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萨沙

20.4万浏览    1705参与
肆意妄为.

【萨贝/贝萨】龙卷风

我怎么着也得是疯了搞个父子组。

可是可是可是冷到炸了这对!

ooc归我,有亿点点私设。

勿上升真人球球了!


  贝乐泰看起来好像非常温和内敛的样子。

  第一次见面时萨沙这么想着。

  而当时西伯利亚的东北小狼喜欢亮着爪子炫耀,然后得意的嗷呜嗷呜叫。

  他和自己很不一样。萨沙笃定。

  可是贝乐泰身上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抓着人一点一点靠近他。

  高冷的我才不会和这种人说话。萨沙起初是这么想的。

  可是俗话说,flag不立不破...

我怎么着也得是疯了搞个父子组。

可是可是可是冷到炸了这对!

ooc归我,有亿点点私设。

勿上升真人球球了!



  贝乐泰看起来好像非常温和内敛的样子。

  第一次见面时萨沙这么想着。

  而当时西伯利亚的东北小狼喜欢亮着爪子炫耀,然后得意的嗷呜嗷呜叫。

  他和自己很不一样。萨沙笃定。

  可是贝乐泰身上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抓着人一点一点靠近他。

  高冷的我才不会和这种人说话。萨沙起初是这么想的。

  可是俗话说,flag不立不破。

  萨沙后来在桌前看着一堆食物抓着贝乐泰的袖子靠在他边上的时候颇有些没骨气的想。对方偏头朝他笑,萨沙看着那双极其漂亮蓝色眼睛弯起来,恍然了一秒。

  很漂亮的颜色。

  像西伯利亚的天空的颜色。

  果然有些人不动声色不露锋芒都会让别人喜欢上他的吧,哪怕原因特别简单,简单到仅仅是因为他的眼睛颜色很好看。萨沙抿了抿唇,一点儿不想承认他已经对贝乐泰有了超高好感度。

  但是说贝乐泰不露锋芒又不太合适。

  辩论桌上的贝乐泰是最佳辩手,在己方时是一个叫人安心的队友,在对方时是一个令人满意的对手。

  总之很优秀。

  总冠军哎,能不优秀吗。

  借用弹幕上常常飘着的那句话。

  小贝在发光。

  他的贝哥在发光。

  不仅仅在辩论桌上,在哪都是。

  他们一起唱龙卷风的时候萨沙无意间瞥见贝乐泰的侧颜,心跳莫名其妙漏了一拍。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不能承受我已无处可躲。

  萨沙低下头佯装专心地拨动吉他弦,掩饰着一瞬悸动。

  爱情这不就来了么。

  来的太快,简直猝不及防。


  萨沙这小孩儿脾气不太好。刚开始的时候贝乐泰是这么想的。但是这个看似高冷的俄罗斯少年一开口贝乐泰还是没忍住心底的赞叹。

  这中文真好。

  总冠军都想不出词来夸了。

  贝乐泰看着突然大碴子味儿的俄罗斯少年,伸手和他握了握。

  这劲儿还不小。

  脾气也不小。

  小孩儿总是顾着面子,偶像包袱攥死紧,放不开又拘谨。

  思及至此,贝乐泰悄悄联合好基友功必扬开始了萨沙改造计划。

  改造计划进行的挺顺利。

  起码贝哥扬扬是出来了。

  萨沙大哥秒变小可爱。

  团宠可不是盖的。

  小剧场破天荒地喜迎小孩儿演出,贝乐泰在心里欢快鼓掌。

  跟着贝哥混,稳。

  他和功必扬击掌庆祝,干了顿海底捞。

  贝乐泰开心的笑出千层。

  功必扬翻了个白眼。


  萨沙最近不开心。

  他的贝哥说他的暧昧故事时萨沙当着摄像机没说什么,私下低气压到是一波一波。

  本来就不爱笑的俄罗斯少年更没了笑容。

  尤其不和他笑。

  同寝室的贝乐泰莫名其妙。

  直到他失恋——也许算是失恋——去功必扬房间大哭一场之后谜底揭晓。

  田原皓开门一脸懵关门也一脸懵。

  好不容易维持着假笑出了门瞬间向其他人传递情报。“我的天刚刚小贝在功必扬那里哭的好惨他俩不会——”

  萨沙看到了信息更不爽了。

  明明他就在房间。

  明明和贝乐泰睡一个房间朝夕相处的是他。

  他的贝哥怎么可能喜欢功必扬!

  怎么可能!

  于是贝乐泰哭完回来之后看着房间里委屈的萨沙迷茫挠头,对上少年眼睛的时候竟然有些无措。

  “贝哥,你是不是喜欢扬扬?”俄罗斯少年向来擅长打直球,张嘴什么都敢问。

  “哈?”贝乐泰愣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来表示自己的震惊,从嗓子里挤出个音来。“什么鬼?”

  很标准的贝式疑问。

  萨沙探究似的盯着那双蓝眼睛。

  茫然的不像有假。

  贝乐泰震惊完了,随手揉了把萨沙的头,有些好笑。“想什么呢你,怎么可能。”

  萨沙被揉得一懵,看着那双蓝眼睛中惯有的温柔,像喝了两瓶伏特加,顷刻间就要醉了。

  于是他莫名其妙大着胆子道:“贝哥,我好像喜欢你。”

  贝乐泰愣了一下,看着萨沙,没往回收手。

  于是萨沙的脑袋顶着贝乐泰的手,又被揉了两下。

  贝乐泰有点好笑。

  爱情不来他四处找,这不爱情就来了。

  像龙卷风刮过平原一样快。

  贝乐泰又想起他那天唱龙卷风的时候脑子里全是旁边弹吉他的俄罗斯少年。

  他骗自己好久,为了不让自己承认自己喜欢着这个十八岁的少年。

  甚至哭一场,想让自己以为自己真的喜欢那个姑娘。

  啊,去他的。贝乐泰抓了抓头发,什么都不再想管了。

  “所以你这两天是在和我置气?”他问道。

  “啊。”俄罗斯少年不情不愿点了头。

  “哦,是这样啊。”贝乐泰收回手,语气平淡地说了一句。

  萨沙心里的激动紧张一下子被浇灭了。正当他懊恼不已暗骂自己冲动时,脸蛋突然被人捏住,萨沙跟着那只手的力道抬头,那双蓝色眼睛弯着,贝乐泰松开他的脸。

  “那就试试吧。”他开玩笑似的说。“你的荣幸。”

  少年红了耳尖。

  那双蓝眼睛里像贝加尔湖一样漾满温柔的春水。萨沙想道。

  一个温柔的拥抱包围了他。

  他眯了眯眼,靠在了心上人怀里。

  

臣在

估计萨沙也被天马这句给吓到了

估计萨沙也被天马这句给吓到了

臣在
天马和萨沙真的好可爱啊

天马和萨沙真的好可爱啊

天马和萨沙真的好可爱啊

胸唧碎大石
如果塔露拉没有中科西切话术的圈...

如果塔露拉没有中科西切话术的圈套,没有被黑蛇吞噬,阿丽娜也没死,梅菲斯特因为接受了阿丽娜正确的指引和教导,心理没有扭曲,后来与罗德岛志向相合的他们加入了罗德岛。

(没什么内容和质量的小漫画,就是最近重温剧情被刀的受不了了画的,这个如果系列可能以后还会画吧。真的很希望这不是如果……)

如果塔露拉没有中科西切话术的圈套,没有被黑蛇吞噬,阿丽娜也没死,梅菲斯特因为接受了阿丽娜正确的指引和教导,心理没有扭曲,后来与罗德岛志向相合的他们加入了罗德岛。

(没什么内容和质量的小漫画,就是最近重温剧情被刀的受不了了画的,这个如果系列可能以后还会画吧。真的很希望这不是如果……)

Vivi

【唐人街探案系列】莎默《和莎莫的五百天》-07

07


林默就这么擎着花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基地。

他将花束随意地放在桌上,然后走出门,静静地靠在天台边的栏杆上。


他看着一望无际的天空,默不作声,直至晚霞的橙染红了地平线,再到蓝天坠落,黑夜吞没了星的繁亮。

一切仿若如常。

“……”


原来他站在这里这么久了,就如同他再也没见到萨沙那样。


林默再是沉着脸思索了一会,最后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熟悉地按下了铭记于心的号码,发出简讯。


「出来吃夜宵。」

「?」

「老时间,老地点。」

「……」


林黑犬不曾商量,也没有解释,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计划。

他有时的偏执,或许就像更古不变的顽石一样。......


07


林默就这么擎着花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基地。

他将花束随意地放在桌上,然后走出门,静静地靠在天台边的栏杆上。


他看着一望无际的天空,默不作声,直至晚霞的橙染红了地平线,再到蓝天坠落,黑夜吞没了星的繁亮。

一切仿若如常。

“……”


原来他站在这里这么久了,就如同他再也没见到萨沙那样。



林默再是沉着脸思索了一会,最后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熟悉地按下了铭记于心的号码,发出简讯。


「出来吃夜宵。」

「?」

「老时间,老地点。」

「……」


林黑犬不曾商量,也没有解释,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计划。

他有时的偏执,或许就像更古不变的顽石一样。



萨沙收到短讯时正在看热播的泰剧,她上一秒还在为别人的爱情而感动,下一秒就睁大着眼略显错愕地看着发件人的名字出神。

她原本以为,今天也只会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休假日。毕竟去总局报道以后三两下就被打发回了家,说下周再正式出勤。

萨沙愣了一会,回了一个问号。她不知道为什么林默晚上要找她吃夜宵。

他们之间……似乎没有关于案件的瓜葛。


而林默也不出所望地,把她的问号当作了询问碰头时间和地点的含义。

故意还是不故意,谁也不知道。

萨沙虽然打了一连串省略号表示自己的无语,但是心跳加速的紧张感,是无法掩饰的期待。


糟糕啊,似乎一旦和那个男人牵扯上什么关系。

所有简单的事情都会变得不一样起来。



夜深,闹市人声鼎沸。

林默要了两份咖喱羊肉饭、一份虾饼、若干烤串和两瓶啤酒,当他吃完第一份羊肉饭时,萨沙坐在了他的对面。

他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放松,好像有块悬着的大石落了地,于是他的唇边,也隐隐地有了笑意。


“你来了,尝尝,这次老板没有偷工减料。”

破天荒的,林默居然将另外一盘的羊肉饭分了一些到干净的白碟里推给萨沙。

萨沙的表情,是难掩的诧异。


“我……不饿,你吃吧。”

半晌,她憋出了这么一句,林默也自然而然地收回了推给她的白碟。

“行,那我吃了,你自便。”

说罢又低头吃起饭来,弄得萨沙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明明是林默叫她来的。


“喂……林黑狗,不是你叫我来的嘛。”

“是啊。”

“那你叫我出来到底有什么事啊?”

“不是说了吃夜宵嘛。”

“……”


林默似乎……也没有说错。

萨沙略显愤恨地喝了一小杯啤酒,顺带吃了两串烤鸡肉串。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带错了心情。



没过多久,当林默把剩下的食物风卷残云般地消灭之后,他擦了擦嘴,将目光落在萨沙身上。此时的他的目光,比以往都要强烈一些。


“为什么突然要走?”


当林默这句话问出来的时候,空气明显地凝固了一下,萨沙的表情也僵在那里。

她想到他迟早会知道自己离开分局,但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直白地问出口。萨沙的眼神飘忽,再是饮了一小杯。


“这有什么好问的,不就是前途好嘛。”

“现在能去总局办案……多好的机会,还能和其他分局的精英一起查案,对我的职业生涯来说,绝对大有裨益。”

萨沙脸不红心不跳地差不多地复述了一遍度郎和她说的好处。

而林默面对这样的回答,眼皮都没抬一下。


“我问的是真实的理由。”

“……”

“我妈非要我去,我不去,局里就会很难办。”


林默皱了皱眉,眼眸的黑变得很深邃。

“萨沙,我说了,我问的……是真实的理由。”

“……”


这一次,萨沙没有再回答他。

只是侧过身,望着四周的热闹。


与其去追问离去的理由,为何不先坦白今晚要见到她的偏执呢?

萨沙再抬头看了看天空。

啊……今晚的月亮,很吵闹。


-TBC_

姜枳

看非正一眼相中的东北(bushi)俄罗斯帅哥,超喜欢他苏苏的嗓音


附赠一张高冷oo

看非正一眼相中的东北(bushi)俄罗斯帅哥,超喜欢他苏苏的嗓音


附赠一张高冷oo

哈椰

[非正乙女]有关...

    内含萨沙 钟逸伦 功必扬 大左

    非正的乙女真的太少了 完全不够看😭

    OOC🈶 小短打 激情产物 请勿上升正主  看着乐就好啦 

    萨沙 伦儿喝醉找不着北组

    扬扬 大左傲娇土味情话组


🥔萨鹅叽Sasha.有关醉酒 ...

    内含萨沙 钟逸伦 功必扬 大左

    非正的乙女真的太少了 完全不够看😭

    OOC🈶 小短打 激情产物 请勿上升正主  看着乐就好啦 

    萨沙 伦儿喝醉找不着北组

    扬扬 大左傲娇土味情话组



🥔萨鹅叽Sasha.有关醉酒    

已婚设定


    虽有俄罗斯的buff加持 萨沙的酒量还是意外的差

    “两瓶,啤的”这就是他的极限了

    你此刻扶额站在萨沙的床前 替他掩好被子 他双眼微闭 脸颊上带醉酒的红 刘海软塌塌得搭在饱满洁白的额前 嘴里却还嘟囔着骂人的话

    你不由得起了坏心思 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捏住萨沙的下巴和...上巴(?乱入)

    你把萨沙的嘴捏出鸭嘴的形状 窃笑着另一只手掏出手机准备拍照

    下一秒萨沙的手却覆上你作乱的手 把你一拉 你猝不及防倒在床上和他对视 他大手伸过揽住你的肩 紧紧抱着你倒头又睡

    可是这样的姿势真的一点都不舒服 你被他牢牢禁锢在怀里动弹不得  挣扎一下也无济于事

    “萨沙我下次要在你床边放条粉红色的蛇!”你暗暗发誓






🎸钟逸伦Dylan. 有关醉酒

已交往设定  假设你们同居 


    众所周知 牛津大学的学霸伦的忙碌生活都围绕着银行 股票和唱歌转

    虽身为他的女朋友在他身旁 你却从没见过钟逸伦做事出格的样子     

    直到他喝醉酒晕乎乎趴到桌子上 嘴里夸张的喊着唱周杰伦的稻香   宁大人在一旁嫌弃又委屈地指着椅子上那一坨伦用奇怪的口音说“你快把他接回家吧, 我受不了了, 他踢人”

    没想到非正节目上说的一点不夸张 钟逸伦酒品真的奇差 你费力和宁大人把伦儿扛起来 暗笑道

    钟逸伦带着婴儿肥的脸颊鼓鼓的 你忍不住上前戳了戳 他配合把脸嘟起来任由你作乱

    到家后 钟逸伦翻箱倒柜找出了他的小音响 放了一首他最爱的歌 大有想在家蹦迪的趋势 却被你无情摁住喝醒酒汤 哪怕是这样 他也摇头晃脑随音乐摆动 哼着“我的眼里都是你...”

     你忍无可忍关掉音响 他抬头不解望着你  “别撒娇”你再次用醒酒汤堵住他的嘴






🐏功必扬Brian.有关土味情话

已交往设定


    在非正式会谈的化妆间 你从天乐那里学了几个老土到掉渣的土味情话 想去看看功必扬是什么反应

   “你眼瞎吗”你抬脸问他

    功必扬迷惑的眯了眯眼“嗯?”

    “不然你怎么撞我心口上了”

    外国队长一愣 随后朝你翻出了经典白眼“你要不要这么老土”他翻着手机就像绕开 你拦住他“我最近肯定是盐吃多了”

    功必扬一脸迷“你确定不是饭吃多了”

    “那要不然我咋闲的整天想你”

    “不—要—学—天乐—讲—土味—情话”功必扬拉长了语调说 你仍然不甘心 使出杀手锏 假装生气地用力瞪他 也不说话 他先是不在意 后来就察觉到了不对 小心翼翼靠过来拉住你的手“你真的生气啦,”他握着你的手试探性摇一摇“抱歉”

    你高傲昂脸 却止不住对扬扬上钩的喜悦“抱歉不如抱我”

    傲娇扬翻白眼却实诚地把你揽进怀里






🎤大左.有关土味情话

已交往设定

    “大左大左,”你舒舒服服地窝在他怀里叫他“我想请假 我明天不想去上班了”“嗯你怎么了 请什么假啊”大左揉着你的小肚子 “请你嫁给我”你调皮地笑嘻嘻仰头看他

    大左放在你身上的手顿了顿“你什么时候也这么油腻了”

    你在他颈窝蹭了蹭“我不管你也给我讲一个”大左把头轻靠在你头顶上“你怎么这么宅啊”

    “嗯?我哪里宅了啊”你不满回答他

    “可你在我心里的位置就没动过诶”大左说完自己都被油到笑起来“哈哈哈哈哈这也太土了”

    你把头向后仰把他压在宽大柔软的沙发背上“哪里土了 这是我们爱情的象征”(虽然确实很土)你在空气中挥拳

    “原来那个大油田奖该颁给你的 OO哪能和你比油啊”“那你为什么不加入垚组合啊 变成㙓组合哈哈”你笑到

    “哟哟哟会几个字还把你显摆着了 我还知道那个㙓(kui 二声)字呐”大左不满轻挠你肚子 

    你无赖吐舌朝大左做鬼脸🤪





end.



一点碎碎念

那个大油田奖其实是有一期说皮肤油的 结果检测出来OO是最油的那个(doge) 这里稍微玩了点梗

    



菇头neco
真的会想要表白你们😭 都给我...

真的会想要表白你们😭

都给我幸福地活下去!

真的会想要表白你们😭

都给我幸福地活下去!

伤感小碎

自己瞎画的没注意比例 干部组+超强三人组+萨让柯三人组 大概就是杀青后吧(只能说下戏梗真的太救我命了

自己瞎画的没注意比例 干部组+超强三人组+萨让柯三人组 大概就是杀青后吧(只能说下戏梗真的太救我命了

Vivi

【唐人街探案系列】莎默《和莎莫的五百天》-06

06


当林默擎着花来到警局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所有人都不自觉地盯着他看,甚至还窃窃私语起来,注视的目光比以往都要热烈。

林默微微皱起眉,虽感不适,但还是让自己忍受着这样的打量。


还没等林默开口,那名实习警阿凯却凑到了他面前。

“林默哥,你是来找萨莎姐的?”


阿凯的提问奇怪,他出现在此的原因……难道还会有第二个吗?

黑犬轻轻挑了一下眉。

“……”


“萨沙姐已经被调到总局去了,就刚才,上面要人要的很急。”

“你……不会不知道吧……”

还没有等林默回应,阿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他看向黑犬的神情很怪异。

像是在说着一个惊天秘闻。

环顾四周,诚然,这个消息所有人都知道......

06


当林默擎着花来到警局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所有人都不自觉地盯着他看,甚至还窃窃私语起来,注视的目光比以往都要热烈。

林默微微皱起眉,虽感不适,但还是让自己忍受着这样的打量。


还没等林默开口,那名实习警阿凯却凑到了他面前。

“林默哥,你是来找萨莎姐的?”


阿凯的提问奇怪,他出现在此的原因……难道还会有第二个吗?

黑犬轻轻挑了一下眉。

“……”


“萨沙姐已经被调到总局去了,就刚才,上面要人要的很急。”

“你……不会不知道吧……”

还没有等林默回应,阿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他看向黑犬的神情很怪异。

像是在说着一个惊天秘闻。

环顾四周,诚然,这个消息所有人都知道了。


只有他不知道。

只有这个所有人都认为是萨沙的暧昧对象不知道。

林默的心神激荡,但是表面上平静异常。


“肯定是萨沙姐走的太匆忙没来得及和你说……”

“嗯……我先去忙了。”

实习警阿凯见男人黑着脸,便打着哈哈躲到了一旁。


男人表面平静地离开了警局,留下了一个适合八卦的身影。

或许之前萨沙没有说错……

她和林默不是男女朋友,也没有什么暧昧关系。

只是由案件绑在一起的同伙。



离开警局回到大街上的林默抬头看了看天空。

天空湛蓝,白云漂游。

有放风筝的孩子松开了牵线的手,任由风筝在空中自由地飘着,随风而舞。


而自由……也意味着坠落。



时间回到萨沙赶回警局那一刻。

度郎正翘着二郎腿,剥着橘子,悠悠地在自己的日历本上画叉。


丁零当啷——

萨沙气喘吁吁地推开玻璃门,神情焦急。


“什、什么事……”

“莎莎你来啦,来,先休息下,喝口水。”

度郎殷勤地搀着萨沙坐下,给她倒了一杯水,看上去并没有什么要紧的案件。

萨沙一边喝着水,一边疑惑地看着满脸堆笑的度郎。

心道他这次找自己,准没好事。


“如果没事我就走了,我今天请假了。”

“慢着慢着……叫你来当然是有事,怎么会没事呢。”

度郎搓了搓手,脸上有些尴尬。

其实他也不想做坏人,但是无论答不答应都会得罪人……那他还是选择得罪眼前这个小丫头。


“事情是这样的。”

“总局那边呢,打算组建一支特别精英行动队,要从每个分局里抽调一名局里最优秀的年轻警员,基本上是采取自愿主动的原则。”

“我们这里……我看来看去,最适合去的就是莎莎你了,你又年轻又漂亮还那么能干,绝对会给我们局里争光啊。”

“所有文件和手续都办妥了,你签个字就能走。他们要你最好等会就去报道……”


看着度郎一脸大义凛然的样子,萨沙又怎会不知道这是谁的手笔呢。

无非便是那个一直担心她的妈妈——朱莉警司。

这次抽调回总局,恐怕也只能做做文职工作,再也和查案沾不上边了吧。


也或许。

再也没更多机会和借口见到林默了。

于是,萨沙沉默了。


而看见她犹豫的度郎忙不迭地换了一副苦丧的表情。

“莎莎啊……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啊。”

“上面是给我下了死命令,你要是不肯去,那我这个位子也就难坐了啊……”

“朱莉警司和我说,她知道你喜欢查案,所以等你去了总局还是会让你查的,这点你就放一百个心。”

“而且你再想想,能去总局……是件多么光荣的事啊,还能和其他分局的精英一起查案,多好的机会。对于你的职业生涯绝对大有裨益啊。”

“你要不就心一横,先把字给签了……?”

度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冷不丁地将调任文件塞到萨沙面前。


萨沙看着眼前的白纸黑字仍在发呆。

这一切听上去的确很美好……

但是为何,她又如此犹豫了。


是她忘记了自己想做警察的本心。

还是迷失在了与那个男人未尽的故事里……


这件事她该不该与林默商量呢?

似乎她也早已习惯一有什么事情要与他商讨。

但那些商讨的细节都是案情,与她无关。


“莎莎啊,你就别想那么多了。”

“我们都是为了你好,你就签了字吧。”

度郎再是出了声,苦口婆心的劝诫。

“……”



在与林默度过的那些时光中……

萨沙想起来,他也不曾和她过多地谈论过自己的事。

无论是过去,还是那朵玫瑰。


玫瑰有刺,触碰到会滴血。

她也不过是个怕疼的孩子。


“好……我签。”


-TBC-

亚拉那一卡歌
亚伦和萨沙兄妹俩『亡国的天罚』...

亚伦和萨沙兄妹俩『亡国的天罚』一图流手书锐意制作中。(做完是不可能的,咕咕率为95%。)

我得了一种画完草稿就不想画下去的病。😢

亚伦和萨沙兄妹俩『亡国的天罚』一图流手书锐意制作中。(做完是不可能的,咕咕率为95%。)

我得了一种画完草稿就不想画下去的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