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萩岚雪

4895浏览    108参与
春降之时空如水
日常咕咕咕的幼稚园画风

日常咕咕咕的幼稚园画风

日常咕咕咕的幼稚园画风

兽兽子XD
十连三个ur都是你,赶紧摸一发

十连三个ur都是你,赶紧摸一发

十连三个ur都是你,赶紧摸一发

乌氏澜
本阵里人不可貌相的家伙(๑•̌...

本阵里人不可貌相的家伙(๑•̌.•̑๑)ˀ̣ˀ̣

但偏偏我都被他们可爱的相貌骗过了

(゚Д゚≡゚д゚)


饭饭 1岁的年龄 开口却……(ꐦ ´͈ ᗨ `͈ )你可爱的外表让我差点忘记你还是个有前世知识的男人 当个可爱的乖宝宝不好吗!?——饭饭!不可以!!


雪雪 自称老人家 很符合你的发色 活了这么久 变得那么皮( '-ωก̀ )曾经 我也以为你是个正经妖 可是没想到啊 ——爷爷……呸呸 午睡时间到啦!...

本阵里人不可貌相的家伙(๑•̌.•̑๑)ˀ̣ˀ̣

但偏偏我都被他们可爱的相貌骗过了

(゚Д゚≡゚д゚)


饭饭 1岁的年龄 开口却……(ꐦ ´͈ ᗨ `͈ )你可爱的外表让我差点忘记你还是个有前世知识的男人 当个可爱的乖宝宝不好吗!?——饭饭!不可以!!


雪雪 自称老人家 很符合你的发色 活了这么久 变得那么皮( '-ωก̀ )曾经 我也以为你是个正经妖 可是没想到啊 ——爷爷……呸呸 午睡时间到啦!


周周 这次鬼樱活动之前 明明一个可可爱爱热爱武器的14岁小男孩   周周!骗人不是好孩子!你还跟饭饭一样 有的时候开口就是狼虎之词?!(*゚ロ゚) ——唐先森 作为监护人 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嘛

幽都暮雨

综今天阴阳师也在拯救世界(第19章)

另一边,东京。

  王钥在夜斗走后,问御馔津,“你觉得他知道了多少?”“顶多认为我是稻荷神的神使的程度。”“那就好。”王钥买了那种一排可以掰成四个的那种红豆雪糕和式神吃了起来。

  741此时跳了出来,‘执剑之刻彻底融合完成。’‘那萩岚雪怎么办?’‘他本来就是啊。’‘当初我以为去阴阳师是度假,是多傻多天真啊…’王钥哀叹着,‘因为鬼灯里的白泽,萩岚雪彻底成了真白狐;大舅还在,执剑之刻里的蝴蝶掉了;阎王成了双王制;神明的机制也有所变化了,真是…’

  在接收到稿子后,王钥暂且把这些问题抛诸脑后,高高兴兴的把三篇童话投了出去。

  王钥回到了铺子里,一个葛优瘫就把自己安排了。(顺带一提,她买...

另一边,东京。

  王钥在夜斗走后,问御馔津,“你觉得他知道了多少?”“顶多认为我是稻荷神的神使的程度。”“那就好。”王钥买了那种一排可以掰成四个的那种红豆雪糕和式神吃了起来。

  741此时跳了出来,‘执剑之刻彻底融合完成。’‘那萩岚雪怎么办?’‘他本来就是啊。’‘当初我以为去阴阳师是度假,是多傻多天真啊…’王钥哀叹着,‘因为鬼灯里的白泽,萩岚雪彻底成了真白狐;大舅还在,执剑之刻里的蝴蝶掉了;阎王成了双王制;神明的机制也有所变化了,真是…’

  在接收到稿子后,王钥暂且把这些问题抛诸脑后,高高兴兴的把三篇童话投了出去。

  王钥回到了铺子里,一个葛优瘫就把自己安排了。(顺带一提,她买了个小沙发,用上次的委托费。)

  “阴阳师大人,您订的杂志。”“叫我名字就行,椒图。”“大人那款口脂…”椒图眼巴巴的看着王钥。王钥把一只橘红色的口红递给了椒图。

  小野妹子最近为了生命安全在拼命填坑,他的读者在欢欣鼓舞。其中关于阴阳师的那本填的最快,不知道是搁哪儿寻的灵感。王钥翻着杂志,看到某一段,差点儿被肥宅快乐水呛死。

  ‘…初将香丸置于炉上,沉香、檀香两味立显。层次分明,沉香之幽,檀香之醇,竟分辨的如此清晰。

  少顷,沉檀之味略减,却有一股极甜梨香弥散开来。梨香中裹挟沉檀二味,在更深露重之际,闻之竟令人因温暖而感动。

  少时,梨香由浓转淡,沉香之清甜隐隐浮现,檀香则成为根底,形成独特香韵,久久不散。

  窗外夜风,似也被这香隔绝开来。

  这香中,天地中,似乎某一瞬只有我。’

  我的羞耻心,它已经死翘翘了。王钥瞪着死鱼眼,大脑放空,摊在了沙发上。

  转到另一边。横滨。

  安倍玥下了一个遵从内心但不怎么符合看顾者身份的决定。

  兰堂终于再次登门了。安倍玥熟练的递上了保暖的符咒等一系列东西,这就是VIP顾客待遇,大概?

  在兰堂将要告辞的时候,安倍玥敲了敲桌子,隔音结界和蜃气结界悄然展开,“我想和你做个交易,兰波先生。”兰堂回过头,目光变得危险了起来,“你想做什么?”“我想用您的全部记忆交换您收集到的全部的荒霸吐的资料。”安倍玥语气恭敬,悠然的坐在椅子上。

  兰堂久久没说话,安倍玥背后已经冷汗津津了。就在安倍玥以为这次不得不迎战的时候,兰堂终于吐出了两个字,“明天。”

  然后在被蜃气结界影响的旁人看来,就是这俩人相谈甚欢,假的很。

  第二天,安倍玥看似胸有成竹实则火烧屁股的等着兰堂。

  在兰堂来了之后,安倍玥把他迎进了内室。兰堂把一些文件递给了安倍玥。安倍玥草草翻了一下,掏出了一颗紫色的里面泛着点点荧光的珠子,“捏紧它就能看到记忆,弄碎它记忆就可以回归。”

  

「片栗」

【执剑之刻】段子6-10

乙女向。ooc。

內含嵐雪/光國/一刀齋/樒。

祝食用愉快。


 #6 食夢貘 *(萩嵐雪)

「光,是危險的存在。人類的生命被光照亮的部分,就如同植物的花朵,一個夏季後便凋謝了,只是幻影。

「數百年間,見證了生長和枯萎的不斷更迭,心臟被虛無感侵襲。

「只有我記得嗎?

「我真的存在嗎?

「但終於被我找到了,地表下的部分,不會被光侵蝕的黑暗之地,夢的莽原。

「人類的夢,是永恆的。唯有在夢中,代代延續的遠古的夢境中,我和所有人一般年幼,一般長壽。我存在著。

「闔上眼睛吧,別怕,只會是美夢。

「我會把噩夢通通吃掉。

「不要醒來,不要死去,不要忘記...

乙女向。ooc。

內含嵐雪/光國/一刀齋/樒。

祝食用愉快。


 #6 食夢貘 *(萩嵐雪)

「光,是危險的存在。人類的生命被光照亮的部分,就如同植物的花朵,一個夏季後便凋謝了,只是幻影。

「數百年間,見證了生長和枯萎的不斷更迭,心臟被虛無感侵襲。

「只有我記得嗎?

「我真的存在嗎?

「但終於被我找到了,地表下的部分,不會被光侵蝕的黑暗之地,夢的莽原。

「人類的夢,是永恆的。唯有在夢中,代代延續的遠古的夢境中,我和所有人一般年幼,一般長壽。我存在著。

「闔上眼睛吧,別怕,只會是美夢。

「我會把噩夢通通吃掉。

「不要醒來,不要死去,不要忘記⋯⋯

「我。」


#7 遲行跡*(德川光國)

幕府大老今天也很操心,聽聞將軍將南蠻獻上的酒盡數送予光國大人了。

「反正天下五劍都已尋回,稀人也退回常世,讓副將軍放鬆一下又何妨?」將軍大人展扇遮住唇邊狡黠。

「⋯⋯話雖如此,光國大人近來飲酒越發過了,多少還是該加以約束。」將軍瞎搞,愁壞大老。

「由著他去吧,忠勝也該明白,他本來就是貓一樣的性子,拘不住的。

「更何況,他也並非是全不知分寸的人。」髮絲遮掩下的藍眸,隱晦地閃過微光。


今天也很操心的幕府大老,正坐在罪魁禍首面前。

「哦呀,忠勝每次露出老爹神情,我都很怵呢。」

「那就請您保重自己的身體。」語氣稍稍加重了。

「好啦好啦,下次會注意的。」蒼白的唇勾起不經心的弧度。

「光⋯⋯」

並不死心的忠勝正要繼續進言,對方卻完全沒有在聽的意思,出神地望著庭院盛開的早梅:「這麼久了啊⋯⋯」

看似無頭緒的一句話,卻讓忠勝心頭隱痛。


不是向來如此,

他也曾窺見,青年與少女在梅樹下相偎的身影,少女鴉青的長髮垂落在青年肩上。

偷來的這一刻,

從不問前路的貓也曾有過歸處。


「若真是全不知分寸的話,或許就不會這樣難過了。」


早梅兀自吐芳,並不企望人間。

而貓雖說是隨心所欲的動物,

一旦被馴養了的話,反而會害怕自由。


#8 魃 *

「為中津國帶來光明之人,鬼丸國綱之主。」

『女人持刀可是大忌啊,神明會降下災厄的。靠女人來拯救天下這種事傳出去,幕府顏面何存?』

「我們需要你的力量。」

『因為你的無能,死了多少無辜的人。』

「救救⋯⋯我們⋯⋯」

『為什麼,偏偏是你還活著?』

「只要是公主所希望的,一定為你取得。」

『對鬼丸公主最後的請求是,用你的血來染紅三葉葵吧。』


「哪怕吾身殞落,我也一定會保護你。」

『快逃。』


#9 忘れ草(伊東一刀齋)

對她最後的記憶是,血染的袖角,和握住他的手。

「對不起啊,老師。

「還是把鬼丸國綱還給你了。」

到最後,也沒敢看她的臉。

但那隻手卻灼痛了他的視網膜,只要闔眼就能看到。

枝蔓般纖弱潔白的手,從無邊際的黑暗裡,探向他。

好痛啊,連眼淚都流不出來。


「你要做到的事,只有一件,奪回鬼丸國綱。」

「我要奪回鬼丸國綱。」

於是,喪失記憶的少女持刀擋在現任鬼丸之主面前。

「拔刀吧。」

「公⋯⋯主⋯⋯」眼前的男人破綻百出。

她提刀劈去,將男人迫向死角。他終於開始回擊。他似乎總能預測到她下一步行動,她節節敗退。數回合後,刀被打飛了。

她下意識地閉上眼睛,只聽到刀刃破風之聲。

什麼都沒有發生。

她睜開眼,刀尖堪堪停在她眼前。

「為什麼,不殺了我?」

男人的身影將湧向她的光線切割開,看不清他的神情,只能看到握刀的手在微微顫抖。


「你走吧。

「別再出現了。」


男人收刀離開的背影,莫名地,感覺悲傷極了。癱坐在地上目送他離開的少女,抬手撫上自己不知何時被淚濡濕的臉龐。

對那個男人最初的記憶是,沉冽的刃光,和握著刀的手。


(本篇靈感來自 @镰刈_热情似火一刀太太 ,感謝授權。)


#10 A Fanatic Heart(樒)

他不敢看向她,不敢開口。

狂熱的心臟在喉頭跳動,想要突破他以痛苦封緘的雙唇。

它已經另覓主人,這具怯懦的軀體不過是囚籠。

曾想用顫抖的雙手歸還它,雙手也是怯懦的。

「如果被拒絕了呢?

「如果再也見不到了呢?

「怎麼辦?」

轉眼間,整個軀體都震動起來,山谷回聲般,空洞地問:「怎——麽——辦」


再啜飲空虛吧,

再沈湎夢境吧,

忘 記 吧。


心臟仍在跳動,仍舊狂熱,

在覓尋到歸途之前,它拒絕停止。


————

*6 有貘就是神獸白澤的說法。

*7 出自李白《長干行》。

*8 魃,中國神話的乾旱之神,黃帝之女。黃帝與蚩尤交戰時,雨師水伯作亂,便召來魃止息風雨。戰後,魃未能返回天庭,留在人間卻因法力帶來旱災,後被黃帝囚於系昆山。(注釋快比正文長了。

德川將軍家的家紋是三葉葵圖案。

吾身殞落是光國的台詞來著,所以勉強算是光國篇。


幽都暮雨

综今天阴阳师也在拯救世界(第16章)

王钥手中神乐铃阵阵作响,少女将自己的请求以塔语传达。‘东京’暂时安眠了。王钥擦去了额头的薄汗,换回了常服。

  “这身是我去年跳丰荣之舞的时候穿的。”白发的少年微笑着。“这…一般是巫女啊。”王钥摘前天冠的手一僵,“你幻形成女的了?”没说话就代表默认。果然不愧是妖怪啊,666。

  “高天原现在是怎样的光景了?”“确定这种事儿要在神社说?”“还是先出去吧。”萩岚雪和王钥跨过了鸟居,离开了‘神’的居处。

  “高天原的某些家伙越发…用你的话说,□□了。现在人家自命为‘天’。他们已经傲慢的看不见理的流动了呢。”“哎,人间都大变了样,他们怎么还这么拧啊。”王钥一脸崩溃,“希望他们别发现稻荷神回来...

王钥手中神乐铃阵阵作响,少女将自己的请求以塔语传达。‘东京’暂时安眠了。王钥擦去了额头的薄汗,换回了常服。

  “这身是我去年跳丰荣之舞的时候穿的。”白发的少年微笑着。“这…一般是巫女啊。”王钥摘前天冠的手一僵,“你幻形成女的了?”没说话就代表默认。果然不愧是妖怪啊,666。

  “高天原现在是怎样的光景了?”“确定这种事儿要在神社说?”“还是先出去吧。”萩岚雪和王钥跨过了鸟居,离开了‘神’的居处。

  “高天原的某些家伙越发…用你的话说,□□了。现在人家自命为‘天’。他们已经傲慢的看不见理的流动了呢。”“哎,人间都大变了样,他们怎么还这么拧啊。”王钥一脸崩溃,“希望他们别发现稻荷神回来了然后来找我麻烦了。”“钥你真是一如既往啊…”萩岚雪摇摇头,“现在神明们最显著的变化是发挥力量需要以人为蓝本的神器了,不过一些比较古老的神明倒是不需要这样。不过这样的老家伙还在苇原中国行走的不多了。”“看来有些‘老朋友’是见不到了,甚好甚好。”王钥画风一转,“我记得你打算做一个云游四方的咒术师来着的。能在神社见到你我确实是没有想到呢。”“不必试探,我自当追寻理作为归宿。江户时代我可是好好活动了一场呢。没有产生新的稻荷神我可没有插一手呢。”白发少年的笑容真假难辨。“神抛弃人,人抛弃神也是理所当然的。神社还能如此繁荣,我真是有点儿惊讶了呢。”王钥的神色中夹杂着些许愧意。“有时候乱政可比无为糟糕的多。”萩岚雪摊手,“人类若不能抛却土地,便难以舍弃带给他们丰荣的稻荷神。你也知道,常规换一个的操作是杀一次,不常规的做法性价比不高,尤其是他们的脑中充斥着傲慢的时候。”“还说我不尊重呢,你不也一样。”王钥摇摇头。“我只尊重‘理’,天命也算一个。”

  两只结束了能让神明社区送温暖的对话。王钥神神秘秘的冲萩岚雪笑,“如果在横滨发现了什么,别惊讶。虽然可能你已经占卜到了。”萩岚雪也露出了招牌神棍笑容,“最近你有空可以去一趟伏见稻荷大社。会有惊喜的。”

  御馔津也走过了鸟居。“御馔津,你不留下么?”王钥有些惊讶。“暂时不。”保持着少女体态却早已找回全部记忆的稻荷神摇了摇头。

  暂时告别了狐狸们和萩岚雪,王钥和御馔津迎面撞见了野良神夜斗。

  ‘哦豁,药丸。’王钥内心□□着,面上却不动声色。御馔津不动声色的拽了拽王钥的衣袖。

  “这处太‘干净’了,灵魂都去哪儿了?”夜斗警惕的目光盯住了王钥。

  “我祛除了一下邪气,怕伤到灵魂就先把他们收起来了。”王钥晃动了一下手腕,一个个光团子自手串上抖了下来。


五楽苏锐

画了表情包|ω・)这个团子超可爱

哦不我才发现少给哥哥画了一根呆毛

画了表情包|ω・)这个团子超可爱

哦不我才发现少给哥哥画了一根呆毛

xxx

2020.2.16


今日的幸运儿


岚雪卡池~抽中鸨羽!


岚雪对我太好了哭唧唧qaq爱他 


也爱鸨羽小哥


鸨羽ur来了琉胡还远吗嘤嘤?


今晚的海鲜外卖 刚好有鲍鱼耶


嘿嘿嘿


2020.2.16


今日的幸运儿


岚雪卡池~抽中鸨羽!


岚雪对我太好了哭唧唧qaq爱他 


也爱鸨羽小哥


鸨羽ur来了琉胡还远吗嘤嘤?


今晚的海鲜外卖 刚好有鲍鱼耶


嘿嘿嘿



叁时(终于考完了🌿)
前段时间执剑的冬季贺图 私心挑...

前段时间执剑的冬季贺图

私心挑了几个自己喜欢的角色画。


读太太是天!!!!

为了读太太的签绘!!!

前段时间执剑的冬季贺图

私心挑了几个自己喜欢的角色画。


读太太是天!!!!

为了读太太的签绘!!!

八木花取

执剑之刻 萩岚雪同人【撸狐日常】

      最近日鞠的心情有点不好,为了磨炼自己的剑术,她一直缠着一刀斋和鸨羽切磋,不过从来没有赢过。她觉得自己的能力还远远不够。

  

  这位心系天下的公主正正满怀心事地走在河边,思考着该如何让自己变得更强,如何让中津国的大家和平相处。

  

  她踱步向前,突然注意到眼前的草丛上有一只毛色纯正的白狐,正懒洋洋地躺着。微风吹过,小草和毛絮一起轻轻地飘。

  

  嗯?这不是……萩岚雪先生吗!

  

  岚雪先生睡着了?

  

  睡着了!

  

  变成白狐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了,但果然还是...

      最近日鞠的心情有点不好,为了磨炼自己的剑术,她一直缠着一刀斋和鸨羽切磋,不过从来没有赢过。她觉得自己的能力还远远不够。

  

  这位心系天下的公主正正满怀心事地走在河边,思考着该如何让自己变得更强,如何让中津国的大家和平相处。

  

  她踱步向前,突然注意到眼前的草丛上有一只毛色纯正的白狐,正懒洋洋地躺着。微风吹过,小草和毛絮一起轻轻地飘。

  

  嗯?这不是……萩岚雪先生吗!

  

  岚雪先生睡着了?

  

  睡着了!

  

  变成白狐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了,但果然还是好可爱啊。完全想象不出来这就是岚雪先生呢……

  

  日鞠盯着白狐形态的岚雪发起了呆。

  

  ……

  

  感觉毛茸茸的,软软的,好想摸啊……

  

  可是,对方可是岚雪先生啊,万一被发现了……

  

  (思想斗争中)

  

  真的好想摸啊……

  

  算了,就一下下……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岚雪先生会原谅我的……

  

  轻轻地……轻轻地……

  

  唔唔……滑滑的,软软的……

  

  手感真的超棒……肉垫也摸起来超舒服呀……

  

  再一下下……

  

  呜呜,岚雪先生好可爱呀……好想抱在怀里揉……

  

  不行不行……

  

  唔……岚雪先生睡得好熟呀……

  

  应该不会发现吧……

  

  轻轻地……轻轻地抱起来……

  

  日鞠小心翼翼地将岚雪放在膝盖上,一下一下地温柔抚摸。

  

  真可爱啊……感觉自己被治愈了……

  

  -

  

  岚雪正在舒适地睡午觉,突然隐隐约约感受到了熟悉的温暖香气的靠近。

  

  唔……是公主殿下吗?

  

  嗯……

  

  不想睁开眼呀……

  

  让我再睡一会……

  

  嗯……?好舒服呀……

  

  嗯嗯……是公主殿下在摸我吗……嗯……手掌痒痒的……

  

  让我再睡会……

  

  唔……总感觉……躺的更舒服了……更加清楚的感受到了公主身上的香气呢……

  

  ……

  

  啊。

  

  睡饱了,岚雪终于清醒了过来,发现日鞠躺在草坪上睡着了,而自己正以白狐的形态躺在日鞠身上。

  

  嗯?自己居然是在公主的身上睡着了吗?怪不得这么舒服……

  

  岚雪轻轻地从日鞠身上离开,变回了人形。

  

  不对,自己之前好像是在草地上……

  

  啊……是公主啊。岚雪想起了睡着后发生的事情,虽然他的瞬时记忆很模糊,不过现在全想起来了。

  

  公主趁自己睡着的时候

,偷偷摸摸顺毛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

  

  真是太可爱了……!

  

  不过,这件事情,还是装作不知道吧~♪

  

  哈哈~♪睡着了的公主殿下呢……要好好捉弄一下才行……岚雪揪住自己的一撮头发,用发尾轻轻地在日鞠脸上画圈圈。

  

  日鞠反射性地用手蹭了蹭脸,皱了下眉。

  

  哈哈哈真是太可爱了~

  

  -

  

  日鞠醒来,发现岚雪正坐在身边看着自己。

  

  “岚、岚雪先生……”日鞠有些紧张,脸有点红,“你是什么时候醒的啊……”

  

  “啊……这个嘛……”岚雪笑了笑,“也就不久之前吧……醒来就发现,公主殿下躺在我旁边睡着了呢。”

  

  “嗯……”日鞠松了口气,旁边吗……难道是岚雪先生睡着的时候不小心滚到旁边去了吗……难道是自己睡着的时候翻身了?糟糕……

“岚雪先生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嗯?为什么这么问?”岚雪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我感觉我睡得很好呀,已经很久没有睡得如此舒服了……”

  

  “嗯……那就好……”日鞠说道,“等等……现在,已经是傍晚了?糟糕!我还约了一刀斋先生……”

  

  “公主殿下。”岚雪叫住了起身欲离开的日鞠,“公主殿下又要去练剑吗?”

  

  “是的。”

  

  “老实说,我觉得公主殿下最近有些着急了哦。”岚雪说道,“一味地焦躁可是只会使你止步不前呢。”

  

  “可是……身为鬼丸公主,我应当背负起这些责任……”日鞠眼神说道 “为了中津国的大家,我必须变得更强才行。”

  

  “哎呀哎呀……我的意思是,公主殿下您要适当地休息才行。劳逸结合很重要哦~”岚雪笑着说道,“不过,公主殿下今天想必已经很好地休息过了……所以,让我陪你一起去怎么样?论剑术,我也是不输给任何人的哦?”

  

  “岚雪先生……我知道了。谢谢你……”

  

  -

  

  小剧场:

  

  岚雪:什么,你原来,和我在一起就是为了撸我的毛?你个负心汉……人家还以为你待我是真心的……嘤嘤嘤……

  日鞠:嗯……?!

  

  (惊醒)

  

  原来是梦啊……

八木花取

执剑之刻 萩岚雪同人【梦中之雪】

      “嗯?是公主呀~”岚雪捧着一杯热茶,看上去十分惬意,“要来一起喝茶吗?”


  “岚雪先生真是悠闲自在呢……”日鞠叹了口气,思考了片刻,还是在他面前坐下了,“说起来……岚雪先生给人的感觉也一直是这样轻松自在呢。”


  “适当的休息是必要的嘛……公主你们就是太紧张了啦……”岚雪笑着说道,“既然坐下了休息了,就好好享受这一刻的宁静吧~不然就是一种浪费了~”


  “也是……”


  “岚雪先生很喜欢喝茶吗?好像一直看你在喝呢……”日鞠盯着岚雪手里的杯子,突然想起来了点什么,“前几天我好像还梦到岚雪先生了哈哈…...

      “嗯?是公主呀~”岚雪捧着一杯热茶,看上去十分惬意,“要来一起喝茶吗?”


  “岚雪先生真是悠闲自在呢……”日鞠叹了口气,思考了片刻,还是在他面前坐下了,“说起来……岚雪先生给人的感觉也一直是这样轻松自在呢。”


  “适当的休息是必要的嘛……公主你们就是太紧张了啦……”岚雪笑着说道,“既然坐下了休息了,就好好享受这一刻的宁静吧~不然就是一种浪费了~”


  “也是……”


  “岚雪先生很喜欢喝茶吗?好像一直看你在喝呢……”日鞠盯着岚雪手里的杯子,突然想起来了点什么,“前几天我好像还梦到岚雪先生了哈哈……”


  “这个嘛……是喜欢呢,还是不喜欢呢……”岚雪继续笑着,“我觉得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公主梦到了什么呢。”


  “唔……”日鞠突然有点支支吾吾,“也没什么……”


  “嗯?那是什么呀~”岚雪一副追问到底的样子。


  “岚雪先生不许笑……好吧,也没什么不可以笑的……”日鞠开口道,“就是那个……我梦到了一场大雪,纷纷扬扬洒落人间。”


  “雪吗……很美呀~”


  “嗯,是非常美丽的景色。我的视野被白色占据,我感受到了圣洁、肃穆的氛围……”日鞠继续说着,“嗯……然后……在这场美丽的雪景中央,我突然看到了岚雪先生……”


  “嗯?我吗?”


  “是的……是岚雪先生……”日鞠轻咳了一声,“我看见岚雪先生在视线的中央,茫茫的白雪中,坐在桌前喝茶……雪一直在下,不过岚雪先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依然是非常享受地在喝茶……”


  “哈哈哈……”岚雪笑得很开心,“原来我在公主眼里是这样的吗……”


  岚雪的笑声感染了日鞠,日鞠也跟着笑了起来。


  “怎么说呢……虽然是一个很奇怪的梦,但是没有任何违和感……”日鞠悄悄瞥了岚雪一眼,继续道,“就是……现在我也觉得,这是岚雪先生真的能做出来的事呢……”


  梦里的岚雪先生真的很美啊……


  雪,给人一种掩盖世间一切污浊的圣洁感……


  岚雪先生一直都是这样笑着,而笑容的背后,有着我不知道的过去吗……?


  什么时候他能讲给我听就好了……

芝心糖

分享两只我约的岚雪
雪雪美貌天下第一!!!


画师@架空。我吹爆!!

嘿嘿嘿偷偷艾特了一下~


分享两只我约的岚雪
雪雪美貌天下第一!!!


画师@架空。我吹爆!!

嘿嘿嘿偷偷艾特了一下~


Komorebi

春風が渡る

  • 萩岚雪x小樱琉璃,原创女主,这篇送给自己。2019的夏天开始执笔到现在,辛苦你了。含萩岚雪人物自我理解,地名之类的都是靠记忆里想到的,如果有错误还望指出,万分感谢。这篇的灵感源于微博太太的同人图。

  • 明年也继续加油写文吧。


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等。

——沈从文



又是一年霜打枝头之景,掩埋于中津国里悄无声息的宇津谷口依旧寂静。天和山和苍茫的雪融为一体,干枯的树枝沉沉地在雪的洗涤下酣睡。


天地之间,唯有那位世人皆期盼又恐惧的圣兽白泽独自欣赏这样难得的雪景。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早到萩岚雪掐着指...

  • 萩岚雪x小樱琉璃,原创女主,这篇送给自己。2019的夏天开始执笔到现在,辛苦你了。含萩岚雪人物自我理解,地名之类的都是靠记忆里想到的,如果有错误还望指出,万分感谢。这篇的灵感源于微博太太的同人图。

  • 明年也继续加油写文吧。











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等。

——沈从文

 

 

又是一年霜打枝头之景,掩埋于中津国里悄无声息的宇津谷口依旧寂静。天和山和苍茫的雪融为一体,干枯的树枝沉沉地在雪的洗涤下酣睡。

 


天地之间,唯有那位世人皆期盼又恐惧的圣兽白泽独自欣赏这样难得的雪景。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早到萩岚雪掐着指头都要敷衍了事,说着大概也就是几百年前的事。在小樱琉璃来之前,在他还没有彻底适应圣兽白泽的身份之前,可以说四季总是这样烦闷无味。春夏秋冬说到底也就是周遭所染色彩有之变化,可要说解闷的趣事真是没有。

 


为人类帮忙、和人类接触、成为咒术师也不过是发现独自待在过去的回流里没有多大用处,而几百年的寿命已经长到可以做数不清的事。萩岚雪倏然回忆到青波的阴阳和文中那个愚蠢无知、无能为力的自己,明明自己只是想快些好起来,然后做些什么都好,打猎、种田、玩耍…可究竟为何现在有了空余时间却无济于事呢?


萩岚雪到现在都希望当年的他不要去吃下白泽的肉,哪怕是试毒,哪怕村民是自作自受。他很想努力回忆起村子濒临饥荒之前村民对他的温柔,可脑子里竟是挤进了不堪入目的回忆。 


"接受使命真是太麻烦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即便萩岚雪嘴上这样说着,但是他却十分乐意用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他人。萩岚雪清楚地记得,那天阳光刚照于懒散地枝头,宇津谷口的溪水潺潺流淌之时,他望见一位黑发少女被山贼捉住。 



我最受不了拿可爱少女做人质这样卑劣的事了。深藏在山谷中的咒术师毫不犹豫地出手相救,萩岚雪嗤笑着山贼们的落荒而逃。 



"我最擅长找人了~。"他听闻小樱琉璃和同行的人也是找人的,便想着自己总之闲来无事,不如帮人一道。竹叶团子的味道真是令人怀念,萩岚雪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和人类一起的好处就在这里,随时遍地就可以吃到令人快乐的美食。 


萩岚雪那天一定是过于疲惫了。 


他像是往常一般找到临近溪边的位置,随意找了一个大小正合适的石头就打算沉沉睡去。 


伴随着溪流声的流淌睡去是他以往的习惯,由于缺少人的吵闹,萩岚雪就自寻了方法去找寻自然的声音。睡梦中是漫天大雪,霜雪纷飞。抬头望去,满目疮痍的是他再也无法魂牵梦绕的故乡,村民的面颊竟如此之瘦弱。皱纹挤满了黑瘦的脸,村民的肚子空空如也,萩岚雪神色淡然,心里想着究竟又是谁在玩把戏。 


谁…谁来救救我?!我想活下去…活下去…他们不过是自作自受!我还想做更多的事,我不想怀着怨恨死掉!谁都没有帮到! 


是某个声音,一下子击穿了萩岚雪心中自以为牢固的厚墙。他瞬间从梦中惊醒,冷汗自皮肤缓缓渗出,心脏仍狂跳不止。 


"你看起来似乎很紧张的样子…没关系吗?对了、对了,睡在这里会着凉的…"小樱琉璃也许也在这样的夜晚失了眠,她格外担心被梦境惊醒的萩岚雪。她的一举一动都似乎牵动了萩岚雪的所思所想,小樱琉璃没察觉到似的更加靠近了些萩岚雪。


近距离的动作令两人都立马察觉,小樱琉璃最初只是想用手摸摸他的额头看萩岚雪有没有生病,没承想还没伸出手就已经被咫尺之间的距离涨红了脸。 


"啊、啊…对不起!我只是想——"小樱琉璃心想着自己此刻绝对是脸红了,慌张的鬼丸公主正想解释自己的过失,却陷入了一个拥抱。 



这个拥抱温情又温和,像极了暖日里的春风,更贴切说就像白雪皑皑的荒原中生出一片与世隔绝的绿洲一般。眷恋、不愿离去,萩岚雪于小樱琉璃耳畔轻声道:"谢谢,谢谢你愿意这样关心我。" 


萩岚雪以前借着异于常人的寿命行走天下,尝过许多味道惊人的美食,也借着圣兽白泽的阅历见过各式各样的人。他曾以为这里不会存在人与人之间所谓真正令人热爱的真情实感,直到他现在遇到青波、大吉…小樱琉璃,幡然醒悟。 


原来世间真是存在这样为别人关心的人。 


圣兽白泽是真切地笑了,不掺杂任何玩弄的意味。 


萩岚雪一定是满怀期待地等了太久,他本身也是温柔盛得快要溢出来的人。在回忆里穿梭时萩岚雪也有希望当年没有喝下那碗肉汤,也有希望过村民不被饥饿和贫穷所困,可成事在天,命运就是喜欢捉弄可怜之人。 


他并不喜欢被同情,因此发自肺腑地不想让小樱琉璃知道这件事。天真之人就该有他们应有的天真,不应该被世俗所侵染。萩岚雪末了抬起手抚去小樱琉璃眼角的疲惫,他赤红的眸子在月光的洗礼下显得是那样柔情万分。 


今年的宇津谷口樱花开得格外灿烂。 


依旧是萩岚雪接下圣兽白泽使命后所待的树枝,只不过这次不再是孤身一人。少女的发香引燃了他心中冰凉许久的蜡烛,樱花的香气扑面而来。应和着山光水色,别样一番美景。 


不再只是那位独自赏悦雪景的圣兽白泽,而是与人类、中津国一起所欣赏盛世美景的萩岚雪。 


一阵春风从悠远的山谷里吹来,似是吹醒了漫山遍野的樱花精灵,嘻嘻地笑着。 


希望之后也会见到你,不过这也是我心中不能说出的秘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