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葱花鱼

20.6万浏览    1830参与
招财进宝苇木君
步警官上车吗? 【双关】

步警官上车吗?

【双关】

步警官上车吗?

【双关】

之余
鱼哥:我的人还不是想亲就亲了?...

鱼哥:我的人还不是想亲就亲了?

葱花:……好吧,好吧!

鱼哥:我的人还不是想亲就亲了?

葱花:……好吧,好吧!

大风大浪炒鸡蛋

贵族将军✘军师奸细【诗酒趁年华】(4)

气氛一度非常诡异。

杨媚躲在阁楼上大气也没出一个,生怕她江哥再冒出点儿惊人之语。

“我真的挺心累的了。”

杨媚半甜蜜半紧张的自己感叹着:

“但别的线人没有一个能陪江哥走这么远,生意靠大家从恭州一路做到建宁,什么困难我也都过来了。毕竟这么好的一个江哥,我还那么喜欢他……”

想到这,她自己偷偷笑了一下,但又很快收敛回去。

“但是就一点,就一点。他老人家能在开始动作之前知会一声么?看他这个样子,只怕今天晚上严峫突然和他捅破窗户纸这事儿不是巧合。是有人,可能是江哥他自己,故意为之?”

杨媚忽然心里一紧。

“……别的不说,严峫是什么人,他万一和江哥打起来了,我酒楼不会被姓严的查封吧……”...

气氛一度非常诡异。

杨媚躲在阁楼上大气也没出一个,生怕她江哥再冒出点儿惊人之语。

“我真的挺心累的了。”

杨媚半甜蜜半紧张的自己感叹着:

“但别的线人没有一个能陪江哥走这么远,生意靠大家从恭州一路做到建宁,什么困难我也都过来了。毕竟这么好的一个江哥,我还那么喜欢他……”

想到这,她自己偷偷笑了一下,但又很快收敛回去。

“但是就一点,就一点。他老人家能在开始动作之前知会一声么?看他这个样子,只怕今天晚上严峫突然和他捅破窗户纸这事儿不是巧合。是有人,可能是江哥他自己,故意为之?”

杨媚忽然心里一紧。

“……别的不说,严峫是什么人,他万一和江哥打起来了,我酒楼不会被姓严的查封吧……”

杨老板心里算盘打的入了神,楼下的气氛更是风云变幻。

“江停,江领队?”严峫笑容没收,放松的姿势维持着。

“当初在战场,您可不止是个军师啊,不过您很少露面,我只能凭直觉识别了。”

江停也没太拿准他什么意思。

但江停这人,平时干什么都一副十拿九稳的平静姿态,大的情绪波动少见,像个玉雕的人。

冷,但温润。

江停此刻也很符合自己的风格,不肯被动,于是一脸无所谓的直视着严峫,等他的下文。

楼下大戏台的二胡声怅怅然爬上楼来,窗外的烟火几乎没有停歇,昏黄的灯光抱着这小小的包间,温暖出了一种几乎温馨的感觉。

严峫在灯光下打量对方,目光意味深长。现在两人在的小包间里,炭火开的足足的。那些外头烟火照进来光的,灯花与烈火燃烧的光,好像都落进了他眼睛里。

谁也不知道这人脑子里都转了些什么弯弯绕绕,半晌,他终于动了。

严峫拿起筷子,俯身过去,夹了一个奶黄包放到江停面前的白瓷碟子里。

杨媚心里警铃大作,扒着缝隙的手忍不住用了更大的力气。

“停云霭霭,时雨濛濛。八表同昏,平陆成江。好名字啊,江队。”

“谢谢夸奖。”

严峫自己也夹了一筷子,朝江停示意了一下,笑的非常真心实意。

“江队你先吃。”

江停没磨叽,挑起奶黄包一口一口斯文的吃起来。

严峫看着他吃下一整个包子,才开口又说:“江队大老远来建宁,舟车劳顿。来了之后,住在哪里?”

“我在这里也有些江湖朋友,暂且有地方落脚。”

严峫:“哦,那不如来将军府吧,我招待江队啊。”

江停:“贵国和我国已经休战很多年,我也早就不干军中的活计了,严将军莫要和我过不去。”

这邀请的不安好心,拒绝的也挺明显。

严峫:“无事,权当散心,将军府里好玩的不少,早就想和您当面畅谈军事谋略,共同切磋琢磨。”

严峫这话就说的违心了,他自己长年在外,府邸也就表面看起来不错,里面光是大,连个年画都没有贴的,除去仓库里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玩应儿,真的是空空如也了。

至于畅谈谋略,带过严峫的老一辈都知道,这小子有个屁的兴致畅谈谋略,书不好好念,年轻的时候没正行,将军头衔也是因为他这个性子晚给了好几年。不是尚书府在后面半死不活的给他盯着,还不知道要因为年轻气盛被人暗害多少次。

“……”

江停定定的看了一会严峫,又看了看满桌饭菜,似乎思量了一下,看在好菜和严峫的好态度,觉得跟着有钱人混吃混喝挺好。

更何况,现在……

“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严将军。”

严峫:“不打不相识啊,别叫这么生分了,江队。”

江停:“……严峫。”



“步重华,你别是在蒙我吧,今天晚上真的有全鱼宴啊。”

步大少爷一下把自家小书童搂着肩膀带回来,点着他的鼻子,叨叨:

“步小花你在外面还是留点面子给我,至少叫声少爷可以吧。”

吴雩:“你的面子能……好吧,你的面子就是我的饭。你今天晚上把我骗出来,是想请我吃饭的对吧。我真的想吃酸菜鱼……少爷……”

步重华面上不露,但心里很受用,他搂着吴雩拐来拐去,最后停在路边,轻轻掰了他的脑袋向上看。

吴雩顺着抬头,看见这楼房雕梁画栋,红砖青瓦,里面漏出点点光明。

“……真好看啊……”

步重华:“咱在这吃了,我看能不能给你上满全鱼宴,把你吃的三个月都不想吃鱼。”

好,吴雩自己想着。你说什么都对,你是我老板嘛。

而严峫,丝毫没有感觉,他的表弟在向他靠近。



(主岩浆,你们就当大花小花早就暗度陈仓了吧(*^ω^*))

(剧情别当真,为了谈恋爱而走剧情)



木辛
我才补完吞海…… wdm!小魚...

我才补完吞海……


wdm!小魚也太可爱了吧!!!我好想偷他……


天天吃东星斑也没有问题!!!

我才补完吞海……


wdm!小魚也太可爱了吧!!!我好想偷他……


天天吃东星斑也没有问题!!!

个十百千笙

吞海disco

我也来跟风!

🐟:

津海的花 

我想要带你回家

在那深夜酒吧 

把你捶翻倒下

扳手抵在裆上

葱花碎成渣渣

你是最完美噶 

你知道吗

葱花:

这是最好的时代 

这是最炫的时代

前面儿什么鲨鱼万长文

我拿脚往里踹

狗日姓秦王八蛋

欺骗感情还跑路

马列主义逢案必破队长怎么能有障碍

🐟:

奶黄包

东星斑

表哥的培凌榨菜

表嫂的自热火锅

立顿红茶它真香

不管多饿都不想喝精英阶层的过期奶粉

领导快点过来让我亲亲

来 左边 跟我一起跳个楼

在你右边 刻一对戒指(走起)

左边 ...

我也来跟风!

🐟:

津海的花 

我想要带你回家

在那深夜酒吧 

把你捶翻倒下

扳手抵在裆上

葱花碎成渣渣

你是最完美噶 

你知道吗

葱花:

这是最好的时代 

这是最炫的时代

前面儿什么鲨鱼万长文

我拿脚往里踹

狗日姓秦王八蛋

欺骗感情还跑路

马列主义逢案必破队长怎么能有障碍

🐟:

奶黄包

东星斑

表哥的培凌榨菜

表嫂的自热火锅

立顿红茶它真香

不管多饿都不想喝精英阶层的过期奶粉

领导快点过来让我亲亲

来 左边 跟我一起跳个楼

在你右边 刻一对戒指(走起)

左边 跟我一起刻对戒

在你右边 再跳个楼(别停)

在你胸口上比划一个小阎罗

地下拳场他最行

密室逃脱勘现场给领导翻案

闪耀雩雩游建宁

孜矻呀

【破云✖️吞海】罚 2

今日字数 2.8k➕。感觉自己写的🐟真的很卑微…… 写的不好且ooc致歉!

接上文 : 罚 1


江停退出和吴雩聊天的对话框,转手点了严峫的头像。两人对话还停留在中午对方询问自己有没有好好吃饭。

江停:待会儿回来稍微多买点蛋糕饼干。

严峫:ok。

一切安排妥当,江停灭掉屏幕,生活如此美好,继续安闲小憩。


聊完天的吴雩,四字形容:怅然自失。刚还想活蹦乱跳的欢腾荡然无存,老实说那桌上烤熟的咸鱼也比他现在脸上有活气。


原因无需多讲,偷吃零食外加背地买烟,得,这下违法犯罪一犯犯俩,吴...

今日字数 2.8k➕。感觉自己写的🐟真的很卑微…… 写的不好且ooc致歉!

接上文 : 罚 1


江停退出和吴雩聊天的对话框,转手点了严峫的头像。两人对话还停留在中午对方询问自己有没有好好吃饭。

江停:待会儿回来稍微多买点蛋糕饼干。

严峫:ok。

一切安排妥当,江停灭掉屏幕,生活如此美好,继续安闲小憩。

 

 


聊完天的吴雩,四字形容:怅然自失。刚还想活蹦乱跳的欢腾荡然无存,老实说那桌上烤熟的咸鱼也比他现在脸上有活气。

 

原因无需多讲,偷吃零食外加背地买烟,得,这下违法犯罪一犯犯俩,吴雩觉得自己简直完美展示了一次标准错误版的“一举两得”。

 

吴雩闭眼放下手机,抓挠额前碎发,睁眼低头看表,噩耗接踵而至:顶多还有一刻钟他家领导就下班到家。这下小吴同志不得不真的给他自己现场表演一个现实版百米冲刺:胡乱沓上一双匡威小帆布,登登登冲出家门下楼买烟。

 

让毒枭闻风丧胆的画师哪能料想自己如今会这般狼狈地为一包烟跑得气喘吁吁,汗湿两腮,腰肢困乏。

 

回家关门,卡着时间的吴雩又马不停蹄地冲进书房,抬头仰望步重华满架子书的书柜顶部,手上拿着这盒烫手山芋来不及多虑,心道:行,就藏这地了。

 

可惜那书柜比吴雩还高半个身子,某位自以为一米九的小吴同志此刻才发现他伸手还够不着那看似极近实际遥远的的柜顶。

 

物是死的人是活的,吴雩反应极速地把书桌旁的那张实木椅拿来垫脚。随即一脚蹬上去,胜利在望,明眼可见。

 

可世上偏就有那样凑巧的事情,叫你无能为力,叫你前功尽弃。

 

当吴雩侧耳听见书房门开的声响,他的身体已经开始下意识地生理抖动。也不顾那盒烟还没脱手藏好就偏头一望——送他一个大宝贝给他一个大惊喜,是他家领导。

 

顿时,吴雩脑子开始翻白,除了完蛋俩字在发晕的眼前自行晃荡,其他的,他连一句完整的骂人话都想不出。

 

“吴雩你……哎小心!”步重华哪会想到自己一开门就看着吴雩站在椅子上,睥睨天下似的,然后一边满脸壮烈牺牲的表情盯着他,一面身体往下坠。

 

步重华又哪还能在原地多愣呆半秒,一个快步流星,伸手一览把人抱进怀里。

 

 


“怎么爬那么高,幸好我回来了,要是摔着了怎么办?”步重华搂着吴雩,怕对方还没缓过神,话也不敢说重,语气里不失担心但也严肃。

 

吴雩怯弱弱地从步重华怀里探出小半个脑袋,空白的脑子终究回了神,嘴里愁闷地怨:“就是因为你回来我才摔倒的!”

 

说完吴雩才发现自己双手合十置于胸前,手还紧抓着那盒软包……中华。此时吴雩觉得自己手上捧的那盒烟若是换成一束孱弱的白花,自己再配合着闭个眼就和棺材里那冰冷安静的尸体没什么两样了。

 

步重华还没来得及庆幸自己接住了吴雩就被对方当头一棒,想旋即变成步汉卿给自己写一曲《重华冤》。可吴雩手里那烟的鲜红色外壳实在是亮得耀眼,即便步重华的注意完全放在对方有没有受吓,即便吴雩已经极力用手遮掩,但也只不过是回天乏术无力回天。

 

沉默是此刻的书房。

 


随即,一阵天旋地转。吴雩方才还睁眼看得见的天花板现在又重回头顶,眼前是他领导那张俊脸。当然面部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说说,这烟什么来头。是不是想让最后一张卡也一命呜呼?”步重华依旧是抱着吴雩,双手紧搂吴雩大腿根,让人后靠书柜前挂自己身上。

 

吴雩现在真成了霜打的茄子——蔫了。但幸好,他听得出步重华的语气已经压抑得极为平静,应该是步支队从警数年来头一次这样耐心地审讯犯人。以这种暧昧的姿势审人,外人看来不免觉得浪漫。但身处险境的吴雩可不这样想,像脚踩热锅的蚂蚁,怕领导一生气把自己丢皮球似的扔地上,手不觉紧环上步重华的颈脖,腿也稳稳盘住步重华的腰。

 

“不管了,自己先保命要紧。犯罪分子自首还能减刑。”吴雩心想,几秒内完成了在心里默念百次对不起江停以及一系列撒谎的措词。

 

“江教授让我明天中午去学校找他帮一起处理文件,还让我顺便帮他买盒烟带去。”为了彰显自身的虔诚情怀吴雩还不忘头头分析评价道:“我猜是表哥不让江教授抽烟他才让我帮忙带一包的。我觉得江教授挺可怜的,就答应了。你千万别给表哥说,不然我跟江教授的友谊就此了断。”

 

吴雩说话时还喘着小气儿,刚刚跑步回来脸上的粉扑扑也还未褪下,这话语也说得真诚,那眼神也闪得可怜,就算全是演给步重华看的他也认了,只好唇角一勾作罢,把人轻放在客厅沙发上,松手时还不忘偷亲一口。

 

“下次直接说就是了。小老鼠都没你偷偷摸摸。我还以为你在偷吃零食又重演那晚。这两天表现不错,中规中矩。先坐会儿我去做饭。”步重华用手轻轻一刮吴雩的鼻子,随后进了厨房。

 

一提到那晚,好不容易散下身子骨的吴雩又被吓得坐直,后背不禁打个冷颤,抓着那盒烟,内心终于爆发出一句我怎么就这样倒霉的呐喊。

 

另一头,晚上江停是一个人吃饭,严峫因为办案又得晚回,直到江停已经躺在床上准备入睡了都还未归家。当然,这期间严峫给江停闪了数条微信:继续问江停有没有好好吃饭;说今晚就能结案;让江停放心他已经托人买好了蛋糕饼干;庆祝他自己从明天开始有个长长的假期。

 

等江停睁眼已是翌日清晨。他想抬手看表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那手把自己环得紧紧的,但他不用睁眼也知道是严峫。对方平稳的呼吸掠过自己后颈白净的皮肤,温热又舒服。最终江停还是挣脱了温暖的被窝,平时夜里江停上厕所也能惊醒的严峫今天终于疲了。也不知道凌晨几点回的家。

 

江停给严峫捏好被角,洗簌好走出房间,准备拿上蛋糕就去上课。不过看见那一口袋的的蛋糕饼干还是震了一惊。幸好江停加了限定词“稍微”多买一点,不知道的还以为严峫公权私用打劫了某个蛋糕店。行,这下能让吴雩吃得翻白肚皮。

 

家门已经打开,正准备跨出门槛的江教授却像只小猫被人活生生拽了回来,随即整个身子陷进对方的怀里。被硬拽的一瞬还有些忿忿,结果一碰到对方身体江停就自行软了下来。

 

“江教授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走了。”严峫那语气听起来委屈巴巴的,江停也没奈何,“看你昨晚回的晚,也没睡好就没打算叫你。快回去多睡会儿,好不容易休息。”

 

江停原以为这只是严峫没睡醒的起床气没料到对方竟开始得寸进尺地动手。那手开始有自己思想似的伸进外衣在江停的腹部轻拢慢拈地揉捏。“我摸摸江教授是不是怀宝宝了,怎么突然吃那么多蛋糕。”

 

江停闻言,一个趔趄,手里那袋蛋糕差点落地成泥,惊呼一句:“严峫!那不是我吃,是给吴雩买的。”说完江停才顿觉自己不小心漏嘴,心里默念百遍对不起吴雩,想返身逃跑反而被人搂得更狠。

 

严峫本是想和江停调情逗趣不料得到这么个意外回答,开始一本正经地义愤填膺:“步重华怎么回事儿,怎么连蛋糕都不给人吴雩买。我回头就教训他去。”

 

“你千万别,吴雩本来就是背着他领导偷偷跑来吃蛋糕的,别人家庭内部纠纷,不要参与。”江教授的反应显得更加冷静,稳重,成熟,仰头亲亲对方嘴角,拿着车钥匙和蛋糕转身就走。边走边给吴雩发消息。

江停:蛋糕已就位。

几乎是秒回。

吴雩:香烟已就位。

 

被冷在后面的严峫还沉醉浸泡在刚刚江停主动亲我了的粉红泡泡中,缓了好一会儿才急忙大呼:“媳妇儿中午带好吃的来学校找你!”


 

可江教授已经跨进了电梯,盯着手机屏幕里吴雩的回复,就是用大甩卖的喇叭喊一句也不一定听得见。



(待续)

兰乐默

【葱花鱼】戒烟加健身

*新人文笔渣

*ooc致歉

*一时灵感,如有相同,在此致歉

*私设步同光和曾薇夫妇还在

       自从过年开始,吴雩就在曾薇女士的包庇下吃零食,偶尔乘大家不注意抽会儿烟,日子过的很舒坦。

       病毒爆发后,吴雩更是无法无天,步重华就不满道:“小吴同志,趁着病毒爆发我们来戒戒烟,健健身。”吴雩立马跑到曾薇女士怀里撒娇说:“妈,我。。。”曾薇女士立马说:“重华你不要这样,小吴好不容易长点肉,你让他健什么身,我觉得这样挺可爱的。”步重华直接...

*新人文笔渣

*ooc致歉

*一时灵感,如有相同,在此致歉

*私设步同光和曾薇夫妇还在

       自从过年开始,吴雩就在曾薇女士的包庇下吃零食,偶尔乘大家不注意抽会儿烟,日子过的很舒坦。

       病毒爆发后,吴雩更是无法无天,步重华就不满道:“小吴同志,趁着病毒爆发我们来戒戒烟,健健身。”吴雩立马跑到曾薇女士怀里撒娇说:“妈,我。。。”曾薇女士立马说:“重华你不要这样,小吴好不容易长点肉,你让他健什么身,我觉得这样挺可爱的。”步重华直接去拉吴雩说:“妈,你别惯他,小吴同志你躲不了的。”

      接下来,步重华把家里所有的烟都扔了,所有零食都收了。拉着吴雩就往健身房走,到了健身房步重华把一张健身表给吴雩说:“接下来按这个表做,每天必须坚持,我陪你一起。”吴雩直接轻吼:“步重华你还是不是人。”

     之后吴雩也只能照做,当健身结束后,吴雩以为结束了,没想到步重华晚饭也给扣押成健身餐,而曾薇女士也劝不动步重华。吴雩以为撒娇有用,结果步重华根本不为所动。而且晚上还不让他睡觉,早上一早又让他起来。吴雩气的差点和步重华闹离婚。可步重华说:“你现在就是被宠惯了,我得给你纠正过来。还有健身和戒烟是你之前对我的承诺,我只是在帮你完成你的承诺。”吴雩直接掉眼泪说:“你怎么能这样,我不想健身也不想戒烟,他们已经成为我的习惯要戒掉太痛苦,就像我喜欢你,你要我戒掉我能做到吗?太痛苦了我不想了。”步重华还是心疼的把吴雩揽进怀里说:“不戒了,不戒了,明天给你买好吃的,别哭了。”

      事实证明,步重华还真是敌不过自己媳妇儿。果然第二天,步重华就好吃好喝的哄吴雩。哄着哄着突然无奈的笑着说:“我步重华还真就栽在你手上,你就像淤泥陷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我也就是那个陷进你淤泥的警察,越挣扎就陷得越深。我步重华这辈子没输给过任何人唯独你让我输了又输。”吴雩凑过去亲了亲步重华说:“那我还真骄傲,毕竟我见过最完美人输在我手上,挺值得炫耀。”步重华回亲说:“唉,人就是这样。我最近在网上看到说【你觉得对他好的方式他不一定喜欢。】我以后再也不会逼你了。”吴雩在步重华怀里蹭了蹭说:“我就知道领导你最好了。”

我心里只有一件事就是学习
还是将军和小狐狸那个梗~ 为步...

还是将军和小狐狸那个梗~

为步先生和他的小狐狸(鱼)糊上了颜色⊙▽⊙

还是将军和小狐狸那个梗~

为步先生和他的小狐狸(鱼)糊上了颜色⊙▽⊙

烟波蓝

【Day12/惊喜掉落】破云吞海联动同人歌

花有重开日

——淮上原著《破云》《吞海》联动同人歌

     〖江停视角、雩停友情向〗


「将所有晦涩埋在暮光破晓处发酵

等嫩芽刺透冻土而出

终于能肆意大笑用力拥抱到发疼

直到眼眶酸涩

将苦难描绘成诗篇沐着光阅后即焚

伴春风入喉尚有余温

终于能披荆斩棘与你重逢人世

说声别来无恙」


网易云播放地址 

B站原创pv付 

美丽曲绘完整图欣赏(lofter站内) 


Staff:

原著:《破云》&《吞海》

原曲:邓丽欣《日久生情》

策划:醉歌【南溪工作室】@醉歌/苏子叶QAQ...

花有重开日

——淮上原著《破云》《吞海》联动同人歌

     〖江停视角、雩停友情向〗


「将所有晦涩埋在暮光破晓处发酵

等嫩芽刺透冻土而出

终于能肆意大笑用力拥抱到发疼

直到眼眶酸涩

将苦难描绘成诗篇沐着光阅后即焚

伴春风入喉尚有余温

终于能披荆斩棘与你重逢人世

说声别来无恙」


网易云播放地址 

B站原创pv付 

美丽曲绘完整图欣赏(lofter站内) 


Staff:

原著:《破云》&《吞海》

原曲:邓丽欣《日久生情》

策划:醉歌【南溪工作室】@醉歌/苏子叶QAQ &沐卿言@烟波蓝 

词作:沐卿言@烟波蓝 

翻唱:江夏沐川

后期:岩岩

美工:秦墨@秦墨 

画师:阿琪@阿琪每天都要被自己菜醒 

题字:鸣广陌@鸣广陌-封印解除啦! 

PV:阿遥

画师授权:阿琪@阿琪每天都要被自己菜醒 真茗@真茗ꦿ 枕宴@咬口小肥肉 棉球@棉球 

顾十六
秦川:我骑着我心爱的小摩托,永...

秦川:我骑着我心爱的小摩托,永远也不会堵车。

秦川:我骑着我心爱的小摩托,永远也不会堵车。

我心里只有一件事就是学习
微博上那个将军救了三百只狐狸的...

微博上那个将军救了三百只狐狸的梗……

步精英和他来报恩的小狐狸|˛˙꒳​˙)♡

“都是误会,你是我唯一想要的狐狸(鱼)”

微博上那个将军救了三百只狐狸的梗……

步精英和他来报恩的小狐狸|˛˙꒳​˙)♡

“都是误会,你是我唯一想要的狐狸(鱼)”

飞鸟与金酒°

吴雩变成吴小雩(一)

#葱花鱼:一觉醒来我的对象变小了#

#年龄差#

#ooc#

#小学生文笔#

#应该会有后续#


    新年的第一天,步重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人生中从未经历过的巨大波澜——


    尽管除夕夜一对儿小情侣奋战到凌晨,步重华的生物钟依旧操控着他早起晨跑,而当他留恋着把手伸向吴雩——却完美的扑了个空。步重华坚信以吴雩的作息绝对不会在眼前这种情况下早起,于是精英阶级掀开被子准备直接入侵无产者的窠臼。


    “唔……”被子被人强行掀开,一股凉气瞬间...

#葱花鱼:一觉醒来我的对象变小了#

#年龄差#

#ooc#

#小学生文笔#

#应该会有后续#



    新年的第一天,步重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人生中从未经历过的巨大波澜——


    尽管除夕夜一对儿小情侣奋战到凌晨,步重华的生物钟依旧操控着他早起晨跑,而当他留恋着把手伸向吴雩——却完美的扑了个空。步重华坚信以吴雩的作息绝对不会在眼前这种情况下早起,于是精英阶级掀开被子准备直接入侵无产者的窠臼。


    “唔……”被子被人强行掀开,一股凉气瞬间侵袭原本温暖的被窝,被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对这种行为低声表达了不满发出几声梦呓般的低语。步重华一时怔住动作,利用简短两秒思考了一切可能性并且做足心理建设后抽走了被子。


    “……吴雩?!”步重华眼里闪过惊诧望着躺在膝盖旁的小孩儿:原本的宽松睡衣此刻只有上衣松松垮垮挂在身上,睡裤直接成了小孩儿半裹在身上的小薄被。步重华定了定神,小孩儿白嫩的肌肤上没有了旧时阴霾所刻下的伤痕,却反倒把昨夜温存的痕迹近乎刻意的凸显出来。步重华埋进掌心深深叹了口气,重新替吴雩掖好了被子,并且开始对昨天夜里的行为进行深刻的反省和自我检讨。




    “所以……今天一早醒来我就变成这样了?”吴小雩坐在被步重华加了数层硬纸板的椅子上,举着不锈钢汤匙舔了舔嘴角的米粒,顺便揪了揪步重华特意加在纸板上的软坐垫。


    眼前的小孩儿看起来相比年轻时的意气风发更显稚气,脸蛋上还有几分尚未褪去的婴儿肥,约莫十二、三岁的模样,小鱼把青菜粥喝了个干净开始和桌上的牛奶大眼瞪小眼。


    “……怎么了?”步重华看出他神色中的几丝异样身子不自主向前倾了倾。


    “唔、牛奶里能加点蜂蜜吗?”吴雩咬着大拇指节晃着脚丫,眼里满是渴望望向步重华。


    “我知道你心智正常,别装了……”步重华使劲把牛奶跺在吴雩跟前儿,残酷的揭穿事实却也不由松了口气。


    吴雩抱着杯子滋溜滋溜了几口牛奶,心想自己怎么不干脆跟着装一装真真正正的小孩儿,说不定可以骗步重华回到婚前要什么给什么、恨不得把全世界的东星斑都炖了蒸了给他吃的状态。


    饭后吴小雩趿拉着拖鞋、穿着“水袖晚礼服”睡衣抱着靠垫缩在沙发上,远远观望步重华同志沦落为承包全部家务的免费苦力,并且偷偷撕开了一包巧克力。


    ——撕啦。


    步重华的听觉系统被经常偷吃零食的步小花同志训练的对瓶瓶罐罐被打开、各式各样零食被撕开的声音及其敏感,一瞬间像听到玩具声响的巨型牧羊犬迅速冲向目标——步小花被步大花一手制住,并且大花此时此刻还要仗着身高优势举高零食,甚至事后在小花强烈的不满中把零食通通塞进了厨房高处的储物柜里。


    吴小雩成功沦落为了在巨型牧羊犬的压迫下没吃没喝,现在甚至连穿都没得穿的悲惨小猫崽儿。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缅甸战神绝对不会因为身体变小而屈服于领导的淫威之下。

铁锅炖小猪
文写得太烂我转行了(。 鱼可以...

文写得太烂我转行了(。

鱼可以啾我一口吗_(:τ」∠)_

文写得太烂我转行了(。

鱼可以啾我一口吗_(:τ」∠)_

陈守拙

有没有葱花变小小鱼带娃的文!!想看5555没有我就自己写了qwq

有没有葱花变小小鱼带娃的文!!想看5555没有我就自己写了qwq

于朝niki

【破云/吞海】不对付是有原因的

*是山牙子和葱花!!!曾家表兄弟!!! 

*私设私设,步重华的父母没有去世 

*主兄弟的……校园? 


(1) 

严峫第一次见到步重华是在他们两个三岁的时候,两个长得俊秀的小糯米团子,年龄相差不大,看上去格外的可爱。 

曾翠翠女士一直觉得要是严峫见到步重华一定会和他玩的特别好,但是事实并不是如此。 


严峫从小到大就是个混世魔王,从会走路起就学会了拆家,再到会跑会闹的时候了,开始学会了打架,关键是没有别的小朋友打的过他。 

而步重华恰恰相反,安安静静地,特别听话。 ...

*是山牙子和葱花!!!曾家表兄弟!!! 

*私设私设,步重华的父母没有去世 

*主兄弟的……校园? 

 

 

(1) 

严峫第一次见到步重华是在他们两个三岁的时候,两个长得俊秀的小糯米团子,年龄相差不大,看上去格外的可爱。 

曾翠翠女士一直觉得要是严峫见到步重华一定会和他玩的特别好,但是事实并不是如此。 

 

严峫从小到大就是个混世魔王,从会走路起就学会了拆家,再到会跑会闹的时候了,开始学会了打架,关键是没有别的小朋友打的过他。 

而步重华恰恰相反,安安静静地,特别听话。 

于是曾翠翠女士就特别羡慕。 

 

他们那时候见面,那次是严峫三岁生日,每一次生日都会请一堆亲戚来,而那也是步重华第一次来。 

步重华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团子,穿着一身小西装,因为身高太矮,又不愿意让人抱,于是拽着妈妈的裙角。 

而严峫被曾翠翠女士按着好不容易打扮了一下,没有平时到处疯跑的那乱糟糟的模样,和长大了一样,好好整理一下就是一张下海挂牌五万起的帅脸。 

“严峫,这是你小姨,这是你表弟步重华。”严峫仔细打量了一下步重华,长得还可以,就是闷闷的。这时的小严峫比小重华要高一点儿,抬着眸子。而小重华也盯着他看,两个人就这样对视了几分钟,你也不服我也不服的样子。 

“什么花?”严峫并没有听清曾翠翠女士的话,但是转头给了小姨一个甜甜的微笑,又甜甜地喊了一声:“小姨好,小姨真漂亮。”严峫嘴甜也不是长大才有的,那是与生俱来的吹。 

“重华?”步重华母亲蹲下来摸了摸小重华的头:“这是你表哥,他叫严峫,你和他打个招呼。” 

说实话,步重华看到严峫的第一眼就和他很不对付。 

严峫看到他的第一眼:切,没我厉害。 

步重华看到严峫的第一眼:这个表哥好傻。 

对,小重华从小就已经发现自己的表哥很傻,但是他没有发现,自己一到遇到了这个很傻的表哥之后,自己也开始变的很……幼稚。 

 

 

(2) 

步重华从小学习优异,和严峫一个天一个地,但是步重华也有比不过严峫的地方。 

比如:那与生俱来的匪气,打人特别凶。 

 

“严峫,你说说,你怎么又打重华了?”曾翠翠女士拎着严峫的耳朵,看着这两小孩面对面站着,一个气势汹汹,另一个刚从地上爬起来。 

“……妈……”严峫刚想辩解一下,就就又被曾翠翠女士用力揪了一下耳朵,痛的他连忙打呼:“啊啊啊,妈妈妈,我……错了啊!!” 

下次还敢。 

而小重华呢,心里默默地算了算这是第几次被严峫按在地上锤了,想着长大之后绝对锤回来。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虽然每次和严峫打完架自己挂彩比较多,但是严峫每次打完就会接受一顿男女混合双打。好像心里安慰了不少。 

“哎呀,重华,你别和严峫计较啊,这臭小子天天除了打架就是打架,又不好好学习,上次又考了一个年级倒数第一,你呀,就好好学习,大姨帮你收拾他。”曾翠翠安慰步重华弱小(bushi)的心灵。 

步重华对严峫蔑视的看了一眼。 

严峫:等下等我妈不注意,再打一架。 

 

(2) 

后来很长时间,只要步重华来了严峫家,两个人必须打一架。 

有亲戚说:这叫八字不合,等他们两个各自娶了老婆就成熟啦。 

呵呵,曾翠翠女士信了他们的邪。 

长大之后不打架,用斗嘴盖过一切。 

 

上高中以后,步重华和严峫又非常有缘的分到了一个班(并不是,而是曾翠翠女士动的手)。然后,就从这开始,这两表兄弟再也不打架了。 

这是为什么呢? 

严峫喜欢上了高二的那个长得特别好看的江停,步重华喜欢上了高二江停同班的那个长得特别好看的吴雩。 

哦豁,就是这么的巧,就是这么的有缘,关键是啊,这两都是男的。 

所以,这两表兄弟没空打架了,一个忙着追老婆讲骚话,另一个忙着学习追老婆。人生美满啊!屁。 

他们两个还是吵,而且吵的内容还特别的幼稚。 

“你看,你表嫂成绩又好,长得又好看……”严峫说。 

“哦,我觉得吴雩比较好看。”步重华冷静地说道。 

“屁,江停好看!” 

“屁,吴雩好看!” 

 

 

“所以,停停啊,你怎么就喜欢严峫呢?”吴雩问。 

“那你怎么就喜欢步重华呢?”江停捧着保温瓶,轻轻看了他一眼。 

“他好看啊。”吴雩理直气壮。 

“哦,严峫最漂亮。” 



*谢谢观看!

òᆺó曾家表兄弟真的超级有爱


猫抓走了鱼

段子(步雩)

吴雩凑到步重华的嘴边亲了一下,在步重华愣神的时候舔了舔唇,重新坐回床上,似乎是满足了,却又仰起头来望向他。

“领导,”步重华听见他这样说道,“再亲我一下?”

步重华当然是满足了他的要求,并且附赠一场床上运动。

吴雩凑到步重华的嘴边亲了一下,在步重华愣神的时候舔了舔唇,重新坐回床上,似乎是满足了,却又仰起头来望向他。

“领导,”步重华听见他这样说道,“再亲我一下?”

步重华当然是满足了他的要求,并且附赠一场床上运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