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董小凤

3100浏览    34参与
北极仙贝

董小凤鲨人事件🤤

董小凤鲨人事件🤤

亿众说影
五星杀手董小凤,张译演技令人叫绝
五星杀手董小凤,张译演技令人叫绝
Murphy with Paris

日记

今天又去听了一遍张译老师的广播剧《太平洋大逃杀》

刘贵夺一口东北大碴子味加上低音,真的有被苏到!!

(请问老师好有什么不会吗?

)

之前看过一位老师写的刘贵夺×董小凤,真的太香了(刘贵夺真的算得上是欣欣世界里为数不多的攻了)


不过第一次听的时候还是有被这个故事吓到(毕竟是真实事例)


今天又去听了一遍张译老师的广播剧《太平洋大逃杀》

刘贵夺一口东北大碴子味加上低音,真的有被苏到!!

(请问老师好有什么不会吗?

)

之前看过一位老师写的刘贵夺×董小凤,真的太香了(刘贵夺真的算得上是欣欣世界里为数不多的攻了)









不过第一次听的时候还是有被这个故事吓到(毕竟是真实事例)


北极仙贝

吃粉3 糖皮儿

秦驰x董小凤

董小凤来津港给秦驰做特情的日常

——————


       董小凤确实有烟瘾,他以前也没注意,跟在秦驰身边儿,要么身子弱的队长大人咳嗽两声,要么陈蕊大小姐嫌弃恨不得几脚踩死他,要么路铭嘉一贯零容忍直言不讳道“掐了”,董小凤确确实实知道了自己烟瘾多大。


       不过,他才不要戒烟,只不过买了几个糖揣兜里,跟秦驰见面的话,就吃一颗,缓解一下。...


秦驰x董小凤

董小凤来津港给秦驰做特情的日常

——————


       董小凤确实有烟瘾,他以前也没注意,跟在秦驰身边儿,要么身子弱的队长大人咳嗽两声,要么陈蕊大小姐嫌弃恨不得几脚踩死他,要么路铭嘉一贯零容忍直言不讳道“掐了”,董小凤确确实实知道了自己烟瘾多大。


       不过,他才不要戒烟,只不过买了几个糖揣兜里,跟秦驰见面的话,就吃一颗,缓解一下。


       今天吃了个酸不拉几的,应该是柠檬味的吧。正低头眯个眼睛研究糖皮呢,秦驰就进来了。


        “你任务下来了。”


        “啊...秦队”,董小凤顺手把糖皮扔到垃圾桶,抬头推推眼镜,“什么时候?要是还得一段时间,我想找个工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就这两天,你不用特意找。”


        “又包吃包住啊?” 董小凤傻呵呵地乐。


        “嗯,在夜总会。”


         “行”,他还是乐,把嘴里的糖掉了个个儿。


        秦驰瞧了他两眼,被他的模样逗出个极短暂的笑,“任务是这样,你盯着里面人员往来有什么异常,尤其是老板,我们怀疑他跟两起命案有直接关系,且牵扯到了*品交易”,秦驰把一张照片推到董小凤面前。


        董小凤拿起照片看了许久,嘴里嘀嘀咕咕,“高鼻梁...高鼻梁...嘴边儿痦子...嘴边儿痦子...有点儿胖...有点儿胖...”


        “你说什么呢”,秦驰疑惑。


        “啊,我...”,董小凤不好意思地笑笑,“我脸盲。”


        隔天某处案发现场,董小凤跟秦驰分别,然后去夜总会应聘。他有经验,摆出一副笑脸能说会道的,经理相中,他就顺利入职了。


       晚上董小凤安顿完,就到秦驰家收拾行李,顺便跟秦驰汇报。秦驰正在沙发上,裤子挽起抽积液,董小凤赶忙过去帮他。这场面他见过好多次了,秦驰也没拒绝他,便示意他把盖子递过来。


       “秦队,我应聘上了”,董小凤半蹲秦驰身侧,帮他把针管扣好盖子,丢到垃圾桶里。


        “嗯,注意观察”,秦驰把裤腿撂下,看向董小凤,“注意安全。”


       “知道了”,董小凤笑得整张脸都生动起来,“那,我先回去了,秦队。”


       他从来的路上就开始吃的一根棒棒糖,此刻还剩小小的一点,差不多就是根塑料棍在嘴里翻来覆去。刚回身要出去,陈蕊就遛狗回来了,没稀罕搭理董小凤,不过小丫头鼻子灵,闻到了甜味,就退了两步来打量董小凤的脸。


       “交出来”,陈蕊摊开一只手到董小凤面前,眼神示意他嘴巴里可疑的粉色小棍儿。


        “就剩一个...”


        “少废话。”

   

       董小凤不情愿地掏掏兜,把糖奉献出去。秦驰在沙发上转过来看他俩的不明交易,无话可说。


       董小凤在夜总会窝了两个月,上头的具体任务始终没下来,他就老实窝着,目标很少出现,每天都是些零零散散的线索,所以他大多时候都是习惯性认真上班,倒是给混成了副经理。


       夜总会人多眼杂,他不好总去警局跟秦驰汇报,有大概一个月没见,再打电话,才知道秦驰受伤住院了。是抓犯人时被捅了一刀,伤口不深,已无大碍,这是董小凤好不容易请了假,被队里允许到病房探视后,胡一彪告诉他的。


       “我就想汇报个任务”,董小凤对胡一彪说。他尽力也没压住颤抖的尾音,胡一彪看到他的表情和眼神都充满悲伤,或许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秦驰受伤,担心得就好像秦驰快要死了一样,只好再次说,“他没事”,然后留下他一个人在病房陪秦驰。


        “秦队...我见到老板了,不过没什么机会接触,我悄悄跟着,大概知道他办公室的位置了”,董小凤看着秦驰躺在病床上,手上挂着吊瓶,他想秦驰身上应该是缠了绷带,也不知道出了多少血,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他想着就又难过起来,背过去吸吸鼻子,好像秦驰能看到了笑话他似的。


       “我本来想买个果篮儿给你,但是真的好贵,我上个月工资,除了给经理买烟送酒的,就剩下小几百吃饭了,你是不知道,他家供的饭,狗闻了都得摇摇头...噢,对,我就没买果篮,买了几个苹果。”


       说完董小凤拿出一个苹果,开始削皮,削到一半才想起来没洗,就自己啃了一口,不削了。“这个没洗,就不给你吃了。你要是醒了,我再给你洗新的...”,董小凤想到以前的女朋友告诉他,苹果爱氧化,削完皮不吃,很快就黑了,他就想到秦驰这样昏迷,是没办法在苹果氧化之前吃掉的,心里酸涩,就啃了一大口苹果,汁崩到眼睛里,他揉了半天。


       “哭了?” 


       “没有,苹果汁儿崩眼睛里了......我操!”


       秦驰自己也不确定,他在昏沉的梦里,好像是被一大口咬苹果的声音吵醒的。


       一个月之后,董小凤递来消息,老板最近似乎有动作,办公室门口多了好几个看门儿的,同时西关支队也收到长丰那边的消息,一直卧底在*贩仓库的警员掌握了下次交易的具体信息。


       秦驰跟董小凤非重要极少见面,由于经理盯得紧,董小凤在夜总会很难脱身出门。长丰的卧底处境更为艰难,这晚终于传递消息,说是交易提前到了两小时后。晚上正是夜总会忙的时候,董小凤接了电话也没办法找安静的地方听,秦驰干脆没打,开车去找他。车子停在车位,秦驰下车点烟,董小凤告诉过他,每天晚上八点半,会出来到门口换经理的班。


        他们看到了对方,董小凤自然地跑出来迎接顾客,就在秦驰的车前面,秦驰站在狭窄的两车之间,一张折起来的小纸片扔到董小凤脚边,转身上了车。


       纸上写了时间地点,董小凤知道自己只负责盯住老板动向即可,不过保险起见秦驰还是把信息尽可能多地传递给他。小纸片他背了两遍,然后吃了。今天周末,夜总会的客人格外多,他也就只有藏在车位旁边系个鞋带的空闲功夫。


       十点,经理把董小凤叫走,让别人顶班,这是董小凤第一次如此靠近老板办公室。他在门口,一群威猛大汉的陪同下,听见经理跟老板说,“这小子可以。”


       十点半,他已经被套上头套,在车里颠簸一路,到了交易地点。老板需要一个炮灰,董小凤大概猜到了,他摘下头套看到所处位置,更加绝望了。交易地点改变,不是秦驰给的了。他也不知道这是哪里,荒郊野外,野草高过了膝盖。


        交易时董小凤始终被关在车里,他不知道此刻的自己还能为秦驰做些什么。交易最后,他负责把东西从对方那边接过来,打开验货,再把钱交给对方。所有人都戴着口罩,当然,就算不戴,他也没有胆量去看一看了,他几乎能感觉到,每个人手里都有枪。


        隔天清晨,他安全回到了夜总会,只有经理无言拍了拍他肩膀。


       第二次交易是在一周后,这些人在津港有人罩着,第一次成功后,就嚣张地不把警察放在眼里了,交易地点依旧是上次的郊外。


       董小凤参与交易之后,就被控制得更紧,他没办法打电话,也没办法写纸条递出去,最下策,还是他想破脑袋想出来的。他拿纸巾,从鞋底扣了一块泥包了进去,是前一天在交易地踩的。在八点半换班时,确认秦驰在看,就假装擤鼻涕,然后把纸团丢进外面的垃圾桶。


        次日清晨,路铭嘉扮成开垃圾车的工人,成功拿到消息。分析成分比对,津港一共有两处郊区符合特征,排查了三天,最后是警犬在一处草地里,找到了一张糖皮,是董小凤上车前扔的,秦驰认得,跟那天在办公室拿的一样,柠檬味。


       罩着贩*团伙的那位,也被充分掌握了证据,各处一齐收网,交易现场打得他们措手不及,无一漏网。


       现场枪战时,董小凤在最中间,没枪没掩体,他只能趴在地上,慢慢往车的方向爬。天太黑了,秦驰找不到他,只能朝着枪火之间喊一声他的名字。


        “董小凤!”


        “秦队!我...”,董小凤大喊着回应,再多的话淹没在枪声中。是在离秦驰更远的位置,这样激烈的枪战下,他过不去。


        “路铭嘉!” 秦驰朝旁边喊。


        “秦队我在这!” 


         “找到他。”


        一个月后,局里颁发奖章,给董小凤特批了奖金,不过他以乱七八糟的理由搪塞,没有租房,依旧回到秦驰家的沙发上住了。


       “秦队,你有没有觉着,我最近胖了?”


       “没有。”


       “是吗?但是我最近吃糖吃太多了,陈蕊说我胖了。”


        “她是看上你兜里的糖了。”


————有事没事都要分割线


击锤: 汪!(如果是我两天就能闻到董小凤留下的糖皮!)

陈蕊: 我一天就能

秦驰: ?



: )

我带all译的tag对还是不对...总之占tag致歉...

北极仙贝

吃粉2 你家沙发

秦驰x董小凤

董小凤来津港给秦驰做特情的日常

——————


        路铭嘉大多时候跟秦驰在统一战线,但偶尔,他骨子里还是随他爸,就比如讨厌董小凤这一点,他甚至超越他爸。可能是特情撤回以后,董小凤天天跟着秦驰还坐副驾,某些坛子打翻,公报私仇吧。


       董小凤能跟着秦驰进警局,不过大多是等待,这次有个文件,秦驰或者胡一彪签字,就可以通过董小凤下一次特情任务批准,这文件现在路铭嘉手里攥着,没碎都是个奇迹。...


秦驰x董小凤

董小凤来津港给秦驰做特情的日常

——————


        路铭嘉大多时候跟秦驰在统一战线,但偶尔,他骨子里还是随他爸,就比如讨厌董小凤这一点,他甚至超越他爸。可能是特情撤回以后,董小凤天天跟着秦驰还坐副驾,某些坛子打翻,公报私仇吧。


       董小凤能跟着秦驰进警局,不过大多是等待,这次有个文件,秦驰或者胡一彪签字,就可以通过董小凤下一次特情任务批准,这文件现在路铭嘉手里攥着,没碎都是个奇迹。


       秦驰忙着新案子,他也不愿意审批文件,回回都往胡一彪那儿推。中午路铭嘉跟着跑现场,没吃饭,他更不愿意去胡一彪屋里,那屋总有好吃的,太香了...想到这,路铭嘉又一股脑把怨气撒到董小凤身上,“这是你的审批文件”,董小凤正坐走廊椅子上,听到这话刷地站起来,但路铭嘉站那儿半天没说话,董小凤就不知所措地拿手心往裤子两边抹汗——他知道路铭嘉特别不待见自己。


       “饿了”,路铭嘉就冒出这么一句,董小凤盯着这两个字思索几秒想通了,“我这就去”。刚才胡一彪进去的时候,手里提着一袋生煎,一份食堂盒饭,还有一小包麦当劳,董小凤此刻心想,就麦当劳吧,贵,好办事。


       “拿着”,路铭嘉一手提着麦当劳袋子,把文件夹子拍到董小凤身上,转身回办公桌,“找那屋的胡队签字”。董小凤抱着文件夹,肚子叫了一声,他也饿了,但是兜里钱不多了,所以只给路铭嘉买了一份。他做秦驰特情之后,就老跟夜总会请假,后来出任务,干脆辞职了,没有收入来源,下个月房租都交不上了。


       秦驰出来大步流星往外走,路过董小凤几步又退回来看他,“你先回去,没你事了”,说完抬脚欲走又想起什么似的转回来,“顺路,一起走吧。”


       路铭嘉在副驾,董小凤坐到副驾后面,他这几天都吃得不饱,旧夹克里面驼个背,让人看着想扔他俩钢镚。秦驰从后视镜看到董小凤,就因为出现了这个想法而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车停在红灯路口,董小凤的肚子合时宜地叫了一声,他抬头看看秦驰,感到窘迫。秦驰倒是没理他,起车掉了个头,路铭嘉对改变路线提出疑问,秦驰许久低声道,“我还没吃饭。”


       “除了我们队里的,秦队也就请过陈蕊了”,路铭嘉扫抹几眼呼噜呼噜埋头吃面的董小凤,说的话声儿不高,酸得很,旁边的秦驰听了都一愣,“你...”,秦驰擦了擦嘴,“一会儿打包一份给陈蕊送去,她还没吃饭”,说完起身去结账。路铭嘉无言以对,他始终无法习惯秦驰经过有后遗症的脑子说出的话,句句都得调频。


       “你等吧,我先去现场”,秦驰回来对路铭嘉说,然后看了看碗里就剩一口汤底的董小凤的脑袋顶,“吃完就走。”


       “诶”,董小凤站起来推得椅子一阵噪声,小跑出门才跟上秦驰的脚步。路铭嘉心气不顺地白了他一眼,无奈完成秦驰的命令去了。


        董小凤吃饱了腰杆也挺不直,还是窝在副驾座位,跟秦驰笔直的样子比起来,像是两个世界。他董小凤虽然不太把自己的命当回事,但也谈不上自轻自贱,这顿饭要是路铭嘉掏钱,他是绝不肯白吃的。不过秦驰请客,他心里就没多大起伏,或许是当作为他卖命的酬劳吧,董小凤没有细想,权当如此了。


       晚上他去局里找秦驰汇报情况,先是撞见路铭嘉,董小凤点头跟他打招呼,难得没被口头攻击。秦驰在办公室看现场资料,董小凤敲敲门,走进来把文件轻放桌上。


       “秦队,我文件批好了,胡队签的字。”


       “嗯,有任务会通知你的。”


       “好...那我就先回去了。”


       “你”,秦驰翻翻手里的资料,“下回别给路铭嘉买饭。”


        “啊...?” 董小凤不知道秦驰这话到底什么意思,一时语塞。


        “不合规矩。”


        “啊...是,我知道了。”


        “你很有钱么?”


        这句董小凤知道什么意思,不是问句,是陈述句。“没...房租都付不起了...”,说完露出个极别扭的苦笑。


        “那你回哪儿去”,秦驰这才放下手里的东西,抬头看他,这个人身量不小,大概是由于驼背,显得十分渺小。


        “下个月没交,这几天还能住着”,董小凤有些窘迫,“没什么事我先走了秦队”,说罢便逃离了办公室。


        当月最后一天,秦驰从命案现场回警局,顺路接陈蕊放学,然后载上路边抽烟的董小凤。


        “这人是谁?咳咳...”,陈蕊嫌弃地回头打量,她原本是不怕烟味,但是跟秦驰待久了,习惯了干净的车内空气,便皱起眉头捂住口鼻。


       “董小凤。”


       “我特情。”


        他俩几乎同时开口,秦驰顿了顿,打开副驾和后座的车窗,“今天起搬到我家。”


        “什么!?”


         “啊??”


        又是莫名其妙的异口同声,只不过陈蕊声音太大,震得秦驰眯起半个眼睛。


        陈蕊看敌人一般,恶狠狠盯着董小凤,意图用小女孩毒辣的眼神吓死他,秦驰无奈,把装着蒜香面包的袋子放到陈蕊身上,“这样是伤不到人的。”


       “我手头又没刀”,陈蕊收了狠劲儿,转回去好好坐着,吃起面包,“住几天啊?”


         “到下一个任务开始。”


       董小凤站在秦驰家门口,击锤早已警惕地站起来,秦驰随口介绍,“这是击锤”,董小凤便蹲下来,“啊...击锤儿,啧啧啧~”

     

        击锤吼了两嗓子,欲扑过来咬他,吓得董小凤一屁股坐在地上,眼镜差点掉了。秦驰顺手拉住击锤的项圈,蹲下来给它顺毛,“我们只咬坏人,对吧~”,陈蕊站在一旁很是无语,“让你什么人都往家里领。”


        “工作需要”,秦驰说得认真,手底下的击锤也放松下来,只趴着看陌生的董小凤,不再是防御姿态。


        “那他睡哪儿?”


        “沙发。”


        小姑娘无名火随时起,想到自己初来乍到睡的沙发,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也能睡,心里就不平衡,气得跺跺脚,“你家沙发,还真是什么人都能睡!”说完转身回屋了。


       秦驰半蹲在地上,费解地望向陈蕊的方向,叹了口气,扶着大腿站起来,董小凤欲上前去扶,但看到他旁边的击锤还是胆颤,就没敢动。


       “秦队...我真睡你家啊?”


       “你有别的去处么?” 


        别的去处,要说有也有。他来津港之前,睡过桥洞,也住过肯德基,脏日子过惯了,有个地方就能活。不过他还是冲着秦驰摇摇头,他已经好长时间没住过这么干净的家了。


       第二天一早,路铭嘉来接秦驰,陈蕊顺路上学,后面跟着的董小凤,让路铭嘉一大早的就想骂街。“秦队,他不会住的你家吧?”


        “嗯,有问题么?”

     

         “不是...他...我...”


        秦驰系好安全带,后座的二人也关好了车门,路铭嘉气得半天说不明白话。


         “开 车 。”


        “......”,路铭嘉还在通过后视镜企图盯死董小凤,感受到侧翼更加强烈的目光便转头,看到秦驰一副别让我对你感到失望的表情,路铭嘉只得作罢,“是。”


——————奇怪的分界线


路铭嘉: 秦队,我也要住你家沙发😭

秦驰: 为什么,你自己家里没有沙发吗?

陈蕊: 明天就把秦驰的沙发扔楼下去,你们谁爱睡谁去睡!

董小凤: (不敢说话)



: )

北极仙贝

吃粉1 我西服呢

秦驰x董小凤

董小凤来津港给秦驰做特情的日常

————

       两人破天荒地大吵了一架,因为董小凤在秦驰面前也就破天荒地硬气了这么一回。夜路,防风林旁的公路没有路灯,董小凤在副驾,泄了气地瘫坐,可他还是非常愤怒。任务就快要完成了,他的卧底行动就要成功,可偏偏因为秦驰那个死板教条的老路局长,知道董小凤以前杀人未遂,抢劫入狱过,强行终止任务召回特情,害得董小凤在敌窝里险些丧命。


       “那个老逼登,他懂个大粑粑,他召回个大粑粑啊!”...

秦驰x董小凤

董小凤来津港给秦驰做特情的日常

————

       两人破天荒地大吵了一架,因为董小凤在秦驰面前也就破天荒地硬气了这么一回。夜路,防风林旁的公路没有路灯,董小凤在副驾,泄了气地瘫坐,可他还是非常愤怒。任务就快要完成了,他的卧底行动就要成功,可偏偏因为秦驰那个死板教条的老路局长,知道董小凤以前杀人未遂,抢劫入狱过,强行终止任务召回特情,害得董小凤在敌窝里险些丧命。


       “那个老逼登,他懂个大粑粑,他召回个大粑粑啊!”


       秦驰开车,面不改色目视前方,右边这个垃圾堆里逃出来的脏言脏语抱怨了一路,这让秦驰脑子疼,“你在骂你自己。”


         “我在那个不见光的仓库蹲了四个月,就抽了一根儿烟...”,说到这里董小凤甚至哽咽起来,“就特么的抽了一根儿烟...”,他抬起脏兮兮的手,伸出两根手指比划一下,眼眶含泪,面部因为过度的委屈和似乎是突如其来的烟瘾而垮得不成样子。


       秦驰瞟了他一眼,探身打开副驾前面的箱盖,拿出一包烟。董小凤被他突然的动作吓到,缩回手臂抱住自己,这又让秦驰鄙夷地看了他一眼。


        “手”,秦驰一副审讯惯了的声调,董小凤犹豫着又伸出刚才那只手,一根烟就轻轻巧巧落在他两根手指头中间,差点掉了,他赶紧夹住。


        “秦队...”,董小凤隔着烟看了看恢复专注驾驶的秦驰的侧脸,紧张地吞口水,“有火儿么?”


        “烟是给你闻的,我车里禁止吸烟。”


        董小凤无言抬了抬手,还是把烟揣进上衣口袋。“这次任务真就这么算了...”,董小凤转头看看车窗外的茫茫黑夜,“老大刚要把枪配给我,还说明天让我跟着装车呢...”


        “老大。”


        秦驰重复他的非关键性词汇,然后转头看着他,依旧是冷冰冰的语气冷冰冰的表情,看得董小凤发毛。


        “你...你看道儿啊”,董小凤没空想为啥自己已经改邪归正了还是不敢直视一个警察的眼睛这件事,他在秦驰转过头去不再看他以后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没在呼吸,不过这件事他也没空去想。


         “你把掌握的交代清楚就行了。”


         “交代给你行,我不跟那个老逼登说话。”


         “他是领导。”


         “他是个大粑粑的领导!”


         秦驰缓缓一个眼刀飞过来,董小凤意识到自己又骂错人了,“我说他,妹说你嗷...”


        “还让我跟他交代,我今晚上命都差点交代在里面,他不把我命当命,那他还不知道是你来接应我吗,你都差点跟着交代了”,董小凤自打上车,就在意眼跟前那个胳膊肘,是秦驰拽着他跑的时候磕的,全是墙灰,不知道里面磕坏了没有,想到这又想起秦驰跑到车门的时候踉跄了一下,所以又低头看看他埋没在黑色裤子和黑暗车厢里的膝盖,“今天没抽积液呢吧。”


        “等会直接跟我回警局” ,秦驰没理他,给车转弯,上了环城路,有了路灯,亮堂多了,他俩的脸也被偶尔迎面的远光灯照亮。


        “不去”,董小凤有气撒不出,又恢复一开始瘫坐的样子。


        “没问你。”


         “早知道今天不出来了,我不出来,你也找不着我,任务继续”,董小凤拉拉着脸,又开始低声抱怨,“我明天去装车,压货,交易成功,老大就完全信任我了,我就不用住仓库了,就跟他去他大院里住了。”


         “你要是喜欢,我现在可以送你回去。”


         “不是我喜欢,是老大喜欢,你不知道,他可稀罕我了。四个月他拢共来了仓库三回,头一回,没正眼儿看我,第二回知道我叫董小凤,第三回来,就说,‘小凤儿呢?’,就我这地位,肯定不能低啊。”


        “这些留着跟路局交代吧,他喜欢听。” 董小凤没听出秦驰话里的不快,只是听到路这个字就心烦。


        “又提他,他差点害死你!” 董小凤不知道往何处发泄,摸摸上衣兜,掏出烟来放在鼻子下面猛吸了一通,“我当好人立功也不行,还抓我回去受他审问!”


        “你跟路局多夸夸你老大有多喜欢你,还能减短审问时间。”


       “是,能直接给我送进去是吧!我想当个好人都当不成,不如让我在贼窝里真干走私算了!不用受这窝囊气!还...对了,我西服呢?我去之前,还给我西服没收了呢,那贼老大手底下那个电线杆子就穿一身儿白西服,你还说我这么穿容易暴露,那老大说不定人家就喜欢穿白西服的呢——”


       秦驰猛地踩了刹车,董小凤话音未落就跟面前的空气狠撞了一下,安全带勒得胸口疼,“啊...”


        “下车。”


        董小凤解开安全带缓了缓,他听见秦驰说话,但是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看着他又啊了一声表示疑问。


        “下车。” 秦驰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依旧是没看他。


         董小凤这下明白了秦驰的意思,也愤怒起来,“下就下!” 他看了一眼秦驰的侧脸,心想这人跟冬天里哈尔滨的冰雕似的,舔一口舌头都得粘掉一层皮。


         “关门。”


          董小凤下了车站在外面,夜里的风吹透他单薄的衬衣,他推了推眼镜,一只手扶着车门,“我西服还我。”


         秦驰沉默了几秒,然后利落解开安全带,转过来就挥了一拳,好在距离远,董小凤吓得挡脸躲闪,然后听见砰的一声,再抬头,车已经开走了。


        董小凤不知所措又愤怒至极,他在旁边的护栏上捶了一拳,疼得龇牙咧嘴,秦驰的车已经远得只剩下两点车尾灯了,董小凤看着,以满腔怒火喊道——


        “我 西 服 呢 —— !!!”






:  )

日欣悦译

深夜画欣

是刚发现的一张小凤剧照,好喜欢就画下来了😭粮太少了持续自割腿肉

(我不会画仰视角wwwww(;´༎ຶД༎ຶ`)

(以及欣欣的头发我真的尽力了wwww

----------------------------

二次编辑:早上醒来又改了一下哈哈哈哈哈哈(´▽`)

深夜画欣

是刚发现的一张小凤剧照,好喜欢就画下来了😭粮太少了持续自割腿肉

(我不会画仰视角wwwww(;´༎ຶД༎ຶ`)

(以及欣欣的头发我真的尽力了wwww

----------------------------

二次编辑:早上醒来又改了一下哈哈哈哈哈哈(´▽`)

伍巷

小凤…嘿嘿…(还有一张是欣欣…虽然也看不出来)

小凤…嘿嘿…(还有一张是欣欣…虽然也看不出来)

向日葵不开的夏天

欣欣子演的角色都是什么猫猫面包呢🐱?

孟烦了:脏脏包

张宪臣:土豆面包

曲松林:黑麦面包

杨锐:全麦面包

张飞:焦面包😢

本人:香香软软的刚出炉的吐司面包🍞

(欢迎补充)

欣欣子演的角色都是什么猫猫面包呢🐱?

孟烦了:脏脏包

张宪臣:土豆面包

曲松林:黑麦面包

杨锐:全麦面包

张飞:焦面包😢

本人:香香软软的刚出炉的吐司面包🍞

(欢迎补充)

冰棍摊老王

【关于五星杀手】

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口嗨

可能是第一视角搞小凤(?)

没办法只能走评捏👉👈

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口嗨

可能是第一视角搞小凤(?)

没办法只能走评捏👉👈

日欣悦译

指绘了一点欣

(逐渐自割腿肉

私心加了眼镜哈哈哈哈大家也可以当作是小凤

参考🈶️

指绘了一点欣

(逐渐自割腿肉

私心加了眼镜哈哈哈哈大家也可以当作是小凤

参考🈶️

吃鸭脖

九月一新凰

主角:《追凶者也》董小凤

⚠️:

*万古不变的泥塑你自己文学

*群抹布有、呕吐有

*照片倒着,要正过来看(就已经被屏到无语的程度)

*不能接受醒脾请关闭

*再怎么凰我是爱欣欣的,谁懂

新链接补档1次 

[图片]


主角:《追凶者也》董小凤

⚠️:

*万古不变的泥塑你自己文学

*群抹布有、呕吐有

*照片倒着,要正过来看(就已经被屏到无语的程度)

*不能接受醒脾请关闭

*再怎么凰我是爱欣欣的,谁懂

新链接补档1次 


鹿九鹤

摸摸小何和小凤😢(画技辣眼请多包涵🙏)

摸摸小何和小凤😢(画技辣眼请多包涵🙏)

糖渍鳄鱼骨

绑到了五星杀手

画的老菜了

绑到了五星杀手

画的老菜了

香蕉内个卜娜娜

刘贵夺x董小凤

两东北佬干起来真得劲

欣欣水仙慎入!

开了个婴儿车

啥也别说了,快上车!


刘贵夺x董小凤

两东北佬干起来真得劲

欣欣水仙慎入!

开了个婴儿车

啥也别说了,快上车!


小老太

奇怪的cp增加了

二位老师mv里的互动太有意思了

追凶者也时期

这是片尾曲MV--不法之徒  爱某艺搜张译老师  资料页面就有

这对应该叫啥名啊  不好意思我脑洞又yy了[doge]

奇怪的cp增加了

二位老师mv里的互动太有意思了

追凶者也时期

这是片尾曲MV--不法之徒  爱某艺搜张译老师  资料页面就有

这对应该叫啥名啊  不好意思我脑洞又yy了[doge]

腰子很好的薛定谔

【团孟衍生/伊秦,伊凤】夜游(大纲流慎入)

cp:伊谷春x秦驰,伊谷春x董小凤

xjb写写,口嗨产物,反正都是瞎编,也没有文笔。大家就xjb看看。

爱情属于段译,ooc属于我。

[图片]

  

—————————————————————————  

  

主时间线到这里结束,之后应该会有伊谷春和上帝视角的解释。


cp:伊谷春x秦驰,伊谷春x董小凤

xjb写写,口嗨产物,反正都是瞎编,也没有文笔。大家就xjb看看。

爱情属于段译,ooc属于我。


  

  

—————————————————————————  

  

主时间线到这里结束,之后应该会有伊谷春和上帝视角的解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