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落不下

136.2万浏览    3332参与
qazwsx

-落不下-

1.我们都被这个世界与生俱来的规则所束缚。服从会生,不服从会死。

2.我是一个不爱思考的人。无论对错,只要哥哥同意做,我就可以继续做下去,因为我极度信任他。即使我反驳他打骂他,我也相信他。

3.他还说,如果你父母跑了,你就是唯一剩下的宝宝了。别担心,你不会摔倒的。

4.所以连爱情结晶都留不住。我们怎么了?我们的爱情也是会上瘾的,只是比别人多了一点温柔的疯狂。

5.没有氧气,爱的味道会无限放大。

6.他会伤害我,爱我所爱,也会驯养对方。

7.他问我愿不愿意。于是我抱着他倒了下去。

8.只要哥哥半夜离开我,我就会做噩梦。如果我闻不到他,我会疯掉的。我很久没离开他了。没有他我活不下......


1.我们都被这个世界与生俱来的规则所束缚。服从会生,不服从会死。

2.我是一个不爱思考的人。无论对错,只要哥哥同意做,我就可以继续做下去,因为我极度信任他。即使我反驳他打骂他,我也相信他。

3.他还说,如果你父母跑了,你就是唯一剩下的宝宝了。别担心,你不会摔倒的。

4.所以连爱情结晶都留不住。我们怎么了?我们的爱情也是会上瘾的,只是比别人多了一点温柔的疯狂。

5.没有氧气,爱的味道会无限放大。

6.他会伤害我,爱我所爱,也会驯养对方。

7.他问我愿不愿意。于是我抱着他倒了下去。

8.只要哥哥半夜离开我,我就会做噩梦。如果我闻不到他,我会疯掉的。我很久没离开他了。没有他我活不下去。我可能一早就生病了。

9.我从未从如此居高临下的角度见过我哥哥。他的眼睛又弯又翘。他笑起来像一条布满皱纹的小溪,可能哭起来像星星掉进海里。

10.我好怕痛,好敢爱他。

11.我决定不殉情,而是在痛苦了几十年之后,带着浪漫死去。

12.“哥哥.学校同学在背后说我,他们不让我爱上你.世界上有那么多夫妻,其中一个恰好是母亲生的,有什么奇怪的……”

13.他似乎在雪地里盛开。我想舔去他脸上的月光。

14.“我爱你。”我小声对哥哥说。他沉默了一会儿,抱着我坐了起来。我是一个很重的男生,怀里好像没有什么重量。他很容易接我。我想象如果他把我扔出去,我能飞多远。他一次都没甩过我。“我也爱你。”当他吻我的时候,他的手似乎在颤抖。

15.还好有他们。不然我还以为自己活在深渊里。

16.之前猜错了。我以为哥哥哭的眼睛会像星星一样掉进海里。其实更像是某个星球爆发了钻石雨。对他来说,只是即兴发挥,但我想把每一个都放在口袋里,留着。

17.我们只是在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动态情境下,互相做一些小表情。这一刻,我们可以暂时成为兄弟,光明正大的相爱。这是属于我们的角落爱。

18.余晖在云端呼救,太阳终于被淹没。

19.我记得哥哥说过,如果我不听话,我就会被关在笼子里。他照他说的做了。我哥把我关在他房间外面,我踩的地就是监狱。

20.心爱的女朋友有洁癖,我只好迁就他。

qazwsx

4

Ooc致歉

文笔不好

别骂我谢谢


——————————————————————————


都睡了……


面带神秘的诡异微笑的小女孩的嘴突然裂开了


……


游惑第一个醒的


秦究被游惑弄醒了


于炀和祁醉因为生物钟醒了


顾飞和谢俞睡得浅醒了


蒋丞被顾飞的动作整醒了


贺朝被谢俞打醒了


李玉等人醒的差不多了也睁开眼


段锐段琰被大家的动作弄醒了


简隋英在在众人都醒了之后被李玉叫醒了


然后大家一起望天……


秦究:看来大家都醒了。我们来说一说睡之前想到的问题

吧。


简隋英:等!(示意)我们先把手机上的时间调到同一个...

Ooc致歉

文笔不好

别骂我谢谢


——————————————————————————


都睡了……


面带神秘的诡异微笑的小女孩的嘴突然裂开了


……


游惑第一个醒的


秦究被游惑弄醒了


于炀和祁醉因为生物钟醒了


顾飞和谢俞睡得浅醒了


蒋丞被顾飞的动作整醒了


贺朝被谢俞打醒了


李玉等人醒的差不多了也睁开眼


段锐段琰被大家的动作弄醒了


简隋英在在众人都醒了之后被李玉叫醒了


然后大家一起望天……


秦究:看来大家都醒了。我们来说一说睡之前想到的问题

吧。


简隋英:等!(示意)我们先把手机上的时间调到同一个点上。(命令)就早上七点吧!然后建个群!


众人:(点头表示同意)


游惑:你们谁有纸,写一下。


李玉:我有。(从背包里拿出纸和笔)


简隋英:(也拿一张纸,随身携带的签字笔)好了,

我俩一起写,说吧!(看了一眼段锐)(指了一下)就……从你开始说!


段锐:呃,这里是哪?我们为什么来?这个系统是什么?我们下一步要做什么?


段琰:那个小女孩呢?为什么现在看不到了?洗车店也关门了?


谢俞:没有。


贺朝:它,是不是看我……我们太帅了,才把我们整

过来?


谢俞:(翻白眼)(小声)滚!


简隋英:(浅笑)(认同)


于炀:没有。


祁醉:我们每天就这么睡么?还有我昨天的问题。其实还有挺多问题……(巴拉巴拉)


顾飞:我也挺多问题,但说不上来,就奇怪。


蒋丞:我就一个小问题,那个……我饿了……


众人:……(那令人熟悉的感觉突然就降临在了我的

胃)


秦究:(叹气) (事是真的挺多的)那个……我也挺饿的


游惑:(叹气)嗯……


简隋英:那个傻逼玩意呢?(仰头)(冲天大喊)我们要吃饭!


某系统:完成任务就可以哦!


简隋英:……我操他妈了个傻逼


蒋丞:……完你妈成个大鸡蛋


秦究:……这他妈是真的不是人


段琰:……操你就应该庆幸不在我面前


谢俞:……傻逼


贺朝:……真他娘的操蛋


游惑:(抬眸)所以,那个小姑娘呢?


黑化的某系统:呵呵,呵呵,你们要,自己,呵呵,找啊,呵呵……


众人:(给你一个白眼自己体会)


炀:(害怕,担心)那,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上哪找啊?


游惑:(思考)分成五组?分头找。


秦究:走了!但别离开太远,有事先在群里说说,再干。


众人分开找小姑娘(按原cp分的组)


全球高考组/


一个找花找草找空气,一个找人


秦究和游惑这里安静和谐


绝地求生组/


一个言语骚扰动作骚扰,一个被骚扰


祁醉单方面表达,于炀单方面接受


伪装学渣组/


一个被打,一个打


贺朝不还手,谢俞也不还手


撒野组/


一个搂着另一个


蒋丞和顾飞一起唱歌


落不下组/


一个看着玩,一个就是玩


段锐陪段琰玩


爱傻逼组/


一个用眼睛看,一个用嘴巴说


李玉和简隋英这里平安无事


江南无所有

文笔超好,深沉且挣扎

      我那么怕疼,我还敢爱你。...




      我那么怕疼,我还敢爱你。

                                                             ——《落不下》




        傻逼哥哥给我弄了个婚礼,好多玫瑰花,眼花了,我死了,我愿意,我愿意,我死去活来。

                                                         ——《落不下》




        不是所有的母亲都一定善良,但所有的爱都一定温馨,我没有妈,我哥也没让我变成孤儿,上周我从小区垃圾桶边挖了一丛野红莓,洗干净,种在我们两个人的小家,现在长势正好,曾经我常和我哥说我想死想自杀,他特别开不起玩笑,我一说他就急眼,直到现在我确定我不会那么做,因为爱首先依附着生存。

                                                           ——《落不下》





      每个人都沉迷在自我世界里,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中间有一个爱上自己亲哥的异类,偶尔我会把自己想的过于重要,以为全世界都在盯着我的丑态,其实大部分人都不知情,所以不在乎。

                                                            ——《落不下》






         你哥哥那么温柔的一个人,喜欢他难道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吗?

                                                             ——《落不下》





    哥,学校同学在背后说我,他们都不让我和你谈恋爱,世界上情侣这么多,其中有一对刚好是一个妈生的,有什么稀奇的啊?

                                                             ——《落不下》

 



       成年人的世界比我更孤独,我把伞倾斜,多给我哥遮一点。

                                                             ——《落不下》






      褚洵也永远不会知道,在纽约冬日的那个夜晚,曾有人珍重的捧着他的脸,在他的唇间落下一个苦涩至极的吻。

                                                         ——《塔洛希岛》





        无论刮风还是下雨,他都会回来,就像倦鸟归巢,池鱼归渊,他要回来,褚洵在那里等他,那里是他的家。

                                                         ——《塔洛希岛》





      窗外的蔷薇花开的正盛,浓郁的暗香在海风的吹拂下可以飘散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但是再远也跨不过太平洋的无数个海峡,将这香气送到纽约的冬天里。

                                                        ——《塔洛希岛》






        他被放逐到世界的另一端,从此以后,他的世界里再也没有夏天,只有寒冷的冬雪,飘了一年又一年。

                                                        ——《塔洛希岛》







         他依恋他,崇拜他,渴望他,爱慕他,于他而言,亲情是周洛,友情是周洛,爱情也是周洛,他所有感情的尽头都是周洛。

                                                         ——《塔洛希岛》






      你们的留言我看了,我的确极端偏执,设局让雾雾陷落,但我不是猎人,他也不是猎物,他是自由翱翔的鸟,我是等他归来的巢,我于宿命中醒来,落吻时安息,我永远追随我的爱人。

                                                                 ——《垂涎》





       他们不是朋友,我们也不是兄弟。

                                                     ——《可爱过敏原》




         乐知时是宋煜唯一的过敏原。

                                                     ——《可爱过敏原》




       他在钢索上如履薄冰 挣扎了太久,一边是道德理论的拉扯,另一边是积日累月的爱意,可无论是哪一边,都是烧不尽的烈焰熔浆。

                                                     ——《可爱过敏原》





      摩尔曼斯克。

      那是北极圈唯一一个不冻港。

                                                  ——《可爱过敏原》







       有人为了金钱要推家人去死,有人为了家人而自愿赴死,有的目不识丁却懂行善积德,有的饱读诗书,却将坏事做尽,人和人之间是不一样的,你脚下站着的这片土地,滋养着愚昧无知,自私自利,穷凶极恶之辈,也哺育着心如明镜,大爱无疆,永垂不朽之人,但更多的只是平凡人,他们没有那么纯善,也没有那么坏,只是芸芸众生里最普通的一员,一辈子没有立下什么功劳,也没有做过一件坏事,他们应当有生存的权利。

                                                    ——《愿以山河聘》









        如果寒刀霜剑不能使他屈服,那么一缕春风可以令他一败涂地,他在恶念包围中所向披靡,却在温柔环绕里溃不成军。

                                                    ——《愿以山河聘》







         届时史书作婚书,我要后人铭记你我千年风月,要后人撞见青史一双姓名,要后人信这世上果真有帝王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史书翻过一页便是流年,从年少至白头,不过字里行间,他们会看到我用一生来爱你。

                                                    ——《愿以山河聘》





qazwsx

3

Occ致歉

文笔不好

别骂我谢谢


我感觉我写的挺多的啊 

为什么才一千多字

——————————————————————————


说正事


这个时候已经能看清周围了,是一个平平无奇的街道,但就这么一个街道,外面还都是雾气,什么也看不清


秦究:(指着汽车美容店前面的小姑娘)(看向游惑)就……她?


游惑:(看着前方面无表情)……嗯


秦究:(看向周围,示意跟上)那我们过去看看她吧!


段琰:不是说活泼可爱的爱糖果的女孩么?(那玩意能称之为啥)


段锐:(头大)别乱说!(瞪着弟弟)


段琰:(瞪回去)


简隋英:(这俩玩意还挺...

Occ致歉

文笔不好

别骂我谢谢


我感觉我写的挺多的啊 

为什么才一千多字

——————————————————————————




说正事


这个时候已经能看清周围了,是一个平平无奇的街道,但就这么一个街道,外面还都是雾气,什么也看不清


秦究:(指着汽车美容店前面的小姑娘)(看向游惑)就……她?


游惑:(看着前方面无表情)……嗯


秦究:(看向周围,示意跟上)那我们过去看看她吧!


段琰:不是说活泼可爱的爱糖果的女孩么?(那玩意能称之为啥)


段锐:(头大)别乱说!(瞪着弟弟)


段琰:(瞪回去)


简隋英:(这俩玩意还挺搞笑的)


秦究:(快走快走)


谢俞李玉游惑:(***)


众人来到了小女孩面前


蒋丞:(尴尬)那个……糖果呢?


游惑:(淡淡的看一眼)(手往前指)问她。


众人看向这个面带神秘微笑的诡异npc


小女孩:(火星变脸)哇哇哇!我要糖!我要糖!不给

糖就捣蛋!不给糖我就吃了你们!


游惑:(微微一笑)(挑战,终于来了)


秦究:(微微一笑)好!你知道糖在哪里么?不告诉的话,哥哥去哪里找啊?


小女孩:(火星变脸)(面带神秘的诡异微笑)(伸出手指向那个汽车美容店)


某系统:你们好棒吽,恭喜你们成功的找到放糖果的地方,快去帮助她吧!


众人:……(省略一万字骂人)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众人转头看着那个危楼本楼,由秦究带头,全进去了

服务员:(面带神秘的诡异微笑)你们好,有什么需要的么?


游惑:糖。


服务员:(面带神秘的诡异微笑)你们好,有什么需要的么?


游惑:糖。


服务员:(面带神秘的诡异微笑)你们好,有什么需要的么?


游惑:糖。


除秦究外的众人:……(学到了学到了)


服务员:(面带神秘的诡异微笑)你们好,有什么需要的

么?


众人:糖。


(重复若干遍后)


简隋英:(不好玩了)这……是不是有什么特定的打开方式?


游惑:(皱眉头)嗯。


某系统:对的,你们太聪明了啦!服务员开口方式,你

们要说,我们来帮哈妮吃糖!才可以让服务员带你们去买糖吽!


简隋英:多少钱?(傻逼玩意你不早说)


地位傲娇的某系统:一百万一个(够多了吧)


谢俞贺朝蒋丞顾飞秦究游惑:(你玩呢)


一张黑卡被甩出来,又一张黑卡,又一张,又一张,又一……扑克牌之银行特别供应


简隋英李玉段锐祁醉:(就这点?三百万?瞧不起谁呢?)?


某系统:(嘤嘤嘤,不是这样的)你们要自己动手去赚钱吽!


众人:(我去你妈的)


秦究:今天找个地方睡吧(让他们看这是不可能了,我来吧)


游惑:(不行,得陪那傻帽)


李玉:在哪睡?用人看着么?(简哥困了)


谢俞:我睡不着,我看着。(害怕)


于炀:我,我也睡不着。(害怕)


游惑:不行,你们得睡。


简隋英:(算了,还是我安慰一下吧)其实我觉得我们不

用担心,小孩儿嘛,碰到这样的事情很正常会因为害怕

睡不着觉,但睡一觉放松一下也有好处。(命令的语气

)都睡一觉,醒了才有精力想那破事。


段锐:(同意)都困了就睡吧。


祁醉:不是……我有个问题,为什么……它让我们自己赚钱?怎么赚?去洗车么?(我真的很疑惑)


秦究:(心累)睡醒了想。


简隋英:(心累)会有很多不确定的问题,但事情都这样儿了,只能顺其自然。(看着那帮学生)也不用怕,睡醒了以后一起想。


这个世界好像没有白天黑夜之分,灰蒙蒙的,众人在原来

的空地上准备睡觉


秦究游惑-


秦究一脸戏谑:“大考官?你觉得我们为什么会

在这里碰上?”


游惑一脸冷漠:“不知道……你倒是一点也不怕死。”


秦究:“跟你一起死我知足。大考官你,会保护我的吧?”


游惑:“睡吧。”


祁醉于炀-


祁醉:“小队长,你害怕?不怕不怕!到男朋友怀里来!”


于炀:“你……”


祁醉亲了于炀一下:“睡吧,我不会让你再受

伤的!”


于炀回应,捂着脸说:“你也睡。”

祁醉老畜生:“睡什么?睡你?哥哥这么欢迎我的么?”


贺朝谢俞-

谢俞:“傻逼!离我远点!”


贺朝:“我不!”


谢俞:“滚!”


贺朝:“不!离开你……我睡不着!”


谢俞:“你等着!咱俩要不现在打一架?”


贺朝:“哎哎哎!我错了!来!宝贝睡觉!”


蒋丞顾飞-                                    (!我站互攻!)


蒋丞:“大飞!咱们是不是落下了一个程序?没吃饭呢?”


顾飞侧身起来说:“怎么了丞哥?你饿了?”


蒋丞拉着他躺下说:“嗯……”


顾飞:“想你的那个超级无敌大回旋踢托马斯式后空翻得劲儿好吃的生羊肉和宇宙级特别花式送人头火星风味的人间假啤酒?”


蒋丞:“兔飞飞,你今个自己睡吧!”


段锐段琰-


段琰:“哥!你不怕么?”


段锐:“哥不怕!哥有你就不怕!”


段琰搂着他哥:“那我也不怕!”


李玉简隋英-


简隋英想问一天了:“小李子,你害怕啊?怕啥啊?哥陪着你还不够么?”


李玉:“遇到这事了……谁能习惯啊?”


简隋英笑了:“小玉玉不害怕啊!等回去了咱哪儿也不去了!”


李玉也笑了:“行!哪也不去,留在你身边。”


都睡了……面带神秘的诡异微笑的小女孩的嘴突然裂开了


“嘿嘿嘿……吃糖……”

却绵魚

重温了不知道几遍 每一次读都像重生 只能说这个字一年了也有点进步吧(●´৺`●)

重温了不知道几遍 每一次读都像重生 只能说这个字一年了也有点进步吧(●´৺`●)

qazwsx

2

Occ致歉

文笔不好

别骂我谢谢


————————————————————————————————————————————


秦究: (想笑)行了。系统你别说话了。我们知道了。(冲大考官挑了挑眉毛,继续笑) 嗯,你们的战斗力怎么样?


游惑:(来回看) 在这里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想了想) 你们会拿枪么?


李玉:(看了一眼简隋英) 我,国家二级拳击运动员。 (喘口气) 以前zc过枪……


几位学生: (看着这位唇红齿白的玉面小郎君,颇为震惊) ……


简隋英:(表示没想到......

Occ致歉

文笔不好

别骂我谢谢


————————————————————————————————————————————


秦究: (想笑)行了。系统你别说话了。我们知道了。(冲大考官挑了挑眉毛,继续笑) 嗯,你们的战斗力怎么样?


游惑:(来回看) 在这里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想了想) 你们会拿枪么?


李玉:(看了一眼简隋英) 我,国家二级拳击运动员。 (喘口气) 以前zc过枪……


几位学生: (看着这位唇红齿白的玉面小郎君,颇为震惊) ……


简隋英:(表示没想到) 小玉玉……呃,我练过散打。打人还是没太大问题。


祁醉: 我见过枪,打游戏的时候。打架的话,还行吧。我可以打嘴架。


于炀:我打架也还行。会点,枪。


顾飞:(怎么说我也是个跳过楼的人) 小时候见过枪,但不会打。打架还行,跑的也行。


段琰:(完了完了我偶像不是我哥了) 我……最多在学校打过。


贺朝:(啊!终于有个正常人了) 我也,就在学校打过。最严重的,带过刀……


蒋丞:(心里默念三遍zcff) ……我也只在学校里打过。


段锐: (担心弟弟)呃……(想着自己以前雇人打别人)我也只打过人。跑也还可以。


谢俞:(这人怎么比那傻逼还傻逼)(皱眉头)打人可以,跑也可以。


秦究:(头大)(这个打架和那个打架不一样) 


简隋英:(不耐烦) 所以那小孩呢?


游惑:等。


众人:好吧,。?!


这个时候大家已经唠上了


贺朝和祁醉 — 物以类聚 — 

来自骚攻的话题

“你看这个白色的手机……,有一天……”

“我的天,兄弟!……牛呀……”

“哎……你知不知道……,……然后……”

“……”

唠着唠着

“……哈哈哈……”

“那当然!……是我先……,我去……”

“……真男人……,这样……”

……


段锐和简隋英 — 心照不宣 —

成功男人美德高尚资产过亿

“那时候……”

“……心累……,我……”

“不容易……”

“哎我!……那帮亲戚,……”

“……太辛苦了,……然后……”

“……遇到他很幸福,经历了……,……现在……”

唠着唠着

“哥!你到底上面下的?”

“……我,京城猛一好不好?”

“我……懂了”

……


游惑和谢俞 — 备受冷落 —

确认过眼神都是零

“……”

“……”

“想不到……”

“想不到……”

唠着唠着

“他那样……,我怎么看上的……”

“……,要不……,你……”

“分了吧”

“毁灭吧”

……


顾飞和段琰 — 自言自语 —

一个说一个

“我哥爱我……”

“……,天!……真的啊”

“……羡慕了,……就……”

“我……有个妹妹,……,你……”

唠着唠着

“……给你看看,……我的老婆美照,……”

“还好……你……不是我学生,……”

“……你们……,……认识……”

“我!攻过……”

……


李玉和于炀 — 豪门怨妇 —

互相安慰都是孩子

“队长是不是不爱我了……”

“简哥为什么不看我呢……”

“我做的不够好……”

“一定是我的错……”

唠着唠着

“其实……,对我挺好……,……”

“……这样,……我很知足,……”

“哎……”

“哎……”

……


秦究和蒋丞 — 肺腑之交 —

心疼自家的组

“当时……,我都心疼……”

“……我都……,……,哭了哭了”

“……也不知道……”

“那……”

唠着唠着

“……看不出来”

“你俩厉害……,佩服……”

“这就认识了……”

“我天,你们……,……就……”

……


他们已经互相认识了

————————————————————————————————————————————

在有几个就不用这么看了





 









一会儿就去学高数

原耽人物生日

简松意:1月1日

柏淮:9月15日 

许棠舟:1月1日 

李玉:1月23日

简隋英:8月12日

燕绥之:1月24日

顾晏 9.11

顾昀:正月十六 

长庚

段琰:2月21日 

段锐:11月21日

秦究 6.17

游惑:1.2

江停:3月2日

山牙子 8.22

周谨行:3月12月

谢俞:3月14日

贺朝:8月6日

顾拙言:3月16日 《别来无恙》

白新羽:3月26日

俞风城:2月28日

墨燃:4月9日

楚晚宁:8月9日

邵群:4月11日

李程秀:6月29日

周瑾行:3...

简松意:1月1日

柏淮:9月15日 

许棠舟:1月1日 

李玉:1月23日

简隋英:8月12日

燕绥之:1月24日

顾晏 9.11

顾昀:正月十六 

长庚

段琰:2月21日 

段锐:11月21日

秦究 6.17

游惑:1.2

江停:3月2日

山牙子 8.22

周谨行:3月12月

谢俞:3月14日

贺朝:8月6日

顾拙言:3月16日 《别来无恙》

白新羽:3月26日

俞风城:2月28日

墨燃:4月9日

楚晚宁:8月9日

邵群:4月11日

李程秀:6月29日

周瑾行:3.12

丁小伟:5月6日

温小辉:6月15日

洛羿:11月20日

丁汉白:6月25月

蒋丞:7月12日

顾飞:8月29日

余邃:7月22日

时洛

原炀:7月26日

顾青裴  11.4


柏昌意:7月27日

骆闻舟:1.26

费渡:7月31日


宫应弦:8月26日

任燚:4月26月

晏明修:9月6日

周翔:10月20日

顾依凉:9月21日

卫言梓:4月17日

黎朔:9月27日

赵锦辛:12月20日

林静恒:11月1日

陆必行:5月29日

叶钦:11月29日 

盛望:12月4日

江添:1月27日

宋居寒:12月5日

何故:1月8日

郁赦:7月15日

钟宛 二月初六

丁汉白 农历五月初五

楚稼君6.1

纪勇涛2.2

长歌当哭

【2022落不下520活动24h‖21:00】荒诞艺术家

文/长歌当哭


偏意识流

结尾有注解

每篇为独立世界观独立时间线


一.序幕


五月是个怪诞的艺术家,他只写人间荒诞的剧本。


二.Joker(主段琰视角)


01.

他们看我像在看小丑。

黑白的光影,滑稽的笑脸,悲伤在心里腐烂。


“He is a joker.”


02.

雨幕压着这个世界,灰蒙蒙的天让人看不清未来,也忽略了时间。

我想和这个世界一起睡着,躺在灰色包裹的温柔与晦暗中,但心里总是很闷,烦躁一直在翻腾,像一根很小的鱼刺。

它很微小,起初只能感受到轻微的疼,我也不甚在意。但随着每一次吞咽的动作,疼痛开始加...

文/长歌当哭



偏意识流

结尾有注解

每篇为独立世界观独立时间线


一.序幕


五月是个怪诞的艺术家,他只写人间荒诞的剧本。


二.Joker(主段琰视角)


01.

他们看我像在看小丑。

黑白的光影,滑稽的笑脸,悲伤在心里腐烂。


“He is a joker.”


02.

雨幕压着这个世界,灰蒙蒙的天让人看不清未来,也忽略了时间。

我想和这个世界一起睡着,躺在灰色包裹的温柔与晦暗中,但心里总是很闷,烦躁一直在翻腾,像一根很小的鱼刺。

它很微小,起初只能感受到轻微的疼,我也不甚在意。但随着每一次吞咽的动作,疼痛开始加剧,心里的情绪翻 滚起伏越来越明显。

我知道这是很小的一根刺,可是我很疼,我好想把它拔掉,连同山呼海啸的情绪山峰与浪潮。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但我确切地听到了一声“滋——”,像鱼刺滑落,掉下去了,却留下一道锋 利的伤口,伴随着我的每一次大口呼吸,撕 扯着战 栗着。


“You are  a joker.”


03.

我拒绝所有有关声色的表达,拒绝交流,拒绝倾诉。

我弄伤我自己,我爱上段锐。

我只想给自己寻一个渡口,却拒绝了所有来路,我不想要归途。

我没有假面,我只会用我的方式活下去,用我的方式与世界作别。

这不叫寻死,这叫撕开世界的面具寻求逢生的可能性。

我是一个小丑,我把自己的双眼变成田野,里面有肆意的野草随风飞扬,长满黑白两色的花。

我的眼神总是看似空洞,里面有满溢的悲哀,没有人看到。

我哭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我在笑。

我站在世界中央,我大声呼救——救救我。

落到别人耳中,却尽数变成——让我离去。


“I am a joker.”


04.

直到你出现。

直到他出现,我的世界突然涌现了其他色彩。

风吹过荒原,一只蝴蝶闯入,它悉心吻过贫瘠的每一处。

这是世界第一次为小丑做陪衬。

我走下舞台,我不再站在世界中央做自白书,我不再压抑所有声色,我只在万人瞩目中向他求 吻。


05.

蝴蝶说——

“In this mottled world, I only love this joker.”


段锐笑起来。

可怎么办呢,这个斑驳的世界里,我只爱这个小丑。


三.等待戈多(段琰视角)


01.

荒凉倾颓,无人的路。

一棵树,永久等待黄昏。

一直在流浪的人,根本无所谓明天去哪。


02.

雨水凋零的街道上,我像爱斯特拉冈和汉弗拉季米尔等待戈多一样等待我哥。

等他从世界烧毁的灰烬里拼凑出一朵玫瑰,别在胸前来 吻我。

我依靠的这棵树上从不生长叶子,它不顺从规律,它屏蔽枝丫疯狂滋长的欲念,它屏息以待,它的根系是支撑起文明的骨脊。

黄昏像太阳在吞噬自己,决绝而无望。

所有的一切仍然像昨天一样,站着不动。

暮色落幕。


03.

“小琰。”

我回过神,没有戈多,没有玫瑰,我只是在对着窗外的树出神。

可黄昏却相似,连接起虚幻与现实。

我哥见我不说话便走进,他揉了揉我的额角,也没出声。

我转过头,看黄昏跳进了我哥眼里,滑动出细小的光晕,一圈又一圈,暖得要命。

我好想落入他眼里。

我觉得,只有段锐才是真实。

我笑起来。

我说:“哥,你给我念首诗吧。”

我哥明显对我这无厘头且唐突的要求感到不适应,没作出回应。

我接着说:“哥,我想要玫瑰花。”

他这下倒是反应神速。


04.

只见段锐挑了下眉,笑得有些狡黠,继而凑近说:“花是没有了,要不小琰拿哥将就一下?”

我哥撩人的段位太高了,也不知道比我大几岁的年龄是不是都用在这上面了。

随着每一个字节的变化,温度过高的吐息快把我烧着,偏偏他还在故意凑近,惹得我脖颈很痒。

但段锐笑起来真得很好看,不愧是我女朋友,他笑起来好像一朵绽放的玫瑰。

我冲上去亲了我的玫瑰,玫瑰依旧笑得很耀眼,当然,不 咬 疼我就更好了。


05.

我趴在阳台上,看黄昏的光慢吞吞地溜走。

段锐站在我身后。

我问我哥如果上帝真的存在,现在应该在干什么。

我哥说,上帝是个作家,

“那他现在在干什么,写诗吗?”我心想着,那上帝这老头儿还挺有情调啊。

“不对。”

“为什么不对?”我不解,想跟我哥争个结果。

我嫌抬头太累,就让我哥坐下来跟我争辩,他竟然拒绝了。

我跳起来,伸手准备趁着突袭把我哥拉下来,却被一把抓住了手腕。

“段锐你干什么!你放开呜……”

原来他才是一直准备偷袭的人。


我现在瞪我哥的眼神一定很恼火,他却一点都不着急,甚至亲了下我的眼睛。

“不是问我上帝在干什么吗?上帝在看我们做、爱。”

“哥是不是欠你一朵玫瑰?”衣服被撕开,他在摩挲我的锁骨。

“嘶……”段锐又 咬 我。

“别难过,哥会给你满园的玫瑰。”

我哥说,他欠我一朵玫瑰。

于是他真的在我身上种了满园的玫瑰。


06.

上帝是个作家,他书写着我们的爱。

至于我们的读者,那谁知道呢?

爱斯特拉冈和汉弗拉季米尔的等待是没有意义的。

可我不同。

我就这么无望地爱着我哥,也能构建起生命的意义。

如等待戈多般,我就这么无望地,爱着你。

 

四.哑剧(段锐视角)


01.

哑剧是无言的诗人。

倘若宇宙失声,星辰沉寂,我们仅凭眼眸、触感、笑意传情,也会让世界升温吧。


02.

牵手。


我们一家出门去玩,虽然不知道又要经历什么争吵,也许旅程又要半途而归,但我还是很开心。

段琰也在,妈妈非要我牵着他。

我不喜欢他,哥哥好像总是要照顾弟弟,我不想照顾人。

手心里传来的触感很软,倒是跟他身上竖起来的刺很不一样。

段琰的掌心好小啊。

春日的阳光很暖,像是能融化一切,阳光下的段琰也好乖。

我摸了摸鼻头,心里有种奇怪的情绪在上涌,做什么都很不自然。

我悄悄地、状似不经意地捏了一下他的掌心,又飞速地扭过了头。

段琰察觉到了。

他转过身来看我,也许是在瞪我吧。

我感觉手被晃了晃。

我小心地抬头,却见到了他的笑容,比阳光还暖。

我牵着弟弟的手,看他唇角上升的小弧,突然觉得,我好想也不是这么讨厌他了。

我好开心。

大人们还在走,我们已经被落下了,妈妈回头催我跟上。

我一边应着一边牵着段琰向前跑,阳光洒下来,万物都是生长的模样。


后来,我们也这样逃亡,牵着手,把太阳落在身后。


03.

背负。


分崩离析真的只在一瞬间。

我和小琰都没有了家。

我们被迫分开了。

我才发现,没有段琰,我才真的没有家。

我要去找他。

我妈不让,她说段琰有病。

可是我答应过小琰,不会让他落下。

怎么办啊,我的小琰又像从前一样竖起了满身的刺。

是我弄伤他了。

我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他甚至没有挣扎。

我们之间没有对话,可这一刻我们好近。

我们是两头都受伤了的小兽,可我们愿意在彼此怀里取暖。

我要带他走。

到遥远的以后。


我背着段琰,他埋在我肩头睡着了。

他好轻,可是我在,大风摧不垮他。

我想一辈子都带着这份分量向前。小琰像现在一样趴在我肩上就好。他有我,不需要那么快长大。

我想,以后我会告诉他:哥哥就该照顾弟弟。

我会带你去找以后。

我会给你一个家。


04.

我只想告诉他:

——命运总想扼住我们的咽喉。

——可是乖宝,爱永远不会失声。


五.未来在鸡蛋中(段锐视角)


01.

夏日是城市挣不脱的网,击毙一切温存。

一边上学一边打工的日子很累,可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比从前踏实,我是带着两个人的希望在活。

我怕自己太忙,没法陪小琰成长;我也怕自己还不够忙,不能给他一个家。

有一次我接了份酒吧的工作,被灌了不知什么酒后一阵阵地发晕。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我听到了零件落地的声音,疲惫感一阵阵上涌,喉咙和胃里都极度不舒服 。

我靠在吧台佯装只是困了,却也不敢完全放松。

很晚了,灯光应和着音乐,从狂热变得缠绵。

喊声、高叫、调笑、娇嗔还有意乱情迷的急促呼吸……都疯了一样全部压过来,我好想把自己缩起来。

眼睛闭上了一瞬就被酸涩填满。

我好想小琰,不知道回去这么晚他会不会又乱想。


02.

我费力睁开眼,余光里一切都在缤纷的光里晃荡,有两个身影格外突出,他们端坐在一片混乱之中。

我凝神去看,是两个西装革履的男士,不知在交谈些什么,神情严肃,是这场闹剧里难得的清醒样本。

他们在谈些什么?

我分辨着口型——未来在鸡蛋中。

未来在鸡蛋中……哈哈,未来在鸡蛋中。


03.

我听过这句话,有次我去给一个小孩儿当家教,那小孩母亲是个戏剧家。讲课休息时,我在书架上看到过这个剧本。

书中的人说,那时候,一切都有错误的代名词。

我不是段锐,小琰也不是段琰。

那时的世界应该像黑色漩涡吧,很混乱,我心却萌生出了期盼。

这样就好了,我不是段锐,他不是段琰,我不是哥哥,他不是弟弟,我们只是相爱的两个人。


04.

“段、锐!”

嗯?好像是小琰的声音……我不是想他想疯了吧……

额头却传来颤抖的触感,我眨了眨眼睫,看清来人。

真的是小琰。

他好像很生气,眼里蓄藏着火山般沉默又沸腾的情绪,我却没由来地想笑,像个小孩一样蹭了蹭他手心,说:“你来啦。”

好荒唐的场面,我却和小孩得到糖果一样,开心快要溢出来,拥挤着心房。

“段锐你 t m 是傻了吗,发烧了自己不知道吗,我的电话你不会打吗?晚上不回去还在这傻乐……”我的乖宝好像真得气到了,所以他骂我我也没有说话,想等他泄完火再哄他。

可他眉眼一颤,神色突然变得很难过。

“段锐……你能不能别这么拼,也依靠我一点啊”

“……哥……”

我的乖宝哭了,我好心疼。

可同时,我竟然会觉得满足。


额头上还留有小琰的体温。刚刚他像我从前照顾他一般探我的额头看有没有发烧,我听得到、也感受得到,他在心疼我。

小琰从来都不知道,他对我有多重要,他像是奇迹,裹挟着最鲜明最炽烈的情绪跌入我的胸膛。

我好心疼,我心疼他身上生长的所有刺下都是心慌,我心疼我还是没能陪他一起慢慢长大。

“对不起……”面对小琰,我没办法自持。我抱住他,他压抑的哭声带着我的心脏在一起颤抖。

“对不起什么?”他抬头看我,眼里的破碎能让我下一秒就死去。

“对不起,哥是胆小鬼……”我的声音也哑了。

我是胆小鬼,我甚至不敢说爱你。

怀里的人不说话,只是看着我。

我知道,我一直知道,他在等一个承诺。

我想我不能再懦弱了。

“但是哥想给你一个家。”我用尽了此生最大的勇气去说这句话。


05.

段琰咬着嘴唇用力点头。

“哥……你今天早上走的时候外套里的名片落家里了,我看到地址了……带着我是不是很累啊。”

“不会。”我低下头亲小琰的后颈,我在心里发誓,我不会再让他为我难过了 。

“永远不会。哥让你害怕了是吗?”

“我爱你。”

——灯光依旧晃眼,我捧起我弟弟的脸,跟他说我爱你。我想把我的全世界都送给他,只要他别再这么难过。我跟他说我爱你,我其实没有张口,是心脏在发声。


06.

“哥。”我哄好了小琰,夜晚笼罩着城市。我弟弟牵着我的手,很开心地前后晃。

我看着他孩子气的动作也不自觉地笑。

我想我不应该这么胆小,我应该早些对他说我爱你,即使心底已经演习了无数遍。

不怕,乖宝。

即使未来在鸡蛋中,即使世界一片混沌。

有哥爱你。


六.一切人反对一切人(段锐视角)


01.

我们生活在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世界里,没有绝对的对错,每个人都是为了自己的信仰高歌。

一切被定义的都毁灭,我们自腐烂尘世中出逃,日落的阴翳笼罩下,万物都进入休憩。

我想即使今夜后我们腐朽了,也会有大雨滂沱浇灌坟墓,天晴后生长出的花不会被命名为恶。


02.

广场上人声鼎沸,大家都在等新年。

到了最后一分钟,不知是谁起的头,大家都开始倒数,小琰也是。


还有最后三秒。

我没有开口,但在心里默数着。

“三——”

烟花在夜色里作画,也落在我们眼中。

“二——”

小琰抬头看我的时候眼睛很亮。

“一!”

亿万人群中,他的目光像是在向我求吻。

我想起从前。


03.

从前我们一起走过天桥时,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小琰的脚步慢下来。

那时,我看到他眼里闪烁着让我动容的细碎。

“段锐,你把我推开的日子太难熬了,我那时候一直在想为什么人能这么疼啊……”

”哥,我那时候特别想去死,可是我太喜欢你了,喜欢到……我竟然也会舍不得……”

”所以我一直等,后来我甚至觉得,我是在等神吻我。”

那时是冬天,还在下小雪。

风凛冽地刮过,小琰的睫毛好长,像是能接住雪花。

他颤 抖着声音对我说出这些话,周围都是楼宇,我们在其中好渺小。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承诺、多有分量的拥抱才能让眼前的人从破碎重归完整。


04.

——拥我入怀。

我向他张开双臂。

我在亿万人群中接住他。

——我在等神吻我。

“别等神吻你,我吻你。”

我想以吻封缄,吻掉我的小孩心里所有的苦涩与不甘,吻 过他每一处残破。


我爱他天真嶙峋,也怜他单薄背脊,我愿意抚平他心底的褶皱与裂纹 。


05.

你相信吗?

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世界里,我们从未有过背离,我们一直在一起。


七.荆棘鸟吻玫瑰花(段锐视角)


01.

“玫瑰花碾作成泥。”

小时候,我读过一个童话故事。

故事里,一只荆棘鸟受伤了,猎人在追捕它。

猎人的妻子爱花,荆棘鸟慌乱之下闯入了她的后花园。

花园里有很多花,荆棘鸟藏在了唯一一朵玫瑰花下。

童话故事里,花会说话,可它没有向猎人告发荆棘鸟。

因为降落的那一刻,玫瑰花爱上了荆棘鸟。

它们都带刺,可荆棘鸟养伤的这段时间里,谁也没有扎伤谁。

可它只是一朵花啊,荆棘鸟还是被发现了。

猎人杀死了荆棘鸟,玫瑰枯萎了。

猎人也心想:那只是一朵花啊。

妻子再次去到后花园来时,却看着满园的绚烂哭着对猎人说:这里的花都枯萎了。

而它们呢,我相信它们会在地底相依。


02.

长大后,我好像也成了花的主人。

我把爱意葬在后花园的玫瑰花下,等一只荆棘鸟衔走它。


有时候我又觉得,我是那朵玫瑰花。

倘若我的荆棘鸟不来,我便保持着悲哀而沉默的姿势长久地等待。

我想把我们之间所有的分离描述成躲藏游戏。


再后来,一切都可以不再隐匿。

对小琰的爱破土,自地底升起,抽枝发芽,直至枝繁叶茂。

我有了一整园的玫瑰花田与怀中降落的荆棘鸟。


03.

后来我告诉了小琰这个故事,

他却很认真地告诉我:“哥,如果是降落到你怀里,做只荆棘鸟也没关系。如果以后……你先离开了我也会陪着你的。”

所以其实也没有什么刺是非拔不可吧。

就像小琰说的,“做只荆棘鸟又如何?流着血我也要高歌。”

我想我们都不信奉“苦难是人生的一大财富”这么扯的话,但凡真正经历过就该知道,拯救人的从来都不是苦难本身。

疼痛曾经毁灭了我和小琰,好在爱又重塑了我们。


我们的生命都留下了太多太多苦难的注脚,我们都有过很疼的爱,身体里有着无法磨灭的痛,灵魂总在呻吟着向下或挣扎着向上。

这是这个世界在把自己撕碎给我们看——看它的苦难,看它的腐烂,看它的悲哀,看它的锋芒,看它的伤痕。

它逼迫着我们从苦难中高歌,从腐烂的沼泽里硬生生种出向上的灵魂的花,从悲哀中找到自己依靠的力量,从锋芒中爆发出从未有过的热烈的挚痛的自我,从伤痕中撕扯出诗性。

腐烂、消亡又或是弥散,这些都无所谓。

因为我爱你啊。


04.

荆棘鸟亲吻玫瑰花,多正常不过。


八.我爱你


这个世界再荒诞,我爱你都是永不变的核心。


END.



注解.

Joker(小丑):01中说话者是持偏见、批判不同的人的冷言;02是世界的宣告:你是个小丑;03是段琰的自嘲;04是段锐的表白。

化用了广播剧ed《等神吻我》的几句歌词,歌词特别动人。

等待戈多:《等待戈多》是一部荒诞派戏剧。故事很长可以查一下,个人很喜欢。

摘录几段。

——“弗拉季米尔叫醒他,说“I felt lonely”。两人计划上吊时,爱斯特拉冈没有把死亡想得太严重,却想到了只剩一个人活着太孤独。

——“希望迟迟不来,苦死了等的人。你就是这样一个人,脚出了毛病,反倒责怪靴子。”

“爱斯特拉冈没有把死亡想得太严重,却想到了只剩一个人活着太孤独”,我读到这一句的时候一下子就联想到了落不下。尤其是于段琰,他有一段时间是真的无所谓死亡与生存,段锐给他的爱在我看来其实终于让他有牵挂、有羁绊,会不舍了。就像一直在流浪的人,根本无所谓明天去哪,但拥有了爱后就不同,段锐就像牵住了他一样,让段琰也会想好好照顾自己,生命涌现出光。

剧中爱斯特拉冈又恰巧是个流浪汉,就写啦。

然后关于上帝,有人认为戈多是从英语“God”演变而来的,故戈多暗指上帝;

哑剧:形体动作是哑剧的基本手段。写的时候就用动作划分成节。

02是小时候,奇怪的情绪就是段锐不好意思啦。

03里化用了《带我走》的歌词;“带我走,到遥远的以后。”

未来在鸡蛋中:也是荒诞派喜剧。主要剧情:青年雅格奉命与有三个鼻子的罗伯特成婚后,在长辈的逼迫下生育儿女。可是妻子生下来的并非孩子,而是一筐筐鸡蛋;丈夫则担负孵蛋的责任。嘲讽的是,孵出来的不是小鸡,而是数不尽的“银行家”、“猪猡”、“联邦主义者”、“唯美主义者”、 “楼梯” 和“皮鞋”等奇奇怪怪的人和物。

我理解的话就是人在生活的高压下变成身不由己的“生产”机器,没有思想,被冠以名词。

这一节和上一节有很多照应,包括“我会给他一个家”“哥哥就是该照顾弟弟”这些。算是段锐长大后兑现小时候的承诺吧,多了犹疑的过程也是因为怕小琰受到更多伤害。就算是私心添的一个契机,让段琰激一下他哥。

一切人反对一切人:如果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话,就没有绝对的对错、常理之分。

01中化用了《Six Feet Under》的中文译词:“我们的爱埋在六尺之下,若大雨滂沱浇灌我们的坟墓,眼看着我们在今夜之后消散腐朽。”

04一样化用了《等神吻我》:“无所畏惧让世界陪衬“”我拼尽力气朝你纵身,万人瞩目中向你求吻,你就是我全世界的神。”

荆棘鸟吻玫瑰花中故事没有原型,是上晚自习的时候突然想写的,灵感总是在很忙碌的时刻到来。


一些叨叨.

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写的有点仓促,也是第一尝试这种形式。文中很多话都是从自己的日记里翻出来的,一直是很敏感也很容易共情的性格,但好在一直被包裹在爱中,不允许我沉溺于伤痛。

希望大家都爱自己的稚嫩与疾情,不用太着急长大,会有人来爱你,但你要先爱你自己。

520嘛,像哥哥弟弟一样去爱吧,与宇宙,以自我。






qazwsx

梦-关于我做梦我进书里了

我做梦哭着笑醒了

好几本书我的天


————————————————————————————————————————————


撒野

我睁开眼就看到了,在破破烂烂脏脏兮兮的火车站里,我一眼就看到一个大帅哥,帅死了的帅。然后一个小姑娘就冲着他撞上了,我发现我动不了,我只能看着。下一个画面,我有目的又没有目的的走着,看到王九日的馅饼店,我终于说话了,我告诉班长要给他一点关注一点甜头,告诉她考试的时候不要紧张。然后我就到了顾飞他爸死的江边,我看到顾飞冲着我发愣,我躲开了,但我忍不住我欠,我又告诉他要对蒋丞好一点,不要放弃这个男孩。顾飞又楞楞的看着我,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我说话......



我做梦哭着笑醒了

好几本书我的天


————————————————————————————————————————————



撒野

我睁开眼就看到了,在破破烂烂脏脏兮兮的火车站里,我一眼就看到一个大帅哥,帅死了的帅。然后一个小姑娘就冲着他撞上了,我发现我动不了,我只能看着。下一个画面,我有目的又没有目的的走着,看到王九日的馅饼店,我终于说话了,我告诉班长要给他一点关注一点甜头,告诉她考试的时候不要紧张。然后我就到了顾飞他爸死的江边,我看到顾飞冲着我发愣,我躲开了,但我忍不住我欠,我又告诉他要对蒋丞好一点,不要放弃这个男孩。顾飞又楞楞的看着我,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我说话。我又哭了,顾飞也哭了。又换了一个画面,我跟着蒋丞到他的宿舍,他看到我吓一跳,我告诉他不要放弃,不要伤心,给顾飞一个机会,相信他能走出来,顾淼也会没事的,跟他说加油。我们都笑了。最后一个画面,我看到好多人,我跟李保国说让他认真过日子,他没骂我。我告诉李倩你会过得更好更幸福。我告诉赵柯你能追到学姐,好好对待蒋丞。最后我看到蒋丞顾飞站在一起,我是摄影师。


伪装学渣

大火像是真的能烧到我身上一样,特别热。突然就冷了,一片漆黑,我看到一张大床,上面有一个帅哥,然后我就占了一个便宜。门外狠吵,我推开门,听到大家在讨论二少爷,看着大少爷砸东西。然后我很害怕,自从我小时候梦到厕所尿床了我都多少年没梦到这个场景了。我看到一个被烟雾缭绕的少年,内心难受。又换场景了,我看到被老师训斥的几个学生,跟着他们没心没肺的笑。希望以后也能这么笑。下一个画面,他们打架呢,我有点想笑,笑话那被忽略的十块钱。又换了一个画面,这次吸引我的是他们手上的红绳子,我终于说话了,我告诉他们你们以后谋财害命,他们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我告诉他们以后要好好的。贺朝问我他帅吗,我说帅。我们都笑了。真心的笑。


落不下

我看见一个猥琐的老男人打一个小男孩,说实话我第一眼想歪了,以为那个爱好呢,看着看着不对,着打的太狠了。待我操作一下,然后小男孩以为他哥显灵了,哭着哭着就笑了,心疼死我了。换画面,我看到段琰把手镯要送出去,看到了段锐的凄冷落寞的眼神,我真想去揍他俩一顿,我天到这儿我已经先哭了。哇哇哇哇大哭。换了一个画面,我终于能说话了,我把他的妈骂了好几顿。又换画面,我看见兄弟俩人抱一起哭,一身伤一脸泪,我告诉他们可以在一起,我看好他们,我承认他们,我觉得他们会开心。最后一个画面,一堆摄像头,杂乱无章,人声鼎沸。我突然想到三叔的话,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给我气哭了,我什么也帮不上,看着段琰打人,看着段锐红眼,看着那帮女人疯挠,看着成群的陌生人热闹。让后归于平静,段琰踩在台阶上面跳,段锐在下面张开手。


垂耳执事

我要死了,害怕,曾经听人说过在梦里死醒不过来,我疯狂的想起来,到那人不给我机会,我真的死了。疼死了。然后我醒过来了,我看见一个男人,挺帅的,吓我一跳,因为他就那么瞅着我,他头上还有一个兔耳朵。旁边还有一个男的,更吓人。借着我也发现我头上也有耳朵,于是我动了一下,终于看到我的手,肉肉的手。嗯我明白了,于是抢过来的孩子坑爹的故事在这个世界拉开了序幕。我跟陆上锦说他们的故事,他俩相信我是别的世界的人。最后他们过得很愉快。真好,故事的结局是甜的。


你却爱着一个傻逼

看到那个一米八六的满口脏话的高贵到骨子里的男人在坟墓前哭泣的时候,我看着他发泄完,等了一下午,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我立刻奔向了李玉的学校,刚放学,当然我打不过他,我把他拦着了。我给他讲简隋林对他哥的看法,我说了一大堆简隋英的好话。他不信,我就特别认真的告诉他,过两天简隋林找你打球,然后你们就会在简隋林他家看到简隋英,你悄悄地观察一下谁的眼睛看着谁。然后就换了一个画面,我看到简隋英要去见小朱了,然后我看他开心,就先把他拉到一边告诉他简隋林的计划,告诉他最后会和李玉结婚,告诉他那个小男孩会把他头发剪坏。简隋英当然哪个都不信,我语气坚定的告诉他不信就查一查,适当的防着亲戚们。他问我一个问题他和李玉谁是上面的,我选择不说。又换了画面,大风暴李玉出事了,我叫醒李玉,给简隋英打电话,我帮着简隋英拿东西,看见两个人抱在一起,我哭了我又笑了。最后一个画面,两个人真的结婚了,我躲在外面,听着里面的欢呼。




鹭芯
【2022落不下520活动24...

【2022落不下520活动24h|10:00】

抱一下🤤

【2022落不下520活动24h|10:00】

抱一下🤤

鹭芯
【2022落不下520活动24...

【2022落不下520活动24h|8:00】

余辉在云层中求救

太阳终于被淹死了 ​​​


从微博上移过来

【2022落不下520活动24h|8:00】

余辉在云层中求救

太阳终于被淹死了 ​​​







从微博上移过来

廿翘

“我的骨骼说,我还是爱你。”

“我那么怕疼,我还敢爱你。”


520快乐呀!这是520第一弹~

感谢p1p2底图@九州一色 p3p4底图@沈抱抱 

“我的骨骼说,我还是爱你。”

“我那么怕疼,我还敢爱你。”


520快乐呀!这是520第一弹~

感谢p1p2底图@九州一色 p3p4底图@沈抱抱 

离心力_Li

落不下_尤萨(有刀)

520糖吃多了不得来点刀子润润喉

‼️‼️be请注意‼️‼️

超短篇


       我跟发了疯一样,跪在地上双手颤抖着拼凑破碎的段锐,我分不清脸上的是血还是泪,也许我哭了,也许并没有。

       段锐什么也没给我留,只有一个空荡荡、空荡荡、空荡荡的大房子和一本被我撕掉的存折。

       还记得那天早上,他搂着我,轻轻拍着我的背,跟安抚受惊的小猫一样捋顺我身上的毛:“......

520糖吃多了不得来点刀子润润喉

‼️‼️be请注意‼️‼️

超短篇


       我跟发了疯一样,跪在地上双手颤抖着拼凑破碎的段锐,我分不清脸上的是血还是泪,也许我哭了,也许并没有。

       段锐什么也没给我留,只有一个空荡荡、空荡荡、空荡荡的大房子和一本被我撕掉的存折。

       还记得那天早上,他搂着我,轻轻拍着我的背,跟安抚受惊的小猫一样捋顺我身上的毛:“小琰,哥不走,哥不会丢下你。”

       我哥不是那种会食言的人,但是这次,我决定换我去找他。

      我站在天台上看着地上的星星,那里曾经也有我和我哥的一份。

      现在,我抱着我哥的羽毛,飞到天上安家了。

锐

我、爱、你、可、我、是、胆、小、鬼。

我、爱、你、可、我、是、胆、小、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