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葡萄牙

12100浏览    21140参与
小水

Ponta da piedade悬崖海滩

这里有一条令人叹为观止的长长石梯,沿着悬崖峭壁直下到海里,异常壮观,也是ins上的网红打卡点。


Ponta da piedade悬崖海滩

这里有一条令人叹为观止的长长石梯,沿着悬崖峭壁直下到海里,异常壮观,也是ins上的网红打卡点。


灰姑娘的梦幻岛
在这一刻,想到永恒。 2020...

在这一刻,想到永恒。

2020年1月摄于波尔图

在这一刻,想到永恒。

2020年1月摄于波尔图

小黑想做摄影师

里斯本 特茹河畔

贝伦塔 大航海纪念碑

帝国广场 热罗尼莫斯修道院

地理大发现时代的印迹


里斯本 特茹河畔

贝伦塔 大航海纪念碑

帝国广场 热罗尼莫斯修道院

地理大发现时代的印迹


白昼梦✧

真的还想去葡萄牙啊,那里真的好美……

真的还想去葡萄牙啊,那里真的好美……

杰PHOTO

8图:航海的葡萄牙

纪念碑很新,气势恢弘,葡萄牙人引以为傲的历史有着大航海时代深深的烙印, 就这样一座丰碑是承载不了他们满满的自豪感的。这里是里斯本城市的心脏地带,面朝着大西洋,背靠着圣•杰罗米诺大教堂和修道院,在这里你可以感受到近似上海外滩的地利,会被周边起伏的市景深深吸引。

8图:航海的葡萄牙

纪念碑很新,气势恢弘,葡萄牙人引以为傲的历史有着大航海时代深深的烙印, 就这样一座丰碑是承载不了他们满满的自豪感的。这里是里斯本城市的心脏地带,面朝着大西洋,背靠着圣•杰罗米诺大教堂和修道院,在这里你可以感受到近似上海外滩的地利,会被周边起伏的市景深深吸引。

Ai 大 帅
人生第一次出国,参加国际会议,...

人生第一次出国,参加国际会议,和小师弟,一人带本护照,就溜达到葡萄牙,中途还要导一次航班,难忘哟

人生第一次出国,参加国际会议,和小师弟,一人带本护照,就溜达到葡萄牙,中途还要导一次航班,难忘哟

东哥视界

和朋友们一起欢度春节🎊🎉💗💓,给大家拜年了💓

Happy new year!🎉🎊

Que tenhas saúde e prosperidade!💗💪👏

和朋友们一起欢度春节🎊🎉💗💓,给大家拜年了💓

Happy new year!🎉🎊

Que tenhas saúde e prosperidade!💗💪👏

SOHO设计区

葡萄牙里斯本·Ajitama Ramen Bistro日料拉面餐厅

Ajitama Ramen Bistro是一家餐厅,它源于两个热爱传统日本料理的朋友的梦想和抱负。在日本旅行后,这种激情和对里斯本最正宗拉面的追寻进一步加深了他们之间的友谊。与其他欧洲国家不同,直到几年前,葡萄牙的拉面还是一个未知数。这两个朋友对现有的拉面不满意,因此决定一起冒险进入他们自己的项目。新餐厅开业的空间是一座经过全面翻新的建筑的一部分,位于20世纪初的街区。它的位置以在办公室和宽阔的大街之间富裕的轴线为标志,在美丽的角落占据着突出的位置...

点击-浏览完整内容


葡萄牙里斯本·Ajitama Ramen Bistro日料拉面餐厅

Ajitama Ramen Bistro是一家餐厅,它源于两个热爱传统日本料理的朋友的梦想和抱负。在日本旅行后,这种激情和对里斯本最正宗拉面的追寻进一步加深了他们之间的友谊。与其他欧洲国家不同,直到几年前,葡萄牙的拉面还是一个未知数。这两个朋友对现有的拉面不满意,因此决定一起冒险进入他们自己的项目。新餐厅开业的空间是一座经过全面翻新的建筑的一部分,位于20世纪初的街区。它的位置以在办公室和宽阔的大街之间富裕的轴线为标志,在美丽的角落占据着突出的位置...

点击-浏览完整内容


人形师Koji

里斯本市区第一部分

千叮咛万嘱咐跟我妈说欧洲小偷强盗多,我妈居然还把钱放身上,果然被偷了……ಠ_ಠ

里斯本市区第一部分

千叮咛万嘱咐跟我妈说欧洲小偷强盗多,我妈居然还把钱放身上,果然被偷了……ಠ_ಠ

东哥视界
☔️雨天还是听肖邦,尤其在绵绵...

☔️雨天还是听肖邦,尤其在绵绵的细雨中

☔️雨天还是听肖邦,尤其在绵绵的细雨中

青葙子

Bestialidade(兽性)

  【以一方死亡写一篇甜文】

  【注释】(提前了解一下)

  [Você TEM que viver]:葡萄牙语。你必须活着。

  [Eu te amo]:葡萄牙语。我爱你。

  [Bom dia, querida.]:葡萄牙语。早上好,亲爱的。

  [Eu VIM te ver.]:葡萄牙语。我来看你了。

【正文】
  安东尼奥睁开了眼睛,引入眼帘的是一片鲜红。

  墙壁是宝蓝色的,天花板是赤红色的,刺激的色彩交融,令安东尼奥产生了一种反胃眩晕的感觉。

  这不是他的家,他也从来没有在哪里对这个陌生的房间有过印象。

  安东尼奥不适地眨了眨眼,试图缓解疲惫的眼...

  【以一方死亡写一篇甜文】

  【注释】(提前了解一下)

  [Você TEM que viver]:葡萄牙语。你必须活着。

  [Eu te amo]:葡萄牙语。我爱你。

  [Bom dia, querida.]:葡萄牙语。早上好,亲爱的。

  [Eu VIM te ver.]:葡萄牙语。我来看你了。

【正文】
  安东尼奥睁开了眼睛,引入眼帘的是一片鲜红。

  墙壁是宝蓝色的,天花板是赤红色的,刺激的色彩交融,令安东尼奥产生了一种反胃眩晕的感觉。

  这不是他的家,他也从来没有在哪里对这个陌生的房间有过印象。

  安东尼奥不适地眨了眨眼,试图缓解疲惫的眼睛,但这样做没有缓解反而使眼睛更加疲劳。他明白只要他还在这个房间里,这种不适感会继续存在。

  安东尼奥从地面上缓缓爬起,这次他以站立的姿势环绕房间的什么布局构造。

  好的,除了那恶心人的颜色之外,他的面前还有一扇门。

  安东尼奥咂咂嘴,几步走到门前,拉开了门。

  但在手指与铁具相触的那一刻,他的耳边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同时他的手仿佛被利器割伤一样。

  “Abandon me.”

  痛觉在指尖蔓延。

  手指根本毫发无伤,但痛感是真真切切的。

  安东尼奥骂了一句,那个声音一直在他的脑内回荡着,引起胸口钻心的疼痛。鼻子莫名的酸痛,咸涩的液体从眼底漫出,从安东尼奥的脸上划过。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他只知道胸口发闷发痛,仿佛胸里是那颗心被剐了出来一样。

  安东尼奥迅速擦干眼泪,拉开门把,他现在不想去管自己为什么会哭,他只想离开这个令他压抑的诡异房间。

  在拉开门的那一刻,一直盘旋于大脑中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的视觉注意力一下子跳跃到了一片柔和的世界中。

  门外的装饰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居摆设,温馨而又简单。

  他的面前应该是一个客厅。

  墙纸是灰白色,地砖是白瓷,灰白色麻质长沙发,暗色的玻璃茶几以及下面的灰色地毯。面前的客厅几乎都是以黑白灰这种简单的颜色而构成。

  也就是这种简单的颜色,却无处不透露着一种温馨又让他无比熟悉的感觉。

  “咔嚓。”

  安东尼奥还沉溺与这种美好的颜色里时,他身后的门悄然关上,当他再回头时,那里只是一面墙了。

  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了,更何况他也不想回去。

  安东尼奥抬起了脚,漫步在这熟悉而又陌生的房间中。

  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熟悉,只是他感觉少了些什么。

  安东尼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沙发松软的垫子,让安东尼奥险些陷进去,再也不想起来。

  好像少了些什么。

  安东尼奥用手遮住客厅的顶光灯,在那柔和但刺眼的光线下,他看见了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上有一枚戒指。

  绿色的圆型宝石,在灯光下竖起一刀白线,如同猫眼般充满着灵动与活气。

  “嘶——”

  安东尼奥昏沉的意识一下子被拽到了现实中,左手的刺痛感让他不得不从那片美好中离开。

  低头才发现自己的左手被一只黑色的猫咬了一口,就是它所带来的痛觉刺激着他从似梦似幻中出来。

  安东尼奥猛的把手从猫口中抽出,仔细查看有没有被咬破。他的手上被黑猫留下一排整齐的牙印,虽然痛,但没有破皮。

  “哪来的猫?”男人好奇地打量起坐在自己旁边的黑猫。

  猫的毛皮黑亮光泽,一看就是被主人养的很好。而它的绿色眼睛就像自己的戒指一样美丽。

  安东尼奥想。

  黑猫仰起头,盯着面前的人类,像极了一个高傲的贵族。

  安东尼奥这个时候才发现,猫的脖子上用一根蓝色的丝带系了一个蝴蝶结。

  这让安东尼奥更觉得它像个优雅的贵族。

  面前这个猫科动物的神态动作让安东尼奥喜欢的不得了。也许是因为猫的一切举止都像极了记忆里一个令他永远无法忘记的人。

  但他却想不起来他是谁。

  想着想着,安东尼奥垂下眸,眼中饱含忧伤,他伸手揽过动物,用脸蹭了蹭猫柔软的毛发。

  猫也没有挣脱,静静地任着安东尼奥摆弄。在几分钟后,猫似乎终于被安东尼奥搞烦了,用爪子挠了挠人类红色的领带,发出不满的低吼声,最终从他的环抱里挣脱出来,跳到茶几上,随后落到地上,向房间深处走去。

  “等等我!”

  安东尼奥见到猫跑了出去,一时间慌了起来,立即起身追了上去,被猫带出了客厅。

  黑色的猫走在黑色的走廊上,安东尼奥走在走廊上昏暗的灯光下,跟着猫向前方探索。

  走廊的两侧都有着画框,安东尼奥一边走一边左右扭头草草地掠过一副又一副的画。

  那些画似乎没有什么令他感兴趣的东西,而且昏暗的灯光也使他看不清上面的内容。

  直到他在一副画面前停下前,他是这么想的。

  画上的人是一个充满着欧洲贵族气息的男子,他端坐在一把椅子上,双手交叉放在翘着二郎腿的膝盖上,眼角上扬,嘴角微微翘起。他一身淡蓝色华服,栗色的头发懒懒的搭在他的肩上,绿色的眼睛就像两颗绿宝石一样,它们透露着一丝懒散与高傲,似看非看地盯着画外的世界。他的眼角镶着一颗黑痣,增添了几分魅力与诱惑感。

  面对油画,无法控制地,安东尼奥伸出了手,他的手颤抖着,泪水再次不由自主地从眼眶流出,就像之前他开门那样,这次他的手在触碰到画面男子脸的那个瞬间,一道电流直直地击开了他的手。

  “Abandon me.”

  陌生声音的再次传来,在走廊上回荡,语气严肃,似乎在驱逐闯入者。

  “喵!”

  安东尼奥的裤脚被猫咬着拉扯着,让他从这悲痛中脱出。

  “我没事。”

  安东尼奥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低头对着猫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

  猫的眼中划过一丝的不忍与痛苦,但转瞬即逝。它扭过身体继续向前方走去,但这次的步伐明显慢了很多,似乎在等安东尼奥跟上它。

  安东尼奥抹去眼角溢出的眼泪,跟着猫再次向前走去。鬼使神差地他在离开前看了油画最后一眼,男人似乎也在看着他,为他送别。

  但他没有停留,而是毅然决然地扭头离去。

  以至于他没有看见画中人从眼角划过一滴透明的液体。

  溢出画面,没在残破的地板。

  安东尼奥跟着猫,看到了走廊尽头的一片净白,走进后发现那个白色房间只有一个餐桌,而在他的对面,也就是餐桌的后面有一道古色的木门。

  猫径直越过餐桌,停在那道门旁,看了看门,又看了看安东尼奥。

  安东尼奥知道,它在告诉自己那道门就是出口。

  安东尼奥向门走去,在路过餐桌上时,他看到了两碟精心做好的食物,在两个碟子旁边,有一个花瓶插满了红色的玫瑰。

  男人极好的视力让他一下子就看到了花上的一张贺卡上写的文字,即使字迹潦绕,他也能一眼看出上面写了什么:Na minha Amada(于我挚爱)

  大量的记忆如同泉眼般,一下子涌出,安东尼奥看到有一个男人在为自己准备晚饭,看到男人接过自己递的那一束玫瑰,看到男人亲手把花插进花瓶里……

  零零碎碎的片段拼凑成不完整的记忆,而明明这些都是很美好的回忆,但不知道为什么,安东尼奥一旦想起来就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他甚至想不起来那个人叫什么……?

  “Antônio……”

  他听到,他感受到了,仿佛末日般的轰炸声,翻天倒地的机械破裂声,以及沙哑不堪的声音。

  红色的液体模糊了安东尼奥的视力,他看不见面前的一切,只能听到那沙哑破碎宛如破败手风琴的声音,一声又一声地喊着他的名字。

  “Antônio……”

  

  他明白那声音会像一片破纸,一瞬之间便会被撕裂破碎。

  如同它的主人一样。

  “Abandon me……”

  “Você TEM que viver……”

  在天昏地暗中,安东尼奥只看见抚向自己脸颊上的那只带着绿色猫眼石戒指的手。

  绿色的石头反着微光,充满着活力,与即死之人恰恰相反。

  “Antônio……”

  那双绿宝石一样的眼睛缓缓合上,最后失去了它们最后的生命。

  “喵!”

  黑猫发出低吼,把人类再次从悲伤的回忆中拉了回来。而人类因为承受了过多的悲痛,瘫坐在地上,身体没有一丝力气。

  

  听着,安东尼奥。你必须做下决定,你必须出去。

  黑猫张了张嘴,但除了兽语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楞楞的看着面前落魄的人类,将爱人的狼狈收归于眼底,最后下定狠心,转身回到门旁。

  他不能再为安东尼奥做任何的打算了。

  “Abandon me.”

  来自于爱人最后的命令,在安东尼奥的大脑内回荡着,令安东尼奥头疼不已。

  视线模糊里,他看见黑猫在他的面前静静呆了一会又转身离开,回到门旁。

  安东尼奥知道,他必须要做下决定了。

  他扶着座椅,踉跄地站起来,一步一步沉重地迈向门。

  Abandon me……?

  Or Don't abandon me……?

  他终是走到了门前,他的手搭在门把上,只要他轻轻转动一下门把,他就能从这些回忆中出去了。

  猫依偎在他的脚边,蹭了蹭,似在鼓励他的勇气。

  安东尼奥垂下他那双疲惫的眼睛,看着脚边的黑猫,露出一丝苦意的笑,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用右手拧开了门把。

  “Abandon me.”

  在踏出房间的一瞬,他听见了熟悉的话。

  而在彻底拥抱外面世界的光明时,他僵硬地扭过头发现猫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餐桌上。

  它被一个青年抱在怀里,男人打着蓝色的领带,一件白色的衬衫,栗色长发,绿宝石的眼眸,以及那颗镶在眼角的泪痣。

  那是自己的爱人。

  青年轻轻地笑了笑,眼底充满着柔情与爱恋,如同走廊上的那副画。

  安东尼只见青年做了几个口型,但听不到他的声音。

  “Antônio.”

  “Eu te amo.”

  安东尼奥睁开眼,海洋性气候的湿润把整个世界搞得令人喘不过气。

  男人安静地站在一座墓前,里面有着他的爱人。

  四个月前,在他与佩德罗开车出门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时,他们出了车祸。

  佩德罗因为失血过多,当场死亡。

  而作为罪魁祸首的自己陷入长达四个月的昏迷,醒来后也因为脑震荡,失去了关于佩德罗的一些记忆,每天过得浑浑噩噩。

  也许是因为是自己亲手杀了佩德罗的原因吧。因为过于忏悔导致的。

  男人自嘲道。

  而他有时在想,如果当时在昏迷的时候,自己没有了打开门的勇气,是不是就能和佩德罗在一起了?佩德罗会不会很开心?但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如果那个时候自己没有打开门,也许会被佩德罗先打一顿,再扔出去。

  安东尼奥苦笑一声。

  他一身黑色西装,脖子上打着佩德罗送给他的纪念日的红色玫瑰纹领带。在西装上,同时别着一朵火色的玫瑰。

  “Bom dia, querida.”

  男子缓缓蹲下,将胸口别着的玫瑰放在墓前。

  安东尼奥深情地看着照片上微笑着的人,用手轻轻抚摸那张平面图片。

  在他的右手食指指尖有一道因车祸被玻璃刮下而留下的疤痕。

  “Eu VIM te ver.”

  出事的那天,他还带着自己送他的蓝色领带。

  安东尼奥单膝跪在湿软的泥土上,于墓前轻吻着自己右手无名指上的绿色猫眼戒指。

  “我们永远在一起了。”

  幸存者笑着,眼角微红,溢出一滴苦涩的液体,划过脸颊,浸入泥土。

  “我永远都不会抛弃你的。”

  在车祸那天,他们出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去教堂交换戒指,完成他们的婚礼。

  但那里没有神父,只有死神与他们进行誓言。

  而在佩德罗的骨灰盒里,应该也有一枚方形绿宝石的戒指,那原本是是安东尼奥的戒指。

  只是它现在永远地属于一位亡人了。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