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蒂莫西莫洛

26浏览    1参与
咕粥舟咕

玫瑰军团(德法队CP)

我真的觉得法国队完胜。

莫洛x俾斯麦

  向来擅于在社交这方面运筹帷幄的米海尔·俾斯麦,也有一筹莫展的时刻。比如,当和他一同逛街的人从活泼好动的塞弗里德变成了沉默寡言的迪莫迪·莫洛。

这家伙,他看着在服装橱窗前伫立不动的莫洛,自顾自地想道:如何他和博格在一块儿会是什么场面呢……“哎,不看了吗?”只见对方丝毫没有在意他强忍的笑意,视线越过他,直接往人潮拥挤的街道中部走去。

为什么我从一开始就跟着这家伙走啊?话虽如此,俾斯麦还没来得及想出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答案,就已经跟了上去。

“额,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四面八方投来的那种饶有兴味的眼光......

我真的觉得法国队完胜。

莫洛x俾斯麦

  向来擅于在社交这方面运筹帷幄的米海尔·俾斯麦,也有一筹莫展的时刻。比如,当和他一同逛街的人从活泼好动的塞弗里德变成了沉默寡言的迪莫迪·莫洛。

这家伙,他看着在服装橱窗前伫立不动的莫洛,自顾自地想道:如何他和博格在一块儿会是什么场面呢……“哎,不看了吗?”只见对方丝毫没有在意他强忍的笑意,视线越过他,直接往人潮拥挤的街道中部走去。

为什么我从一开始就跟着这家伙走啊?话虽如此,俾斯麦还没来得及想出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答案,就已经跟了上去。

“额,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四面八方投来的那种饶有兴味的眼光和俾斯麦之前所感受过的球场之上万众瞩目的欣赏是有所不同的。路人大多是把莫洛当成一个奇怪的人,作为和他走在一起的人,俾斯麦因为无力劝阻已发生的一切而深感挫败。

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没有好好听人说话的打算啊!他可算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百爪挠心,如果说塞弗里德对他的见解算得上是言听计从,那这个人可谓是反其道而行之,且已经超出了可沟通的范围。

手拿时装杂志的迪莫迪对自己把德国队的副将不稳定的心态一无所知,自由派的莫洛甚至很难注意到不理解自己的人的存在。所以对他来说,对面的人若非巴尔特,便都少了交流的必要。

他摆出一个双臂抱膝的动作,沉醉其中的表情把米海尔惊到微微张嘴……

“你不要这样,好吗?”他的劝告里带着明显的无可奈何,“这是公共场合,如果你真的想要摆造型的话,”他抬起目光直视着对方低垂的眼帘,仿佛下了很大决心、却又模糊的语调说了一句:“我也不懂欣赏啊。”他的脸颊微微泛红,这是莫洛第一次正视到他身旁的人。他透亮的蓝色双眸中呈现出一种漫不经心的慵懒神色,仿佛一个刚刚从幻梦中清醒过来的人。他看向俾斯麦,轻轻启唇,用疑问的口吻发出了一个单调的“嗯?”

“好吧,你先把衣服穿好。”作为问题少年的监护人,俾斯麦一直提醒自己,在大街上展露腹肌总不会比和别人打架更严重。但是莫洛那饱满的胸膛和健美的腹肌引得来来往往的人群,尤其是女性纷纷侧目,似乎所有的回头率都被他一个人占据了……不,我没有妒忌,俾斯麦对自己强调道,转而对莫洛说:“大家都在看你……的……肉肉肉……体。”他说最后这个词时甚至有些结巴,因为在德国队里,队员们打球时穿得严严实实是常态,聊天时也就鲜少用到这样的词;同时,由于莫洛又开始了沉浸式的时装表演,他不得不在大庭广众之下提高了一些音量。

“众生皆自由。”莫洛平静地注视着他的眼睛,脸上露出倦怠的神色,仿佛说这句话耗尽了他的精神。他用这种文雅的方式否决了俾斯麦的提议,反倒让后者的脸微微泛红——因为他的视线不小心触及到他光洁的胸膛。而后莫洛做作地(俾斯麦视角)地一撩自己挑染的头发,走进了时装商城。

俾斯麦为了莫洛的自由艺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后者旁若无人地展示自己的躯体美时,他只能顾左右而言他。很多时候,他们俩一前一后走进店里,他发现莫洛对时尚真的的很挑剔。

这是法国人的常态吗?他低头瞥了一眼自己简朴的队服,又想到自己衣柜里那些要么是纯色要么是简约风的服装,再偷瞄一眼莫洛拿的款式复杂的新品,突然觉得这是两国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

俾斯麦发现坐立不安的不止他一个人,身为店员的女性也显得有些尴尬。她尽力赔笑脸,但很显然,她缺乏应对奔放的客人的经验,俾斯麦敏锐地观察到汗珠从她的金发上落了下来,心想自己应当挺身而出解救这位店员。

“这里交给我吧。”他走到店员身后,对她说:“如果他挑选好了,我们会直接来结账的。”

“啧啧,名不虚传啊。”莫洛的唇边勾起一抹笑意,他的眼神越过了店员,直接同俾斯麦相会,仿佛传递着一种“我知道你的传闻”的意味。

“你误会了,”俾斯麦无言苦笑,随即温柔地对娇小的店员说道:“您可以先去招呼其他的客人吗?”她走开之后,俾斯麦几乎是飞快地将莫洛带出了那家店,当然,手里还提着一些莫洛本身看不上的衣服。

“我是想说,你还挺会照顾人的。”这是莫洛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

俾斯麦怔住。

“我以为你是想说我……”我以为你是想说我对美女过分殷勤,他及时地住了口,只在心里完整地重复了一遍这句话。

那我买这么多衣服是为了什么?他一面想,一面对莫洛说:“谢谢你的夸奖。”可别让我再和你一块儿消磨一整天了。这个念头突然出现在他脑海里,瞬间便消失了。

莫洛指着那一堆花花绿绿的衣服,面露遗憾地说道:“可惜你的品味太差了。”

俾斯麦:谁品味差啊?这不都是你刚才一件件试穿的吗?

 

巴尔特xQ·P

沉默寡言的Q·P又一次被巴尔特疯狂的粉丝推搡出了人群。

“不是在和我逛街,而是在和自己的粉丝消磨时间吧。”Q·P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自觉而默默地退到了一边的草场上,对于他来说,面前这个人类的吸引力甚至不如那一群洁白的乳鸽。他摊开手,把自己手上的饲料分发给它们。

“Q·P,给你看样好东西,啊——”他的目光还停留在鸽子洁白的羽翼之上,巴尔特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嗯。”Q·P顺从地摊开手,没想到巴尔特手中的气球直接爆炸……“抱歉,可能是气球太兴奋了,它炸掉了。”

就这?Q·P的视线重新回到正在吃饲料的鸽子上,丝毫不为所动。但却自然而然地说出一句:“没受伤就好。”

巴尔特:“我还有惊喜给你。”“惊喜,不用了,我们也没有……”我们也没有这么熟,Q·P未出口的这句话使他失掉了唯一落得清静的机会。

四处都是金发碧眼的美人和纤细健硕的美腿,特里斯坦·巴尔特很能应付这种场合。Q·P很快便明白了,与其说是巴尔特给他的惊喜,倒不如说是巴尔特的粉丝见面会。他甚至发现有一群从科林斯街追到郊外的粉丝。这些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粉丝此刻正围在法国队的首席男模身边,签名合影握手一个项目都不能落下。

“特里斯坦,可以和你……”Q·P的耳朵捕捉到一个甜腻而忸怩的声音,“拥抱吗?”

他好像想说可以,至少在Q·P的角度上看是这样的,他刻意转过头去不看他,没想到他没有正面回答粉丝的要求,而是径直朝眺望远处养鸽场的Q·P走去。特里斯坦莫名其妙地举起了Q·P的手,“各位,我想向大家介绍一下我的朋友……”后面的话Q·P听不清,因为整个屋里的尖叫声此起彼伏。他似乎听到有人问特里斯坦为什么要将帅气迷人的莫洛替换成一个矜持高傲的搭档。

Q·P满不在乎地耸耸肩,对巴尔特耳语道:“看来你的粉丝们不太喜欢我……”

“仔细看看,这个少年似乎除了身高矮一点,其他都还蛮不错的。”

“啊,可是,我还是喜欢莫洛啊。”另一个声音略带遗憾地说,不过似乎也能接受这个现实。

“听我说,我不是……”我不是来给任何人顶班的,这句话在巴尔特的干扰下没说出口,“我希望大家尊重一下新的伙伴。”巴尔特向人群送去一个轻快的眨眼,叽叽喳喳的讨论声瞬间变成了欢呼声。巴尔特借机搂了搂Q·P瘦削的肩膀,对他做出一个可靠的表情,低声耳语道:“在我身边,你就是我的搭档,我会照顾好你的。”

Q·P无奈地想:可是我并不需要你照顾啊。

巴尔特对待粉丝向来是公正的,不会刻意偏爱某个人。而Q·P太沉闷,几乎没有人敢靠近他。

当一个金色短发的粉丝走到Q·P面前时,他原本想着能用那种冷酷而高傲的神情吓退她,但对方十分坚决。

“请帮帮我,”什么?Q·P的神色瞬间认真了起来,“靠近巴尔特吧!”他的内心瞬间沉寂了,他看了看处在人群中间的巴尔特,拒绝本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不过那个女生眼疾手快,直接抓住了Q·P的手臂举了起来。巴尔特瞬间目光一凛……

Q·P不擅长应付这么多人,偏偏巴尔特到哪他的粉丝也会跟到哪,于是他只能极快地复述了那位粉丝的用意。他原以为巴尔特会对自己的请求置之不理,但对方却是用极其宠溺的口吻对那位女粉丝说了一句:“你真聪明啊。”

Q·P:……

“我出去喂鸽子。”一直默默待在角落的Q·P突然有些疲倦,他只想快点逃离这个男人和他这群疯狂的粉丝。

“等一下,你得待在我身边哦。”巴尔特说,“作为前辈,我可不放心你就这么出去,尤其是,你长得很好看。”“啊?”Q·P觉得自己被戏弄了,但他不至于这样就生气了。他说:“我不喜欢人多的场合。”

出乎意料地,巴尔特尊重了他的意愿,对一群沉浸在欢快气氛中的粉丝说道:“那么各位,今天,就到这里了。”说完,他没有理会粉丝们的失落之情。揽过Q·P的肩,带着他朝养鸽场走去。

“你不必对我这么上心,去做你自己的事吧。”

“那可不行,莫洛还在你的队友手里。”

“我们队友又不吃人。”Q·P心累地解释道,没想到巴尔特说:“那也不行。我可不想在照顾人这种事情上输给德国队。”

Q·P:“随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吧。”说完,他转头去逗弄那只羽毛光洁的白鸽。巴尔特见状,有点不满地撇撇嘴:“这么多鸽子围着你你却不觉得难受,你擅长和鸽子打交道吧。”

“随你想吧。”

巴尔特:“你这人性格真差诶,我甚至默许了你给那个女生当僚机呢。要不是她举着的是你的手,我根本不会注意的。”Q·P对巴尔特这张俊美的脸丝毫不感兴趣,因此是看着一群鸽子回答他的话的:“但是你连举手的谁都看不清楚。”

巴尔特一时语塞,只见他强行扳过Q·P巴掌大小的脸,以一种欣赏而沉醉的目光上下打量。不明所以的Q ·P眼里瞬间浮现出抗拒的神色。巴尔特看见他逐渐放大的瞳孔里自己清晰的俊容,没有理会他抵触的神色。

“怎么,你要对我施暴吗?”Q·P淡然的音色中有掩饰不住的颤抖。

“如果是呢?你怕不怕?”

“只要不是……啊,你干什么?!”巴尔特玩脱手了,两张越凑越近的脸终究是挨在了一起,这让本就不习惯肢体接触的Q·P深感不适,他站起来,抖擞了身上沾到的鸽子羽毛,径直往远处跑去。

“不就是撞了一下吗?你这人怎么这么不禁逗啊!回来,那不是回去的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