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葛叶纮汰

13076浏览    255参与
1001nights

【蕉橙/舞法天女paro】玩偶为何没有心

*全员性转


葛叶紘汰知道自己与驱纹戒斗终有一战。

很长时间以来她们既是朋友又是敌人,面对混族的威胁而携手战斗。

然而,谁会唤醒人族少年高司舞体内的朵法拉,仍然是尘埃未定的难题。

紘汰不见得喜欢斗争,只是没有舞法圣器就无法阻止混舞王的重生。至于驱纹戒斗,毫无疑问她是个危险之人。如果她得到朵法拉的力量,圣混天人的秩序必将改写。

紘汰相信她的本质和自己一致,每次紘汰看着她的时候,就知道她们望向的是同一个地方。

虽然是如此,却不得不兵刃相见。

这并不符合儿童剧的宗旨。在这里,战斗不带血腥气,只要登上光辉绚烂的天舞台,用舞法的力量来对抗邪恶的混舞,清洁而美妙。

除了紘汰不太喜欢橙...

*全员性转



葛叶紘汰知道自己与驱纹戒斗终有一战。

很长时间以来她们既是朋友又是敌人,面对混族的威胁而携手战斗。

然而,谁会唤醒人族少年高司舞体内的朵法拉,仍然是尘埃未定的难题。

紘汰不见得喜欢斗争,只是没有舞法圣器就无法阻止混舞王的重生。至于驱纹戒斗,毫无疑问她是个危险之人。如果她得到朵法拉的力量,圣混天人的秩序必将改写。

紘汰相信她的本质和自己一致,每次紘汰看着她的时候,就知道她们望向的是同一个地方。

虽然是如此,却不得不兵刃相见。

这并不符合儿童剧的宗旨。在这里,战斗不带血腥气,只要登上光辉绚烂的天舞台,用舞法的力量来对抗邪恶的混舞,清洁而美妙。

除了紘汰不太喜欢橙色的天女装扮,以及特效中被风微微吹起的海军领。且不要说一头橙发上束有猫耳装饰,带有橙子挂件的毛茸茸堆堆袜也显得过于招摇。

如果她们确实生活在早晨八点档的电视屏幕里,就应该永远怀抱玫瑰和阳光,拉着手赞美爱和正义。晨露流淌下来必定是高清画质。

驱纹戒斗却以一张臭脸和胡来的战斗方式破坏了这一切。

没人知道她是怎么得到力量的。

即使是紘汰所依赖的无所不知的仁圣女也说不清,这个冷酷的少女究竟是如何长成现在这副模样。


紘汰所居住的仙乐屋里收留了许多流离失所的玩具。

那些被孩子抛弃的玩偶无一例外会被混族盯上,变成巨大邪恶的杀人机器。

葛叶紘汰的舞打开了它们的心扉。使它们免于被消灭的命运,能够再次恢复孩童玩具的天真面目。

驱纹戒斗不以为然。对她而言,会被混族所蛊惑的东西本质上都有着软弱之心,软弱的东西只需要被打败就可以了。

她对葛叶紘汰那种徒劳的行为感到不屑,被抛弃的玩具,即使有葛叶那种天真的家伙愿意听一听它们内心的悲鸣,最终也逃不过无家可归。

已经长大的孩子不需要玩具。

已经长大的孩子也不会相信城市的间隙有着一群天女。

成为混徒的爪牙或许是旧玩具们最好的归宿,在战斗中死去啊,也算死得其所。

且用巴勒长枪的力量,为他们奏响忘川上的悼歌。


“葛叶,难道你从未想过,为何被抛弃之物就只有被消灭的宿命。”

“它们都是我的朋友,我愿意听他们内心的声音。只要我还有天女的力量,就不会让它们被消灭。”

“你错了。弱小之物只能被支配,被摆布,被放弃。”

“我曾见到一个孩子带回曾经丢失的玩具,他知道了自己的错。人类身上有着无穷的可能性,并非如你所说的那样残忍。”

“哈,那只是软弱到无法面对自己的残忍。那个玩具最后会怎么样呢,它失去了喜爱,也失去了复仇的力量。剥夺这一切的人是你,葛叶。”

“那么你会怎么做,戒斗?”

“得到朵法拉,得到舞,打败混舞王,然后——毁掉这个孩子们长大后就会丢弃梦想的世界。建造一个所有弱者都不会被抛弃的世界。”

“你是对的,戒斗。然而我想守护现在的这个世界。这里有我爱的人们,这其中包括你。”

“这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说完戒斗仰面笑了笑,黑红相间的跳舞服在风中萧瑟作响。

她拉住葛叶紘汰的衣领,将后者扯到了自己面前。

葛叶紘汰、意外的是个隐藏巨乳。

发觉这一点的戒斗面色微红,但她要说重要的话。

“变得更强吧,那样你才有资格告诉我你的信念!”

她不需要葛叶紘汰的舞,毫无力量的软弱之舞。她已经将眼泪流尽,如今全部变成她的坚硬。

她的心中再没有什么值得诉说。

她也不需要被爱,爱是虚无缥缈的东西。

只有弱者才会被爱。

而到了那爱变化之时,依赖这种感情所存活的弱者便会失去依傍。

或是消亡,像那些被扔在垃圾桶里的玩具。

或是走入歧途,成为混族们的工具。

驱纹戒斗永远不会告诉葛叶紘汰,她一直爱着她,只是这份爱必将成为新世界的祭品。

如果不能舍弃这份感情,戒斗便无法相信自己足够强大到把握命运。


随着混舞王复生的日期将近,城市颇不太平,巨大邪恶的玩偶怪人出现的越来越频繁,在其中厮杀的天女们也往往狭路相逢。

紘汰记得她们第一次相遇,分明应该是竞争者的戒斗张开心盾挡在她身前。

戒斗变身使用的是明黄色的香蕉能量,鲜艳漂亮的黄色头发上戴着兔耳,裙摆高高扬起,如同她本人一般凌厉。

紘汰经常会错觉,戒斗所跳之舞与那些混徒的很像。充满强力的节奏感,鼓点与噪音喧哗着甚嚣尘上。

那时候,紘汰深信,朵法拉应该是属于戒斗的。

只是见识了戒斗消灭玩偶的做法后,紘汰逐渐明白,为了守护自己的信念,她不得不与戒斗为敌。


在学校里,高司舞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沉默而善良的男孩,总是受人欺负,幸好紘汰与戒斗总是在他身边。半是由于他体内藏有沉睡的朵法拉,半是因为她们确实认为他是值得守护的。

驱纹戒斗身上的秘密很多,大部分都是葛叶紘汰不知道的。

毕竟她们从未像恋人那样交往,无从将自己的人生毫无保留地分享。

比如,驱纹戒斗幼年时爱上的第一个人是高司舞。她见到那个少年被选中登上神社的舞台,他的舞使他感到震撼。

那或许就是驱纹戒斗选择跳舞的理由。

如今时过境迁,戒斗才发现她并不爱高司舞,她爱的是舞法本身,以及蕴含其中的强大力量。

然而她还是缺乏远见,高司舞并非一个普通的少年,他就和她们一样无能为力,被架上烫人的神坛。

他不得不带走戒斗最爱的人,尽管每个人都同样在流着眼泪。


炫光舞法!Orange Arms! 变身

dancing baby!铠武 Dance up!Shining,Daidaimaru大橙丸 入手!铠武 舞法

 

月光舞法!Banana Arms! 变身

dancing baby!巴隆 Dress up!Lightning,BanaSpear巴勒长枪 入手! 巴隆 舞法


葛叶紘汰知道自己与驱纹戒斗终有一战。


“为什么要哭?”

这就是戒斗最后的问题。

她并不感到自己的死亡是件悲伤之事。如今紘汰已经强大到远远超越于她,那么朵法拉理应是属于她的。

但是这一刻,葛叶紘汰的眼泪令她迷惘。如果有可能,驱纹戒斗会活过来揍她一顿,告诉她,不要再哭,不要毁掉我的结局。

本来应该是个帅气的结局。

宿敌在主人公的怀里死去。她们都贯彻了自己的信念。多漂亮。

但是葛叶紘汰却在哭。还哭得那么难看。


直到戒斗死去后很久,紘汰才知道戒斗原本的模样。

那张玩具的照片辗转流落到紘汰的手上,背景是神社的供桌,一个香蕉造型的武将玩偶手中举着长枪,看上去十分滑稽可爱。

被主人抛弃后,戒斗被混族捡走,进入了混舞庵。原本该安心成为混徒,可是他却不甘于此。

紘汰看着看着就笑了,过一会儿又流下泪来。

看见这副模样的人都夸她是个坚强的战士,只有紘汰知道自己倒霉极了。

如今她形单影只走过荒芜的墓园,不像是人们所说的英雄,倒像个落魄的囚徒。舞扶着她的手臂,仿佛怕风把她吹散。他们将洁白的百合放在戒斗墓前,那个不可一世的人仿佛不接受这多余的善意,不知何来的狂风将花瓣吹落一地。

只是,紘汰必须笑着,继承戒斗的梦想。如此,她的心从此缺失了一块,变成了戒斗的一部分,行走在世界上。



1001nights

【葡萄橙】吴岛家的新娘是假面骑士

*情人节限定


我叫吴岛光实。

每天都从五万多平米的床上醒来,面对两百多名漂亮的女仆,然而我并没有因为富有而感到快乐。

我只想拥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今天是情人节,但世界树集团的工作仍然很忙。哥哥说今晚回不了家,会有一个新的女仆来帮我准备晚餐。


门铃响了。

我打开门,只见一脸爽朗笑容的男子穿着淡粉色女仆装出现在门口,头上戴着猫耳发箍。对于成年男性来说,未免过分可爱。

“啊,是吴岛少爷吗?初次见面!”

等等,哥哥说的好像是女仆吧?

不管怎么看,这都是个男人。

而且女仆装里面露出了格子衬衫的衣领,真是朴素的打扮啊。

“……十分抱歉!本来应该是姐姐的工作,不过她今天身体...

*情人节限定


我叫吴岛光实。

每天都从五万多平米的床上醒来,面对两百多名漂亮的女仆,然而我并没有因为富有而感到快乐。

我只想拥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今天是情人节,但世界树集团的工作仍然很忙。哥哥说今晚回不了家,会有一个新的女仆来帮我准备晚餐。


门铃响了。

我打开门,只见一脸爽朗笑容的男子穿着淡粉色女仆装出现在门口,头上戴着猫耳发箍。对于成年男性来说,未免过分可爱。

“啊,是吴岛少爷吗?初次见面!”

等等,哥哥说的好像是女仆吧?

不管怎么看,这都是个男人。

而且女仆装里面露出了格子衬衫的衣领,真是朴素的打扮啊。

“……十分抱歉!本来应该是姐姐的工作,不过她今天身体不舒服,所以就由我代劳了。”

“有些眼熟呢?好像在电视上见过你。”

“你说那个啊,以前我是舞团铠武的成员。对了,我叫葛叶紘汰,请多指教!”

自称葛叶紘汰的男子干劲十足地向我鞠了一躬。

“原来如此。那,叫我光实就好了。真是的,哥哥是个笨蛋。”我只是普通地说道。

看到我稍显冷淡的态度,葛叶紘汰笑着说,“贵虎少爷他很关心阿实吧,所以才会特意叫我来照顾你。”

看上去是个热情单纯过了头的傻男人。

虽然这样想着,但并不觉得讨厌。


葛叶紘汰的双腿肌理分明,在白色丝袜的包裹下透露出丝丝性感。

不过他本人完全没察觉自己的姿势是多么令人不安,反而弯下腰开始清理最下面的柜子。

从这个角度,不是都差点被人看到内裤了吗。

真是的。不设防到这个地步可不行。

不知为何,我却想耍点坏,“喂,紘汰哥,书架也请好好打扫一下吧。”

我指着一面墙的书架,“特别是高处,那里应该积了很多灰尘吧。”

“当然没问题!”葛叶紘汰完全没察觉我的坏心眼,爬上梯子,开始清理高处的书籍。


不错。


我坐在书房中央的扶手椅上,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紘汰的裙底风光。果然是舞者的身体,有种雕塑般格外优美的力量感。

袜口和裙摆中间露出一截又白又直的大腿,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绝对领域吗?

我忍不住咽了下口水,不过表面上还要摆出正经的样子才行。

因为袜子尺寸过小的缘故,袜口的腿肉被勒出了饱满的痕迹,看上去十分可口。

更不用说大腿交叉之间完全暴露在空气里,中间一道细细的丘谷被勾勒了出来。

诶,等等,难道说……

“……难道紘汰哥是女孩子?”太惊讶了,我只能尽量使自己不要显得太失礼。

“阿实发现了啊。”紘汰有些不好意思地走过来,在我对面坐下,“因为使用战极驱动器的缘故,身体变得奇怪了,那里、变成了女孩子的样子。不过为了保护大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他的声音低了下去,满脸通红。

“是英雄啊。”我如此说道,“紘汰哥是大家的英雄。”

虽然紘汰哥应该不知道,但我也是受到假面骑士铠武帮助,而逃脱inves袭击的市民之一。

不如说,我早就喜欢上了紘汰哥吧。


得想个办法才行。


幸好,那种小聪明我总是有很多。

紘汰哥结束工作解开围裙的系带时,我故意把他手边的花瓶碰倒在了地上。

“这是哥哥的收藏。没记错的话,成交价是一千万日元哦。”我惋惜地看了紘汰一眼。

“对不起,我会努力打工的!”可怜的老实男子显得手足无措。

“可是这会牵连到你的姐姐吧。其实还有一个最好的办法。”

心里轻笑了一声。不过镜子里我的脸上还是挂着天真无邪的笑容,“私了。”

“……诶?”

“只要紘汰哥嫁给我的话就可以了。”

短暂的沉默后,吴岛家宅中传出了葛叶紘汰怀疑人生的叫声。


吴岛光实,吴岛家次子,世界树财团未来的继承人。

无论家世、长相还是能力都无可挑剔。

可是,可是……

葛叶紘汰抓着头发,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事情怎么会这样。更完蛋的是,自己已经答应了,和吴岛光实结婚。

除了弥补自己无论如何赔偿不起的财产损失外,葛叶紘汰想到,那只是一个寂寞小孩的游戏吧。毕竟吴岛贵虎似乎很少陪伴他。

今天光实要来带他一起出席世界树高层的酒会。

“紘汰哥!”

身着黑色西装的少年站在楼下向他挥手,笑容明媚而灿烂。


事到如今也没办法了。


葛叶紘汰根本不知道去酒会应该穿什么,还是穿着相当朴素的格子衬衫。

光实好像完全没有在意这点,温柔地牵着他走进了会场。这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sid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看来主任要头疼了。”

耀子难得露出感兴趣的模样,示意战极凌马看那边。

吴岛光实去了二楼和大人物们寒暄,葛叶紘汰呆在原地,对这样的场合不知如何是好。

“要喝一杯吗?”凌马凑近了紘汰,将高脚酒杯在他鼻尖下晃了晃,“在这里,不喝酒可没什么意思。”

颇为暧昧的姿态。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光实,快步走到了战极凌马面前,将紘汰拉到了自己身后,“对不起,可以请你离远点吗?紘汰哥是我的未婚妻。”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们都指指点点,不过谁也不敢当面说什么。

“光实,没关系……”听到葛叶紘汰迷迷糊糊的声音,光实才发现他已经喝醉了。

脸颊红红的,双眼迷蒙地望着自己。

这样也、太超过了吧。

光实感觉自己快要把持不行了。

这样的紘汰哥,得想办法把他留在自己身边,永远、永远也不可以让给别人。

“要感谢我哦。”凌马在光实耳边小声说道,便走开了。

八卦的女人悄悄在说什么,真不知道吴岛家的小少爷怎么会看上那种寒酸的男人。立刻有人附和,是啊,听说是街头跳舞的,这样来历不明不白的人……

光实并未发怒,不过这些多嘴的人接下来的日子就不好说了。


他扶着呢喃低语的紘汰走进楼上客房。满脸通红的男人伏在光实背后,神志却仍是清晰的,“那个,我害阿实丢脸了吧。她们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不许这样说。紘汰哥已经答应嫁给我了,以后,你的眼睛只能看着我,心里也只能想着我。”

“过分。”紘汰小声嘟囔。不过年轻的恋人已经不知不觉将他的外衣解开,抚摸他光裸的胸口。由于经常战斗的缘故,这副身体有许多形状不一的伤痕。光实轻轻地亲吻那些遗留的伤口。

察觉到顶在自己身下的东西,葛叶紘汰忍不住挣扎,“不可以,阿实……”

“难道紘汰哥是第一次?”

葛叶紘汰点了点头,“身体变成了这样,不可能做什么了吧。说起来我以前也是处男啊。”想到这里,紘汰忍不住扶额。

“我也是,没有经验。紘汰哥忍耐一下哦。”

“不行,绝对不行。太大了,呜呜……”葛叶紘汰发出小声的呜咽。

“紘汰哥,你夹的太紧了,这样我也会疼。”光实拉开紘汰捂住脸颊的手,亲着他的嘴唇,试图缓解彼此的痛苦。

沉浸在笨拙的爱抚中的两人,渐渐感受到了陌生的愉悦。




1001nights

【葡萄橙】黑猫的探戈

*后日谈,有私设,黑葡预警


林荫下的阳光明晃晃的,像许多玻璃碎一拥而下。吴岛光实眯了眯眼睛,显得有些被惊扰的样子。

他想,是春天快要到了吧,又想到那是花粉症多发的季节。不知道是哪个念头来得更快一点。吴岛光实是早熟的小孩。从哥哥数次错过他的生日开始,他就不再期待樱花季,变得乖巧而沉默。人们都说他会有光明的前途。

大学的学业很忙,与同学相处也算顺利,只是没有太过亲密的朋友,他总是一个人走过漫长的坡道。

光实不住在学校。吴岛贵虎为他安排了一处相距不远的寓所。反正吴岛家有很多这样的房子,对光实来说,它们之间没什么不同。哥哥曾打算安排佣人过来,不过被光实拒绝了。也是时候要由自己来安排生活...

*后日谈,有私设,黑葡预警



林荫下的阳光明晃晃的,像许多玻璃碎一拥而下。吴岛光实眯了眯眼睛,显得有些被惊扰的样子。

他想,是春天快要到了吧,又想到那是花粉症多发的季节。不知道是哪个念头来得更快一点。吴岛光实是早熟的小孩。从哥哥数次错过他的生日开始,他就不再期待樱花季,变得乖巧而沉默。人们都说他会有光明的前途。

大学的学业很忙,与同学相处也算顺利,只是没有太过亲密的朋友,他总是一个人走过漫长的坡道。

光实不住在学校。吴岛贵虎为他安排了一处相距不远的寓所。反正吴岛家有很多这样的房子,对光实来说,它们之间没什么不同。哥哥曾打算安排佣人过来,不过被光实拒绝了。也是时候要由自己来安排生活了。

由于独居的关系,光实养了一只黑猫。是下雨天在路边遇到的流浪猫。说起来经常会看到黑猫被遗弃的新闻,据说黑猫是不详的征兆。

因为这样的理由就可以抛弃吗。有时候光实觉得人类确实是可怕的生物。

今天天气很好,光实多去了一趟便利店,买了一些诸如半熟鸡蛋一类的玩意。他对食物并没有什么讲究,像普通的男大学生一样,省事为好,对芝士牛舌之类的新品也颇感好奇。托那位严厉的兄长的福,尽管是吴岛家的儿子,光实并没有超出日常的奢侈习惯。

如果紘汰哥在这里,会不会对做成香肠形状的牛舌感到惊讶呢。

察觉到店员奇怪的眼神,光实意识到自己站在货架前太久了。铠武和巴隆的决战,世界的终结,当这些事过去很久后,光实仍然会想起关于葛叶紘汰的很多事。这些事通常是用如果开头的,然后在省略号里戛然而止。

还有很多话没有说。还有很多事没有做。

想一起做的事,或许就是非常普通的,在练舞室消磨时间,和铠武的伙伴们一起。休息日的话,可以叫上舞姐一起去游乐园,在坐过山车的时候拍下表情滑稽的照片,吃快要融化的冰淇淋。

事到如今这些已经再不可能。光实知道犯下大错的自己,绝无可能继续笑着加入街头舞台,像一切从未发生过那样。即使是在儿童剧的大团圆结局中,这样的事情也不应该存在。

不过葛叶紘汰那种迟钝的人,是不会发现他的心情的吧。即使到了世界末日也不会。迟钝的人,温柔的老好人。

远处的世界树仍高高矗立着,笼罩其上的阴谋之云早已散去。阳光温柔地照耀着街道,泽芽市和平的一天又快要结束了。

光实不由加快了脚步,他要尽量在天黑之前回家。他担心猫咪会因为迟迟见不到主人而不安。

“我回来了。”

光实打开灯,坐在玄关的地板上将鞋脱掉。

听到动静的黑猫从屋内窜出来,拖着半瘸的腿跳进了光实的怀里。它并不很亲近人,总是警觉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虽然光实今天穿的是黑色外套,他仍然发现了猫爪印在自己身上的污迹。

“真不乖,不可以把地板弄脏哦。”光实叹口气,假意责怪了猫咪一番,忍不住微笑,“我说过的吧,不可以进那个房间。”

那个房间。

光实仍然在笑,他的眸色暗了下来。夕阳的余晖穿过彩色花窗落在他眼中,泛出深紫的酒色。他走向最深处的房间,打开了门。

室内很黑。虽然有窗户,然而使用了绘有宗教画的教堂玻璃作装饰,外面的光很难透进来。只有窗边的暗处呈现出一片奇异的光彩。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形容那种圣洁的白色光芒,是如何淡淡笼罩在窗边奇怪的生物身上。上半身尚能看出模糊的人形,下肢已经被大量形状扭曲的球状肉瘤吞没,鼓起模糊脓肿般的泡沫,似乎仍有继续变形的趋势。周身缠绕着海姆冥界永不凋零的翠绿枝条。

令人无法忽略的是,它的蝴蝶骨上生长有一对白色羽翼覆盖的肉翅,如同神话中头戴光环的天使。

污秽与神圣是如此不可思议地结合在一起。

不对,应该称之为“神明大人”吧。

“紘汰哥。”光实叫它。少年的声音甜蜜得像是熟透的葡萄。那种容易腐烂的水果总是甜得过头。

“是阿实吗……”破碎的声音,含混得不像人类。一张熟悉的脸从已经面目难辨的躯体里仰了起来。紧簇的眉头说明了他正在承受痛苦。铁索穿过蝴蝶骨与双翅连接的位置,终端固定在墙上。被穿透的伤口时刻都在愈合,却时刻都在重新受创,因此许多增生的肌肉从创口周围连缀下来。

尽管如此,白金色的额发下,葛叶紘汰的眼睛仍然明亮而温暖。他的右眼闪烁着红宝石般清澈的光,光实在那里面看到了自己有些扭曲的脸。

“阿实,回头吧……”

那就是光实最初沉溺其中的理由。珍珠即使蒙上了灰尘,也仍然是宝物。

这一切要感谢战极凌马那家伙,是个疯子,也是世界一流的研究员。如今他只剩下一个残缺的复制体,幸好大脑和躯干还没完全炸坏,浸泡在荧光色透明的溶液中维持着运转。是光实将爆炸中残存的他带回了旧病院中的研究室。

成神与才能都成了梦幻泡影,要是凌马还存活于世,想必也不过半人半鬼,幸好机器人没有感情机制,正好可以为他所用。

相对的,战极凌马为他提供了疯狂的计划。即使是神,在凌马看来同样是生命体或精神体的一种。那么,同样可以被观测,被控制,被拘禁。

“为了爱,人们总是做些错事。”凌马如此说道。

一开始葛叶紘汰对自己的状况并不理解。

紘汰仍然叫他阿实,说他们曾经快乐的时光,他仍然相信光实不是坏孩子,只是个小傻瓜,是个迷路的孩子。

“一切都过去了,阿实。过去的错误是可以修正的。大家都在那里等着你啊,铠武和其他舞团的同伴,还有你的哥哥,他现在正在另一个国家继续战斗,洗清自己过去的罪。”

“阿实会成为很棒的大人。那样的未来,我已经看到了……”

紘汰红色的右眼落下晶莹的眼泪,那滴水珠里映射着吴岛光实的未来。神可以看到过去与未来的一切。只要光实在这里做出正确的选择,一切就会踏上光辉明亮的道路。

已经无法回头了。

“紘汰哥,你知道吗?就是因为你的存在,我才会变成这样的啊。你难道不知道吗?”

光实跪在冰冷的地板上,恨声说道,“我讨厌你,我恨你。”他趋近紘汰的脸,抚上神明形状漂亮的嘴唇,“你的身上有光,现在是,过去也是。太刺眼了,被你那种奇怪的光碰到的人,都会变得不正常。什么只要大家能幸福,牺牲掉自己也无所谓。你说的那些漂亮话,听了就想吐。这样的我,不是只能被困在影子里了吗?到处都是那么黑,又那么冷。”

本就单薄的身体在不受控制地发抖,光实已经无法懂弄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到底是在恨,还是在爱,到底是在寻求救赎,还是在自求灭亡。

紘汰似乎还在说什么,他那么恳切而悲伤地望着这个面色苍白的黑衣少年。然而光实好像跌进了无声的深海,什么都听不到。

光实害怕紘汰的声音。他开始听而不闻,只是每天回家后来看望他,自言自语地说一会话。按自己的喜好拿来准备的食物,为他简单地擦洗身体。光实喜欢擦拭他的身体,像照顾宠物或孩子。

这些都是无意义的。

神不需要进食、排泄与清洗。他永远那么清洁,那么饱足,没有憎恨之心,也无法被击垮。

然而不久后,超出预期的情况发生了。困在黑暗中的葛叶紘汰的身体开始发生诡异的变形。

当光实怒气冲冲跑进研究室,凌马只是懒散地念着类似实验报告似的东西,到最后才简单地解释。

“在黑暗的地方,生物的进化就会向着奇怪的地方发展,这是再自然不过的。”

“你早就知道会这样吧?”光实盯着凌马的眼睛,即使他还是人类的时候,那目光也并不非常像人类。

“我想你应该有预感,什么事都不可能毫无代价。贵虎应该有这样教导过你吧。”凌马露出一副玩味的笑容。

不久后紘汰发出的声音变得古怪而难以理解,声带似乎已经变形了,不再能说出人类的话语。

失去了声音,光实仍然害怕紘汰垂怜罪人般的目光。就好像没有任何东西能摧毁葛叶紘汰,没有灰尘和黑暗会弄脏他的心,即使是困在锁链和畸形的异变中也不会改变。

相反的,由于受难,紘汰的心变得更为坚决。不如说,是为了拯救光实,更应该努力积蓄强大到足以拯救光实的力量才行。然而他已经没有机会说出内心所想。

光实有时候会故意划伤紘汰的皮肤,看那些伤口迅速地愈合,血污碰到周身的光便化为了乌有。这让光实焦躁不安。他没法爱恋他,也没法伤害他。

神明大人,今晚一起跳舞吧。

光实拨开紘汰垂在额前的发丝,动作轻柔地如同世界上最体贴的恋人。他把嘴唇贴在神的嘴唇上。几乎不像一个吻。既不是亲热的吻,也不是虔诚的吻。

无用之事为何还要去做?

或许就连自己,也已经染上了葛叶紘汰那种名为“希望”的病菌。

皎洁的月光照在光实年轻的脸上,将他的笑容辉映得如梦一般纯真。从这个角度看去,他的眼睛很黑,光影沉埋在里面,黑色的,却很透明。

紘汰曾经很喜欢那样的笑容,那是一种无论如何也要保护他的心情。只有这种心情,直到如今也没有改变过。然而,吴岛光实已经成为了他无法理解的怪物,自己也成为了无法理解的怪物。

神在遥远的星球上观测许多不同的世界。

他听到了另一个未来的葛叶紘汰与吴岛光实的声音。

蛇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这样的未来可不是人类的可能性。您不会想去往那里的吧。”

“正因如此,我更应该前往那里。在那个世界阿实更需要我的帮助。”

蛇吐着信子,意味不明地笑了起来,“应该会很有趣,那我也去看看吧。”说着它化作了瘸腿的黑猫,从星空中跃了出去。

紘汰感到眼前的图像越来越模糊,不久后视网膜也即将被扭曲的进化所侵蚀了吧。现在他只剩下了听力。黑暗中光实的声音是紫色的,将他的思维慢慢涂满。

……

神明大人啊,再一次,再一次拯救我吧。

不要去听那些呼喊,不要去看那些苦难,不要去荒野上散布你的神迹。

不要去当孤苦的圣人。

回到我身边,做回那个我所仰望的信赖的紘汰哥吧。为什么你们都要离我远去。在大人的世界里为何只有离别,背叛与痛苦。走向成年世界的悲伤,进化所带来的悲伤,人类告别故土的悲伤。即使是神力,何曾停下这一切。即使是完美的计划都市泽芽,终究亦会在某天化为灰烬。

黑猫在光洁的地板上踩着舞步,像无尽的探戈,每一步都踩在悬崖边缘,回旋又回旋。


end.

kura白熊

【橙蕉】黑化病毒

        最近几天呆在家里没事干,于是根据当前疫情突发的灵感。

  突发了未知的病毒,此病毒发作的话会让患者把最亲密的人转而变做最恨的人,会使患者对自己最在意的人痛下杀手。

  #橙蕉同居设定

  #人物属于东映,ooc属于我

        #一如既往小学生文笔,谨慎观看

  

  


  

  

  

  正文

      ——————————...

        最近几天呆在家里没事干,于是根据当前疫情突发的灵感。

  突发了未知的病毒,此病毒发作的话会让患者把最亲密的人转而变做最恨的人,会使患者对自己最在意的人痛下杀手。

  #橙蕉同居设定

  #人物属于东映,ooc属于我

        #一如既往小学生文笔,谨慎观看

  

  


  

  

  

  正文

      ——————————————————————————

  

  

  

  因为病毒泛滥而被驱纹戒斗勒令不准出门的葛叶纮汰呆在家里实在无聊,于是趁着对方不注意便出了门去了离家最近的便利店买零食和饮料。

  后果当然就是被戒斗大骂一通。不过也好在用小区里免费发的病毒检测器检测了之后显示没有任何事。

  不过就此事之后,驱纹戒斗加紧了对于纮汰的看管。





  “戒斗~”闲不住无聊的纮汰向驱纹戒斗撒起了娇,“呐呐,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没必要这么成天盯着我吧。”嘟囔着嘴向坐在自己旁边看电视的驱纹戒斗抱怨道。

  “不行就是不行,坐不住也得给我坐,你是想要感染上病毒吗?!”无奈瞥了一眼纮汰,训斥道。


  “唔……”被说的无法反驳,但是还是嘟囔着嘴看着驱纹戒斗,突然脑子闪过一阵疼痛, “嘶……”于是扶着额头跑去厨房倒了一杯水喝了。

  驱纹戒斗瞥了一眼葛叶纮汰,放下了手中的零食站起身朝厨房走去。


  对于脑子里闪过去的甜点的主意,驱纹戒斗是不会让它逃掉的。


  拿起水果刀,很自然的切着水果,而葛叶纮汰在一旁看着他,视线不自觉的移到了驱纹戒斗切水果的那把水果刀上,随后回过神来狠狠的摇了摇头把自己脑子里危险的想法甩出去。

  “怎么了?”隐约注意到葛叶纮汰不对劲的戒斗没有抬头问了一句。

  “没事。”回了一个笑脸给面前正在忙碌的人之后自觉地走回了卧室。

  看着葛叶纮汰难得的乖巧,驱纹戒斗也松了一口气。


  加快了手上的速度,也是终于在晚饭之前把那一闪而过的创意给实现了。


  打开卧室的门打算叫纮汰出来品尝,但是却发现对方正坐在床头脑袋低垂,一动也不动。

  “喂,葛叶!”内心一滞,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跑上前去抓着葛叶纮汰的肩膀不停摇着。

  对上了面前的人的无神的眼睛,驱纹戒斗愣住了。随后他感觉到自己被人扑倒在床上,试图挣扎却发现挣扎无用。

  “啧,力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话还未说完,便被柔软的触感抵住了唇。



  “……戒斗……对不起……”仅存的意识使得葛叶纮汰对身下的人说出了这句话。



  “什……”驱纹戒斗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



  ……………



  等葛叶纮汰清醒过来的时候,身旁的人已没了呼吸。

  凌乱的衣服诉说了二人的疯狂,而驱纹戒斗脖子上再明显不过的掐痕也说明了自己对于挚爱的恶行。

  在哭也没用了,葛叶纮汰心想着,他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了警局门口。

✨昭羽✨
久违了,因为刚二刷完铠武所以画...

久违了,因为刚二刷完铠武所以画了交换武器xx

久违了,因为刚二刷完铠武所以画了交换武器xx

白夜玄游
是当地比较傻的狗狗 与当地比较...

是当地比较傻的狗狗

与当地比较聪明的猫猫

(傻橙衣服好难所以没画(?

是当地比较傻的狗狗

与当地比较聪明的猫猫

(傻橙衣服好难所以没画(?

橙剂

🍇🍊

本来是想写瓜橙&葡萄橙的 

但是根本不知道瓜橙要怎么展开然后就变成完全的ntr剧情了……


破破烂烂🚲

是不怎么a/b/o的a/b/o

瓜橙前提的葡萄橙,cp洁癖慎入

哥哥没有出场只有绿帽(……)

点我🔪🍊 

本来是想写瓜橙&葡萄橙的 

但是根本不知道瓜橙要怎么展开然后就变成完全的ntr剧情了……


破破烂烂🚲

是不怎么a/b/o的a/b/o

瓜橙前提的葡萄橙,cp洁癖慎入

哥哥没有出场只有绿帽(……)

点我🔪🍊 

葉茶茶茶
白衣的神明 看起来很勤快实际上...

白衣的神明


看起来很勤快实际上是真的很勤快

白衣的神明


看起来很勤快实际上是真的很勤快

锟铻锋尽终难似

纮汰和他的小奶狗

联动电脑奇侠那一集的发想,没看过这个但这一集我真的很喜欢


       如果不是看到姐姐偶然翻出的照片,葛叶纮汰几乎快要忘记当初想要收养的小狗的样子,只记得那双看起来非常无辜可爱的大眼睛。在看到次郎的时候,他被那张照片唤醒的记忆突然和眼前青年模样的机器人重叠。于是心一软就把他捡回了家。
       说“捡”可能不太合适,就像姐姐说的一样,这和捡小猫小狗回家是不同的。但是——机器人该怎么养呢?毕竟哪里也不可能找到什么《机器人饲养守则》。
  ...

联动电脑奇侠那一集的发想,没看过这个但这一集我真的很喜欢


       如果不是看到姐姐偶然翻出的照片,葛叶纮汰几乎快要忘记当初想要收养的小狗的样子,只记得那双看起来非常无辜可爱的大眼睛。在看到次郎的时候,他被那张照片唤醒的记忆突然和眼前青年模样的机器人重叠。于是心一软就把他捡回了家。
       说“捡”可能不太合适,就像姐姐说的一样,这和捡小猫小狗回家是不同的。但是——机器人该怎么养呢?毕竟哪里也不可能找到什么《机器人饲养守则》。
       不过纮汰很快发现,比起小狗,次郎要好“养活”得多:他的学习能力强到不可思议,虽然对机器人来说非常合理,但在一份完美得和菜谱配图一模一样的土豆烧肉被端上来的时候,还是非常令人震惊。

       次郎该不会是家政型机器人吧?纮汰这样想象着。
    “请尝尝吧!”被姐姐强行套上了围裙的次郎露出笑容,说到。
      是那种露出几颗牙非常标准的笑容,不过分夸张也不十分内敛,贴合着次郎脸部的特征,甚至显出灿烂与温暖的感觉。十分完美的设计,微弱的理性这样提醒着纮汰。不过——啊,好可爱。
     被这个念头淹没的纮汰只能回忆起那只小狗扒着他的腿吐着舌头的画面。虽然有点失礼但是真的好可爱!纮汰一脸梦幻地将土豆烧肉放入口中。


   “呃!”


     其实次郎也没那么令人放心。

      不过好歹确认了他肯定不是家政型。——纮汰苦中作乐地想。

      生活还是一如既往地向前行进着。次郎会安静地坐在一边看纮汰写新的简历;会老老实实跟在纮汰身后去超市买菜;会在出现inves的时候拿好纮汰买的菜看他变身打怪。纮汰会站在次郎旁边,看着他将土豆切成大小均匀的块,会在次郎伸手到烧开锅里试图搅动菜肴时阻止并递上铲子看他如搅拌水泥的机械一般一下一下地翻动,会在他举起一罐盐的时候按下他的手呼叫姐姐。

     然后和姐姐一起看着他将汤汁舀进碟子,递到他们嘴边——”味道,如何?“

    一定要说的话——”感觉很幸福。“
    ”幸福。是一种味道吗?“


       习以为常的生活里多了一个次郎的陪伴,纮汰觉得很开心。但次郎面对inves展现的矫健身手却不容忽视,”次郎,你是战斗型的机器人吗?“
      ”我是——战斗型?“次郎困惑地反问,”我是为了保护某个人········“
      ”想起来了吗?“
      ”没有。“
      ”说起来你背后的重启按钮也许可以——“
       困惑的语气恢复了明朗,次郎露出了那种标准的灿烂微笑,”我不想回忆起来,因为讨厌战斗。我想就这样留在纮汰身边!“


       我也希望,但,这样真的好吗?


       纮汰开始寻找关于次郎遗忘过去的线索。
       现在这样不好吗?很好,但他忘记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做出选择,是不公平的。纮汰想。次郎有自己的人生,自己能帮助他,但不能替他决定。


      ”纮汰,按下我背后的重启开关吧。“
       暴走的风险,失忆的可能,抛开这一切,不能对眼前置之不理。


        葛叶纮汰最终失去了他捡来的小奶狗,小时候是,现在也是。
        小狗有自己的归宿,和葛叶纮汰在某个时间相遇,然后分开。
        从此再无交集。

        纮汰有些伤心,但即便如此,也依然会隔着遥远的距离祝福。无论何时。

        就像此刻,笑容温暖的神明依然在远方守望。


锟铻锋尽终难似

遗留之物

大概是橙瓜的阅读理解

时间线在舞台剧前夕


       吴岛贵虎走过泽芽市的街头,人们来来往往,beat rider跳着舞步,一如既往的日常,平静的生活好像从来都未曾改变。
      但不是这样的,贵虎清楚地知道。就像墙上一排排没有结果的寻人启事,街头的社团里再也不会出现的身影,凭空出现的巨树枝叶随风轻轻摇摆。
      在街上看见了认识的人,温柔美丽的女性提着刚买的食材微笑着向他打招呼。...

大概是橙瓜的阅读理解

时间线在舞台剧前夕


       吴岛贵虎走过泽芽市的街头,人们来来往往,beat rider跳着舞步,一如既往的日常,平静的生活好像从来都未曾改变。
      但不是这样的,贵虎清楚地知道。就像墙上一排排没有结果的寻人启事,街头的社团里再也不会出现的身影,凭空出现的巨树枝叶随风轻轻摇摆。
      在街上看见了认识的人,温柔美丽的女性提着刚买的食材微笑着向他打招呼。
       知道她的家就在附近,贵虎帮葛叶晶把东西提到了门口。
       “真是感谢,贵虎先生要不进来坐坐?”


         是不大的房子,收拾得干干净净,不乱也不拥挤,几乎完全感觉不到少了一个人的痕迹。
        然后顺理成章地被葛叶晶留下吃了饭,“很久没做两人份的食物了,不知道能不能把握好量呢。”听见这话,就没有想着再推辞。
        “你——还好吗?”其实问的时候,贵虎就有点后悔。
         “嗯,很好哦!”似乎想起了什么,葛叶晶笑了起来。“多亏了光实君,知道了纮汰说他现在很好,我也放心啦!”
       “不过纮汰做起事情来就什么都会忘,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吃饭呢?哦,大概只要吃果子就能解决了吧。”
       贵虎顿了一下,把食物放进口中慢慢咀嚼。变成inves的人类,处理海姆冥界之森的果实以外,再也无法品尝其他味道了,overlord似乎也一样。就如同放手世界的神明,葛叶纮汰的存在,已经遥不可及了。
       但葛叶晶显然不这么想,她依然勤勉而乐观地生活着,有条不紊,就仿佛其实自己的弟弟终于找到了工作,太忙而不能按时回家。也许她就是这样认为的,葛叶纮汰是她的弟弟,仅此而已。

       贵虎想,不愧是教育出葛叶纮汰这个人的女性。
       葛叶纮汰得到了黄金的果实,后来听说了这个结果的贵虎一点都不意外。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有资格。
       他是如此强大,得到了黄金果实,拯救了世界。所以在这场争夺战开始之前,自己已经被这种不为强权和残酷规则而妥协的强大/善良击败。 而后,更是被他引导和鼓励,才走到了现在。
          

    【你背负的东西,对一个人来说太沉重了。】

     也许吧,但这毕竟是自己的责任和罪孽。就像你说的一样,即便有着这样过去的我,在弥补和参与世界复兴的过程中,也能找到全新的道路吧?
           

   【我希望你不要放弃,人是会改变的。】

     我真的能够改变吗?
     白亚不相信互相争斗的人类不愿交出黄金果实,而差点重蹈他的覆辙的自己又能做到什么呢?但是葛叶却相信自己,相信人类,拯救了未来,这个没有他的未来。而被交托未来的人们,似乎没有什么改变,就像自己一样。


    【如果无法接受现在的自己,那就变成一个新的自己。】
      马上就要再次离开泽芽市了,先去和光实告个别吧。世界树散布的种子,必须铲除。

     【变身吧,贵虎。】
      变身吗?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贵虎握蜜瓜锁种,踏上了征途。



      假面骑士斩月的脚步不会停下。
      在这个葛叶纮汰拯救的世界里,有着未来,希望,和被你引导的我。


魚人
這個人不知道為什麼要在傻橙生日...

這個人不知道為什麼要在傻橙生日的時候看最終訪談結果不知道畫了個什麼橙(。

還是 傻橙生日快樂🥺

這個人不知道為什麼要在傻橙生日的時候看最終訪談結果不知道畫了個什麼橙(。

還是 傻橙生日快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