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蒋芸

15万浏览    955参与
阿北北北

完美犯罪(三)

•每日一更   •轻微血腥变态 慎入

——————

  杨冰怡被人从身后捂住嘴,她死命用指甲挠那个人的手臂。


  “唔,唔…”

  帕子上涂了迷药,杨冰怡的意识逐渐朦胧。

  

  黑夜静悄悄,蒋芸无声地穿梭在巷子深处,背上的杨冰怡睡得很香。

  


  蒋芸爱好摄影。她家中有一间密室,是洗照片的暗房。

  

  杨冰怡被蒋芸轻轻从背上放下,蒋芸戴上手套,在沙发上帮她脱了可能沾有自己头发的外套之后把杨冰怡抱进了暗房。


  她把杨冰怡放在暗房中央的长桌上。桌子是滑面大理石,下面有个放满冰块的暗层。


  暗房里有一个摆满...

•每日一更   •轻微血腥变态 慎入

——————

  杨冰怡被人从身后捂住嘴,她死命用指甲挠那个人的手臂。


  “唔,唔…”

  帕子上涂了迷药,杨冰怡的意识逐渐朦胧。

  

  黑夜静悄悄,蒋芸无声地穿梭在巷子深处,背上的杨冰怡睡得很香。

  


  蒋芸爱好摄影。她家中有一间密室,是洗照片的暗房。

  

  杨冰怡被蒋芸轻轻从背上放下,蒋芸戴上手套,在沙发上帮她脱了可能沾有自己头发的外套之后把杨冰怡抱进了暗房。


  她把杨冰怡放在暗房中央的长桌上。桌子是滑面大理石,下面有个放满冰块的暗层。


  暗房里有一个摆满很多大大小小的专用容器的壁橱,不为人知的是,壁橱有两面,转过来的后面是各式各样银光闪闪的利器。


  蒋芸从角落搬来一个钢瓶,接上管子放进杨冰怡的嘴里。


  嘴角微微一动,平躺在桌上的人突然绽开了笑容。


  蒋芸加大的气体的浓度。


  她眼睁睁看着杨冰怡的腹部越来越鼓然后越来越扁,她窒息了。


  是笑着死去的啊。


  很体面了。爱的人也没有目睹。


  蒋芸走进杨冰怡,双手合拢在胸前为她祈祷。


  这是多年做法医的职业病,她改不了。


  三分钟之后,她从壁橱里挑了一把顺手的小巧的手术刀,潜心于在这具人体上的“艺术创作”。


  大窟窿并不是砸出来或者挖出来的。


  而是她一刀一刀剜出来的,每一分每一毫,每一根白骨的裸露,每一条衣服的撕痕,案发现场王晓佳所看到的每一个角度都是蒋芸设计好的。


  王晓佳,你体会到我的爱了吗?


  蒋芸一直创作到天明。

络寒
海边的芸姐姐

海边的芸姐姐

海边的芸姐姐

墨白涉世

《你不知道的事儿》19


月高风清的晚上,蒋芸回到酒店后,捧着一杯热水伫立在窗前。


脑子里都是今天拍戏的事情,哪里表现得自己满意,哪里觉得还是可以稍微调整下,还有令人讨厌的某位男演员。等等...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忘记了。


手机主页的微信的提示还在


芮:今天还顺利么?


蒋芸很想一股脑儿的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好的坏的,都说给孙芮听。但转念想到段艺璇的朋友圈,孙芮躺在段艺璇的沙发上。这事儿,换做谁都会心里都会不舒服吧。


晾了孙芮半天,蒋芸还是回复了。


芸:顺利


手机的光,照亮了长椅上暗淡的身影。

看到是蒋芸的消息,孙芮的思绪也被拉了回来,


芮:顺利就好,晚上早点休息,多睡...


月高风清的晚上,蒋芸回到酒店后,捧着一杯热水伫立在窗前。


脑子里都是今天拍戏的事情,哪里表现得自己满意,哪里觉得还是可以稍微调整下,还有令人讨厌的某位男演员。等等...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忘记了。



手机主页的微信的提示还在



芮:今天还顺利么?



蒋芸很想一股脑儿的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好的坏的,都说给孙芮听。但转念想到段艺璇的朋友圈,孙芮躺在段艺璇的沙发上。这事儿,换做谁都会心里都会不舒服吧。


晾了孙芮半天,蒋芸还是回复了。


芸:顺利



手机的光,照亮了长椅上暗淡的身影。

看到是蒋芸的消息,孙芮的思绪也被拉了回来,



芮:顺利就好,晚上早点休息,多睡会儿,辛苦了。

芸:好的,晚上我直播一小会儿,就去睡。


孙芮回到房间,着手开始处理一些白天未完成的工作。







砰 砰 砰 三声敲门声,吓了一跳,这么晚会是谁。


接着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蒋芸,你睡了么,是我,我这刚点了一些夜宵要不要一起。”


这个人真的很烦,“不用了,谢谢。”


“ 你确定么,我特意点的,周围挺出名的一家。”


“真的不用了,谢谢,我要休息了。”


“那好吧,对了,明天的戏有点重,你要是有空我们一会儿可以对对戏?”


“你到底有完没完。” 隔着一扇门,蒋芸把怒气撒了出来。


“你发什么疯?” 没想到蒋芸这么‘不领情’,“你以为自己是个咖么?给你点面子,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蒋芸气得发抖,还好住在隔壁的丝芭公司的艺人经纪听到声音赶紧出来维护自家艺人。



被赶走前,这个男人还说了句 “我劝你识相点。” 



说到这位男演员,不得不说演技是在线的,外貌也算出众,入行这么多年,也没有什么劣迹或是绯闻。这会儿是怎么回事?可能... 多半是他觉得蒋芸这样新人演员,没什么后台和人气,就把魔爪伸了过来。



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儿, 蒋芸的怒气不知道该怎么宣泄,想到剩下半个月的戏还得跟这个人对戏,想死的心都有了。


发了一条口袋房间,“ 为什么世界上有一些人,这么普通又那么自信?有被无语到。”


蒋芸开了直播。


粉丝刷屏,问蒋芸遇到什么事儿了,都在怀疑是不是在剧组不开心了。


孙芮看到口袋提示蒋芸直播也点了进去,只是想听听她的声音,手机放到旁边手里继续敲打着键盘。

面对粉丝的刷屏,蒋芸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有感而发,不想再继续说这件事儿了。


孙芮听出了蒋芸好像不是很开心,明摆着是在剧组受委屈了。


聊一些在剧组的事儿,比如,认识的新朋友,剧组的盒饭,片场的趣事儿....


粉丝不亦乐乎的听着自己小偶像的组内日常,蒋芸又还了几首歌之后就跟粉丝说再见了。


孙芮看到蒋芸下播了,便立即拨通了蒋芸的电话。


“还好么?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儿了么。”  孙芮迫切的想知道蒋芸到底为什么情绪不对。但还是一字一句,轻声细语的问了出来。


原本已经平复很多的蒋芸听到孙芮的关心,心里的委屈一下子全部泄了出来,哭出声来。


“怎么了?不哭不哭,跟我说说。” 听到蒋芸的哭声,孙芮紧接着问道。


蒋芸哽咽的说不出话,就这样一直哭,一直哭。


“遇到什么事儿了,都可以跟我说。” 孙芮很着急,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哭到筋疲力尽,蒋芸才张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就是....工作上的事儿,没...没什么。” 


“具体说说呢? 还没什么事儿,都哭成这样了还没什么事儿。” 


“不知道怎么说。”


“是跟剧组的人闹不愉快了么?” 孙芮一语中的。 


“嗯....”


“是搭戏的问题么?还是怎么回事。”


“就是....有一个....."  在孙芮的连续发问下,蒋芸还是把今天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跟孙芮说了。


孙芮沉默了一会儿,“ 平复一下心情,不哭了,免得眼睛肿了,影响明天戏份。”


蒋芸糯糯的说,“嗯嗯,反正再坚持半个月就老死不相往来了。”


“快去休息把,多睡会儿。” 孙芮希望蒋芸可以多睡一会儿,好不容易今天结束的早,希望她睡得饱一些。


“你也是,晚安。”


“晚安。”

蒋芸去睡了。



结束跟蒋芸的通话后,孙芮简单的安排了下第二天的工作,也躺在床上了。


虽然电话里,孙芮没有表露出来太多情绪,但其实听了的那些话,心里是不舒服的。蒋芸受到的这些个委屈,如同针扎一样刺痛在她的身上,久久未眠。


天快亮,方才入睡。








































阿北北北

完美犯罪(二)

  “哼,王天草你陪我看电影自己睡了算什么啊?”


  “水水~对不起嘛…”


  王晓佳四天夜班才换得这来之不易的情侣约会,结果自己实在太困居然睡着了。


  “臭女人,我才不要理你了!”

  杨冰怡真的很生气。


  “别嘛~唉!前面有奶茶店,我帮你去买。”

  王晓佳朝前跑去。


  她没听见杨冰怡扭头就走时的回答。

  “不要。我回去了。”


  这一分开,成了天人永隔的别离。

  


  单手撑在办公室桌上昏昏欲睡的蒋芸被走道里的滚轮声吵醒,工作又来了。


  居然是王警官亲自送来的人吗?谁对她如此重要?莫非是……


  “请务必尽快!”...

  “哼,王天草你陪我看电影自己睡了算什么啊?”


  “水水~对不起嘛…”


  王晓佳四天夜班才换得这来之不易的情侣约会,结果自己实在太困居然睡着了。


  “臭女人,我才不要理你了!”

  杨冰怡真的很生气。


  “别嘛~唉!前面有奶茶店,我帮你去买。”

  王晓佳朝前跑去。


  她没听见杨冰怡扭头就走时的回答。

  “不要。我回去了。”


  这一分开,成了天人永隔的别离。

  


  单手撑在办公室桌上昏昏欲睡的蒋芸被走道里的滚轮声吵醒,工作又来了。


  居然是王警官亲自送来的人吗?谁对她如此重要?莫非是……


  “请务必尽快!”

  “…”

  “麻烦了。”


  这是蒋芸第一次看到王晓佳这么急躁。


  这心里,怪有点酸的。罢了,和死人计较什么。

  


  所有人都离开了,解剖室是冤魂得到净化洗涤的圣地,是每一具皮囊的每个肮脏角落都会被翻的一干二净的地方。

  

  终于,只有我和你了啊,杨冰怡。


  蒋芸缓缓拉开防腐袋,揭开白布,是一张熟悉的惨白的脸。


  你死了,就再也没人和我抢她了吧。


小醒睡不醒

第五章 晚宴

何谓少年,胆大勇敢,敢爱敢说


  两个人回了家,也都很累了,各自回房收拾准备休息了。

  Mirai突然想到了什么,来敲蒋芸的门。Mirai已经换了衣服,只穿了一件真丝睡衣,穿了一双白色的拖鞋。 

  “姐?怎么还没休息啊?”

  “找你有点事,进去说吧。”

  两个人进了蒋芸的房间,蒋芸让Mirai坐到了床上,自己靠在桌子旁边。

  “什么事啊姐?这么晚了还得跑过来说一趟。”蒋芸揉了揉头发,问。

  Mirai坐在床上,看了看...

何谓少年,胆大勇敢,敢爱敢说


  两个人回了家,也都很累了,各自回房收拾准备休息了。

  Mirai突然想到了什么,来敲蒋芸的门。Mirai已经换了衣服,只穿了一件真丝睡衣,穿了一双白色的拖鞋。 

  “姐?怎么还没休息啊?”

  “找你有点事,进去说吧。”

  两个人进了蒋芸的房间,蒋芸让Mirai坐到了床上,自己靠在桌子旁边。

  “什么事啊姐?这么晚了还得跑过来说一趟。”蒋芸揉了揉头发,问。

  Mirai坐在床上,看了看周围,跟之前没什么变化,蒋芸也没有往房间里添置什么东西。Mirai看了看空空的窗台,那里应该摆点东西。

  Mirai回过神来,说:“也没什么事,明天晚上有一个晚宴,你跟我去。”

  蒋芸愣了一下,刚想开口说什么,Mirai接着说:“衣服明天我帮你准备好,晚上司机会来接你。”说完Mirai离开了,留下蒋芸一个人在房间里愣神。

  过了几秒,蒋芸才反应过来,Mirai要带她参加晚宴,可她什么都不会,没见过这种场面,会不会给Mirai丢脸啊。蒋芸晚上睡得很不好。

  第二天一早,Mirai看见蒋芸一脸疲惫,就知道不应该那么早告诉她的,她还是心急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有一种想把蒋芸带在身边的欲望。每次出席各种宴会都是自己一个人,她也想知道两个人同行是什么感觉,特别是跟蒋芸一起。

  “你不用紧张,就是去转一转,你也不用说什么,跟着我就行了。”Mirai看她憔悴的样子出声安慰。

  “嗯,我知道了。”蒋芸没睡好,声音闷闷的。

  “早餐你自己吃吧,我去公司有点事。”Mirai抓起衣服打算出门,回头跟蒋芸说了一句。

  蒋芸虽然困,但现在清醒了一点,她还记得Mirai胃不好的事情。“诶姐,昨天买了面包,你拿着车上吃吧,早上不能不吃早点啊,对胃不好。”

  Mirai心头一震,淡淡地笑了下,“嗯,好。”

  去公司的路上,Mirai在刘秘书疑惑的表情中吃完了一个面包喝了一瓶牛奶。

  蒋芸今天上午也要上课,蒋芸很聪明,再加上自己也会复习预习,对公司简单的运营已经有所了解了。

  下了课,蒋芸拉住老师,问:“老师,你知道姐…蒋总每次参加晚宴都带什么人去吗?”蒋芸想知道Mirai平常带什么人去,找找自己和他们的差距。

  “嗯…蒋总参加晚宴好像从来没带过人啊,一直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参加的。”老师也说的是实话,自从Mirai接手公司,出席各大晚宴的时候从来都是一个人参加。

  听到这话蒋芸更紧张了,也就是说这是Mirai第一次带人参加晚宴,她会不会给Mirai丢人啊。除此之外,蒋芸还有点开心,某种意义上,她对Mirai是特别的吧。

  下课没多久Mirai给蒋芸打了电话,说衣服马上到了,让她赶紧试试,不合适了来得及换。

  衣服是一套白色的西服,偏休闲,蒋芸拿到衣服试了试,很合身,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象了一下Mirai站在她旁边的样子。

  好像不太对劲,怎么感觉像…Mirai保养了个小白脸!

  蒋芸想到这,这可不行,她怎么会是被包养的呢?蒋芸给自己的设定可是猛1啊。怎么能看起来更成熟稳重点呢。蒋芸想了好久,给Mirai打电话。

  “姐,衣服挺合适的,就是…”

  “怎么?不太喜欢?”Mirai听出蒋芸的犹豫,询问道。

  “不不不,挺喜欢的,穿着也好看,就是…啧,好像不太稳重…”越往后说蒋芸声音越小,但每一个字都稳稳的落入了Mirai的耳中。蒋芸担心自己的小九九都被Mirai看出来。

  Mirai笑出声,“你年龄本来就小,还能穿的多稳重?”

  “能不能把西服换成黑色的啊?”蒋芸已经有了想法,小心翼翼地提出来。

  “没问题,衣服一会到。”Mirai答应的很痛快,她真的想看看蒋芸晚上会成熟到哪去。


  晚上,司机来接蒋芸,梁云刚一上车,司机就告诉蒋芸Mirai在举办晚宴的地方等她。

  蒋芸有点紧张,她不知道今晚的Mirai会穿什么衣服,今晚的Mirai是什么样子。她有一种去接新娘的感觉,到这种事情她只会自己心里想想,不会跟别人说。

  到了地方,司机跟蒋芸说:“蒋总前面那辆车里。”

  蒋芸明白了,电视剧她也看过,这种时候Mirai应该被自己从车上接下来。

  蒋芸下了车,迈开步子向另一辆车走去。走到车的旁边,她深吸了一口气,替Mirai把车门拉开,扶着Mirai下了车。

  Mirai今天穿了一身淡蓝色的长裙,裙上有亮闪闪的星光,腰间的装饰带很好的勾勒出了Mirai的腰身,头发只是简单的绾了起来,随意中透露出温柔。项链的吊坠落在完美的锁骨间,右耳长长的耳饰悬在肩膀上方。蒋芸看呆了,美,美得令人窒息。

  在Mirai眼里,今晚的蒋芸也让人挪不开眼。修长的身材配着黑色的西服,衣服上点缀的金色链子确实增添了一丝成熟。Mirai看蒋芸站在自己面前直发愣,伸手挽住了蒋芸的胳膊,“别愣着了,该进去了。”

  蒋芸这才回过神来,突然想起了什么。蒋芸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了一副金丝框眼镜给自己带上。Mirai看见蒋芸这套操作,噗嗤笑出了声。“看起来成熟这么重要吗?”

  蒋芸没有回答,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走吧走吧。”

  Mirai没有继续逗她,挽着蒋芸的胳膊进了宴会厅。

  她俩一进宴会厅,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Mirai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刚和蒋芸在宴会厅站定,就有人上来敬酒。

  “蒋总!哈哈哈好久不见啊,更漂亮了。这位是?”来的人是杨氏企业的总裁,杨冰怡。

  “杨总,好久不见。”Mirai笑着打了招呼,“朋友,一起来参加晚宴。”听到这,蒋芸也很懂事的朝着杨冰怡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这样啊,那可真是破天荒啊,第一次见蒋总带朋友来,玩得开心啊。”说着杨冰怡举了举手中的酒杯。她也知道Mirai不喝酒,意思了一下就离开了。

  “你不喝酒吗?”蒋芸看Mirai也举了举杯,但是没喝,问出声。

  “嗯,酒量不好,一杯倒。”Mirai也没瞒着。

  蒋芸心里暗自记下了。来敬酒的人多了,蒋芸觉得不喝不太好,便帮着Mirai回敬了几杯酒。但蒋芸的流量也不大,几杯酒下肚,蒋芸已经有点热了。Mirai看见她的脸已经有点红了,便拉着蒋芸离开人群,去了窗边。

  “你也不能喝,逞什么强啊。”Mirai有些埋怨的说道。蒋芸有点喝多了,眼神有点飘忽,但还是站的笔直。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直勾勾的盯着Mirai。

  Mirai被盯得有些不自在,蒋芸的目光可以说在发烫。喝多了的蒋芸丝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感情,少年的目光本就热烈,和着酒精的加持,快要把Mirai烧出个洞了。

  “你…喝多了总盯着我干嘛!”Mirai嗔怪道。蒋芸依旧不说话,还是盯着。“喝多了,回家吧。”说完Mirai拉着蒋芸往外走。

  这场宴会没什么规矩,Mirai只是意思了一下,便拉着蒋芸上了车。

  车上,蒋芸还算乖,老老实实的靠在Mirai肩上,但也没有睡觉,一直睁着眼睛。

  Mirai感受着肩上的重量,蒋芸的脸贴在Mirai裸露在外面的肌肤上,烫。Mirai莫名来的紧张,却一动不动。

  到家,刚进门,蒋芸又直挺挺地站在门口,盯着Mirai。

  Mirai感觉到蒋芸突然停在门口,疑惑的回头看她。“到家了,换鞋去洗澡。”

  蒋芸不动,仍旧盯着Mirai。

  “我们好像才认识没几天吧。”蒋芸说话了。

  Mirai被问的一头雾水,却还是回答了。“嗯,没几天,怎么了?”

  “我们明明刚认识,你就对我这么好,你会不会是喜欢我啊。”

  Mirai愣住,她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没等Mirai说话,蒋芸又说:“我明明不喜欢和别人亲近的,不管是在学校在外面,但我好想和你亲近起来啊。”

  “我好像也很喜欢你。”蒋芸低头嘟囔了一句。

  蒋芸突然走上前抱住了Mirai。

  “虽然才认识了不久,但是…”

  “我真的好喜欢你哦。”

  

  

  

络寒
今天是高糊版被迫营业的双马尾允...

今天是高糊版被迫营业的双马尾允芸

今天是高糊版被迫营业的双马尾允芸

阿北北北

完美犯罪(一)

•法医x警察

•每日一更小短

  完美的犯罪也会有一丝遗漏,机警的人也会有疏忽大意的时候,这是一场思想的完美犯罪。


———

  身为警察的王晓佳有个女朋友叫杨冰怡。


  在一年的热恋之后,她失踪了。


  两天后,杨冰怡的尸体被发现于黄浦江边的树丛里。


  尸体平躺在草丛里。衣着整齐,相貌安详,双手垂在身侧,她是闭着眼的,嘴角有一丝不太自然的微笑。


  王晓佳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悲伤和将冰冷的她搂进自己怀里的冲动,发着抖的手戴上手套,小心翼翼地将杨冰怡翻了个身。


  她被眼前的血腥惊呆了。


  杨冰怡的背上的衣服被刀划破,拨开衣服有一个血淋淋的大窟窿,...

•法医x警察

•每日一更小短

  完美的犯罪也会有一丝遗漏,机警的人也会有疏忽大意的时候,这是一场思想的完美犯罪。


———

  身为警察的王晓佳有个女朋友叫杨冰怡。


  在一年的热恋之后,她失踪了。


  两天后,杨冰怡的尸体被发现于黄浦江边的树丛里。


  尸体平躺在草丛里。衣着整齐,相貌安详,双手垂在身侧,她是闭着眼的,嘴角有一丝不太自然的微笑。


  王晓佳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悲伤和将冰冷的她搂进自己怀里的冲动,发着抖的手戴上手套,小心翼翼地将杨冰怡翻了个身。


  她被眼前的血腥惊呆了。


  杨冰怡的背上的衣服被刀划破,拨开衣服有一个血淋淋的大窟窿,肉像是被刀绞后翻出来的惨烈。肋骨和脊椎近在眼前,是可怖的白色。刺鼻的腥味让王晓佳的胃一阵翻腾。


  是谁?!


  


  她亲自将杨冰怡的尸体护送回来,交给了刑侦部的头号法医——蒋芸。


  亲自为女朋友盖上白布,亲自把女朋友推进尸体存放柜,王晓佳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她明白,她和她。

        是她再也回不去的好时光。




亚亚亚白白

允芸☁️

后面是参考

杰歪逐渐认清了自己是帅哥这个事实

允芸☁️

后面是参考

杰歪逐渐认清了自己是帅哥这个事实

络寒
接了长髮的芸姐姐

接了长髮的芸姐姐

接了长髮的芸姐姐

Seraph玥

逆转未来(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蒋芸和王晓佳从Hunk的口中得知,原来三天前两个人按照约定接头交换关于保护伞的信息却没想到本应该是不为人知的事情却被第三方知晓,起初刘增艳和Hunk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充分的自信并没有过于在意,但是在交战的时候两个人惊讶地发现对方的实力居然并不落下风,而且更让两个人担心的是对方似乎并不急于杀死他们就像是猫捉老鼠一样在戏弄着自己,一阵激烈的交锋后两个人不同程度地受了伤就在他们准备先撤退的时候对方终于现身了,是一个女人一身未来战士的打扮,这个女人端着狙击步枪身披斗篷高傲地看着面前的两个...

 

第四十三章

 

      蒋芸和王晓佳从Hunk的口中得知,原来三天前两个人按照约定接头交换关于保护伞的信息却没想到本应该是不为人知的事情却被第三方知晓,起初刘增艳和Hunk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充分的自信并没有过于在意,但是在交战的时候两个人惊讶地发现对方的实力居然并不落下风,而且更让两个人担心的是对方似乎并不急于杀死他们就像是猫捉老鼠一样在戏弄着自己,一阵激烈的交锋后两个人不同程度地受了伤就在他们准备先撤退的时候对方终于现身了,是一个女人一身未来战士的打扮,这个女人端着狙击步枪身披斗篷高傲地看着面前的两个身怀绝技的士兵,就在刘增艳厉声质问她的时候,对方却笑了并突然扔掉步枪发起了攻击!虽然刘增艳和Hunk全力迎战但依旧不敌对方,遍体鳞伤的刘增艳瞅准时机抱住对方摔下了楼顶,Hunk则是趁机负伤逃离然后通过BSAA中国分部的帮助逃到了匈牙利。

     “So…Liu was died?”蒋芸听完Hunk的叙述便问到

     “No…”Hunk无力地摇摇头“Captain is super soldier, she’s…alive…I believe…”

     “天草,你这边能不能查一下?”蒋芸看看王晓佳

     “好嘞~”王晓佳敬了个礼然后立刻高速运转“叮咚~~天草检测完毕,然后。。。很遗憾,没有消息惹~~”    

     “叶先生,你需要我做什么?”蒋芸拿起手机跟叶盛说到

     “把刘少校救回来,她是蓝伞的重要成员而且她也是BSAA的卧底。”叶盛说到

     “什么?!”蒋芸听完吃了一惊“那当初在姜杉那。。。”

     “是的,当初她救我的时候其实我们是认识的,但是为了不打草惊蛇只能装作不知道,知道她身份的只有我一个人,Hunk现在也是自己人他不再是USS的士兵了。”叶盛说到

     “喔~~无间道~~”王晓佳做了个佩服的手势“居然能瞒过无敌又可爱的天草~~还有更无敌可爱的芸姐~~”

“天草。。。”蒋芸无奈地制止了王晓佳的耍宝“既然如此,那这两个人遇袭会不会身份暴露了?”

“现在还不清楚,不过刘少校和Hunk绝对值得信任,我这边完全保证他们身份的安全性就是不知道他们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不找赵粤和陆婷她们?”蒋芸问到

“她们现在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而且据我所知她们已经被魔盗团缠上了。。。不宜节外生枝。”叶盛说到

“我知道了,把刘增艳最后出现的地点发给我,我跟天草立刻出发!”蒋芸说到

“谢谢,我马上把坐标发给你。”叶盛回答到

“这个人怎么办?”蒋芸看了看Hunk问到

“Don’t worry about me lady…I need so time…then I will backup to you…”Hunk回答到

“不用担心Hunk,这个安全屋很可靠,他可是‘死神’,他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叶盛说到

  就这样撂了电话,蒋芸收到了叶盛发来的坐标然后让王晓佳这个强大的人工智能安排好后续的一切准备工作。

 

  叙利亚战略重镇 代尔祖尔

 

  因为长时间的内战,这里已经变得满目疮痍饿殍遍野民不聊生,蒋芸在车上看着外面那些绝望又迷茫的眼神心中充满了五味杂陈,当初48区的地下居民,这些地球上最后的人类所遭遇的与她现在看到的如出一辙,张寻牺牲自己把她送回了过去为的就是拯救即将崩溃的人类,可是她现在看到的这一切何尝不是一种讽刺。

“老师。。。你看看这一切。。。真的值得吗。。。”蒋芸在车上望着窗外喃喃自语

“芸姐,怎么了?”王晓佳在旁边关心地问到“是不是emo了?芸姐不要不开心哦,天草在的哦~~”

“放心,我没事~~”蒋芸对王晓佳笑了笑

“嗯嗯~~当然,在天草的心里芸姐是最最最帮的!”王晓佳微笑地比了个心,然后开车的司机跟她们说了几句,王晓佳点点头又回复了几句。

“芸姐,这个大叔说他不能再往前开了,前面是交战区他不想送命哦,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过去了。”

“好,没问题。”蒋芸轻轻地点点头,于是车子在前面不远处停了下来俩人下车之后王晓佳迅速扫描了一圈。

“报告芸姐!草草扫描了一下,目前这里咱们还是安全的,不过再往前走就是叛军的地盘对方兵力分散在城中,而且有坦克和重武器。”王晓佳说到

“距离目的地还有多远?”蒋芸问到

“草草计算了最佳距离大概2公里左右,不过咱们只能穿过叛军的领地才行~那群人天草可不喜欢,凶凶的~~而且对于我们这种外人非常排斥~”王晓佳厌恶地比了个叉说到

“顾不了这么多了,救人要紧!潜入的概率大不大?”蒋芸问到

“草草计算过了哦~~大概是-27%”王晓佳说到“也就是说,还不如咱们杀过去省力气~~”

“很好。”蒋芸说完端起了自己的枪笑了笑“那咱们就杀过去!”

  蒋芸和王晓佳进入叛军警戒区之后迅速准备战斗,然而奇怪的是两个人试探地前进了一段距离居然没有发现武装人员,四周安静的出奇。

“咦?好奇怪啊~~怎么没有呢?难道是草草计算错了吗?”王晓佳奇怪地看看四周十分不解

“不可能,一定是对方出了什么事情。”蒋芸说到然后摸进一间平房内看看四周摸了摸桌子上的茶杯“还没凉呢,估计是刚走不久。”

“都不见了?难道是去吃饭了吗?”王晓佳不解地问到,而此时突然一阵手机声吓得蒋芸和王晓佳立刻把枪口对准了声音来源“嗯?谁打来的啊?”

“小心!”蒋芸提醒到然后和王晓佳背靠背举枪警戒,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整个屋里除了两个人的呼吸声就是那手机的震动铃声“天草。。。”

“好嘞!”王晓佳点点头,然后那部手机便被接通了从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们终于来了。”

“你是谁?!”蒋芸问到

“这重要吗?你们此行的目的不是为了她吗!”女人的声音冰冷且高傲,话音刚落便传来刘增艳的惨叫声。

“你想干什么?!”蒋芸问到

“芸姐,草草追踪了一下信号来源,离这里大概500米左右。”王晓佳小声说到

“让我们先玩一玩吧,看看你们的实力。”女人的话音刚落,四周开始隐约能听到一阵躁动。

“芸姐,有埋伏!是。。。狂暴丧尸!”王晓佳大喊到,蒋芸此时也肉眼可见地看到无数面目狰狞端着武器的“人”一窝蜂涌向了她们的房子周围!

“‘复眼魔’,天草!准备战斗!”蒋芸喊了一句然后便跟王晓佳一起同四面八方涌过来的丧尸士兵交战在一起!

  双方交战的枪声立刻打破刚刚这里的安静到处是子弹横飞以及爆炸的场面,蒋芸和王晓佳奋起反击两个人凭借天衣无缝的配合杀连续退了对面几波冲锋,可是接下来出现的重武器丧尸让两个人不得不冲出房间作战,又是一番厮杀之后两个人终于清理了所有丧尸士兵,周围也是一片狼藉。

“哇~~芸姐,我们赢了耶~~好棒!”王晓佳说完开心地搂着蒋芸说到

“天草,没伤到吧?”蒋芸摸了摸王晓佳的头担心地问到

“当然了!天草是无敌的!”王晓佳得意地说到“对了芸姐,刚刚那个女人的信号还在哦,就在前面几百米。”

“走!”蒋芸说了一句然后带着王晓佳赶了过去,两个人来到一栋烂尾楼面前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们小心翼翼地确认周围没有人之后便走了进去,里面破乱不堪完全没有任何安全措施。

“芸姐,草草探测得知,楼顶有人!”王晓佳说到,然后两个人便赶到了顶楼发现被吊在房梁上已经伤痕累累的刘增艳。

“刘少校!”蒋芸喊了一句刚想过去被王晓佳一把拉到一边,此时一声枪响过后子弹打穿了一根房柱,如果刚刚不是王晓佳的话蒋芸已经身首异处了。

“该死。。。狙击手!”蒋芸咬牙说到“天草,谢谢~~”

“哎呀客气啥~草草会永远保护云姐的~~”王晓佳说到

“这里没有狙击的合适地点,人呢?”蒋芸疑惑地问到“难道是光学迷彩?!”

“看草草的!”王晓佳说罢便手指额头高速运转!“找到了!我去勾引她!”

“喂!白痴!来打我啊!”王晓佳跑出去一边做鬼脸一边喊道,然后一声枪响过后,一颗子弹贯穿了王晓佳的胸口!

“怎么回事?”一个声音略带吃惊地低语到,她看到本应到底身亡的对方居然毫发无损对着自己的方向做鬼脸。

“惊不惊喜!”蒋芸说话间已经来到了她面前,对着空气一阵缠斗中扯掉了对方的斗篷!她看到一个女人轻盈敏捷地迅速退到了悬挂刘增艳的梁柱上。

“小看你们了。”女人冷笑着说到

“你自己下来?还是我们帮你?”蒋芸冷漠地看着对方问到

“好久没有这么兴奋了”女人显得很期待“你们是谁?”

“哈哈,怕了没有,这里是可爱的天草,这是更可爱的芸姐哦!”王晓佳得意地说到

“很好。”女人说完按了一下手里的装置,一阵电子启动声陆续响了起来

“什么声音?!”蒋芸惊讶地问到

“好像是炸弹~埋在地基上了~~这个女人要拆迁~”王晓佳指了指对面说到

“5分钟,到时间这里便会夷为平地,看看你能不能救下她!”女人蹲下摸了摸刘增艳的头笑了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韩家乐, 不过别人喜欢叫我‘灵狼’!”

 

 中国大陆 源水市某地

 

 莫寒走近一间公寓,与苏志雄在海港的奢华别墅相比,这里普通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然而莫寒时不时都会出现在这里因为她知道自己将来计划的一切都跟这里的某个人有关系,如果这里有闪失的话她的计划将毁于一旦。

“姐姐,你来啦~”有个少女穿着睡衣抱着玩偶走了出来看到莫寒非常高兴。

“不好意思,姐姐今天来晚了。”莫寒摸了摸少女的脸有些歉意

“哎呀我知道姐姐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只要姐姐能想着我就好了,这里总是一个人好无聊啊。。。”少女笑了笑说到,此时莫寒刚要说什么突然感到一阵眩晕自己几乎站不稳幸亏少女扶住了她“姐姐!你怎么了?!要不要叫医生?!”

“没事,没事。。。可能,最近太累了。。。”莫寒被少女扶着坐在沙发上

“姐姐,有没有什么我能帮你的?我身体已经好多了,你最近好辛苦啊,来的时间明显少了。。。”少女担心地问到

“没事,放心吧,姐姐自己可以。”莫寒笑了笑然后摸了摸少女的头“源源,只要你好好的,姐姐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络寒
心被姐姐狙击了!

心被姐姐狙击了!

心被姐姐狙击了!

doctorbean2005——守护幸福时光

优美出众——SNH48 蒋芸!!!


❤❤❤❤❤❤❤❤❤❤❤

优美出众——SNH48 蒋芸!!!


❤❤❤❤❤❤❤❤❤❤❤

Oncelit.

6

第一次摸了个🍃🍃☁☁的xql头像

好离谱的xql,没上线这几个小时错过太多,发完补糖去了👋👋

2022.01.14

6

第一次摸了个🍃🍃☁☁的xql头像

好离谱的xql,没上线这几个小时错过太多,发完补糖去了👋👋

2022.01.14

灰紫雪

【奉天承芸】只要你愿意在一片怀疑声中牵起我的手

【奉天承芸】只要你愿意在一片怀疑声中牵起我的手

络寒
今天是男宠哦!

今天是男宠哦!

今天是男宠哦!

以人星

为美好的感情流泪

草草:不许骂我芸宝

为美好的感情流泪

草草:不许骂我芸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