子比头发硬多了。

31

事情的走向好像有点奇怪,不过这不影响他们坦白心思。洛夫伦恍然大悟:这就是校园爱情啊!

随后他们完成了今天不知道第多少次校园与宿舍之间的穿行。因为萨拉赫的车子摔坏了,所以由洛夫伦骑车带着萨拉赫回宿舍,一进门他就被后者压在门板上。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洛夫伦发现,萨拉赫身上还有比他的胡须茬更硬的东西。

胡须茬扎痛了他,那东西弄|爽了他。

32

第二天,腰酸背痛的洛夫伦被学霸萨拉赫强行拉着起了床。他实在没劲骑车,只能瘫在后座上。洛夫伦实在惊诧,昨天刚学会骑车的萨拉赫今天就能这么熟练地带人了,还是带一个体型巨大的青年男子。

果然学霸的学习能力就是不一样。

33

他们骑车穿越校园,洛夫伦从后座上搂住萨拉赫的腰,他意识到他幻想过的校园爱情以另一种方式被实现了。

以后大概可以不用担心再早起问题……

34

不对。还有一个事。既然找到了对象,那么就应该加装软垫。

——主要原因是,他本来屁股就够疼,坐过一次车后座,被硌得更疼了。

35

脱单后的洛夫伦请米尔纳吃了顿食堂,仍旧是全程叨叨他和萨拉赫的故事,内容则从友情变成了爱情。

FIN.


换了个欢脱文风hhh第一次写这种风格的,如有违和请多指正

砀沉海无鱼

今天被利物浦球迷喷了,以前听别人说利物浦球迷嘴臭喜欢骂人我没觉得,也觉得也就小部分人吧。今天凌晨埃弗顿被打了个反击(动图),禁区里埃弗顿球员倒地了,我说好像有犯规,然后利物浦球迷就来喷我了。上来就骂人。我解释我的看法,又冒出一个来骂人的。中午翻到梅西评价马内的新闻,说自己喜欢马内所以投票给马内。利物浦球迷又说梅西虚伪,不投范迪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梅西也投票给C罗啊,梅西自己本来就倾向前锋,金童奖就投给了桑乔菲利克斯楚克乌泽。
今年巴萨被利物浦逆转我也没反感利物浦,我说被利物浦打服了,巴萨球员自己不争气。利物浦球员我都挺有好感的,范迪克马内萨拉赫。唯一不喜欢的是阿诺德,这小伙子脾气大,动作有...

今天被利物浦球迷喷了,以前听别人说利物浦球迷嘴臭喜欢骂人我没觉得,也觉得也就小部分人吧。今天凌晨埃弗顿被打了个反击(动图),禁区里埃弗顿球员倒地了,我说好像有犯规,然后利物浦球迷就来喷我了。上来就骂人。我解释我的看法,又冒出一个来骂人的。中午翻到梅西评价马内的新闻,说自己喜欢马内所以投票给马内。利物浦球迷又说梅西虚伪,不投范迪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梅西也投票给C罗啊,梅西自己本来就倾向前锋,金童奖就投给了桑乔菲利克斯楚克乌泽。
今年巴萨被利物浦逆转我也没反感利物浦,我说被利物浦打服了,巴萨球员自己不争气。利物浦球员我都挺有好感的,范迪克马内萨拉赫。唯一不喜欢的是阿诺德,这小伙子脾气大,动作有时候脏。
没想到今天很少评论的我,也有被喷的时候,而且是传说中的利物浦球迷。有点失落,对利物浦的好感跌落了。
足球的影响力太大,有各种素质的球迷也是不可避免,全世界都一样。国外球迷喜欢打架🤣中国球迷喜欢键盘互喷,这也是中国足球的特色吧。

SpadeJack(lay了)

一Mo一样(确信)

而且视频里他还学了猫叫!

一Mo一样(确信)

而且视频里他还学了猫叫!

其叶蓁蓁 其鸣丁丁

(沙漏)怜香惜玉

Summary:

对阵莱斯特城是洛夫伦本赛季第一次联赛首发。


Notes:

*结尾有互相帮助

*好久没产粮了手感全无(连车也开不下去了!)甚至感觉无差?救命!


(See the end of the work for more notes.)

换乘车见评论区,起床再补链接。

FIN.

Summary:

对阵莱斯特城是洛夫伦本赛季第一次联赛首发。


Notes:

*结尾有互相帮助

*好久没产粮了手感全无(连车也开不下去了!)甚至感觉无差?救命!


(See the end of the work for more notes.)

换乘车见评论区,起床再补链接。

FI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