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葫芦岛

12812浏览    9896参与
南有乔木✨

心锚与帆船

‼️‼️‼️OOC预警!‼️‼️‼️

✨答应@九死凤凰 的小短篇。

✨一些意识流。

庄理的心口处多了一个小小的帆船的印记,和玄冥心口的心锚相互呼应。

事情的起因是两个人在浴缸里抱着温存时庄理用指腹描摹着玄冥心口自己曾经种下的心锚,亲上他的心口。玄冥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询问庄理,“我也想给你种一个印记。”“好啊。”庄理从善如流,对于爱人的要求,他几乎是有求必应。说干就干,玄冥幻化出那把骨刀,在庄理的心口处刻了一个小小的帆船,然后催生神力让伤口愈合,形成了一个金灿灿的帆船印记。“疼吗?”玄冥吻了吻庄理的额头。“不疼的。”庄理笑着应他。庄理摸了摸自己心口的印记,突然懂了什么,“是船?...

‼️‼️‼️OOC预警!‼️‼️‼️

✨答应@九死凤凰 的小短篇。

✨一些意识流。

庄理的心口处多了一个小小的帆船的印记,和玄冥心口的心锚相互呼应。

事情的起因是两个人在浴缸里抱着温存时庄理用指腹描摹着玄冥心口自己曾经种下的心锚,亲上他的心口。玄冥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询问庄理,“我也想给你种一个印记。”“好啊。”庄理从善如流,对于爱人的要求,他几乎是有求必应。说干就干,玄冥幻化出那把骨刀,在庄理的心口处刻了一个小小的帆船,然后催生神力让伤口愈合,形成了一个金灿灿的帆船印记。“疼吗?”玄冥吻了吻庄理的额头。“不疼的。”庄理笑着应他。庄理摸了摸自己心口的印记,突然懂了什么,“是船?”“嗯,是船。”

——END.

我给大家解释一下哈,我想写的就是,不可否认,庄理有时的确是个疯子,但是他甘愿套上名为“冥”的束缚绳,并把绳子的另一端亲手奉上。但是不可置否的是,冥也是这样的,他会永远偏袒庄理,一切负面语言和有色眼镜在他看到他的庄理之后都悉数崩塌,他的爱人永远耀眼。没有什么所谓的正义,有的只是压不住的满腔爱意,公正比不上偏爱,心疼永远凌驾与于正直之上。庄理在他心中凌驾于一切之上,包括他自己。他爱他是潜意识里的本能。他可以失去一切,但是他不能没有庄理。锚无论走多远,他的根永远都是船。“你如果是鹰,我会助你飞得更高;你如果是鲸,我会帮你游得更远。我会陪着你,做一切你想做的事。这就是我对你的爱。”船会永远陪着锚,庄理会永远陪着冥,他会亲手将他的爱人送回巅峰。冥用一个世界教会了庄理什么是爱,庄理就在每个位面修复爱人千疮百孔的世界。他们俩永远都是双向奔赴!!!

南有乔木✨

就是整了一些生🌿的烂活。

OOC了哈哈哈哈,虽然庄理会做出这种事,但是他不会跑,他会光明正大的窝在玄冥怀里然后理直气壮地看着7480。

P2是7480的反击(?)哈哈哈哈他也就欺负欺负最小的了哈哈哈哈哈。

P3是原图。


一些题外话,最近给他们俩写了不少大纲,等周末了我就写!

就是整了一些生🌿的烂活。

OOC了哈哈哈哈,虽然庄理会做出这种事,但是他不会跑,他会光明正大的窝在玄冥怀里然后理直气壮地看着7480。

P2是7480的反击(?)哈哈哈哈他也就欺负欺负最小的了哈哈哈哈哈。

P3是原图。



一些题外话,最近给他们俩写了不少大纲,等周末了我就写!

河北青县张猛158

小区风景美如画,窗前拍摄亦欣赏。

小区风景美如画,窗前拍摄亦欣赏。

Imcatqwq

认识我必看,不看我咬死你🌚👊🌚👊

过来好好的认识爷

你们可以叫我cat(注意,不是英语中猫的读音,而是英语中字母的读音)你们也可以叫我柳絮(是的,我现实中名字姓柳)

混的圈子很多:有mc.ut.ch.星球拟人(ph).波兰球.省市人.省拟.市拟.国家史莱姆

注意:我是个凹凸粉转黑,凹凸粉可以自动离开了

我不管在哪个区域都会逛一逛,所以说你可能会在别的地方下面看见我


好的说一下我本人的性格

我本人其实有点玻璃心,看见骂自己的可能就会玻璃心删评,所以说喷子远离我(但我只要看见有喷子在喷别人时我就会重拳出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ω⊙


本人小学五年级,特爱画画,有时候写文,坐标在辽宁葫芦岛连山区,对地域黑重拳出击�...

过来好好的认识爷

你们可以叫我cat(注意,不是英语中猫的读音,而是英语中字母的读音)你们也可以叫我柳絮(是的,我现实中名字姓柳)

混的圈子很多:有mc.ut.ch.星球拟人(ph).波兰球.省市人.省拟.市拟.国家史莱姆

注意:我是个凹凸粉转黑,凹凸粉可以自动离开了

我不管在哪个区域都会逛一逛,所以说你可能会在别的地方下面看见我


好的说一下我本人的性格

我本人其实有点玻璃心,看见骂自己的可能就会玻璃心删评,所以说喷子远离我(但我只要看见有喷子在喷别人时我就会重拳出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ω⊙


本人小学五年级,特爱画画,有时候写文,坐标在辽宁葫芦岛连山区,对地域黑重拳出击🌚👊


可能不怎么会更ch的作品



关于一些chcp雷点,雷瓷右,俄左,美右,其实没什么雷的




mc主要晒一些游戏日常




ut主要更自己的Au




波兰球主要更漫画




省市人.省拟主要更文和图画




国家史莱姆主要更一些单图(这个不怎么更!)



好的,其实我有自己的虚拟设定

如图

很好,我摆烂了,我就是一只猫,但称呼还是跟前面一样不变

性格跟现实中的我差不多(*˘︶˘*).。.:*♡




很好,没有了,就这些

南有乔木✨

为什么别人家的小猫咪又乖又软(?)

‼️‼️‼️重度ooc预警!‼️‼️‼️

✨李妄X黑豹,白楚年X兰波,微夏凭天X钟裁冰。

✨其实是《关于掉毛期》的前身,也是和我怨种发小的梗。

✨迫害李妄预警。

✨又名《只有李妄受伤的世界达成了(bushi)》

李妄和黑豹,别人眼中相爱相杀的代名词。

对于这个称呼,李妄自得其乐,毕竟和自家猫主子有共同称呼这件事使他感到愉悦,自家猫主子和自己捆绑在一起了呢。黑豹表面上对这个称呼嗤之以鼻,冷冷讽刺,“相爱相杀?只有想相杀,没有相爱罢了。”实际上,黑豹有时不无讽刺想,他究竟在奢望什么?自己只不过是那个老男人养的可有可无的宠物罢了。

一次偶然,李妄与兰波和钟裁冰打了个照面。他无比希望和同...

‼️‼️‼️重度ooc预警!‼️‼️‼️

✨李妄X黑豹,白楚年X兰波,微夏凭天X钟裁冰。

✨其实是《关于掉毛期》的前身,也是和我怨种发小的梗。

✨迫害李妄预警。

✨又名《只有李妄受伤的世界达成了(bushi)》

李妄和黑豹,别人眼中相爱相杀的代名词。

对于这个称呼,李妄自得其乐,毕竟和自家猫主子有共同称呼这件事使他感到愉悦,自家猫主子和自己捆绑在一起了呢。黑豹表面上对这个称呼嗤之以鼻,冷冷讽刺,“相爱相杀?只有想相杀,没有相爱罢了。”实际上,黑豹有时不无讽刺想,他究竟在奢望什么?自己只不过是那个老男人养的可有可无的宠物罢了。

一次偶然,李妄与兰波和钟裁冰打了个照面。他无比希望和同样拥有猫主子的人交流一下。兰波:“randi很乖的啊,randi超级可爱的!就是obe的时候总放不开。”其他两人:……?他们真的想象不到身为神使的白楚年居然能和“可爱”这个词沾边 。钟裁冰微微一笑:“凭天他很温柔的,不会无缘无故发脾气的。”#夏凭天,妻奴。

李妄:合着就我家的是猫主子,你们家的都是小猫咪呗。

钟裁冰提醒李妄,“猫是一种高傲的生物,他们不会轻易选择任何人,如果有一天他们不得不有求于一个人,那么这个人一定是他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选择。但是不要试图去践踏猫的尊严,因为他们很记仇,一记可能就是一辈子。”一记可能就是一辈子……吗?要是自己能让他记一辈子,也不赖吗。至于深思熟虑?到还不如说他身边只有自己一个人罢了。反正自己就是要牢牢栓住他,哪怕他跑的再远,到了一定时间他就得不得不回来。

“老婆!”是白楚年来接兰波。兰波扑过去,“randi!”李妄觉得这一幕有些扎眼。嘶,牙疼。“裁冰,我来接你了。”是夏凭天,他走过来揽住钟裁冰的腰,“裁冰,回家了。”看着两对的背影,李妄反思了一下自己,他好像永远没有这样温柔的对待过自家猫主子。他不会,但是他想,他可以试着学。

李妄独自回到家,他洗漱完毕后进入了黑豹的房间,房间里黑豹这两天刚刚回来。李妄轻手轻脚的走到黑豹的床边,黑豹睡的正熟,他回来时体力透支,变回了黑豹形态。李妄弯腰,将自己的脸埋入黑豹的腹部待了好一会儿,然后吻了吻黑豹的耳尖,喃喃道,“晚安……昼……”然后起身离开了房间。门关上的那一刻,黑豹悄然睁开了眼睛,用爪子摸了摸自己的耳尖,毛茸茸的脸上温度急剧上升。晚安。

——一直没有什么别的小猫咪,只有你。

——勉为其难让你吸一下猫吧。

——END.

二编一下,其实这篇是我从感情流到意识流的一个尝试,看不懂的可以去彩蛋,我详细解释了一下。


南有乔木✨

关于掉毛期

‼️‼️‼️ooc预警‼️‼️‼️

✨又名《谁比谁先疯》(bushi)

✨设定是都在一起了,是和我发小闲聊时突然提到的一个梗。

陆上锦X言逸

兔子和隼都是有掉毛期的,但是言逸尤其明显,垂下来的兔子耳朵随着走路微微摇晃就会刷拉刷拉掉下不少毛。陆上锦在掉毛期的时候会在家光着上半身把翅膀漏出来,然后羽毛就哗啦啦的掉。作为奶爸的锦叔苦中作乐的想,今年冬天宝贝的新羽绒服有着落了。言逸在家里换上宽松的睡袍,虽然兔子尾巴不是那么怕压,但是还是可以避免碰到就掉下不少毛。两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陆上锦的翅膀拢着言逸,把下巴放在言逸头上。结果陆上锦吸一口气半口都是言逸兔耳朵上的毛,着实呛咳了几声。言逸担心的...

‼️‼️‼️ooc预警‼️‼️‼️

✨又名《谁比谁先疯》(bushi)

✨设定是都在一起了,是和我发小闲聊时突然提到的一个梗。

陆上锦X言逸

兔子和隼都是有掉毛期的,但是言逸尤其明显,垂下来的兔子耳朵随着走路微微摇晃就会刷拉刷拉掉下不少毛。陆上锦在掉毛期的时候会在家光着上半身把翅膀漏出来,然后羽毛就哗啦啦的掉。作为奶爸的锦叔苦中作乐的想,今年冬天宝贝的新羽绒服有着落了。言逸在家里换上宽松的睡袍,虽然兔子尾巴不是那么怕压,但是还是可以避免碰到就掉下不少毛。两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陆上锦的翅膀拢着言逸,把下巴放在言逸头上。结果陆上锦吸一口气半口都是言逸兔耳朵上的毛,着实呛咳了几声。言逸担心的看着陆上锦:“锦哥,我们保持点距离?”陆上锦一听这话不干了,急忙把言逸往怀里搂了个严严实实,“不要,言言的毛我多吸几口怎么了!”

掉毛期过去之后,陆上锦收到了言逸亲身用自己的毛做的他垂耳兔造型的毛毡,巴掌大小,很精致。陆上锦喜欢的不得了,把毛毡放在了办公桌上,没事就看一看。陆言也提前收到了用他爹羽毛做的羽绒服,小家伙开心的不得了,毕竟只有感受过才知道他爹的毛做的羽绒服有多么保暖。

白楚年X兰波

白楚年无比庆幸家里只有自己才会掉毛。神使在掉毛方面也是天赋异禀,整个家里真的做到了一口气半口毛。因为掉毛期,白楚年的狮子耳朵和尾巴都出来了,他还有闲心把手变成爪垫逗兰波,然后兰波就会星星眼的扑过来吸爪垫,喊“randi~”兰波丝毫不介意自己吸进去的毛,只是怜惜的用嘴碰了碰白楚年的狮子耳朵,王后的掉毛期一定很难受。兰波将白楚年的掉毛和自己的掉鳞归位一类的,便更加心疼他的王后。白楚年揉揉兰波的头,笑着说:“宝贝儿,我没事。”

掉毛期过了之后,白楚年去他锦叔那里,看到了锦叔办公桌上的毛毡垂耳兔,陆上锦看到他的视线,语气难免带着炫耀:“你们会长用掉的毛亲手给我做的。”白楚年若有所思。几天后兰波收到了白楚年用自己的毛做的狮子毛毡,兰波捧着那个狮子毛毡,用脸蹭蹭它,“randi~randi~”虽然兰波爱不释手,但是毛毡不能泡在水里,便放到了白楚年的床头柜上,兰波一偏头就可以看见。

毕揽星X陆言

陆言的掉毛期到了。小兔子很烦躁。素来喜欢活蹦乱跳的他,一动就会掉下来不少毛。毕揽星哄了半天,陆言才窝在他的怀里看看电影,打打游戏。小兔子哄好了,但是一刻都不想离开毕揽星,毕揽星也任由陆言在自己怀里撒欢儿。毕揽星的裤子上蹭的都是兔毛,小兔子的尾巴不自在的晃了晃,毕揽星揉了揉小兔子的尾巴,陆言的脸瞬间爆红,把脸埋在毕揽星的颈窝不肯抬头。毕揽星带着笑喊他:“阿言。”小兔子恼羞成怒的给毕揽星咬了一个兔子标记,毕揽星却乐在其中,解开衣服扣子把胸膛漏出来,笑着说:“阿言随便咬,咬我满身都行。”陆言脸更红了,一口咬在毕揽星胸肌上,恼羞成怒:“毕揽星你个臭流氓!”毕揽星又揉了揉小兔子的尾巴,“只对阿言流氓。”

韩行谦X萧驯

韩行谦是天马,所以没有掉毛期,久而久之,他便忘了自家小孩是个有掉毛期的小灵缇了。小孩最近总躲着他,不让他碰了,这让韩行谦匪夷所思。知道他家小孩害羞,但是小孩还是会忍着害羞让他碰的。自己惹他生气了?韩行谦想了想,自己也没做什么可让小孩生气了啊。不行,一定得问清楚。萧驯刚从外面回来,回身关上门,就被韩行谦抵在门板上,萧驯吞了吞口水:“韩……韩哥……”“嗯。为什么躲我,嗯?”韩行谦一边问一边用手撸了撸萧驯敏感的尾巴。萧驯感觉到韩行谦的动作,猛的推开了他,韩行谦一时不察被推开了,他一愣,看了看自己小孩惊慌失措的模样,有看了看手上的尾巴毛,懂了。“珣珣,你掉毛期到了?”萧驯愣住了,直直的看向韩行谦,“啊?”韩行谦一看就知道自家小孩不知道自己有掉毛期,又不知道瞎想什么呢。他抱住自家小孩解释,然后问他:“最近在想什么?”萧驯的脸瞬间红了,“我……我以为我要秃了,韩……韩哥知道了就……就不要我了……”韩行谦无奈,自家小孩太没有安全感了,“珣珣,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不要你的。”说着又揉了揉萧驯的尾巴。萧驯磕磕巴巴的应他,“嗯……我……我知道了……”韩行谦揉了揉自家小孩的头,“乖。”

——END.

寒熙今天鸽了吗?

[究惑]脆弱期安抚

!ooc有!

ABO设定

朗姆酒味alpha究究×鸢尾草麝香味omega惑惑

是筑巢脆弱期的百年难得一遇的软软的惑惑

——————————————————

秦究被迫去出任务了。


虽然他现在本来应该陪在游惑身边和他一起度过最后的筑巢期。


筑巢期是一个omega除了发热期以外最脆弱的时候了。因为发热期的度过,omega极度缺乏安全感,时时刻刻渴求着自己的alpha信息素带来的安心。


虽然游惑不是会明显的表现出自己的脆弱吧。但说到底还是会受到信息素影响。


当然,对于游惑来说,筑巢期的脆弱多少还是有点说不出口。但好在秦究懂他。


时间回到现在。...

!ooc有!

ABO设定

朗姆酒味alpha究究×鸢尾草麝香味omega惑惑

是筑巢脆弱期的百年难得一遇的软软的惑惑

——————————————————

秦究被迫去出任务了。


虽然他现在本来应该陪在游惑身边和他一起度过最后的筑巢期。


筑巢期是一个omega除了发热期以外最脆弱的时候了。因为发热期的度过,omega极度缺乏安全感,时时刻刻渴求着自己的alpha信息素带来的安心。


虽然游惑不是会明显的表现出自己的脆弱吧。但说到底还是会受到信息素影响。


当然,对于游惑来说,筑巢期的脆弱多少还是有点说不出口。但好在秦究懂他。




时间回到现在。


秦究收到这个任务时整个人的气压瞬间降低到零下三十度。本来回温的天气马上给打回南极。


“……咳,老大,说实话,其实我们也不想打扰你们俩,主要是…咳…这个任务难度挺大,总考官他现在又抽不出身,也就你还能轻松的完成这个任务了……”闻远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


开玩笑,顶级alpha的压迫力不是摆那看的。


秦究拉着脸,撇了一眼桌面上的资料。


难度一般,不是特别棘手的那种。但这任务是高层那帮老家伙亲自下的,换句话说就是没法拒绝。


“啧……”秦究咋了咋舌,黑着脸扭头就走“三个小时过后我就回来,Z,这三个小时大考官交给你了。”




游惑的信息素和他本人所表现出来的完全不一样,他的信息素是鸢尾草麝香型,闻上去是淡淡的木质花香,平日里没有什么攻击性,反而是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大概是能赖床的周末,懒洋洋的躺在被子上,闻着阳光烘烤过的木香。


楚月小心翼翼的推开门进去,鸢尾草麝香味的信息素已经铺满了整间屋子。


游惑已经醒了。


她踮起脚尖放轻脚步慢慢的蹭到卧室门前。


卧室里乱的不成样子,四周散落着秦究的东西,包括但不仅限于衣服,办公用具,生活用品等。而床上已经有一个用秦究的衣服铸成了的“巢”,这次“任务”的核心人员正缩在里面试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其实游惑知道楚月来了。


筑巢期的omega对信息素实在太过敏感,更何况是一个alpha进来。


但omega筑巢期的脆弱让他不能离开秦究的信息素多远。


卧室是秦究信息素最浓郁的地方了。


虽然也没剩多少。


‘偷跑得等秦究回来算账’游惑抱着秦究最常穿的常服,把头埋进衣服里忿忿的想,但是越想越委屈,眼泪也不自觉的顺着脸颊落下来滑倒衣服上。


没办法,omega脆弱时期的泪点都跟着变低了。


‘才不是我想哭呢’游惑越哭也越生气‘泪点怎么这么低’


‘我又不是离不开秦究’游惑把脸埋的更深了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楚月都没想到三个小时的时间能这么漫长。


‘吱呀——’门开了,一股浓郁的雪松味席卷而来。


没有任何攻击性,只有安抚的意味。


彼时时间刚过二。


两个小时零十分钟,秦究成功完成了任务回到了游惑身边。


楚月默默的从秦究身边蹭了出去。


她才不想看小情侣秀恩爱呢!


然后……扭头把耳朵贴了上去。


开玩笑,白给的墙角她不听谁听!




秦究急匆匆的窜进了卧室,信息素铺天盖地的蔓延至卧室的每一个角落。雪松味和鸢尾草麝香融合,纠缠。给温柔掺了些冷厉,给冷厉中夹了些温柔。


秦究靠近被子上的一团,用手缓缓扯了一下。


接着就……嗯,没扯下来。


合计着这是生气了。


秦究的信息素更浓郁了些。


“大考官,亲爱的,我错了”秦究手下微微用力,把“巢”的顶给掀起,看着缩在里面的游惑,轻轻低下了头在游惑的头顶吻了一下“我只是出去做了个任务,没受伤,任务来的突然,也没来的及告诉你宝贝儿。我们亲爱的大考官可以原谅001的过失吗?”


游惑‘团子’动了一下,还是把头抬起,面无表情的看着床边的秦究。


秦究被游惑面颊上还没干枯的泪痕吓了一跳。


难怪出任务的时候右眼皮狂跳。


游惑的眼眶不知不觉就又红了,眼泪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


秦究匆忙的把人给圈进怀里。低着头吻着怀里人的头顶,双眼,嘴唇。用吻安抚着怀里人的情绪。 


后来慢慢的又吻到藏在脖颈处的腺体,游惑整个人都跟着颤了一下。感受着腺体受到摩擦,而后alpha强势的信息素流淌进来,慢慢的安抚着游惑脆弱的情绪,鸢尾草麝香也溢出越来越多。


两种信息素在房间里纠缠过后又融合在一起,好像生生世世没有任何东西能将他们分开。


和他们各自的主人一样。


所以啊,爱恨真的是个很奇怪的东西,有的早早腐烂入土,有的刻骨。


——————————————————


门外的楚月:艹,我们基地的门隔音有这么强吗?!?!

同此时

遇见过这样的人

就是对于我来说人前蹦哒的欢的人很烦,别问我为什么,就是这样一个人,她做的事让我对她失望的彻骨,强行要号,厚脸皮要别人钱花,就还一半虽说钱少,只有20多,她只还了10块,而且她是给别人怎么开玩笑都行,哪怕特别过的;到你给她来一样她就不乐意[撇嘴]。现在我俩比普通朋友还普通…而且她跟我解决强行要号的事的时候,你怎么给她发消息都不会回你,上游戏邀请她都不会进,就一直躲着你,直到你先松口,她就会回你[撇嘴]而且在外人眼里就会有觉得这件事完全就是我的错,是我一直在咄咄逼人[捂脸]但我从开始知道的时候跟她说话带TM后面一句都没带过,而且她的ID一股子茶味🙄三年半的同学,初三下半年她就做过一件十分让人反感...

就是对于我来说人前蹦哒的欢的人很烦,别问我为什么,就是这样一个人,她做的事让我对她失望的彻骨,强行要号,厚脸皮要别人钱花,就还一半虽说钱少,只有20多,她只还了10块,而且她是给别人怎么开玩笑都行,哪怕特别过的;到你给她来一样她就不乐意[撇嘴]。现在我俩比普通朋友还普通…而且她跟我解决强行要号的事的时候,你怎么给她发消息都不会回你,上游戏邀请她都不会进,就一直躲着你,直到你先松口,她就会回你[撇嘴]而且在外人眼里就会有觉得这件事完全就是我的错,是我一直在咄咄逼人[捂脸]但我从开始知道的时候跟她说话带TM后面一句都没带过,而且她的ID一股子茶味🙄三年半的同学,初三下半年她就做过一件十分让人反感的事,就是一个同学把手机带学校来了,但内个同学一直没用就是为了晚上拿快递,她非要借,借完之后玩,让学校发现,就刚开始不说,后来学校一威胁就都说了,内个同学也退学了,但她什么事都没有。后来她也没有考上普高,她有没有手机的事都去不了普高(不是我去了普高多看不起她,但她是成绩真的就这样)她到现在也没有一点收敛迹象,反而愈演愈烈。


Doki

【名柯观影】Soul&Soul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第四乐章(下) fight


   他站在了熟悉的侦探事务所门口。


     室内的陈设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丝毫不变。二楼的窗子没有关上,吹起桌旁的白纸随着微风轻柔抖动。旁边早已冷透的茶泛起涟漪,混着街角咖啡厅里散发出的苦香。


     他似乎看到了毛利小五郎夜晚宿醉归来后通红的脸颊...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第四乐章(下) fight


   他站在了熟悉的侦探事务所门口。


  


     室内的陈设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丝毫不变。二楼的窗子没有关上,吹起桌旁的白纸随着微风轻柔抖动。旁边早已冷透的茶泛起涟漪,混着街角咖啡厅里散发出的苦香。


   


     他似乎看到了毛利小五郎夜晚宿醉归来后通红的脸颊,看到小兰嗔怪着把她爸爸推在沙发上躺好,嘴上抱怨声不停,却仍然动作麻利的给他泡茶,好不热闹。


    


     当时茶里融着的也是这苦香,在浓烈的酒气里十分明显。工藤新一不自觉的走向沙发上的父女二人,然而触碰到的只有清风,和早已凉透的茶水。


  


    工藤新一朝着楼下望去,街上空无一人,街道里喧闹的店铺也陷入死寂,他不免愣了一瞬,一旁的声音悠然开口:


     


   “时间正在静止,工藤君,如果你有什么还想看看的,想准备的就去做吧。”


   


     


     他没有动。


     他没有去拿之前苦心部署的计划图,也没有带枪支武器一类的物什,他没有试图去找任何一个人,做丝毫保命的准备。


    


   工藤新一退回属于江户川柯南的房间,翻翻找找了好一会儿,才终于从阴暗的角落里拿出一张类似于名片的东西来。


    装着那张奇怪硬纸片的小盒子里没什么东西,一封信,一张名片,一枚徽章,信件很明显的没有贴明信片,应该是还没有寄出去。侦探先生轻轻的把小盒子放在枕边,像是小孩子握着自己失而复得的珍宝一般。


   


   他死死的盯着那木盒,莹白修长的手指早已捏出红痕,可他就是不想放手,像是透过那盒子在看谁的脸,他被无边无际的海洋包裹,长吁了一口气,喉咙里像是被哽住一样的苦涩。


     终究是没忍住在那木盒上滴下了咸涩的海水,他埋在臂弯里很久很久,多想这一刻就永远静止,如果可以,真的不想面对这该死的命运。


      可是他不能。


   


     半晌,木质地板上响起渐远的一串脚步声。


   昏暗的地下据点里,一位少年狼狈的半跪在地,手里颤抖的握上枪柄,眼里却仍然不敛光芒。


    “这个世界上有形形色色的人,自然也不缺天才,但这世界上的天才大多数都是疯子,我也不例外。


   长久的生命,无边的财富我一个也不想要,我只希望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平安活在当下。”


   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无人的街道死寂的可怕,晌午的太阳灼热的刺眼,好想要把这个世界的黑暗全部燃烧殆尽。


   


    “轰——”


 


    远离这寂静祥和的城区,冲天的火光连声而起,一个孤独的人影悄然被吞没在这漫天大火里,只剩下一粒飞灰,静默的映着愈发刺眼的太阳。


 


  怪盗基德忽然就觉得疼的要命。


    敏锐的直觉告诉他,刚才发生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时空外是未知的未来,人们正观看的是他们的过去,而他死死的卡在这个时间点,所有反抗的力气都被抽个干净,只能抖着喉结发出一声微弱的叹息。


 


     他忽然举起了手中的白色扑克枪,眼神晦涩的盯着某一处,像是忽然发难的苍鹰,转眼就要把什么人吞吃入腹。这一举动可把周遭的兰和园子几位小姑娘都吓了一跳,连忙急急退开几步,使那模糊的光线更加清晰了些许。


 


  众人的目光都死死的盯向怪盗基德,即使是在这有些漆黑的影院里看不太清人影,也不敢放松警惕。


     

     降谷零索性毫不掩饰在骨子里的疯狂,装了消音器的随身枪支刹那间已经上膛。视线的猛然昏暗让他有些看不清周遭的情况,另一只手下意识摩挲着衣侧的一枚环形物体。

   就是在这高度紧张下的无意识动作,令他发现了端倪。


   一旁的赤井秀一也迅速筑起牢牢的意识防线,凝神听了一下身旁人的呼吸,确认只是一瞬间的粗重才稍松了口气。他其实很讨厌这种不明不白被操控的感觉,主动权不握在自己手里总是让人觉得不安,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也是如此。


    不对,不对劲。


    前些年的卧底经验让他对黑暗也有了适应度,狙击手的感官如同狩猎的豹,机敏而危险,他敏锐的感觉到即使降谷零看似神情自若,但事实上……

    他在发抖。


   正当这气氛无缘无故变得紧张起来的时候,温润低沉的声音在一旁的座位上悠悠响起。坚定有力不容置喙,在身旁的人都因为惊慌而不知所措的时候,只有他稳稳的坐在位子上丝毫不见慌神。


    不要忘了大海和天空“蓝色”的本质。


    是工藤优作,他搂着一旁有些坐立不安的有希子,轻柔的拍着她的手背,眼睛聚焦在那轮光线上,话却是不知道对着谁说出来的。


   

  万物皆有它的规则。


    


…………………………………………………………

除了上次又有了个新伏笔嘿嘿,赤安爱情我也没有忘哦ww


礼物即可收获伏笔!


 希望上海等地区平安度过疫情,祝愿大家一直健康快乐。


   


  


  


     


    

河北青县张猛158

记载回忆,往昔岁月。军旅生涯辉煌路,不忘初心珠海篇。

记载回忆,往昔岁月。军旅生涯辉煌路,不忘初心珠海篇。

乔治の小迷妹✈

求文!!!

        大家有没有比较冷门🚪但巨甜的文啊?

         (占tag抱歉🙏)

        大家有没有比较冷门🚪但巨甜的文啊?

         (占tag抱歉🙏)

不干正事の油豆腐

[图片]

救...卡了一天了…来个人呗…想要坐垫...🙏

救...卡了一天了…来个人呗…想要坐垫...🙏

不干正事の油豆腐

来点自我介绍

我是油豆腐(小号)

大号:@狂炫油豆腐 (如果不是大号平板被收了我至于开小号么)

苦逼小升初孩子一枚

生日4.5

挺好相处的 微社恐

混的圈子:非人哉 长津湖 光遇 原神

没啦再见


我是油豆腐(小号)

大号:@狂炫油豆腐 (如果不是大号平板被收了我至于开小号么)

苦逼小升初孩子一枚

生日4.5

挺好相处的 微社恐

混的圈子:非人哉 长津湖 光遇 原神

没啦再见



南有乔木✨

他们的新生活②[庄理X玄冥]

‼️‼️‼️我流ooc预警!‼️‼️‼️

✨是上篇的续集,本来以为可以一发完的但是昨天1.9k+就不得已打住了。

✨感谢呆呆创造这么一个故事,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他们!因为太舍不得他们所以就有了这个系列,但是他们的故事永远未完。

✨是复健文,看看就好,北极圈为爱发电图一乐。

           后山温泉。

           庄理被爱人搂着泡温泉,他的上半身都靠在爱...

‼️‼️‼️我流ooc预警!‼️‼️‼️

✨是上篇的续集,本来以为可以一发完的但是昨天1.9k+就不得已打住了。

✨感谢呆呆创造这么一个故事,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他们!因为太舍不得他们所以就有了这个系列,但是他们的故事永远未完。

✨是复健文,看看就好,北极圈为爱发电图一乐。

           后山温泉。

           庄理被爱人搂着泡温泉,他的上半身都靠在爱人壮硕的胸膛上,周身充斥着爱人身上令人心安的味道,心身上都是前所未有的放松。

         “想喝酒吗?”玄冥询问着自己的爱人。庄理挑眉,“好啊,那就85年的罗曼尼康帝吧。”玄冥变出一支高脚杯和一瓶85年的罗曼尼康帝,缓缓地为自己的爱人倒上一杯。庄理接过盛满红酒的高脚杯一饮而尽,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渡到爱人口中,两人唇舌交缠,接了一个带着浓烈红酒味的吻。

            两人泡在温泉里,互相依偎温存。

         “对以后有什么打算吗?”庄理突然问。玄冥立刻回答,“和你在一起做什么都好。”他说的很认真,庄理知道,面前这个人是真的因为和自己在一起就欢呼雀跃。“那我们就逛遍了这里,然后去你的各个小世界度蜜月好不好?”庄理饶有兴致的问。“好。你想做什么我都陪你。”玄冥温柔的回答自己怀中的爱人,身心都是浓浓的满足。他俯下身,在爱人的脖颈出种出点点红梅。

          庄理仰着脖颈喘息,“我是不是,还没有告诉过你我的身世?”玄冥动作一顿,回答他:“是。如果你不想说的话可以不说。”庄理愉悦的笑了,“没什么可不能说的,但事先说好,你不可以生气, 都过去了。”玄冥低应了一声,但是庄理知道这个傻大个一定会替自己愤愤不平,但是他想告诉他,他不希望他们俩个人之间有秘密,况且,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

          庄理抱住爱人劲瘦的腰,把头靠在爱人的胸膛上,讲述着自己的身世。

          玄冥听完,浑身气得发抖,他的小卷毛、他的爱人,原来心中背负着这样一段往事。庄理拍了拍爱人的背,“不是说好的不许生气吗?都过去了,我失去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我的脑域每天都在扩充是故国同胞给我的最后的馈赠,我在,华国就在。我自诩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永远信任自己的国家。况且我现在不是有了老公你吗?不要气了,我会心疼的。”玄冥的心抽痛着,他无法想象爱人在没遇见自己之前是如何背负这么多活下来的,听到这话 他抱紧了自己的爱人,浑身颤抖的重复着,“你现在有我了……你现在有我了……有我了……别怕……”他呢喃着,但是他颤抖的身体却暴露了他的后怕。如果……如果小卷毛在脆弱一点,或者是那个时间的恶人再狠一点,那他是不是就见不到他的小卷毛了?永远见不到的那种……玄冥不敢再想下去,他怕怀里的人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庄理一下下地拍着爱人的背,吮吻他的耳垂,“别怕,我在这里,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了,别怕。”见这样不太起效,他话锋一转,“现在我们的任务是好好玩你的M500,我对它甚是想念呢。”怀里的人眯起眼睛笑得像个狐狸,眼尾还被温泉的热气熏得绯红,让玄冥哪里忍得住,他拂过爱人勾人的眉眼 嗓音沙哑,“好。”

……

我们可以永远相信玄冥的M500!

——END.

作者的一些碎碎念(—哔话):不出意外的不出意外的话这个系列就结束了,这篇续是1.4k+,前一篇是1.9k+,合起来大概就是3.3k+。这辈子就是征文我也没写过这么多,我把这归结于我对他们的爱,风流书呆的文永远不缺家国情怀,这也是我喜欢他们的一个重要原因,但也只是磅礴爱意中的一个。本来是无聊的复健产物 但是却一发不可收拾,可能是我真的很喜欢他们吧。我们有缘下篇再见。


南有乔木✨

他们的新生活[庄理X玄冥]

‼️‼️‼️我流ooc预警!‼️‼️‼️

✨新生活的开始,也就是两位老夫老夫带俩崽甜蜜蜜的故事。全文约1.9k,有后续,不定时更新。

✨不会很高智商,毕竟我智商都不够庄神智商的一个零头……不对,顶多是相当于庄神脑域里的一个粒子?!我尽量让逻辑通顺。北极圈的自割腿肉。

✨大家玩梗适度,我不太想听见类似于“玄冥就是个吃软饭的”这种话。他们两个绝配!庄理在民国那个位面对7480说过:“吃软饭怎么了?只要他愿意,我可以让他一直吃下去。”(好像是这么说的?就……差不多吧!)我的中心思想就是庄理作为他的爱人都不介意我们也没资格贬低他的爱人。如果硬是要杠的话就见假富二代的那个位面席冥是如何怼的,那句话...

‼️‼️‼️我流ooc预警!‼️‼️‼️

✨新生活的开始,也就是两位老夫老夫带俩崽甜蜜蜜的故事。全文约1.9k,有后续,不定时更新。

✨不会很高智商,毕竟我智商都不够庄神智商的一个零头……不对,顶多是相当于庄神脑域里的一个粒子?!我尽量让逻辑通顺。北极圈的自割腿肉。

✨大家玩梗适度,我不太想听见类似于“玄冥就是个吃软饭的”这种话。他们两个绝配!庄理在民国那个位面对7480说过:“吃软饭怎么了?只要他愿意,我可以让他一直吃下去。”(好像是这么说的?就……差不多吧!)我的中心思想就是庄理作为他的爱人都不介意我们也没资格贬低他的爱人。如果硬是要杠的话就见假富二代的那个位面席冥是如何怼的,那句话特别适合您。

✨【】中为原文。

✨一不小心废话有点多,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玄冥一手抱起7480,一手搂住庄理的肩膀,指了指最高的那座山峰,轻笑道:“走吧,我们回家。”

                                                                       全文完。】

       最高的那座山峰。

       山顶上是一座宫殿,宫殿没有过于夸张的富丽堂皇,但却有一种不能让人忽略的低调奢华,是玄冥亲手给小卷毛准备的。

       玄冥有些忐忑,即使他们相伴了那么多的小世界,但是玄冥还是有些拿不准爱人自身对住处的要求。他按照感觉,将宫殿打造的奢华、贵气、精致,但不扎眼,就像他闪闪发光的爱人一样。

       玄冥底气不足的问“我亲手为你准备的宫殿,喜欢吗?”

        庄理敏锐地感觉到了爱人语气里的忐忑,仿佛自己说一个“不”字他的天会塌下来一样,他伸手搂住爱人的脖子,在他的耳边轻笑着“我当然喜欢,我老公亲手为我准备的,我怎么可能会不喜欢?”他的爱人真的很用心了,明明自己什么都没说,但是这个宫殿准备的真的很得他心。这样想着,他在爱人的耳垂上吮了一口。

         被夹在主人和另一个之间的7480:……

7480不由得开口控诉:“主人,你和神明也收敛一点啊,我还在场呢!”

         玄冥面上不显,耳朵却已经红的快要冒烟。

         庄理丝毫不客气的怼7480:“那你把眼睛闭上耳朵堵住从我男人的怀里下来?”

         7480好气,但是7480没有办法反驳,它试图撒娇卖萌“主人,我不是你的小甜甜了吗?”说着,它对庄理眨了眨眼。

          本来听着一主一宠互怼的玄冥立马反驳,“不是。”声音非常冷漠。

          7480:“……”行吧,没爱了呗,狗男男。

          庄理看着自己的爱人和自己的系统争风吃醋,再次笑出声,在玄冥的唇上又印上一吻“只有你是我的小甜甜。”玄冥刚想加深这个吻,庄理就退开了,他对玄冥努努嘴“带我们进去看看吧。”玄冥的耳朵红的快要滴血,无奈的搂着调皮爱人的腰进入了宫殿。

          宫殿的地板上铺了许多的地毯,玄冥知道自己的爱人喜欢光着脚,又怕他着凉,所以便有了此举。庄理看了看地毯,笑着望向爱人,眼里盛着璀璨星辰。他知道的,他一直知道的,面前的爱人把爱他刻进本能。玄冥一时间看呆了。

           庄理看见爱人呆呆的看着自己,不由得翘起嘴角,自己的爱人永远都是那么可爱。“傻大个,别傻站着了,带我去看看我们的房间啊。”玄冥牵着爱人的手走上二楼,带着爱人走进一个房间,玄冥在爱人耳边说,“床是4.0mx4.0m的,床上的也都是真丝床品。”庄理对着爱人玩味一笑,他说的话,爱人都记得,就连这种事情爱人也记得。(这段想不起来的见假富二代那个位面

           玄冥抱着7480,牵着庄理走进隔壁房间。他把7480放在房间里精致的婴儿床上道,“这是你的房间 ,床边的小圆桌和小书架上都是你爱看的小人书。”7480兴奋的在柔软的婴儿床上滚来滚去,听到这话自然是开心极了,急忙喊了一声“谢谢神明!”然后继续一脸傻笑的在婴儿床上滚来滚去。玄冥指向小圆桌上的袖珍小床对7480道,“这是清道夫的床(瓶中恶魔,快完结的时候庄理给他起名叫清道夫),他在外面撒够野回来就让他睡这里吧。你是哥哥,稍微照顾他一下。”7480满口答应,“好的神明。”

           “后山有温泉,想去泡吗?你今天太累了,需要放松放松好好休息一下。”玄冥询问庄理。庄理笑得恶劣“放松可以,休息的话不急,好不容易一切都结束了,我想好好玩玩我M500。”玄冥呼吸急促,嗓音沙哑的应道:“好。”

              7480突然开腔:“神明神明!我也想泡温泉!”“可以,我单独给你准备个小温泉。”“好耶!谢谢神明!”7480今天的幸福感简直爆棚!

——END.




我叫豆瓣酱

【航禹】🚳

婴儿车

我真无语了wb:最好的最重要 自找 链接老没

婴儿车

我真无语了wb:最好的最重要 自找 链接老没

邵邵鸭

春天来了哦,要记得踏青

春天来了哦,要记得踏青

浸冰暖之

p1.家主大人你要哪个?

p2.我全都要哦~


60多抽了,就是不知道小保底歪不歪,你要是不来我就抢你老婆了绫人,你听到没有?

(╯‵□′)╯︵┴─┴

p1.家主大人你要哪个?

p2.我全都要哦~


60多抽了,就是不知道小保底歪不歪,你要是不来我就抢你老婆了绫人,你听到没有?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