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萨菲罗斯

80.5万浏览    6374参与
万德赛勒
  老萨你这表情像话吗?   ...

  老萨你这表情像话吗?

  我真的一滴都没了😭

  老萨你这表情像话吗?

  我真的一滴都没了😭

弦论
那么就到此为止吧再细化就不礼貌...

那么就到此为止吧再细化就不礼貌了)喂

  头发,一生之敌

那么就到此为止吧再细化就不礼貌了)喂

  头发,一生之敌

夫人的腰部挂件

看到这张图,我真的想起他CC的时候,真的有一种熟悉的帅气又可靠的安全感…圣子降临……

希望se可以给他一个最合适的结局,虽然注定不会是什么好结局,但我希望他在接受的最后一刻内心会释然吧

看到这张图,我真的想起他CC的时候,真的有一种熟悉的帅气又可靠的安全感…圣子降临……

希望se可以给他一个最合适的结局,虽然注定不会是什么好结局,但我希望他在接受的最后一刻内心会释然吧

万德赛勒

  bjd亲子照也发发٩( 'ω' )و 

  后有自设请注意

  bjd亲子照也发发٩( 'ω' )و 

  后有自设请注意

Sequela

他好像穿了衣服 又好像露出了全部

呜呜呜如果克劳德能享受萨总的洗面奶的话 我 刚好能在老萨这里埋个胸 我跟云片差不多高

“柔软的银色长发散发着玫瑰的香气 有一部分散落在结实的胸肌前面 几缕不安分的发丝掠过你双颊的时候有一些痒 而当你把面颊贴上去他心脏位置之时萨菲罗斯错愣了一秒 然后他一只手扣住你的脖颈 一只手环过你的腰身 让你被紧紧地被圈在他的胸口 那线条漂亮的肌肉虽然结实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坚硬 甚至靠着有些舒服 虽然多少被限制了行为 你还是举起了手轻...

他好像穿了衣服 又好像露出了全部

呜呜呜如果克劳德能享受萨总的洗面奶的话 我 刚好能在老萨这里埋个胸 我跟云片差不多高

“柔软的银色长发散发着玫瑰的香气 有一部分散落在结实的胸肌前面 几缕不安分的发丝掠过你双颊的时候有一些痒 而当你把面颊贴上去他心脏位置之时萨菲罗斯错愣了一秒 然后他一只手扣住你的脖颈 一只手环过你的腰身 让你被紧紧地被圈在他的胸口 那线条漂亮的肌肉虽然结实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坚硬 甚至靠着有些舒服 虽然多少被限制了行为 你还是举起了手轻抚过着他的脖子 伴随而来的是他低沉的笑声 喜欢嘛?”

这样的男人让我觉得 一千零一夜 晚上睡完第二天早上死而无憾5555555


与信浓姐姐的恋之曲

【FF7】无尽盛宴1~7

国庆快乐~!

CP:布莱基坦特·神罗x萨菲罗斯♀

⚠HP paro

⚠性转

⚠异常压迫


正文

1.毕业典礼

  广阔天幕渐渐拉开。穹顶之下,盘踞于欧罗巴东部的山脉被古老而伟大的魂魄赋予了神圣的灵性,绵延千里巍峨壮观,夏秋时节,空气里弥漫的是月桂香与泥土的芬芳,苍茫林海遍布山峦,仿佛梦幻绚烂的童话世界,阳光透过树梢洒向山谷深潭,勾勒出巨大的人形轮廓,在山间漫无目的地盘桓,饥餐野畜,渴饮潭水,所有行径皆出自本性;到了冬季,冰雪覆盖高峰深谷,巨大的人影蜷缩沉眠,与朦胧天际融为一体,天空和大海映照出她美丽的光辉,像一件以冰肌玉骨形成的华丽宫殿。


  大雪初融之时,...

国庆快乐~!

CP:布莱基坦特·神罗x萨菲罗斯♀

⚠HP paro

⚠性转

⚠异常压迫


正文

1.毕业典礼

  广阔天幕渐渐拉开。穹顶之下,盘踞于欧罗巴东部的山脉被古老而伟大的魂魄赋予了神圣的灵性,绵延千里巍峨壮观,夏秋时节,空气里弥漫的是月桂香与泥土的芬芳,苍茫林海遍布山峦,仿佛梦幻绚烂的童话世界,阳光透过树梢洒向山谷深潭,勾勒出巨大的人形轮廓,在山间漫无目的地盘桓,饥餐野畜,渴饮潭水,所有行径皆出自本性;到了冬季,冰雪覆盖高峰深谷,巨大的人影蜷缩沉眠,与朦胧天际融为一体,天空和大海映照出她美丽的光辉,像一件以冰肌玉骨形成的华丽宫殿。


  大雪初融之时,最初到来的巫师使用接骨木魔杖,如洪炉点雪般融化坚冰,唤醒了蛰居冰层中的巨人。巫师为混沌原初的万物带来秩序,驯化了原始和野性,巨人臣服于他的智慧,获得了发自内心的理性,两人相处六天七夜,巨人学会了巫师的语言,她跟随巫师离开山谷,来到石块堆砌的城堡,开始学着人类的行为梳妆打扮,用布料遮盖裸露的肌肤,把长长的银发编成两条三股辫,盘在两侧,和身体一道被米白色的亚麻布料遮挡。


  巨人拥有极其强大的体魄和与之相配的原始力量,对大多数攻击都具有极高抗性,她以身躯为武器,为巫师解决了来自麻瓜的审判,在群山和平原开辟出一块纯净之地,巫师施咒令巨人盘发间兰花盛开,用白金鳞片贴满她的皮肤,将她妆点成美丽矜庄重的神像。


  但由于生性狂躁,以及喜爱捕食生食的缘故,巨人最终在天性驱使下啃噬了巫师的血肉,在漫天血海中犯下无可饶恕的罪孽,被套上枷锁封印湖底。从此以后,巨人暴露了真身,她不再是神明的代行,而是恶魔的使者,其后代因此受到严厉神罚,变得丑陋无比,身形臃肿笨拙如粗木,脸部灰白扭曲,两颊下垂如口袋一般,嘴上挂着肥厚的双唇,血盆大口里獠牙外翻,丧失了曾经获取的理性,重回东部山脉。


  巫师们安葬了最初的巫师,用巨人爱吃的各类野畜填补肉体的残缺,继续世代生活于此,开设学校,招收学生,为了避免再次发生被捕食的惨案,发明出魔法生物和麻瓜驱逐咒,将这段历史编成诗歌由分院帽代代传唱。


  “到此为止了!


  这个世界需要巫师的知识,巫师的力量,


  巨人原始而血腥,不是神的代行,只是普通的魔法生物,


  毋须敬仰,毋须珍爱,结束这一切,


  巫师不会屈居任何生物之下,他们结束同行的叛乱,永存于世!”


  画面和歌声停滞在皱皱巴巴的分院帽上,梦幻的混淆咒散开了,湛蓝的天幕缓缓褪去,歌声如雾消散,随后舞台下观众向着史诗般宏大的巫师历史剧目欢声热烈掌声轰鸣。


  这是每一届毕业典礼的保留项目,戏剧在魔法史的创造和宣扬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孕育所有绝大多数巫师的霍格沃茨让学生们从小耳濡目染,对身份种族产生强烈认同。


  帷幕合上又再次拉开,出演戏剧的学生们统统站到台前鞠躬谢幕,一众群演用校服的黑色斗篷代替千年前的巫师长袍,面貌可憎的拥有半巨人血统的演员们撤销变形咒恢复原样,主演更是被衬得无处遁形。


  排在最前列向纯血巫师匍匐跪拜对萨菲罗斯来讲是件稀松平常的事,巨人角色的戏服经过现代改良,古典的女式长裙与头巾同系浅色,双袖紧窄、领口低圆,宽幅腰带将胸部托高,在胸前露出波浪般起伏的白皙胸脯。她成长的每个阶段,站着永远比最高的正常同龄人高出一个头,跪下时也没矮多少,只有匍匐的姿态才能从物理层面显示出低人一等的差距。


  前任神奇生物管理控制司司长布莱基坦特·神罗,声称魔法生物的血脉是灼烧的豪猪刺,污秽且不可控,稍微处置不当就会令坩埚炸穿天花板,所有具有魔法生物血统的巫师在纯血巫师面前都是二等公民,其中以背叛了巫师先祖的巨人血脉更甚,名正言顺地进行嫌恶贬低,让个体差异被无差别扼杀。他也因此在民选中获得多数票,升任现任魔法部部长,实现他的竞选诺言,重新考虑纯血巫师与混血生物之间的关系。


  萨菲罗斯出生在他当选后第六年,作为神罗忠诚属下的孩子,整个成长过程都暴露在布莱基坦特眼下,她被当作一个参照物,实施大多数对待魔法生物的政策和新型魔药的试验。


  这一切都与亘古的传说恰恰相反,巨人本是介于自然元素和生命之间的存在,是混沌原初物质的人格化,他们固然拥有庞大的智慧,却也如孩童一样既纯真又暴力,代表着世界的畸形、残忍以及桀骜不驯的倾向,如此这般被困锁在巫师的枷镣中才是匪夷所思的事。


  她处在视线的阴影处,仰视七年级的毕业生们,以路法斯·神罗为首的优秀学生在大家的祝贺下拿到高级巫师证书和闪亮的徽章,即将走上人生的坦荡前途。


*


  毕业典礼结束,学生们渐渐散去。今天是霍格沃茨放暑假前的最后一天,载人离开学校的船队早早停泊在城堡外的湖面,克劳德·神罗,或许目前还应该称克劳德·斯特莱夫,紧跟着年长三岁的拉扎德·神罗之后,在木船靠岸后换乘火车。


  他们径直走向最后一节车厢,拉扎德猛地拉开推门,斯莱特林级长包厢将屋内屋外划分成两个世界,聘用麻瓜建造的列车简约坦诚,一眼就能看到头,没有一根多余的线条或装饰,所有结构布局都是为了最实用的功能形式,就像没有贪婪和矫饰的乌托邦。


  包厢内部,原本略显局促的空间被施展了空间扩展咒语,繁复的装潢点缀到了每一处边角。路法斯——斯莱特林刚卸任的级长,正在擦拭一把镀银手枪,墙镜反照出他一头闪亮标志的金发,被黑色绸缎绑成一根高马尾,纯黑长袍的领口边镶嵌了八枚银制纽扣,毕业徽章反而是最平平无奇的元素之一,他一个人占了一排座位,连一只装着黄褐色大型雕鸮的笼子都摆在座位上,与此相对,刚才出演巨人的女学生跪坐在地毯上,双目低垂,捧着一本靛蓝封底的书默默诵读,她还没来得及换掉全部戏服,银色发髻笼在两个对称的圆形小发网中,与缝缀珠宝的头环连在一起,十分精致好看。


  这番景象令克劳德皱了皱眉,在麻瓜世界习得的教条困扰着他,潜移默化地让绝大多数人把生活中的物质奢侈转化成道德上的譬喻,靡费过度和放纵耽溺毋庸置疑会成为极具成瘾性的毒药,从一个个个体向外蔓延,导致整个世界的堕落和毁灭。而巫师界对此毫不避讳,琳琅满目的物质是用于展示能力的缩影,也是强有力的控制手段。


  “拉扎德,克劳德,”萨菲罗斯放下书本,侧身趴到地毯上,朝他们点头致意。


  “你、你好!”克劳德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位美丽的半巨人,她用如此怪异的礼仪向他行礼,克劳德说不出是受宠若惊或是心有余悸,好奇心驱使下不由自主地向前几步倾身探查。


  拉扎德一把拽住有些失礼的小弟拖回身后,公事公办道:“路法斯,我把人完完整整带过来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把萨菲罗斯交给我。”


  他伸手拉起盘腿跪坐在地的银发少女,萨菲罗斯丢下书本站起身,向他露出一个标准而无趣的微笑。这间屋子有三个神罗,却只有一个高贵纯洁的纯血,其余者不是麻瓜混血就是魔法生物血统,像这样的异类,本来仅是跟神罗的纯血继承人共处一室就该跪谢天恩,但他们的另一半身份和血统又让几人摸到了神罗家的门槛。


  克劳德满含惊异地仰头望着萨菲罗斯,触到她与正常人类迥然不同的碧眼,没有了巫师界从小进行的规戒教训、无来由的厌恶贬低,对方的身高与力量只让娇小柔弱的男孩产生单纯的无限憧憬。


  “咯。”路法斯把手枪收回行李箱中,合上了箱子,把这个幸运觉醒了魔法能力的神罗血脉被请到对面的座位上,晋升为与雕鸮平起平坐的身份。


  “晚上的宴会,准备好了吗?”


  克劳德的心一瞬间提了起来,眉眼间满是愁楚。宴会,在麻瓜村落长大的年幼男孩没见识过几个词能蕴含如此微妙的期盼和鼓舞,又混杂着词汇本身之外的隐晦联想和内涵,从11岁收到霍格沃茨录取通知书的同时,神罗家族就派人来与他相认,在克劳迪亚欲说还休的态度中承诺全额承包学费和去对角巷购买学习用品的金加隆,并且将在一年级结束后就把克劳德认回神罗家族。


  男孩握紧了随身携带的小手提箱,里面装着他的魔杖、记录了期末考试分数的羊皮纸,还有晚宴时要穿的礼服和配饰。


  魔杖是8英寸长的葡萄藤木与媚娃头发的怪异组合,克劳德也不知为何神罗家族会分配这样的魔杖给他,敏感任性、在快乐与愤怒之间来回盘旋,他一通努力不得要领,施展一个小魔咒都得费劲全力,牵连得各项科目的成绩也一言难尽,羊皮纸被卷成一团塞在角落,别说是魔法界寥若星辰的纯血名门,就连一般的学生都比不上。


  不明就里的学生为他每月都能得到的蜂蜜公爵糖果盒以及一年级还用不上的新款飞天扫帚投去嫉妒羡慕的眼神,认为这个麻瓜出身的小巫师陆行鸟跃上枝头变凤凰,德不配位。他被置于悬崖之上,稍不注意就会坠入深渊。


  路法斯没有关注处在无端压力之下的克劳德,仅是十分符合贵族仪态地向他描述了宴会及之后的认亲流程。面容相仿的两人面对面坐在奢华靡丽的包厢里,佩戴银青徽章的人泰然自若,另一个佩戴金红徽章的怯懦瑟缩,气质大相径庭,身上却流着相同的血脉。


  列车驶入接近麻瓜世界的区域。云朵缓缓掠过轨道旁的山尖,空气里充斥着细细密密的朦胧烟雨,克劳德在潮湿黏糊的环境中穿上神罗家族给他准备的真正的古典巫师长袍。


走AO3


大家有缘再见!


Sequela

吃了二十几年素

  就突然想开荤了

cum on

我发现这个男人老是让我过不了审

吃了二十几年素

  就突然想开荤了

cum on

我发现这个男人老是让我过不了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