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葬仪屋

50万浏览    1756参与
你的小甜心妖颜酱

【葬仪屋x你x死神们】死神诱捕器

甲方约稿,all你,甲方妹类似非人生物的猫薄荷

为了写甲方的稿子我又去看了千魂,千魂的歌是我觉得黑舞里第二好听的,第一是彼岸花。不过黑舞的歌其实都还不错啦www

————————

明明是做着并不是常常需要的送葬的工作,但你的恋人葬仪屋最近似乎格外的忙碌。

“最近有很多人去世吗?”

他染着黑色甲油的手替你理了理头发。

“……那姑且就当做是这样吧。”

“什么叫姑且算啊——真是的,你总爱说些似是而非的话。”

其实以你的家族地位,要去下手查葬仪屋最近的行程也不是查不到,但作为恋人,你并不希望用这种不怎么信任对方的手段来得到信息。

“小生有礼物送给你哦……”

他把一个盒子在你面前打开...

甲方约稿,all你,甲方妹类似非人生物的猫薄荷

为了写甲方的稿子我又去看了千魂,千魂的歌是我觉得黑舞里第二好听的,第一是彼岸花。不过黑舞的歌其实都还不错啦www

————————

明明是做着并不是常常需要的送葬的工作,但你的恋人葬仪屋最近似乎格外的忙碌。

“最近有很多人去世吗?”

他染着黑色甲油的手替你理了理头发。

“……那姑且就当做是这样吧。”

“什么叫姑且算啊——真是的,你总爱说些似是而非的话。”

其实以你的家族地位,要去下手查葬仪屋最近的行程也不是查不到,但作为恋人,你并不希望用这种不怎么信任对方的手段来得到信息。

“小生有礼物送给你哦……”

他把一个盒子在你面前打开,里面是一个做工精致的胸针。

这就让你觉得很意外了,倒也不是说葬仪屋这家伙不擅长做浪漫的事,只是大概也知道以你的家族实力并不缺什么东西,所以他在你面前更多的是用实质的言语和行动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像这样赠送物质上的礼物来讨你欢心的次数并不多。

你盯着这个胸针仔细的看了看,中间那颗宝石流光溢彩的,似乎从不同的角度看过去呈现的色泽也不一样。

你见过不少的好东西,对珍贵的宝石虽说不像那些收藏家那样精通,但了解它们是每一个社交界贵族的必修课。

但这枚胸针上的宝石你却看不出材质。

你向葬仪屋询问,他却没有正面回答你,而是取下了盒子里的胸针替你戴上。

“不要随便拿下来哦……尤其是在凡多姆海恩家的那位执事面前。”

……这难道还是什么防止别人靠近的武器不成?

你又盯了胸针看了一会,怎么也没看出来除了精美以外它还有什么别的功能。

那也姑且只能当做是你的恋人别扭的宣誓吧……

毕竟上一次和夏尔家小伯爵的会面中,那位执事看你的眼神也着实炽热了些。

推测着自己恋人的心思,明天正好还要和夏尔伯爵一起去一场宴会,你准备明天借个话头告诉执事君自己的恋人斥巨资定制了胸针当礼物。

第二天,夏尔伯爵那里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说是让你先行一步,为了表示歉意,他的那位执事君亲自上门来告知这件事。

“塞巴斯蒂安先生,你这样一直盯着看是否有些失礼呢?”

是的,就在你让女佣把塞巴斯蒂安带进来之后,他神色就一直不太对劲,虽说你和他见面的次数也并没有很多。

但显然他此刻的神情没办法称之为游刃有余,可以说和他平时的表情完全不一样。

顺着他的视线,你发现他居然真的在皱着眉看你胸前的那枚胸针。

……不是吧?

这枚胸针难道真的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你知道自己的恋人多少有点神异,几次三番的诡异事件让你知道他并不是真正的人类。

如果这个不是作为装饰送给你的东西,那到底……

“小姐心里也有什么猜测吗?”

“问这样的问题太过于逾越了吧执事君。”

“那真是失礼了,或者我换个说法。小姐你——是不是知道自己恋人的真实身份呢?”

塞巴斯蒂安一进门就发现自己没能嗅到那股让他几乎要成瘾的美味。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人类的灵魂只有在死神完全回收之后,味道才会消失掉。

恶魔对灵魂的味道是最敏感的,能让他差点不顾及契约直接出手的香味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消失。

直到他看到了你的胸针。

果然,味道不是消失,而是被藏匿起来了吗?

能拿到完全隐藏灵魂气息的特殊道具,葬仪屋的身份恐怕比他猜测的要更特殊。

但比起弄清楚对方的身份,塞巴斯蒂安更介意的是无法嗅到你灵魂的味道。恶魔在搬弄口舌这一方面远远要比人类更为擅长。

所以他在那样询问之后,你果然愣住了。

你不确定这个执事知道多少。

但你能确定的是自己的恋人的确并非普通的人类。

或许是吸血鬼,或许是别的什么,三番两次的卷入那些明显异常的事件里,葬仪屋他同样也存在异常。

“小姐果然也是知道的吧……那你不妨猜猜看,这个——”

塞巴斯蒂安的指尖点在胸针上那颗最耀眼的宝石上。作为外男,他这样的动作已经可以被称为放肆了。

“到底是什么作用呢?……或许是给猎物做标记也不一定哦。”

你的反应是直接拍开了对方的手,不管这个同样也不怎么像人类的执事有什么主意,比起胡乱的猜测——

你更倾向于直接在葬仪屋口中听到答案。

恋人之间如果连这点信任都没有,感情才会出大问题。

“这一点就不需要你操心了,你现在还是夏尔伯爵的执事,还是不要插手别人家的事情了。”

“毕竟我和夏尔伯爵关系还不错,如果因为一个执事闹得太难看,我想夏尔伯爵也会不高兴的不是吗?”

“抱歉,刚才是我失礼了。”

塞巴斯蒂安看似有些失落的收回了手,向你弯腰行礼表示歉意。

在你看不见的宝石内部弥漫起了细小的裂纹,嗅着空气中那股甜腻让人上瘾的味道重新把他层层包围,塞巴斯蒂安重新露出了那种意味深长的笑容

……虽然被打了一下,但好在目的已经达到了。

“那么,我就先回去向伯爵报告了,我们下午水晶宫见,小姐。”

看着塞巴斯蒂安从容离开的背影,你不由得感到有些烦躁。

……也不知道夏尔小伯爵看重这个讲话阴阳怪气还爱挑拨离间的执事什么方面。

水晶宫,如名字一般梦幻的剧院,这一次是那位声名狼藉却依旧活跃的子爵要在这里举办活动。

你到的似乎有些早,演职人员们还在准备,你本身对歌剧也很有兴趣,所以让随从们等候在门外之后就向负责人表示想去后台看一看。

剧团的负责人虽然受雇于子爵,但他并不会拒绝其他贵族的命令。

“当然可以,需要我找一位来带领……”

“不必了,我只是看看而已,不用惊扰还需要做准备的大家。”

你拒绝了负责人的好意,对方行了礼之后退下了。

后台的演职人员们忙忙碌碌,在不远处的升降台上,站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戴眼镜的人。

他只是平静的待在那里,与整个喧闹忙碌的后台氛围格格不入。

明明这个角度他是不应该看得到你的,却在你踏入后台的瞬间,那个人有些惊讶的转过身朝你的方向走了过来。

你听到路过的剧团人员称呼他为艾瑞克先生。

似乎是子爵带进来的人,所以受雇与子爵的团员们对这位艾瑞克先生很是尊敬。

他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为了不打扰那些忙着准备的演职人员们,你们来到了隔壁安静无人的化妆间。

“艾瑞克先生……艾瑞克先生?”

一直叫了两声,对方才反应过来。

“……你似乎一直在盯着我看?”

“啊,抱歉……”

他有些懊恼的撇过头去。

但是空气中甜腻的味道,即使是他转过头也还是不停的在他鼻尖弥漫着。

艾瑞克原本是准备借着那个人类子爵的手,在水晶宫宴会开始之后大肆掠夺灵魂来治好阿伦的死亡荆棘。

他曾经的搭档阿伦,是一个柔软善良,又多愁善感的家伙。

比起死神,更像一个人类。

有的时候他也会思考为了朋友的生命就用千百个无辜的灵魂来交换是不是正确的事情。

错误的道路一旦迈开第一步,后续的抉择就无法停止了,在他的死神镰刀带走第一个无辜的人类灵魂的时候,艾瑞克就知道,自己没有回头的机会。

可现在,有一个绝佳的祭品出现了。

为了了解死亡荆棘,他翻阅过许多的资料——一千个纯洁的灵魂可以释放被死亡禁忌缠绕的诅咒这样的方法也是在翻阅资料的时候发现的,与此同时他也看到过这样一个被记录下来的传闻。

【千百万灵魂中,会有极其稀有的被赐福过的灵魂。在众神尚未陷入诸神黄昏之前,这样的灵魂是诸神的贡品,一个灵魂的质量抵的过数千灵魂。】

之前艾瑞克并没有把这个传闻当一回事。对他来说,比起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一个特殊的灵魂,远远不如随意夺取一千个灵魂来的方便。

你的出现,让他看到了转机。

就连死神也难以抗拒的气息,拥有这样的味道,你的灵魂也许就可以拯救阿伦。

……抱歉了女士。

艾瑞克背过手召唤出了他的死神镰刀。

在艾瑞克缓缓凑近你的时候,你发现对方的眼睛和葬仪屋的很像。

“艾瑞克先生的眼睛……”

他园艺锯状的死神镰刀驻在了地上。

“我的眼睛怎么了吗?”

“很像我恋人的眼睛啦,你们的眼睛都是清澈的碧绿色,就像华国那种很珍贵的翡翠。”

你觉得艾瑞克露出的笑容莫名的有些悲哀。

“我现在和清澈干净什么的,一点也扯不上关系。”

他自嘲着。

“说起来,艾瑞克先生是负责水晶宫的园艺吗?”

艾瑞克敷衍的嗯了几声,他清醒的意识到的杀意逐渐在你那种难以抗拒的味道下渐渐溃散。

……影响居然这么大吗?

“那艾瑞克先生最喜欢什么花?”

难得遇到看起来完全不像园艺工却从事这份工作的人,你不免的有些好奇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艾瑞克意外的没有敷衍

“非要说的话……石楠花吧。”

“石楠花,代表孤独的那种吗?艾瑞克先生看起来不像是会喜欢这种花的人啊。”

“……不像吗?”

“倒也不是啦,某种意义上和你倒也很配啦,毕竟也发音叫做【艾瑞克】嘛。其实我对那些花语不太了解,孤独什么的,明明这种花一开一大片,哪里孤独了啦……”

你的回答让艾瑞克有些愣神。

当时阿伦告诉他石楠花代表了孤独之后,他也是这么反驳阿伦的。他把拿着死神镰刀的手重新背到身后。

“后台准备的差不多了,要看演出的话,你可以先去礼堂了。”

艾瑞克突然转过身丢下了这么一句话就离开了。

……他在这一刻,也体会到了阿伦那种为人类而心软的奇怪的感觉。

这对死神来说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上一个同情怜惜人类的阿伦已经被死亡荆棘缠上,他说不定也会步入后尘呢?

你总觉得艾瑞克先生的背影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明明看起来很成熟,结果意外的是这种性格吗?

不过他说的也没错,就快要开始了,你还是先离开后台更好。

你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在你身边的,是一位……

穿着娇俏明艳礼服的……清秀的……先生。

这个喉结和小臂肌肉……

你深呼吸来调整自己的震惊。

不要在意不要在意!你自己的恋人都不一定是人类,区区一个好看的先生喜欢穿女装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话虽如此,你还是很难把目光从他喉结上移开。

大概是你盯着他的时间太久了,对方也发现了你的目光。

其实阿伦并不是发现了你在看他的喉结,而是同样被你的灵魂气息搅的心神不宁。

让他意外的是死亡荆棘缠绕在心脏上的痛苦竟然在这种气味的包围下逐渐的减轻了不少。

如果是平时,他一定会好好琢磨一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现在阿伦只想找到艾瑞克,搞清楚究竟是不是他在屠戮人类,为此他宁可扮成女性混进来。

所以对你腼腆的笑了笑当做打招呼之后,阿伦就努力的挣脱出你的气息影响,在会场寻找起艾瑞克来。

汇演很快就开始,周围的人们沉浸在优雅的歌剧中,然而随着灯泡的碎裂声,整个会场陷入了一片黑暗和混乱中。

你被人带走了。

“果然是你啊,艾瑞克先生。”

对方在你睁开眼后推了推眼镜,身边正是刚才你身边那位穿着女性礼服的先生。

脱掉了那身不伦不类的女装,和艾瑞克一身同样黑色西装的他果然比刚才好看多了。

你从艾瑞克口中知道了他的名字——阿伦。

“你居然知道是我带走了你?”

“只是合理的推测,一个园丁可没资格坐在子爵身边的位置,而那位子爵虽然行事出格,但要是什么好处也没有的话可不会亲自带你参与他那种奇怪的狂欢呢。”

“那么作为奖励,你是否也愿意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呢艾瑞克先生,到底绑我过来做什么。”

你看了一眼不远处面色苍白似乎极为痛苦的阿伦。

“是和阿伦先生有关吗?”

话已经说道了这种份上,加上阿伦本身也没打算隐瞒你,在艾瑞克不怎么赞同的眼神下,他把死亡荆棘还有灵魂的拯救传说都全部告知了你。

“我已经做好了生命消亡的准备,很抱歉小姐,没能阻止艾瑞克把你带走,但现在我们恐怕要面对两方的追杀,所以只能请你自己回去了。”

你还准备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就被抱进了熟悉的怀抱。

“把别人卷进这种危险的事情里,还有一个家伙到现在都还在打献祭的主意,这种事情小生可没有办法原谅。”

你觉察不到葬仪屋的气息,但同为死神的艾瑞克和阿伦能明显的感受到那种高于他们冰冷的,危险的压迫感。

然而这种威胁感在你狠狠的扭了一把对方腰上的肉之后消失殆尽

“自己又一个人去处理事情还好意思说!而且阿伦还在生病你吓他干什么!”

在自己的恋人面前,人总归会变的任性一些。

同样的,你也了解葬仪屋,他会出现在这里一定代表了阿伦身上的诅咒还有转机。

葬仪屋依旧抱着你

“你也是看到了那个,才会知道“献祭”和“千魂交换”这两种方法的吧?”

艾瑞克并没有否认,却也没有因为葬仪屋没有攻击的意图就放下心来,依旧维持着把死神镰刀举在身侧的防御姿势。

“是又怎么样。”

“那里的文献,并没有写完全哦——比如缺少了最重要的,“献祭”的方法。”

身为你恋人的葬仪屋既然会开口提起方法,那就证明了这个方法对你是无害的。但他这样钓着艾瑞克和阿伦的胃口,显然是不爽艾瑞克本来打算为了帮助阿伦而牺牲你的打算。

这会儿正在帮你找回场子呢。

知道了确实有不伤及自身就能治疗阿伦的方法你也放心了下来,并没有制止葬仪屋的行为,倒不如说你觉得这次恶劣的葬仪屋意外的很帅气。

知道能有方法救得了阿伦就很好了,艾瑞克并不在意为了这件事道歉,更何况——

想起你当时询问【艾瑞克先生最喜欢什么花】时的神情……

如果可以,他其实也并不是那么想要献祭你的灵魂。

死亡荆棘是一种诅咒,灵魂质量够高的话,只要接触的时间够久就可以抵消。

这也是为什么当时阿伦在你身边会觉得舒服的原因,甚至以你的灵魂质量,仅仅只是双手交握一会就可以解决。

明明是在治疗,但是葬仪屋看着年轻的死神因为和你双手交握而因此慢慢变红的耳朵。

当着另外两个家伙的面,他只能催促道

“……握够了没有。”

——————

彩蛋是五百字的艾瑞克支线含微罗纳德和威廉

SRR

求分析一下xp

如题,球分析1↓xp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如题,球分析1↓xp


ML-ADS
抱糖葬葬 (本来有画伤疤来着,...

抱糖葬葬

(本来有画伤疤来着,但是!它 被 刘 海 挡 住 了......只能露出一点点>:-<,后来索性就全部去掉了:P  然后......可爱暴击⊙▽⊙!)

抱糖葬葬

(本来有画伤疤来着,但是!它 被 刘 海 挡 住 了......只能露出一点点>:-<,后来索性就全部去掉了:P  然后......可爱暴击⊙▽⊙!)

花冢なし
“听说伦敦有位能让死者复活的医...

“听说伦敦有位能让死者复活的医生———”

“听说伦敦有位能让死者复活的医生———”

heimawali

【黑执事】葬仪屋与克劳迪娅是什么关系呢?

以后的剧情会偏向今天分析的走向。


……


暗黑压迫的个人魅力,阴郁华丽的英国庄园,枯黄枝头上沉闷的暗鸦,惨淡苍白的白色蔷薇,以及灯光昏暗的葬仪社,额前银色碎发隐去狭长磷光绿瞳,脸上与身上的瘢痕组织显示过去那段不愿与人诉说的斗争,黑色的指甲又长又细,耳边密集地装饰着骨钉与黑环,永远将自己隐在黑暗中,戴着黑色高帽,穿着黑色制服,将纪念链条紧紧挂在身上。


癖好怪异,将棺材当成床榻和椅子,喝水也用烧杯来盛,曲奇是骨头状的,装曲奇的罐子也是骨灰盒,实力隐藏到连恶魔也无法察觉。


实话来讲,最初对葬仪屋这个人物产生兴趣仅仅是因为声优的缘故,诡异颤抖的声线,黑暗中...

以后的剧情会偏向今天分析的走向。


……


暗黑压迫的个人魅力,阴郁华丽的英国庄园,枯黄枝头上沉闷的暗鸦,惨淡苍白的白色蔷薇,以及灯光昏暗的葬仪社,额前银色碎发隐去狭长磷光绿瞳,脸上与身上的瘢痕组织显示过去那段不愿与人诉说的斗争,黑色的指甲又长又细,耳边密集地装饰着骨钉与黑环,永远将自己隐在黑暗中,戴着黑色高帽,穿着黑色制服,将纪念链条紧紧挂在身上。

 

癖好怪异,将棺材当成床榻和椅子,喝水也用烧杯来盛,曲奇是骨头状的,装曲奇的罐子也是骨灰盒,实力隐藏到连恶魔也无法察觉。

 

实话来讲,最初对葬仪屋这个人物产生兴趣仅仅是因为声优的缘故,诡异颤抖的声线,黑暗中令人窒息的笑声,以及荒诞到令每个字符都沉重到透不过气的压迫感。就像粉丝们戏谑的那样,葬仪屋一出场,塞巴斯酱就瞬间失去魅力了,从来没有想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还可以以另外一种风情呈现。

 

一些令人费解的东西想要知道真相。

 

比如说……

 

葬仪屋与克劳迪娅或是凡多姆海威家族到底有着怎样深不风底的关系呢?

 

葬仪屋说你们猜去吧。

 

hahaha……

 

我在许多个视频评论以及读者文章中看到这样一个说法。

 

葬仪屋是克劳迪娅·凡多姆海威的丈夫,文森特•凡多姆海威的父亲,以及夏尔·凡多姆海威的爷爷……

 

 

这,这倒不是说我接受无能,毕竟葬仪屋的身份非常神秘,大概只有作者知道了,可是漫画也没有真正公布,于是粉丝只好展开各种推理想象。

 

因此以下观点仅仅是我的猜想而已,如有歧义,完全接受。

 

除却偶像加成,和一些奇妙的个人cp爱好,我倒不倾向于葬仪屋是克劳迪娅的丈夫,虽然说他对克劳迪娅有着某种特殊的情感,可是他对凡多姆海威家中每一个人都有着类似的羁绊。

 

文森特生前时期就能时常看到葬仪屋的身影,而他得知文森特是以极端痛苦的方式死去的,他更是看着文森特的照片哭泣感慨。

 

收割无数灵魂的死神,冷酷到能狩猎罗宾汉的灵魂,将玛丽·安托瓦内特的灵魂送往地狱,见惯亡灵的死神却为一个凡人落泪,实在是太罕见的事。

 

对于夏尔(哥哥)也是抱着死了也要救活的心态,因此有了后续活死人的诸多事情。

 

而对于现在执事陪伴在旁的伯爵,虽然他表面上是敌人,和夏尔(哥哥)一起夺走了他的伯爵之位,可是按照葬仪屋对凡多姆海威家族的喜好来看,他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平时戏谑的言论也可见一斑。

 

“伯爵终于要来到小生的棺材了吗?”

 

“终于要让伯爵进入到小生为你特制的棺材内了。”

 

以及在学院篇对塞巴斯酱说:“从今以后也要像这样继续忠诚地保护伯爵。”

 

 

此外,如果说葬仪屋是克劳迪娅的丈夫,那么有些事情就变得有些奇怪了。

 

众所周知,凡多姆海威伯爵这个爵位是世代传承的,而漫画中最多只提及到夏尔奶奶那一代,也就是克劳迪娅·凡多姆海威。

 

那么问题来了,克劳迪娅是嫁人后才加上凡多姆海威这个姓氏还是她本身就是凡多姆海威家的一员呢?

 

这个问题非常关键。

 

我认为很大概率克劳迪娅是嫁人后才成为凡多姆海威的。

 

在那个时代下,女性没有资格继承爵位,如果她本身就是凡多姆海威,那么她也是无法继承爵位而成为伯爵的,唯一的方法就是找一位拥有他们家族血脉的近亲或是远亲来继承爵位,而她可以嫁给那位继承人。

 

英国人貌似对近亲结婚的容忍度很高,夏尔从小跟侯爵的女儿伊丽莎白签订婚约,即便侯爵夫人就是他的亲姑妈,而就连维多利亚女王本人也深受血友病的伤害。

 

英国一些名著中都探讨了这个问题,比如说《傲慢与偏见》中班奈特家族中五个女孩无法继承父亲的财产,而唯一的方法则是让伊丽莎白嫁给继承人表哥,这样一来她们就间接地继承了自己家的财产,好在伊丽莎白最终找到真爱。

 

题外话,伊丽莎白真是受人欢迎的女孩名,侯爵的女儿,文学作品女主角,以及女王都拥有这个名字。

 

《唐顿庄园》对于这个问题也有着深刻的阐述。伯爵没有儿子,因此他的女儿无法继承父亲的财产,连带着母亲的那一份也要失去了,而唯一的方法就是让大女儿嫁给远房表哥以致于间接地获得财产,把爵位巩固在自己手里。

 

如此可以得见,克劳迪娅自己绝不可能是伯爵,而如果她是葬仪屋的妻子,那么葬仪屋应该就是当时的凡多姆海威伯爵了,可是我们都知道葬仪屋已经活了好几个世纪了,是死神。

 

凡多姆海威家族的爵位是传承的,是女王和国王的鹰犬爪牙,而从葬仪屋平时的言谈来看,他甚至是很讨厌夏尔(弟弟)为女王卖命的,因此葬仪屋是伯爵的这个可能排除。

 

或者有些人还会产生一个脑洞,为什么葬仪屋就不能是那个继承人呢?是凡多姆海威家族的某位远亲?

 

事实在于葬仪屋是活了好几个世纪的死神,即便他是,他自己知道不稀奇,但是凡多姆海威家族要怎么承认他呢?凭空跑出来一个人就要充当继承人?

 

因此克劳迪娅的丈夫,文森特的父亲,夏尔的爷爷,凡多姆海威上上代的伯爵,应该另有其人才是。

 

因此在克劳迪娅和葬仪屋的关系上,倒不如展开无限想象,比如说夫人和执事关系,连带着对她的后代也产生了某种特殊的情感。

Tsukami

今天刚刚看完《人生大事》,然后我真的就狠狠代了

就朱一龙,那个角色,不久葬葬嘛!

然后我就瞬间:

葬克!这不代它?这不代它??这不代它???

(顺便表白花冢劳斯,葬克的图我真的超级爱的!)

今天刚刚看完《人生大事》,然后我真的就狠狠代了

就朱一龙,那个角色,不久葬葬嘛!

然后我就瞬间:

葬克!这不代它?这不代它??这不代它???

(顺便表白花冢劳斯,葬克的图我真的超级爱的!)

士多啤梨苏打水

很久没看黑执事了,但是看到有人说葬仪屋是文森的爹,少爷的爷爷!!!Σ(゚ロ゚!(゚ペ?)???

这是真的吗?

很久没看黑执事了,但是看到有人说葬仪屋是文森的爹,少爷的爷爷!!!Σ(゚ロ゚!(゚ペ?)???

这是真的吗?

花冢なし
据说透过狐之窗可以看到已逝的灵...

据说透过狐之窗可以看到已逝的灵魂

据说透过狐之窗可以看到已逝的灵魂

炒饭不怂

『葬儀屋へよこそう、お客様。』


现在之所以总是画厚涂就是因为我赛璐璐的画风太幼了

『葬儀屋へよこそう、お客様。』



现在之所以总是画厚涂就是因为我赛璐璐的画风太幼了

炒饭不怂

葬仪屋


衣服参考了疯帽匠

葬仪屋


衣服参考了疯帽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