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落殒之谷

7浏览    1参与
三千古

【千古】47

    『有人想提出第三个问题么。』千古百无聊赖地问着,对这件事已是兴致缺缺。


    “这次便由贫僧来吧。”玄奘接过话茬,把心中早已想好的问题问出,“人至初,性善性恶,古来争论已久。这次,便以此为题罢。”


    “大师,”五加真是感觉问题一次比一次难解,“这个问题,我如何能回答啊。”


    无论是善,抑或者恶,对于他来说,根本无从知晓,更无法证实。


    『有意思。...

    『有人想提出第三个问题么。』千古百无聊赖地问着,对这件事已是兴致缺缺。


    “这次便由贫僧来吧。”玄奘接过话茬,把心中早已想好的问题问出,“人至初,性善性恶,古来争论已久。这次,便以此为题罢。”


    “大师,”五加真是感觉问题一次比一次难解,“这个问题,我如何能回答啊。”


    无论是善,抑或者恶,对于他来说,根本无从知晓,更无法证实。


    『有意思。』千古倒是不同感受,『这个问题,我也曾思索良久。现在就能给出我的答案。』


    『人之初,性本无。』


    “无?”


    『是。无所谓善,也无所谓恶。是善是恶,没有区别。』看着玄奘思考的神情,『大师觉得呢?』


    “这嘛……”玄奘沉吟,他既然问出这个问题,心中确实早已有答案,“本善。”


    果然不出所料,就是连五加也没感觉到多意外。佛国出个性本恶论的才是稀奇。


    “这个问题…就这样结束了?”不是,这也太快了吧!五加感觉有点反应不过来。


    『没,』却是千古开了口,他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玩味地拍拍五加肩膀,对他讲道,『我有个法子可以得到你的答案。』


    “你又想到了什么鬼主意?我真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哦。”看着有点不怀好意的千古,他无奈地想拍掉千古的手。


    千古一躲,顺势将整条胳膊都搭在五加肩膀上。


    五加几次没躲过去,就只好任他去了。


    “什么办法?”玄奘无视他俩,开口问道。


    千古回头,『那就要去一趟落殒之谷了。』

————————————

    “这里——就是落殒之谷?”五加张望着周遭,不是石头就是石头,说是山谷,不如说是一个巨坑,“也太荒凉了吧?”


    “我们来这儿做什么?”五加怎么也没觉得这片山谷跟知晓他的想法有什么关系。


    『别急,』千古从五加那摸出一张纸,三五下叠成一只纸鹤,一手捧着纸鹤,一边口中念念有词,『点三清,开天光,纸鹤起舞,遨游八方。』


    纸鹤竟歪歪斜斜飞舞起来,立在千古面前。


    “真神奇呐!”五加上前摸摸纸鹤,纸鹤也很有灵性地歪头蹭了蹭他的手。


    『乖鹤儿,去,帮我寻一寻拜火族人。』


    纸鹤听令,点了点头,在上空盘旋一圈,迅速飞走了。


    “这是什么?”五加好奇地问着。


    『阴阳术法。』


    玄奘倒是奇怪看了千古一眼,“阴阳家不是……”


    千古仿佛背后长了眼睛,没回头也知道玄奘的疑问。『这不是很明显嘛,灭绝了的阴阳家,最后一人便是我啦。』他勾了勾唇,语气欢快地回复着。欢快得有些浮夸。


    五加突然握住千古的手,“不想笑,便不要笑。”


    这时,千古那笑得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终于放下,整张脸黯淡无光,眼神都落寞了。周遭散发着浓厚的哀伤。


    发生了什么事。五加最终没有问出口,他不想再一次让千古回溯痛苦,于是扯开话题,“千古呐,给我们介绍介绍落殒之谷吧。”


    『落殒之谷,这里本来居住着两个部族。一个灭绝了,另一个便是拜火族。』


    『拜火族人崇拜上古火神。此地便是……』


    “火神的殒落之地?”


    『呃,』看地名也无怪乎五加这样推测,『是也不是。只是此地有部分火神的力量。』


    “欸~这就奇了。”


    玄奘也有点不解。没有依附载体的力量,如何存在?


    正好纸鹤飞速飞回,千古接过纸鹤,看了信息。『走吧,我们去找拜火族。』


    不过数里,便踏进了拜火族的活动范围。一群拜火族人把三人团团包围,有人手上拿着长矛,有人拿着吹箭。


    一人从族人后走出,族人见他便自动分开,便是族长了。


    五加警惕的同时,好奇探头,只见拜火族人脸上涂红,头上插着各色羽毛,身着兽皮衣服。额头垂下五条眼睛模样装饰物,鼻翼两侧各两条金属纹条。


    “呜呜&%*#哇哇。”族长拿着手杖,一通叽里呱啦令人听不懂的拜火族语。


    五加正不知如何是好。千古开了口,『※*%&**€』


    这,千古这么多才多艺么。五加惊叹。


    两边来回交流,最后拜火族长让众人放下武器,示意三人跟上他。一马当先开路。


    『跟我来。』千古领着其他两人跟着族长。其他族人时不时看一眼千古,眼神又尊敬又畏惧。


    五加一路上悄悄凑近,“你和他们说啥了?”


    『没什么。就是说想去一趟他们族的火灵祭坛。』


    一族祭祀之地何等重要。“人家祭坛就这么给你看?”


    『他们心地比较善良。』千古回答。


    五加撇撇嘴,都相处这么久了,这种说法还能骗得到我吗。一开始他们可是想直接攻击的,而且原始部族饮毛茹血,活人祭祀,甚至食人都不是不可能吧?


    路越走越远,深入族中腹地。


    突然千古冷下脸,示意其他两人停下脚步。


    “怎么了?”五加小心询问。


    『路线不对。』千古冲着族长一通拜火族语,『*&%#*!』


    “呜!*%&*&※。”族长着急地恨不得手脚并用。


    不知听到了什么,千古神情飞速闪过一抹惊喜,回头对两人嘱咐着,『你们先在这等我。我去去就回。』


    “那你自己小心。”虽然不知道怎么了,但五加叮嘱着。


    『好。』千古便快步跟着族长离去。


    玄奘默默上前一步,护卫着没有武力的五加。


    也没让他们等多久,很快族长和千古便回来了。


    千古一副发自内心的喜悦,脸上的笑容遮掩不住。


    “有好事?”五加也被感染一抹笑意。


    『嗯嗯。』这是从入谷以来,千古第一次如此开心的模样。


    『走吧。去火灵祭坛!』



    祭坛。


    平坦的地面上五根石柱,高大耸立,围成一个圆圈。到了此处,拜火族人全部退去。


    千古介绍:『这五根柱子分别代表五行中的木火土金水。』


    『我们入阵吧。』千古一步入阵,不见身影。


    五加想抓都没来得及抓,“喂!千古呐!”


    玄奘发声,“镜观不是莽撞之人。我们也入内吧。”


    至少解释清楚!五加担心又无奈,和玄奘也随即入阵。


    阵内,一只由石头堆砌而成的人形怪物向众人冲来。


    玄奘蓄力一掌,石头人被击打后退十丈开外,但竟然丝毫未损毁,复而爬起再次冲击而来。


    “这……”


    『不要与它纠缠,阵法不破,它的力量源源不绝。』


    “千古呐,我们要咋办?”略带鼻音的五加出声。


    只见千古一弹指一颗圆滚滚的血念珠飞射而出,九帝钱化身而成,力量不容小觑,直击一根石柱,石柱应声而碎!


    阵法被破,阵中石人立刻萎顿下去,双膝跪地,头也低了下去。


    玄奘不由侧目,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千古出手。


    千古急快出声,『快。五加,你去触摸这个石人。』


    “哦哦。”五加虽然不解,但很是信任千古,依言行事。


    五加刚把手放上,突然,一团白光将其包围。接着意识便开始模糊,『别提到我的名字。』这是五加昏过去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千古上前一步,接住五加倒下的身体。顺势坐下。


    “……没什么话想讲吗。”玄奘跟随盘膝坐下。


    千古整理了下五加凌乱的头发,『玄奘又猜到了多少呢?』


    “这个阵法,贫僧有幸在古籍上见过。”玄奘侧头看向千古,“阴阳家阵法——锁神灵阵。”后又默默望向前方。


    『佛国典籍真是有够齐全,』千古也不在意,『失传的古老阵法也有记录。』


    “不解释一下么。”这是第二次发问。当然,玄奘不会觉得千古会害五加,只是好奇,想起些奇闻趣事。


    『好了好了,』反正现在闲着也没事,千古便随口说说,『这确实是阴阳家阵法——锁神灵阵。这个阵的功能之一便是守护物品。』


    “物品?”


    『古燐原晶,或者说——初始力量。』


    虽然有所猜测,但确认之后还是觉得很神奇,“书籍记载:古燐原晶,上古陨石的碎片,也可能是一个人。”玄奘当时看这一段时,由于太过奇特,所以记得很牢。


    『呃,』一时千古都卡壳了一下,『这是什么记载啊,不过换个角度讲,也没错啦。』


    “好了。我知晓了。”玄奘点了下头。


    『不是,你知道什么了?』千古知道玄奘是个人精,聪明极了,他又知道了什么东西?


    “你连掩饰都没,”玄奘无奈笑笑,“——阵法施术者。”领着毫无武力的五加都敢一头闯进去的阵法,对阵法里的一切,来历、物品、石头人、布置及阵眼所在,都了若指掌,看都没看,轻而易举破阵。


    『嗯。』千古承认。


    玄奘倒是没想让千古躲过去,一个从开始便讳莫如深的存在,“原本此地与拜火族共存的另一个部族呢?”


    『……果然,』千古讽刺笑笑,『瞒不过玄奘……』


    玄奘当然不会觉得讽刺是对他,估计又是什么令人不愉快的事情。


    『是有一个部族,』千古轻描淡写地说道,『后来,我杀光了他们,一个不留。』


    闻言,玄奘心下一凛。


    倒也没等追问,千古组织了下语言,再次开口,『那个部族,与其说部族,不如说是一个村落。他们自诩文明人,看不起并打压拜火族,抢占了大部分的地盘,作为族地。族内推崇他们所遵守的宗教,而与其教义相对的恶魔,自然是他们所憎恶与惧怕的对象。』


    玄奘侧耳细听。


    『一天,极有威望的族长病了,族长发言宣称有人私下沟通恶魔,出卖灵魂陷害于他,必要抓住凶手……』


    玄奘已经能想出一二,不忍地闭了闭眼。


    『而他们检测是否与恶魔交易的方法便是——把人丢进河里,淹死了,便是没相通;没淹死,便是交易了,要抓起来烧死。烧死了,是恶魔离去;没烧死便是恶魔帮助,更要处死。』


    玄奘气得嘴唇都在哆嗦,“荒谬!”


    『于是,趁着这个大好机会,平日里有仇的人,便开始指认。谁谁身上有块胎记啦,谁谁身上有块疤痕啦,谁谁有个痘啦,再小再没有道理的东西都可以作为与恶魔交易的证据。每抓到一个,众人欢呼行刑。』


    『慢慢地,死去的人越来越多。整个族都陷入了指认的怪圈与疯狂中,为了自己不被指认,他们抢先指认。于是,父指认子,子指认父,母指认女,女指认母,夫指认妻,妻指认夫,兄弟姐妹之间互相指认,一时间,最凶残最险恶之人竟成了身边之人。人人怖而自危,但疯狂一旦开启,根本无从停止。』


    玄奘握紧了拳头,“后来呢?”


    『后来嘛……』


    记忆回到那一年,外界正盛行巫蛊之祸,当朝者多病,疑其为左右人巫蛊所致,下令捉拿施展巫蛊之术之人。


    千古不想惹麻烦,决定去山林偏僻之地躲躲,本着四海为家,待那里不是待的态度,偶然间,到达了落殒之谷。


    在这里居住了一年,他冷眼看着他们指认处死,不发一言。当年的他正值被封入魔世,好不容易修养过来,从魍魉栈道暗中回到中原。彼时,他封闭自我,冷心冷性,游离于第三者,以旁观者看待这个世界,不插手任何事情。


    在事情爆发的第一时间,族长便曾派人找上过他。部族人欺软怕硬,见打不过,便谣传他便是恶魔。千古更是无心搭理。


    族长令一下,人人都骤然间拥有掌握生杀大权的能力,一介凡人突然拥有这种能力,如同幼儿拿着毁天灭地的武器,陷入了无知的迷恋之中,不可自拔。滥用权力,犹可预见;极度的狂热过后,便是极度的恐惧,部族已深陷黑暗森林,人人自危,为了自保,更只能优先指认。于是,部族的疯狂愈发不可收拾,族长已无力回天。


    这时,一个七八岁的稚童翻山越岭跋山涉水艰难走到了他门前,带着深沉的恨意跪下哭着说。


    『……他说,我愿意出卖我的灵魂给你,恶魔,求您杀光他们,结束这一切。』


    『我答应了。所以部族便不存在了。』


    小孩已受过一轮逼问刑法,要他说出与他相依为命的母亲与恶魔私通的证据,他宁死不肯开口,已是奄奄一息。他母亲为了救他,自愿承认。母亲被火刑的那一日,尖锐的惨嚎声冲破天际!他耳畔听见母亲不断开合的无声唇语,如同滴落在白玫瑰上的血,反复念叨着,要他离开部族。


    “为什么……不选择离开?”玄奘喃喃问着。


    『呵。』千古轻笑一声,『离开?他们早已自囚,如何能离开?』


    拜火族当年被逼至角落,苟延残喘,也未能离开。落殒之谷早已困死了两部族,他们只能在这方圆五十里内活动迁居。


    千古不再言语,闭目养神。











——————————现实历史记载——————

阴阳家

阴阳家是战国时主要学派之一。以提倡阴阳五行学说为宗旨,故名阴阳家,又称“阴阳五行家”或“五行家”。


战国道家对阴阳思想贡献甚多,而关尹子和墨家则大大地发展了五行思想。


在自然观上,利用《老子》经传的阴阳观念,提出了宇宙演化论;又从《尚书·禹贡》的"九州划分"进而提出"大九州"说,九州只是整个宇宙世界的一部分,认为中国为赤县神州,内有小九州,外则为"大九州"之一(胡适曾在其《中国中古思想史长编》中,大为赞叹阴阳家的这一地理观念);在历史观上,则把《尚书·洪范》的五行观改造为"五德终始"(下面还会谈到)说,认为历代王朝的更替兴衰均由五行所主运;在政治伦理上,亦"止乎仁义节俭,君臣上下六亲之施"。同时强调"因阴阳之大顺",包含若干天文、历法、气象和地理学的知识有一定的科学价值。


汉初阴阳家还存在,阴阳家学派在西汉中叶以后已不复存在。

·我知道道域还有一个阴阳学宗,后面会圆回去。


巫蛊之祸

汉武帝时宫廷大事

巫蛊之祸是汉武帝晚年发生的一场宫廷政变。巫蛊为一种巫术。当时人认为使巫师祠祭或以桐木偶人埋于地下,诅咒所怨者,被诅咒者即有灾难。巫蛊之祸特指汉武帝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发生的重大政治事件。丞相公孙贺之子公孙敬声被人告发为巫蛊咒武帝,与阳石公主通奸,公孙贺父子下狱死,诸邑公主与阳石公主、卫青之子长平侯卫伉皆坐诛。武帝宠臣江充奉命查巫蛊案,用酷刑和栽赃迫使人认罪,大臣百姓惊恐之下胡乱指认他人犯罪,牵连者上至皇后太子、下至普通平民,达数十万人,史称巫蛊之祸。

基本信息


中文名称:巫蛊之祸

时间:西汉征和二年(91)

主要人物:刘彻,刘据,卫子夫,江充

结果:卫后,戾太子自杀,牵连者达数十万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